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78章 悠悠岁月(9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78章 悠悠岁月(9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0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78章 悠悠岁月(9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95)

    这边林玉健叫人把林玉康父子送回去, 那边林大嫂就找上门了。

    “管到啥时候是个头?”林大嫂看林玉健,“你给个准话!”

    这哪有准话?

    管哪个不管哪个都不行!

    林玉健就说:“干啥呢?这不是咱家,当着桐的面呢。”

    当着小姑子的面才好呢。

    林大嫂退了一步:“这么着, 小军工作到买房到结婚, 你可以一次性给解决完。你给老二安顿了一个孩子,当然的情分也就算是还上了。咱也就不欠谁的了。”

    林雨桐觉得林大嫂这么说有道理。别受那零七八碎的罪, 应该把话说到明处。但随即又想, 这人跟人的想法不一样。

    林大嫂这么想, 就是想着林玉康当年供了他哥哥上学,如今他哥哥给他儿子前程,甚至连房子这一系列的问题就解决了。这不光是扯平了,这是连利息也算了。

    但叫林玉康说,当年我要是上学, 我也出息了。我出息了, 别说安置一个孩子,家里啥事我安置不了?给我安置一个孩子你就觉得两清了, 门都没有。

    看!谁都觉得自己是有理的。

    所以啊,这世上的道理有时候真就掰扯不明白。

    而林大嫂当着自己的面问, 又是什么意思呢?想叫自己传话?我干嘛掺和这浑水。人家那兄弟姐妹是亲的。自己本就远了一层, 还是半路上认回来的。有些话自己来说, 并不合适。

    林雨桐跳过这个话题, 拉着林大嫂坐, 反而劝起了林玉健,“该好好的说说小军, 孩子年纪小,有时候稳不住自己。不管是干啥事,这都得有个度……”

    林大哥点头:“我知道了,敢胡来我也就彻底撒手了……”

    这话也就是说给林大嫂听的,他自己压根就做不到。

    清宁还惊诧于:“这么早就结婚?”

    没什么稀奇的,“你爸他小姨家那个姑娘,是比你跟你姐大十几天吧。”

    清宁‘嗯’了一声,“婚事也定下了。你姨妈打电话说日子定下了。我叫随了五十块钱的份子,回去肯定是不能的。”

    清宁不可思议:“我光听我姐说,我姨妈老说她不如这花花能干。说人家家里的活做的比谁都好。过年做的那一套,走亲戚蒸花馍的,都会干。说我姐啥啥都不会,手笨的很。我姨妈也是,整天爱说这个。人家的孩子就都是好的。她咋不说花花小学一年级都没念明白呢。”吐槽完了,又问说,“嫁到哪了?咋这么早啊……”

    “女婿二十八了,等不起了。”林雨桐这么说。

    十六岁嫁了二十八岁的?

    “卖闺女了?”这是清宁的第一反应。

    “两万的彩礼。”确实跟卖差不多。

    “咋到如今还有这样的人呢?”她家的日子也没那么难过吧。

    她想不通,闺女咋了嘛。她爸重男轻女也就罢了,干嘛她妈也这样。她妈自己不是女人?

    林雨桐喜欢跟孩子说这些家长里短,别看这些小事,人情世故的道理就是从这里来的。

    人不同对待的方式不同,为什么会有这份不同,她都说给孩子听,孩子看在眼里,自然会记在心里。人活在世上,就得跟人打交道,不管什么事,说到底不外乎‘人事。’

    再有三个月就高考了,可清宁的状态特别放松。

    林雨桐跟她说选学校的事,侧面的建议:专业性的院校其实也挺好的。

    清宁眼睛闪了闪没说话:“我还是想考青华……”

    当时她是这么跟严格说的。

    综合性大学的学科很多,选择很多,对严格来说,不一定非得跟着她的步伐走的。

    闺女的心思,林雨桐还真不知道。见孩子好像是拿定了主意,她算是默认了。

    回了房间,清宁长吁了一口气,喃喃的道:“我给你机会了……”

    清远却跟间谍似的跟林雨桐告状:“以前听我姐跟严格哥说一起考青华……我姐……嘿嘿嘿……”好像有点春心萌动哟。

    林雨桐愣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儿子:“不许胡说。”

    说完就瞅着姑娘的房间笑,孩子还是长大了。对异性有一些朦胧的好感也是正常的。小伙伴常年的陪伴,还有为了陪她所付出的辛苦,她都看在眼里。她的做法或许不是最理智和最成熟的。可这却是她最香做的。

    晚上在被窝里了,她才跟四爷说了这事。

    四爷就说:“没事,谁没年轻过?”

    没干过几件傻事蠢事,都不叫年轻过。

    林雨桐觉得,像是她跟四爷这样的父母,不说绝无仅有吧,也绝对不多。

    爹妈就跟啥也不知道一样,该干啥干啥,连多问一句都没有。

    四爷忙着给高校和企业做媒人,一天三场都在谈判桌上。

    林雨桐呢,组织开会讨论城中村改造的事。

    正说到一半,赵梅进来了,耳语道:“市里来电话了,您过去接一下……”

    市里来电话了,这没什么不能见人的。干嘛说的这么隐晦。

    林雨桐估摸这是有事,安排了一下就起身回了办公室。

    电话是李书|记打来的,她这边寒暄的话还没说出口呢,那边就说:“小林啊……中y、j委来人了,一位副省只怕要动一动的……你呢要在区里做好稳定工作……”

    林雨桐一口一口应着。又觉得不对。

    这是公事,这样的安排该打给区书|记才对,那才是一把手。打给自己算怎么回事?

    难道是书记处问题了,j委来人不能叫他知道?

    搭档出问题,就更不能跟自己提前说这事了。

    这不合理。

    她不觉得她跟对方的私交到了这份上。再说了,到了李书|记那个位置上,最基本的原则性是有的。不会因为私交的原因掺杂太多的私人感情进来。或者说,官场无情,什么样的私人感情就比不上官帽子。

    所以,这电话以及电话里的内容更叫林雨桐纳闷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等挂了电话,她还琢磨呢。

    这通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只得先扔一边去,琢磨起内容来。中|央j委来人了,动的是副省。又偏偏给自己打了电话。

    林雨桐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这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自己跟林玉健的关系,只要用心人还是能知道的。尤其是再爹的丧事之后。林玉健的同事去了很多人,更有林大嫂娘家的一些亲戚和朋友,反正是给这两口子面子嘛。等到了地方,参加了葬礼。这肯定就看见了同样披麻戴孝哭爹喊娘的林雨桐了。

    圈子就这么大,圈子又是套着圈子的。

    自己跟林玉健套上关系了,那自然就跟那位副省套上关系了。

    李书|记又是省常委,在省办公开会是常事,林雨桐恰好又是他手下的干部,秘书司机帮着留心到也是常事。

    那么是不是说,动的这个人是林玉健的老丈人呢?

    一定是的!

    那如果李书记|都知道和对方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那是不是别人也有知道的。

    这对那些想要自己屁股底下这个椅子的人来说,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不管有牵扯没牵扯,先牵扯闪再说。这跟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再说是一个道理。

    自己当然干干净净,但要是还在位子上呆着,就难免引人注目。流言最是惹不起的东西。

    说什么叫自己稳住,话不是这么理解的。

    人越是心虚,越会想着在外面抛头露面,叫新闻报道报道,做做报告,视察视察这类的。

    林雨桐笑笑,她正想歇了呢。

    于是李给书|记打了个电话,“……我想去省d校学习。希望您帮着安排。”

    谁都得经过这个学习过程。而区里的事情,哪怕是城中村,也不是三五个月能定下来的事。况且自家孩子还要高考了。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她学习学习,休息休息都是最正确的选择。

    李书|记愣了一下:“真决定了?”这么利索的,说放下就放下了。

    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林雨桐就笑:“是啊!也想趁机偷偷懒。”

    “好。”对方答应的很利索。

    两个小时不到,通知就下来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来了这么一个通知。

    区长是一县主官,说走就走?

    但说到乱,那倒是不会。因为林雨桐要上的这个班,是地厅级培训班。

    作为一个正处来说,厅级是要为之奋斗的目标。但目标也只是目标,百分之八十的人这一辈子都越不过这个门槛去。但如今上了这个培训班,就不一样了。这意味着上面有着重培养的意思。

    恭贺的倒是占了多数。

    林雨桐算是欠了李书|记一个大人情。麻烦来的时候自己能顺利的避开,还不引起任何动荡的避开,没有留下半点话把儿,这不容易。

    这个人情得记下。林雨桐心里这么说,然后就收拾东西回家,能休息一星期,再到d校报名去。

    d校的学习嘛,都是半脱产性质的。上课按时到,实在到不了就请假。真没那么严格。

    当然了,前提是你得有面子。

    当妈的在家,孩子最高兴。哪怕每天去学校也不能跟妈妈再一起,可就是觉得妈妈在家心是安稳的一样。

    清远掰着手指,“我要吃麻辣猪手,我要吃蜜汁咕噜,我要吃油焖大虾……”

    能数出一大串来,“也不怕撑着你。”清宁凑到她妈身边,“妈,给我做个酱排骨吧。外面卖的都腻,没您坐的好吃……”

    林雨桐拍了俩孩子,突然有点后悔。其实叫四爷一个在去外面打拼也挺好的。自己做个啥也不操心的官太太,给孩子做好吃的,没事出去溜溜去。

    这日子跟整天瞎忙比起来,好像也不错啊。

    四爷回来看见桐桐一身睡衣,披散着头发站在门口,又是接公文包,又是帮着脱西装解领带,就笑:“这是要回归家庭了?”

    “嗯呢。”林雨桐一副前妻良母样,“吃饭,亲手做的。”

    张嫂笑着摆饭,两孩子一个比一个着急的往饭桌上窜。

    “都洗手了没?”林雨桐拍俩孩子,“洗手去。”

    吃饭的时候,四爷才问林雨桐:“给大哥去电话了?”

    没有!

    林雨桐不觉得有去电话的必要,既然是上面查了,那肯定是那位不怎么干净。林玉健跟自己这边亲还是跟他老丈人那边亲?

    毋庸置疑的,还是会跟老丈人那边亲。那是他老婆的爸,是他闺女的亲姥爷。说起来,两人是有血脉纽带的。

    正说话呢,电话响了。

    两人都一愣,四爷要起身,林雨桐往下压了压,“我去……”

    接起电话,林玉健的声音比较着急:“桐,你那边没什么消息吗?”肯定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什么消息?”林雨桐佯作不知,“我今儿在家呢。完了得去d校学习半年吧。”

    “去d校学习?”林玉健心里咯噔一下,“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林雨桐的语气带着几分疑惑,“很突然。正想不通呢。”

    她要走这一步,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林玉健明知道对方那边是个深坑,但还是不会看着对方沉下去,一定会想办法捞一把的,不管能不能捞上来,他都得试试。毕竟,那边是亲老丈人。

    自己这边有没有别的关系网,在他看来,肯定有。

    就只光明引荐的那位老领导,在他看来,或许这些关系都是能动的关系。

    他会开这个口的,自己要是站在一边干看着,这铁定就把人得罪死了。

    而如今呢?自己被调离岗位,去学习了,是突然决定的。他首先想到的,该是自己这是无辜被牵连了。不会轻易跟自己开口了,他知道,自己这边也是自身难保。

    林雨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要是林玉健出事了,自己站在一边袖手旁观,那是自己的没人情,不是东西。可那是他老丈人,自己扯进去算干嘛地!

    她不想牵扯进去,也不想跟林玉健之间有不必要的误会,干脆就叫他这么认为好了。这事除了自己跟四爷就只有李书|记知道这是自己主动的。但李书|记会说吗?

    犯不上。

    说这个有啥意义。

    所以林雨桐说的底气十足,就是突然下了通知,然后去党校了。

    她又紧跟着问了一句:“大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哦!”林玉健愣了一下,“没有!就是随便问问。”

    然后挂了电话。

    看!对方在这事上也不会跟自己说实话。

    亲疏远近,就是这么现实的问题。

    “你怎么不说?”林大嫂急的头上冒汗,“你跟你妹子问问,她们两口子能升这么快,不是没缘由的。我爸爸就说过,那两口子在京城有靠山的。”

    这事林玉健不知道,“你爸是怎么知道的?”

    “老爷子要知道什么,还用去打听。”林大嫂低声道,“那县城的开发区如今是一个叫江山的说了算。可这江山在你妹子当书|记的时候,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可你妹子一走,他就上位了。这么干脆的放手,放心的离开,你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是一般的关系?那这个江山,从京城空降下来的,对他的来历,到了我爸爸这个级别,就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这事,求助那两口子是靠谱的。至少能打听来消息。

    林玉健皱眉,“可桐被调去d校学习了。”

    “不是还有你妹夫吗?”林大嫂真急了,“到了这个时候,行不行的,都得先试试再说。”

    “我妹夫……那是他干的活别人干不了。”手托两家,这种事不是谁都能玩转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他才是那个停下来那一大盘都不转的那个人。

    “那怎么办?”林大嫂急的团团转,“我爸的秘书都被请去了……”

    夫妻俩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电话又响了,是林大嫂的妈打来的,“你弟弟跟你表弟都联系不上了,估计是……你们别折腾了,跟玉健说,顾着自己吧。”

    然后电话一下子就给挂了。

    林大嫂脸都白了,“不行!得赶紧想想办法。”她拉着林玉健,“起来,咱去找你妹妹妹夫去,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然后都十二点了,门铃响了,张嫂开了门,林雨桐和四爷才出来。

    清宁迷迷瞪瞪的探头看了一眼,就又进去了。

    林大嫂知道有高三生,尴尬的笑了笑。

    林雨桐叫两人坐:“怎么这个点来了?娘……那边好着没?”

    只当私事,半句不提公事。

    林大嫂着急,拉着林雨桐的手竹筒倒豆子都说了,“……我弟弟表弟联系不上了,估计是被限制自由了。秘书是被请去了……”

    那这要不是有实证,是不会这么做的。

    林雨桐的惊讶不是假的,她是真没想到动作这么迅速。

    四爷问林玉健:“跟东城区那个周舟有关……”

    林玉健摇头,朝林大嫂看了一眼,“不是!是跟京城那边有关。那边有个大案子,牵扯到了……”

    林雨桐就了然,一定跟是陈xt和王bs一案有瓜葛。

    这是一个被当做典型做的案子,只要真做了,神仙难救。

    她颇有深意的看了林玉健一眼,兄妹俩目光这么一对上,林玉健就读懂了林雨桐的意思。

    到了这份上了,别折腾了。

    先看能不能把你自己摘出来再说吧。

    刚才电话里,岳母也是这么说的。

    他此时的心里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无能为力之后,想到的就是自保。

    林雨桐和四爷敷衍林大嫂,说保证会想办法打听,但他们知道,林玉健心里是明白的。知道这事接下来该怎么做。

    更不会怪到四爷和林雨桐身上。

    林玉健能脱身吗?

    林雨桐心里是没谱的。两人都没睡,果然,把林大嫂送走之后,林玉健又返身回来了。

    “我没贪污没受贿……”林玉健叹气,“不过是违规在自己管辖范围之内做了点生意,入了股……”

    四爷就说:“事要是搁在平时,真不是大事。可偏偏的,你们这一串,都属于被重点关照的。查你岳父,就不可避免的会查他的社会关系。你的问题,说不定已经堆在j委的案头了。不过就像是你说的,你是违规了,但不是犯法了。也不能说完全没犯法,想来利用职务之便,也没少跟别人交换利益,比如给小军的工作……你是不是替人家安排了人,人家帮你安排人……”交叉安排亲属,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林玉健抽了一个烟,点头。

    没错!是有这样的事。

    “所以。”四爷看了林雨桐一眼,林雨桐把存折递过去,四爷塞给林玉健,“所以,去主动把问题说明白。主动把这些年的非常规盈利交还回去。公职没了不是什么大事,能顺利的脱身,就该烧高香了……”

    林玉健颤抖着手打开存折,上面的数字吓了一跳,“这……”

    “唯一的办法了。”林雨桐制止他还回来的动作,“我们能帮的不多,大哥别怪罪才是……”

    哪里会怪罪?

    都是他给别的兄弟姐妹拿钱,谁拿钱给过他?

    “知道了。”林玉健将钱收起来,“以后还给你们……”

    他在外面混了这么些年,一点钱还不怕他还不上。

    果然,林玉健主动说明问题,公职确实没保留上。但他几乎算是全身而退。从旅游局局|长的位子上下来,却摇身一变,成了挂靠在旅游局名下的旅行社的董事长。依旧是半官方的身份。

    林雨桐就笑,这一手玩的漂亮。

    只能说林玉健手里捏着一条利益链。他现在从那个链条上脱身洗白了,但没牵扯出来的人多了,他们都是林玉健的退路。

    林大嫂为这个,跟林玉健阴阳怪气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咱俩啥时候离婚啊?”

    “离啥婚?”林玉健气的不行,“我进去了,你跟孩子的日子就好过了?妈都能想明白的道理你想不明白。真都进去了,连个在外面打点的人都没有,你就满意了……”

    林大嫂扭头,眼泪就下来了。

    她知道,两人之间的地位算是打了个颠倒。以前他得看着她的脸色,以后嘛,她得看着他的脸色了。

    自家的人还得靠他帮衬,那他再想帮他那些兄弟姐妹侄子侄女,自己就不能再有啥意见了。

    更何况,人家还有妹妹和妹夫有大好的前程。

    那么年轻,都已经是正处了。走到自家父亲那个高度,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再想想自家的孩子,只怕真是依仗人家的时候多些了。

    看着老婆黯然的去了卧室,林玉健心里也不好受。还有好些个事,都不敢叫她知道,就怕她受不住。老丈人那边,现在已经查实的,就有两个长期保持关系的情人。一个还给生了孩子,如今都七八岁了。去年被安置去了香江。这次能这么快查出来,就是另一个情人也想出去,知道安顿了另一个没安顿她,不服气。自己去找关系跑门路,结果却跟京城那边扯上关系了。结果出事的那位也找人给他的老婆孩子办出国移民这一套,两人找的是同一个人。查那位就查到了办出国签证移民的这位头上。这位又不知道叫他交代什么,于是啥都说了。那边查出来了,顺藤摸瓜结果又逮住一个。

    这几天她再家里骂呢。骂这个骂那个,都是说弟弟不争气,表弟不争气,妹夫惹事了,这都是事实,但祸端还真不是从这上面起的。

    而他自己呢,也是差点栽进去。这次能顺利脱身,一半是运气,一半是那点钱拿的及时。自己要是晚去一天,性质就不一样了。要不是桐两口子毫不犹豫的给了大笔的钱,自己三五天只怕是酬不来这么些的,这一耽搁,啥都耽搁了。

    所以,实在称得上是‘侥幸’。

    家里还没安顿好呢,又出事了。

    丈母娘喝了一瓶的安眠药,等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没了。

    这事闹的!

    一辈子到头了,连个体面的葬礼都没有。

    林大嫂都是懵的,怎么就想不开了呢。没什么人来参加葬礼,好些亲戚都没来。

    林家倒是都到了,英子和老二也来了。

    林大嫂对这些人也就是一眼看过去就算了,倒是对林雨桐和四爷能亲自到场,表现的挺热情的。

    其实他爸的事,都已经小范围内传开了。林雨桐也是有耳闻的。

    这位大娘想不开,也能理解。有时候想想,都觉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围的人。

    葬礼简单的很,火化了,现买了墓地给安葬了。

    这一码事就算是完了。

    英子跟老二跟着林雨桐回家,四爷去上班去了。

    “住两天再回去?”林雨桐跟英子道。

    “清安还在家呢。”娃上学,饭馆有雇来的人,给孩子做顿饭行,娃回来有饭吃。可是过夜,这就不成了。不放心孩子在家,“买了晚上六点十分的火车票。”

    赶到家也就不到八点。孩子一般上完自习回家也就是八点。来得及。

    林雨桐看了看表,“那咱提前吃饭。”现在才三点,五点半送他们去车站都来的及。

    这回英子点头了,“刚才那气氛,都没法在那边吃。”又说起林大嫂家的事,“也是没想到。好端端的你说,二嫂子在路上还嘀咕,怕小军的工作因为这事起了波折……”

    意思是二嫂子这人有点不厚道。

    不管大嫂子家出了啥事,客观上说,你们都是沾了人家的光的。这会子只想着你家的得失,也难怪大嫂子对大哥管林家那么多的事有意见。

    不等林雨桐说话,又挑起了别的话题,“小军那工作把稳吗?”

    其实这是对清平考试这事心里犯嘀咕吧。

    林雨桐就笑:“别羡慕……要真为孩子好,就别给孩子泄气……工作安排的再如何,都不如自己学来的真本事……”

    老二在边上也说:“你姐就爱瞎寻思。孩子要考,就叫考。不管好歹,考了再说。反正是得上学,得有文化,得有文凭……”

    其实大部分人觉得,有文凭比有文化重要多了。

    林雨桐说‘是’,又问了林玉康家的儿子结婚的事,“不是说那姑娘有了吗?都显怀了吧。日子拖不远吧?”

    英子低声道:“听二嫂子那意思,这姑娘也想叫给她安排工作。不过看大嫂子那样子……大哥要是再揽事……也得考虑大嫂子的心情吧……”

    啥心情不心情的,林玉康把他哥叫出去说了一声,林玉健就应了,“别叫你大嫂子知道。她最近心情不好。”

    林玉康一口子就应了,“我知道。这点数我还没有?”

    结果才半个月吧,林雨桐接到林二嫂的电话,“下个月初九,给小军结婚,你们两口子可得回来……”

    回去不回去的再说吧。

    她嘴上应着,就笑,“二嫂子以后也是有媳妇伺候的了,福气来了……”

    “啥福气?”林二嫂笑的特别欢畅,“就是劳碌命。我家小|超还小,结果小军没几个月孙子就要来了。媳妇呢,大哥给安排到高速路收费站了。这以后要上班了,孩子还不是得给我扔下……”

    林雨桐挑眉,林玉健这真是……叫人不知道说啥了。

    当然了,他现在是不怕了。这会子算是把之前的洗白了。而旅行社虽然是挂靠在旅游局名下的,但如今上面下文件了,政府跟企业得分开。以后这旅行社就是纯商业性质的。顶多是他之前攒下的人脉起作用了。

    但回过头来,林雨桐还是跟四爷说:“慢慢的跟林玉健疏远了吧。”该还的人情还上了。他再这么玩下去,结局真的不好说。

    两口子说话呢,家里的电话响了。

    是这次培训班的班长打来了,“老幺啊,把你家金主任叫上,一次嘛……”

    老幺,是说林雨桐在班上的年纪最小。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爱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打电话来了,这还真不能不去。

    大家级别是一样的,走动联络的就是人脉关系。

    要是不去,拂去的不是一个人面子,是把大家的面子都给扔地上了。

    那就去吧,要了地址,四爷开车,两人就去了。

    离的并不远,是一家卡拉ok厅。

    进去之后,进进出出的都是一副大款派头的人士。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手里或是拿着大哥大,或是捏着手机,最低层次的,个个都别着bb机。再有一些,就是衣着相对来说较为暴露的姑娘。她们有一个统称,叫‘三|陪’。

    坐电梯上了三楼,找到包间,里面就有歌声传出来。

    “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妹不开口妹不说话妹心怎么想……走了太阳来了月亮又是晚上……哥哥什么日子……才能闯进你的梦乡……”

    这是班长萧克的声音,四十多岁的人了,声音浑厚偷着一股子磁性。

    刚要推门,女声对唱响起来,“小妹妹我心有所想……俺嫁人就嫁哥哥这样……每天晚上对着月亮……梦见哥哥在身旁……”

    林雨桐进去,正看见周萍一脸娇羞的唱的投入。

    十几个人的包厢,此起彼伏的起哄声。

    这个说:“也别对着月亮梦见哥哥在身旁了,今晚干脆就叫班长哥哥睡你身旁得了……”

    都是同学,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林雨桐如今是入乡随俗,也能搭上一些荤段子,进了门也跟着起哄:“哟!我这是错过啥了?这还没怎么着呢,怎么就身旁躺着去了?够快的啊!”

    周萍啐了林雨桐一口,“老幺,你不厚道。也跟着起哄是不是?”

    “睡没睡身旁的,咱又不知道。”林雨桐两手一摊,“没睡就没睡,你急什么?要是想睡,咱也只当不知道……”

    周萍呲林雨桐,拉了过去指着四爷:“想睡也睡金主任这样的……”

    四爷就道:“不敢!真不敢!可别害我。”

    包厢里又是哄笑。

    周萍笑着拉两人坐:“老幺也是不厚道。我们都不算是东道主吧。结果你跑了,叫我们自己活动,不厚道啊。”

    “我请!”林雨桐拍四爷的腿,“这不是,我把钱包都给带来了。”

    萧克就笑:“看见没?要想叫妹妹心甘情愿的躺到身边来,还得是钱包有用……”

    说说笑笑的,这些人可都不白说笑。叫四爷来,肯定是一个个的都闻见味儿了。四爷联系的那些企业,跟高校合作之后,会带动很多小企业。比如说像是印刷厂、包装厂等等。哪个县没有这一类小企业。给小企业找到活了,就把企业救活了。都打着这个算盘呢。

    反正是正常的业务不正常的去谈,人情关系的世道嘛,谁也不能免俗……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78章 悠悠岁月(9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