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79.悠悠岁月(9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79.悠悠岁月(9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1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79.悠悠岁月(9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96)

    林雨桐不喜欢来这个地方, 露个面,说半个小时话,把四爷引荐一下。然后就悄悄打了四爷的手机, 铃声一声, 四爷没看手机都知道是谁作怪。

    他指了指外面,跟两个拉着她喝酒的人示意了一下, 要出去接电话。

    出去摁了电话,等了半分钟又进去, 跟萧克打招呼:“不好意思,咱们下次再约, 领导召唤, 不走不成。”

    这个都能理解。

    领导的事,别管大事小事, 公事私事, 都得当成天大的事处理。

    在这里的每个人,说起来, 还真是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别管你正在干嘛,一个召唤,说走就得走。尤其是大多数都是一县主官的情况下, 出点事,就得召唤。管你在什么地方正在跟什么人做什么。这都不重要。

    因此四爷一说,两人马上起身:“兄弟, 只管去忙。”

    四爷又问桐桐:“你是跟我回去, 还是再玩会儿。”很给自由的样子。

    林雨桐忙道:“还是走吧。”又给大家解释, “家里有高三考生。”

    那更得理解了。

    当爸的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回,当妈的得回去看孩子。

    大家的目的都达到了,特别利索的送人。

    出去以后林雨桐就去结账,另外多要三瓶进口红酒叫他们给送包厢去。她把打开钱包,“多少钱?”

    “领导客气。”这个说这话,一个穿着西装满脸带笑的人就进来了,“盼领导都盼不来,怎么能叫领导破费呢。”

    该是这卡拉ok厅的老板。

    这地方也不是东城区的地界了。

    这些人请客都精的很,选的地方不可能选在东城区的。

    离东城区确实近,马路的对面是属于东城,这里却属于南城。

    但不得不说,这个人很有眼色。

    林雨桐当然不会不结账,只对老板点点头:“该怎么算还怎么算……要不然以后可不敢来了……”

    对方犹豫了一下,随即一笑:“那好!”他给前台一个眼色,“打八折。”

    打八折也得一千七。

    林雨桐付了账。

    对方跟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张卡来,“您是贵宾,只要您光临,这里随时有包间恭候……”

    可不光是包间这些便利,关键是拿着这张卡,只怕折扣给的很多……很多很多……

    这人凑上来真正的目的是送出这张卡吧。

    毕竟,不掏钱这事到了林雨桐这个职位上,真干不出来这事。明面上得丁是丁卯是卯,他知道这一点。来套了近乎,他这一进一退之间,还真就叫一般人都不好拒绝了。

    林雨桐笑着接过来,又扭脸看前台:“对了,刚才那红酒多少钱一瓶?”

    “三百八。”小姑娘带着殷勤的笑。

    林雨桐抽出四张递过去,“再要一瓶,一块给送进去吧。”

    然后对这貌似是老板的人点点头,挎着四爷的胳膊出去了。

    这老板面带笑意把人送出去,看着车离开,才转身回来。

    一进来前台的小|姐就面带犹豫的叫了一声:“老板……”

    “嗯?”男人的脸上已经没有笑意,多了几分威严之色。

    小姑娘恭敬的两手捧着个东西递过去:“是刚才那位领导夹在钱里的……”

    是那张接过去,又神不知鬼不觉的退回来的卡。

    这位挑挑眉,对前台摆摆手:“忙吧。”

    带着走到走廊的尽头进了一间办公室。

    “周鹏,你可料错了。”这人进去之后,就跟坐在沙发手,一手搂着个小|姐一手举着酒杯的年轻男子说了一句。

    周鹏耻笑一声:“什么意思?就没见过不吃屎的狗。”

    男人摆摆手,将卡放在茶几上,轻轻一推,推到周鹏面前,“退回来了。”

    周鹏一把推开怀里的姑娘:“滚出去。”是对那姑娘说的。

    这姑娘将茶几上的两百块钱拿了,利索的从包间出去。

    周鹏这才放在杯子,将卡拿起来,“是不是你给的东西不诱人啊?”他看向对面站着的男人,“戚老板,不会是你舍不得下本钱吧。”

    戚老板一笑:“小鹏啊,咱们不能一上来就直不楞登的给人家塞钱吧。不合适!谁见了这么没谱的人都得远着。他们个个可都爱惜羽毛的很。”

    周鹏面色一正:“对不住,戚叔。是我急躁了。你知道我爸出事之后,我这心里……就是觉得窝囊。我爸栽进去的也窝囊!”

    戚老板坐过去,拍了拍周鹏的肩膀,“你叫我一声叔,就听我一句劝。听你爸的话,出国去吧。这里不适合你了……”

    “有什么不适合的?”周鹏看看双手,“我快要结婚了。等结婚以后,就都好了……”

    戚老板一叹:“你这孩子……”

    林雨桐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为就是一个想结交人脉的商人。

    这种事,一年不碰上一百,也有八十,没什么稀罕的。

    跟四爷回去的路上,四爷不时的打量一下林雨桐,“你现在可了不得了。什么话都敢说了?”

    不敢说不行啊!

    在名利场上的女人,得忘了自己的性别。只有自己不把自己当女人,别人才不会也不敢把你当女人。要是人家把你当女人看了,在某种程度上才算是失败了。

    这么说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全是道理。

    说到底还是——好强。

    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到最好。

    她就是这么一副脾气。

    一进门,身上的味儿叫俩孩子特别反感:“什么味道啊?”

    烟味酒味熏香味男女香水味,夹在着点心水果的味道,是不怎么好闻。

    进去洗漱了出来,才催俩孩子,“不睡觉去干啥呢?”

    俩娃没回答,只指着电视,“开了开了,这一集看完就睡。”

    然后林雨桐耳边就传来: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

    清宁扭脸看她妈:“……做官做到铁面无私,明辨是非对错……就算是成功了吧?”

    这个是非对错,如果也指为官所作的事的话,应该算是成功了吧?

    林雨桐不确定的去看四爷,然后四爷就笑:“咱家也会出一个女青天。”

    这人!

    “我又不是法官。”心里还是有点欢喜的。

    “青天可不光是刑狱清明,得叫老百姓抬头看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地,都是青天……”

    何其艰难!

    翻看历史书,一个个名字越过去,有几个人敢称青天的?

    第二天d校上课,头一堂就是讨论课,课题就一个——廉|政。

    也是,最近是大案小案,一个接一个。

    把这个放在课堂上讨论,也是应有之义。

    萧克是班长,先发言,“……加强d的执政能力建设,坚决贯彻d要管d,从严治d的方针,着力构建思想道德和d纪国法两道防线,切实抓好d风廉政教育,不断提高干部政治思想素质。继续采取定期和集中相结合方式,认真组织社区干部学习《d章》,巩固保持d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成果。深入学习“科学发展观”重要思想,集中社区d员进行廉政勤政教育,将开展先进典型示范教育与开展反面典型警示教育有机结合起来,进一步提高反腐倡廉教育……”

    这位滔滔不绝的开始了。

    这都是务虚的基本功。只要没人打断,他这么说一整天都没问题。

    大家都一脸严肃,认真的听着,拿着笔在笔记本上记着。

    林雨桐无聊的拿着笔在本子上随意的画着。

    这位班长把这个头给开歪了,一个个的接下来不是唱高调,就是开批斗会似的把已经定罪的几位拉出来批判一顿。

    老师推了推眼镜,抬手在林雨桐的本子上敲了敲:“林雨桐同学,你说说。”

    坐在最后,老师点名,大家刷一下都回头看了。

    周萍作为同桌探头一看,差点笑出来。这位在本子上画的是啥?

    额头上月牙的是包拯吧,然后两条带子垂到胸前的提着剑的是展昭?

    自家孩子上课要是敢这样,她得气死。

    可如今这位大区长,在d校上课的时候居然低头在画画,你牛!

    老牛了!

    林雨桐特别无辜的看老师,这位老师据说是省高参。

    啥叫高参?就是省书记和省z都会时不时咨询一下的人物。

    然后被人家逮住在人家的课堂上开小差了。

    要了亲命了。

    林雨桐起身,把笔记本正儿八经拿起来,不知道还以为上面写着啥心得体会呢。

    她轻咳一声轻轻嗓子,心里琢磨着,我得说点啥。

    周萍‘噗嗤’一声给笑出来了,别人也不知道她笑什么,跟着一哄而笑。

    还有人喊:“老幺,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说什么。”

    你知道啥啊,就叫我说。

    说啥呢?

    她再老师的注视下,坦然的将自己手里的笔记本翻过来,然后举起来,叫大家看清楚上面画的是什么,“这个画的是谁?想来大家都认的出来。我自认为画的还不错。你们觉得呢。”

    不知道是谁再也憋不住了,吭哧一声就笑出来了。

    紧跟着又是一阵哄笑。

    萧克忙维持秩序,“都静静,听老幺说。”当领导的,谁还没点急智。这位敢拿到台面上,就证明她有应对之策。

    林雨桐朝萧克点点头,谢谢他的好意。这才收了笑意,接着道:“没错,这画的就是包拯。上到八十岁的老者,下到三五岁的孩子,一看见这大黑脸,看见额头上的月牙,都知道这是谁。从古至今,民间关于他的传说从来没有断过。小说戏曲,一直到现在有了电影电视剧歌曲的形式,让我们的孩子也知道了历史上曾经有过这个一位清官。他们还将把这些当做故事说给他们孩子听,一代一代就这么传下去。昨天我回家的时候,两个孩子看开电视,看的就是他——包青天。当时我家的闺女就问我说,铁面无私明辨忠奸,做到这一点,是不是就能被称为青天。我跟她爸沉默了很久。这算是青天吗?是的!他是青天!翻看斑斑史书,这样的人还有吗?”说着,她的声音就高亢起来,“有!比如况钟,比如海瑞,这两位跟包拯并称为三大彼仓。”

    “彼仓?”林雨桐问大家,“什么是彼仓?”她自问自答,“诗经国风里有这么一首诗,‘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什么意思呢?”

    “《左传·文公六年》云:‘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仲行、针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可见这首诗其实是一首挽歌。是是在哀叹悼念,苍天啊苍天!我们的好人一个不留!如果准我们赎他的命,拿我们一百换他一个。”

    “彼仓者天!说如果能赎回这些好官的性命,我们这些老百姓愿意代替他,拿我们一百个我们也换!”

    “这是哀辞!也是褒奖歌颂!”

    “历史上像是包拯这样的人多吗?这古代清官说少不少,说多不多,魏征、狄仁杰、寇准、徐九经、于谦、于成龙、林则徐我能举例说出许多许多,可是和古往今来如满坑满谷的官吏数目相比,这些闪烁着光辉的名字,所占的份额还是太少了。可即便数目少,可是“彼为巨盗,我为清官”,他们站立在贪官赃吏的对立面,他们的形象显得巨大而绚烂……”

    “将这些人物一一罗列,想说明什么呢?想说明,凡是为民请命,伸张正义,勤政廉政,为民造福的官,都是受百姓爱戴的青天。还想说明什么呢?这些名字老百姓不陌生切传颂至今,这就说明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看的见,辨的出谁忠谁奸。”

    “而我们在坐的,是不是廉洁?谁说了算?”

    “百姓!他们说了算!”

    “可我们gcd人,不能跟古代的官僚比。他们是经过时间的检验,直到生命的钟终点,才盖棺定论,老百姓把一生坚守信念不动摇的他们,称为清官。而我们,还能如此吗?”

    “不!一生太久,只争朝夕。既然老百姓说了算,那就应该让老百姓看看,看看我们高坐庙堂之上,每天都在忙些什么。”

    “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政务公开!”

    班里短暂的喧哗之后,接着就是翻笔记本的声音,刷刷记录的声音。

    老师挤在边上,拿了林雨桐的笔个本子,不时的记录一下。

    林雨桐把这些日子一直思量的事情,尽量有条理的陈述出来。

    说廉政,那就说说怎么才能尽量廉政。

    政务公开透明,接受广大群众监督。

    一节课下来,课间没休息,等到d史老师来了,这边还没说完呢。

    林雨桐停下来看老师。

    这位才恍然了一瞬,对d史老师点点头,弯腰低声跟林雨桐道:“尽快整理成报告,送到我办公室来。”

    这个林雨桐已经整理了一份,在家里放着,“我明天给老师送去。”

    老师这才点头,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转身下课了。

    等上午放学,有人说老幺,你这是放了个大招。

    招?

    “什么样的招?”林雨桐跟四爷吐槽,“根本就是突如其来!还招呢?啥招啊?”

    “天地阴阳招!”清远端着杯子出来接热水,拾个话把儿就接了一句。

    “去!”熊孩子。

    四爷一边笑孩子,一边笑孩子妈,“你也是……”老妖精了,怎么干的出在课堂上画画的事的?怕她恼羞成怒,赶紧又问:“这老师姓什么?”

    “王,都叫他王教授。”林雨桐叹气,“老头儿挺严肃的一个人。”

    结果碰上这么一学生。

    严肃老头儿王教授正打电话呢,“……这脾气也像是你的学生,不着调的时候是真不着调……”

    秦国白眼一翻:“谁不着调了?该着调的时候永远没跑调过。不是我跟你走后门,我跟你说,像是桐桐这资质和品行的学生,不好找……”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但不得不承认:“在一众文化层次都不怎么高的基层领导中,她算是底蕴最厚实的……”引经据典,张嘴就来,“也算是有几分急智……”别管是咋开始的,但大致上没跑题,回头还能引到她想说的事情上,“也算是一种本事吧。”

    秦国哼哼,又发出邀请:“得空了到我这边住几天,看看我这不着调的学生着调的时候建的这座新城。你就知道我所言不虚。”

    王教授气:“知道知道!你整天夸个没完了。别没良心啊。”

    这学生咋这么快的升了,直接就正处了。你以为省z真就瞎溜达直接跑你学生的地盘去了?有本事不假,上面没人递话干的再好,瓜分功劳的也多了。啥时候熬出头还不一定呢。

    这才几天啊,就翻脸不认了。还叫自己看呢?

    看啥呢!

    知道有本事!

    那东城区都乱成一团团了,她这三板斧还没抡出去呢,上任这一把火一烧,啥问题都叫她给解开。

    但你谦虚点能怎么着?

    “挂了!”就不爱听那老不着调的说话。

    秦国拿着电话撇嘴,又给学生打电话。

    林雨桐手机一响,就笑:“老师,您怎么不用手机啊?不好用吗?”来电显示是固话号码。

    秦国哼哼:“显示屏还没表盘大,看着费劲。”

    好吧!

    这个理由实在是——强大。

    “捎回去的东西您收到了没?”林雨桐叮嘱,“每天早晚,冲一杯喝。可别耍脾气。下回我师兄要是给我打电话告状,我就把您接过来,我亲自盯着……”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他语气不耐烦,嘴角却不由的翘起,然后才道:“你在d校学习了?我听一个老伙计说,有个姓王的教授,别的爱好没有,就一点,特爱吃甜食。什么甜的都爱吃……你晓得啥意思吧?别傻了吧唧的,觉得有才华就一定会有人欣赏。该送的还是要送,该巴结……就巴结嘛!也没啥的。”

    没这么教学生的。

    林雨桐挂了电话又笑,啥听老伙计说的,这老伙计汇报的可真及时,才发生的事,转脸就传出来了?

    她挑眉:自己老师这交友可够广泛的。他这半辈子估计啥也没干,就是到处交朋友了。要不然走哪他都能够的上呢。

    这么想着,又琢磨,爱吃甜食吗?

    这个简单啊!

    红豆糕、绿豆糕、山药糕、糯米糕、红枣糕、一口酥,晚上加班加点做了六样点心,用食盒装了,第二天早半个小时过去,在王教授吃早饭前过去。

    他在学校住,平时也是助手去食堂帮着拿饭。

    林雨桐去的时候这助理不在,她笑着把报告递过去,然后顺手把食盒打开,古香古色的食盒本就吸引人的很,然后这一打开,各色的点心就露出来了,闻那香味,感觉还是热的。

    他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林雨桐就说:“搭着白粥吃也挺好的。”

    然后不给对方拒绝,直接就出来了。

    王教授捏着红豆糕往嘴里塞:“老不着调的,叛徒!”

    不过这吃人嘴短啊。

    嘴短也要吃,确实是好吃嘛。

    不管在啥地方,有人关照就是不一样。

    这种感觉不会很明显,但大家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对这样的事敏|感的很。

    于是,愿意交好林雨桐的人更多了起来。

    原因呢,无外乎,都觉得她属于上面有人的那一类。

    “上面有人……嗯?”四爷掐着林雨桐的腰,“谁啊?”

    林雨桐被顶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你……你啊……”你这不正在上面呢。

    两人喘着气,抱着依偎着。

    四爷就说:“要真是再找你谈话,不能着急,还得稳着点走。”

    林雨桐没力气应,头一点一点的,下巴点在四爷的胸口上。

    四爷又笑,摩挲她光洁背,“周末把时间得空出来,宋市长家的女儿订婚,给我发了请帖了。上面写的是咱俩的名字……”

    宋市长林雨桐倒是接触的不多,倒是四爷,忙着科技城的事,秦市跟他接洽的就是这位宋市长。

    闺女订婚了,又是刚出了大案的特殊时期,肯定不会大办的。

    小范围的邀请宾客,能接到邀请函的只怕不多。

    林雨桐准备了红包,又准备了一对不怎么打眼的戒指,胜在别致上。就怕那边小范围宴请不收礼金,那要是不带礼物,就要失礼了。

    订婚宴放在酒店。

    这酒店私密性很好,林雨桐听过这里。好些圈子里的人都喜欢在这里接待客人。

    林雨桐和四爷到的不早不晚,大厅里也不过坐了五六桌的客人。这还包括了亲戚再内。

    见了主人,然后又跟认识的不认识的客套,交际场合是这样的。

    林雨桐刚到座位上,就有人端着杯子过来,“林区长,咱们又见面了。”

    声音有点熟,林雨桐赶紧端起杯子扭脸过去,一看就愣住了,这人还真见过,在卡拉ok厅。那天晚上要送自己贵宾卡的就是这位。她露出几分恍然之色,“还没请教贵姓?”

    “戚仁。”戚老板举着杯子示意,“敬林区长一杯。”

    戚仁?!

    这名字……呵呵……得记住了。

    出现在这里,不是有两分本事,就是后台极硬。

    林雨桐端着高脚杯点了点,嘴唇碰了碰杯子,大面子给了,但意思也摆着,咱们不熟。

    边上是西城区的区长,问林雨桐,“认识新郎的亲戚?”

    新郎的亲戚?

    林雨桐看向戚仁走向的那一桌,那边坐的都是亲戚,是男方还是女方的她就不知道了。

    这位西城区长是老牌区长,对宋市长熟悉。估计是认识宋家的人吧。那这位不认识的,估计就是男方的了。

    林雨桐笑了一下,摇头:“抛头露面的,人家认识咱们,咱们有时候还真叫不上人家的名字。怪失礼的。”

    这倒也是。

    这位区长认同的点头,又给林雨桐说去东西两区交接处共同开发特色街区的事,“……一直想约你谈谈……”

    “我这正学习呢。”林雨桐打太极,“你找老程,找老关,都能谈嘛。”

    这位心里翻白眼:你不在家那两位敢做主吗?

    林雨桐实诚不起来,这事明显是东城区吃亏的事,他们西城区说是愿意联合,可一毛不拔的想干吃净拿,我跟你合作个屁。我更愿意用东城区政府的名义把那半拉子收购进来……

    这座位安排的,这顿饭别想消停了。

    到处都是公事。

    她逮着机会就转移话题,“这新郎是谁家公子?没见过啊。”

    “说是农村出来的孩子,父亲早丧,母亲独自带大的。前两年母亲也没了。不过这孩子整齐,十七就考上大学了,大学毕业留学了两年,这才回来没多久。”

    那这宋市长没有门第之见,也算是难得了。

    小伙子帅气儒雅,配宋市长家的闺女……那当然是绰绰有余的。

    林雨桐见新人开始敬酒了,悄悄的把戒指换成胸针和领带夹了。那戒指套在宋市长千金的手指上,估计套在小拇指上都有点小吧。真送的不合适了,这真得把人给得罪了。

    等人过来了,林雨桐把贺礼送出去,祝一对新人爱情甜蜜,能相约白头。

    这宋家的姑娘脸红彤彤的,瞧着新郎一脸的娇羞,回头不怎么自在的跟林雨桐拉关系,“林区长,您太客气了。您要是不嫌弃,我以后叫您大姐吧……”

    这就是摆明了要跟自己拉关系啊。

    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非常直接的这种。

    林雨桐能说啥,能说你拉倒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能啊!

    只得笑呵呵的应下,“嫌弃什么啊?咱们宋市长的掌上明珠,我还怕你有事求我不成?”

    是啊!你爸爸的级别比我高,有事你爸就给办了。犯不上求我啊。

    意思是这么个意思。

    不过这话要非说成是奉承宋市长,也行的。

    端看人怎么去理解了。

    周鹏就举杯:“早就听闻林区长的大名,今日得见,幸会幸会。”

    林雨桐跟两人碰了一下,喝了一口,朝边上指了指,示意两人,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只管忙你们的去。

    回来的时候林雨桐还跟四爷说:“咱家这俩孩子,可得好好说说。”有父母的面子,到了下面多半都得奉承着。好些个干部子女经商,明显就比别人有优势。优势在哪里?优势就在今儿那姑娘喊的那一声‘大姐’里。

    她当是两口子想掺和啥生意呢,没太往心里去。

    俩个小年轻,她自问还可以打发。

    结果没几天,赵梅就打电话给林雨桐汇报:“宋市长家的闺女,叫宋岩的,调到秘书科了。”

    哟!

    这怎么话说的。

    那姑娘以前在哪上班的?怎么就给调过来了?

    她这么问赵梅,这些履历上应该有的。

    赵梅低声道:“tuan委。”

    这个地方来的啊!

    林雨桐挠头:“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当啥也不知道。不要搞什么特殊化。”

    挂了电话,却想不明白,宋副市z好好的把闺女放在自己身边干什么?也没提前打个招呼,毫无征兆的。

    难道叫自己帮着调|教他闺女?

    还是算了吧。自家的姑娘,自己还顾不过来呢。

    为了清宁每天保持好的精神状态,林雨桐是天天早上赔孩子跑步。跑半个小时之后才回家洗漱然后吃饭。中午来回的时候,她替孩子省了。上午上完课她回家,把张嫂做好饭带到学校门口的酒店。在酒店包了房间。这点时间足够她睡一觉了。林雨桐到的时候差不多快一点了。这才叫清宁起来吃午饭。一点半洗漱,一点五十出门,两点上课刚赶上。

    林雨桐这才收拾东西去上课。

    这天刚提着饭盒从房间出来,就碰见从对面出来的宋岩和周鹏。

    “林……大姐。”宋岩不好意思的一笑,又看林雨桐手里的饭盒,“您这是……”

    林雨桐指了指对面的学校,“孩子高三了。为了中午能有时间午休的……”

    “哦!”宋岩了然:“怪不得呢。”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冲林雨桐吐舌头,“真是没脸见人了……”

    跟未婚夫开房什么的,这其实也没什么嘛。

    “我不是老古董。”林雨桐看了周鹏一眼,“年轻人,情难自禁也是正常的。不过,看来喝喜酒的日子不远了。”

    周鹏揽着宋岩的腰,笑的特别阳光,“到时候还请您赏脸。”

    说笑着,跟这两人在酒店门口分别。回头看看两人的背影……姑娘的脊背得有小伙子的两个宽。这……如果说是真爱吧,她还真不信。

    但一个要攀龙附凤,一个甘愿陷入甜言蜜语的陷阱里。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怪谁?

    第二天老时间老地方,又碰见宋岩了。

    这回倒是不见周鹏。

    林雨桐拍了拍清宁,叫她自己去学校,跟宋岩寒暄,说笑道:“翘班叫领导逮住了,我可跟赵主任说了,这个月的奖金没了。”

    宋岩就笑,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我今儿请假了。专门在这里等着林大姐呢。我可是专门打听过,您下午没课。”

    “有事啊?”林雨桐半是玩笑的道,“想贿赂领导啊,这可不行。我是不沾腐蚀用不褪色。”

    宋岩被逗的咯咯直笑,“我爸总是说林区长是个妙人,如今跟您一打交道才知道,您何止是妙人?跟您不管说什么,都叫人觉得如沐春风。”

    如沐春风?

    过来找林雨桐的赵梅远远的听到这一句,心道:那是您没见识到她严寒般的残酷。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林雨桐扭头,见赵梅走过来,又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站住了,没有靠过来,就是有话对自己说,但是不方便叫宋岩听。

    她朝赵梅点点头,对宋岩道:“看见了吧。我这说是学习,可这七事八事的从来没断过。要是有事你就直说,陪你出去的时间真没有。不是外人,不来那套虚的。”

    宋岩朝赵梅微微欠身,这才对林雨桐道:“听说咱们区和西城区要联合开发特色街区?”

    谁说的?

    林雨桐挑眉:“怎么问这个?”没肯定也没否定。

    宋岩就笑:“消息都满天飞了。我就是想问问,如果开发建设,能不能给一些小公司一些机会……”

    这位一动就是大手笔,一般小公司想分一杯羹根本就不可能。

    给小公司机会?

    这倒不是不行!问题是这小公司是谁的。

    她笑了起来,只道:“你叫我一声大姐,我也认你这个妹子。妹子,你对我这个大姐还是不了解……你说的这个项目能不能成还两说……毕竟嘛,你大姐我还是更喜欢吃独食……”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79.悠悠岁月(9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