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86.悠悠岁月(10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86.悠悠岁月(10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2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86.悠悠岁月(10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03)

    “你怎么回来了?”清宁一下子给吓醒了,冷风一吹, 她一个哆嗦, 严格就推门往里走, 迅速的把门关上了,“开门多穿点。你怎么不从猫眼看看就开门?”

    清宁见他进来脱了鞋,从鞋柜子里找拖鞋,换上进来看了两眼找到厨房就拎着菜进去了。里面传来说话声:“去洗漱, 一会儿吃早饭。”

    清宁揉着脑门,又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才七点。

    他手里拎着菜,这肯定是去了一趟菜市场。那怎么着也得是六点就来这附近了吧。

    清宁往卫生间去, 想起什么似的问了一声:“你怎么进来的?”

    门禁不容易开吧。

    严格有点心虚, “跟着买菜的阿姨进来的。”

    进单元楼的门倒是跟着阿姨能进来, 但是小区的大门呢。

    她看了眼他换下的鞋, 鞋面上蹭了一块漆皮下来, “你是跳墙进来的!”

    要是这样,就肯定是半夜就到了。只不过是再楼下呆着。

    要不然他能轻易翻进来?

    清宁都快气死了, 去药箱里拿药,又倒了热水端去厨房, “赶紧喝了。”防治感冒的。“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这半夜翻墙叫人家逮住了, 你的学籍好要不要了?还穿着这么一身……”她越发的怀疑, “你别是偷跑出来的……”

    “没有!”严格赶紧倒, “想什么呢?昨儿晚上八点拉练结束, 我买了十一点的火车票……”

    十一点的火车。

    从石城到京城, 快车两小时四十分钟就能到,一般都是三个小时多一点。最慢的车也不过是四个小时。

    也就是他很可能是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就到了。

    外面这么大的雪,他就穿了这么一身,然后在外面站了半晚上。

    “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叫我给你开门。”清宁顶着他的眼睛问了一句。

    严格就笑,跟那年从京城回县城一样,笑的阳光灿烂,“你每天睡眠时间都不够……”

    所以你这傻子就在外面等着?

    清宁看着脱了外套的严格,利索的把摘青菜,就朝后退了两步,“严格……”她叫了一声。

    严格抬头看她,“不洗脸去?”

    清宁抿嘴:“你的心思,我知道……”

    严格的手顿了一下,跟清宁对视:“然后呢?”

    清宁有点回避这个视线,“我其实有点不确定……”

    “你想确定什么?”严格放下手里的菜,继而就笑了一下,“你什么都不需要确定。只管做你想做的事。跟以前一样,就行。”

    但你跟以前不一样。

    清宁这话含在嘴里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倒是严格自己说了:“你不确定是不是喜欢我。也不确定这喜欢到底有多少。更不知道如果喜欢了,这个喜欢能维持多长时间。更要紧的是,你现在很忙,忙的没时间想这些。对不对?”

    对!都对!

    严格就说:“那你不自在什么。说实话,我跟你再一起的时间,都比跟我爸妈在一起的时候长。更别提别的兄弟姐妹……”

    你了解我,我了解你。

    不是亲人但胜似亲人。

    宿舍里一个战友,训练的时候受伤了,给女朋友打电话,女朋友没到,但是他姐连夜的到了。那时候他就想,要是受伤的是我,清宁会来吗?答案是肯定的。她能来!她会第一时间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她能来帮自己处理掉所有麻烦。她会着急,她会心焦,她会担心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当是非常确定的那么想。

    于是就觉得,那战友跟女朋友说分手,然后两人真就不再联系。

    他之前心里的那点焦灼,怕万一清宁拒绝了,两人从此陌路可怎么办。可那一刻,他突然明白。答应也罢,拒绝也罢。他们之间那么亲密,这份关系不应该因为任何事而疏远。

    于是,他来了。

    两个灶头上,一边是蛋汤,一个是炸着馒头片。

    他却笑着跟清宁说他这段时间的所思所想,“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你做你想做的事,不过不管啥时候,我都在……这样成吗?”

    清宁吸吸鼻子,被煽情到了怎么办?

    她过去拿勺子尝了一口汤,撇嘴:“真难吃……我家买不起盐吗?”

    嫌弃汤太淡了。

    看她自己要往里面放盐,严格赶紧拦了,“洗脸去,别添乱。馒头片蘸着芝麻酱吃,汤得淡点。”

    清宁咧着嘴笑着去卫生间,恍惚能听见严格的声音传来:“下雪了,市场上没多少菜不说,还都涨价了。晌午得去外面吃饭。”

    “哼……”清宁吐了漱口水,“你不会做晌午饭吧你……”说着又问,“如今军校教的可是够全面的,炊事班都得要军校生了吗?你跟谁学的啊?”

    严格往外端饭,“跟食堂的大师傅,里面都是野战部队炊事班复员的……”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这爱好。”清宁随便用清水洗了脸,就这么出来了,拉着椅子往餐桌前坐,看看这早餐,还不错。

    严格在她对面坐下,“两人都不会做饭,咱俩得饿死。”

    清宁夹着馒头片的手一顿,凭啥得我跟你两人啊?她心里哼哼着,也没答话。

    严格却笑了,“现在尝尝汤还淡不?”

    吃了饭,清宁要去洗碗,严格给拦了,“一会子要出去,你不给脸上擦油吗?去吧!”

    结果严格洗碗出来,清宁连睡衣都没换坐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

    严格凑过去,“不出去?还有要忙的……”

    清宁‘嗯’了一声,“可忙了。你别吵我,赶紧睡去……”

    严格看清宁,然后就笑了,这是知道自己刚拉练完,一晚上又没睡,叫自己补觉呢吧。

    他顺势躺在沙发上,“你忙完叫我。”

    等人开始打呼噜了,清宁取了被子给悄悄盖上。

    如今再看严格,只觉得瘦了很多,脸上带着鞋棱角,而且从不打呼噜的人开始打呼噜了,这是真累了。

    她抱着笔记本也做不进去其他,干脆到卧室给宿舍打了个电话,看谁在呢。

    袁园接的电话,“怎么了?”

    “帮我一个忙。”清宁压低声音,“去帮我买个大衣……”

    “妹子,你的衣服还少?”袁园看着外面的大雪,“还这种天非得买吗?”

    “不是给我。帮我买男士的大衣,一米八五的身高,体型比较标准。不挑款式,只要暖和就行。”清宁这么说。

    这说的,“多大年纪的人穿?”

    “咱们的同龄人。”清宁补充道,“贵贱也不论,钱回头我补给你。帮忙跑一趟,然后送到华青佳苑门口,我去取。麻烦你跑一趟,回头请你吃饭。”

    吃饭倒是小事啊,听这意思小丫头那边是有情况啊。

    袁园吆喝,“凑钱凑钱,赶紧的,我身上就剩下五十了。”

    然后拉着王晓和周亚男一块,也没跑远,找了个练摊的,花了八十八买了一件羽绒服,大长款的,黑色的不挑肤色不挑人。

    清宁悄悄的出去,怕关门声吵醒严格,只把门虚掩着,压根就没关。

    小区门口清宁塞了一百过去,“回头我请客,去哪儿你们说了算。”

    “只八十八。”袁园两手一摊,“我们身上的钱花完了……”零钱以后再说。

    “零钱买水果放宿舍一起吃。”清宁又塞了一百过去,“接济款。看有围巾手套要添置的,赶紧买吧。啥时候还我都行。”

    半学期了,都熟悉了。也没人在这上面计较。

    清宁指了指里面,“改天带你们进去。今儿我那不方便。”

    这三个就暧昧的笑,然后就往回跑,“回去陪小情人吧……”

    真不是小情人。

    清宁提着衣服回家,结果悄悄推门进去,结果就愣住了。严格在沙发上睡的昏天黑地,结果季川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对着严格的方向有点苦大仇深。

    见清宁回来了,季川才起身,刚要说话,清宁就‘嘘’了一声,朝楼上指了指。

    季川朝沙发上的人看了一眼,‘呵’了一声,跟着抬脚上去了。

    等人都上去了,严格才睁开眼睛,掀开被子坐起来,把客厅里放着的衣服带子打开看了一眼,笑意就从嘴角蔓延到眼里。然后把袋子原模原样的放好,就继续沙发上躺着去了。哪怕楼上还有一位意外来客,但他心里却无比的踏实。

    有一种东西,叫做信任。

    他睡着前这么想。

    季川是来找清宁说投资的事的,都是购置东西的花销等等等等。

    清宁看账单从来都是一目十行,都这种智商的人,真没必要这个那个的做手脚。

    看了就完了,表示知道了就行。

    一个是告知,这是尊重清宁这个股东给的知情权。一个是听听,听完就完了。

    履行程序嘛。

    说完了,两人大眼瞪小眼。

    季川说:“楼下那个……”

    “哦!”清宁回答的特别痛快,“朋友。”

    季川心想,要是有人问自己是谁,她一定特别利索的说:合伙人。

    好吧,合伙人就合伙人,公事谈完了,该走了。

    他发现这丫头一点跟他说点私人的事的意思都没有。

    不应该是这样的。一般合伙人为了更好的合作,都能发展成关系还不错的朋友。至少也是志趣相投吧。

    他起身就说:“咱们住的近便,有需要帮忙的,你就说一声。”

    清宁有些懊恼,看看季川的身材,跟严格差不多的。借一件衣服也行的。干嘛叫袁园他们大冷天的跑一趟。而且季川这人看起来特别爱干净,大不了给他还一件新的就是。现在说什么就晚了。她心里懊恼,嘴上却应是,然后猛地眼睛一亮,问季川:“你家有多余的吃的吗?挂面蔬菜啥的?”

    季川一口老血,但还是点头:“有啊。你等着,我给你拿去。”

    然后悄悄的下楼,悄悄的出门,没回家,直接去了社区里面的小超市。

    一把挂面,一根火腿,一个真空包装的肘花,一根葱,两头蒜,一把青菜,然后又买了两包方便面,两包苏打饼干。要是不会做,至少后两样东西不至于饿肚子。

    然后给人家送去。

    清宁在门口接的,一看东西就道谢,“没想到你家的存货这么足……”

    姑娘,楼后面就是小超市。

    这话不能说,还得面带微笑,“是啊!我那边冰箱里总是满的。”才怪!

    清宁再三道谢把人送走,回去看看时间,就摸到厨房去了。

    挂面煮出来过了凉水放着,拌上点熟油,不会坨了。

    然后关上厨房门,切了葱花,爆炒了。给葱花里放上水,烧开,然后放青菜。等青菜都软了,从炒锅里把葱花汤倒到汤锅里。吃的时候把汤烧开,浇在面条上,吃起来不冷不热,刚好。然后把炒锅洗干净,炒了个西红柿炒鸡蛋,然后把肘花切了,弄了个蒜汁子,肘花蘸着汁子吃最好。

    她有点笨手笨脚,但不是什么都真的不会。

    以前小老太活的时候,她也帮着老人干活。厨房也是进进出出的,光看也都知道个大概的模子。

    不过就是味道不敢恭维,只能说凑活的能吃。

    严格是饿醒的,醒来的时候,鼻尖萦绕的全都是似有若无的香味,是清宁身上的味道。

    他盖的是她的被子。

    这种感觉叫他瞬间就充满了力气似的,头冒出来睁开眼,清宁已经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抱着笔记本敲敲打打了。

    知道严格醒了,她手上不停,催着他,“去洗把脸。要不去洗个热水澡……”

    “我洗澡。”拉练完真没洗。他起身利索的把碎花的被子叠成豆腐块放在沙发上,进卫生间的时候还道,“我洗完咱出去吃饭……”

    进了卫生间,里面有崭新的毛巾浴巾。

    他带着笑意吹着口哨洗完出来,就看见饭桌上已经摆上饭了。

    西红柿炒鸡蛋把西红柿都炒成汤了,肘花切的薄一片厚一片,不过摆的好看,摆成扇形,另一边放着小碟子,碟子里是蒜汁,酸辣刺激的味道,混着香油的香味。

    再看清宁,从厨房里端着俩冒着热气的碗出来,他赶紧跑过去接了。

    是两碗面。葱花飘着,能看见绿叶的影子。面上面还码着油煎出来的火腿片。

    “你做的?”严格闻了闻,“香!”

    “你当就你会做饭?”清宁下巴一扬,“快吃。”

    汤面味道有点淡,但配着有点炒咸了的西红柿炒鸡蛋就正好。蒜汁子有点酸,严格说,“正好开胃。我就爱吃这种米醋做的汁子……”

    清宁嘴角扬起,不管做了多少,严格都给包圆了,吃的特别香。

    然后吃了饭自己去洗碗。

    清宁泡了两杯山楂茶,靠在厨房门口问:“晚上几点的火车?”

    严格的手一顿,“六点五十……”

    赶在晚上十二点之前得到,“这事一趟快车,不到十点就到了。”

    但是还得从火车站赶到学校,时间肯定很紧。

    清宁看看表,三点半了。最多再能呆一个小时。

    屋里一下子就沉默下来了,只有严格刷锅洗碗的声音。

    “以后别自己做饭吃。”严格打破沉默,“要是周末不想出门,就提前在食堂买了饭放冰箱里……吃的时候……”

    吃的时候怎么样?

    等严格走了一周以后,邮局通知自己取快递。

    看地址是石城,就知道是严格寄来的。

    什么玩意的,叫出租车给送到家一看,是个微波炉。

    把饭买回来放冰箱里,吃的时候放微波炉里一热就行了。

    清宁把这玩意摆弄明白,就问他爸:“一个微波炉现在多少钱啊。”

    他爸哪知道这个啊。

    她妈接了电话,“得两三千吧。”

    往后一二十年的微波炉是跟如今的东西是不能比的。别看是做的美观了,但实际是质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林雨桐就问闺女:“要是想买就买一个。冬天周六周天要是想窝在家里看书,不想出去的话,多买几份饭,回来热热吃是一样的。方便。”

    然后她闺女摸着微波炉就说:“得空我出去买一个……”

    要不然爸妈来了一看这玩意怎么解释?

    突然不想叫人知道这是严格买来的。

    孩子这边说买微波炉,但电话那头的当爸的恨不能雇个厨子在家里伺候着。

    这不现实。

    再怎么悬心,日子该过还是得过。

    眼看孩子要放寒假了,调令下来了。

    好些人都心说:果然!这两口子上面还是有人。

    一个去了商务部,还直接是副司长。

    一个去了计划,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都上了副厅了。

    再下基层,就是正厅了。这回去,得在京城打熬好些年吧。

    这个心理准备四爷和林雨桐都有。两人不着急,在哪里都不过是把自己的本分做好而已。

    有了这几年的时间,孩子也都大了。以后再去哪任职,这真的就没啥关系了。

    两人去的可都是热门的衙门。如今搞开放,搞招商引资,政|绩看的是gdp,所以商务部的地位可想而知。再加上计划,下面跑项目,要跑的就是这么衙门。要是有个熟人在里面,简直不知道便利多少。

    不光是市里请客,就是李书记也以常|委的身份,请她单独吃饭,还‘巧遇’了省z。

    林雨桐一看这个巧劲,就啥都明白了。

    秦北正在筹备火力发电站,但是这个项目送上去一直没批下来。

    如今用电紧张,到哪都是如此。尤其是农村,越是到了天热的时候越是停电。有时候急着用水泵抽水浇地呢,结果就是没点。急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城里也是一样的,分片的限电。

    她隐晦的表示了对电厂的关心,意思就是我会想办法促成此事。

    李书记就笑:“咱们小林是最讲人情的人。”

    这个高帽子戴的。

    吃完饭,林雨桐再三表示,去京城的时候,一定得提前告知一声,“……我来安排……”

    态度拿捏的叫人特别舒服。

    等单独跟赵梅一块了,林雨桐就问她的打算。

    新上来一个肯定得换她的,这个办公室主任,她当不长。

    赵梅有些失落的笑:“还以为能跟着您多干几年呢。”

    “这么的。”林雨桐说,“你先去科技城那边呆着,江山跟我是熟人,你给她做副手过度一段时间,回头京城有合适的职位,我再帮你运作。”

    这可谓是一脚瞪天了。

    赵梅感谢的话都说不出口,这不是一句感谢能表达的。

    林雨桐就说:“咱们姐俩这段时间合作的不错……”

    很干练的一个人。也值得信赖。

    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应酬,清远觉得他最可怜,爹妈倒是在身边呢,可一天三顿饭也就早饭的饭桌上能见一面。

    清宁听说爸妈都能调京城,都开心疯了,“那咱是住这边呢,还是住的离你和我爸上班的地方近便点……”

    “还有清远要上学呢。”而那小区里,是带着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还都是重点。

    省心多了。

    清远在一边呵呵笑,他有啥发言权呢,反正对于他来说,转学都成家常便饭了。跟这边的同学老师刚相处熟悉了,又换环境。

    可姐姐呢,为了配合她,一家子跟着她转移。

    那句话果然没错:世上的爹妈就没有不偏心的。

    被偏心的清宁放了假,反倒是不急着回去了。等着徐强放假,等着毛丽和杨东放假,回去也有个伴儿啊。

    本校还有一个是学土木的,他知道清宁,找过来问要不要一块回家。

    清宁说要等外校的高中同学。

    这几天就是忙着送宿舍的几个去车站。

    有去东北的,有去西南的,有去鹏城的,有去杭州的。反正是天南地北的呗。

    结果那边没等到放假,先把严格给等回来了。没回家,直接带着行李过来了。

    “我爸妈年后就来京城了。”清宁高兴的跟严格分享。

    这个事情严格知道,爸爸打电话说了。

    “那现在呢?”严格放下包,“不得买点礼物回去。你过年不回老家?”

    也对!

    得买呢。

    两人赚了两天,买了两大包的东西,“这可怎么拿。”

    “没事!”严格就说,“有徐强呢。”

    徐强过来看着俩大包东西,瞪眼看严格,兄弟就是被当牛马使唤的吗?

    她背着双肩包,塞的慢慢的。他家没啥亲戚,就给他爸买点东西。解放初双手任命的帮清宁提。

    春运啊!

    简直要挤死人的。

    严格没真想坑兄弟,借了一辆吉普,把这几个都拉上。然后买了站台票,等把清宁送到火车上去。

    后悔死了,该坐飞机的。

    他开车,徐强坐副驾驶上。

    后面塞了四个人,除了清宁毛丽杨东,还有杨东的女朋友白荷,这姑娘是白城的。到了秦市就相当于到了白城了。两地通着公交,很方便。

    严格帮清宁提着包,徐强干脆帮毛丽拿了。杨东一个人拿着他跟他女朋友两人的,她女朋友连个随身的小包都挂在了杨东的脖子上。

    检票之后,我的天啊!人群跟潮水似的马上就涌动了起来。

    徐强还怕走散了,不时的喊一声:“跟着我,跟紧了……”

    个子高有好处啊,能挤的进去。

    把行李放车下,然后徐强先挤上车,严格把行李往里递。这才催着清宁赶紧上去。

    五个人的座位是挨着的。

    徐强叫清宁靠着最里面的窗户坐,然后他自己靠外坐着。

    严格趴在窗户上一看,这才放心,朝清宁挥手,“小包里是吃的喝的,路上拿出来吃。”又把大衣脱下来塞进去,“晚上冷,搭在腿上……”包里的衣服也拿不出来,人都挤满了。

    外面多冷啊。

    清宁皱眉:“你穿上。”

    “我一会子回车上。真不冷。”严格肃着脸,“你听话一次行不行?”

    白荷说杨东:“你看人家男朋友多好。”

    谁男朋友?

    这么多人吵吵把火的,清宁没法说,只催他:“那你赶紧走。”感冒了就不逞能了。

    严格看着清宁,突然就笑了一下,然后猛的就朝后跑去,清宁趴在车窗上看他这是干嘛去了,结果就觉得徐强用胳膊肘子捅她,然后听她说:“这儿呢?”

    哪呢?

    一扭脸,严格站在边上。跟坐在徐强边上的一个小伙子嘀嘀咕咕,然后塞了一百块钱过去。

    紧跟着两人就换了票。那小伙子拿了严格的站台票,严格拿了那小子的票。

    徐强自觉的坐在最外面,严格挨着清宁坐了。

    “您干嘛?”清宁觉得严格一定是疯了。

    “我陪爸妈过年去。”他爸妈今年说是年三十才回京城。可现在才腊月二十。还有十天呢。自己回来陪父母,回不回京城再说。然后掏出手机给人打电话,“你跟奶说一声,我去看我爸了。车在停车场,哥你抽空开回去。”

    然后就笑眯眯的看清宁。

    清宁明白了,他就是临时起意的。

    两人对视一眼,谁都没说话。

    严格拿着短信编辑短信,然后清宁的手机响了。

    看了一眼是严格的,就看了他一眼,才翻看短信。

    他说:不想看着你离开,就只能跟着你走了。

    清宁耳朵一红,把手机放兜里,趴桌子上装睡去了。

    那边杨东却问严格:“怎么弄到的票?”

    “他到下一站就下车,车票只十八块,站两个小时也就到了。我给了他一百,他自然就让了。等会儿列车员过来,我再补票不就完了。”把差额补上,反正是占了一个坐。

    还能这么操作?

    好吧!其实是可以的。

    关键是你得有钱且舍得花钱。

    从京城坐火车回去,快的得十四五个小时,慢的得十□□个小时。

    不巧的是,这趟车是慢车。

    如今是下午两点半,怎么也得到明天上午十点多十一点吧。这还没考虑晚点的事。火车其实大部分都会晚点的。尤其是春运。

    路上这么长的时间怎么打发。

    玩扑克。

    毛丽算一方,徐强算是一方。杨东和白荷出一个人,然后大家默认,严格和清宁出一个人。

    杨东玩,白荷挎着他的胳膊枕在他的肩膀上小鸟依人的。

    杨东一边整理牌,一边说,“桌儿,你就叫你男朋友玩。你不能上场啊。你要来,咱就没法玩了……”算的精的跟啥似的,谁跟她玩都得输的当裤子。

    清宁恨的牙痒痒,可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不能拆台。

    严格眼里就带笑了,没解释虽然不算是默认,但这好歹算是一个好的开端。

    毛丽是个玩啥都特别认真投入的人,侧着身子把牌挡着的严严实实的,好像怕白荷看了给杨东指挥似的。

    徐强玩的最随意,看看杨东,看看严格,不能不说让人有点羡慕了。

    严格是一边玩牌,一边偷眼看清宁,见她拿着一本书,瞟了一眼书名——人性论。

    这玩意好像有点深奥。

    白荷就观察这个省状元,然后就问:“人性论……说啥的?”

    清宁对着这漂亮姑娘张嘴闭嘴半天,才道:“就是说人性的……”

    这姑娘一副了然的样子的点头。

    毛丽‘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然后掩饰般的道,“我真是被自己蠢笑的,刚才应该走对子的。”

    白荷的脸瞬间涨红,她觉得毛丽那句‘我是被自己蠢笑的’,是在嘲讽她。

    拽着杨东的胳膊就用劲了。

    杨东被掐的生疼,然后看了一眼故作严肃的毛丽,马上就了然了。他这么安抚女朋友的,“你好好跳舞就行了。那什么人性论,只拿着一页也看不进去。就是跟你讲,你其实也听不懂。真的!”

    毕竟在高中的时候,清宁就爱看这些古里古怪的书籍。大家都熟了,清宁说话也就不怎么含蓄了,每回人家一问,她都说了:“别难为你的智商,也别难为我的口才。你听不懂暴露了你智商的缺陷,却也显出了我口才的短板……”

    相互打趣,彼此挤兑,就看谁说的更刻薄。

    清宁那一张嘴,刻薄起来也是没谁了。

    相比而言,回了你一句就算是给面子了。

    毛丽不是嘲笑谁,她就是想起以前高中时候在一块一边做题一边斗嘴的事了。

    杨东觉得解释明白了,觉得没啥好计较的。事实上清宁看的就是类似于反正常人类的那一类书。跟她一个学跳舞的,说深奥的哲学问题,她真听不明白。当然了,自己这个学体育的,也听不懂。

    可这姑娘却觉得受到了伤害。

    开始拉着脸了。

    清宁觉得特别没意思,我看本书也成了你们闹别扭的罪魁祸首了。

    毛丽一瞧,这不行啊。多尴尬是不是?

    天色暗下来,牌不大了。拿吃的出来,在嘈杂的环境下开始吃东西。

    火车上的饭还是不吃为好,那个味道真不敢恭维。

    然后兜里带的吃食不少。

    “泡面吃吗?”严格问清宁。

    “吃饼干,拿几个橘子。”吃个泡面,汤汤水水的,怪麻烦的。

    但是其他人要吃泡面啊。

    尤其是男生那么大的个子,不吃点主食老觉得肚子里空着。

    徐强和严格都买了肉食,卤肉、鸡爪子,酱猪蹄这些。

    几个人分着吃了。

    毛丽买了一堆的茶叶鸡蛋。清宁吃了一个。

    “要不你喝点汤。”毛丽作势要端碗。

    严格把他的往清宁那边一推,跟毛丽道:“你吃吧。这儿有,小心洒了……”

    跟严格是打小都习惯的。还上幼儿园就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他吃她剩下的,她偶尔也去他碗里尝尝味儿。

    所以,喝别人的会觉得违和,喝严格的并不会。

    白荷陪陪撇撇嘴,叫她吃她不吃,却偏吃男朋友的。

    显恩爱呢?

    谁没男朋友似的?

    白荷就说杨东:“我尝一口……”

    啥?

    杨东看看手里的一半鸡蛋,这有啥可尝的?不都是一个味儿!

    毛丽还以为人家姑娘不好意思吃,毕竟东西是她的嘛,就说:“吃吧。买的多了。别跟我客气……”

    杨东跟着点头:“班长不是外人。咱都是自己人。别客气。”说着就拿了一个塞女朋友手里。

    清宁憋着想笑,心说:桌儿,你把你剩下的那一半塞你女朋友嘴里不就行了。

    不过显然,头一次谈恋爱的愣头青并没有get到女朋友那个点上。

    严格凑到清宁耳边:“去厕所吗?”

    清宁摇头。

    严格低声道:“要去跟我说一声,一个姑娘家别自己上厕所。”

    这要你说?我出去得从你身前过吧。

    因为杨东女朋友的事,气氛有点尴尬。

    毛丽深吸一口气,调动气氛,拿着扑克,“我给大家算一卦怎么样?”

    “能算姻缘吗?”严格积极响应。

    连徐强也把耳机取下来,“怎么算?”

    毛丽:“呃……”

    小伙子们,你们的反应很说明问题哦!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86.悠悠岁月(10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