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87.悠悠岁月(10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87.悠悠岁月(10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2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87.悠悠岁月(10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04)

    觉得小伙子们都挺有想法的毛丽拿着牌开始切, 那边白荷也顾不得恼了, 凑过来, “怎么算啊?准吗?”

    当过班长的毛丽对这种有点公主病的小姑娘最有办法,马上把手一拍:“妹子, 准不准的试试不就知道了。要是算出来杨东不好,你马上把他踹了。咱们学校的好小伙子多着呢。不定多少人排队等着给你当牛做马呢。”

    白荷马上露出羞涩的笑意:“哎呀!你胡说啦。”

    好吧!

    这就好了。

    看!我要是个小伙子一定能哄一串女朋友回来。

    所以鄙夷的看了一眼杨东, 班长就是班长, 不服不行吧。搞定你女朋友, 分分钟的事嘛。

    杨东白眼一翻,对她这种骗人的伎俩一点也看不上。

    但他看不上, 有人能看上啊。

    严格就催呢:“怎么算?要我报生辰八字吗?”

    小帅哥, 西方人好像没啥生辰八字。

    扑克本也不是咱们的东西吧。

    毛丽笑的特别淡定,切牌十五次之后, 把牌分成了四堆, 整齐的摆在小桌子上。

    白荷配合的把桌上的东西都扒拉到她跟前给腾地方。

    毛丽心说:看!小姑娘还是得夸!你一夸,她就懂事。

    这边嘴上却跟严格说:“从左到右, 依次从中抽取一张牌出来……”

    然后严格看了清宁一眼,谨慎的抽了一张,都不敢看,怕不灵了。

    毛丽接过来就直接翻看,清宁瞥了一眼,是一张红桃a。

    代表啥意思呢?

    “你有了喜欢的人, 而且特别特别喜欢。只是你们的关系跟你的喜欢程度刚好相反, 也就是说, 她给你的回应……”她伸出手,用大拇指点在小拇指尖尖上,“只这么一小点……”

    严格特别坦然的点头,差不多有点意思吧。

    清宁却看明白了。

    这红桃代表的是跟异性之间的情感。而a,从一方面说,它代表顶尖。从另一方面来说,又代表一。

    能像是毛丽解释的,情感顶尖,但关系才一点。

    反之亦然,也可以说是情感一点,却关系亲密。比如貌合神离的夫妻。

    总了归齐,怎么解牌还是得察言观色。

    毛丽之前并不认识严格,最多只是知道有个叫严格的男生在京城,上高中的时候常给清宁写信。班里收发信件的是她这个班长嘛。而作为同坐的杨东也肯定是耳闻过这么个人。

    见倒是头一次见。

    但见到严格临时上车,追着回秦市。说感情很深,这肯定没错。而清宁呢?有没有明显的回应反正他们不是很看的出来,但要是没点好感也不会严格说什么是什么。所以,关系的进展,应该是有一点才对的。

    所以说,在描述两人的关系的时候,她从另一头说,按最小的数字衡量,就是一点。

    毛丽说完,看了严格一眼,见他没提出反对意见,就示意:继续。

    第二堆牌,严格抽了一张黑桃a.

    毛丽眉头一挑,马上惊叫一声:“哎呀呀……”

    “怎么了?”是牌不好吧。严格瞬间坐直了,“黑桃……黑桃——a怎么了?”

    毛丽叹气:“这表示反对者不少啊,而且还特别的坚决。但是呢……也不是不好,毕竟反对者跟你们的关系也只有一点点……”

    严格表示自己懂了,就是跟自己和清宁不怎么有关系的人反对的声音有一大票。可这应该没啥太大的影响吧?

    这会子他想着,谁会这么坚决的持反对态度呢?

    情敌!

    一定是情敌!

    这会子还没凑到跟前没来得及跟清宁建立更深刻关系的情敌。

    他严肃的表示感谢,要抽下一堆。

    然后这回抽出来直接看了,然后特别惊讶于自己的手气,手里捏着的是一张梅花a。

    徐强就笑:“梅花代表什么?”

    毛丽接过去,觉得这没法算了,但还是故作高深的说:“同情者……”

    哦!

    懂了!

    大家都懂了。

    白荷特别激动:“就是说同情严格的也很多,而且特别特别的同情。但是吧,这些人跟他的关系也就一点点,只一点点……”

    毛丽干咳一声,都会了!这叫人多尴尬。

    她夸白荷聪明:“你真不该学舞蹈。要好好学文化课,不是青华也该是b大。”

    白荷扬起小下巴,“那是!我爸也这么说。”

    严格就摸下巴了,我这日子到底是咋过的,咋这么多围观的。

    白荷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问严格:“你该不是电影学院戏剧学院的吧,将来一准成了大明星。”

    挺有道理啊。

    毛丽要是不知道严格在军校,她真会这么解释的。比如那明星,谈个恋爱粉丝就要死要活的,这个不配那个不合适的。

    跟牌面的显示简直不要太契合。

    严格严肃的摇头,“我是成不了明星的,但她许是行……”

    美女科学家的头衔,不要太耀眼。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崇拜喜欢吧。

    要清宁真有那么一天,只要真有那么多人喜欢她……严格笑,笑的能晃花人的眼,只要真有那么多人喜欢清宁,那这些人是讨厌自己还是喜欢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毛丽的卦算的真好。

    他抽最后一堆牌,“回头请你吃好吃的。”这卦资得给。

    毛丽心虚啊,有种骗吃骗喝的感觉,然后手按在最后一堆牌上,“我再切一下……”要是再抽到a,自己就不用混了。

    然而并没有卵用。

    严格自己看着手里的这张方片a,都无语了。

    清宁差点笑出来,脸扭向窗外。

    夜幕降临,车厢里的灯亮着,所以车窗上映出来的还是车厢里的像。

    毛丽的内心是崩溃的:“方片——a——”

    众人听到了咬牙切齿的感觉。

    毛丽说:“方片代表男性。”

    毛意思呢?

    毛丽不能按照套路解释,舌尖一转,这么说:“这代表你们两人之间,有这个男性必须要逾越。这个男性跟她的关系是顶尖的亲密,如果你跟她要发展关系,那你得努力,你跟他的差距是,他在山顶,而你刚从山脚往山爬了……一点点……”

    这个男性是谁?

    白荷就笑:“强有力的追求者?”

    才不是。

    严格和清宁对视一眼,两人心里同时有了答案。

    严格:她爸!

    清宁:我爸!

    好吧!

    “算的挺准的。”严格这么说,然后看徐强,“试试?”

    毛丽双眼亮晶晶的,脸上就差点写着——算吧!算吧。

    不给我一次机会,我的招牌就砸了。

    徐强轻咳一声,“那就算吧……”

    毛丽利索的把牌一收递过去,“你切牌,只切三下……”

    程序上不一样吧。

    然后徐强切了三下递过去,毛丽切了五下,把牌直接分成了两堆,“抽吧……各抽两张……”

    杨东白眼一翻,还不是一个意思。换汤不换药的,我当你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结果徐强抽走两张,毛丽就跟个神棍似的,把剩下的牌拿去摆除了奇怪的造型。

    这下大家真看不懂了。

    然后毛丽拿走徐强手里的牌,在里面加加减减不停的腾挪位置。

    清宁盯着看,很快就看明白了路数。然后又扭脸,都是些障眼法。

    毛丽才不管清宁这个非人类怎么想了,她轻咳一声:“……你这个理想的对象其实已经出现了……”

    咦?!

    清宁看徐强:你不是看上我姐了吗?

    徐强露出几分惊讶:“出现了?”这一学期可没交女朋友,虽然有两个姑娘跟他告白过。但一个呢,属于白富美,跟清宁这种理性的姑娘又不一样的,一看就娇气的需要人捧手心里的那种。他不是说不愿意把喜欢的姑娘捧手心里,而是吧,特别害怕这种时时刻刻的想叫人哄着的。他想起他妈,自家老爸这人怎么样?当年为了护着老婆进去了十年。可结果呢?自家那妈还不是挡不住几句甜言蜜语。靠着甜言蜜语过日子的,他伺候不了。另一个呢?特别活泼,大大咧咧的。这姑娘也挺好的,但是吧,这种姑娘当哥们行,但当女朋友……反正这姑娘表白后,两人没成,反倒真成了哥们。然后人家姑娘转身又跟别人告白去了,考完试人家甜甜蜜蜜的腻死个人。还有那个白富美姑娘,据说也接受了别人的追求。

    好吧!自己想的没错,所谓的喜欢啊爱啊,也不过如此。

    但现在这神棍姑娘却说自己命里的小仙女出现了,这个……虽然真不怎么信的,但又特别想好好问问。

    然后就真的问了:“详细说说……”

    杨东那俩眼珠子都快翻出来了,媒婆都不如毛丽。本来没心思的,都被她勾出心思来了。

    坏姑娘!你胡诌出来的东西就是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的禁果。

    毛丽嘿嘿笑着:“虽然吧……这个命里注定的人已经出现了,但是想修成正果呢,却也不容易。前路坎坷啊……至于怎么坎坷……我现在这水平,只能看到这里了……”

    白荷就问徐强:“准吗?准吗?”

    徐强比较懵啊:“准……吧?”

    大概准,就算是准吧。

    杨东就说:“听她忽悠。她是咋算算,叫她解释解释……”

    毛丽一副看白痴的样子,“凡人一边去。”

    杨东不干了:“那你给我算算……”看我不拆穿你。

    毛丽展颜一笑,扭脸看白荷:“一天只三卦,剩最后一卦了,你来还是他来。”

    “我两问姻缘,不是一回事吗?”杨东瞪眼,然后又认怂的对毛丽挤眉弄眼,意思是:别坏我好事啊。

    毛丽咯咯咯的笑:“是不是一回事这可说不好。人家姑娘这么漂亮,人生路又这么长,前面不定多少好的等着呢……”

    白荷眉开眼笑:“给我算!给我算!”一巴掌推开杨东的咸猪手,“边去。”

    毛丽这回改看手相了:“……哎呦!事业线这么好,你这将来是要成名成家了……爱情线也长……”她看了杨东一眼,才又道:“不过也不是太好,做你的男朋友一定很辛苦,你看这一路走来,都是枝枝叉叉的,这都是情敌啊……到了七八十岁,依旧有痴情人守护……”然后又感慨,“果然漂亮姑娘就是不一样……”

    白荷美的什么似的,又不好意思,又带着几分得意,斜眼看杨东,“听见没?对我好点!要不然一大票的人排队等着呢。”

    严格真心觉得清宁这样姑娘做女朋友好。要真是杨东女朋友那性格的,自己得见天的想自杀。

    笑笑闹闹的,夜就深了。

    十点一到,头顶的灯就关了。只剩下中间的小灯亮着,方便乘客来回走动。

    车厢里塞满了人,又挤挤挨挨的坐着,所以并不觉得有多冷。但清宁头一挨着车窗玻璃,就觉得寒气往身上钻。睡的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扶自己的头,睁眼看是严格,他说:“靠这边……”

    然后她身子一歪,挤开他碍事的上身,直接趴在他腿上睡了,“后半夜我换你……”

    严格把大衣给她盖身上,‘嗯’了一声,却眼睛亮晶晶的一夜都没眨。

    徐强头朝后仰着,枕在靠背上也能睡。这可比在大客车的座位上睡觉舒服多了。

    而对面三个。杨东很白荷换了座位,因为靠外的位置是趴不到火车的小桌子上的。白荷趴在他腿上,瘦瘦的女朋友不占地方,腿上趴个人,他一样能趴桌子上。然后毛丽先是靠着车窗,然后半夜受不了这个寒气,扭身寻找热源,于是十分舒服的趴在杨东的背上。

    三个人给叠罗汉似的。

    天不亮的时候,到了一站有人要下车,车厢里嘈杂了起来。

    然后杨东是怎么睡怎么难受。下面那个不停的拱一下,寻求更宽广的空间。可上面那个,睡的死沉死沉的。

    徐强醒来,跟严格两人紧盯来往的人。

    就怕谁顺手牵羊,把几个人的行李都拿了。

    等小站过了,车厢里空了一些了。

    徐强掏出一个烟出来递给严格,严格指了指趴在他身上睡的正好的清宁,“他鼻子太灵……”

    所以不敢学抽烟。

    徐强失笑,起身去两节车厢的接茬处吸去了。

    烟头的火光明明灭灭,突然就觉得寂寞。

    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事吧。有时候谈恋爱,真是因为爱情吗?

    就比如对面那杨东,喜欢他女朋友呢?还是需要个女朋友?

    分不清楚吧。

    天蒙蒙亮,车厢里就喧闹起来了。这么睡一晚上,谁都不舒服。

    杨东觉得自己胳膊不是胳膊,背不是背,腰酸背疼说的就是他这样的。

    趁着女朋友还迷糊着呢,他瞪毛丽,“你该减肥了。”

    要你怪!

    毛丽白眼一翻,找出手帕小心的用矿泉水打湿,擦了一把脸。

    清宁给每个人塞了口香糖,然后看严格:“你睡没?”

    “睡了。”严格拿包里的湿巾纸给大家递,又低声问清宁:“去厕所吗?”

    不去!这会子肯定是人最多的时候。

    那就不去吧。

    这一憋,就憋到十一点车到站了。

    下了车不急着检票出去,先去厕所。先女生后男生,然后六个人才分着拿行李往出走。

    徐强想顺便买回县城的票,秦市下雪呢,汽车并不安全。做火车最好。

    结果车票卖完了,站票没有,站台票买不上。

    清宁就说:“先跟我回家吧。我们家今年肯定回去过年。要不一起走,要是我们走的晚的话,送你跟严格回县上,车票叫我爸帮着弄。”

    严格也说:“一起走呗。明天雪要是停了,叫我爸打发司机过来接咱们也行。”

    于是林雨桐一开门,就看到三个孩子。

    三人没叫家里接,找了出租先送了毛丽到家,才回来的。

    杨东是先送女朋友回白城,然后才回家。

    出了车站,六个人就分了两拨。

    到家的时候,都十二点半了。

    “快进来。”林雨桐让开位置,“先去洗澡换衣服,收拾好了就吃饭。吃完饭睡觉去。”撸袖子下厨房,给孩子做饭去。

    清远跟两人都熟悉,带两人去他卫生间,帮着拿梳洗用的东西。然后还从衣柜里翻出衣服,睡衣款的,“我三伯送来的,我爸都穿不过来。都是新的……”很热情的小住人。

    叫孩子们吃了饭,分了房间去睡觉,徐强睡客房,严格去清远的屋里去了。他以前睡午觉都是跟清远共享一张床的。

    清远在外面看电视,“……怎么严格哥也回来了?”

    清宁含混:“回县城,跟徐强都没买到票……”

    然后她妈一拍手:“我打个电话订票,然后咱明儿也回。”

    “是不是有点早?”清宁这么问。

    林雨桐就说:“给小老太脱孝服……这事还没办呢。年前回老家,顺便把这事给办了。”

    哦!

    应该的。

    四爷回来的时候都晚上了,然后看见沙发上一排孩子。

    他心情挺好的,跟俩小伙子下棋,问问在学校的事。

    严格一想起那个卦啊,就浑身都绷紧了。这就是个站在山顶的男人,要逾越他?

    唯一能说的是:我会努力的!

    可能这努力并没有什么卵用。

    林雨桐订了车票,但其实还是没车票。是走了关系,进是从特殊通道进去的。所以并不拥挤。坐的也是工作人员的休息室,反正十几分钟就到站了。

    外面雪下个不停,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火车比汽车可安全多了。

    到了车站,老三来接的。

    刚开始还担心坐不下,徐强就说:“三叔,到了家门口了,我自己能回。”

    老三就骂:“废什么话?快走。”

    然后众人就被带到一辆崭新的丰|田旁。

    小面包车,能坐六到八个人。挤一挤十几个人也能挤得下。

    严格就说:“三叔,这是新买的吧?不错啊。”

    老三拍了拍严格的肩膀,眉飞色舞,“小子!有前途!”

    先把徐强送到小区门口,严格家还住老地方,两家门对门,一起走。

    史可接到孩子的电话,高兴的什么似的,站在楼梯门口等着。

    见了林雨桐就说:“这小子又麻烦你们了。”

    “是清宁麻烦了严格才对。”两个当妈的相互客套。

    英子昨儿接到电话,说他们会回来,今儿天不亮就过来把房间都打扫出来了。

    “我回来打扫就行。”林雨桐就说,“半夜起来进城,还下雪……”

    “没事!”英子就说,“晚上其实我们大部分时间会到县城来。有暖气就是舒服……”

    但白天会回家。

    如今是清平带着放寒假的清安,就在县城住。

    清宁帮着整理拿回来的行李,她妈跟姨妈商量脱服的事。他爸已经被明光约出去了,连在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林雨桐的意思,这事不大操大办,不声张,就自家人脱服就完了。

    英子却说:“不大办也行。但是当时谁给披麻戴孝了,就得把人家给叫上。要不然人家头上压着一层孝。这要是家里顺顺当当的还好,要真有个啥不顺心的,人家回来得找事的。”

    说着就叹气说:“别人不说,就说爹。爹当年收了个干儿子。葬礼的时候你不是见了吗?人家正儿八经的披麻戴孝的。可二哥不是急着给小军结婚嘛,要办喜事,家里还守着孝,这不是早早的给爹都脱服了吗?”

    有这个事,当时林雨桐跟四爷回来了一趟,拢共呆了不到半个小时。

    穿着孝服去,在陵地里磕了头脱了孝服就又回来了。

    这算是把身上的孝脱了。

    再办喜事就没忌讳了。

    英子就说:“当时二嫂就没给这干儿子家说,结果前几天,听二嫂说,人家找来了。说是家里啥都不顺。出门摔跤,过了门槛能摔掉大牙,在自家低头栽了个跟头,能把胳膊腿儿给摔的骨折。他说哪哪的都不顺。结果找了神算子给算了。人家说你这头上有孝压着呢。然后人家就来问了,说是不是给爹脱服了?二嫂就说没惊动你……人家就说,这叫啥惊动?这不是惊动不惊动的事。人头上压着孝呢,你说着压在头上能好。最后二哥二嫂没办法,哪怕人家是因为这事没通知他故意过来生事找茬的,他们也得接着。又是弄了全羊全猪全鸡鸭,正儿八经的叫人家祭奠然后设席摆菜……才把这事给了了……”

    所以说,农村的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复杂。

    林雨桐都头疼了。

    要说这披麻戴孝的,那可就多了。

    林家成披麻戴孝了,林大娘披麻戴孝了。

    还包括了何小婉,赵爱华以及赵爱华家的俩儿子。

    可这些人跟金家镇没啥关系了。可要从有些习俗上来说,人家身上真的就是压着孝的。真要找事……叫大家评论起来,还得说金家不地道。

    还有这几年越发不来往的齐家人。一个村住着,还一大家子,当年可是他们自己披麻戴孝的。不跟人家说一声行吗?

    真不行!

    你得跟人家说,说了之后人家来不来的,那是人家的事。

    别叫最后怪到自家头上。

    农村的人情世故,比想象的要麻烦的多。

    那就只能该通知的通知,把脱服的日子,定在腊月二十六。

    过年要准备的东西很多,这席面也就顺手准备起来了。

    到了正日子,该来的就都来了。

    比较尴尬的说。

    何小婉是大家已经习惯的神奇存在。

    但马小婷和赵爱华同时出现,就叫人不怎么习惯了。

    何小婉还有心情评价别人,她跟英子嘀咕:“老五家那俩娃,都是狼崽子。你说赵爱华这几年做的咋样,亲妈做的都没人家好。结果呢?你看看,那俩孩子见了赵爱华跟见了仇人似的……”

    没错!马小婷回来了,然后俩娃又常跑老二家蹭饭了。放了寒假想把孩子塞过来,英子就把清安都送县城了。

    意思就是:没空!

    孩子小,你说大人教的不懂事也就罢了。

    老五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为了这俩娃,老四跟桐帮着赵爱华家俩娃安置工作,帮着找出路。为了这俩娃,赵爱华要是忙了,也把孩子往这边放,因着那是后妈,英子不光不能说不让,还得对孩子好,好的叫赵爱华觉得,她不能也不敢对孩子不好,这俩娃是有人护着的宝贝疙瘩。

    可结果呢?

    马小婷一回来,一朝回到解放前。

    谁是好脾气的?

    英子就不搭理马小婷。村里也没几个搭理她的。

    倒是赵爱华,撸袖子干活,跟村里这些小媳妇大媳妇都熟悉。说说笑笑的,半点都不在意。

    说起她家的孙子,又吆喝着叫大家给她家吴双瞅对象。

    齐家人来了,话里话外的,还是说没活干之类的事。林雨桐和四爷听着,一耳朵进一耳朵出。

    忙忙叨叨的把这事了了,才算完。

    回县城的时候老三叫清辉:“过年也一个人过?不回去是不是?”

    清辉摇头:“不去!”

    “那你要咋的?”老三都折腾的没脾气。

    清辉就看外面停着的那辆新车,眼神一个接着一个。

    老三气的啊:“跟我走,过完年车就给你。”

    然后清辉麻溜的窜到车上去了。

    但到了家,不在老三那边住。住楼下这边,跟清平和清安住。

    清平就说他:“你要车干嘛?”

    清辉跟他大姐说:“当客车用啊。沿线一路乡镇往县城拉客,不少赚钱的。”

    还是想着挣钱的事。

    但是清辉今年十四了,过了年才虚岁十五。

    这年纪能开车吗?

    她不懂这个,不过有人懂啊。

    徐强懂。听说他初中高中就跟着人跑大货车了。

    打电话去徐强家,他爸在他上大学之后,就咬牙安装了电话。三叔不在家的时候,徐叔常过来照看,给自己留个他的号码。

    本来想用家里的电话的,但想想清辉和清安还在家,说这个不合适。

    自家县城的房子是从三叔那边拉过来的线,挂着分机。打和接都行。但要是跟徐强打电话,万一三叔那边谁拿起电话不就都听见了。

    她起身拿了钥匙,拿了ic卡,去外面打电话。

    徐强在厨房呢,听了电话响接起来,却没想到是清平。

    她问:“现在有空没?要是忙的话就算了……”

    徐强看看厨房的方向,锅里油滋啦啦的响,“你来我家吧。我正炸豆腐片,不太会弄……”

    清平的脸有点红,觉得这大概真是自己给自己找借口,就是为了跟他见一面吧。要不然,清辉能不能开车,这事三叔难道不清楚?

    自我都写懊恼,但还是去了。

    隔得不远五分钟就到了他家。

    开了门,一个门里一个门外,都有点愣神。

    徐强就笑:“正想找人帮忙呢,然后你就打电话过来了。赶紧的,搭把手。”

    尴尬的气氛瞬间就消散了。

    清平洗了手就去厨房,见他把豆腐都切成片了,薄厚也还算匀称,就又开火烧油,炸豆腐片油得热。

    徐强在厨房门口坐在小板凳上削萝卜。

    “还准备炸丸子吗?”清平回头看了一眼,“就两人,不用这么多吧。”

    “我不在,我爸吃饭老凑活。”徐强看着清平就笑,“做好放冰箱里冻着,回来热热就是一顿饭。”

    哦!

    “你是有啥事吧。”徐强问清平。

    清平把事说了,自己都觉得尴尬,“……我管的太多了……”

    徐强认真的看了清平两眼,像是知道她为什么来似的,跳过这个实际上真没啥关系的问题,说起了别的,“我宿舍有电话,我把电话号码给你。要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就行……”说着又道,“还是我给你打吧……”

    小区里好像有ic电话,他就说:“你写完作业出来最好出来跑一圈只当是锻炼了。也不算太晚吧。”

    “哦!”清平就说,“要考体育的。九点半我都出来跑步的。”

    “那九点四十,我把电话打到你家楼下的那个ic电话上。”他这么说,然后停下手里的活,“你要是有不会的题,也能问我。”

    清平‘啪’一声,把火关了。

    心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所以怕把豆腐片给炸焦了。

    徐强低头继续削萝卜,“我觉得你还是考到京城……比较好一些。你上大一的时候,我该大四了,那时候时间相对自由。”而且,我毕业之后没想着找啥工作,打算自己干的。所以,我有大把的时间……

    我可以去找你。

    清平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默默的帮他把豆腐和丸子都炸完了,才从他家出来。

    然后他就默默的跟在后面,直到自己进了小区。

    清平回家对着镜子摸摸脸,有点烫手。懊恼的很,为什么什么话也不说呢。真跟个傻子似的。但要是矜持就矜持的彻底多好。可结果呢,这张脸红成这样,心里那点事全都出卖了。

    他一定知道了自己喜欢他的事。

    怎么办?

    给人的感觉有点上赶着,是不是不太好?

    清宁找清平玩了两次,见她动不动就愣神神游天外,心里就有些了然。

    叫了严格找徐强出来玩的时候就说他:“你不是不叫我跟我姐说啥吗?看着样子,你还是说啥了?”

    我不说,她心里就不想吗?

    她自以为隐藏的很好,但自己还是看的出来。

    胡思乱想看着她分心,还是刺激着她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哪个对她更好?

    其实徐强自己也不知道。

    找再多的理由,似乎也不能解释自己当时为什么就那么说了。

    他自己回头想想都觉得不能理解。

    说是情难自禁好像又有点矫情。

    “解释不清。”他这么说。

    好吧!

    你说解释不清就解释不清吧,事实上的确有很多事情解释不清。

    但是再跟清平聊天的时候,清宁就说了:“……反正大学里,各种的爱情传奇都有。我隔壁宿舍的,那姑娘可了不起了。当年没考上重点高中,是花了赞助费进去的。然后高一的时候看上高三的一个学长,喜欢的不得了啊。后来学长考到我们学校,那个土木专业的。这姑娘从高二开始,奋起直追。然后也考进我们学校了。你说那姑娘厉害不?”

    清宁没说完的话是:厉害有什么用呢。当年两人在高中的时候就有点小暧昧,姑娘以女朋友自居,追着学长来了。可学长却在大学里,碰上了更心仪的姑娘。

    遗憾吗?

    有点吧。

    但就像是那个姑娘说的:后悔吗?

    绝不!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87.悠悠岁月(10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