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89.悠悠岁月(10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89.悠悠岁月(10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2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89.悠悠岁月(10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06)

    严厉晚上过来, 也跟四爷说这事。

    “咱这撤县升市, 已经批了。三个月后挂牌。”严厉恼的不行。

    即便不是地级市, 但一二把手至少也是副厅。坐地就升一级的好事, 等闲几个人能碰到?

    结果呢?

    好好的干着呢, 那边妹妹打电话来说,老太太检查出来有点老年痴呆的征兆。

    你说当儿子的, 回是不回?

    不回老太太能不停的嘟囔念叨, 那意思就是,病情还会加重。

    可要是回了……这几年的历练不说白练了吧,也差不多。

    急着回去, 能找到什么顺心的岗位?

    四爷就说:“该运作的还是要运作,你这个情况有些特殊……”不能说人家为了父母回去不对。相反,四爷倒是觉得这种情况下,依旧是没有留恋这边马上就迎来的变化,哪怕是三个月都不愿意等, 急着回京城, 算是难能可贵的。但严格能顺利的走仕途, 当初能顺利的下基层,背后不可能没靠山。该寻求帮助的时候就得寻求,用自己的位置跟他们交换一个在京城差不多的职位,应该也不算是难事吧。

    严厉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也正是他为难的地方。

    他顺利的入仕, 自家老爷子的学生当年是帮了忙, 这一点没错。但这样的关系并不怎么牢靠。他身后出力的, 主要是媳妇的娘家。

    史可是大夫,跟他谈恋爱的时候是军医院的军医。可等真结婚的时候才知道,人家上上下下一家子,都是军医院这个系统的。老丈人、丈母娘、大舅子、小舅子、小姨子甚至包括连襟,都是这个系统的。按说是给自己提供不了帮助,但是大舅子娶的媳妇了不得,是一位军界大佬家的闺女。

    这也就是为啥儿子当初说考军校,他连犹豫都没犹豫的主要原因。

    一是军|政分不了那么清楚。二就是政有自己铺路,军那边呢,有孩子他大舅妈的关系在。他甚至还觉得儿子这条路选的聪明。别清高的觉得求人怎么了?

    这又不丢人。

    亲舅妈真不是多远的关系。

    咱也不是求人家把自家拉扯到什么位子,只求着机会比别人多些,弯路少走些,有人关照就行。

    但也正因为真正有实力的不是老丈人家,而是自家媳妇的嫂子的娘家。所以,这些关系不到要紧的时候不想用。他还想着把机会留给儿子。不能屁大点事都求到人家门上去吧。

    人情这东西,用着用着,就薄了。

    就跟大家的银行卡似的,只取不存,早晚会见底的。

    两人坐在一块,一人一杯啤酒,严厉也没啥瞒着的,把这些关系隐晦的说了一下。

    四爷这才了然,心里却思量着严厉的话。

    严厉说这些,是对自己的信任。但另一方面,跟自己透这个底子,也是想通过自己的嘴,捎一些话出去。

    捎话给谁呢?

    给江汉。

    当初桐桐把江山引荐给严厉,就是把底子透给严厉了。

    而如今,严厉不能再这地方呆了,要走人的话,这地方有江家连同其他人家的产业在,是不是从哪一方面来说,江汉都希望再坐那个位子的人,还属于自己人。

    既然如此,那对于严厉,是不是会适当的搭把手呢?

    毕竟,严厉只是不好跟背后的靠山靠口,并不是身后没有人。

    给严厉示好,未尝不是跟那边示好。

    所以,严厉哪怕是有些扯大旗的意思,但四爷却是赞赏的。这个大旗他扯的起来。

    于是,举起酒杯跟对方碰了一下,表示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然后两人说起了别的,京城里的人和事。之前的话题却再也没有提起。

    倒是史可,拉着林雨桐絮絮叨叨的,说的都是些家务事。

    “我那小姑子……”史可皱眉,“严颜……那两口子,做研究的,家里的啥事那都是不沾手的。老太太也舍不得用闺女,一看见她闺女进厨房,就跟摘了心肝肺似的……我大伯子家,倒是在京城,可孩子奶奶,不叫我那妯娌进门。当年为了孩子的事,婆媳两个闹的不太好……那两口子都在国企……”

    林雨桐就明白了,史可如今不上班了,所以小姑子打电话,其实是叫她这个当媳妇的回家去专门伺候老人的。

    史可当然不愿意。

    没这道理。

    就听她说:“回去我就上班去。”

    她的工作又不愁,说上班就上班了。娘家里光是院长,就出了两位。

    而且她看的很开,“当官嘛,多大算大?人就没有足兴的时候。为了这个,再闹的我们两口子异地分居?凭啥啊?到啥时候,都是家要紧。”

    她觉得说这个,林雨桐能理解。没瞧见这俩口子,一个动了,那个也必然跟着动。

    这也就是为啥她特别喜欢清宁的原因。家里有钱这当然更好,但这真不是最要紧的。她看中的最要紧的就两点:第一,聪明。她自己是学医的,因此对遗传对基因这一类的东西很相信。基因好不好,这直接决定了后代子孙先天的质量。她觉得这个很重要。第二,就是家庭熏陶。你看人家父母,不管是说话做事,都在这里摆着呢。更有,如果父母都是注重家庭的人,孩子不可能是个对家庭没有责任心的人。在她看来,不管是男人女人,最要紧的就是责任心。

    其次,才是考虑其他的问题。但自认为,有这两点,真是足够足够了。

    至于孩子奶奶说什么,小姑娘就得和顺些,不能太厉害。

    她倒是觉得那都是瞎说。这跟和顺不和顺没关系。两口子过日子,谁强谁弱,外人管的着吗?自己愿意就行呗。

    当然,这就有点想远了。

    就是想说吧,她自己跟她婆婆,压根就是两类人。想法不在一条线上,也永远不会再一条线上。

    如今听史可说这个,林雨桐就想起英子曾经嘀咕的话:“幸亏孩子她奶没活到现在……”

    没说的是:真要活着,一点也不比严家的这个少折腾人。

    想想下面那么些个孩子,只怕她想着,个个都给安排好工作,端上铁饭碗才放心。

    说了家里的事,又说高洁家的事。

    “两口子要调动工作,找到我家老太太身上去了。”史可气的,“是啥铁打的关系吗?不就是会奉承几句?不过反过来想也是,为了孩子,得给孩子换个环境。”

    年轻不懂事,不能这么着把一辈子给搭进去。

    本来以为高洁的事,会以她父母调动工作,她跟着转学结束。

    却不想,隔了两天,在林雨桐和四爷打算带着孩子回省城的时候,刘成和忍冬来了。

    为啥呢?

    刘燕儿被人实名举报,说是宣扬封建迷信,诈骗钱财。

    举报人是谁呢?

    是高洁的妈。

    这两件事怎么给连在一起的?

    忍冬是这么说的:“……叫我们燕儿去,说是她家孩子最好的朋友,说那孩子不吃饭闹情绪,就想见见好朋友。好说歹说的,我们才叫燕儿来县城了。回来倒是带了不少东西,水果、奶糖还有饮料啥的,不少带的。我还跟孩子说,别拿人家这么老些东西,结果孩子说,他们请她去是算卦的。给她家闺女算姻缘。燕儿就说姻缘到了,是命定之人。然后就回来了。可转天派出所就来了……这不是坑人吗?”

    林雨桐就明白了,估计找燕儿算卦的是高洁那姑娘,不是人家爹妈。

    她这回说的可不是人家父母愿意叫孩子听的,本来一肚子气没地方撒的高洁妈,把一肚子的怨气全撒在闺女身上了。

    这种事,闹到派出所,因着燕儿的年纪,也顶多给个批评教育,不会怎么着的。

    她跟这两口子说,“公安局门口等着,过不了夜就能出来。”

    可不是,下午人就出来。写了检查写了保证书,人好好的就放出来了。

    刘家倒是没事了,但高洁妈不依不饶,晚上拉着高洁,找到严家了。

    史可不叫这母女俩进门,只说家里不方便,“有什么事门口说吧。”

    然后他们说话,对门这边听的清清楚楚的。清远还悄悄的把电视给关了。然后清宁就贴在猫眼上朝外看。

    高洁低着头坐在她妈的背后,脸看不清楚,只能看见一个恨不能缩成一团的背影。

    她妈妈声音高亢的很:“我是找严县长反应问题的……”

    “反应问题去办公室,来家里不合适。”史可这么说着,就要关门。

    高洁妈就喊起来了:“公安局不作为,一个县长难道就不管……”

    严厉真不在,四个带着他去见江汉了,江汉来了县上,几个人在酒店谈事情。

    史可皱眉:“人真不在?”

    高洁妈就呜呜的哭起来,“我家洁洁单纯的很。被同学害了,还帮着人家数钱呢。我就说这孩子鬼迷心窍的怎么看上一混混,那都是那个同班的同学给害的。那孩子招摇撞骗,都说那是仙姑。然后这狗屁仙姑之前很早就跟洁洁说,那混混是什么真命之人怎么怎么的。洁洁啥也不懂啊……就当真了……这回我不叫她跟混混来往,她还找那个什么同学再算卦,还拿这个说服我跟她爸,叫我们相信那是什么狗屁前世的姻缘……这样的学生是怎么混进学校的?这事报警了,警察都不管。这学校、公安局,是不是都归县长管……”

    史可再三保证,等人回来一定转达,这才把这母女俩送走了。

    清宁气道:“刘燕儿要是无意的那还罢了,要是有意的,这心思……”可就太可怕了。

    交这样的朋友,真叫人毛骨悚人。

    说完又抿嘴:其实还是两个人心里都装着鬼吧。

    高洁心里有一只叫做‘叛逆’的鬼,而刘燕儿心里藏着一只叫‘嫉妒’的鬼。

    这种事,找县长的作用真不大。

    法律怎么规定的就怎么判吧?还能怎么着。

    高洁妈倒是想去学校闹一闹,但无奈,学校放寒假着呢。

    他们又急着回京城找工作,然后这事就这么搁置下了。

    这天,清平一出门,就吓了一跳。因为韩超在楼下站着呢。

    清平知道这家伙不是来纠缠自己的,只怕是有事,就上去问了一声:“你站在这儿干嘛?”

    韩超有些难为情,“你跟高洁是同班同学吧?”

    清平点头,“只不过关系不太好。”

    韩超一噎:“可我也找不到其他人了。想求你帮我跑一趟,替我见见她。”说着,手就伸进兜里,再拿出来是一叠钱,“帮我把这个给她……”

    “给她钱?”不明白这是为啥,“多少钱啊?”

    别过了自己的手,到时候人家说少了,自己反倒说不清楚了。

    韩超摆手:“没多少钱。你给她,就说……她说的话我都记得,我会赚钱……会给她赚钱养她……”

    清平就犹豫了一下,这事不知道能不能做?其实,现在帮他们居中联络,才是害了她。

    正犹豫呢,楼上传来清安的喊声:“姐,还没走就好……快来,你同学的电话……”

    她舒了一口气,总算逃过了,匆匆说了一句:“我去接电话……”

    然后就往回跑。

    可怎么也没想到,电话是高洁打来的,“……我气不过,你跟燕儿是一个村的,你能跟我说说她的事吗?来我家吧,我现在出不了门……不太远,叫你那谁……那个徐强的送你……我听说过他……”

    清平不笨,明白高洁的话是啥意思了。让自己叫徐强送,其实就是把自己要去她家的事告诉徐强,而她一定知道徐强跟韩超是认识的。

    她是在碰概率。只是为了联系上韩超。

    清平叹了一声,挂了电话。

    但她不想去高洁家,她妈妈一般人都惹不起。

    她出门,把这事告诉韩超了,“……我觉得她妈妈未必就不知道她的心思……去了只怕也没用……”

    韩超的眼神就暗淡了下去,烦躁的摸出烟来。

    清平低头看着脚下那一堆的烟头,嘴角动了动没说话。然后迈步,该干啥干啥去。

    清宁明儿就要回省城了,之后去京城。寒暑假能不能回来还不知道。以后见面不容易,她打算去那边。

    晚上爸妈会来县城,自己晚上跟清宁一起睡。

    结果晚上都过了十二点了,清宁的手机响了,是徐强:“能借我点钱吗?”

    清宁吓了一跳,“怎么了?”

    清平跟着坐起来听着电话。

    徐强低声道:“我在医院,韩超正在抢救。他去找高洁,从防盗窗户那往上爬,结果从五楼掉下来了……”

    “啊!”清平捂住嘴,“怎么样了?”她后悔的想死,要是自己替她跑那一趟,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儿晚上的事。

    “还不知道。”徐强就说:“联系不上他哥,他哥跑长途车,不定现在在哪呢……”父母都没了,能去找谁借钱?自己的钱在京城买房了,自家老爸在车间巡查,夜班他盯得紧,电话打不进去。三叔那边呢,人在外面没回家呢。能帮上韩超的,大概就只清宁这个小富婆了。

    清宁把电话塞给清平,然后翻开包把钱都拿出来。结果窗户就被敲响了,不用问就知道,是严格又从露台上跳进来了。

    她开了门,把钱塞过去,“您去送吗?”

    严格裹着大衣,“我去送。你赶紧睡吧。”

    徐强也是,跟自己说就是了,吵清平干啥。

    等清宁跟着父母要走的时候,韩超还没脱离生命危险。

    严格这回不能跟着清宁了,“……我这会要是走,估计跟我爸妈一起,回京城估计不行,我直接得回学校。这一学期能给我们放几天,这还说不准。反正我有空就给你写信打电话。没接到电话和信你也别急。有时候你的信我也不一定能按时给回。但我肯定在,一有空第一时间给你……”

    啰嗦死了!

    “知道了。”清宁打断他,然后挥手说拜拜。

    这会去京城的心情都不一样了。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昂扬。

    清远歪在飞机上,无精打采的。小学六年级最后一学期了,都不容自己上完。

    当爸的摸摸儿子的头:“男子汉嘛,能永远窝在那一亩三分地上吗?不敢出门?不敢换个新环境?”

    不是!

    清远仰着下巴,“至少得跟我商量一声吧。”

    好吧!这也有道理。

    于是到家后为挑选学校的事,就跟孩子商量了,“你看你选择哪一个?”

    其实有啥可选的?

    舍近求远是脑子有毛病。

    孩子说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学校,过了正月十五开学之后给他去报名就行了。

    这两天闲着没事,清宁就带着清远,骑着自行车熟悉周围的环境。

    而四爷和林雨桐,得去报到了。

    政研室主任,其实主要是务虚的。跟她之前的工作差别还是很大的。

    初一上任,跟同事们见见面,彼此都很矜持。

    唯一好的一点就是,按时上下班。而且应酬明显减少了。

    这次来京城,张嫂并没有跟来。所以说,家里现在是没有保姆的。家务活得林雨桐自己做。

    如今上班了早饭和晚饭能做,但午饭在孩子都没开学之前,就得他们自己想办法了。

    是去外面吃,还是在家里凑活,随意。

    清远怎么可能在家里凑活,拉着他姐出去,逛饿了就找地方填饱肚子。转学所带来了颓气一扫二空。

    清宁不可能随着他这么折腾,家务活该学会分担了。

    俩孩子在家擦地板收拾屋子。

    清远一下子就打消了去对面住的主意。房子太大,打扫起来太麻烦。

    林雨桐回家的时候还真有点小惊喜,“知道干活了?”

    在学校也打扫卫生的好吗?

    但是再家里打扫卫生觉得好累:“咱家还找保姆吗?”

    找吧!

    “我跟你们赵梅阿姨打招呼了,遇到合适的会介绍的。”林雨桐叫俩孩子歇着去,“想吃什么啊?给你们做……”进了厨房瞧了瞧,就叫清宁,“盐袋里开了多长时间了?都潮了,下去买盐去……”

    清宁没说严格在这边做过饭,只道:“泡面的时候水放多了,有点淡……”

    别管啥时候用的吧,反正是潮了。

    她打发孩子,“在小区里,随便买一包得了。”

    于是清宁才知道,楼后面就有小超市的。

    一进去,没找到盐呢,却瞧见季川。见他拿着泡面就笑:“怎么不在外面吃?”

    “懒得出去了。”季川看向泡面的方向,“也买泡面?”

    “不是!”清宁弯腰从最下面的货架子上取了一包盐,“就买这个……”

    “又自己做饭了?”他这么问着,心里却想,不会又是小男朋友来了吧。

    “我妈在家。”听到这个回答,季川的嘴角微微翘起,从清宁手里接过盐,“一起结账吧。”

    八毛一块的事,没啥可计较的。

    清宁点头跟在他后面结账往出走。

    季川就说:“还说等你来了跟你商量事呢。”

    不是又没钱了吧。

    心疼的一揪一揪的,但还是特平静的问:“你说……”

    两人说着话,沿着小路往前走。

    “我寒假去了一趟英国。”季川是这么开场白的。然后又道,“在伦敦我碰到了一个新鲜的玩意……”

    “什么?”清宁问了一声。

    “网络咖啡厅。”季川停下脚步,说了一个清宁根本没听过的词汇。

    “网络咖啡厅?”到底是网络还是咖啡厅?

    “就是类似于经营咖啡屋那么大小的地方,有十几台电脑,然后付费就能在这里玩一定的时间。当然了,因为电脑太少,大多数人都在里面喝咖啡。而且价格相对来说上网的费用很昂贵。”

    虽然对方说昂贵,但清宁的眼睛却亮了,“你是说,咱们附带的干这个……”

    “不……不是咱们……”季川叹气,“只怕只有你跟我。方兴和石山有心无力,挂面都快吃不起了……”

    没错,就是挂面。挂面一块钱能买一大把。但是泡面,却相对而言是昂贵的。在学校吃三顿饭,也就花个六七块钱,男生八块钱一天绝对能吃饱。而泡面,两块五,泡出来也就那两口。对于一个大小伙子而言,这玩意都不够塞牙缝的。

    这三个人,也就季川的家境看起来比较好一些。

    他说:“我想弄一个,咱属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另外,也算是给方兴和石山一个挣钱生活费的地方。”

    能在里面干活,又能再里面兼职工作,两全其美。

    清宁觉得挺好:“行啊!还是老规矩,你拿计划书来,我掏钱。”

    说着话,就到了楼下了。

    清宁赶紧就走,“我妈还等着我的盐呢……”

    季川看着这姑娘走远,心里那种感觉很奇怪。就是那种,不管自己说什么,她都能明白,且不用自己多解释。如果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契合!

    特别的契合。

    清宁进了家门,发现老爸已经回来了,“……又开会了吗?”她问。

    因为偶尔会开会,所以下班的时间不是很准。

    清远不等爸爸说话,就先抱怨他姐,“去买盐吗?我当你去盐井采盐去了。”

    去去去!

    小屁孩知道什么。

    清宁把盐送厨房,然后来回跑着,不是给她爸端茶就是给妈妈择菜拿东西,嘴里不停的嘚吧着,把季川找她做那个‘网络咖啡厅’的事都说了。

    孩子这么一说,林雨桐就知道是啥玩意了:“网吧!”

    她脱口而出。

    清宁愣了一下,然后恍然:“是这个意思。”

    ‘吧’这个字,在汉语里就是个语气词,没啥意思。但放在这里,她觉得特别有意思。‘酒吧’这个词是音译来的,只有酒店,好一些上档次的酒店,才有酒吧。她倒是见过,但从没进去过。但一听意思就知道,这就是喝酒消遣的地方。而给网后面加个‘吧’,意思就是上网休闲的地方。

    很有意思的叫法。

    她急切的想听听父母的意见:“……觉得怎么样?能做吗?”

    林雨桐不知道外面有没有哪个犄角旮旯里已经开起了网吧,但是不管是不是第一个,但一定属于第一批的。

    “弄吧。”喜欢就弄去,不是啥大事。

    四爷不想当妈的那么随意,就说:“还可以邀请几个朋友一起不一定要叫对方出钱,但是一定得给对方股份。”

    清宁秒懂,这事叫自己找江水这几个去。

    这种新兴事物,批手续之类的,也挺麻烦的。但是江水这些人出面,一点问题都没有。

    吃饭的时候,清宁狗腿的给爹妈轮流夹菜。

    林雨桐把碗往怀里的方向一拉,“减肥呢,别夹肉了。说吧,是不是钱不够了?”

    光出不进啊!

    肯定有点捉襟见肘了。

    再加上韩超在医院,钱被徐强借出去不少。

    是不多了。

    “我跟你们借……”清宁这么说。

    “别找爸妈啊。”清远指了指他自己,“找我……找我借怎么样?”我也是有钱人啊。

    你有多少零用钱,我就有多少零用钱的。

    你当年在省城郊区还买过一破院子,后来又跑京城砸钱,又借钱给别人。但是本少爷的钱在呢。一直就没花过。

    只进不出,自己攒了多少呢?

    呵呵呵!

    “钱我出,我也要占股份。”清远摇头晃脑,“要是愿意,钱随时能取。”

    行吧!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万一亏了,你可别哭。”清宁端着碗夹了一筷子青菜递过去,自己夹了一块排骨开吃。

    清远一见青菜就恼,然后嘟囔了一声:“我是那么没出息的人吗?”

    四爷没管俩孩子磨牙,跟林雨桐说起了别的事:“……严厉掉到京城,不是中央部委,是京城文化局副局……”

    这个位子现在看来也不错啊。

    小县城这文化局是冷衙门,但在京城这可不一样,就没有哪个衙门算是冷门的。

    也算是副厅了。

    她这么说,四爷就点头,“这几天他就回来。回头你联系一个史可,改天该登门的。”

    人家那边有长辈在。

    论起交情,是他们该主动登门的。

    严家两口子还没回京,俩孩子开学了。

    先是清远,走了刘礼泉教授的门路,把他给塞进去了。

    进了学校,这得做个测试,要分班嘛。小学早早的就分了实验班和平行班。实验班都是冲着重点初中去的。

    清远这孩子学习是按部就班,大人没操心多少。普通的孩子普通的教法,不是谁都跟清宁一样的。

    四爷和桐桐也不会有多余的想法,这样就挺好。

    考试的时候爹妈在外面等着,然后孩子在老师的办公桌边考试。

    不能不说,这题挺难的。都是奥数!

    重点中学可不那么好考,同理,这个实验班也不那么好进。

    不过谁叫咱有学神姐姐呢。

    放假她盯着作业,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你笨死算了。这都弄不明白。”然后总结的那些类型题的计算方法顺嘴就出来了:是或者比的后面是单位1,单位一知道的用乘法,单位一不知道的用除法。‘多’就用一加,‘少’就用一减……

    然后发现拿到题之后,根本就不用太审题。每道题就跟一个模子似的,往里套就行了。

    就是这么简单。

    然后一百分的试卷加上二十分的附加题。他得了一百一十五。

    老师的脸上就带了笑了,跟四爷和桐桐说话也和气了,“孩子的基础还是不错的……”然后嘚吧嘚吧的。

    清远心说:老姐虽然是凶了一点,但是本事还是有一点的。

    回去林雨桐就跟四爷说:“我这边清闲是好事。对清远还是忽略了一些。”

    四爷觉得这不是问题,男孩子嘛,不是那种乖啊宝啊叫着的,就是宝贝。他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跟这小子下一盘棋,引导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这是干嘛呢?这就是教育。

    但桐桐说了,四爷就说好。歇歇没什么不好的。不用始终绷着跟弦。

    但要说没影响,那也不至于。

    在看到自家姐姐跟一个叫季川的在亭子说话谈事的时候,他先是想这两人不会在谈恋爱吧?紧跟着又想,自家姐姐那么凶,谁眼睛瞎了会看上她?随即又想,我将来找女朋友,才不找那么凶的呢。

    哪种最好呢?

    就是那种下了班进了家门,她总在家的那种。

    要不然对着一个空荡荡的家,心里得多难受啊。

    清宁开学稍微晚一点,也不要人送。自己背个包,拿了换洗的衣裳,就去学校了。

    学校要求住校,要不然回家住多舒服。

    过了年,天还很冷。到了宿舍,也就袁园在。两人把宿舍整理了,其他人才陆续的到了。

    一个个的包里塞的都是吃的。还有带着整箱子的苹果来的。

    “这玩意得多沉。”清宁朝王晓竖了大拇指,“你最牛!”

    周亚男从外面进来,“这有啥,隔壁那边,内蒙的一姐们,来扛了一只烤羊腿……”

    李岚就奔出去了,“我去瞧瞧,尝尝味儿我就回来……”

    说了吃喝,又都说成绩了。

    挂在嘴上最多的一句就是:“我过了吗?”

    清宁给辅导员打过电话了,一个专业的袁园和王晓都过了。至于其他三个,她就不知道了。

    还有些她没法说,比如这次,自己应该能得一等奖学金的事,就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家说。

    不过没半个小时,该知道的都知道了。都嚷着叫请客,“请客啊!火锅!去不去?”

    去啊!不去不行的。

    成群结队的,除了宿舍的六个,把班里来了的人都叫上。

    一共也不到三十个人。坐两桌,花不了多少钱。

    本来想去好点的店,但袁园一看这么多人,就马上道:“走走走,我知道一个地方。火锅自助餐,十二块一位,随便吃,随便喝……”

    就算是三十个人,也就三百六就解决了。

    划算!

    闹闹哄哄的,坐了整整两个大圆桌。

    从晌午吃到晚上七点了,还都没有要散的意思。拿着饮料当酒,喝的正尽兴呢。

    清宁正跟班里一男生摇骰子呢,就听谁喊了一声:“金清宁!”

    清宁抬头,哎呦!这么巧。正想找他呢,就碰上了。

    来的人是江水,江汉是他爸。这会子他穿着一件土气的羽绒服,然后牵着一个穿的也不打眼的姑娘的手。

    “你怎么来……”这地方!清宁话没说完,但就是那个意思。很惊讶这大少爷跑到这廉价的饭馆吃饭。

    江水眼睛眨了一下跟清宁使眼色。

    清宁了然:这是扮演贫困学生跟人家女孩谈恋爱呢吧。

    这些大少爷们的心思还真是有些奇特!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89.悠悠岁月(10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