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92.悠悠岁月(10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92.悠悠岁月(10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3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92.悠悠岁月(10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09)

    方兴看着季川特别温和的跟清宁说:“对不起, 给你造成困扰了,以后不会了。”

    然后猛然间, 心里就特别难受。

    清宁就说:“我也是一时气话,撤资这事我不该随意的说出口。公事是严肃的事情。我不会把私人感情带到公事上, 但也希望咱们之间的合作, 仅限于合作。要是太私人, 咱们之间的合作可能就变的不怎么纯粹了。我宁肯损失一些, 我想,我还是会撤资的。我这个人不难相处,但前提是我不喜欢麻烦的关系。”

    而你的心血来潮, 把本来很平静的生活彻底搅乱了。

    宿舍里到现在气氛都怪怪的。

    季川这头答应了,完了周末清宁回家的时候就打了电话去她宿舍,是周亚男接听的电话。

    “是学长啊。”她这么说。

    “你怎么知道?”季川不好意思的道, “经常见你们跟清宁一起吃饭,还不知道你是哪位?”

    “我听出你的声音了。”周亚男笑了笑才道:“清宁不在宿舍,回家了。你打她的手机吧。”

    她的手机常常是静音。

    而且, 这次也不是找清宁的。败了总得知道是哪里败了吧,怎么一下子事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呢。他觉得应该找她的朋友问问。

    于是打了这个电话, “要不我请你吃饭,正好有点想问问你。”

    “请我吃饭?”周亚男犹豫了一瞬就点头,“好啊, 在哪里见?”

    然后袁园回来的时候就见周亚男在换衣服:“你要出门啊, 还给你带了饭。”想想关系还是缓和一下的好, 住在一个宿舍的, 不能闹的太僵。

    周亚男不自在了一瞬,“跟人约好了出去吃……”但是好意她接着了,“你给我留着,我晚上吃……”

    四月份的天,穿着连衣裙就出去了。

    袁园看了看外面,树干都在风里摇摆,穿连衣裙?不怕感冒啊。

    季川一看这姑娘……“那去吃火锅吧。”那里暖和。

    周亚男脸通红,觉得这样特别不好,穿成这样出来确实很奇怪。

    坐到店里就自在多了。

    季川就说:“那天晚上清宁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

    “哦!”周亚男就说,“就是我们宿舍的在一起开玩笑,有的觉得学长的条件好,有的觉得清宁的条件也好,不用迁就谁。然后就吵起来了。女孩子的宿舍就是这样的,为了小事就随便吵几句。清宁年纪小,是那种不好控制脾气的人,当时给学长发火了吧。”她小心的问,“你们还没和好吗?要我去劝劝吗?”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我的原因惹她不痛快了。”季川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看来学妹们对我的意见还很大。看来还没贿赂到,要不,我请你们宿舍的一起吃饭吧。”

    “啊?”周亚男愣了一下就说好,“那我帮着约吧。明天行吗?”

    啊?!

    季川也愣了一下,刚才真只是随口一说的,客气一下的。但现在只能笑着说好:“行吧,因为我的事,给大家制造了矛盾,我该请客的。”

    却不拿清宁说事了。

    周亚男没听出来,跟季川商量着几点,在什么地方。

    然后又说了一些清宁的事,比如老家应该是农村的,因为常跟老家的姐姐打电话。比如她三叔还是三伯的应该是做生意的,生意做的不小,清宁的衣服啥的都是那边给的。至于清宁的父母,她倒是不知道多少,“应该就是公务员吧。她不爱说,咱们也不好问。”至于说喜欢什么,“那倒是没有。消费倒不是那种特别厉害的。吃的上面没啥讲究,我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也不挑。穿的话,好像是亲戚给的啥衣服,只要合身,她就穿。地摊货也穿,品牌也穿,拉住哪件算哪件,真不讲究的。”

    “他们班男同学……”季川笑着问,“你明白什么意思的吧。”

    “哦!”周亚男一副恍然的样子,“跟他关系好的就两个。一个是国家财经大学的,常通话。但听那意思,不是那方面的关系,也不是追清宁。他们两家关系可好,听清宁的意思,那个好像是喜欢他姐来着。还有一个是军校的……”

    季川的耳朵就竖起来了。

    周亚男一看那表情就明白了,就笑:“名字挺有意思的,叫严格好像。清宁没说那是他男朋友,但我们说那是她男朋友的时候,她也没反驳。”

    就是说,那个严格应该就是她的男朋友。

    季川心里不是滋味,“常回来看她?”

    “不清楚!”周亚男就笑,“她打上学来就挺神秘的,周末不在学校,到底是不是两个人早就在校外同居了,就更不知道了。”

    同居这个词叫季川心里有点不舒服。

    他想起那个睡在清宁家沙发上的那个小子。

    两人吃完饭,一个是一肚子的心事,另一个却很高兴。

    哼着小曲去买了水果回去,宿舍里的都在,她就笑:“来吃水果。”

    想和解嘛。

    大家都明白这个意思。然后都表现的很热烈,都想着把那点不愉快干脆翻过去算了。

    然后吃到一半,周亚男就说:“学长请咱们吃饭,明天中午,谁都别走啊。”

    袁园一愣:“啥意思?清宁知道吗?”

    “知道的吧。”周亚男就说,“没清宁同意,学长好好的请咱们吃饭干什么?”

    这是答应了吗?

    宿舍的几个人觉得挺没意思的,之前还为两人合适不合适的吵起来了,转脸人家又好了。

    但人家都请吃饭了,就是跟大家示好呢。那就去吧。

    结果到了地方坐下了,王晓就问:“清宁呢?还没来?这可不是做东道主的样子……”

    季川就笑:“昨儿跟周亚男一起吃饭,听说你们为了我还吵起来了,我还给你们赔个不是。不关清宁的事,她不知道……”

    几个人刷刷的看向周亚男,袁园冷笑一声,起身要走。

    被杨宁静一把拉住了,“干嘛呢?学长就是来道歉的,你这样是啥意思?说了,跟清宁不相干……”

    星期天晚上清宁回宿舍的时候,觉得气氛更奇怪了。

    她也不多问,该干嘛干嘛去了。

    过了都有两周了,袁园逮住机会才说:“你长点心吧。被人撬墙角了都。”

    啥意思啊?

    袁园就说:“周亚男现在晚上不关门不回宿舍,周末不见人。跟着季学长到处跑呢。”

    清宁愣了一下,跑就跑吧。

    有啥关系?

    等网吧开业的时候,季川打电话叫过去,这是公事,该去的。到了地方清宁才知道,周亚男如今算是公司的员工。

    “给咱们做饭收拾办公室。”方兴就叹气,“特别能干。关键是还免费的。”

    经营是季川的事,她不干预。因此只点点头,半句多余的话都不说。

    回宿舍之后周亚男把清宁叫到宿舍外面:“咱俩谈谈……”

    清宁皱眉:“没事!你说吧。”

    周亚男就低声道:“我是跟着季川学长学口语的。也不算是免费帮工……”

    之前她就透漏过说她想出国,清宁表示理解:“季川的英语口语确实挺好的。”

    然后呢?

    就没有然后了。

    清宁该干嘛干嘛,看不出受到什么样的影响了。哪怕是对周亚男,跟之前的态度也并没有不合适的。

    宿舍看起来是回到了之前的气氛。不过是周亚男不怎么跟大家一起行动了,自然就疏远起来了。

    但袁园不止一次的就说过:明知道追你,她凑什么热闹。

    这种事,无所谓啦。

    她收到一箱子严格寄来的各种做模型的材料,正高兴呢。

    四爷给她闺女收拾了一间屋子做工作室,爱折腾就折腾吧。

    唯一不满的是清远,因为他被设立了门禁。那个工作室,他不被允许进去。

    严格给打电话,手机不接,应该是静音。打家里的电话,占线。该是正上网呢。然后打林雨桐的手机:“林姨,清宁呢?”

    “严格啊。”林雨桐朝楼上看看,“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叫去。弄那个模型呢……”

    “林姨,那就别叫她了。”严格赶紧道,“您在家还好吗?我叔呢?比在秦市清闲了吧。”

    是啊!清闲多了。

    林雨桐就这么说。

    严格就说:“没事的时候跟我叔周末的时候转转也好。”说着,又想起什么似的,“上周我给寄了两箱子小枣,是这边的特产,我尝过一次,味道特别好。我妈那边都收到了,您也注意查收着。要是吃的好,您给我打电话,我给您寄。”

    然后第二天就收到两箱子大概得有四十斤的金丝小枣。

    一半是干枣,一半是去核的蜜枣。

    清宁对蜜枣压根就没有抵抗力,是为数不多的爱吃的零食里最钟爱的一款了。孩子小的时候买这东西可不容易。

    清远一边吃,一边嘚啵,“青梅竹马的优势就出来了……”

    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连自家老妈熬汤的时候爱用个干枣他都记得。

    林雨桐一拍儿子,“边去……”

    孩子们的事,她只看,从不插手多嘴。关键是孩子有谱的,只要她喜欢,那自己跟四爷一点问题都没有。

    清宁吃枣吃的挺好的,还往学校带呢,那这东西就能收。

    不过用四爷的话,他家闺女再过十年谈婚论嫁都不晚。急什么啊?

    不过今儿他回来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带了个人——成海。

    要么说这个世界小呢。

    徐强说了这么一个人,四爷也就往心里去了。需要用人嘛,这样的人自然是好的。

    他自己单独往那饭馆去了,结果就见到这成海呢。

    说起来,他跟着成海还真有过几面之缘,只是匆匆见过,彼此没打过招呼。

    早些年跟着明光,去他认识的那位老领导那里,就见过当时还是兵娃子,站岗着的成海。

    那时候成海才多大?十五六吧。

    十一二年过去了都!不过两人一个照面,就都给认出来了。

    关系一下子就亲近起来了。

    这不,晚上四爷干脆把人给带家来认认门。

    林雨桐一听是这么一码子事,就笑:“那真是谁也没想到的缘分。”

    她下厨做饭:“也尝尝我的手艺。”

    四爷就跟成海在客厅里说话,“当年那个果园,也动用了老领导不少的关系。这个事情,你也知道吧。”

    成海还真知道,“怎么也没想到是您。”

    两人聊的挺高兴的,四爷还不想叫成海去那个驾校了,太屈才。

    于是把人叫到书房,说到晚上都八点了,孩子写完作业了,两人才下来。

    吃饭喝酒到晚上十点多,林雨桐帮着热菜,才听到了个大概,房产开发这一块,他叫成海去做。别的没有,只有一点,质量得过关,得把林雨桐之前做的那一套抗震标准,当做噱头宣传出去。

    人走茶凉,利益这东西,太动人心了。不这么来一下,那就是昙花一现,转瞬就淹没在尘埃里了。

    成海就说:“您放心,修桥铺路盖房子,工程兵多的事。拉几支过硬的工程队,也很容易。”

    他是要把自己的生意自己来做了。

    四爷说你做主,有什么问题咱们再说。

    林雨桐就觉得吧,别看几辈子了,一直还是他再背后给自己收拾尾巴。

    晚上躺下的时候她就说:“我始终长进不了多少,这都得赖你……”

    四爷就笑:“那就赖着我,我乐意……”

    两个人都乐意,那就浪漫。只一方乐意,那得叫犯贱。

    袁园私底下这么说周亚男的,“……整天追在人屁股后面跑,计算机那边有个老乡学姐问我,我都不好意思说跟她一个宿舍的。太丢人了。”

    这么说了三五次,清宁就跟没听懂一样问:“说谁呢?”

    再说也就没意思了。

    清宁这才松了一口气。

    等同宿舍的李岚那边也遭遇了追求者,然后宿舍的这几个又忍不住八卦给意见,清宁才明白:哦!这里面没谁是坏心。就是纯粹的想以自己的角度给对方一个意见。

    李岚就说:“我发现咱们宿舍咋这么有意思呢?我谈恋爱你们着急啥呢。人家宿舍都是支持,咱们呢?先是审查。我之前还挺有感觉的,结果亚男说那人家穿衣服乱七八糟,太邋遢。然后我这心里就有点犯膈应。我说,咱能给彼此点空间吗?安安静静的谈一场恋爱行吗?”

    袁园就说:“好吧!你愿意就行。我之前说的都收回!”

    “我们都收回。”

    但这不是收回就完了的事好吗?

    我听到心里去了的。

    真是烦死我算了。

    清宁给她爸打电话:“我能不住宿舍吗?”她也快被烦死了。

    她爸说:“孩子,住着吧。以后遇到的人会更多,各式各样的,就只当是历练了。”

    嘟着嘴又给她妈打电话,她妈说:“乖啊!,妈一会给你回过去。你周萍阿姨来了……”

    有正事呢。

    “你忙吧。”清宁就赶紧道:“替我问阿姨好,我这边没什么大事,不用回了。”

    隔着电话能听见声,周萍就笑:“咱这闺女是真好,我是啥都不羡慕你,就羡慕你有俩好孩子。”

    周萍跟云医生结婚十多年了,一直没孩子。

    林雨桐就说:“还年轻,赶紧找一个,再生一个也来得及。年轻,怕啥啊?”

    可见过哪个主职的领|导干部回家生孩子去的。

    生孩子了,位子就得给人家让出来。

    她摇摇头:“这把年纪了,还是算了。不行认个干闺女干儿子算了……”

    林雨桐就笑:“那得认个年纪小点的,从小亲的,长大了就跟你亲。”别开口说认干亲的事。在这个圈子里,认个亲容易,但引来的麻烦太大。犯不上找这麻烦。

    周萍喜欢孩子是真的,但要说没点啥特别的用意,谁也不信。

    林雨桐跟史可聊的时候,还能当朋友,没那么多算计。但是跟周萍说话,说的再亲热,心里得提着,不定哪句话就是陷阱。

    周萍见林雨桐不搭茬,就马上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为现在都想着是不是干脆领养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能上学了,生活可以自理的。”

    这就是没有要再婚的打算。

    林雨桐跟着点头,像是认可的样子,但却转移了话题,“进京是有事?有事就说,咱们之间的关系,别绕圈子。”

    “就是引进国外的一家农药企业,审批给卡住了。”周萍说的云淡风轻,“我过来问问,来求你这个大主任给递句话儿。”

    农药怎么跑计划了。省了批了不就完了吗?

    难道是省级大项目,可这样的大项目怎么叫周萍来了?

    这里面有很多不符合程序的地方,林雨桐啥也不了结,自然是不会贸然答应,只说:“我还真没听过这项目,今儿回去我就查查。”

    吃了顿饭,各自就分开了。

    林雨桐没邀请对方上门,对方也没要求上门。

    去了单位,林雨桐就真去问了,答应了就得做到。

    这几个月,她除了把本职的工作做了以外,就是联络关系了。

    大大小小的,连看门的关系都能搭上话。

    她去项目处找人问,在办公室的老张就说:“林啊,这事,你别掺和。这个项目设在河边上……”

    不用说林雨桐也明白了。污染太大!

    递上来了,这就更说明这个投资十分巨大。

    投资大,意味着规模大,规模大污染就大。

    林雨桐表示理解,并且表示:“就得卡死了。”

    结果晚上到家了,还没坐稳呢,四爷的电话响了,接起来是宋副市长,宋岩她爸。

    他已经登机了,两个小时以后就到了。

    四爷就说:“我去接。”

    对方就是那个意思吧。

    清远不能一个人在家,就只四爷一个人去。

    四爷边换衣服边跟林雨桐说:“宋副市长成宋市长了,调到秦北安市了。”

    哟!这还真不知道。

    四爷亲自接了,给安置在酒店,回来就跟林雨桐说:“明儿晚上请来家里吃顿饭吧。”

    林雨桐早就猜到了,这位没去驻京办,直接找四爷,肯定是有事。

    而且这个事啊,他得用上这更私人的关系。

    等见到的时候,这位就直言说了:“争取机场项目。”

    秦北最早只有军事用途的机场。后来在秦北与秦市之间,倒是有一趟航班,小飞机,一趟十二个人。他现在的意思是,随着能源的开发,秦北的交通得跟上。上一届的市长刚申请成功了铁路的项目,还没开始兴建呢。如今他来,是为了争取这个机场的项目。

    可这机场,不光是计的事,这先得有民航局,然后才是空管,最后可能得总参批准。

    得军方的许可才行。

    这个事情不好办。

    林雨桐苦笑,“您是真给我出难题了。”

    宋市长就笑:“秦北的情况你们都清楚。如今连个火车都没通……两位都是有办法的人,我呢,也是诚心找你们商量,看这个事情怎么操作才好。”

    毕竟计划委跟这些单位是有业务交叉的,不定认得什么人,在中间牵个线搭个桥……

    四爷就说:“这事想三两个月办下来,难!光是测航线,没有两三年都下不了。所以,也不急于一时。您要是有别的事,那您就先办别的事。您说的这个,我放心上了,等有眉目了,我跟您电话。”

    能这么谨慎的应下,就是真往心里去了。

    宋市长高兴的什么似的,话也多了。

    说省里的事,谁谁谁太着急,急于落户什么项目。谁谁谁反对,但是反对的声音太小,不过也不是没办法,人家最后没反对反而支持了,不光支持了还要把这项目折腾成省重点项目,对方还以为人家真同意了。结果项目往上一报,结果给卡主了。

    他这是隐晦的提醒林雨桐,有些项目看似是项目,但它又不止是项目。里面牵扯的事大了。也提醒林雨桐,别看省里某些人暂时势弱,但手段高明。谁知道这么一退一推之下,反而把对方给送到闸刀口了。

    都是有心人,说的人有心,听的人也留意。

    彼此心里有数,算是相谈甚欢。

    然后林雨桐第二天直接约了周萍,也说的比较直接,“这个事情,怎么一个麻烦法,你心里也有数。不是我不帮老同学,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帮。另外,听我一句,早点抽身,你掺和到里面干啥呢?”

    周萍见林雨桐的语气有些急,显然对自己的欺瞒有些生气,就赶紧道:“我真不知道里面的水这么深。我道歉,今晚我请客,哪里你来说。”

    林雨桐不愿意跟她废话,就直接起身了,“我今儿还有事,就到这儿吧。吃饭的事,以后再说。”

    以后的以后,就没了。

    周萍苦笑:这算不算是君子绝交,不出恶语。

    下了班买菜回家,车停到停车场,拎着菜回家,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扭脸就见是季川的小伙子。

    “阿姨,我帮您提。”他过来要提。

    林雨桐看他手里的书,“我自己拿吧。你这是要毕业了?”

    “是啊!”季川笑着,“眼看要毕业了。今儿照毕业照,回来的早点,也该把这些东西一点一点往回拿了。”

    林雨桐点头:“没跟父母一起住啊?”

    “是啊!”季川就说:“我爸我妈都在国外。”

    “哦!”林雨桐点点头,“只怕盼着你出国吧。”

    “是啊!”季川露出几分苦恼,“我妈就说,国内的小姑娘最好,我要是找不到女朋友,不准出去……”

    “这是打算带着女朋友出国啊。”林雨桐故作惊讶,“公司也不做了?”

    “做啊。”季川带着几分自信,“如今的互联网,远程……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也就出去两三年,见见世面,还是回来……”

    “挺好挺好的。”林雨桐说着就一指前面,“那姑娘是找你的吧?”

    季川一愣,“一个学妹,大概找我有事……”

    林雨桐笑了笑,提着东西就路过了。

    季川问周亚男:“你怎么找来的?”

    “我以前听清宁说你跟她住隔壁单位,就过来试试运气。知道学长你忙,我过来帮你收拾收拾……”然后很娇俏的吐了吐舌头。

    “不用了。”季川刚说完,就听到隔壁那边单元门响了一下,正想说跟清宁妈妈打一声招呼的,结果一看是清宁出来了,应该是在露台上看见了,下来接她妈妈的。

    清宁要提她妈手里的东西,林雨桐就说:“后备箱还有,给你们买的烤鸭,清远不是早想吃了吗?”

    然后清宁一接钥匙就往外跑,瞧见周亚男正从季川怀里拿书。

    她小跑着跟两人打了招呼,“你们也出来的这么早……”然后又摆摆手,“我去拿东西,你们忙你们的。”

    等孩子回来林雨桐就小心的看清宁的面色。

    清宁都被看恼了,“妈,你看我干嘛呀?”

    正追你的一男孩突然跟你的舍友好上了,请问你心里的阴影面积。

    但到底是当妈的,肯定不会拿这事打趣孩子,只说:“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胖了吗?

    没有吧。

    她摸了摸胸,贼兮兮的跟她妈说:“内衣小了。”

    哦!别看大一都开念完了,但是仍然处于发育期。

    正说话呢,电话响了,是毛丽打来的。清宁拿着电话上了露台,跟毛丽扯开了。

    毛丽主要是想找个暑假的时候能一起回家的人,就问清宁:“今年暑假不回吗?”

    “不啊!”清宁靠在边上,给他爸养的一盆盆栽修剪枝条,“你找杨东一起吧。徐强都未必会回去。”哪怕回去时间也会推后,在家待不了多长时间然后又得来。

    “那完蛋了,就我跟杨东吗?”她一副要崩溃的样子,“人家是两人,我跟人家不是电灯泡吗?”

    清宁呵呵就笑,一扭头看见楼下季川和周亚男不知道说什么呢?两人有些推搡。

    毛丽在电话里着急:“喂喂喂——你听我说话了吗?”

    “听着呢。”清宁又看了两人一眼,就朝后退了两步,并不想看。

    毛丽突然又问:“你说我暑假不回去,在京城找份工作怎么样?赚学费嘛。我那点生活费,想多买件衣服都难。”

    “只要叔叔阿姨同意就行呗。”清宁不觉得有问题,“我们宿舍这几个就没有要回去的。有的留下是要找兼职,有的是争取出国的事,挺麻烦的。”

    还得学校允许住宿舍。要不然在外面住更麻烦。

    毛丽也就说说,家里才不舍得呢。

    到了回去的时候,还是她给送去的。

    暑假来了,但是严格并不能回来。军校生嘛,得留值班护校的,他们班不幸被抽中了。

    “本来还以为四十天的暑假,在我奶奶没糊涂之前回去呆些日子,现在看是不行了。”他叹气,“咱们也不能见面了吧。”

    寒假不会还抽中你们吧。

    两人说了半个小时,就挂了电话。

    放暑假没事了,也不老在家里呆着。偶尔呆着清远跟着徐强,去正在盖的驾校去看看。

    却没想到这次跟徐强去,却再工地上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韩超?”他怎么在这儿?

    徐强朝正忙着的韩超招手:“来一下!”

    如果细看,还是能看出来,韩超走路是有点问题的。

    徐强就道:“伤好了,也就这样了。如今在这边帮我照看工地。”

    大夏天的光着膀子,穿着大短裤,塑料拖鞋,身上都是土和汗。

    过来朝清宁一笑,就从徐强兜里摸烟,“给一根,想死了。”

    徐强笑骂:“你就扣死算了。一包烟都舍不得。”

    “没法子。”韩超咧嘴笑,“高洁她妈叫我在京城买房。”

    不光是买房,还得考自学考试,至少得有个大专的文凭。

    徐强在边上低声给清宁说,“如今在夜校上学着呢。”

    真没想到。

    “她妈答应了?”她急忙问了一声。

    “有一套房子,有个文凭,有个正式工作,五年后,允许我们交往。”韩超美滋滋的,“我要是再不努力,还算是个人吗?”

    想起那姑娘为了他干的那些事,他的心就滚烫滚烫的。

    清宁虽然以前不看好这两人吧,但此时他心里又忍不住觉得:这样真好!

    是那种轰轰烈烈的,历经生死的感觉。

    从工地转了一圈,清宁就问徐强:“你还跟我姐通电话吗?”

    通啊!

    一个月的电话费都赶上生活费了。

    但有些事,开始了,就没办法中断。

    晚上三个人没事去吃路边摊,烤羊肉串,两瓶啤酒,给清远要一瓶可乐,三十块钱就能吃很饱了。

    玩的挺好的,徐强把两人送到小区门口才回去。

    姐弟俩一进门,吓了一跳,然后赶紧换上笑脸:“二伯,姨妈,你们怎么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要不然我们就不出门了。”

    然后一抬头,见清平和清安也在,更高兴了。

    清宁还跟清平使眼色,凑过去,低声道:“徐强送我们回来,这会子大概没走多远……”

    清平赶紧摇头,“出事了。”

    啊?

    清宁拉着清平上楼,顺便朝清远和清安使眼色。

    到了楼上的客厅把空调开了,这才道:“到底咋了?”

    “先是清丰,说是去了市里,结果找不到人了。不过还知道来个电话,说是在京城,找到个工作,是卖什么摇摆器的,又说怎么怎么赚钱的……大伯和大伯娘到处炫耀……再后来,清辉不知道咋跟清丰联系上了,清辉也吵着要去,三叔不乐意,说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掉馅饼刚好砸到咱家头上,没听过过。结果这小子一声招呼都没打,自己跑了。三叔气的跟啥似的,跟我爸正商量着去哪逮人呢,结果那天大伯来说,叫我妈多做一份饭给清收,他跟大伯娘要去大伯娘的娘家帮两天忙。我妈就说行啊。结果这一走,一星期都没回来。我爸就去李家问呢,结果人家说就没见。回来再问清收,清收说他爸妈说,是去了他哥那了。可这都走了两个月了,一个信儿都没捎回来。我们这次来京城,还是把清收送到他舅那边才来的。三叔去了南边了,说是……说是弄不好,是入了那个什么传|销公司了……”

    我的天啊!

    传|销这事清宁还真听过,可这上哪找人去?

    林雨桐就说:“……更要紧的是,这个传|销……如今还是合法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92.悠悠岁月(10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