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99章 悠悠岁月(11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99章 悠悠岁月(11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4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99章 悠悠岁月(11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16)

    家里还没有另外请保姆, 因为二姐如今把自家的铺子要回来,做起了饭馆的生意,取名平安饭庄。

    孩子一般去那边吃饭, 至于家里, 有时候叫公司的秘书安排人帮着打扫打扫就行了。

    不算是多埋汰,但作为爷三个睡觉的地方, 也实在是有点不像是个家。

    本来打算买大房子的, 这段时间这不是七事八事的, 还没提上日程呢吗?

    所以,还是小两居室,清辉有时候跟自己住大卧室,有时候自己去阳台上的折叠床上去睡。阳台都是封闭的,推拉门关上, 就是个独立的小空间, 放一张床,一个床头柜, 两把藤椅,一个小圆桌足够了。

    姚思云里里外外的转悠, 这里看看, 那里看看, 才问:“围裙呢?”

    老三摇摇头, 没有那玩意。

    袁艺之前好像买了放着的, 可自打他跟孩子们说她不再来了,然后清涓很高兴的把属于袁艺的东西全扔了。

    大概也包括围裙。

    清涓有点小心翼翼:“要不, 我去买吧。”

    “写作业去。”姚思云瞪她,“又想出去玩是不是?让你爸去吧。”

    然后老三就出去了。

    围裙这玩意吧,小区门口杂货店就有卖的。他买了,然后摸出当砖块砸人依旧没有摔坏的诺基亚,给桐打了电话:“……人我留下了……”其实压根就不用留,这位看来就没打算走。才是春上,看那行李里夏天和冬天的衣服都带了,“她家里人呢?叫赶紧来接吧。我这……时间长了,真说不清楚了……”

    林雨桐应着,“我们正准备往那边赶呢……”不管怎么样,她得跟史可和乔国红回去一次。

    她回家把东西都收拾出来了,然后乔国红的电话过来了:“……飞机票没了……要是坐火车,就不如明天再做飞机走。到的时间是一样的。”

    这倒也是。

    约了明天出门的时候,挂了电话,林雨桐就轻哼一声,真有些哭笑不得了。

    啥飞机票没了?

    乔家真想去哪,那军用机场随时都有飞机能用。

    特权这东西,咱也用过。

    乔国红不过是动了个心眼,不急着去了。

    她那边肯定有跟着姚思云的人看着,知道没事心里不慌罢了。

    这话说透了就没意思了。

    而那边的老三却以为桐快回来了,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拿着围裙慢悠悠的往家里游荡。

    开了家门,见自家闺女坐在餐桌前,桌子上铺着废旧报纸,孩子趴在上面写作业,这是怕污了本子吧。

    而家里的地已经拖的干干净净,脏衣服应该进了洗衣机,他听见洗衣机转动的声音了。

    他轻手轻脚的往里走,探头低声问闺女:“人呢?”

    清涓抓着笔,往厨房指了指,然后厨房里就传来声音了:“买回来就送进来吧。我听见门响了。”

    然后老三把围裙送进去,发现她把碗筷碟子这些都放在锅里,正放在火上煮着呢。

    “一看就是长时间没用的,得消消毒。”她接过围裙直接转身,忙去了。

    老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就只含混的点头:“嗯,这些都是女才东西,天天用着就挺好的,一放就沾灰。”然后看着别人干,他歇着也不是个事啊,就问:“我能干点啥?”

    “剥葱剥蒜。”姚思云指了指冰箱,“能用的就这两样的,做葱花面吧。我看还有卤肉,火腿,弄个凉菜简单的吃点。明儿我去买菜……”

    家常的手擀面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了。二姐那边也有面条,但不是扯面就是拉面,像是这样的手擀面,没有。外面也没卖的。做面条是哪个家庭主妇都会的活计,因此上,在当地,这种面条没市场,所以,没卖的。外面卖的面条没别的不好,就只一点,油大。尤其是荤油,不带点荤臊子,谁吃去。

    像是这么清清爽爽的酸汤葱花面,有些日子没吃了。

    饭菜上桌,清涓就问她爸:“不等我哥吗?”

    老三赶紧瞧姚思云,却见她只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闪过一丝的茫然之后,就理所当然的道:“你们先吃,不然面坨了。我给你哥另做。”

    然后去厨房呢。

    这边面条没吃完呢,厨房的香气又传出来了。

    啥东西,这么香。

    清涓趴在厨房门口朝里看,圆圆的烙饼上面撒着葱花芝麻,火腿丁肉丝的,看着就觉得香。

    “不许啊。”姚思云扭脸一看,就故意绷着脸:“明早给你热了当早点,晚饭吃七成饱就可以了。要不然积食。”

    吃完饭,老三抢了刷锅洗碗的活,不时的朝外面看一眼,那女人正给自家闺女检查作业,严肃着脸,却也轻声细语。

    清涓乖的跟猫崽子似的,声都不由的小下来了。

    作业完了,然后是洗澡睡觉。

    姚思云跟着闺女进去,老三常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不是跟着自己一道睡的。

    他麻溜的回房间,关门,然后躺下了。

    心里默念一声:平安无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却说,清涓第一次在这么轻声细语的故事声中睡过去,睡过去之前嘟囔说:“我一定是做梦了……”明儿梦醒了肯定啥也没了。

    姚思云却笑:竟说孩子话,你是我生的,我是你亲妈,我能去哪?

    孩子睡了,她关了灯出来。

    然后皱眉看着客厅的挂钟,都已经九点半了。

    洗了澡,换了睡衣,找了厚披肩披上,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坐着,不时的看一眼时间。

    清辉一进门,吓了一跳。

    自己走错门了吧?

    他愣着往回退,刚要说对不起,但一想不对,别人家的话,自家这钥匙也打不开别人的门啊。而且这进了门放着的是自家老子那棕红色的皮鞋,给鞋擦油,只擦鞋面不擦鞋帮子。边上那双小的,是妹妹吵着要买的三星运动鞋,才上脚两天,雪白的里子都变了色了。

    那就没错了。这是自己家。

    他刚要问对方是谁,却见沙发上那位不怒自威,压着嗓子说话,声音不高却叫人无端的不敢辩驳,她说:“还知道回来?”然后抬手指着挂钟的地方,“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谁啊?

    莫名其妙!

    我家我当然知道回来。

    至于我几点回来,你管得着吗?

    你哪位啊?

    他被指责的愣愣的,一句还没辩驳出声呢,就听呵斥声又来了:“愣着干什么?还不进来!”

    清辉觉得,是不能愣着,他换了鞋,只想知道自家那老子跟妹妹怎么着了。

    进了客厅,这压根就没见过的女人起身,声音听着是缓和下来了:“吃饭了没?”

    有人包车跑了一趟市里,没来得及吃呢。

    他肚子适时地咕咕的叫起来,然后就觉得额头上被润热细腻的指头点了点,语气带着几分恨铁不成刚:“你啊!”她踢踢踏踏的往厨房走,然后吩咐说:“先洗手去。”

    熟稔的语气,亲昵的关怀,清辉的脸特别不好看。

    这是跟自己演戏了还是怎么着?

    就知道自家老子靠不住,才说了不结婚,送走了一个瘟神,又接来这么一个唱念做打,样样来得的。

    压着脾气,洗了手出来,桌上已经摆上了。

    一碗白米粥,一碟子不知道是啥饼的饼子,冒着热气。

    他走过去,不敢吃啊,万一有|毒呢。

    自家老子跟妹妹,不过凌晨都不睡,夜猫子似的人,这么早的都睡了?

    不正常!

    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试探着问:“我爸跟我妹呢?”

    “都几点了还不睡啊?”姚思云催他:“快吃饭。”

    清辉能信吗?

    过去推开两个卧室门,一个睡的四仰八叉,被子都踹地上了。一个呼噜打着,高一声低一声的,不像是有事啊。

    心里一肚子的疑问,憋气的想把自家老子叫起来质问他一翻,结果一扭头,看见这女人进小卧室去,然后轻柔的给妹妹把被子盖上。

    清涓睡的迷迷糊糊的,抬眼一看,嘟囔道:“妈,你没走啊。”

    “睡吧。”姚思远拍了拍,“我是你妈,能去哪?”

    而站在门口的清辉,以为自己幻听了,这叫的都是些什么?

    妈?

    怎么就成妈了?

    他是一肚子的疑问,可这女人却打着哈欠,往主卧室去,“我也睡了。你洗洗也睡吧。不许看电视……”

    然后他就看着她躺自家老爸边上,掀了被子盖上,然后还指了指门,示意自己把门给带上。

    说不清是生气还是失望或者说是伤心,一晚上都在琢磨着,怎么跟自家老子摊牌。不行就直接分家算了,自己带着妹妹,他愿意怎么着都行吧。

    也没啥大不了的。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起来,是被他爸摇晃起来的。

    就见他爸跟做贼似的窜到阳台上,坐到自己的床沿上,“快起来……”

    清辉迷瞪了一瞬,昨晚的事瞬间就想起了,他蹭一下坐起来,他爸一把就给摁住了,“别吵吵,听我说。你老子真没骗你,这女人我真不怎么认识……”

    “不认识,人家能上门给我们当妈来?人家能跟你睡一块吗?”当自己三岁孩子吗?

    哎呦!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给你们当妈昨儿已经被吓的肝胆颤了,结果今儿一早,差点没诈尸了。

    迷迷糊糊的一睁眼,好家伙,边上躺着一位。

    他是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他还以为昨晚她跟清涓睡了呢。结果你说这怎么办?

    不敢起啊,把人吵起来更尴尬。想上厕所也得憋着。

    等到她起床,等到她做好早饭,等到她语气轻柔的叫闺女起床,然后吃早饭,最后两人高高兴兴的出去上学去了。他才敢起来上厕所,出来就看见自家儿子的鞋在玄关。

    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没跟儿子说呢。这要是不幸碰上了,可咋整?

    刚才还侥幸的想着,许是孩子回来那女人都睡了,没碰上吧。可现在看这样子,事情不对!这肯定是遇上了。

    老三就这么的那么的,一口气把事儿给说完了。

    清辉总结了几点:第一,这女人脑子有毛病,属于精神病患者。属于说不通又不能受刺激的类型。第二,这女人家背景了得,属于那种不能得罪也不敢得罪的类型。第三,这女人犯病了,自己找上门的,以为自家老子是她男人,自己和妹妹是她的孩子。

    他这么总结,他爸点头:“就是这么个情况吧。先忍忍,你四婶说不定今儿就回来了。带着那女人的家里人,等咱把人完完整整的交到人家家里人手里,就行了。要说你啥,你就认着。”

    清辉的面色很奇怪,所以,她昨晚是给自己当妈,教训自己这个晚归的儿子呢。

    就说嘛,怎么那么一种语气。

    爷俩正说话呢,然后门上有拧钥匙开锁的声音。

    这是回来了?!

    可她从哪弄来的家里的钥匙?

    清辉想起清涓半夜那一声妈,不用问,那死丫头肯定把钥匙给人家了。

    姚思云提着两手的菜进门,看见爷俩愣着呢就说:“过来接着啊,看什么呢?”

    老三屁颠屁颠的过去接着:“辛苦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说什么呢?”姚思云嗔了一眼,然后看清辉:“快去梳洗,出来我有话说……”

    好吧!一个背景有点深脑子还有病的,他计较啥啊。应了一声,麻利的就往卫生间去了。

    出来后,发现气氛有点不对。

    自家老子坐在沙发上有点坐立不安,而那女人一张严肃的脸端坐着,然后指着对面的墩子,“过来坐。”

    清辉坐过去,看他爸:“啥事?”

    他爸心说:我哪知道呢?

    姚思云看着清辉:“家里没有一本是你的课本,你说说,你想干什么?”

    我早就不上学了好吗?

    家里怎么会有我的课本。

    这上哪说理去:“我不爱上学……”

    “不爱上学就不上了?”姚思远对着老三哼了一声:“都是你纵的。”

    老三也没处说理去,干脆往边上挪了挪,不言语。

    但心里未尝不复杂。是啊!当妈的哪有不盼着孩子长进的。真正的长进不是小小年纪就能靠下苦力挣多少钱,而是学了多少本事。

    这话自己是怎么说他都不往心里去啊。

    不过,好歹开车和修车,算是一门手艺吧。

    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清辉想怼回去的话再嘴里都转圈圈了,可想想,她脑子有病,你跟她什么?再说,待也待不长,是不是?

    因此只笑了笑:“我学的不好,所以不爱去……又补充了一句,现在想学,肯定是晚了。”

    “想学什么时候都不晚。”姚思云对清辉的态度表示满意:“知道你好面子,不愿意去学校插班。这么着,以后不许出去给我闲逛了。每天两个药方子,给我会背会写了,才准出去。”

    然后起身,从行李包里找到一本贼厚的书来,递过去:“什么书?认识吗?”

    认识!

    学不上了,但认字的途径还是多的。电视,路边的招牌标语的,人家说的多了,他也就记住了。

    这封面上的几个字是——本草纲目。

    “我姚家祖上是御医,传到我父亲,你外公身上,也没没落了这块招牌。如今你表哥,还是念了医科大学。到了我儿子身上,连小学也念不完。说出去不知道多少人笑话。捧着金饭碗要饭,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她的目光坚毅不容辩驳:“从今儿起,给我老实的在家。不想你将来如何,至少不用靠苦力吃饭。人家一个祖传的方子,都养祖祖辈辈的人,你妈我再不济,传给儿子的方子还是有的。”

    老三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便宜叫人动心,但真心不敢要啊。

    清辉翻着手里发黄的书,只觉得头大,“里面的字我八成都是不认识的……”

    “有什么关系?”姚思云就说,“边学认字,边学本事。十几岁就晚了?还有二十多三十的人入行的,一样能挣一碗饭吃。”

    那就学吧。只当是哄她玩了,反正也待不了几天的对吧。

    吃了早饭,一个教,一个学,屋里传来念书声。

    老三从家里出来,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愣神。

    他刚才竟然有了一种,好似这样也不错的感觉。

    回到家里,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孩子有妈管有妈教。

    一边是盼着桐赶紧回来把人接走,一边又不切实际的想着,也许她是真的不会走吧。

    家里多了这么一个人,老二家现在住楼下,不能不说。

    然后老三起身要去饭庄,结果走到楼下了,又翻身回来,开了门,“那个……”

    “嗯?”姚思云站起来过去,压低声音道,“我教孩子的时候你别捣乱,孩子不能总是纵着……”

    老三愣愣的说哦,然后道:“我出门一趟……”又抬眼给儿子使眼色:把人看住了,千万比弄丢了。

    清辉点头后,他才呵呵笑着往出退。

    “等一下……”姚思云一把把人拽住,然后伸手把老三的衣服领子从里面掏出来,“好歹照照镜子啊,不讲究穿也行,但怎么着也得干净整齐……”

    老三看着一双白嫩纤细的手,在领口翻动,他的心露跳了两拍。然后从脖子根到脸,通红一片。

    几乎是狼狈的从屋里逃出来的。

    这事说出去,谁都得惊讶。

    奇谈啊。

    老二和英子就是如此,听的一愣一愣的。

    英子就说:“那要是按你说的,这人也……不能算是不好……”这样的背景,这样的能耐,要是啥都好好的,也轮不到咱身上不是。

    老二就说:“瞎说啥呢?叫人家知道还当咱家是什么人。”转脸他跟老三又是这么说的,“先看人家那边是个啥意思。要是不反对,其实我跟你二姐是一个意思……”

    老三明白,他们也不过是觉得如此对孩子更好。

    从自家孩子的角度想,是有利的。

    可老三的心里,却又觉得,要真只为了孩子,才真是白瞎了那么个人了。

    这边送走老三,英子就说:“可算是碰到一个靠谱的了。”

    老二没言语,但心里未尝不是那么像的。当年的赵爱华,年纪大了老五十多岁,多大的缺点啊。可真要说过日子,还得是她更会过日子。

    如今再看这个,说人家脑子有点毛病,但这所谓的毛病基本不影响啥生活,瞧着也明理,可比那啥都正常,却啥道理也不明白的强的多了。

    英子就给林雨桐打电话,把老三说的事都说了,然后试探的问,“……你说这事能成不?”

    林雨桐心里叹气,多少有点触动。

    妈是假的,孩子也是假的。可这假的时间长了,也就变成了真的。感情这种事,又做不来假。

    至于说人家要是好了,清醒了……

    她摇头,前面的路是黑的,谁也不知道哪里是终点,尽头会是什么,路上会发生什么事。

    再说句难听的话,那睡前还好好的,结果却再也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的人都大有人在,有时候真不一定要考虑那么长远。

    挂电话的时候,林雨桐就说:“我晚上到。”

    意思是,到底会怎么样,晚上见面再说。

    上了飞机,乔国红跟林雨桐聊的时候还说:“像是咱们这年纪,说是过了半辈子也不为过。像是思云,半辈子都过的苦,哪怕能过一天甜日子,这一辈子都不算是白活。你说呢。”

    怕自己反对吧?

    林雨桐笑了笑,“或许真是缘分呢。”

    下午的飞机,赶在天擦黑的时候,已经到了。

    林雨桐打电话叫周文开车来接,顺利的就到了老三家的楼下。

    敲响了门,是清辉开门的。一看是林雨桐,肩膀都松了:“您可算是来了。”然后赶紧喊,“爸,我四婶回来了。”这才热情的跟后面两位面生的阿姨打招呼。

    老三冲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蒜苗呢,叫了一声桐,就招呼另两位客人,“快请坐,家里地方比较小,委屈两位了……”

    林雨桐的视线却落在追出来的女人身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个子中等,气质温婉。一身居家服穿着,腰里系着围裙,看着林雨桐也愣了一下。好像有些迷茫。

    孩子叫四婶她听见了,这肯定就是孩子的四婶。

    至于为什么自己不认识孩子的四婶……

    这一点都不重要。反正是另外两个都是认识的,肯定不是孩子的四婶,那只有她是了。

    认识人上,她并不糊涂,知道了这人是谁,跟她是什么关系之后,并不会犯糊涂。忙叫人坐,还问史可和乔国红:“你们怎么也来了?来前也不说一声,我叫孩子他爸接你们去。”

    史可挺尴尬的,但乔国红的眼眶里却泪光一闪:“又不是外人,接啥接。来了就来悄悄你……”

    三个人热切的说话,林雨桐跟看了老三一眼,然后朝两个孩子招了招手,一串的都从家里出来,朝楼下走。

    到了老二家,清安在家,清平还在上晚自习没回来。

    清安就给他爸妈打电话,往家里叫人。然后萌萌的看着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这一个个的严肃着脸,是又出什么事了。

    林雨桐就叹气:“三哥,你是咋想的?”

    老三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妹子,这不是哥想咋就咋的,得看人家想咋?”

    林雨桐就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重点是姚思云的过往,“……都是苦命的人。要不是那十年,她真是枝头的凤凰,多少人攀不上呢。可你瞧瞧,多好的一个人,成了那样了。”

    老三只知道这人脑子不正常,但是为啥不正常的,这个真不清楚。

    如今听这么一说,就忍不住骂了一声:“都是渣滓!算什么男人。”

    林雨桐就说:“不用说也不用打听的,那两人都得不了啥好。”只看乔家对她照顾的劲,说实话,好些乔家旁支的,都没这个待遇。捏死那两人,跟捏死俩臭虫似的。

    老三心里舒服了一些,随即又一愣,桐说这话也是提醒自己呢。要真是管不住自己,就不要招惹人家,答应这事。更不要觉得人家脑子不正常,就能再外面为所欲为。她不是那种没人帮着出头的女人。

    他苦笑:“袁艺那真是意外,您三哥不是那种人。”

    不管怎么着,林雨桐是觉得该把话往明处说的。

    跟老三说完了,林雨桐就看俩孩子。清涓的眼睛亮晶晶的,凑过来低声问:“四婶,我妈……不是……就是那个……她真不走了?”

    “你希望她留下来?”她这么问孩子。

    清涓眼睑一垂,手搓着衣角:“我见同学他们的妈妈……挺羡慕的……她跟我想象中的一样……”

    清辉就斥责:“胡说什么呢?什么想象的妈妈?别没良心啊!自己的亲妈记不住是吧?”

    “没胡说!”清涓的眼圈又红了,“是亲妈咋不回来看我。我都多长时间没见过她了。每次都是家里有事她才回来,我连单独跟她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过年了,人家都有妈妈买的新衣服,她在哪呢?给人家做饭,陪人家过年,想得起我是谁不?她都不记得我,我干嘛得记得她?”哪怕打个电话也行啊。她自己不打过来,自己给打过去,结果没说两句就说没事就挂了吧,怪浪费电话费的。其实她知道,她就是不想叫自己把电话打到她现在的家。不想叫那个老头子和他的儿子儿媳妇知道。

    说着,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清辉嘴唇翕动:“你是妈亲生的,妈能不想你吗?她不是不方便吗?”

    “怎么不方便了?”清涓瞪着眼睛,“我同桌的爸爸死了,她妈妈在酒店当服务员,捡瓶子捡菜叶子,都养他们呢。谁叫他妈妈改嫁,他妈妈就骂谁,说我能再找个男人,可找来的能是孩子的亲爸不?你说,人家咋就行呢。人家的妈妈是妈,我的妈妈算啥妈。”

    老三目瞪口呆,从来不知道孩子傻呵呵,心里却装着这么多事。

    儿子怨恨当爸的,闺女怨恨当妈的。

    这都是大人造的孽。

    要么都说,有孩子别离婚,早知道要离婚,就千万别要孩子。

    大人扛一扛就过去了,可在孩子心里划出的伤痕,怎么也淡不了。

    清辉心里不是滋味,看妹妹哭成那样,他伸手笨拙的给她擦泪:“行了……别哭了……”

    本就委屈,这一擦泪,心里的委屈劲就更上来了:“人家都有妈,我也想要一个妈怎么了?她觉得我是她生的,我就是她生的……这样不就行了……”

    “可那是假的。”清辉就道,“谁都知道是假的。”

    “我们当真就行了。”清涓固执的哭,“我们当真不就行了,管别人怎么想干什么……”

    清辉抿着嘴不言语。

    林雨桐就问:“你是怎么想的?”

    清辉低着头:“妈只有一个。但是……她是个好人……”

    他就是那种野生野长的孩子,小小年纪就不跟父母生活在一起,所以,特别会看别人的眼色。找别人去玩,那家的父母是高兴是嫌弃还是无所谓,一个眼神一句话他都能判断出来。尤其是出门自己混着学本事,那真是白眼也受过,冷眼也瞧过。人家是不是真心,他明白。就跟要教自己学医一样,也许是脑子不好,把自己真当亲儿子了。训斥、教训、各种的严厉。

    这就是一个正常的妈。

    跟那些拿着棍子追儿子半条街也要掰顺儿子的亲妈是一样的。

    可自己不是清涓,自己知道自己有妈。

    正说着话呢,老二两口子回来了。大概在门口听了几句了,老二进来就踹了清辉一脚:“怎么轴成这样?那点机灵劲哪去了?”

    英子拉了老二,不叫他对孩子动粗,但又开口对清辉道:“没听说嘛,她拿你当亲儿子了。拿你当亲儿子了,能叫你吃亏吗?当然了,咱关起门来说话,这都是胳膊肘往里拐的。这却是是对你和清涓有好处的。这好处真落到了,孩子!这不是一星半点的好处,弄不好子子孙孙跟着受益。再说了,谁也没叫你忘了你妈,是不是?但是,咱更不能丧良心。人家拿你当亲儿子,你就拿人家当亲妈。哪怕不能当亲妈,你得敬着人家,得跟敬着你那些教你修车的师傅似的。那时候的老话是怎么说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听你姐还念叨啥……啥天地君亲师……这亲和师能差多少了?再想不通,你当是可怜她。路边要饭的,你都舍得给点钱,给碗热汤热饭,这么个捧着一肚子热心肠的苦命人走到咱家里了,你能把人给撵出去……”

    清辉动了动嘴角:“我知道……这人跟袁艺那女人不一样……可是……就是因为不一样……咱才不能坑人家……”

    林雨桐笑了:“坑不坑的,得叫人家说。人家要是觉得这是个坑,那就别跳。可明知道是坑,那边还往里推,那咱们就接着……”

    老三一下子就坐立不安起来,这……能成吗?

    史可和乔国红对视一眼,心里都道:能成。

    看着思云面带微笑,嘴上不停的说着,一边抱怨男人不会收拾屋子,一回抱怨俩孩子不听话。完了又拉着史可:“求你件事呗。”

    史可愣了愣:“跟我之间,还求什么啊?多见外的。”

    姚思云抿嘴笑:“也是家门不幸,我家这小子,皮的很。学也不好好上,你说着将来怎么办?我就寻思着,叫他跟我专门学手艺算了。可如今跟过去不一样了,私底下学了手艺,没文凭国家是不认的。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我就想着,跟我学上两年,差不多能入手了,帮我想想办法,给孩子塞到中医学校进修班去,读两年书。别管出来干啥,是去医院呢,还是自己开门诊,又或者爱做生意爱赚钱,弄个药店医疗器械的折腾着,不比弄车强啊。我一想到他这个年龄就开车,我恨不能咬孩子他爸两口。你说我这才几天没管孩子,怎么就成把孩子管成这样了。我也想了,女人呢?家庭还是更重要一些。以前就是太顾着工作了,自己在京城,把男人孩子扔下不管。说起来,错的还是我。”她看向乔国红,“你说我把那边的工作先停了,调过来怎么样?”

    自己把那些解释不了的漏洞,自己给补上了。而且还深信不疑。

    史可先笑:“为孩子的嘛,我应下了。这事我跟我爸说去,包我身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很多读者私信我,问姚思云是作者设定的还是本身是有原型的?我说过,生活往往比小说更精彩。大家觉得很惊讶的转折,就真的那么发生过。偶然撞上了,然后就成了三个孩子的妈妈。医术很好,口碑不错。虽然很多人背后都叫她‘姚疯子’!

    最近遇到很多事,自己的,家人的,想说的只要一句: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比身体更重要!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99章 悠悠岁月(11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