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00章 悠悠岁月(11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00章 悠悠岁月(11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4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00章 悠悠岁月(11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17)

    三个人正说话, 姚思云马上‘哎呦’了一声,“看我这脑子,锅里还炖着鸡汤呢。”

    她起身利索里去了厨房, 应该是揭开锅盖了, 屋里瞬间充盈着鸡汤的味道。

    史可看向自家嫂子,叹了一声, 压低着声音道:“这地方……虽说比不上京城, 但一路走来你也瞧见了, 确实是不错的。就是房子小了点……”

    乔国红摇头:“房子大小没关系,是家就行。她在京城的房子倒是大,可就是空荡荡的……”哪里能跟这里比,虽然挤点,但热乎。

    这就行了。

    最重要的是:她高兴。

    史可正要说话, 姚思云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留下吃晚饭吧。我叫买个醋, 怎么爷三个都跑了。”她出来看时间,“怎么去了这么久。”

    乔国红打岔:“孩子那四婶不是跟我们来了吗?去楼下孩子他二伯家了。跟你说, 你没听见吗?”

    姚思云摇头:“还真没听见。”她笑,“你们不是外人, 咱们说的话也不是不能给人听, 干嘛避出去?”她出来爬阳台上, 朝楼下喊:“吃饭了, 都上来吧。做的多……”

    那也不能这么多人都上去。

    林雨桐就叫老三带着孩子先上去, “去吧,我跟二哥二姐说说话。那两位都是明理的人, 有什么你只管说什么,不必有太大的负担。”

    老三深吸一口气,揉了揉儿子的脑袋,拉着闺女就走:“行了,别哭了,叫人看见了不像话。”

    看着爷三个出去了,老二长出了一口气:“这真是祖宗显灵了,要不然哪里找这好事去。”对老三对俩孩子,那是再好没有的。

    英子问林雨桐:“我也是早出晚归的,压根就没碰见过。你见了,是咋样个人?”

    怎么形容呢?

    “你等会见见就知道了。”她这么说。

    话音才落下,门就敲响了,清安去开门,一看是他三叔。

    老三尴尬的进来:“那什么……请你们上去吃饭呢。”

    嗯?

    老二和英子面面相觑,林雨桐就说:“……很懂礼数的一个人……”

    到底是怎么一种人,自己感觉。

    很有教养,知道林雨桐来了,就必要会叫一起吃饭的。如果知道在老二这边,那肯定会打发人叫的,老三请不去,她会亲自下来。她来还不去,会叫孩子送菜下来。处处都会做的很熨帖。

    既然叫了,那就真不能不去,不能真叫人下来请吧。

    英子就把自家冰箱里的卤猪蹄和肘子都端上,“那就走吧。”

    对懂礼数的人,你得把礼数做足了。

    家里的圆桌坐大人,几个孩子凑到茶几上,搬着小马扎吃饭,分了两摊子。

    姚思云特别高兴,夫家娘家一桌子吃饭,和和气气的,多好。

    吃完了,英子帮着去厨房收拾碗筷了,乔国红就跟林雨桐说:“以前过节过年的,她也一天天的做一大桌子菜,然后吃不了多少,回头就都倒了……”

    是!幻想着团团圆圆,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还都是一个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别人什么感觉老三不知道,但听到他耳朵里,只觉得鼻子一酸。

    他掏了烟,在手里颠来倒去的没吸,但却还是道:“……她……她要是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呆一段时间看看……”

    要是不适应,她自己就回去了。要是适应了,到时候再说吧。这种事其实是说不好的,要是她突然又糊涂了,觉得自己不是她的男人了,或是觉得跟自己在一块并不是跟她幻想中的一样,那咱不能赖着人家。想走就走吧。

    他补充道:“我暂时不会跟人说她的来历……这里离京城远,远离她的生活圈子。就算是反悔了,也没人知道……”尽量不要给她造成困扰。

    乔国红的神情温和了起来,“……只怕这样,对你的名声……”人家只会说,这金老三从哪弄了这么个女人来……

    老三嗤笑:“我哪里有什么名声,无所谓的事。”

    对有钱的男人,这真的很无所谓。

    乔国红就看林雨桐,她得考虑这两口子的想法。咱是为了思云好的,不是想跟谁过不去的。这样做,其实是有点欺负人的。毕竟有病嘛,她想象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老三能否叫她满意,鬼才知道。

    所以人家黑不提白不提,不提结婚的事,不是人家不地道,这是人家不想这么攀上来。

    真结了婚,她哪天醒了,结婚证却成了她的捆绑绳了。

    金老三这么说,意思很明显,给她来去自由的权利。

    林雨桐能说啥?她看向老三,老三认真的朝她点头,甚至有几分祈求之色。她叹了一声,啥也没说。

    婚姻是老三的,以后过日子还是老三的。老三决定了,那就行了。

    乔国红眼圈红了,看着老三:“我把我妹子交给你。有什么情况,给我们打电话。”她递过去一个小本本,“这里面任何一个人,接到电话都不会不管的。”

    这是防着谁有事,暂时没接听到。所以给的很全。

    老三不是傻子,官场上不知道多少人想得到其中一个电话而不可得。他这里却有一个本本。

    递到手里的是人脉,但他从来没想过用。

    自己有啥事自家解决就好,真用不上。

    或者这是接着自己的手给老四和桐的?

    林雨桐对着老三,隐晦的摇头,这是说她不要。

    老三朝厨房看了一眼,“那我替她收着……”

    这事就这样了,史可和乔国红先去酒店,林雨桐留了下来,去了老二家,自家人关起门来能说说话。

    清平回来了,见了林雨桐挺高兴的,一边吃饭喝汤,一边惊悚的听着大人们之间的谈话。

    英子说:“人是可怜人,也是个好人。利利索索的。我都不知道是盼着她好还是盼着她就这样……”

    这事没法说。

    林雨桐只叮嘱英子和老二:“……跟我三哥说说,镇上……能不带她回去就别带……老家那闲言碎语的太多……还有何小婉……知道了估计还得来……”

    英子就轻哼:“她?她来能怎么的?这你放心,人既然咱们留下了,就万万没有叫人家受委屈的道理。我跟你二哥不糊涂……”

    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说完了,就起身,去酒店,“明早我就走。你们不用管,也不用送。”

    “这么急,好容易回来一回。”英子翻腾冰箱,“我给你带点傻?”

    “家也啥也不缺,带啥啊?”她赶紧过去拉住英子,“我那边请着假呢,忙的什么似的,也就能请这一天半天的假,真得回去了。”

    林雨桐才走,估摸还在路上。结果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何小婉回来了。

    直接找英子和老二。

    英子还以为是她知道姚思云的事了,还说清辉这嘴可真是够快的。

    却没想到何小婉一开口就是袁艺的事,“……生个孩子就给个公司,她肚子里蹦出来的是金疙瘩?那我给他金老三生了俩娃,他得给我多少?是不是?这账不是这么算的!公司不能给,这是俩孩子的,凭啥给她……她比谁金贵到哪里去了?”说着眼眶也红了,“我跟老三走到如今,他有错,我也有错。但不管咋错的,我都不能说老三亏了我。老三对我娘家,对我,那都没话说的。我回来不是找老三要这个要那个,觉得生了俩孩子他就得给我金山银山的,没那意思。我就是……”她擦了擦眼泪,擤了擤鼻涕,这才道:“就是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难受。老三他是不待见我,还是不待见俩孩子。凭啥那女人就比我金贵,她生的一个比我生的那俩都金贵呢?这还没生呢,就这样,这要是将来生下来,还有没有清辉和清涓的活路了?”说着,就看老二,“二哥,您到底管不管?”

    这话说的吧,叫人听起来也觉得是有她的道理的。

    是啊!我俩孩子都是婚生的,凭啥那个一个女人生的就比我这个金贵了?

    谁心里都不舒服。

    更何况,这是分薄了俩孩子本就应得的,她能愿意才怪。

    在她看来,这是老三不地道。

    老二皱眉,“小婉啊,这就是你跟那袁艺不一样的地方了。不管怎么说,你跟老三是结发夫妻。你过的要是不好,老三心里也不得劲。而你呢,不管谁的错,在外面没说过老三一个不好。咱都知道,那是情分。你顾着老三的脸,老三的面,这是顾着孩子的脸和面子。但那袁艺能你比吗?她拿啥跟你比?她是那不达目的不罢休,肯定是要闹的人尽皆知的,脏了臭了老三的名声的。你说,那值当吗?公司那玩意,能开一个就能开两个。安安静静的把人打发了,有多少钱挣不了?再说了,公司给她她就能赚钱了?光是工商税务消防安检这些衙门,常不常的去检查检查,这个不合格了,那个不过关要整顿了。要不了半年,说干不下去,咱就能叫她干不下去。你寻思,是不是这个理?”

    何小婉一愣,这么说的话也确实。老三折腾钱的道道说的清,但没有背后的老四和桐的面子,他玩不转。说到底,这是自家的地盘上。在自家的地盘没有被人欺负的道理。所以啊,那女人还未必是真占了便宜了。

    她顿时没话说了,英子就说:“要不然,就得把这么一个心思不正的娶进门,这对俩孩子就好了?说到底,退这一步,还是为了俩孩子。”

    对老三能有啥影响呢?对不对?

    两人不光是把何小婉往好人堆里推,把她扶的高高的,才摆事实讲道理,把人给哄好了。

    虽然还是气不顺,但到底是面色缓和了。

    絮絮叨叨的说了她在省城的事,就起身要走,“回去看看我妈,也有小半年没见了。”

    一听不是见老三和俩孩子去的,英子就没多话:“能呆几天啊?”得赶紧跟老三说一声,别叫撞家里去。

    何小婉就说:“看我妈一眼,晚上做顺风车就走了。”

    那是顾不上看老三那头的,她放心了。又拿了店里的吃的,卤肉啥的叫带上,“给大娘拿回去……”

    何小婉没客气的接了,“下回我叫人捎带点桌布啥的,我们小区门口有家酒店,人家里面拿桌布,沾上油渍人家就不要了。我有时候帮着去清洗,故意不往干净的洗……如今攒了……”她比划了一下,“这么一大摞子……回来洗洗保证能干净。人家那颜色也好,花色也好,出来自己在饭店里用,或是干脆自己缝一下,做个门帘子墙围子的,肯定能行。料子可好了……我往家拿了两个,说给桌子上铺……可那死老头的儿媳妇,还不愿意,嫌弃给她家丢人。丢啥人啊?两口子如今都下岗了,在外面混呢……讲究个屁……”

    英子听着,应着,把人给打发了。

    何小婉出了门,都走到车站了,想了想还是折回来,去孩子的学校,看看闺女去。

    结果去门卫,跟人家说要进去找几班的谁谁谁,然后人家门卫就说:“看着憨厚的面相,怎么净干些缺德事。拐卖孩子还是怎么的?这地方可不该来的。再不走我可报警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何小婉就莫名其妙:“我说你这大叔,我看看我闺女,怎么还拐卖孩子了?你报警试试看……”

    门卫冷笑一声:“你说你是那金清涓的妈妈?人家亲妈我又不是没见过……”别的时候他未必记得住那孩子,但这两天她肯定记住了。人家那亲妈送孩子过来,又是给她烟又是给她茶叶,都是好东西。今儿早上还送了自己一道羊肉票。那人家的手短,能记不住吗?你说着跑来冒充人家亲妈,这不是人贩子是啥?

    他冷笑着往门房去,拿电话就要打。

    抬头去从窗户里看见那女人急匆匆的跑远了。

    何小婉能不跑吗?这事不对!自家孩子从哪跑出一亲妈来?

    跑过去,腾腾腾的上楼,敲了门,然后里面是一声特别好听的女声:“来了,谁啊?”

    她的心一紧,脑子里嗡嗡的,正想不明白呢,然后门开了。

    一个叫看了就觉得自惭形秽的女人开了门,皮肤白的很,细的很,看不出年纪,但就是觉得年轻。头发松松垮垮的挽着,上身是蝙蝠的黑色毛衣,下身是一条松松垮垮的牛仔裤,脚上是拖鞋,但却是那种很贵的那种。反正是老头子的儿媳妇有一双,她不小心拖地的时候蹭了一下,她指桑骂槐了半天。

    她正上下打量呢,就听这女人又问:“你找谁?”

    我找谁?

    这是老三买的房子吧,不会跑错了吧?

    他说:“找金老三……”

    金老三?

    姚思云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自家男人好像是排行老三的,老二家的孩子清平清安都是叫他三叔。想到这里,她就点点头:“是……”

    话没说完,清辉冒出头来,紧跟着面色就变了:“……您怎么来了?”

    何小婉心里一松:“我还以为跑错了?”她指着姚思云,“她是谁?”

    姚思云也回头看清辉:“儿子,你认识啊?”

    儿子?

    谁儿子?

    那是我儿子!

    何小婉面色一变,看向清辉:“儿子?”满是不可思议。

    清辉赶紧出去,“妈……嘛来了?有事?”

    说着,拽着人就要下楼,怕刺激这位啊。一句妈都不敢叫出口的。

    姚思云却呵斥:“哪去?该写的都写完了?该背的都背会了?我叫你出门了吗?”

    清辉还真就不敢走了,何小婉就不干了,三两步进了家门:“你谁啊?说我们家孩子干嘛?”

    姚思云的注意力却在何小婉的脚上:“找我爱人有事啊?进来坐。”还找了一双尺码合适的鞋过去。

    何小婉换了鞋,进去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

    清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眼下个状况怎么整?

    姚思云给客人倒了茶,礼貌又矜持的坐过去:“请喝茶。我爱人大概六点半才能回来,你是等着还是……”

    何小婉最见不得这种‘我爱人’‘我爱人’之类的称呼了,在自己这个前任面前,一句一个‘我爱人’的,啥意思?

    示威呢?

    她冷笑一声:“你装什么糊涂?真不知道我是谁?”

    姚思云挑眉:“真不知道。”

    “我跟金老三是啥关系,你真不知道?”何小婉斜眼看她,又问了一句。

    然后姚思云就端着姿态高高坐着:“你找我是想说啥?我信我爱人,信孩子他爸。有钱的男人嘛!”

    话没说完,但意思却是:有钱的男人嘛,什么样的女人都往上贴,这很正常。

    不光是何小婉的面色奇怪起来了,就连清辉,也忍不住想笑。

    这是把自家亲妈当成倒贴的三儿了。

    何小婉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你跟我装什么糊涂啊?我是金老三的原配,是俩孩子的妈……”

    姚思云疑惑了一瞬:“你是谁的原配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有两个孩子那事你的事。”

    不是!

    何小婉这会子闹不明白是自己没说明白话呢,还是对方故意跟自己装糊涂的,她指着清辉,“别儿子儿子叫的那么亲热,那是我儿子……”

    “你就是想给我儿子当后妈,也得我先给你腾出位子才是。”姚思云上下打量何小婉,“你这样的……我家孩子的爸眼睛不瞎……”

    什么后妈?怎么就后妈了?我是亲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没处说理去!啥都说不通啊。

    是自己脑子有病,还是她脑子不清楚。她怎么那么大的脸说儿子是她生的?

    何小婉运气半天,才道:“清辉,清涓,是我生的。那是我儿子我闺女,我是亲妈。”

    姚思云认真的看了何小婉一眼,然后淡定的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她们是你生的,咱不着急,不生气好不好?我记得家里还有香蕉,我给你去拿……”

    然后给清辉使了个眼色,直接去了厨房。

    清辉跟着进去,就见这位‘亲妈’拿香蕉切果盘,然后声音压的低低的说,“给你爸打个电话,叫那个……”她指了指外面,“叫通知她的家里人。她这样可病的不轻。这是一种心理疾病,臆想症还是妄想症的,这一块我不专业。得叫你爸提醒她的家人,还是得找医生好好看看……”

    啊?

    “啊!”清辉都懵了。

    一个精神病人把一个正常人诊断为精神病,这也是没谁了。

    姚思云催他:“快点,等会清涓回来了,这种病咱也不能确定她有没有暴力倾向……快叫你爸回来……去你二伯家给你爸打个电话,别刺激她……”

    然后清辉出去用特别奇异的眼神看了他亲妈一眼,带着意味不明的笑着往出走。

    何小婉皱眉,气的什么似的,狼崽子,不帮着亲妈一句,她瞪眼问:“去哪?”

    姚思云端着香蕉出来,“哦,清涓要放学了,去接一接……”既然是亲妈嘛,大的接小的,应该没问题吧。

    “接什么接?”何小婉就说,“多大了不能自己回来?”

    姚思云叹气:果然还是有病,不是亲妈。

    正说话呢,门锁响了,老三回来了,然后抬头一看,就愣住了。

    这是个啥情况啊?

    给儿子使眼色,然后小心的看姚思云,想说啥又不知道该从哪头说起,憋了半天只问道:“……手里拿的啥?”

    “香蕉。”她说着就放茶几上,让何小婉:“尝尝,我放了点酸奶……”

    老三换鞋,偷摸无声的只张嘴对着儿子问:没受刺激?

    受了!

    我受刺激了。

    他坐小墩子上吃酸奶拌的香蕉去了。

    这事啊,说不明白了。

    何小婉看看儿子看看老三,然后起身到玄关的地方,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你怎么弄一听不懂人话的回来?”

    这话听的人不怎么舒服,老三皱眉:“你管我?不是人家听不懂人话,只怕你是没说人话。”

    这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的德行,真是叫人想扇他。

    何小婉当时就恼了:“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什么意思?你跑过来干啥来了?我跟你有啥关系?”金老三也瞪眼。

    姚思云心道:看!果然就是没啥关系吗?

    何小婉眼圈却红了,“我跟你没关系?没关系俩孩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老三蹭一下就看姚思云,结果姚思云却过来温和的拉何小婉:“你别激动,咱坐下来慢慢说……”

    何小婉坐在沙发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数落老三:“……你就是没良心。当年跟着你的时候,你家过的啥日子?跟着你提心吊胆的,哪天过的安稳了?当年怀孩子的时候,想吃口水果,家里都买不起。你看清辉,生的黑瘦黑瘦的……生清涓的时候你又在哪呢?过上好日子了,你把当年的难处都给忘了。别的女人跟着你都能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我跟着你,你是给我买金卖银了,还是干啥了?人家生个孩子能换个公司,我生了俩孩子你给我啥了?”

    老三吓的就怕另一个犯病呢。

    结果这位听的认真,还不时的点头,回应一些‘是吗’‘哎呦’‘那可太过分了’之类的话。然后何小婉越来劲了,拉着姚思云的手:“妹子,我看你是好人,我跟你说,千万别被骗了,他可不是啥好人……”

    “是!”姚思云特别真诚,“我肯定听大姐你的话。这人是不能跟,这都啥人啊?”

    何小婉认同的点头,“我是真伤心了。给那不要脸的一个公司呢?我生了俩孩子他给我啥了?”

    “是!是他不对,他把家产都该给你的。”姚思云赞同的说,“不给你也该给孩子留着。”

    这话可是说到何小婉的心坎上去了:“就是这个意思,凭啥便宜那贱货,你说是不是?”

    “是!”姚思云点头,“放心,我一准要回来,要回来就写俩孩子名下,一分我都不要……”

    何小婉抹了一把眼泪:“真的?”怎么这么不信呢?

    姚思云露出特温和的笑:“谁叫我脑子不好呢。”

    这倒是,这迷迷糊糊的性子,话都听不明白的。

    姚思云见对方不说话,就岔开话题,“天晚了,要留下吗?我去做饭……”

    “哎呦!”何小婉赶紧起身,瞪了老三一眼,“等我有空的时候咱们再说,今儿我是顾不上了。”

    她得赶末班车回去了。

    姚思云把她的卤肉给塞她手里,还把厨房的香蕉给装起来带上,“路上吃!”

    何小婉不要,那个硬给:“家里还有,有俩孩子的,你放心。”

    于是何小婉带着肉和水果被送出门。

    清辉就趴在阳台上看,看着他妈出了小区,才扭身。

    就见自家这位‘亲妈’十分同情的跟自家爸说:“……那是从哪认识的?脑子不清楚是怪可怜的。我跟你说,这人以后上门,说什么咱们就应什么。说俩孩子是她生的,咱就说是她生的,千万别反驳,再刺激的厉害了。反正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咱自己知道就行。别跟人顶上了。她说跟你是啥关系,你就应承是啥关系。我信你就行。”回头又教育儿子,“医者父母心。不管是哪病了,她都是病人。当大夫的,这点委屈也受不了吗?你只想着,她是病人,不用计较,知道没?以后她让你叫妈,你就叫一声。又不会少块肉。怪可怜的!”

    然后她溜溜达达去卧室换衣服,“我去接清涓,你们爷俩去厨房把菜该洗的洗,该削皮的削皮,我马上回来。”

    说这话,就出门了。

    门咣当一声被带上,爷俩才反应过来。

    老三抬手搓脸,他觉得他得消化消化,可脑子里懵的懵懵的,“啥意思这是?”

    清辉去厨房拿土豆,搬了小板凳坐在垃圾桶边上削皮:“意思是,我妈觉得她脑子可能不大好使,听不懂话。她觉得我妈有精神病……”

    自己说着,都憋不住的,不由的嗤嗤的笑起来,这都叫啥事。

    老三一脸的一言难尽,这女人啊,其实真没啥可叫人担心的。最怕的就是何小婉来,结果来是真来了,却以这样的姿态结束了。那以后愿意时不时的来,这都不是问题。

    对姚思云来说,那就是个病人,怪可怜的。

    “病人?”门卫老头惊讶了,“真的啊?看着不糊涂啊?”

    姚思云就摇头:“好些病不就是看不出来才可怕吗?说起来也是可怜的很。”她指了指脑子,“臆想嘛,谁知道脑子里都想的是啥。以后麻烦大爷了,要是来找我们家孩子……”

    “我一准给挡了,然后给你打电话。”门卫都有些后怕,又问:“我们村上,那二傻子把人打死了,好像没偿命啊……”

    姚思云就给普及法律常识:“是!精神病患者杀人是不用偿命的。”

    这连杀人都不用偿命,那犯了其他罪,比如拐卖孩子啥的,应该也不犯罪。

    可要是丢了学生,学校却是要负责的。

    门卫大叔连连叹气:“这谁家的?怎么把病人往出放呢。今儿说是这个孩子的妈妈,明儿就敢说是那个孩子的大姨,你说这,叫人防不胜防的。以后可得精心些。”

    姚思云连连点头:“是这个话。大叔你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孩子放在学校,我这当家长的看着您都觉得特别放心。”

    门卫大叔手里拿着人家给塞的好烟,听着顺心的话,心情挺好。

    人家说:“我得跟孩子老师说说去,要不然不能放心。”

    然后门卫大叔不到放学时间就把门给开了一点,叫人进去了,“是得好好说说,这是大事。”谁家被精神病缠上,都麻烦。

    姚思云给老师们买了果篮,放办公室了。

    老师们挺稀罕这么一个知性女性的,尤其是人家很有两下子。这个便秘了,她给个偏方,好了。那个失眠了,她隔天送孩子的时候送点香料,点燃了睡的就可好。

    总之,文化人跟文化人,这是有话题可聊的。

    然后几个女老师出去逛街,还发出邀请,“一起去,买衣服参谋参谋……”主要是人家穿的就好看,一看就有时尚的眼光。

    姚思云欣然允诺。

    说起闲话的时候就说了:“……老家村里的人,我们家的条件能稍微好点,什么样的人都能缠上来。你说办个事借个钱啥的,这都行。真不是啥大事。可这要是臆想她成了我,她是我们孩子的妈,你说这就很闹心了……”

    还有这事啊。

    老师们一个个的都竖起耳朵了,这个说:“主要还是羡慕你的好日子……”那个说:“心有余力不足的时候,欲|望达不到满足,是容易把自己憋出毛病来。”

    有一女老师呵呵笑了两声:“你们家那位挺有名的,我都听过他离婚了啥的,老婆改嫁当官的了……”

    姚思云摇头:“我们好着呢。谁知道得罪了谁,说啥的都有。”

    哦!

    这倒也是!羡慕没关系,就怕嫉妒啊。这要是嫉妒心作祟,造谣啥的,一点也不稀奇。

    都属于坊间传闻嘛。

    班主任就言归正传:“你说的这个事是得重视起来,尤其是低年级的孩子,到了这一茬孩子,都是独生子女,真要是出了意外,你说咱们担待的起吗?”

    是啊!一家就一个宝贝疙瘩嘛。

    姚思云还给人家出主意,“我在京城见人家的幼儿园,每个孩子都有一个接送牌。贴着孩子的照片,然后家长拿着牌领孩子,送孩子的时候把牌交给老师。要是不接送的孩子,家长得签个啥文件,把权利交割清楚……”

    很靠谱的样子。

    班主任老师拿笔记下来,“回头得跟校长汇报。”又谢姚思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该我谢老师才对。怎么反着来了?”

    说笑着,下课铃声响了,班主任带着她去教室姐孩子。

    清涓把书包一收拾,就窜出来了,“妈!”她叫的一点都不勉强,自然而然的扑过来,抱着她‘妈’的腰,然后笑着跟老师再见。

    姚思云笑眯眯的瞧着闺女,把闺女的书包拿下来自己提着,然后跟老师告辞。

    母女俩牵着手走,清涓问她‘妈’:“今儿怎么这么早,还进来接了?”

    她‘妈’就说:“跟你们老师说点事。”然后又叮嘱闺女,“以后要是有莫名其妙的女人让你叫‘妈’,你就叫她,别跟她吵吵,只要不带你走,怎么都行,知道没?”

    清涓的眼睛眨了眨,心想这‘莫名其妙的女人’不会是自家亲妈吧。

    她‘哦’了一声,试探着问:“我干嘛把她叫妈?”

    “她这里……”姚思云指了指脑子,“有点毛病,只要不伤害你,怎么都行。记住了!”

    清涓:“………………哦!”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00章 悠悠岁月(11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