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103.悠悠岁月(12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103.悠悠岁月(12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5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103.悠悠岁月(12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0)

    一顿饭,徐强净听教训了。

    老爸喝了不少, 也是!有些话, 哪啦是老子跟儿子, 这也得借着酒劲,才好意思说出来。

    因此, 不知不觉中, 他自己把他自己灌醉了。

    其实自家老爸喝醉了不是个难伺候的人,往被子里一塞,边上放一大洋瓷缸子的水,就不用管了。醒了, 酒劲就散了。

    他把人安顿好,然后把锅碗瓢盆的都收拾了,看看时间, 都已经下午的四点多,快五点了。赶到清平学校那边,该是五点左右吧。

    她五点半就放学了,时间上刚刚赶得上。

    徐强没有在学校门口堵她, 那时候上高中的时候, 哪个男生多跟某个学生说句话, 也有些无聊的人喜欢,不把两人撮合到一块誓不罢休的架势。

    自己要是去了, 叫人看见, 铁定又有人说这说那, 平白添了困扰而已。

    清平从学校里出来, 左右看看,又等了五分钟,还是不见人,往前走了两步,看见他再不远处的亭子里坐着,她的心里涌起了一种难言的情绪来。

    心里两个声音在说话。一个说,我明白,他是怕我困扰才没有直啦啦的过来找我。一个说,如果这么交往连叫人知道都不敢,他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是认真的吗?另一个就反驳说:不是真心的,知道你没接电话,连夜的赶了回来。如果这都不是真心,什么才是真心?

    她不知道别人谈恋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态,但她现在的状态显然是不对的。

    走过去,没有说话。徐强却起身过来,接了她手里的书包,“饿了没?跟我来。”

    两人没去别的地方,就直接去了小码头上,找了一艘观光的船坐了上去,包了一艘船。

    外地的游客喜欢这调调,但当地人却很少去花这个钱。

    船舱不小,固定在船上的小方桌,船舷的四周铺着软垫子跟沙发似的,坐上去,脚搭在方桌下面的格挡上最暖和。因为方桌下放着炭盆,两头挂着厚厚的帘子之后,里面暖意融融。

    他叫老板准备上菜,扭脸问清平:“泉水鱼行吗?”

    所谓的泉水鱼,其实就是煮鱼的水是泉水,鱼就是普通的鱼,打着的泉水的噱头而已。毕竟嘛,自家县城这矿泉水还是出名的。船上放着大桶的矿泉水都当做菜做饭的原料使了。

    炖一锅泉水鱼,然后还能汤汁还能涮菜,冬天飘在湖上慢慢吃最好。

    清平点点头,其实是觉得有些浪费的,自己在家做的可能比有些船上的要好吃的多。

    徐强看她那小眉头微微皱了皱,却没有说话,不由的就笑了,“我知道浪费,不过现在想吃你做的,也没地方给咱俩提供这时间和空间对不对?再等半年吧,再半年你去了京城,周末的时候咱们自己做饭,行吗?”

    清平看着他,手不停的转着手里的茶杯:“其实……咱们俩现在……”

    “清平啊……”徐强没有叫清平把话说完,而是看着她的眼睛:“我希望咱们俩之间,不要轻易说分开的话。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做的不对,或者是哪里叫你不高兴了,你可以直接跟我说。”他的眼睑低垂,正要说话,菜上来了。

    他住嘴,叫老板把锅放上,锅下面是酒精炉子,里面放的是固体的工业酒精,粉红的颜色一坨,沾点火星就着了。

    火一着,锅里就冒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他夹了鱼肚的肉放在清平碗里,“尝尝。”

    清平手里拿着筷子在鱼肉上来回的扒拉,“你说,我听着。”说着,就吸吸鼻子,专注的挑鱼刺。

    徐强舀了鱼汤在碗里,滚滚的喝了半碗才道:“我家里什么情况你也知道,客观的说,成长环境其实还是给了我很多影响,好的坏的都有。对感情也是如此。上了大学,尤其是现在都大三了,宿舍的这些也都谈着恋爱呢。有时候我看的都累。今儿分了明儿好了,然后分了合了合了分了,别人也许把这当情趣,把每次吵架当情感的助推器,但是在我看来,有时候感动了自己感动了彼此感动了周围人的那种轰轰烈烈,我大概真给予不了。我理想中的关系应该是一种稳定的,彼此信赖的,这样一种关系。尤其是咱们两家的关系很亲密的这种情况下,我从来没想过走不到一起的可能。也因为咱们两家的关系,我走出这一步,是深思熟虑的。我说这些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

    “我明白。”清平放下筷子,“你说的都很对……但是……人是会变的……哪怕是人心不变,可是环境变了……我可能跟不上你的脚步或者是适应不了你的那种生活……这种差异……”

    “我是哪种生活?”徐强一瞬间的恍然,原来她纠结的是这个,他又问:“你也快上大学了,然后你读了大学之后,生活的环境不会改变吗?事情没有到来,你怎么知道你一定不能适应呢?可就算你适应不了,有什么关系?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当然了,生活和工作有时候分不了那么清楚,但是你也不用担心你参与不到我的工作里就如何,因为我现在的工作,所谓的创业,是四叔的支持下才有的。而打通关节的一些关系,是严格给的。这样的情况下,你需要应酬谁呢?你怕应酬别人,其实是别人紧张应酬你才对。”

    清平坐直了身子,看着徐强:“你说的都对!但是我就是不高兴这样……像你现在这样,理智的很……”

    爱情不是这个样子的。

    徐强这次笑了,他一直都知道,清平是个特别感性的人,看本小说,都能把自己感动的哭的抽过去。可这也是这个姑娘可爱的地方。

    没读大学,单纯的高中生活,爱情只是悸动和小说里的描写。

    她动心了,也确实是喜欢,但也仅此而已。

    当她发现,有一天这个人变的不在是她原本认识的人,想来谁都会无措的吧。

    毕竟,两年多的时间,没有约会,没有太多的相处,最多的联系就是电话。关系还维持着牵手之前的状态。

    这确实不是爱情原本的样子。

    他笑了:“我真那么理智,就不会把一桌子客户全扔下连夜赶回来了。但是清平啊,在你的这个阶段,我不得不理智。跟你远了,怕你跑了。有了距离,你心里恨可能很快就被另一个人填满了。跟你近了,在你人生关键的这几年了,影响太大……那你说,我不理智能怎么办?只怕真过了,咱们才真的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别说你爸你妈,就是三叔也不会答应的。人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哪怕再喜欢我,也不会愿意叫你搭上前程。他们喜欢我是假的吗?不是!咱们两家的关系是假的吗?不是!那为什么他们这么理智的做选择呢?因为他们爱你。而我为什么这么理智呢……”

    他看着她,那三个字却没有说出口。

    爱这个字太重!现在说出来在感情不到火候的时候,却显得不那么真诚和厚重。

    “我就知道我当时动心,知道我当时会忍不住偷偷的站在你家楼下看你映在窗上的剪影却不敢叫你知道有多傻之后却依然高兴……我知道这几年我一直保持着那种心境,想起偷偷站在你家楼下的日子就忍不住笑……我知道我哪些地方变了哪些地方没变……我折腾着赚钱,我在京城买了房子,心里想着你哪天能住进来,所以,都是按你喜欢的样子买的,赶在你明年上大学的时候一定会装修出来,给你布置一间书房,高高大大的书架一直延伸到屋顶铺满四面的墙……给你布置了向阳的卧室,连着衣帽间,往后我会挣更多的钱来,慢慢的把你的衣柜填满…… 你羡慕别人有人送花的时候,我能花得起钱天天给你送九十九朵玫瑰……你想吃巧克力的时候我能托人在国外最好的给你……你想有人陪你的时候我是个老板不用看人家的脸色请假还未必请的下……我都有想过的……”徐强扭脸看船舱外面,“这都是我想为你做的……我有时候庆幸我比你大了几岁,要不然……贫贱夫妻百事哀,这话想来你也明白。”

    清平的脸越来越红,徐强觉得她是羞了。而清平却觉得更多是羞愧。

    是!她喜欢的爱情是甜蜜和浪漫的,但甜蜜和浪漫是需要资本的。那种两人没钱买吃的,两人为了一个蛋糕都要努力很久的浪漫,甜蜜中未尝没有苦涩。

    他们的爱情或许真的感人,但设身处地,如果不是旁观者的身份去感知,浪漫过后,更多的则是数不完的日子。

    他的理智或许才是对的,而她的爱情其实才真是飘在云端的。

    她低着头,把挑了鱼刺的鱼在汤锅里热了热,然后夹到对面他的碟子里,“吃吧!中午是不是喝酒了。”

    徐强松了一口气,这事就这么揭过去了吧。

    他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想过要学什么没有?”

    “我爸我妈那思想你是知道的,觉得当个老师、医生、或是啥专业能进个好单位才是正儿八经有工作了。”清平看徐强,“可我不想做这个……”

    看似循规蹈矩的姑娘,叛逆期晚来了。

    这些安排其实挺好的,体面又轻松,但她显然是过够了这种处处得听话受人约束的日子。

    “选你喜欢的就行了。”徐强这么说,“真的,其他的不用考虑太多……”

    清平皱眉:“当然也得考虑,就业之类的……我不会……”

    “我知道我知道,知道你不要我养,自己能养自己……”他笑的不行,“你知道你那套房子每月的租金抵得上大多数工薪阶层的月工资了没?有这些钱打底,你不用着急的。找自己喜欢的专业,找自己喜欢的工作就行……”

    可是我喜欢什么呢?

    面临高考的孩子,其实没几个有清晰的认识的。

    吃完这顿饭,就送清平回家了,放学在外面的时间久了,家里肯定要问的。

    跟徐强分开,清平没有回家,而是在楼下的公话上给清宁打了个电话,犹犹豫豫的,但还是把从昨天纠结到今天的事说了:“……他这一回来,又说了一堆话,我突然觉得是我有些无理取闹了一样……”

    清宁放下手里的材料:“不能说你无理取闹,只能说你们俩现在各方面,确实是存在差异。别觉得不就是上了个大学……真的!进了大学门之后,大家都会变。小到穿衣吃饭生活习惯,大到思想认识意识形态,反正是会变的。他变了,你没变,所以你瞅着他别扭。可等你也变了,你再回过头来想,或许又不一样了。我要是你啊,我就先等等,等到大学的时候,彼此都成了一样的了,这时候再来看看,你要是还觉得心里别扭,那时候再说。有些事情,你没经历过,别人怎么说你也理解不了。就跟现在的你,看初中生谈恋爱一样,你觉得幼稚。等到上了大学,回过头来,许是会觉得你自己有些幼稚也不一定。大学,整的不光是外在,连内在也会改造吧。很多在高中沉默寡言的人,到了大学像是换了一个人,社团活动,学生会等等,有时候你都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而徐强,其实本质上不算是变了。他如今的状态是一种工作的状态。你们俩之间别看差了三岁,但对社会的认识,差距却十岁不止。不过这都不是问题,他只要愿意给你长大成熟的时间,一切都不是问题……”

    是这样吧!也许吧。

    清宁放下电话,看着桌上的模型,也有些心烦意乱。

    严格说好的今儿会回来,但是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手机就放在手边,但是一直都没响过。

    这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情况,出事了吗?

    她不由的想起他腰上的伤疤来,拿起电话直接就拨了过来。

    结果里面只有提示音,电话无法接通。

    手机放心,再想做模型,发现手没之前那么稳了。无奈的放下,电话一遍一遍的拨打过去,时间越久,她的心就越是焦躁。

    直到十点半,电话才响了,是严格打过来的,第一句就说:“着急了吧。对不起啊。今儿有点突发状况……”

    “你现在在哪?”清宁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呼呼的风声,就赶紧问了一句。

    “我战友他爸伤的很重,我们现在在卡车上,往京城走……”严格裹着大衣,坐在车兜子里,“这里是山区,刚才没信号……”

    “先挂了小心没电,是外伤吗?我帮着联系医院联系病床吧,联系好了短信发给你,你直接过去……”然后就直接撂了电话。

    严格拿着手机发愣,他战友就特别抱歉:“对不起啊兄弟,为了我的事,叫你俩吵起来了……”

    “没有!”严格就笑,“她听说叔叔伤了,帮着联系病床去了。医院现在……病床都紧张……”

    清宁这会子懊恼的什么似的,医院的病床紧张,对谁紧张也不会对严格紧张。他外家几代都在医院工作,这需要安排吗?

    关系则乱,说的就是这个。

    但是既然管了,就做的有头有尾吧。还叫了救护车在高速路口等着接人。

    她开车过去,打算去高速路口等着。寒冬腊月的,在大卡车的车兜里坐着,真能把人冻出个好歹来。

    林雨桐站在露台上,看着她家姑娘开车远去,回来啧啧的跟四爷说:“这丫头也就是嘴硬。”

    四爷就笑:“不是心硬就好。”

    “我以为你又得酸几天。”林雨桐靠着他坐了,“想开了?”

    “人这一辈子,得有个伴才好。啥也不缺,这辈子才过的不遗憾。”然后拉林雨桐起来,“清远睡了,咱俩看电影去。”

    好几年都没看了。

    哪怕现在的电影是看过的,咱找的就是那个氛围。

    要出门就出来,换了鞋拿了大衣就能走的。开车去电影院,到了地方问有啥片子?一个半小时之后,有坦特尼克号。

    四爷就问林雨桐:“看吗?”

    看吧!今年也就这部片子好看了。经典看几遍都不腻。

    票买了,中间的间隔的时间有点长,两人溜达到咖啡厅,打发时间嘛。

    这咖啡厅在如今算是比较有特色,它原本该是花店还是花店兼职卖咖啡的,反正就是有鲜花有咖啡有甜点,好像代表爱情的因素这里都有一样。

    找了角落坐下来,点咖啡跟点套餐似的,每种咖啡都配套着鲜花,送给女士。

    林雨桐不是小年轻了,不用这种格调,直接点了一杯热奶一杯红茶,再点了三份甜点,一份自己和四爷吃,两份带回家给孩子。

    然后点心上来了,茶和奶都上来了,可托盘里多了一束康乃馨。

    没要花啊!

    林雨桐问侍者:“弄错了吧?”

    侍者指着另一边:“那位先生送的?”

    四爷一个冷眼就瞧过去了,结果一看是个熟人:江水。

    林雨桐就笑,见他一个人坐着就招手叫过来。

    江水起身过来:“难怪我妈总嫌弃我爸,真该叫我爸跟金叔学学。”

    四爷毫不谦虚:“那你爸要学的可多着呢。”

    江水呵呵就笑,说着几句闲话,视线却往一边瞟,林雨桐看过去,原来包装花束的就是那位于文文。

    见大家都看出来,江水脸一红,跟四爷说:“别说我爸要跟您学,我觉得我都得跟您学学。看看您跟林姨,这爱情保鲜期……多长啊。”赞叹完了又问:“您要是我,这样的处境,您会怎么做?”

    “我就不会把自己陷入你这种境地。”四爷说,“认准了早领证了,能拖到现在?”

    林雨桐心说:四爷从来都是把婚姻当做是感情的起点的。当然了,从女人的角度来说,步入婚姻的爱情才算是真爱。你说这么叽叽歪歪的,说有的没的,远没有比一纸结婚证还有能保障婚姻生活的经济能力更实在的东西了。

    女人在乎浪漫,可真比起来,大多数女人应该更注重实在点的东西。

    爱的死去活来就是不结婚,那扯的什么蛋。

    不是人家的爹妈,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提着包装好的两块蛋糕起身,看电影去。

    瓜子爆米花饮料,都买了。然后才进去。

    许是晚上的缘故,看电影的并不多。也多是年轻人。

    四爷和林雨桐的座位比较靠后,一排就他们两人。不大工夫,电影开了,灯也就关了。

    三两分钟后,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这是有人来的晚了,更进来吧,坐在了两人后面这一排。

    四爷把爆米花给林雨桐,林雨桐顺势也就吃了。

    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听到后面有个声音说:“你等一下,我去给你买爆米花,要喝什么……”

    “不用!坐下看吧。不渴。”

    林雨桐咀嚼的动作停下了,差点习惯性的伸手递过去来一句:不用买了,妈这里有。

    后面那俩熊孩子不是自家闺女和严格还能是谁?

    先说话的是严格,后说话的是清宁。

    她微微扭头跟四爷对视一眼:这可咋整?

    没有围观闺女谈恋爱的爱好啊。

    可现在起身只怕更尴尬。

    不过,许是电影好看,全程几乎没怎么听见他们说话。

    直到电影到高潮的时候,男主人公把生的机会给了女主人公的时候,影院里到处都是抽噎声,这才听见严格说:“给你手帕。”

    清宁愣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要手帕干什么?”

    严格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肯定是又走神了吧,他低声问:“想什么呢?”

    “想这船怎么就沉了呢?”她皱眉,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是学航天的,你觉得我选修个别的专业怎么样?”

    林雨桐只觉得连自己这亲妈的嘴角都僵硬了。

    四爷的嘴角抽了抽,等到电影完了,灯亮了,然后两人站起来转身,对上俩孩子愕然的双眼的时候,四爷对严格的态度特别宽容:“不早了,你是回家去,还是跟我们回去住一晚……”

    严格选择去金家:“我爸妈在我奶那边,只怕半夜回去把我奶吵起来……”

    紧张了一瞬,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四爷点点头,拉着桐桐走前面。

    林雨桐瞪了闺女一眼,对严格却格外温和,把蛋糕饮料之类的全塞过去,“你开车吧,清宁开车只怕没你稳。”

    两辆车,分开坐的。

    严格上了副驾驶,给至今表情还有些不自然的清宁系好安全带,“没事,叔叔阿姨也没说什么。”

    但就是不想这么快就爸妈知道嘛。

    严格也觉得倒霉的,被清宁在高速公路上接了,看着战友和他爸上了救护车,清宁说安排的没问题,那就真没问题。

    路过这地方,想起还没跟清宁看过电影,连饭都没吃,就来了。结果就这么巧,坐在人家父母背后。幸亏没有不安好心,看什么恐怖电影或者是那种比较开放的电影,要不然真要完蛋。

    他开的比较磨蹭,问清宁:“要是叔叔阿姨问起来,怎么说?”不行就实话实说吧。真不用藏着掖着,这事谁看不出来啊?

    可到家了,除了热汤热饭,连多问一句都没问。

    严格到金家不陌生,啥在哪里放着都知道。清远睡了,他没去打搅,自己去客房休息。

    林雨桐抱着枕头上去找她闺女去。

    清宁刚洗了澡,正吹头发呢。看见老妈来了,就挑眉:“您别问我啊,我想说的时候自然就说了。现在您就是问我,我自己还糊涂着呢。”

    林雨桐就叹气:“闺女啊,不是啥都得丈量的清清楚楚的。”

    清宁不解的看她妈:“没有啊!我就是觉得该做好准备……”

    世上哪有完全准备的事。就算是先知,也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

    林雨桐摸着自家闺女的头:“我跟你爸爸,总是希望你高兴快乐的。不用去那么计较多寡,害怕得失……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如果遇到这个人,叫你觉得高兴,你跟他在一起觉得轻松快乐安心……我跟你爸从来就不会拦着……你得学会享受,如果爱情来了,要懂得去享受它……生活该是多方位的,不是只有学习和工作才能带给你快乐……”

    清宁抱着她妈的腰:“您真想多了。您是觉得我看那么感人的电影,都没有被感动……很清冷……其实不是的!电影很感人,我也感动了。但故事也只是故事!我只是把故事当做故事看,仅此而已。”

    换而言之,就是不信真实生活中会有那样的故事,为了爱人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清宁的声音很轻:“我信父母会为了孩子牺牲自己的生命,信军人会为了职责而捐躯,却唯独不信,夫妻或是恋人之间会为了彼此牺牲性命。”她抬眼看她妈:“您呢?加入真的遇到危险,您回为了爸爸放弃自己生的机会吗?”

    “会!”林雨桐说的理所当然,而后又笑,“但你爸绝对不会将他和我放在那么危险的境地的。”

    清宁两手一摊:“这话我信。当然了,生活中也没有那么多非要做出选择的生离死别。就是平淡的过日子。我见过背着妻子包二奶的,见过背着丈夫跟人私通|的,见过爱上来死去活来但转眼劳燕分飞的,更有每年的毕业季,不知道多少恋人哭的死去活来却又果断的分手的。所以我看不懂了,很多难题我能解决,我知道规律,知道变化,知道解开它的要钥匙在哪?可是爱情这东西……她的钥匙……”

    “真心。”林雨桐给了两个字的答案,“它的钥匙就是真心。”她拍了拍闺女的肩膀,“珍惜别人的真心,别吝惜自己的真心……就这样……”

    本来打算跟闺女睡的,结果抱着枕头灰溜溜的回来了,钻到被窝挨着四爷求安慰去了。

    四爷哈哈就笑:“这不是你这当妈的该操心的问题。”

    林雨桐就说:“我现在不操心,等将来指不定得拿着牌牌,到公园一角的相亲角去……到时候是你去还是我去……”

    别说什么单身过挺好的。当爹妈的都不会说这样的话。

    真遇不上合适的另说,但哪个当父母的能看着孩子孤零零的,真是闭眼到另一个世界都不能安宁呢。

    你得想着,她有个伴,真有个啥事就有人帮着分担。成了家,有个孩子,老了病了躺到床上了,也有人端茶倒水能有一口热乎的吃。

    盼着孩子的日子过的和和美美的。

    婚姻经营的不好,并不是婚姻本身的错。

    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一觉起来,严格已经把家里收拾干净了,地也拖了,到处都擦的窗明几净。米粥的香味从厨房飘出来,他笑道:“我出去买了包子,一会放微波炉里热热就能吃……”

    “怎么起这么早啊?”林雨桐赶紧把他手里的抹布给抢了,“以后可别这样了……”叫人家爹妈知道了该多难受。自家儿子将来要是给老丈人家也这样,她心里肯定不得劲。

    严格就笑:“您拿我当外人了……”

    清远昨儿难得的睡的早,今儿起的也算早,见了严格挺高兴的,“严格哥,上次还答应带我打枪的,算数吗?”

    两人凑一块说话去了。

    吃饭的时候林雨桐才问严格:“你战友的父亲那边要帮忙吗?”

    严格皱眉:“他父亲是被车给撞了,不知道从哪来的一伙子公子哥,在山道上赛车呢,把人给撞沟里去了,要不是救的及时,人早没了。他弟弟去找那帮子,结果被扔了两千块钱把人给撵出来了。他家才给他打电话,说是县城的医院都不收了……我这战友是我暑假下连队时候的班长,人不错,也老实。没别的法子,给我打了电话,他知道我是京城的,其实就是想叫我带路,他没来过京城,不知道哪个医院好……我当是都到火车站了,最后还是先去了他们家……”

    这事的性质就很恶劣了。

    清宁就说:“谁家的公子哥?该怎么着怎么着!真无法无天了。”十分看不上。

    严格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霾,“我知道。”却扔过这个话题,说起了其他。

    吃了饭他得先回家,清宁在家耗了半天时间,起身拿着钥匙去了隔壁的小区,那里严格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她想了想还是过去收拾收拾,防着他战友借住。

    房子装修的很简单,是她帮着装的,家具也是她帮着采购的,这里她比严格熟悉。

    其实隔上一两周总叫保洁的来打扫一遍,因此也没脏到哪里去。

    收拾好了,躺在卧室里的大阳台上,眯眼晒太阳,心里却想着自家老妈的话。

    真心,严格有,自己也有。

    可有时候带着真心,却也未必就能顺利的走近。许是平时相距太远吧,总觉得两人少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到底是少了什么。

    她不愿意琢磨,只把这称为——火候不到。

    正想的出神呢,传来钥匙拧开锁的声音。她懒得起来,他进来自然就发现了。

    客厅里传来严格的声音,有点不像是他:“你坐吧。要谈什么就在这里谈,没什么不方便的?”

    另一个男声吊儿郎当的:“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十万块钱。钱给他,这事就这么了了。不要纠缠,也不要问撞人的人是谁。你知道的,咱们不在乎钱,但是在乎的是脸面。他冲上去二话不说就把人给打了,这事真要是较真起来,对他有什么好处……再说了,帮他帮到这份上,你已经尽到战友的义务了。何苦为了他得罪人呢。咱们俩虽然不熟,但以前在大院也是见过的,对不对?今儿来,真是把面子给你了……此时到此为止……”

    “如果我说不呢?”严格的声音连带起伏都不带,“差点撞死人家父亲,人家弟弟找上门,能丧心病狂的废了人家一条胳膊,如今想拿十万块钱了事,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脸……”

    “呵!”这人冷笑一声:“严格,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们家什么情况,就是把你外家都加起来,在这京城,又算是哪一号的人物?说给你面子,你还当真了。这是冲着跟乔家的瓜葛才给的……就你老子那样的,分分钟……”

    清宁正听着,就猛地听到哐当一声巨响,然后就是一声尖利的叫声,她急忙冲过去,就见严格手里拿着匕首正好插在对方的手指缝隙里……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103.悠悠岁月(12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