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111.悠悠岁月(12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111.悠悠岁月(12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7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111.悠悠岁月(12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8)

    清平还没反应过来, 就被同宿舍这位好打抱不平的热心舍友拉着上楼去了。

    她自己的宿舍在二楼,而刘燕儿住四楼。

    敲了半天门, 刘燕儿所在的宿舍418都没人给开门。

    舍友就怒了:“你看……肯定把咱们当成你那老乡了。这要是你那老乡这时候回来,又万一没带钥匙, 他们不给开门, 是不是得在楼道里冻着?”

    没那么夸张。

    这么冷的天,人家要是脱了衣服进了被窝, 谁都不愿意再爬起来。

    舍友还要敲门, 清平给拦了,大声问里面:“有人没?麻烦开一下门。有点事……”

    “没人!”里面传来嬉笑的声音,“都冻死了, 明儿找人来收尸。”

    这位刚说完,里面又换了个人说话:“是推销东西的吧?我们啥也不要。姐们, 挺冷的,懒的起了, 你多担待。”

    感情被当成推销的了。

    如今是有那种在宿舍里做生意的。批发了方便面,在宿舍楼里敲门往出卖。还有磁带以及各种资料书。

    更是有化妆品洗漱用品文具小家电, 无所不包吧。

    一到晚上九点以后, 敲门声就一个接着一个,谁都会不耐烦。

    清平表示理解。

    不过舍友同学却没这么好的脾气。对这个宿舍的女生观感差到了极点。

    这都什么人啊, 同学的被褥湿了不得不出去熬通宵, 对她们而言是这么无所谓的事吗?还嘻嘻哈哈的有说有笑。

    她一把推开清平, 梆梆梆的砸门:“开门!把舍友的铺盖浇上水, 还有理了。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吗?”

    这声响敲出了很多人, 裹着被子出来瞧热闹的,马上就围了一圈。

    而这间宿舍里,好像是沉默了一瞬间,就从门里传来若有若无的,类似于‘神经病吧’‘莫名其妙’‘找错门了’之类的话,夹杂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中间,听的不是深真切。

    但只靠这一两声,清平也觉得这事不对。人家这也不像是做贼心虚啊。肯定是哪里弄错了。她太了解燕儿了,她不是个受了欺负会忍气吞声的人。所以一瞬间她就想拉着舍友跑路。

    真进去一看发现不是,就很尴尬了。

    可还没等她动作,门一下子就打开了。

    一个长发的姑娘开门,冷冷的:“谁欺负同宿舍的同学了?谁给她的被子上倒水了?你们倒是把话说清楚。”说着还把门洞开,“来来来,进来看,看谁的被子是湿的。”

    清平忙道:“我们应该是走错了。”

    说着就拉舍友,这位的脾气比较暴,甩开清平的拉扯:“谁说走错了……”她又伸手推开开门的长发姑娘,朝人家宿舍里去。

    清平赶紧跟人家在暴怒边缘的姑娘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她再气头上……”

    跟进去一打眼,就见舍友不可置信的看向一个床铺。

    没错,那个床铺有些格格不入。

    别人都是一水的格子床单天蓝的被子,枕头是天蓝的,枕巾是白底蓝花。连床围子都是商量好的,素雅的黑白灰三色格子。不是那种贵布料,就是很亲民的十来块钱的东西。干干净净的,只看这三床就知道了,这几个姑娘很整洁。

    反观挨着阳台门的那个床,我的天啊。褥子直接铺在床上,没有床单。被子叠起来放在床头,枕头是那种圆滚滚的枕头,很多年不见了,布料是拼凑来的,颜色乱七八糟。

    褥子是那种一面是大花的绸缎面料,一面是土布的。但朝上的这一面不是土布,而是皱皱的绸缎。

    舍友看了清平一眼,像是在询问:这是你老乡的宿舍。

    清平垂下眼睑,她后悔没拉住舍友。

    将难堪的这一面叫人看见,谁都不舒服。更何况是刘燕儿。

    “走吧。”她拉住舍友,“找错了。”

    她这么说,但对方一点都不信,伸出手直接将被子拉开,褥子揭起来。

    然后就见对方的脸满是不可思议。

    被子褥子的里子都是土布,然而上面一圈一圈的像是尿芥子上的地图是怎么回事?

    还尿床吗?

    这?

    清平看了一眼,上去把被褥重新给收拾好。

    这尴尬的尿芥子一样的图案,当然不是燕儿尿床。她家那个弟弟,脑瘫。现在都是在炕上躺着大小便根本就控制不了。年纪越大,这尿味越是难闻,尿湿了有时候顾不得拆洗,帮着换一床,然后尿湿的直接拿到外面晾晒。如果及时清洗,是不容易留下这些痕迹的。但这反复的晾晒,被褥里面的棉花又都老化甚至脏的满是灰尘。几种因素作用下,这痕迹就洗不掉了。

    原该病人的东西只给病人用。可谁叫她家这个弟弟是宝贝呢。谁受委屈都不能他受委屈。家里的被褥可着他用的。

    于是燕儿的被褥就是这样。哪怕再浆洗,也留着这样叫人尴尬又没法解释的痕迹。

    这样的被褥遮掩还来不及,怎么会大喇喇的拿出来晾晒呢?

    新的宿舍楼,本来就潮湿。半学期过去了,近期又是一场连阴雨接着一场连阴雨,被褥早就潮湿不堪了。

    被褥湿了,是实情。

    但这里面有太多的难言之隐。不是宿舍的欺凌,也不是燕儿做作。

    饥饿和寒冷,容易叫人脆弱。

    她跟拉克申哭诉,应该是寒冷导致的那一瞬间的脆弱。

    清平把燕儿的床铺收拾好,然后跟其他三个人道歉:“真对不起,我们找错地方了。还把你们舍友的东西弄乱了,你们看我收拾的行吗?真对不起啊。”

    一边道歉,一边拉着舍友往出走。

    出来顺便给人家把门带上,还跟楼道里看热闹的解释说:“对不起,我们走错门了。误会418的同学了。”声音很大,就怕叫大家误会人家。

    然后跑回宿舍,把徐强昨儿拿来的橘子和香蕉拎了,下楼去,趁着人家还没上床,又敲开门,二话不说的把东西递过去:“听电话听错了,误会一场。”

    也怕这些人以为是燕儿在外面瞎说诬陷她们,所以,她坚称是走错门了。

    那边的火气也消了。

    香蕉如今不算是很亲民的水果,感觉有点小贵,学生们偶尔才舍得买一次。

    像是这么大一把,五六斤的样子,又有四五斤橘子,很有诚意啊。

    “没事!”长发姑娘面色僵硬的道。

    清平这才又跑回去宿舍。这么冷的天折腾的都出汗了。

    回到宿舍就听到这位热心舍友坐在凳子上打电话,“……真的……我不骗你……应该是有病吧……这么大了还尿床……”

    清平气的:“你怎么瞎说呢?”

    “我又没说你老乡。”她一直以为是走错宿舍了,还问拉克申是不是记错了,人家根本就不住418

    有没有记错拉克申很明白的,好不好?

    清平就说:“不管是谁,你也不该这么说出去。传出去像什么话?”

    这位舍友吐吐舌头,“拉克申不是那样的人。”然后抓着电话又警告拉克申,“不许说出去啊。也不能歧视人家。”

    拉克申隔着电话,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有些明白了。

    他没有跟这位热心的女同学说多余的,只道:“那大概我真的记错了。没事……”

    挂了电话,热心舍友还一个劲的跟其他两人说这事:“……这种病真得抓紧治的……不过看她那铺盖,就知道境况不好……你说咱们发起活动,为这位同学募捐治疗的钱款怎么样?”

    清平的脸都白了:“不行!你怎么知道人家是病了?”她有些生气,“你知道不知道要是旧被褥长期受潮也会成了那个样子……你问都不问人家,什么都不了解,你确定你是帮人家不是害人家……别人藏起伤疤,你非把人家的衣服扯开把伤疤亮出来给所有人看……你这是同情心吗?如果同情心都是这样……那这世上还是不要有同情心这东西了……这比杀人的毒|药还恶|毒……”

    这舍友一下子变了脸:“我是好心啊,要不要说的这么难听……”

    清平扭脸不说话了,她不打算跟这个舍友以后走的太近。她的好心,一般人真心消受不起。

    另外两个打圆场,一个说清平说的有道理,不该好心办坏事。另一个说,清平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是说舍友恶|毒就有些过了,她只是想问题简单,心是好的。

    然后促成两人相互道歉,彼此看起来又和和睦睦了。

    清平维持着表面的交往,心里却再不肯跟这位同学亲近一步。不过这种疏远,对方好像并没有察觉就是了。

    燕儿第二天一早赶回宿舍洗漱,在宿舍楼下碰到拉克申。

    他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是不是被褥潮了没时间晾晒?给!我这里有多余的,你别嫌弃。这个是我妈给做的,羊皮褥子,铺在床上最隔潮了。我还有一套家里寄来的被褥,这一套是学校的,我没怎么用,要是不嫌弃就铺在床上,好歹能软和一点。”

    床单被罩枕套这些东西,都是一人两套,好换洗嘛。

    对于男生而言,换床单和被罩这些东西,是必须的吗?好像没见别人换吧。

    他把他的这套还没得及用的直接拿出来,被褥只一套,但是他真有家里寄来的厚被褥可用。也一直是用的家里的。这一套就拿过来了。

    至于昨晚叫清平去她宿舍看的事,他没说,相信清平也不会说。

    而她自己又一直是独来独往的,跟同宿舍得同学看起来也不亲密。她自然也不可能从同宿舍的人嘴里知道这件事。

    一切都很自然,知道你的被褥受潮了,给你送一套,仅此而已。

    “我把钱给你吧。”燕儿把东西接过来,这么说。

    拉克申就笑:“我去吃排骨面,你给我多舀一点……”

    燕儿笑的眉眼弯弯,然后重重的点头,带着东西往宿舍楼里走。

    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楼,转过弯对方再也不看见了,她脸上的笑意才慢慢的收起来。看着手里的被褥,脚步一顿,扭脸朝后看,哪怕啥也看不见,她也固执着保持着这个姿势。

    然后脸上露出几分复杂之色,声音低的像是呢喃。

    她在说:对不起!我是个坏女孩!

    不管是好女孩还是坏女孩吧,清宁觉得自家老弟最近是想女孩了。

    为啥呢?

    当你见到大冷的天抱着吉他在外面低吟浅唱‘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不知道她为什么掉眼泪……也不知她为什么笑开怀……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不知道她为什么闹喳喳……也不知她为什么又发呆……’的他的时候,你就不由的会这么想了。

    困惑的想弄明白女孩子的心思,这不是想女孩了是咋了?

    她端着一杯热咖啡出去挤在他边上:“跟姐说说,你这是困惑啥呢?迷茫啥呢?有想知道的就直接问姐姐我啊,不要你猜的……”

    清远嫌弃的往另一边挪了挪:“你那恋爱谈的,不具有任何普遍性。”听你的指导?得得跌沟里。

    哟!这是谈恋爱了。

    清宁贼兮兮的往过挪了挪,“说说……同学吗?不会是单相思吧。”

    自家这弟弟别管在家是啥德行,那出了门妥妥的男神偶像。

    “我发现你最近特别闲。”清远直接起身,“有这闲工夫找我严格哥去呗。你怎么给人当女朋友的。男朋友撒出去就不管了。军营了也不是只有雄性,雌性也很多的好吗?”

    说着抱着吉他就走,走了一半又扭头:“喝不惯咖啡就别装腔作势呗。”

    要你管!

    喝不惯是喝的少,喝的多了自然就习惯了。

    我这不是还在习惯中吗?

    成功转移话题,清远瞬间就遁了。换了出门的衣服直接出门,去了书店,然后大包小包的带回来。

    林雨桐瞧见儿子这么进门就问:“买什么书了?”初三需要这么多资料吗?

    清远含混的应了一声:“……我先放上去。”

    林雨桐也没在意,然后孩子上学去,她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自家儿子床头柜里塞的全是书,她还想着男孩子长大了,是不是看一些不该看的妖精打架的书啊?

    结果一看,还真不是。

    可一看这些书目,好像比看妖精打架还严重。

    全是心理学、精神疾病学一类的书籍。

    可要命的是,自己这当妈的真没看出自家孩子心理或是精神哪里有毛病。

    把这些书小心的翻了一遍,见他在精神分裂和双重人格这些地方做了重点的标注。

    那一瞬间她几乎是心肝乱颤。小心的把东西还原回去,在家里坐了一整天都在回忆自家孩子的一举一动,实在想不起来有什么精神上有问题的地方。

    别说是双重人格了,就是八重人格,要是真有,也不会逃过自己跟四爷的眼睛才对。

    为了以防万一,真得好好观察一段时间才对。

    清远也是这么想的。

    刚写完数学作业,前面的韦一一就转过身来,笑的阳光灿烂,然后伸出手:“作业!”

    清远没说话,只看了她一眼,就垂头去找英语书,下一节是英语课。

    眼角的余光看见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过来,蹭一下把作业给拿走了。抄作业抄的不遗余力!边上的同桌嘀咕:“没天理了……”

    等作业还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放学的时候,她扭过身把作业放回来,然后笑咪咪的道:“我请你吃冰淇淋。”

    这么冷的天,吃冰淇淋?

    他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犹豫了一瞬还是答应了。

    冷的哆嗦,再吃冰淇淋,从里到外都冻成冰块了。这姑娘却吃的很享受,还不时的凑过来问一句:“好吃吗?”然后趁着他愣神的工夫,伸出舌头在他的冰淇淋上添一口,“香草味的也好吃……”

    这样的姑娘,很难叫人反感。

    他没吃被舔过的冰淇淋,转移话题道:“明儿又要考试了……”

    这姑娘自然的点头,“知道啊!其实我学的也还可以的。”然后俏皮的吐着舌头,又娇俏的笑。

    看着她上了公交摆手走了,清远才反身往回走。

    人可能很短的时间就转变一种性格吗?

    不能!除非这个人不正常。

    儿子回家了,吃饭的时候林雨桐就不着痕迹的问一些学校的事,他的反应看不出任何问题。

    晚上孩子歇下了,林雨桐才问四爷:“你看出什么来了?”

    很正常。

    许是他身边有不正常的不一定。

    跟别人接触,认识一个人,知道他的名字,了解他的家庭社会关系性格爱好,等等等等的这些都是孩子迈入社会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

    四爷的意思,再看看。

    清远不知道爹妈暗搓搓的观察他,他起的特别早,因为他要去见‘她’。

    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合适,但是却是实话。

    这个‘她’好像每天都能见到一样,但他感觉,平时看到的‘她’未必真是她。

    从什么时候变了的呢?

    从她没了厚厚的刘海开始,她就变了。以前是沉默寡言,现在是活泼俏皮人见人爱。或许现在的她是好的,但他还是更怀念之前那个静悄悄的没存在感的姑娘。

    在他觉得这姑娘变的不一样了,在一起的感觉变了时候,上次考试,那个‘她’又出现了。

    他现在都搞不清楚,到底是对方的人格有问题,还是自己的心理状况出现了问题。

    哪有人对一个人产生好感之后,才发现这好感只是针对对方的一种状态呢。

    这是不对的。

    那个‘她’去学校比较早,他这次也去的比较早。

    林雨桐就看着自家孩子三两口喝了牛奶,然后嘴里叼着油条,把鸡蛋往兜里一揣就要出门。

    “这么急吗?”时间不算晚啊。

    “嗯!”嘴里嚼着东西说话有些含混:“今儿考试。”

    考试用去这么早吗?

    还是有问题。

    清远也觉得有问题,他见了已经在教室的‘她’,他觉得把‘她’叫韦一一是不恰当的。想简单的打个招呼,脱口却成了:“好久不见。”

    对方不知道是没听清楚还是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才低头道:“昨儿不是才一起吃了冰淇淋吗?”说话细声细气,低垂着眉眼,脸微微有些红,显得有些紧张。

    清远笑了笑,心里叹了一声:看来她并不知道她自己有问题。

    可怎么才能叫这个‘她’占主导地位呢。他觉得他得回去翻翻书研究一番了。

    那边林雨桐和四爷到底是不放心,孩子在家表现正常,不意味着在学校表现也是正常的。他们觉得有必要去学校一趟,了解孩子在学校的情况。

    直接联系了校长,谁也没惊动,去见见班主任,顺便悄悄的看几眼。

    班主任是个男老师,四爷就留下来跟班主任坐一起说话。林雨桐跟着校长,去教室外面想悄悄看看。

    监考老师见校长摆手,就没过来,只对着林雨桐的方向点点头。

    而林雨桐瞄到自家儿子,就找了一个好的角度站着,悄悄的观察他。

    清远被人盯着,当然感觉的到。他抬头,一扭脸,见窗外是校长冷酷的面容。他也就收回视线,原来是巡查考场啊。

    他自己大概都没察觉,他抬头第一眼看的是斜对面,而低头前的最后一眼看的还是斜对面。

    林雨桐顺着儿子的视线瞧过去,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她会心一笑,孩子还是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了吗?

    多看了两眼,她的眼睛就微微眯了眯。

    她瞧见那姑娘不时的把手上的手环往上送一送,显然,她觉得这个东西很碍事。但她要是没看错,那种手环是用彩线编的,有些旧了,应该是佩戴了不少时间了。不是常戴着,不会颜色暗淡,下面挂着的铃铛也不会磨掉了外层的漆皮。

    可这么一个喜欢的常戴的东西,她为什么会觉得碍事呢?

    戴着别人的?

    有可能!

    这边心里还没完全放下这个疑惑,就见那姑娘又打开文具盒,在摆弄圆规。

    她看了五分钟,那姑娘就摆弄了五分钟的圆规。

    如今孩子们用的圆规,一种是直接夹着铅笔的,很简便,很好用。一种看起来比较精密,也比较贵,是那种放着铅笔铅的那种。

    这姑娘拿的是后者,用的不是很顺手。

    初三了,数学中几何这一部分开始学图形圆了。圆规是最常用的工具。明知道是考试,却带了这种不顺手的工具。而且已经五分钟了,却没有向监考老师求助。这孩子的性格只怕有些内向,不是很善于跟人打交道。

    此刻这姑娘有些焦急,坐立不安,放弃了用圆规,好似徒手在作图,不时的用橡皮擦一擦。取橡皮的时候,先打开文具盒,然后明显愣了一下,才把文具盒翻过来,从另一面取。使劲掰掰不开,然后才按了一个按钮。

    一连串的动作,都在表示,她对那个文具盒以及里面的文具,不熟悉。

    甚至擦手上的墨汁,都习惯性的在衣服的下摆竖着往里掏纸巾,可衣服兜却是斜着的。

    很有意思。

    衣服是刚换的忘了,文具盒也可能是拿了别人的。

    但一个个的都凑起来,叫人觉得有一种怪怪的违和感。

    林雨桐又看了几眼自家儿子,他在一直在答题,表现确实很正常。看到这里也就行了,她也就起身,跟着校长回办公室了。

    班主任滔滔不绝的夸奖清远,四爷含笑听着。

    等监考老师收了卷子过来了,校长还用心的把清远的卷子拿出来叫四爷和林雨桐看。

    四爷把卷子接了,林雨桐却去随意的翻了一沓子卷子。

    只看作图题,然后就把徒手作图的卷子给找出来了。很工整清秀的字迹。她看了一眼名字:韦一一。

    放下卷子,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去翻一边的作业本,到了韦一一的本子,她翻开封面又看了看。

    这本子上的字迹比卷子上潦草一些,字体很像,但其实并不是一个人的。不过不留心很难发现。只当是孩子做卷子的时候更用心而已。

    她把翻乱的本子放好,觉得找到答案了。

    知道孩子没有精神分裂,他身边的人也不是精神分裂或是双重人格,而是两个人玩分|身的把戏,这事就简单多了。

    跟老师告辞回家,只当啥也不知道,考试期间半个字都不多提。

    等到考试完了,过周末了。饭桌上,林雨桐跟清平和清宁就先是说小熙,说这孩子出院了,不过留下的疤只怕是去不掉。两人就自然说到了罪魁祸首萧萧,“要是早点好好管教,也到不了这一步。”判了三年呢。

    林雨桐就说:“也有你们大舅的责任。当初顶替别人上学,这事就不该办。”

    清平叹气:“农村这样的事很多,只怕有些人到死都不知道被顶替的事。”

    “以后就好了。”清宁比较乐观,“考试制度也是在不停的完善的。”

    “那也不尽然。”林雨桐顺势接过话题,“现在中考高考都严格了。可也不是没空子可以钻的。这要是一对双生姐妹,平时不在一个学校念书,谁也不知道两人是姐妹。只要姐妹俩有一个学的好的,你说有没有可能一个人考两个人的试。中考高考错开时间就行。一个今年考,另一个找借口晚一年……很完美。就算是拍**的证件照,只怕一个人去拍两次,别人也不会太注意。”

    姐妹俩点头,“真要是这么相像,那也是人家的运气。”

    她们没注意一边正扒拉饭的清远,林雨桐却一直关注着呢。

    就见这孩子像是受了惊吓似的张着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假装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还问他:“怎么了?”

    清远把嘴里的饭咽下去,然后摇摇头。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哪里就那么巧?有人格分裂叫自己碰见了?可要是两个人……这才对!严丝合缝。就说嘛,为什么总觉得这么违和了。瞧着哪哪都一样,但偏偏给人的感觉哪哪都不一样。

    四爷看了清远一眼,到底是孩子。遇到事只是想着客观哪里出了问题。去从来不从人心这个方向去剖析。

    到底还是见识的少。

    这一层窗户纸捅破了,清远就豁然开朗。跟他考上一所学校的,应该就是韦一一,之前那个沉默的女孩。而上了初三之后才出现的,过了一个暑假就明显活泼了很多,也多才多艺了很多的。如今看来,她根本就不是韦一一,不知道是韦一一的姐姐还是妹妹。

    她妹妹来上学,叫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熟悉这个同学。然后她来考试……

    要是这样,她今年即便参加了中考,只怕将来读高中的时候,就不再是她了。那时候,大家也熟悉了这个活泼的韦一一。

    一方面替真正的韦一一难过,一方面又真的很生气。

    原本以为两人的关系算是不一样的,却原来也是一厢情愿。最不可原谅的是,她在自己面前一直在说谎。

    张无忌的妈说的果然是对的,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骗人。

    自己只怕在人家姐妹俩面前,是个傻蛋吧。

    然后,总是在他面前晃悠的‘韦一一’他一点都不想搭理。想抄作业?没门!

    他冷着脸:“不会做就别做。平时都不会做,考试是怎么考的?”回回都在前五。姐妹俩倒是玩的一手好把戏。

    姑娘家脸皮薄,被人这么说,再加上心虚,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谁要抄了?参考一下……有什么了不起……”

    然后大家都以为是一对的两人,闹翻了。

    直到寒假来临的期末考试,这种状态都没有改变。

    韦一一不止一次的想找清远说话,他都没搭理。

    林雨桐觉得自家儿子的初恋无疾而终了,最近只要下班的稍微早点或者是晚上没会议安排的时候,就回家,变着花样的给他做好吃的。

    被喜欢的人欺骗,这种感觉只怕真不怎么美好。她都从自家孩子的身上,看到了深沉。

    她试探着问清远:“想不想寒假回一趟老家?”

    清平也放假了,该回家了,要想回去散心的话,几个孩子也是个伴儿。

    “你大伯过了年估计是想给清丰结婚的。”她又说,“我跟你爸不一定能回去,要不你作为代表?”

    “不去!”得补课。

    他准备上楼,然后回头看自家妈:“您是不是知道了?”

    “我什么也不知道。”林雨桐摇头,坚决不承认。

    清远呵呵两声,连自家妈都骗自己了。都不问自己说她知道的是啥就赶紧说不知道,那这还是知道了啊!

    好丢人的!

    一世英名啊!

    扭脸往上走,上了俩台阶了才反应过来:“大堂哥结婚?他过了年也不满十八吧。”

    “不领证,就是办个婚礼。”林雨桐解释,“我跟你爸不去不好看,去把又抽不出时间。你大伯跟你大伯娘那人是真不行,但到了清丰这里,又是另一辈人……”

    “到了婚礼跟前,要是你们实在没时间,我跟我姐回去一趟吧。”少不了的事。

    清宁也是这么想的,不用回去那么早,她还跟清平说,“要不到时候咱们一起回去算了。年前不着急……”

    可我想我爸妈了。

    归心似箭啊。

    燕儿找清平:“你的学生证呢,我给咱买票去。一起走,也能有个伴儿。”

    清平不想跟她一起走:“我得看我四叔跟我姨的安排。”怕她多想,她就解释,“我大伯要给清丰结婚,我四叔这边估计是得回去个人的。许是我过年在这边过,过完年再回去也不一定。”

    燕儿愣了一下,有些失望,“那算了……我自己吧……”

    又赶紧问清平:“回家你都带啥特产?我参考一下。”

    这个不具有参考性吧。

    一方面是徐强准备了很多,另一方面是四叔家真的积攒了不少。

    她随便拿点都够了,而且价格都是比较昂贵的东西。回去也是坐飞机,到了机场有清辉接。不怕东西多拿不上。

    于是就道:“要是跟我四叔他们回,我拿什么不拿什么,不归我做主。你看着买吧,烤鸭多带几只,这个比较实惠。”

    这边刚送走燕儿,手机就响了,是拉克申打过来的,“……你们那边给邻里带什么不失礼?烤鸭吗?那得带多少只?二十只够吗?算了,还是三十只吧。”

    然后挂了电话。

    三十只,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烤鸭,三十只下来也得六七百吧。

    对于生活费每月四百就算是奢侈的大学生来说,拿出两个月的生活费给女朋友买回家带的礼物,有点太过了。

    徐强接她回去的时候,在路上她这么问徐强:“拉克申是不是傻?”

    这种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管不着。

    他只说:“要不咱俩现在去买东西。刘燕儿带了那么多东西回家,你带的少了,少不了被絮叨……”

    爱絮叨就絮叨去?“我是为他们活的还是怎么着啊?”

    徐强笑了:清平变了,可这一点她自己只怕都没察觉……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111.悠悠岁月(12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