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118.悠悠岁月(13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118.悠悠岁月(13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8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118.悠悠岁月(13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35)

    国庆阅兵之后, 天就凉了。

    如今的国庆还是三天假期, 清宁和清平拉着林雨桐出门,逛街去嘛。收拾的不像是林部|长就行,不会有人认识的。

    平时都是黑白灰三色, 然后穿的古板,又几乎是不化妆的。

    今儿美美的化了妆,穿着咖啡色的蕾丝雪纺的衬衫,下身一条束腰的烟色长裙, 白色的细高跟皮鞋。

    再把头发随手往脑后一盘,美出了境界。

    清宁觉得她妈是被仕途耽搁了星途的名模。她特别坏心眼的问她爸:“我妈这样美多了吧?”

    四爷头也不抬:“你妈每天都这么美。”

    清宁:“……”不入坑啊。

    不应该顺势点头说是吗?

    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清宁就觉得, 严格想要判攀登到自家老爸这种高度,且需要时间磨砺呢。

    林雨桐站在镜子前面美美的, 满意了, 拿着小包包带着俩姑娘出门。

    出门干嘛呢,俩姑娘想要烫头发。

    这两年兴起了离子烫,烫卷拉直都好看。烫发还不怎么被小姑娘们喜欢, 倒是拉直,两人不知道有多爱?

    林雨桐嘴角动了动,其实这俩孩子的头发都不属于太浓密的类型, 其实那头发吧,还是有点清汤挂面的感觉的。

    清宁都三岁了, 头发还是稀疏的很。再加上大脑门, 要不是穿的衣服特别显示性别, 抱出去真就当男孩了。

    她就说:“要不烫个卷发吧。”

    可两个孩子认为:“卷发显老。”

    哪里显老了?

    没见识的!大家都烫直发你们就直发了, 不是她说,这俩孩子对打扮这一道,只能说勉强凑活。清宁是占了身材的优势,那是穿啥挂在身上都能看。要真是换了清平这种有点肉肉的姑娘,照着她那种拉住什么穿什么的风格打扮,那真能坑死人。

    于是她自己去烫头发了,这俩熊孩子拉直去了。

    然后耗费了半天时间后,俩人就绝的特别没天理。

    闺女都读研究生了,然后老妈还美艳的如同三十岁少妇。别的不说,只这保养的手段,叫两人羡慕的不得了。清宁觉得,以前还想着,等老了能跟小老太似的优雅的变老就行了。可如今她就想着,跟自家老妈似的老了也漂亮这才是境界。

    大波浪卷,烈焰红唇。

    妥妥的摩登女郎。

    谁敢说这是严肃着一张脸总是吧啦吧啦训斥人的林部长?

    不过回家对着镜子,还是觉得这样的自己也美美哒。

    徐强晚上接清平送她回学校,清平问:“好看吗?”

    徐强:“…………”其实没多大差别的,他一直就搞不懂小姑娘们把头发折腾出一朵花来有啥意思?然后还是在清平越来越‘严肃’的注视下,他说:“认真的看了一下,还是觉得挺好看的!”

    那就是好看的不明显呗。

    好气哟!

    对比一下四叔,人家头也不抬就说自己小姨好看,为啥?因为在他心里小姨一定最好看。

    姑娘,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你四叔压根就不在乎你小姨长啥样。

    好吧!小姑娘是不可能知道这一点的。

    下车的时候甩上门,招呼也不打,蹬蹬蹬的跑宿舍去了。

    徐强愣愣的:“……”我哪里惹她了?

    然后打电话过去,清平瓮声瓮气的说:“赶紧回去吧,路上小心。”

    “你都那样了,我怎么回去?”徐强就笑,“就是给犯人判刑,那也得告诉人家犯了什么罪吧?你先告诉我,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清平把头捂在被子里,叫同宿舍的听到了还不得笑话死。因此只道:“真没事,赶紧回吧。”

    就是不说,其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挂了电话,徐强就给清宁打电话。清宁洗澡呢,清远听见电话声,出来看了一眼,见是大姐夫的电话,就直接接起来了。

    可接起的时候已经晚了,那边挂了。

    正准备回拨过去呢,然后叮咚一声响,短信来了。

    还是大姐夫的?

    他朝卫生间喊:“姐,大姐夫的短信……”

    “你点开,看是啥事……”清宁关了水龙头支棱着耳朵听外面。

    结果只听见清远嘎嘎嘎的怪笑声,得!没啥大事。也不然不能笑成这德行。她拧开继续洗她的去了。

    清远却坐下翘着二郎腿给他大姐夫回电话,“……你肯定没夸我大姐今天的发型很配她,特别漂亮……”今儿还有一蠢蠢的家伙在电话上也把自家老姐给惹毛了。那家伙在电话上听说自家老姐把头发拉直了,竟然耿直的说:“头发不多……会不会伤了头发……”然后自家老姐吼了一嗓子,屋子都抖了三抖:“一个月内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他把自家准姐夫犯蠢的事拿出来跟大姐夫分享,然后还叫她以此为戒:“……这一方面得跟我爸学。你看,我妈早上起来眼角屎没擦干净我爸都说特别有慵懒的气质。”所以,不是女人矫情,是你们的道行太浅。

    徐强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哪错了,你看!之前说好的彼此要诚实,不要欺骗,对彼此要实话实说。结果了,实话实说了,完了就生气了。

    相处可真是一个大学问啊。

    然后挂了电话就挠头,这是把人惹了。但他是真心不会哄人。

    怎么办呢?

    往电台打了电话,点拨歌曲。

    然后给清平发短信:十分钟后,收听音乐广播。

    他知道,她睡前有听广播的习惯。

    清平不知道啥意思,然后早早的把广播调到频道上,然后就听到:一位叫徐强的女士,为他的未婚妻金清平女士,点拨yq的《最美》。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人沉醉……”

    宿舍里先是被浪漫点歌一套刺激的尖叫,歌声起了,才都消音了。

    “谁的歌?挺好听的。”一个问。

    “yq的。”最近才火起来的一个组合。

    然后话题就偏了,清平却脸红红的,心儿怦怦跳。

    徐强在车上听完了,才打电话过去:“听到了吗?”

    “嗯!”声音里一下子跟裹上了蜜糖似的。

    徐强觉得自己好像懂了:“……那早点睡觉,周五下午我过来接你?”

    “好!”虽然没怎么说话,但心里莫名的舒服多了。

    挂了电话,心情都不一样了,也有心情跟宿舍的几个讨论一下明星,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头发上了。花多少钱能烫这样的头,成了关注的重点。

    别管小伙子们有多不以为意,但姑娘们特别热衷。但

    但早起尝试的,清宁和清平就比较悲剧了。不知道是理发师的技术不过关还是自己头发的缘故,发丝断了,其实最开始是不明显的,就是掉头发,一点一点不是很明显。但这半个月过去了,断了的头发长起来了,头顶的位置就毛茸茸一片齐齐的茬子。用各种发胶都不能把这玩意完全给压下去。戳在头顶特别难看。

    然后俩姐妹一人一顶帽子。清宁戴棒球帽就行,大卫衣加牛仔裤,再戴一顶棒球帽,瞧着活力又健康,走在校园里也不怪。

    但是清平呢,她穿运动服属于不怎么好看的那一类。买的衣服也多是a字型的长款裙子,能带棒球帽吗?她带着那种特别女士的帽子穿行在校园里,好看倒是好看了,却成了校园异类。

    但也总比那种尴尬的头发叫人觉得好一些,至少得戴一个月的帽子,那断了的茬口才能长长,不用根根竖着,那么不服帖。

    她劝大家:“别烫了,真断了就跟我这种一样,太难看了。”

    然后即使是这样,也挡不住大家的热情。好似才半个月过去,校园里刮起了这么一阵烫头的风。学校周边的理发店,周末的时候都是二十四小时干的。接待的学生动不动就是三五个一起的。整个宿舍出动的这种,钱简直太好赚!

    等清平能摘帽子,很多女生又戴上帽子的时候,清平在学校食堂门口看到了一则通告:刘燕儿被开除了。

    开除的理由:修炼法l功。

    她都愣住了,这是怎么话说的?

    同宿舍的几个就问清平:“是你老乡吗?”

    应该是的。

    打了饭回宿舍吃,门被敲响了,是一个长发的姑娘。

    清平宿舍这个耿直的女孩就认出来了:“是你啊!”

    长发姑娘挺尴尬的:“我能进来吗?我找金清平。”

    清平只得请人坐下:“吃饭没?”

    她们宿舍都在吃饭,其实这人来的挺不是时候的。又不是熟悉的人,怎么打招呼?

    吃了没?别管生人熟人都能用,万能的开场。

    长发姑娘:“吃了……你们也赶紧吃吧……”

    然后清平就真吃饭,减肥嘛!菜盖饭只要半份米饭,饭上盖的是青菜炒蘑菇。其实她更想吃红烧豆腐或是红烧茄子,可惜油炸过的东西现在真不能多碰。

    都是咀嚼声,长发姑娘就很尴尬了,“那个……”她还是忍不住先说了:“……燕儿被开除的时候你知道的吧?”

    清平点点头:“没细看,也不知道为的什么。”

    这姑娘就说:“……燕儿上学期不是给俩高中生做家教嘛。然后俩家长找到学校,说她给两个孩子传输迷信思想,说是法l功……”

    清平一愣,这迷信思想肯定是会有一些的,以前就是靠算命谋生的。这事她谁也没说过,应该也没人知道这事。但是吧,说是那个现在正在取缔的那个什么功,那倒也未必。

    她就觉得宣扬迷信之类的,批评教育是可以有的,但直接开除,有点过了。

    于是就问:“是不是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惹祸了?”

    长发姑娘点头:“……她给那俩孩子上课,为了吸引俩孩子的兴趣,帮着看手相算卦,还帮着布置书房,看风水。后来成绩进步了,这俩孩子就觉得这风水果然有用,然后就跟他们班的同学都说了。然后就传开了,就都找燕儿帮忙。结果她叫一个孩子在书房的里面的门上挂一小镜子,说是镇邪的。然后这孩子实诚,挂的镜子比较大。这孩子父母在外地,平时跟奶奶生活。孩子又是叛逆期,不叫奶奶随便进她的房间。因此大人也都没发现。可谁知挂上半年了,镜子松动了,孩子进了门甩门的劲大了一点,把镜子给甩下来。然后镜子掉下来摔地板上,碎渣蹦起来戳到了眼角……大概以后视力会受一些影响……”

    清平含着一口饭就愣住了。其他几个人倒吸一口凉气。

    长发姑娘赶紧说:“她也不是故意的。她虽然收了一点钱,但其实也是一种心理安慰的手段。那小姑娘只跟奶奶住,她自己又特别害怕,房间里一点声音没有她害怕,要是有点声音她更害怕,一直睡不安稳,但是挂了镜子确实是睡安稳了。这不能但说是燕儿的错。”

    但没她那些话,谁没事在房间门的里侧上面挂镜子?

    谁不知道那危险?

    一个小姑娘她能把镜子挂的多结实。

    说是影响视力,肯定是把一只眼睛给毁了。

    作孽了!

    也难怪人家一口咬定那什么功,他们未必不知道根本不是。但孩子们反口说是,那就一定是了。要不然,毁了人家一只眼睛,却没办法制裁你,谁心里的气都不平。

    “这事……找我能怎么着?”清平就问,“我能赔人家孩子一只眼睛吗?”

    长发姑娘就说:“你也别记恨她,她也不是故意给你造谣的……”

    清平就怼了一句:“她也不是故意害人家姑娘没了一只眼睛的。但那又怎样?后果已经造成了。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完了?”

    耿直舍友就冷笑:“没错。杀人还有过失杀人呢。法律还规定有罪呢。难道法律也错了?”凭啥无心之失就该被谅解了?

    长发姑娘眼圈就红了:“你们是老乡,她真知道错了。她要是被开除了就完蛋了。你家里也是有背景的,你叔你姨不是都是大干部吗?他们跟燕儿家不是邻居吗?帮忙说句话,再重的处罚都行,但只要别离开学校……”

    然后清平的舍友都愣住了,看清平:“你家还有大干部?多大的干部?”

    清平从来没说过。

    长发姑娘看清平,有点尴尬。

    清平就说:“要是你们听她说的多了,就一定知道,我家里还有堂弟堂妹都在农村呢,自家孩子我叔我姨都不徇私,凭啥为了她破例?”

    耿直姑娘直接拽了长发姑娘出门:“走走走!没见过这样的!刚害完了人家,又来找人家求情。咋啥都是你们有理呢。”

    把人直接给哄出去了。

    这边刚走了一个,拉克申的电话又打到清平的手机上,清平直接拉黑。

    就没见过这样的!

    清平害怕刘家又找自家四叔和小姨,就给小姨打电话把事说了:“……她肯定又是靠给人算卦挣钱去了,挣的还是中学生的钱。然后后果特别严重……那些家长一口咬定是法l功,最后就是按照这个处理的。”

    意思是,涉及到这事,最好别管。

    林雨桐点头:“……以后离她远点。这姑娘是有些邪性。”

    清平也觉得是。不过好在,人收不了她,但是天收她。

    自己动了那么大的阵仗,都能叫她挣扎出来,结果你看,天看着呢吧。在谁也没想到的地方,老天爷狠狠的摆了她一道。

    挂了电话,清平又觉得刚才的担心也许是多余的。燕儿谁都会说,但唯独不会对家里的人说。一旦说了,就意味着得回家了。

    以她的性子,哪怕是被开除了,也绝对不会回家的。

    事实上燕儿确实是没回家,开除的事不接受也得接受。痛苦发懵,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事情已经这样了,就不可更改了。

    要做的就是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清平的舍友也在讨论,觉得可气又觉得有些可怜和遗憾:“以后可怎么办?”

    怎么办?

    清平轻笑:燕儿是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的人。

    果不其然,没几天就清远说带着同学去电脑城买电脑的时候就碰见燕儿了,她在那边卖电脑呢。

    “……我陪着同学就在她们那个柜台的对面,组装机子大概也就一个来小时吧。我见她就卖出去三个笔记本,还谈成了一个单位十八台台机安装。我问组装自己的小老板了,他说那姑娘特别能干,每天都有两三百不等的收入。今儿刚谈成的这些,提成得有小一万。”

    清宁挑眉:这个人的性子,是能成事。

    这跟是好人还是坏人没关系。

    清平倒不是羡慕燕儿挣了多少,就是发愁啊,今年寒假回来家去,要是刘成和忍冬问起来,她该怎么说。

    几个人正说话呢,清宁的电话响了,她顺手接起来,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就听到清宁欢呼了一声,然后就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紧跟着电话一扔,就往楼下跑:“妈……妈……爸……爸……我要收拾东西,出门一趟……”

    去哪啊?

    林雨桐从厨房探出头,四爷坐在客厅里抬头看从二楼冲下来的闺女。

    “去酒quan!”她挤在她爸身边,“教授打电话了,这次带我去见识见识。”

    林雨桐从厨房出来,“发射卫|星?”

    才不是!

    她压低声音:“是载人飞|船……”

    林雨桐恍然:是载人没错,但现在发射的肯定是实验阶段的……肯定无人……之后才是模拟载人实验……直到实验成熟了,才会有航天员上飞船……这中间怎么着也得四五年时间。

    她抬手摸了摸闺女的脑袋:真好!叫你赶上了!

    清宁得意的笑:“我得收拾衣服,两个小时以后集合。”

    林雨桐帮着收拾,清宁去给严格打电话了,她怕到那边以后,跟外界联络受限。

    严格也忙着呢,属于戒备状态。十二月还有一件大事,奥门该回归了。部队是整装打发状态,不被允许请假的。

    所以这一通电话之后,别说见面了,啥时候见面还都未必的事。

    晚上躺下,战友就打趣严格:“你小子总说有对象了有对象了,对象呢?没来瞧过你,咱也没见过。你小子可别是吹牛……医务室的几个护士可不错,小李不就追着你跑吗?考虑考虑,长的多好……”

    然后宿舍里就都‘嗤嗤’的笑起来。

    严格蹭一下站起来,“可别胡说八道啊。我是名草有主了我跟你们说。可别拉郎配,谁敢这么干,我跟谁急,兄弟都没的做了。”

    上铺的就说:“急啥啊?人家小李护士可不错。长的多好啊!嫌弃人家什么啊?”

    严格特别严肃的语气:“我不是嫌弃她丑,主要是嫌弃她笨。”

    大家都起哄:“你丫就吹吧。这漂亮又聪明的,就叫你碰上了?”

    然后这话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人家小李见了他鼻子都是带哼的。

    什么叫做不嫌弃她丑?说到底还是觉得自己丑呗。

    这也就算了,还嫌弃自己笨?我倒要看看你能找一怎么聪明的。

    连团长都找他谈话了,说小严啊,对女同志是不是能温和一些呢。你看你说的那话,叫人家多没面子。

    严格就说:团长啊,她有面子了我就完蛋了。我女朋友厉害着呢。

    人家都不带信她有女朋友的,就嗤之以鼻:“那我等着,等着看你那又聪明又漂亮的女朋友……”

    然后战友没事就起哄:“格啊,弟妹没来就不说了,怎么连电话都不打了……”

    十一月十二号,早餐的时间,食堂里早间新闻正在播放,严格拿着筷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画面,这是早上六点半,shenzhou一号升空的画面。紧跟着画面切换,到了控制中心内部,工作人员繁忙的很,大屏幕上是实时画面。镜头一闪之下,跟在一个花白着头发的老教授身边一张年轻姑娘的脸一闪而过。

    团长端着饭盒过来,找严格说点事。结果见他那么一副表情盯着电视,他就轻轻踹了一叫:“嘛呢?”

    “看女朋友呢。”他这么说,然后大家都笑。

    “飞船上天了,你说你看女朋友呢。等着吧,等着飞船把嫦娥给带回来……”尽是戏谑的声音。

    严格蹭一下站起来,端起饭盒:“你们还真说对了,我女朋友就是嫦娥……”

    她不能飞天,但她的志向一直都在天上。

    尔等凡人懂个屁。

    清宁回来的时候都十一月底了。总的来说,收获不小。

    回来后导师就找她谈话,然后她就多了一个身份:国防生。

    拿着这个身份的航天大学研究生院国防生的学生证,找严格去的时候就很方便。再三看了证件之后,就被值班的战士叫人往里带。

    严格正跟连长一起教新兵格斗呢。两人做示范,清宁近前后就看到一还没严格高的壮年汉子,给严格来了一下过肩摔。

    清宁脸都变了,还读军校呢?读出来就这出息?

    严格躺在地上一扭头,发现一排排的都朝着一个方向看。他心说,领导来视察了。躺在地上眼皮一翻。看见一双棕色的平底靴子,再往上看,靴子筒老长,小腿包裹起来了。再往上看,是白色的毛呢大衣,雪白雪白的。垂在胸前的火红的丝巾衬的白的更白,红的更红。

    他一愣,意识到什么似的再往上看,就看到一张薄怒的俏脸。

    一个鲤鱼打挺就跳起来了:“你回来了?”

    清宁把他往边上一扒拉,然后把围巾取下来仍在他身上。他一把接住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大衣带着香味也扔过来了。

    都没放映过来怎么回事呢?清宁就朝着‘欺负’严格的汉子抬腿。

    连长还懵着呢,从哪来的漂亮姑娘,看样子跟严格该是认识的?刚想问严格:这就是传说中的女朋友?然后夹着劲风的腿就冲着面门来了。

    他双手一档,退后两步,那边的胳膊就伸过来了。他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咚’的一声后背着地,被一个姑娘过肩摔了。

    严格赶紧拉住清宁:“误会误会……”他对清宁挤眉弄眼:“示范……给那群菜鸟示范呢。”

    哎呦妈啊!

    赶紧扭身就拉连长:“对不住!对不住啊!我女朋友以为你欺负我呢。”

    我欺负你你就叫你女朋友揍我吗?

    出息?!

    不过话说,这姑娘是漂亮啊。跟电影上的明星似的。

    严格跟他说请一会子假不离开营区,他糊里糊涂的就点头了。

    然后等反应过来,人都跑了。

    从操场出来,严格才把大衣递过去,嘿嘿就笑:“怎么回来看我?”

    “顺路。”把人错打了,有点尴尬。

    严格也不介意她的口是心非,“没吃饭吧。我回宿舍换身衣服,咱们去吃饭。”

    然后清宁就在楼下等着。

    等两人到食堂的时候,大家都知道,那位‘嫦娥’闹不好真是嫦娥。航天大学的研究生,还是国防生。更有信息中心的,把当日的新闻从网上翻出来,然后把那一帧画面截图下来。

    看!人家严格真没说谎。

    他那天就是在看他女朋友呢。

    未来的航天科学家啊。怪不得人家嫌弃小李护士不聪明。

    像她这种聪明的实在也是不多见。

    严格就说:“你要再不现身,大家都以为我有癔症。”

    清宁撇嘴,“那是你的问题。你看到了航天大学那边,就没人问过我有男朋友没有。”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了闲话。

    严格就问起了去jiuquan的事,然后他发现这个话题一点也不好。

    因为一大半的问题,清宁都回答两个字:保密!

    严格觉得,以后两人应该改变这种相处模式。等以后工作了,涉及到的保密的东西该是越来越多了。这要是结了婚,两口子还能不能正常的交流了?

    话题其实就那么几个,学习、生活、工作。

    学习的内容呢,他说的她不懂,而她说的他也不懂。隔行如隔山,这个是没办法改变的。

    生活呢,是他远离了她生活的圈子。

    工作的事,他有,她还没有。

    所以该说什么呢?

    共同的话题似乎一下子就变少了。

    能说的也就是两人都认识的故人,说一些两人共同的家人,共同的朋友的一点事,说来说去,还是家长里短。

    从严格那边回来,家里只有清远。爹妈都在开会,这段时间会议特别多。每天晚上回来都是十点以后了。

    她去看清远的作业,然后皱眉:“你是真打算学文科?”

    理化生都是只做基础题,这肯定是为了应付会考的。倒是文史一类的,各种参考书都把课桌摆满了。

    清远点头:“我不是早就说过我学文科吗?”

    但是你的理科成绩一点也不比文科差,为什么一定要选文科?“想过报考什么专业吗?”

    “经济和金融都行吧。”他说的比较宽泛,“历史这一科不怎么需要我浪费时间……”从小就学历史的,自家老爸讲的比老师讲的好了太多了。“政治其实也不怎么花费时间……”从小拿着父母打印出来的废稿子当草稿本,上面全都是套话官话,比政治书上的要详细的多。耳融目染的,他对怎么答政治题非常有心得。考前从来不怎么走心,但成绩却从来没低过。“然后再是地理……”占的分值最小,如今不是都开始什么3+x吗?文综的卷面,地理占的分值比较小。再就是地理这知识,真不是问题。空白的世界地图,他都能给填满了。小时候拼图拼的就是世界地图和各国的地图。然后哪个国家哪个著名的城市大致位于什么经度什么纬度,又是什么气候,有什么特产风俗,还有当地的一些历史和名人。打小听的故事就是这些。别人觉得陌生,但是他在小学都基本已经对这个有认识了。以前当故事听,如今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故事。觉得爸爸没像是教导姐姐那么用心教导全是误会。他真有认真的教自己。只是当时没意识到而已。

    语文英语两门语言半点障碍都没有,唯一需要投入精力的只剩下数学了。

    所以这么一比较,很明显,学文科在他而言是占了大便宜的。

    用有限的时间专攻一门,不精都不可能。学经济和金融,需要一定的数学基础的。他早早的就为这个做了准备。如此一来,大学也能相对的轻松,“我再选修一门企业管理或者工商管理,毕业的时候是双学士学位,也就行了。”

    都计划好了的。

    然后清宁还能说啥呢?

    “挺有主见啊。”她拍了拍对方的头,“那你用功吧。”

    说是不需要怎么用心,但各科的资料没少买。这些习题他肯定会坚持练的。每天各科一份历年的模拟卷,练上三年下来,只要不是脑子抽了,成绩也确实差不了。

    她正要出去,那边开着的电脑传来一声咳嗽声。

    qq有人上线了。

    清宁朝电脑瞥了一眼:“网上聊天就聊天,掐着点时间。”

    清远看了一眼闪烁跳跃的企鹅,不耐烦的推清宁出去:“去换衣服……去洗澡……去干什么都行……求别打扰……”

    清宁被推出来,正要下楼找吃的,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她还以为是爸妈回来了,结果进来的却是清平。

    “姐?”清宁从餐厅探出头,“今儿怎么回来了?”

    “去书店买书,见赶不回宿舍了,就干脆不回去了。”她扬了扬手里的手:“买了两本,推荐给你看看。”

    清宁很少有时间去看小说的,见清平推荐了,她就低头看了一眼,“……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我有一千万吗?没有。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我有翅膀吗?没有。所以我也没办法飞……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所以我并不爱你……”

    她疑惑,皱眉问清平:“……好看吗?”

    不好看吗?

    “真挺好看的。”清平诚恳的点头,“我包里还有好几本,都是给我们宿舍的几个带的。”

    那大概是挺好看的吧。

    然后姐俩晚上住一个屋子,半夜的时候,清宁被清平讶异的哽咽声吵醒了,吓了一跳:“怎么了?徐强欺负你了?”她蹭的起床:“我去找她去!”

    “不是!”清平哭的鼻子红眼睛肿的,“太感人了……轻舞飞扬怎么就要死了呢。”

    清宁:“……”你这是陷进去不可自拔了是吧?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还没抽空看的小说,一夜之间,就跟瘟疫似的蔓延开来,同时有了一种时髦的恋情,叫做‘网恋’!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118.悠悠岁月(13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