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22章 悠悠岁月(13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22章 悠悠岁月(13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39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22章 悠悠岁月(13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39)

    没等清宁回答高洁的话, 医生就从病房出来,宣布:老太太去了。

    然后严大伯母的哭声瞬间就溢出来了,特别的响亮。

    城里的葬礼仪式相对来说比较简单, 开个追悼会, 然后火化遗体,最后把骨灰防盗墓地里也就行了。

    但就是这样, 也出了问题。

    严肃老爷子一直资助着好几个贫困学生, 压根就没有多余的积蓄。到了如今, 都没有给老两口把墓地买下来。

    如今的墓地还不算贵,差不多的也就一万多点。

    问到这事上了,谁都不说话。

    严颜就说:“放在家里也行的。爸爸还常能看见?要不然学学人家,埋了给上面种树,还有纪念意义……”

    这是啥话?老爷子心里得多难受。

    严厉跟史可在忙吊唁的客人的事, 没到后面来, 还不知道有这么一茬事。

    严格就冷笑一声,拉了站在门边的清宁出来, 低声跟清宁商量:“我想……咱们给奶奶买墓地算了……”

    那就买双人的吧。

    啥事上都能省钱,别再老人最后一回的事上抠唆。

    清宁这么说, 严格就抱了抱她, 说谢谢。

    有人出头愿意出这一分钱, 那就没人多话了。

    开追悼会, 客人必然是不少的。严厉毕竟还在位子上嘛, 蒙省就派了代表来了。还有一些亲近的下属,怎么也得赶来的。

    又有以前的老同事, 人很多,也很体面。

    葬礼不像是农村那样哭灵,但真到火葬的时候,亲人也都忍不住的。

    严家大伯母哭的,撅过去了好几次。

    清宁心说:这种戏精,不分城里农村,都一个怂样。

    活着的时候未必有多孝顺,老太太要咽气了,你还顾着你的房子呢。人死了又哭的不得了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平时有多孝敬呢。

    葬礼简单就少了很多不必要的事。比如分姻亲朋亲之类的,就没有必要了。

    四爷跟林雨桐随礼按着之前自家办事的时候严家给的礼。那时候的一两千,顶的上现在的一万。因此,礼金上就随了一万。

    又有老三刚好在京城,以前严厉在县上工作的时候又多有照顾,他也就随了礼。

    清平这边代表老二家,徐强跟严格是朋友,又可能成为连襟,礼都不轻。

    高洁的父母呢,肯定在这事上是想跟金家摆在一条水平线上的。因此两人比较关注。但是一万块钱,对他们来说,这就有点多了。

    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两千多点,两口子一个月也不到五千。所以这一万拿出来,就有点肉疼了。

    但有啥办法呢?

    不能叫人小看了去吧。

    咬着牙上了一万块钱。

    因着严厉的关系,这礼簿上的礼金肯定是不老少的。办完丧事了,严家大伯母就说了:“礼金三家分了。”

    严格就看他哥:“……奶要是生前有存款,那拿出来,三家分了没问题。但这礼金,这么干不成。我的意思,这钱直接给我爷,老爷子保管着。”

    然后严家大伯母不乐意:“光想美事呢。你爷爷跟你爸去了蒙省,钱还不是落到你们家腰包里了……”

    严格就说:“那这么着,把礼簿打开,谁的关系,这礼金归谁家。这总没异议吧。”

    老爷子老太太有老关系,还有老爷子的学生,这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但给的钱数都是有限的,加起来一两万顶天了。大伯父大伯母是企业职工,单位上的同事给礼金,也都是有样子的,一个人五十一百的,派了工会的领导做代表,就算了。除了非常好的几个人,给的多些,也就没了。大多数是自家这边的。

    礼金这东西,人家不会平白给你。

    这都是礼尚往来的。

    你给了人家多少,人家掂量着给自家多少。

    收回的礼金,其实就是自家放出去的债。

    他也不跟长辈顶着来,只看着严冬。

    严冬能说啥,他自己还欠着堂弟成十万的债呢。如今再拿这钱,就真是要翻脸的节奏了。

    他赶紧拉他妈:“按格格说的办,给我爷吧。”

    严家大伯母气的不行,瞪了儿子一眼,又看了眼一直不说话的男人,然后就哭着跟老爷子说:“我妈不在了,您要是走了,这家都空了。听说蒙省那边的气候不好……风沙还大,冬天又冷。您是一辈子都没怎么离开过京城了。要不您还是留下吧。有您在,我就有主心骨。”

    老爷子摆手:“哪个儿子我都不跟。我去秦市去。那里有好些老伙计……在讲台上,我还能发光发热,不是老废物……”

    这哪行啊?

    这都多大岁数了!

    严格就跟他爸商量:“蒙省大学也不错,叫老爷子去那算了。他有事干了,也恰好在呼市,您也能照看的到……”

    也只能这么安排了。

    房子的事,到底弄了个不清不楚。老大家住着,还能撵出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清宁就说严格:“你姑又不缺房子住,经济也过的去。她盯着那房子干啥?”

    “我表弟上学……小姑家的房子不在好的学区里。”严格摆手,“随他们闹去吧。”

    还是学区给闹的。

    想置换房子都不行,好的学区房在价格上能上天。

    清平是在跟那位神秘的导演见面之后,跟清宁和严格一起去拜访严厉的一些老关系的时候,才知道高洁的事的。

    她没想到这里面还有刘燕儿的事:“她是真能耐。”

    徐强开车着呢,关注的却是高洁跟了别人,“……什么时候的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得有小半年了吧。”清宁听高洁说的那些,推测了大致的时间,“还没来得及告诉韩超……”

    不是来不及来得及的事,谁都知道,这事不好开口。

    越是轰轰烈烈的,越是到了分手的时候开不了口。

    清平就说徐强:“这事别掺和。留住人也留不住心。别叫韩超干傻事就行了。”说不定离了高洁,韩超还能过的更轻松一些。

    她是见识过韩超对高洁的小心翼翼,去找高洁之前,光是刷牙洗脸都不行,得洗澡,里里外外的换一份衣服。衣服是比照着徐强的样式买的。就怕给高洁丢人。

    可是天长日久的,想想都觉得累。

    徐强‘嗯’了一声,就又叹:“他刚在通州买了房子。四居室的大房子,说是高洁是独生女,他这边父母没的早,将来老人接过来,好照顾……”

    结果呢?

    那边悄莫声息的另找了一个。

    叫人觉得有些唏嘘,但说到底,那是别人家的事。

    就算找的人是严冬,严格和清宁都没怎么当回事。这种堂兄弟妯娌,有事的时候见一面。老爷子在世,大家的交集会多一些。等没了老爷子,一个在部队,一个在科研单位。日常能跟他们有多少交集?

    一年见上一两面,也没什么不自在的。

    几个人就说起如今卖版权的事,清平自己也知道:“估计是卖不了多少钱。看现在的电影电视剧行情,我那部小说的题材,跟世面上大火的类型相差太大。”

    属于励志但又深度挖掘的欠火候,可如今呢?

    悲剧题材的好像更受欢迎。

    但第一炮能打响,这就已经超出预期了。

    果不其然,最后税后落了个十万,版权给了人家,改电影剧本去了。

    说不清楚是啥心情吧。

    清平比较实在:“我也没想成名成家的。能靠这个养家糊口,挣一碗饭吃,也就行了。”

    这事也就家里人知道,同宿舍的同学都不知道这事。

    第一次挣到钱了嘛,给了家里五万,自己留了五万。然后给四叔买了几只好的狼毫笔,给自家小姨买了香水。反正就是亲近的人都买了小礼物。

    回来送礼物的时候还说:“四叔,我觉得您写的字跟雍正皇帝的字相似度特别高……”

    她是学考古的嘛,研究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故宫是她必须的地方之一。然后也见到了雍正爷的真迹。这话在外面她是不管随便说的,但在家里,送了笔了,她就不由的夸他四叔:“好像写的还更好……”

    四爷:“……”不错!在学校算是没白学,看出了几分端倪了。

    其实四爷到现在这个位子上,下面好些人求字呢。送下属一副自己写的字画,是表示亲近的做法。四爷都轻易不动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四爷是模仿谁呢。

    但是模仿谁不好,偏偏模仿的是一位帝王。这就容易让人想偏了,所以干脆只送画,从来不题字。

    你看,幸亏如此。连清平都看出笔迹的相仿了,更何况是别人。

    孩子送礼物了,两口子都挺高兴。

    林雨桐给清平了一个手镯,白玉的,配上白嫩丰腴的胳膊,特别好看。

    清宁是从来不带这些的,她嫌在实验室里累赘。

    倒是清平爱不释手,但真不敢要。她现在也属于识货的这一类人,知道这东西不光是玉质的价格吓人,就其本身来说,一看工艺,就知道这是古物。

    价值更高了。

    “您先帮我收着。”清平不敢直接说不要,只道:“宿舍那边我不方便带,挂在手上又怕蹭着了……”

    然后林雨桐给找了一件不打眼的银饰,挂在手腕上也挺好看的。

    她不免问起清平以后的打算:“毕业了是想找个博物馆呆着,还是想继续写写东西……”

    清平是真心不喜欢朝九晚五的日子,“……还有两年毕业,这两年我先试试,看到底靠写写文章,能不能养活自己。要是收入跟上班差不多的话,我希望自由一点……”

    就是不是实在不行,不打算受拘束。

    四爷和林雨桐在这事上不刻板,每个人擅长和爱好都不一样。能靠着爱好养家糊口,是最理想的状态。关键是她自己高兴。

    清平得了两人的肯定,心里就挺高兴,回去还跟徐强说:“我爸我妈都是老脑筋。觉得不找个单位就是每根的浮萍,不把稳。如今我四叔和小姨都觉得我的想法行,我爸我妈那边就不会说什么了。”

    不过像是她这样的,想赚大钱可就难了。

    除非真是成名了。

    她就叹气:“其实想赚钱,也不难。”她的声音低下来,“我们班好些东西,都开始赚外快了。作假你知道的吧,做成一件,五千八千一万不等的收入就来了。我刚开始没想着做旧,就是说做仿品的话,估计真开一工艺店,也能赚钱。”

    徐强心说,真那样,估计还赚的是大钱。

    但就像是清平说的,她自己不乐意,不是实在找不到一碗饭吃,都懒的费那个精神。

    正说话了,韩超打电话叫了:“兄弟,出来一起吃顿饭,哥们今儿高兴,房子买了。要是你媳妇在,叫你媳妇一起出来……”

    徐强应了一声,苦笑着看清平:“这就是乐极生悲吧。”

    叫带上清平,那肯定是他也约了高洁出来了。

    韩超是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t恤白色的运动鞋,带着一副金丝边的平镜,装的跟在校大学生似的。

    等徐强和清平进了包间,就招手,然后高声叫服务员,“拿一件啤酒,冰镇过的。”然后抹了一把汗,“热死个怂了。”

    徐强就笑:“钱花了,心里舒坦了。”

    韩超就乐:“虽然房子还是个大土坑,但明年就能交房。晾一晾,再装修,再晾一晾,等到高洁毕业了,就能搬进去了。”

    这话徐强没法接,啤酒上了,他开了两瓶,给韩超倒上:“咱们兄弟在这京城也有个落脚的地方了,是大喜事。”

    韩超高兴:“刚才给我哥打了电话,我哥就哭了。说要给我爹妈上坟去,说是祖宗保佑。他也是不容易。”

    说着话,包厢门就被推开了,一身白色长裙的高洁进来了。看见清平和徐强,还愣了愣,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韩超忙招手,从裤兜里掏出折叠的一张纸,“快看看,咱买的房子的户型图……一百六十平,住的开……”

    有外人在,高洁还是接过去了,皱着眉看了看:“通州的房子……你跑到乡下买房子干什么……你怎么不在你老家买算了……”

    怎么就乡下了?

    徐强在那边买了好大一片地说是开驾校的分校。他扔下那么多钱是白扔的?那块也是没有发展的前途,他会那么干脆的扔钱进去?

    而徐强有啥决定,不得回家说一声?

    人家那叔岳丈是什么身份?还能坑自家人。

    咱看的明白,心里清楚,然后跟在后面喝一口肉汤,偷摸的占便宜呗。

    怎么就乡下了?

    这边买完,还打算叫自家哥哥在通州哪怕是买个小户型的,就算是给孩子买保障了。眼看就升值的事对不对?

    有徐强和清平在当面,他这话不好直接跟她说,就只道:“这地方可不是乡下地方。咱手里的钱紧,在城里买能买个小公寓,可一家三口都住的紧张,这以后……”

    高洁把户型图推给韩超,不去看徐强和清平,只站起身对韩超道:“你跟我出来一趟,我找你有话说。”

    韩超‘哦’了一声,跟徐强表示歉意,“兄弟,先坐着,我出去说几句话。”

    外面大厅里只有风扇呼呼的吹,他见高洁擦汗,就跟服务员说:“再开一个包间。”

    然后两人就去了隔壁。

    里面开着空调,凉快多了。

    韩超给要了饮料递过去:“怎么了?是不是阿姨又难为你了?要啥你跟我说,我来办?”

    高洁的心里一下子就难受了起来:“你来办你来办!什么都是你来办!你再我爸我妈面前除了唯唯诺诺,还能干什么?”

    这话说的。

    韩超就说:“怎么又提这个?当年确实是咱们不对,我这边也就是爹妈都不在了,要是在的话,不定也气成什么样了。何况是他们,家里养的娇娇女这么白搭给我了,心里难受是必然的,日久见人心……”

    “什么日久见人心。”高洁的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日子久了未必见人心,却容易变了人心。”

    “你这话……”韩超才说了这个,突然看向高洁,“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高洁捂住嘴,“你是不是傻?什么意思听不出来吗?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变心!我不想跟你好了!咱们分手吧。我太累了!”

    “怎么就闹起这脾气了呢。”韩超递了纸巾给她:“有什么话好好说,分手这话别轻易说出口……”

    “我都想了小半年了,不想再瞒你了。”高洁擦了眼泪,长吁了一口气,“你累我也累,你被刁难,我心里不比你轻松。感觉跟你在一块,心里就跟背着债一样。在家里我就是个罪人,我爸我妈一天好脸都没给过我。对你愧疚,对我爸我妈愧疚。全天下就我一个人是罪人。后来,上了大学了,在大学里遇到那么多好的同学,他们跟你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再一起说话,有共同的话题,他们听的懂钢琴,知道我的音乐里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知道我今儿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但这些,你都不懂!我没兴趣听你那破驾校里有多少学车的奇葩事,你也听不懂我感兴趣的音乐会。我不知道要是跟你走下去,日子该怎么往下过。每天就是油盐酱醋……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需要的是能融进我的那个圈子里的男朋友……我知道你努力,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咱们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了。这种差距,叫咱们将来能生活在一起的可能性变的越来越小。我想不到除了分手以外的解决办法。”

    韩超对这话听的明白又好似不明白:“听的懂你的钢琴能怎么样?不是一样要吃一日三餐?”

    “这就是问题。”高洁激动了起来,“跟你分手,不是说对你没感情。一辈子纯粹的喜欢一个人,只喜欢一个人,哪怕分开了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也就那么一个人。你就是那个人。我能把你放在心里一辈子,但是我却不能跟你油盐酱醋的过一辈子。我希望有个人,早上起来能送我一朵鲜花,而不是一睁眼就问我是要吃包子还是油条。中午有人陪我去吃午饭,不管吃什么,能找个环境好的地方,而不是路边摊,随便往那里一坐,吃一份盒饭就算了。晚上一起去听听音乐会,然后慢慢的漫步回家……而不是撸串啤酒完了一身酒气的就想着床上的那点事……”说完,她就直接起身,“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吧,别来找我……”

    韩超整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而徐强和清平在隔壁听了全场,多少有些尴尬。

    两人都准备起身干脆离开算了,门推开了,韩超进来了。一言不发的拿着啤酒就灌了一瓶子,打了个酒嗝之后才苦笑:“都听见了吧。”

    徐强给他倒酒:“想开点。”

    韩超抿嘴:“不管是送花还是吃包子油条,都得有钱吧。钱从哪来啊?得挣啊!累的跟三孙子似的,不就是为了她在学校能吃的好穿的好。一起听音乐会?一起慢慢的漫步回家?为了不叫她走路累了,我还说赶紧攒钱,赶在年底买一台车……”

    清平听的心里难受:等到她知道走路累了,就想起有车的好了。

    这不都是矫情的。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干了!

    徐强看了好几眼,都不敢不叫她喝。不定哪句话又触发了她的灵感了。一般这种情况下,他不干讨人嫌的事。

    一边关注着不敢叫清平真喝多了,一边还得劝着韩超:“……如今也不是以前了……再干荒唐事,只怕高洁家更不答应……”

    这个我当然懂了。

    韩超摆手:“她还是想法不成熟,我给她点时间……”

    “给什么时间。”清平把酒杯往桌上重重的一放,“你傻不傻?君既无情我便休!都不如一个女人干脆!”

    完了!这是喝多了。

    徐强拉她起来:“回家,咱回家。喝多了。”

    “没多。”清平气哼哼的,“信任,忠诚,是感情中不可或缺的。信任缺失,背叛感情,这感情还有维系的必要吗?覆水难收、破镜难圆……”

    韩超一把拉住徐强:“兄弟,咱们的关系可是铁打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又是背叛,又是缺失信任的,这肯定是有事啊。

    徐强把清平前面的酒瓶子全都拿开,然后慢慢的对韩超点点头。

    韩超的面色比刚才更难看了一些:“多久了?”

    这事当事人只要想想,肯定知道是多久了。这外面有人没人,态度肯定是不一样的。

    韩超抿着嘴,手里攥着杯子,眼神恶狠狠的:“谁?”

    徐强一把夺了他手里的杯子:“你想干什么?剁了对方去?多想想高洁……那时候为了你吃的那些苦都是真的……她想过不一样的日子,你放手让她过……”

    韩超想问一句:那这些年自己的努力又算什么?

    但随即,他的手颓然的垂下了。没有她,也就没有如今的自己。

    失去了,也得到了。

    怨谁呢?

    韩超摆摆手:“带你媳妇回去吧。真喝多饿了。我没事,不会干蠢事的!走到今天,我的努力也是真的,不会搭进去的。”

    徐强松了一口气,这才抱着清平往出去,把人塞到车里,他才道:“以后你再喝酒试试。”

    订了婚的未婚妻,就躺在里间的床上。夏天穿着短袖牛仔裙,露出白嫩的胳膊和小腿,躺在哪儿,翻个身,肉肉的小腰和可爱的肚脐就这么露了出来。

    他吞了吞口水,浑身燥热的不行。

    进了卫生间冲了凉,再出来,连裙子也滑到大腿根上了。

    他过去摇她:“清平,醒醒。”

    清平睁开眼睛迷蒙的看他:“别闹……”

    他顺势躺过去,跟她面对面:“今晚回去吗?”

    清平闭上眼睛睡她的。

    然后第二天醒来,只觉得胸口沉的很,抬手一抹,毛茸茸的大脑袋贴在胸口,一只大手还覆盖在禁区上。

    她愕然的睁大眼睛,蹭一下就要起来。

    徐强圈着她:“再睡一会儿……”

    清平小心的摸了摸身上,衣服还在身上挂着,内衣拥上去……

    徐强闷闷的笑:“你当我干什么了?”

    “流氓!”清平骂他,赶紧起。

    “昨晚差点没忍住。”徐强趴在她胸口不起来,“我不进去……行不行……憋出毛病了……”

    说憋出毛病了就真憋出毛病了。清平推他,先是摸他额头有些烫,“发烧了?昨晚空调开的大了?”

    结果不是!

    清平不敢大意,硬是拽着徐强起来,结果他呻|吟了一声,很痛苦的样子。

    这可不是作伪的,他是真疼。

    “哪疼啊?”肚子吗?

    徐强自己都吓住了,他自己知道,不是肚子疼,是大腿根,是下身疼。

    这可是大事。

    还不好跟清平说。

    就赶紧道:“你先走吧。我一会子就好,今儿不送你了。你不是找那个谁逛街吗?去吧。”

    找于文文。

    但你都这样了我怎么去啊?

    她给于文文打了电话,“今儿顾不上了,有点事。”

    徐强是有苦说不出啊,他不想叫她跟着去的。

    清平也顾不上尴尬了,把衣服整理好,就拉他起身:“走!上医院,我开车。”

    自家有驾校,她也学会了。不过一直没机会开就是了。急着上医院,肯定是顾不上其他了。

    “我自己行的。”尴尬死了。

    清平都恼了,“你到底去不去?”

    徐强只得低着头跟着,然后坐到副驾驶的座位上,她这个二把刀上路还不定怎么着呢。

    然后新手开车嘛,徐强总觉得车都在打飘。

    看见一中医门诊的小门面,他赶紧叫停:“这边好停车,就停这儿吧。这诊所是一老中医开的,口碑可好了……周末带孩子看诊的排了老长的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清平不信,但是他那样又实在是疼的厉害。她就想着,哪怕是开个止疼药呢先。停车进去了。

    来的早,刚开门。

    老大夫正泡茶呢,清平就问:“您给看看,他肚子疼……”

    “肚子疼?”老大夫上下打量了徐强一眼,“不像啊。”然后朝里指了指,“进去躺着,裤子解开……”

    嗯?

    清平看徐强:啥意思啊?

    徐强老脸一红,知道这大夫有两下子,麻溜的进去了。

    所谓的里面,就是药柜子的后面,挡得住视线就行了。

    清平就不好跟过去了。

    然后见老大夫洗了手进去,清平在外面只听得见老大夫的声音:“……裤子脱下来……是这里疼吧……一边还是两边都疼……”

    徐强说:“两边都疼……”

    然后老大夫就朝外看了一眼:“没事……就是输|精|管发炎了……年轻人还是悠着点……昨晚几次啊……”

    “没数……”反正兴奋的一晚上没睡。

    清平觉得要是有地缝她得钻进去,不光是脸上烫的,浑身都是烫的。

    老大夫西药中药都给开了,然后还叮嘱:“一星期之内,禁止房|事……”

    两人给臊的,都不知道怎么从里面给出来的。

    回家了,徐强见清平的视线一直躲着他,他反倒坦然了,“我就说……你看,真给我憋出毛病了……”

    清平把药扔给他:“按时吃。这两天先歇着,别去上班了。我自己走,这一周我都不过来……”

    “那下下周你过来……我去接你……”徐强拉她,“要不然真憋出毛病了……”

    清平‘啐’了他一口就出门了,出来又不由的笑。

    什么乌龙事都能给碰上。

    出门正等公交呢,清宁的电话打过来了,“……姐,你考虑买车吗?”

    买车?

    “五万下面我会考虑。”清平说了句玩笑话,她并不认为这点钱能买车。

    清宁就说:“真心想买还是敷衍的。要是真想买,杨东你知道吗?他现在在汽车城卖车呢……”

    估计是找客户吧。

    反正也闲着,“那我就去转转。”

    结果跑了一圈回来就跟清宁说:“你那同学生意火的很……车一辆接着一辆的往出卖……哪里需要咱们照顾生意……”

    “真的?”清宁嘴里啧啧有声,“怪不得说咱要是买车,给折扣。看来是有底气啊。你真不买啊?”

    清平摇头:“没啥用处。倒是有一款迷你的车型很好,价格也不贵,可我干啥能用到车?”

    “你来来回回叫我姐夫接送,多不方便。你自己有车就不一样了,想去哪里抬脚急走了。”她就说:“听杨东跟我说,再过几年想要一京城的牌照,花的钱估摸得比车钱贵。”

    “那就……买一辆?”两三万块钱而已,自己代步也不是不行。

    说了会子闲话,清平要走的时候才又问清宁:“……你跟严格……那个……那个……挺好的吧……”

    那个是哪个?

    清宁一头雾水:“我俩挺好的。”

    这是明白了还是没听明白?

    可清平却不好意思再问第二遍了。

    开学了,带着一肚子心事回宿舍,原本四个人的宿舍,只剩下三个人了。

    那个搬出去,跟男朋友住了。

    大一过后,宿舍管理的就没那么严格了。

    大家好像对这种事也见怪不怪了。大家还帮着舍友收拾东西,帮着搬家。

    耿直姑娘还问清平:“你不出去跟你未婚夫住吗?”

    这个问题问的?

    清平假装没听见,也帮着收拾东西:“要帮忙搬吗?”

    有个人帮忙更好了。

    然后一人一个自行车,后面绑着被褥包包。

    等到了地方,一瞧,是地下室。

    三十平米大小的地方,带着一个小小的卫生间。煤气罐这些放在角落,应该是准备做饭吧。房子中间摆着一张双人床,铺着外面十块钱就能买到的那种床单。

    “住在这里……不如宿舍的条件好吧。”清平帮着拿东西,见她把衣服往简易的衣柜里放,就说:“住这里来回也挺费时间的。”

    舍友低头浅笑,手里也没停着,“他大四要实习了,住在外面方便。他又不会照顾自己,我不住出来也不放心。”

    耿直姑娘就插话:“你这事有情饮水饱吧。”她挤过来,“说说,跟喜欢的人住在一起是什么滋味……”

    清宁帮她收拾衣服,却竖着耳朵听着。

    这姑娘面带春|色,眼波流转间有几分潋滟:“你找个喜欢的人不就知道了。”

    跟舍友住了两年,从来没有发现她的表情这么动人过。

    也许相爱就是这样,不瞻前顾后,不左顾右盼,就是认准了然后往前冲,义无反顾……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22章 悠悠岁月(13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