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37章 悠悠岁月(15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37章 悠悠岁月(15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2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37章 悠悠岁月(15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54)

    清雪不知道有人这么关注她。

    她这会子的眼睛群在她二姐的礼服上。

    如果说清平的喜服叫她知道什么叫做‘富’的话, 那么清宁的喜服,就彻底叫她知道了什么就做‘贵’。

    就是那种穿到人身上,一眼看上去, 就觉得身穿这衣服的人, 跟大家的身份是不一样的。

    像什么呢?

    像是那种只有书里面才有的那种贵族。

    跟电视上演的那些还不一样。她没有人家演员长的那么精致,没有背景音乐给她出场, 也没有灯光效果各种效果去反衬她。

    但是她提着裙摆缓缓走进来的时候, 就是跟人那种感觉。

    她就是贵族!

    高贵、典雅, 衣服是什么样,反倒是被忽略了。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夺尽了所有的光华。

    也不是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许多人都觉得,这样的清宁, 叫人特别有距离感。

    因此敬酒的时候流程就特别好走。没有打趣声, 没有来回的谦让,她双手端着酒杯微微的欠身, 那边就不自觉的站起来接过酒喝了。

    清雪就说:“怪不得我妈说别想着跟二姐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嘛。

    “比啥?”清涓觉得莫名其妙,“人比人得气死人。”

    照这么比, 我这学不动的, 得羡慕死上面的哥哥姐姐呗。

    可就是学不动有啥办法嘛!

    想起自家老爸说的话:比啥比?有啥可比的?众人纷纷说不齐, 别人骑马咱骑驴, 回头看看推车汉, 比上不足下有余。

    自己用不怎么好的阅读理解能力理解的一下,大致的意思该是——知足常乐。

    她对她现在的状态就挺满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也理解不了清雪这种比比比的羡慕, 自找难受不是?

    清雪心里却拿着一股子气,心说,我比不了二姐,难道还比不了大姐。

    我跟大姐比,到底是差哪里了?

    她这么小声的问清涓。

    清涓看看坐在另一桌,被姐夫投喂的大姐,就笑道:“你跟大姐比,差了一个青梅竹马。”

    上面两个姐夫,她们都是从小就见过的。别说大姐夫这个熟悉的了,就是严格,还曾经跟着在老家住过呢。

    不用问的,肯定早早的就背着大人谈恋爱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她这个跟清雪小声的嘀咕:“要不然……怎么就那么巧……”

    清雪就斜眼看她:“你是不是也谈对象了?”

    清涓眼珠子一转:“你猜!”

    姐妹俩一块叽叽咕咕的,热闹的事上谁去管她们?

    后厨里,大厨吆喝着:“赶紧的,主家讲究,叫人给后厨服务员都发了红封了。一人一百,忙完找经理拿去!所以,都打的精神来,给我做的利利索索的……”

    黄松先是一喜,继而心里就难堪了起来。

    如今,只能跟个小人似的,领人家的赏钱。

    大厨说黄松:“这边忙完了,出去帮忙。说不定能一个抵两个。给你俩红封也不一定。”

    黄松却艰难的笑笑:“我还是给您打下手吧。我是新来的,太刁钻了不好……以后您要是有活儿,记得喊我不比现在去前面钻营好?”

    大厨上下的打量了黄松一眼,“嗯!到底是大学生,脑瓜子好使眼皮子也不浅。”

    可他哪里知道:不去,只是守着最后那点可怜的自尊罢了。

    清宁结婚,在金家来说,就是大事。之前在京城办,老家的人基本都去了。如今回老家办,京城的又都跟着回来了。

    比如清丰和花花两口子。李仙儿和金满城在京城的时候,真是眼睛就没往这两口子身上落过。说不认就不认!更别说问一句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如今这两口子回来了,还在县城的酒店住着呢,老大两口子就是不叫大儿子两口子回家。杨美丽向来又是个不会掩饰的。边上的人说杨美丽:“你婆婆跟你嫂子,这两人是僵住了。你在中间调解调解,装着不知道,叫你哥你嫂子回去住……一家子人,你看现在这样人家都看笑话。”

    “看笑话就看笑话呗。”杨美丽瞪着眼睛:“又不是看我的笑话。再说了,我干啥叫他们回去。那一院子完了以后算谁的?我还打算把院子弄成小旅馆呢。”

    听说改造古镇的事明年春就开始了。很多人都打算改建自家的房舍当民俗屋呢。

    之前巷子里还有人牵头,说他们这一片不好招徕人,因为离坟场太近。要集资把巷子跟坟场中间隔开。修墙另开一个大门,大门转个方向不引外人注意就行。

    那这将来,也不说每天都有收入吧。隔三差五的总能赚几个,一家子的生活费就在这里了。

    她说话直接又不避着人,花花坐的也不远,听了一清二楚。本来就爱耷拉脸的,这会子脸更是拉的有二尺长。这是清丰在男客那一桌坐着呢,要不然非得叫来臭骂一顿不行。

    另一边就不一样了,清辉带着女朋友,就是上次介绍的那个姑娘回来了。

    这姑娘叫叶子,本就是个做生意的人。见人就笑,说话又动听。不管跟谁,转眼就聊到一块。在饭桌上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跟谁都亲热的很。

    好些人都嘀咕,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了。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老三家特有的调调。

    好些人就打趣姚思云:“也快喝你家的喜酒了吧。”

    姚思云哈哈就笑:“借你的吉言。”

    那些年是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生,现在呢?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长大了,得给成家,帮着他们立业。再下来,他们会生儿育女,这又一辈的人又一个接着一个来到世上。

    开始了又一个轮回。

    婚礼结束了,才都歇下了。

    晚上躺下,清宁直往严格怀里算:“给我捂一捂。”

    家里久不住人,感觉被子不是那么舒服,还不如酒店呢。

    严格却理解错误:“没带小雨衣,今晚就算了……”

    清宁:“……”她坐起来看严格,眼睛瞪的圆溜溜的,“您不想要孩子?”

    严格一听这声不对,赶紧跟着起来:“不是……你不是说接下来的三五年会很忙……”

    很忙就不要孩子了吗?

    清宁可没这种想法。她也理解不了那种为了事业不要孩子的人。既然成家了,有了家庭了,就得为家庭负责。家庭的模式不是固定的,真不想要孩子是人家的自由,咱尊重别人的选择。但是对于自己来说,从小父母就说,什么年龄就去干什么年龄的事。不管干什么,可以执着,但不可痴迷。

    于她而言,对工作再感兴趣,那也只是工作。她可以全情投入,但绝对不会为了她而舍弃别的。在没有面对的时候,你怎么会知道你舍弃的一定没你追逐的美好呢?

    这对于严格来说,可真是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他赶紧保证:“你放心,真有了孩子,我绝对能带好。晚上不让你操一点的心……”巴拉巴拉的,跟催眠曲似的,给催的睡过去了。

    婚礼结束并没有在老家多呆,第二天下午的机票,就要往回赶。

    过年期间,英子先不去京城。等到过了初五再去。徐天带着孙俊,却跟着儿子媳妇去京城过年了。

    而林雨桐和四爷今年过年就有些冷清了。闺女嫁出去了,去蒙省过年去了。就剩下三口人了。

    往常吧,还能跟死丫头搁在家里一块说说八卦,现在呢,清远跟他爸一样,翘着二郎腿,动作啥的保持高度的一致,两人正看新闻呢。没人搭理她!

    肯定寂寞嘛。

    清宁那边呢,留在那边,厨房里的活,除了择菜洗菜,别的活一点都不会干。然后自告奋勇出来采买了。严厉带着严格去军区不知道拜访谁去了,她今儿自己一个人行动。

    但是这买东西吧,她不是很在行。

    打电话问她妈:“……这买猪肉包饺子,是买前腿肉还是后腿肉,我看还有脖子上的肉……”

    “买后腿。”林雨桐拿着电话遥控指挥。一会子说买葱要找葱白长的粗的,一会说买生姜不要那种看起来湿哒哒的,放在冰箱两天就长毛了。

    这就是没把闺女教好就嫁出去的后遗症,

    刚撂下电话,不大工夫,电话又来了:“妈,你说要给他爸他妈买东西吗?”

    以前说起来还是严叔叔史阿姨,现在成了他爸他妈了。

    林雨桐就说她:“注意言辞,自己说话的时候不留心,不定什么时候顺嘴就说出来,叫人听见不尊重。”

    “我这不是在你面前管别人叫妈,怕你不自在吗?”清宁坐在商场的休息椅上,喝着奶茶,“这这正问您正事呢?买是不买?”

    “你不自在啥?”林雨桐气道,“嫁了人了本来就得把人家叫妈,你妈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是不是要买东西?以前是外人,你觉得得应酬,都知道要买礼物。这成了自家人了,更该如此。礼多人不怪,没有这礼,别人怎么知道你记挂她。不拘是什么,有这份心就成!”

    挂了电话她说四爷:“你看看你闺女,以前可还没这样。”

    四爷辩护:“这是还没适应这个新身份。”

    新媳妇这个身份,一般人是得适应一段时间。但亲妈指点了两次之后,清宁觉得自己适应良好。

    比如出去买菜了,回来路过花店,顺手买一束花回家给婆婆。晚上跟严格出去吃饭,不拘是甜点还是烤肉,总会捎带一份回家。不管吃不吃吧,心意到了。

    史可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跟人就夸。夸儿媳妇特别孝顺,说什么以前就想要个闺女,觉得闺女会疼人。结果如今娶进的儿媳妇,真跟亲闺女似的,亲的不得了。

    但初五回京城,清宁抱着她妈就不撒手,看严格去卫生间了,忙跟他爸抱怨:“……这婆婆和亲妈还是不一样的,我不需要做那些虚礼,你和我妈从来都不会误会什么。但是跟公公婆婆相处就不一样了,你得想着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了不对了……”

    反正,真想舒服自在,还是在家跟自家爸妈的时候最舒服自在。

    伤感也就那么几天,然后林雨桐真没啥可伤感的。因为这闺女嫁给没嫁,区别也不大。

    下班了,抬腿就回来了。

    进了家门,饭菜都上桌了,林雨桐就问:“你咋这个点回来了?严格加班?”

    清宁愣在门口,‘啊’了一声,然后准备往出退:“我忘了!”

    是!一说回家直接就回来了,然后把严格忘在新家了。

    没习惯!

    四爷就哭笑不得:“进来吧。回来了就回来了,给严格打电话过来吃饭吧。”

    严格是把饭做好了,然后接到媳妇的电话,叫他过去吃饭。

    不用想都知道咋回事?

    清宁见了严格自己都讪讪的,“要不咱以后回来蹭饭吧。还把咱家的省下了。”力求叫严格的心里好受一些。

    严格无奈的笑:“行啊!他答应的特别利索。以后晚饭都回来吃吧。”

    吃完饭嘴一擦,两人准备回家。临出门了,清宁又找她妈:“我看冰箱里还有自家做的汤圆和馄饨,你给我带点……早上要吃……”

    然后清远就看见他姐扒拉饭盒子,把冰箱清理个半空,带着走人了。

    他分明听见他姐小声跟他姐夫说:“明早你不用起来那么早,这个吃起来简单……”

    他就心说:果然还是女生外向。从娘家扒拉东西一点也手软。

    于是就笑道:“姐,拿的动吗?后备箱放的下吗?要不我送你一趟?”

    这话说的?

    清宁自己都笑了:“我现在还拿的是我爸我妈的,又不是你的!你阴阳怪气的干什么?等你娶了媳妇进门,叫我拿我也不拿了。”

    等清宁走了,清远就跟他妈说:“你看,做媳妇的难就在难在这儿了。她自己做媳妇也觉得自己是个外人,轮到看弟妹嫂子之类的,也自然就当外人……”

    道理谁都知道,这人心差的不就是那么一点吗?

    在家里正说话呢,英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桐,清平的羊水破了……”

    别管医生怎么高明,英子都只信林雨桐。当年姐妹俩在产房,清平还是桐一手给接生出来了。所以,在去医院的路上,英子先给林雨桐打了电话。

    撂下电话,清远开车,一家三口就往医院赶。

    医生给检查,开始说是能顺产的。清平难受的死去活来的,等着生呢。

    结果呢,本来医生说摸着都入盆了,结果隔了半个小时,又浮上去了。刚开始脐带绕脖子一圈,结果再检查了一遍,说是绕脖子成了两圈。

    清平不知道是急的还是怎么的了,血压蹭蹭的往上升。@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医生说为了保险期间,“要么……考虑一下剖腹产……”

    徐强是一头的大汗,“只要大人和孩子没事,咋都行……”

    英子坚定的认为剖腹产人能少受一点罪,二话不活就答应:“咱就剖腹产。只要不疼……”

    是!生的时候是不疼。

    推进手术室,从脊椎那里打麻醉针,医生一遍一遍强调,“可别动,这地方神经多,扎错了就瘫痪了……”

    吓的清平肚子更疼了。

    然后就是医生说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慢慢的眼皮子一沉,啥也不知道了。

    等脑子里清醒,眼皮却睁不开的时候,她是能清晰的感觉到,冰凉的类似于镊子还是啥的东西夹在她的肚皮上,医生还在说话。一个女声说:“缝合的时候注意一些……”

    另一个声音说:“知道,我注意着呢,这个人的脂肪层有点厚……”

    清平:“……”

    耳边只剩下一个声音:这个人的脂肪层有点厚……脂肪层有点厚……有点厚……厚……

    感觉这种时候对时间的感知是麻木的。她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又医生过来叫她:“金清平……金清平……醒醒……”

    我醒着呢,一直都醒着呢,可是眼皮子就是挣不开,有啥办法呢?

    然后感觉冰凉的手在扒拉她的眼皮子,她这才勉强算是睁开眼,觉得好像也具备说话的功能了,“孩子好吗?”

    她用了最大的力气说话,可听在人耳朵里还是蚊子哼哼的声音。

    医生轻笑了一声:“孩子好着呢。”

    她安心了,却不知道她在手术室,她妈在外面整个人都软了。看见护士拿着几袋子血进去,英子脑子就想着,这身上拉了那么大的口子,这得流多少血啊。

    然后不大的工夫,就看见护士出来了抱着孩子出来了,“金清平的家属……谁是金清平的家属……”

    英子一看见孩子,腿也不软了,蹭一下就站起来,徐强已经到跟前了,可看着那孩子,他是鼻子也酸了,胸口也涨了,一个字竟是从喉咙里也蹦不出来。

    林雨桐才道:“我们是……”

    护士就道:“二十一点十七分,产子……男孩……七斤二两……健康……”

    然后分开孩子的腿,就看见跟花生豆似的小雀雀。

    护士那边问名字:“是现在就登记呢还是……”

    比如现在孩子的档案上是金清平之子。

    徐强就看四爷:“四叔,名字您来取吧。”

    四爷就说:“徐家单蹦你就一根苗,孩子也孤单。叫徐启明吧。”

    启明,本就是最明亮耀眼的恒星。而这个‘启’字,要是没记错,清丰家的闺女,叫启瑞。这事怕徐家这边孩子少,孤单。姓徐,却从了金家后辈的字。兄弟姐妹多了,也不全是麻烦,需要人手的时候,帮衬也就多了。

    徐强欣然允诺:“就叫启明。”

    生下了,就不要这么些人守着呢。四爷回家了,今晚林雨桐是不能跟着回去了。

    这生完孩子,得把肚子往回揉。医生会特意的叮嘱。英子是下不了这个手,清平一喊疼她就撒手。她专心的弄孩子去了,林雨桐在边上给揉肚子。清宁也跑过来了,一会子帮着回去取睡衣,一会子帮着找家里的月嫂给炖汤。月嫂倒是愿意来病房的,但林雨桐却又不放心她的手艺,宁愿费事一点自己来揉。好叫孩子恢复的快一些。

    徐强呢,在外面一个挨着一个的打报喜的电话。得空了瞄孩子一眼,鼻子眼睛都是带着笑的。跟清平说:“你说你咋生的,这孩子咋这么漂亮呢?”

    清平一脸的得意,非常认同徐强的话,真的!精神不济,只看了那一眼,却非常确定,这孩子是她见过的孩子里面最英俊的。

    英子撇嘴,谁家爹妈不是瞅着自家孩子最漂亮?看这小模样,从哪看出漂亮的。

    但还是忍不住翘起嘴角,等孩子睡了专门给老大打电话馋老二去了:“……我跟你说,咱清平争气的很。生了小子就不说了,你是没见,长的那个勾的,diu的!不是我说哩,你活了半辈子见到的那些娃们里面,绝对没有长的这么亲的……”

    老二心说,你不说我都知道。看亲孙子嘛,拉的粑粑都是香的!

    这也是徐强赶到惊奇的地方,看见孩子撒尿,觉得可爱的不行。小屁股拉个臭臭,也觉得可爱的不要不要的。

    清宁跟她妈嘀咕:“你说这血缘关系是多可怕的关系。”

    她妈就说她:“你觉得那孩子长的不好?”

    清宁摇头:“可怕就可怕在……我竟然也觉得他长的真漂亮。”

    产科嘛!楼道里抱着孩子来回晃悠的人多了去了,进进出出的,没碰上三十也碰上二十了。可就是觉得孩子自家的外甥更漂亮。

    人家孩子可爱不?哪有不可爱的孩子。

    可这点血缘在这里了,就是不一样。她都觉得自家外甥亲的勾的不得了了,孩子在一边拉臭臭,她在这边吃饭,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这要不是血缘的力量,都没法解释。

    然后爱心膨胀,去婴幼店,买买买!买了一堆一堆的往医院和家里搬。

    今儿还专门跑到孕妇产妇的专营店里,给清平买收腹带去了。清平呢,死活不系医院给的收腹带,可能还是肚子上肉厚吧,系上那玩意,肚子疼的更受不了了。

    她跟清宁说:“以后,你要是能生,还是自己顺产生吧。顺产是当时受罪,这剖腹产,是生了之后受罪。”

    清宁点头,看着也确实是受罪呢。插着尿管,躺在那里不能动弹。伤口疼就罢了,关键是要打那个收缩子宫的针,吊瓶挂着,肚子又坠又疼。

    你说难受,护士就会说:“难受打慢一点,这个肯定得难受,收缩子宫嘛。不受一回罪还叫生孩子?”

    啥也不能吃,徐强在一边隔一会就问一声:“放屁了没?”

    不排气,不能吃东西。

    清平尴尬死了,这也就是夫妻了,还好点。这真要是谈恋爱的时候,真是要把人给囧死的。

    到了肚子胀的难受的很,叫赶徐强出去:“……这瓶药快打完了,你叫一下护士去……”

    摁铃就可以了!

    徐强摁铃去了,清平瞪眼:“我叫你出去一趟,五分钟就行。”

    徐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直到丈母娘说:“你先出去吧,她想放屁。”然后他才表示明白,抹了一把虚汗,跟清平说:“我出去……你放吧……安心的放吧……”

    清平脸上的表情,真算的上是一言难尽了。

    等徐强出去了就看她妈:“有您这么说话的吗?”

    “就你讲究多!”谁不放屁!

    徐强出去了十分钟才回来,趁着丈母娘抱着孩子在楼道里晃荡的工夫,他凑过去亲她的额头:“……爱你……怎么都爱……”

    有了孩子,没那么多的时间我爱你你爱我了,孩子是一会子尿了,你会子饿了,表达诉求的方式,就是哭。一会子一哭,一会子一哭。英子跟徐强两个人换着来,都有点扛不住了。月嫂是两口跑,专门回家炖汤又拿来,然后帮着照看半天的孩子,又回家做饭。

    清平再不逞能了。自己带根本就不可能!别说有一个月嫂,就是有十个月嫂,没有自家人在边上眼睛不眨的盯着,都不能放心的。

    然后就是孩子吃奶。

    我的天啊,孩子就是把乳|头含不到嘴里。都知道吃母乳好,但就是吃不进去怎么办?

    也不是没奶,奶水好的不得了。涨的人都疼了,可就是喂不到孩子的嘴里。急的孩子哭,气的清平哭。

    没办法,往出挤,挤出来拿奶瓶喂。

    英子就说:“当初生下你的时候,你奶叫了对门的桃花娘要给你挤,只挤了一个我就舍不得了。如今看看,是不好喂奶。”

    清平不信邪,换另一个叫孩子试着吃。还别说,真给含进去,吃的可得劲了。

    英子摊手:“你看!有时候老人的话还是对的!”

    不打针了,才敢叫孩子吃母乳。然后肚子上还跟用碾子碾过似的,疼的很。坐起来一次疼的出一身汗,完了躺下又是一身汗。连翻个身都不敢。所有的不适在疼痛面前,都适了。

    到了第七天能出院的时候,下床走路脚下都发飘,抱着孩子胳膊就一个劲的抖,浑身都冒虚汗。

    脚面浮肿也还没下去,躺着觉得脚麻,坐着连带的小腿都麻。

    林雨桐看这不是办法,配了药包,叫英子炖鸡汤的时候放进去,一天三顿的喝。

    姚思云专门过来看孩子,给清平把脉,又看了林雨桐给的药包,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眼睛就一亮:“这是好东西,不知道是哪个老大夫给配的。光是药材都不好找。你小姨为你的可是费了心了。”

    徐天跟着老二老三来京城,爷爷姥爷的,把孩子稀罕个没完。

    老二来就说呢,一说得了孙子了,村里的谁谁谁,谁谁谁都上门了,他是天天早上请一堆人吃羊肉泡馍。

    就是不叫相好的人家,家里有了喜事,大家上门起哄。找你闹你的人越多,说明你的人缘越好。

    老二说这些,又是高兴,又是显摆。

    说明自家的外孙是个金豆豆,谁都稀罕。

    别说老三看的眼热,就是四爷跟着都羡慕。孩子大了,就最没趣了。带带小孙子小孙女,那种心境又是不一样的。

    老三急着为清辉定婚事,四爷表现的不明显,说话也比较艺术。

    先是问严格他爷爷的身体,然后感叹,这三五年暂时不要紧那就太好了,你妈还能腾出手来帮衬你们几年。

    帮衬我们什么呢?严格就寻思。

    然后看见徐强家的情况就知道了。徐强没妈,家里这会子指靠的就是丈母娘。而自家这边呢,真等爷爷年纪太大了,妈还得顾着那头。自家这边呢,还得靠着丈人丈母娘。

    所以说,自家妈能帮衬也就是这几年。

    再往深了想,就是说:要孩子要趁早。

    清宁被他的分析逗的哭笑不得,怎么也没想到会遭遇来自自家爸爸的催生。

    徐启明的满月宴是再京城办的,就是亲近的人家一块吃顿饭,没怎么大办。

    抽个没人主意的空档,清辉照他大哥,塞了一个礼盒过去,“这是我妈叫我带过去了,说你结婚的时候没赶上,这个给孩子……”

    是金手镯这些东西。

    清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说,到底是收下了。没问何小婉的任何事,反倒是问起了清辉的婚事:“怎么说的?日子定下来没有?”

    清辉撇嘴:“她那人还不错,她姑人也挺好。就是她妈,不是个太好相与的人。言下之意,是想叫我至少得把一套房产放在叶子名下……”

    清平皱眉:“那叶子是咋说的?”

    “叶子的心眼多着呢。”清辉轻哼,“出来的时候却说,家里的事她姑做主。”

    清平的眉头就稍微舒展了一下:“她爸她妈在老家,你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难缠不难缠的,没大关系。”

    清辉摇头:“就怕她姑父想从咱们家得到的好处更大。本来房子在她的名下也不是不行,主要是吧,她家里还有个弟弟呢……我问她说,你看是现在放在你名下还是以后放在你名下,你猜她怎么说?”

    “怎么说?”清平追问了一声。

    清辉笑:“她说不管婚前婚后放,都希望悄悄的,别叫谁知道。”

    “她家偏心弟弟?”清平叹气,“按说她开着店,家里不该缺钱的。她自己不是也有房子吗?”

    清辉瘪嘴:“这就是她精明的地方了。她家只知道她再药店里干,却不知道那药店就是她的。”

    防着家里的爹妈呢!

    清平知道清辉为啥说起结婚并不是很热衷了,他大概是觉得,对爹妈都藏心眼,狠得下心的人,谁能保证结婚以后会是啥样呢。

    但这也不能一概而论。

    她就说:“你比方说刘燕儿,也不说跟她那弟弟似的,家里疼着,就是跟敏儿似的,父母虽然不是说宝贝着,但也没漠视……你说她长大了,至于那么对父母吗?她没被真心对待过,如今要是还毫无芥蒂,那就真成了缺心眼了。那这样的媳妇就更是要不得了。你要是真心对她,她最知道好歹的。你看她对她姑,她姑拉拔她,她啥都听她姑的。现在的姑娘,有几个待见相亲的。而且这门亲事看上去还是对她姑父有好处的亲事,要是不知道感恩的人,是不是会想着她姑拿她给她姑父换前程呢?她那么聪明,这里面的好处她肯定看出来了。但还是来了。这说明她心里是知道感恩的。等见了咱们家的人,知道条件不错,她又跟你说家里是她姑做主,其实是告诉你,她的事她姑做主。这是知道好歹!所以啊,别觉得人家精明人家聪明,你就觉得心眼太多。心眼多怎么了?心眼多才好呢!只要没有坏心眼,心眼多一点,精明一点,你的日子才好过!”

    再加上三叔那边的情况复杂,清辉是一个爸,两个妈,两个妈还都觉得自己是亲妈。下面的妹妹呢,一个同父同母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妈还另有其人。还有一个是同母异父的。

    换个不精明不会来事的进门试试,这一连串的关系,她摆布的明白吗?

    清辉这才不说话了,之前说结婚,确实是自家妈实在喜欢这姑娘。如今,叫自家大姐这么一说,好像这姑娘……其实也怪不容易的。

    他抬头找今天也来了的叶子,走了过去。

    叶子也不问他去干啥了,只拍了拍边上的椅子:“赶紧坐,开席了!”

    清辉就说:“一会子咱去把房子过户了吧……”

    叶子愕然的抬头看他……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37章 悠悠岁月(15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