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38章 悠悠岁月(15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38章 悠悠岁月(15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3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38章 悠悠岁月(15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55)

    吃完饭, 清辉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叶子先走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先是回家拿房子的手续,叶子叮嘱说:“户口本身份证这些带着没?”

    当然都带着呢, 去办这些手续, 一个证件都不能带的。他‘嗯’了一声,把东西装好, 两人没在家里停留, 直接就出门。

    上了车清辉就问:“你的证件放在哪?店里还是家里?”

    叶子扭脸看他, 直到清辉问第二遍,她才笑道:“身上带着呢。”然后猛地出声道,“我得先去个地方,你朝右拐……”

    哦!

    清辉没问去哪,她说朝哪边走就朝哪边走。

    等停下来的时候, 他才发现, 停的地方,是民政局。

    清辉不接的看叶子:“什么意思?”

    “先把结婚证领了吧。”叶子先下车, “婚礼什么时候办都行。”

    清辉怔愣了半天,才解开安全带下车:“你可想好了, 领了证就不能反悔了。”

    叶子没言语, 抬脚却先走了:“快点!”

    排队领证, 很费时间。两人来的晚, 赶到下班前, 才把证件领到手里。房产过户,肯定是不成了。

    清辉看她:“你不怕我反悔?”

    叶子哼笑:“你的现在就是我的, 反悔去吧!”

    清辉这回才真的笑了,拉她上车:“走!”

    “去哪啊?”叶子喊道,“婚礼没举行呢,你得先送我回家!”

    “以为我带你回我家吗?想的美!”他调笑,“过户过不成了,人家下班了,我估摸着珠宝店没下班吧?”

    然后叶子的手上就多了一个价值不菲的钻戒。

    她笑了笑,好像明白点什么了。其实眼前的这个比自己还小的丈夫,也算是一个实心人。你实心对他,他实心对你。就是这么简单。

    真心能换来真心,这才是长久之道。就怕捧着一颗真心,被人漠视、无视,甚至放在泥里作践。

    她说:“要不,我还是跟你回家?”

    他说:“不了,我送你回家,改天咱们去订婚纱。”

    清辉的婚礼准备的很快,叶子的父母说啥都要在京城要一套房,还说什么放在闺女的名下就好。叶子的姑姑直接把人给喷回去了,“给孩子留点念想吧。当初谁说不要她了的?这些年,她可吃过你们一口米,上学花过你们一分钱?”

    翻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清辉才知道,叶子是家里的老大闺女,后来接生了二三四五个闺女来,都生下来就送人了。好容易才得了一个儿子。为了给儿子上户口,还不被罚款。坚决不要已经养到十二岁上的大闺女叶子了。说是不管是谁家,拿两百块就把人带走。你说都半大的姑娘了,万一有那生了坏心的把孩子带去……这可不是把孩子的一辈子给毁了。好心人就给叶子出主意:“找你姑去……”

    叶子的姑父是知青,在这边插队的时候,跟叶子的姑姑谈恋爱。不过不是那没良心的,回城的时候就把叶子的姑姑带回城了。叶子的姑姑这人比较有成算,到了什么山头就唱什么歌,到了城里了,就报夜校,积极备考,之后上的是医科大学的大专。后来在医院工作,凡是有进修的机会,比谁都积极,国外进修过好几次,在专业学科上,她的基础差,想当什么外科大夫、药剂师麻醉师的不容易,她主修了当时才刚刚起步的专业,营养学。

    之后先是在疗养院工作。这才认识了姚思云。

    疗养院住的主要是一些在里面修养的退休老干部。她爱说爱笑,性子也活泛,人脉也慢慢的搭建起来了。说起来,倒是叶子的姑父,为人敦厚,性子没她圆润。

    嫁到城里了,不管是工作还是家庭,叶子她姑都处理的挺好。公公婆婆早年也嘀咕,可也架不住儿媳妇争气。后来更是被儿媳妇哄的,喜欢的不得了。

    叶子辗转给她姑打了电话,她姑第二天就赶回老家,甩了二百块过去,就带叶子走了。那时候带回京城上学是不现实的,甚至这孩子连个户口都没有。十二岁了,一天书都没念过。

    于是想办法,办理户籍,然后安排到京郊的一个乡镇上的小学借读。因着念书的时候年纪大了,念了个中专算是完成了学业。

    出来之后借了点力开了药店,慢慢的倒是经营起来了。

    跟家里这关系的处理上,就个人有个人的考虑了。

    早些年呢,当姑姑的总想着孩子小,你说你不叫人家孩子认爹妈了,孩子长大了抱怨怎么办?到底也是亲的!而且那边那人再不争气,也是亲哥哥。当时闹过了,她也管孩子了,难题解决了,又是亲的。再怎么着,也是养了十二年的闺女了。孩子也懂事了,记事了。这不是说断就能断了的。

    后来孩子长大了,看着跟父母也不亲近。但那话怎么说的,都来往了这么些年了,又是亲的。还能真说不搭理就不搭理了?

    谁的家里没两个不想走动偏又不能不走动的亲戚?

    当姑是好心,觉得拉拔了侄女,只要自家哥哥对孩子好点,这孩子有了自家哥就不愁啥了。有孩子孝顺啥都有了。

    可这些年处下来,谁知道就成了这样了。

    孩子本来就心存芥蒂,然后你还来这一手。

    不答应是不是?

    当年你说给两百把孩子领走的,我给了两百,我领走了孩子,她上学工作都是我安排的。你们算干嘛的?

    人家叶子妈马上就哼唧开了:“当年那就是一句玩笑话,养一个闺女十二年,那是两百块钱能养出来的?”

    那时候的两百块钱可不是小数目。虽说不能养十二年,但那孩子你真养了十二年吗?六七岁上就给家里干活,鸡鸭鹅都是谁喂的?在厨房做饭的时候还都得踩着板凳呢!她干的那些活挣不来一口饭吃?

    她又不上学,又不买新衣服,到处捡人家不要的穿,你来说,她花你们什么钱?

    姑嫂两个吵吵来吵吵去,最后的叶子妈撒泼打滚:“别的钱就不说了……我就问问,她吃了我的奶,你叫她说,这奶水该给多少钱?她在我肚子里住了九个月,你问她,这又怎么算钱?”

    叶子拿了十万,当妈的起来擦了眼泪收了。

    这事才算是了了。

    对于叶子来说,这算是彻底的了了。

    我给那十万就是给的奶水钱和住了你九个月的房租钱。

    决裂到哪种程度?

    决裂到定下婚礼的日子,叶子坚决不叫跟父母那边说。

    钱给了,关系到此终结。清辉看见过,她把对方的电话都拉黑了。

    本来挺复杂的女方,如今新嫁娘的娘家就简单的不得了。好在亲姑姑亲姑父跟着回老家,参加了婚礼,这才算是婚礼成了。

    清宁也才是头一次听到一个说法:至今老家人的看法还都是,如果女方的家人不同意,没有来参加婚礼,那这婚礼就是要被人耻笑的。这就不是明媒正娶的礼节!

    什么三媒六证,如今没有六证这一说了但是三媒必不可少的。虽然多是象征性质的,但也不可或缺。

    那时候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媒人男方父母聘一个,女方父母聘一个,中间联络沟通的再一个。

    不管是少了男方的,还是少了女方的,大家就都知道,有一方人家是不愿意的。闺女自己嫁自己,那成个什么样子?

    这一套,跟婚姻自由这一说法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她就跟她爸说:“咱们老家的观念,还是太旧了……”

    可移风易俗,这可不是一代两代的事,他们这一代做不到,到了清宁这一代,肯定就做到了。大部分像是清宁这样的孩子,对这一套都是嗤之以鼻的。那么等将来,他们的孩子长大了,这一套老的、旧的、或许才能真的埋葬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清远就笑:“你说那些人咋就那么闲,一个个的都把管别人的事,当做是一种能为。在我三伯跟前,嘀嘀咕咕的,说我三伯这事处置的不地道,没叫孩子的亲妈这是不对的。孩子的亲舅舅亲姨姨的,这些都得出席。”

    何小婉的娘家特别庞大的一支。

    谁家没几个处的好的,好些个帮着何家说话的。说不请何家的那些舅舅、堂舅舅,表舅舅这事,办的没规矩。

    老三是有苦说不出。

    他跟清辉之前都商量好了,在京城办一次,叫姚思云就呆在京城,借口嘛,就是帮着清涓看看门面房之类的……他们父子俩回去,在老家办。把何小婉请来,然后照着程序走。

    跟何小婉都说好了,她也说肯定回去。老三还说,你看清辉舅舅那边,都该跟谁说,不该跟谁家说。何小婉就说好些年不在家,回去商量看看。

    可不巧,到了日子何小婉那边的闺女清甜发烧了,说是家里离不了人,实在去不了。跟亲戚都是说了,也不能说为了你就换了日子。你说你都不回来了,这何家的亲戚我们是请还是不请。他气的这么问,然后何小婉可能那边正忙着呢,护士叫患儿家属呢。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没顾得上,反正没言语就把电话给挂了。

    那这就算了!还请啥啊!

    姚思云呢?是死活不在京城呆,儿子婚事没倒头,我还能歇着?看门面房啥时候不能看?

    之前不是说不买门面的吗?这爷俩变主意变的可真快。

    反正清辉的婚事,在老家人看来,办的很不怎么样?

    提起老三,都免不了说一句——不地道!

    地道不地道的,对老三来说,都没关系。反正给儿子把媳妇娶进家门了,完成了一桩大事。

    金家这两年的喜事是一件接着一件,这件刚完,大家还没缓过来呢。

    老家那边清收的媳妇杨美丽又要生了。早产了,八个半月顺产生下个闺女。李仙儿就冷了脸了,嘀咕杨美丽:“……连个儿子都不会生……”

    出门逢人就说:“我生了俩儿子,到如今呢,俩儿媳妇生的都是丫头片子!”

    计划生育,一家都是一个孩子。这生了闺女的人家,就都基本认命了。

    好些人就说:“闺女咋了?你看那些家里有闺女的,人家都过的是好日子。家里儿子多的人家,你去瞧瞧去,一家比一家难。”

    现在娶个媳妇多贵啊,有那三个儿子的人家,好家伙,这会子爹妈都恨不能出门给人下跪作揖,只求能娶个媳妇进门。

    过了年,镇上就开始改造了。恢复古镇的面貌,这也不是一句话。比方说对房舍的外观改造,这都需要一个过程。但显然,现在不是过去了。镇上眼看就要不一样了。

    老大和李仙儿这又抖起来了!

    说了,房子是他们的!要是儿子媳妇不孝顺,都滚蛋。这将来守着这一院子还不够自家吃喝的?

    杨美丽在月子里,就闹起来了。伺候起月子来,不怎么精心。天天顿顿的就是水煮挂面,连个鸡蛋都不放。杨美丽生孩子本就是再地里浇水滑了一跤摔了,才早产的。当时都大出血了,再加上一生孩子吧,身体虚的很。要看着孩子,不能休息。还不给吃好喝好,还得奶着孩子。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在屋里扯着嗓子骂,也没几个听到了。直到撑过了一个月,该挪窝呢。

    ‘挪窝’指的是生了孩子一个月,娘家来接,可回家做月子。这叫挪窝。清平满月之后,英子都撵着出门,去了林雨桐和四爷那边半天,也算是回了娘家了。带着孩子完成了‘挪窝’这一码子事。

    杨美丽回娘家,娘家妈脑子不怎么明白,但是在家里带孩子却没问题。老杨呢?本来是打算叫大闺女二闺女带着女婿回来的,算是明娶暗招,可这俩女婿都是他选来的机灵人。人家本身的日子过的还不错。凭啥回来给自家头上找个大山背着。好说歹说的,就是没治。结果如今小外孙女一回来,老杨就打主意了。

    金家不给办满月酒?没关系!我来办!金家不稀罕?没关系!我稀罕!

    将来我给我外孙女招赘一个小女婿继承我杨家的香火。

    这位比较绝!拿着户口本出生证明跑到派出所给孩子报户口去了。孩子跟着父母任何一边的户口都是可以的嘛。

    然后直接取了名字,叫启福!

    户口本上写着——杨启福。

    谁也没拿户口本看名字的毛病。问你家这娃儿叫啥啊?他就说叫启福。

    启福,多好的名字!

    都笑!这是个好名字,生来就开始享福了。

    连金满城和李仙儿也没提出反对意见,虽然心里嘀咕:啥启福?听起来就像是祈福更像是欺负。

    祈福是个好名字吗?不是!祈求福气证明福气还是不够。

    像欺负这个谐音就更糟了。

    但要是看字面,那绝对没问题。

    纠结的都是谐音不好,却从来没想过其他,比方说孩子姓啥的问题。随父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嘛。

    结果回娘家做个月子,又出事了。

    什么事?

    杨美丽跟施工队的一个男人——跑了!

    当然了,这事林雨桐和四爷也都是听英子说的。英子跟老家那些村里人联系的比较多。说那人是施工队的临时工,光棍一条!三十多了没媳妇。杨美丽呢?是每天都拉菜,给施工队的食堂送菜,他偶尔搭把手帮着卸菜。谁也没看出啥苗头来。就是觉得一个没出百天的小媳妇,还奶着孩子呢,都乐意伸把手帮一帮。

    不知道怎么的,两人就搭上了。然后都给跑了!

    金满城两口子在家里骂清收:“没出息的东西!这种媳妇娶进门是干啥的?不够丢人现眼的!离婚!坚决离婚!”

    清收却不舍了:“离了婚,孩子咋办?”

    “不要!一个丫头片子,他老杨家对不起人,就自己养着去。”李仙儿气的只头疼,“离了好,妈给你找个好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你有钱给我找好的?”清收低着头,“要不是你对她不好,她会跑了?!”

    不管家里怎么骂,清收都不撒手,借钱雇车,到处的找人。

    其实人就没走远,就在县城呢。镇上不知道谁进城的时候,还看见过。

    清收干脆弄了个喇叭,还专门要了清安以前用的复读机,录了几句话。然后把这一串的东西都绑在自行车的车头上,走街串巷的循环播放:杨美丽,地里韭菜再不割就老了。杨美丽,茄子苗豆角苗都买了!杨美丽,黄瓜我已经种下去,只成活了一半……

    就连马小婷这个租住地方,他都转到了。马小婷在窗户上往下看:这个丢人现眼的玩意!

    等清雪回来的时候,她还幸灾乐祸:“……看你大伯还有你大伯娘怎么到人前说嘴……”

    清雪低头没言语:你知道丢人,当年你为啥也跟人家跑了!

    其实,到现在为止,她都不敢听类似的事情,就怕叫人联想到自家的旧事。

    可她倒好,还好意思对人家这事幸灾乐祸?谁都有资格,就自家没资格。

    她这会子特别害怕,害怕金家又出这么一桩事,人家会把前后两件事联系起来。

    事实上,老五也在担心这个。看见人家在一边说话,他总觉得人家在嘀咕他。

    其实,这话是避免不了的。在一块闲聊的时候能说啥?无非是东家长西家短。

    这个说杨美丽这娃其实是个好娃。那个说好娃能办出这事来?又一个说,那都是金老大两口子不是个东西,把好好的娃们折腾的日子过不下去。然后话题就偏了,议论起了金老大两口子都干过啥糊涂事,说他不好好跟出息了的几股人好好处着,说你看就剩下他跟老五这哥俩了。不免就说起了老五,说杨美丽这跑跟马小婷当时那种跟人跑还是不一样的。

    你看!有些事你就是想忘,大家也不会忘了。

    被人这么嘀咕,老五心理能舒服?尤其是老婆不在家,他还得顾着清雨上学,还得顾着地里的农活,废品收购站还不能丢。

    家里家外的一把手!

    巷子里的人都戏称,老五是他家的红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

    干的累了,躺下浑身都疼。每晚抿上几口酒,舒筋活络,倒是能睡个好觉。可这喝的时间长了,酒瘾就上来了。管不住自己的嘴。到点了就想喝。

    也不喝好的,就是当地的特曲老窖,五块钱一瓶,到饭馆,要上一盘子花生米,一大碗扯面。吃着喝着,反正是比马小婷在家的时候日子能好过点。

    马小婷抠,想下馆子,门都没有!家里的饭菜也是清汤寡水的。

    偶尔碰上个认识的,在馆子里还能聊两句。但这醉汉在一块聊天,那真是……一句话说不对,酒瓶子就往头上招呼的也有。

    今儿就是,先是说古城改造这事。这不是改造的时候影响铺面生意嘛,难免要跟工程队沟通。大家都说工程队这伙子人根本不知道大家的难处。这个一言,那个一语的,都很正常。不知道谁提了一句,“也要防着这伙子gouri的!那谁谁谁的媳妇跟工程队那个开车的钻到一块叫人看见了……那个谁谁谁的妹子叫谁又给哄了……”然后就说到杨美丽,“……脑子不够数叫人给骗到哪去了都不知道……”

    说者真是无心的!都没想起来这里坐着个金家的。

    大家都说怪丢人的巴拉巴拉的。

    老五呢,在这事上心里本来就比旁人更敏感。总觉得这是再影射他。蹭一下站起来指着别人的鼻子:“你啥意思啊?管你啥事?”

    那边还莫名其妙呢?有那再边上听的就说:“老五,你多心了!说的是你家清收,没说你!”

    这更坏了!

    本来谁都没想到的事,就给挑到明面上来了。

    农村那打架是不能怂的,被老五指着鼻子的那位当即一拍桌子:“……就说了能怎么的?你家出了当官的我就怕你了?”

    老五拿起酒瓶子就打过去,人拦着没打到,但对方也怒了:“都别拦着,叫他打。跟咱耍横算啥本事,还不是看着老婆跟人家睡觉不敢吭声的孬种!咱没本事……咱没本事头上却干干净净的,当不了那活王八……”

    当年的伤疤,就这么鲜血淋漓的又给当众揭开了。

    这都不是打架的事了!

    那股子委屈,那股子恶心,再也挡不住了。当天晚上,老五骑着车上了县城,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清雪还没睡了,他敲开房门,马小婷一句‘咋这个时候来了’还没问出口呢,老五抡起胳膊就打。拳打脚踢就罢了,完了不解恨,又撕了马小婷的衣服,用皮带可劲的抽。

    全程清雪都在。

    她看着她妈咬着嘴唇不敢呻|吟,她看着她爸压低了声音骂‘贱货’之类的话。

    她知道,爸爸是喝醉了。她也知道,过了今儿,他们又会好好的。以前偶尔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事。不过没现在这么厉害,也没这么……不体面。

    当着自己面扒了自家妈的衣服……她默默的走了出去,然后下楼,不知道何去何从!

    在二楼的楼梯间里缩了一晚上,听到天快亮的时候,熟悉的脚步声离开,她才上楼。自家妈已经起来做饭了。

    她问:“这个周你们是不是放一天。”

    “嗯。”她以为她妈要回家。就说:“你放心回吧。我不会了……”

    “你回我不回。”马小婷笼着头发,“你回去,跟你爸拿钱去。”

    本来按月得给自己交账了,家里进了多少出了多少,都得有数。但是这回,这死男人没提钱的事。

    清雪愣了一下:“钱……你就不想回去跟我爸……”

    “跟你爸咋?”马小婷催她:“赶紧洗漱去,大人的事跟你没啥关系。”

    “他打你……”清雪就说:“要不好好过,要不就离婚……”

    离婚?

    马小婷呵呵笑:“行啊!等你考上大学,等你能养的起我了,有人给我挣钱了,我就离婚。”

    清雪一下子就闭上嘴了!

    是!她妈这辈子,自己挣的钱有数的很。都是一分一分抠出来的。最大的一笔钱,就是跟了那个男人一场换来的。

    周末的时候回家,清雨跟同学在巷子里玩。见清雪回来了,就赶紧跑过来:“姐,你咋回来了?”

    清雪绕过他:“找爸说点事。”

    清雨一把给拦住了:“爸不在家……”

    清雪朝不远处的自家大门看了一眼,大门紧闭,她就说:“那你怎么不把门锁上?谁趁你不注意进去怎么办?”说着,要去锁门,边走边道,“爸呢?在收购站还是地里?”

    清雨又一把拉着清雪:“我不玩了,一会子就回家。”他慌张的朝大门看了一眼:“爸在收购站……你去看看……要是不在,就是下地去了……总不过这两个地方……”

    清雪狐疑的看了清雨一眼,又朝大门那边看了看,这小子今儿怎么这么古怪。

    她嘴上应着,转身朝外走。没走几步回头看,就见清雨撒丫子往回跑。

    清雪心里更疑惑,心里想着这小子是不是瞒着爸妈干啥坏事呢?跟在后面就悄悄进去了。

    有几家开着门的邻居探出头看了看,脸上的表情无不显示着:有热闹看了。

    但清雪进了家门,看见自家的情形,她回身慢慢的把大门给关上了。

    想看热闹吗?

    没门!

    家丑不可外扬!

    她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场景,父母的卧室门口,爸爸正数钱给弟弟,轻声交代:“奖给你的……别叫你姐你妈知道……”

    而爸爸□□着上身,下面穿着内裤!卧室的门帘是撩起的,一个女人正在穿衣服,胸罩还挂在胸前,她还没扣上呢。

    这个女人她认识,一个村的!不是啥好人!家里的男人在外面打工,村里到处都是她的风言风语。

    而这个女人的女儿,还是她的同学朋友,叫萌萌。

    看到这这事,第一件事,就是关门。这样的丑事,她不想叫人家知道。哪怕知道这其实是掩耳盗铃,大白天一男一女不避着人的在家里呆着这么大半天,孩子打发出来,大门紧闭。谁相信会没事?

    老五看到自家闺女也是愣了一下,然后满面通红,伸手把卧室的门关上了。想张口解释,可是看着孩子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老五把身上的钱全都掏出来递过去:“你……你拿着……给你……和你妈……想吃什么叫你妈给你买……”

    清雪接过钱,也没看多少,只看了卧室一眼问她爸:“……要不,你跟我妈离婚吧……”

    老五沉默了,然后摇摇头。

    到底是孩子话,结婚离婚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

    清雪的眼睑慢慢垂下,声音低低的:“您会不会给萌萌妈钱?”

    老五一愣,只道:“赶紧回县城去!高考要紧!”

    高考要紧?

    呵呵!

    高考要紧吗?

    她拿着钱转身出去了,清雨跟在她后面,小声的叫:“姐……姐……”

    清雪扭脸看他,眼神冷冷的,“多长时间了?为啥帮他们瞒着……”

    清雨伸出手,是三根手指,“才三回!我也不想的。但是叫妈知道了,她回来打我打的更狠。”

    “就是怕挨打?”清雪拳头攥的紧紧的,“您知道你在干什么?”

    “你不是一样没说。”清雨抬起头大着胆子回了一句,“你还不是怕妈说你!说都是为了陪读去县城,才会……”

    清雪的眼睛暗沉沉的:“是我叫她去县城的吗?”

    不管是不是你叫她去的,反正她是去了。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所以,最后还是怪罪到你身上。所以你不也赶紧关门了吗?我就不信你敢告诉妈去。

    清雨这么嘀咕着,这些话一句不拉的都听到清雪的耳朵里。她牙齿紧咬,清雨就赶紧道:“姐,都怪我!你别生气。我……我当是真不知道她来咱家是干啥的!反正就是做了好饭给我送点……你跟萌萌关系挺好的……而且妈跟……”以前把这女人叫婶子的,现在是叫不出口了,只一个‘她’来替代罢了。这么一顿,才接着道:“妈跟她关系也挺好的……爸跟萌萌的爸爸还是结拜兄弟。这么好的关系我怎么会想偏了。后来……我回来喝水听见屋里的声音不对,才明白了的……她就给我买好吃的,爸就给我零花钱,只要我不说出去……我想吃点好的,我想把欠学校的书本费资料费补习费都给老师交了……”

    清雪的手就慢慢放松了。

    是!以前在镇上念书,除了学杂费以外的任何费用,家里都是不给的。书本可以借别人的用,资料费都是老师变相收钱的,补习费还要钱?就不给,看你们老师能咋?

    自家妈就是这样的!能省一分是一分。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在学校是不是被老师漠视,是不是被同学孤立。

    这些都没有她省出来的钱实在。

    那时候她是经历过难堪的,这种难堪差点压垮了她。到了县城才好了,自家妈是不敢对县城的老师耍这一套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镇上的中学老师,家都在附近,大家都是熟人,都知道根底。可县城,自家妈没那份底气。

    如此,她才像个正常的学生了。

    她经历过弟弟所经历过的一切,要是如此,似乎没什么好怨怪他的。

    事情已经发生了,告诉自家妈能怎么样呢?

    那就更不敢想了。

    清雨小心的看姐姐的脸色:“不过你放心,爸从不给那女人钱。就是偶尔帮着给她家干活。重活累活都是他干的……钱却看的紧的很……”

    清雪惨然一笑,“以后你去收购站住吧。家里你还是别回了……”

    清雨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姐……”他拉着她的手,“你有没有想过之前的那个……妈!”

    之前的妈,是指赵爱华吧。

    是啊!那个妈在的时候,每天回来有好吃热乎的饭,家里干干净净,衣服总是干净整洁的。

    可后来呢?

    后来亲妈就回来了!别人都在背后说他们是白眼狼。

    可啥事白眼狼呢?

    自己不认亲妈不也是白眼狼?

    谁知道呢?她自己都糊涂了,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怎么做才是对的?怎么做才是错的?

    到县城,把钱递过去,却不敢看亲妈的眼睛。

    “这次怎么这么多?”她高兴的哈哈就笑,“你爸那人……哼!看见了吗?我为啥要跟他离婚?男人还肯把钱交给你,他就飞不了。将来……你找男朋友也要长心眼,看他肯不肯把工资都给你收着。攥着他的钱,就是拉着他的裤腰带!他想跑?能跑去哪里?”

    清雪默默低头,你觉得你拉紧了他的裤腰带,可别的女人也能轻易的解开他的裤腰带……

    多简单的道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38章 悠悠岁月(15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