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47章 鸾凤来仪(1)四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47章 鸾凤来仪(1)四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4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47章 鸾凤来仪(1)四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1)

    疼!

    特别疼!

    一动就浑身疼!

    鼻尖充斥着浓烈的药味, 夹带着一丝一丝的血腥之气。眼睛睁不开,但耳朵听的见。风声呼呼的,鬼哭狼嚎也不过如此。但吹到脸上似乎又没那么大没那么冷。

    她想, 她现在一定在一个密闭性不好的屋子里。

    除了风声, 这‘屋子’里没有一点其他的动静。

    好半天,才觉得有一只粗糙的手, 放在她的额头上。手不大, 甚至都不是属于一个成年女性的手。那是一双比女人的少还小一些的手。

    那么, 靠近的人应该是一个未成年人。年龄待定!性别待定!

    不过,这双手的主人应该出身不高,否则手不会如此粗糙。家境不好,要不然屋子不会四处漏风。

    她努力的凭借其他的感官,想获取更多的信息。鼻子使劲的闻了闻, 好像这人身上, 还有一股子像是羊膻味的膻腥味,不是很好闻。

    还没等她往下分析呢, 就听这人说话了。

    声音有些粗哑,但还能听出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的声音, 她说:“师傅, 殿下好像醒了。”

    等等!

    她说‘殿下’!

    这一个称呼, 把之前所有的推论都打翻了。

    可如此却更加的疑惑了。一个什么样的‘殿下’, 沦落到这个境地?

    有个声音带着几分低沉的人道:“不会!只要明儿能醒来, 都是佛祖保佑。”

    林恕疑惑的皱眉,刚才明明感觉自己靠近的时候, 殿下的鼻子似乎是动了动的。

    林雨桐尽量放缓自己的呼吸,放下脑子里所有的猜测,放空自己的大脑,想看看这个原身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可只要一回忆,脑子里就跟炸开了似的,一点东西也想不起来。

    头部应该是受了重伤了。

    想不起来,甚至不能去想,这对于林雨桐而言,糟糕……但却也不算不得是很要紧的事。

    不知道就慢慢想办法去知道,不了解就想办法去了解。

    仅此而已。

    没有更多的思考,身体就不允许她想了。困乏与疲倦涌上来,根本不由人控制的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对于她的意义也不大。

    这次,她的眼睛能睁开了。光线有些昏暗,‘屋顶’像是青毡,一块一块的拼接而成,看来有些年头,拼接的缝隙有风透进来。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这根本不是屋子,而是一顶帐篷。

    手指动了动,就传来铺盖的触感,应该是某种动物的皮毛。

    “殿下,您醒了。”是昨晚说话的小姑娘。看不清她的五官,只能看见头发有些油腻毛躁,编着几根辫子随意的垂着。身上是灰色的皮毛,因为太脏,以至于带着一层灰黑色泛着油光脏垢。但露出来的袖口可以看见里面穿的是棉布的,相对来说,比较干净。

    她的心松了一口气。从棉布的纹理看的出来。文明程度不算低。那样的工艺跟明朝时期的细棉有的一比。

    林雨桐微微点了点头,这姑娘马上伸手从地上的盘子里端起银碗,用银勺子舀了水:“您喝点。”

    如此穷困潦倒的殿下,却用银碗银勺子喝水。

    应该不是因为殿下的‘架子’不能倒。

    唯一可能的就是怕人下毒!

    连吃饭喝水都要防备,这身份得有多要紧!

    林雨桐张嘴喝了,喝了几口就摇头,这水的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那股子膻气,就好像用刚炖了羊肉的锅没清洗干净就烧出来的水。

    总感觉比喝了刷锅水还难受。

    这姑娘好像有点担忧,“我去找师傅来……”

    她蹭一下起身跑开了,林雨桐才发现,她刚才是跪着的。

    于是伸手摸了摸身下,躺着的是个到大人膝盖位置的榻。塌下整个帐篷的地面,都铺着毡毯,帐篷中间的篝火边上,倒是铺着一圈的毛皮。想来那里经常有人坐的。

    此时篝火上吊着银挑子,有米粥的味道。

    她不知道这榻下面有没有放东西,应该是放了的吧。要不然这帐篷也太简单了。因为除了这些,真再没有别的任何的东西了。

    能被称为殿下,这应该是一位公主才对。

    公主落难?什么时候一个公主这么重要了?

    她艰难的抬起手臂,摸了摸身上。然后眉头微微皱起,胸部被棉布裹着,但她确定,胸部并没有受伤。为了确定,她摸了摸下身,确定为女性无疑。

    最重的伤应该是在头部,肩胛位置被利器所伤。从抬起的胳膊看,应该是身上有不少鞭打的伤痕。

    可这需要裹着胸吗?

    脑子里一团的乱麻,理不出头绪。

    偷着从空间里拿了伤药吃了,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不是一个,是三五个人踩在积雪上的声音,咯吱咯吱的。

    帐篷的帘子被掀开了,风雪被裹挟了进来。

    先进来的,是一个大红斗篷的女人。她放下斗篷的帽子,近前来,林雨桐才看清她的容貌。

    艳若桃李,冷若冰霜。

    她一张口就问:“死得了吗?”

    如果不是眼睛灼灼的看过来,露出的那一丝焦急和担忧,她都以为这是仇人找上门来了。

    她回了一句:“暂时看来,还得活着。”

    对方的眼里就闪过一丝诧异,转瞬就不见了踪影。语气带着几分厌恶,话却是这么说的:“还得活着就把药都吃了……要死也别死在我眼跟前……送你回国的事,我会考虑……但是我提醒你……你这样一个质子太孙,在北康还有些价值。但要是回去……你这个‘太孙’又该怎么立足呢?”随即又轻笑,“不过,谁叫你喜欢找死了。就是不知道死在北康和死在靖国,哪种会更舒服。等你死了,记得托梦告诉我!”

    话音才落,人瞬间就出去了。

    谁还进来了,林雨桐没关注。她的心里翻滚着两个词——质子和太孙。

    要是没有理解错误,自己应该是靖国送到北康的为质子的太孙。

    偏偏这身上的信息显示,她需要隐藏女子的身份。

    那么,很容易得出结论:自己这个太孙是假的!

    可如果自己不是太孙,又能是谁呢?

    正思量,有个低沉的声音说:“别怪公主殿下说话难听。她也是为了殿下好。”

    公主殿下?

    刚才那个女人是公主殿下!

    质子是靖国的质子,太孙是靖国的太孙,那么这个公主,就该是靖国的公主。

    眼前这个‘太孙’,明显还没成年。

    但这个公主,年纪却应该在二十到三十之间。

    是不是说,这个公主跟‘太孙’差着辈儿。

    要是按这么算,这位公主就该是‘太孙’的姑姑。

    这位姑姑嘴上恶声恶气,但对‘太孙’的关心却不是假的。如果自己这个身份跟‘太孙’是毫无关系,或者是跟她毫无关系的,她还会这么关心吗?

    关心一个棋子的死活,跟关心亲人,那是不一样的。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推断,自己如今这个身份,哪怕不是太孙,那也是跟太孙关系密切的人。

    可这关系,又会是什么关系呢?

    谁家肯拿自己的孩子去替换太孙?

    如果是早就打算找替身,那找谁不是找,为什么要找一个女孩来替代?

    除非当时非常的仓促!猝不及防之下,才不得不如此行事。

    想的入神,边上又是一声低沉的咳嗽声。林雨桐这才扭头,眼前的人是个头发乱糟糟的,却没有胡子满面风霜的老人。他伸出干枯的手,帮她诊脉。

    这就是昨晚被小姑娘成为师傅的人。

    刚才小姑娘跑出去,说是‘叫师傅’,而不是说‘叫我师傅’。再看这个人在自己面前相对自在的状态。他是席地坐在毡毯上给自己诊脉,而不是跪下。

    她试着道:“……师傅……”在师傅前面发了一个特别含混的音,像是呻|吟又像是某个字没咬清楚。

    这要是也是自己的师傅,那叫师傅是没有错了。

    那要只是那小姑娘的师傅,那就是把‘某师傅’的某姓没念清楚。

    对方当然是不知道她的想法,只‘嗯’了一声,然后像是反应过来似的猛地睁开眼:“殿下还是不要称呼老奴为师傅的好……这话早跟殿下说过了……”

    那就是没喊错了。

    林雨桐垂下眼睑:“没有外人……”

    “殿下记住老奴的话,……回国的事……急不得,也不能急,是福是祸,不好预料……且……不想叫殿下回去的人,和想叫殿下回去的人,是一样多的……”他的声音低沉起来:“上个月传来消息,太子殿下的身体又有些违和……东宫凤鸣苑住着的那位殿……那位太子妃娘娘的‘侄女’,据说又得了怪病……太子妃娘娘只怕也是夙夜忧叹……偏偏的,您又差点遭遇不测……”

    林雨桐抬手捂住头:“师傅……您说的这些……我怎么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

    从这位师傅的言谈看的出来,他对原身的感情不是作假的。而从他的所说的内容上分析,她知道,这事的背后,有些复杂。要想靠自己一点一点去寻找答案,还不如直截了当的问他。@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就见他皱眉,起身轻轻的用手扶住她的头,用手指细细的扒开头发看,然后就倒吸了一口气:“是老奴该死……没及时发现……”

    他忙着开药,忙着叫那小姑娘去抓药煎药。

    然后才坐在她的边上,“忘了没关系,以后会慢慢想起来的……”

    喝了药,人有些昏沉。睡过去前,她还考虑着自己给自己针灸的可能性。

    “师傅,殿下睡着了。”林恕低声道。

    林厚志上前又查看了一次,“小心照看。不许有丝毫的马虎。”

    “是!”林恕低着头,“殿下的头……”

    “不急!”林厚志看着躺在榻上的人,脸上闪过一丝怜惜,“什么也不知道了……也好,至少就什么也不会多做。现在的殿下,什么都不做,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否则……”

    “否则什么?”林恕急着追问了一句。

    林厚志却没有回答:“我去给公主殿下复命,你跟林谅守着。”

    林谅站在帐篷外面,目送师傅离开,没有掀开帘子,只对里面的林恕道:“安心的睡,我在外面。”

    再次醒来,林雨桐觉得整个人轻松了许多。不过每次的药她都仔细辨别过了,对头上的伤这位师傅并没有做更多的治疗。

    她心里泛起疑惑,连同戒备。

    如今,她连守着自己的姑娘也不敢多信任了。每次都是等到半夜,林恕睡了,她才起身,小心的抬起胳膊,自己给自己针灸。

    连针灸了三天,脑子里似乎就多了一些什么。

    从有记忆起,这个太孙就是在这一片草原上的。八岁前,出过帐篷的次数屈指可数。而每次出去,只在帐篷周围一百步的范围之内活动。

    对外的说法是,质子体弱。

    真实的原因,则是这位为质的太孙,性别有问题。

    孩子还小,不懂事的时候,是不知道怎么保守秘密的。那么最好的保守秘密的办法,就是与人群隔离。

    她接触的最多的人是有三个,大太监林厚志和林恕林谅。

    林厚志是什么出身,记忆力没有。但从教导的东西来看,他对大靖宫廷非常熟悉。肚子里一肚子的经史子集。也充当这位‘太孙’的老师。

    林恕和林谅比‘太孙’小一岁。这三个人都姓林,是那位和亲的公主长宁公主给赐的姓。

    林,为国姓。

    林恕和林谅的母亲是长宁公主身边的大宫女喜乐和安康。就连长宁公主也是先为冒度可汗的妃子,后来又嫁了毕兰可汗。更何况俩个宫女。大汗高兴了,就赏赐给臣下享乐。两人不堪受辱差点自杀。

    长宁公主将两人打发开,只照顾太孙。等肚子大起来了才知道有孕。

    打胎药,长宁公主自己就常备着。可这药下去,大人还能不能保住命?贴心的人不多了,经不起一点损伤,于是就说:“生下来吧。生下来就是我靖国的子民。”

    因为带着北康的血统,赐名为恕和谅。

    而这个‘太孙’到底是谁呢?

    脑海里像是电影的画面,长宁公主一身大红的衣裳站在空旷的草场上,边上站着的就是一身陈旧的宽袍广袖的‘太孙’。

    她说:“……宣平十年,北康大兵压境,两月间,凉州、云州、甘州三个州府接连沦陷。偏江南大旱,民乱丛生……父皇却沉迷于女色……半年不曾上朝……你的父亲我的长兄为当朝太子,他跪朝三日,只为求见圣上一面……却不想华映雪那个贱人……”对华映雪,她没有多说,跳过去之后,又接着道:“大暑天跪了三天三夜,第四天一早一场暴风骤雨夹着冰雹下来……热遇冷激……大病一场……你母亲是太子妃,彼时身怀六甲,操劳过度,早产生下一对龙凤胎。年长的为男,次之为女。洗三的那一天,北康的使臣到了……满月的那天,靖国嫡出公主我接到旨意,和亲北康……当时北康的冒度可汗,已经四十有五……两孩子百日那天,正是我该启程的日子……不知道什么缘故,北康愿意归还云州甘州,但前提是得带着质子前去……父皇只有三位皇子,与我一母所处的你的父亲和二皇子,三皇子为之前颇为受宠的李妃所生,那一年,三皇子也才六岁。他又恰值出痘,只怕半路上就得夭折的。偏不巧,我的那位好弟弟二皇子,又去皇觉寺为父皇和母后祈福了,斋戒祈福怎能打断?那谁去为质子呢?难道叫一国太子为质?北康当然是想如此的。可朝臣怎会愿意?不知道谁的撺掇,父皇想起了东宫的一对稚子。于是分别赐名为林玉梧、林玉桐。林玉梧为皇太孙,林玉桐为永安郡主。旨意即刻就下,接旨之后即刻带太孙走。你被送到我怀里的时候,才一百天。仪仗出了宫了,你哭了。你的奶娘抱着你浑身发抖,我看出了端倪。解开襁褓,才发现……被你的母亲太子妃亲自送到我手里的孩子,不是太孙,而是永安郡主。”

    “郡主!郡主!”

    呼喊声叫琉璃灯下的华服少女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皱眉道:“毛毛躁躁的,又怎么了?”

    小丫头嘟着嘴:“郡主,娘娘又去凤鸣院了。不是我说,娘娘对那位表小姐,都比对郡主好。”

    端着玉盏的辛嬷嬷呵斥,“掌嘴!不知轻重的东西!挑拨娘娘跟郡主的母女之情,就该拉出去打死!”

    小丫头噗通一下就跪下去了:“奴婢该死!”

    “好了!”被称作郡主的华服少女轻轻的摇了摇辛嬷嬷的袖子:“母妃最是见不得打打杀杀的,少说些这样的话吧。”然后又吩咐小丫头,“拿我的斗篷来,我去瞧瞧表姐。”

    小小的凤鸣苑灯火通明。

    卧室里帐幔重重,卧榻上是一个身材修长的身影。白胡子的洛神医皱眉诊脉,然后摇头:“脉搏有力,并无病候症状。”

    太子妃陈氏慢慢的闭上眼睛,俯下身问躺着的少年:“儿啊,哪里疼,你告诉太医。”

    少年睁开眼,露出虚弱又清浅的笑意,“浑身上下,犹如遭受鞭打一般……”说着,又艰难的抬手捂住左肩胛,“如同被箭簇贯穿……”之后又捂头,“头痛欲裂……生不如死……”

    可少年的身上白皙如玉,连一点伤痕都不曾见。怎么会是鞭打?肩胛位置完好如初,并不见丝毫伤痕。

    陈氏问一遍伺候的苏嬷嬷,“可撞到头?”

    苏嬷嬷摇头:“老奴看着呢。怎么会?不敢伤到殿下分毫!”

    少年抿嘴:“母亲,我一直做梦,一直能梦见她。她总说,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消息上说,她是八岁才走出帐篷,而我这怪病,也是从八岁那边起的……莫名其妙的疼……母亲,您该叫人去打探……看看她到底遭遇了什么……”

    陈氏的眼泪唰一下就掉了下来。

    她背过身,却不敢叫这哽咽之声叫他听见:“母亲知道了……母亲知道了……叫神医给你开止疼的汤药可好……”

    “不!”少年摇头,“她是代我受难的,我疼着,心里却安了……”

    陈氏还要说话,外面传来禀报声:“娘娘,永安郡主来了。”

    少年的嘴角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一瞬就不见了。

    陈氏抿嘴,眼里闪过一丝不耐:“她怎么来了?”吩咐紧跟在后的陈嬷嬷,“明儿查一下,把多嘴多舌的人都给我打发了。”

    说着,就疾步从卧室出去。厅里站着一个一身鹅黄宫装的少女,她往前迎了两步,然后福身请安:“母亲,听说表姐又发病了,女儿来瞧瞧……”

    陈氏的眼里有那么一丝恍惚,桐儿要是在,也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少女总觉得母亲像是透过她看另一个人,她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又喊了一声:“母亲……”

    “桐儿……”说完愣了一下,看看眼前姑娘的眉眼,嘴角的笑意淡了两分,“是柔嘉啊。”

    少女将那点疑惑压在心底,面上却始终带着笑:“是!是柔嘉呢。”

    皇祖父给自己赐名林玉桐,封号为永安。

    可母亲从不叫自己‘桐儿’,也不称呼‘永安’,只叫小字‘柔嘉’。

    要不是自己是皇家的郡主,她都真怀疑,母亲嘴里的‘桐儿’,跟自己是两个人。

    “以后不要到凤鸣苑来了。”陈氏郑重的交代跟着少女来的辛嬷嬷,“你是老人了,该知道轻重。”说着,好似觉得语气重了一些,就道:“姑娘家身子娇贵,大冷天的,又是半夜三更的……”

    辛嬷嬷低头应是。

    柔嘉才柔软一笑,慢慢的退下了。

    回了镜花苑,辛嬷嬷就道:“郡主不要多心。娘娘也是怕您受寒。再则,该尽的孝心姑娘尽了便罢了……”

    “嬷嬷!”柔嘉抬起头来,“母亲她一直不喜欢跟我亲近……”

    “郡主该体谅才是。”辛嬷嬷忙道:“太孙殿下远在北康为质,您与殿下为一胎双子,长的是极为肖似的……娘娘看见您,难免想起殿下……”

    “知道了。”颠来倒去的,都是这些说辞。

    大概,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心里不免有些自嘲,不过是对陈家的一个投奔来的孤女多照顾了两分,自己就多心了起来,倒是大不该了!

    “不过是陈家的一个孤女……”凤鸣苑中,躺在床上的少年勉强的坐起来,靠在靠枕上,眼里多了几分锐利,“心眼倒是不少……”

    流云端了药碗递过去:“主子,您不必为这个伤神……”

    “不伤神吗?”少年没有接药碗,只摇摇头:“她为郡主……若有一天,永安回来了,将何以安身?”

    流云捧着药碗没动:是!太孙的位子她得还的。可该属于她的位子,又在哪呢?鸠占了鹊巢,人人都以鸠为鹊,鹊又何辜?真正的郡主殿下为鹊,自己的主子又何尝不是鹊。一样是被侵占了巢穴的鹊儿罢了。

    少年似乎明白流云的沉默,自嘲的笑:“也算是物伤其类了吧。”

    主仆正说话,远远的似乎听见有喧哗声传来。

    流云放下手里的药碗就出去了,不大工夫又转身回来:“主子歇息吧。没有大事!是太师府来人了,请洛神医的。”

    “哦?”少年眼睛一亮:“是阴伯方病了?还是……”

    流云摇头:“说是阴家的小公子被刺客伤了,有些凶险。”

    少年轻笑一声:“阴伯方这个老匹夫。”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睡吧!明儿有好戏看了。今晚上不知道有多少人高兴的奔走相告呢。”

    “想看老夫的笑话?”白发白须恍若神仙下凡的阴伯方哈哈的笑,“一群庸医说老夫的孙儿不行了,可老夫偏偏不信这个命……”他拉着洛神医,“神医给瞧瞧,老夫的孙儿可有大碍……”

    “外伤虽重,但性命……用了我的药该是无碍。”洛神医皱着眉,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只是不知道这没有醒来是个什么缘故……”

    阴伯方面色猛的一变:“会不会是中毒?”

    不像啊!

    阴伯方的面色就阴沉下来:“老夫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看老夫的。但老夫不在乎!刀枪剑戟,有本事冲着老夫来。老夫的孙儿单纯率真,别说害人,就是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去踩……”

    洛神医轻哼:“若伤的是你,自是不会搭救。但谁叫我与令公子有几分交情,他的儿子我断不会不管……你要是信我的诊断便罢了,要是不信,大可另请高明……”

    “自是信的。”话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

    门外走进来一个衣袂飘飘的白衣公子。仿佛是九天之上下凡的谪仙。他对着洛神医行礼:“犬子有劳洛神医了。”

    洛神医还礼,“玉公子多礼!”

    阴成之有天下第一公子的美名,因人如美玉,人称玉公子。

    一样是行礼,他的动作却比别人做的都美。一屋子人看着他行了礼完了礼直起身子对着阴伯方道:“父亲,我回来了。”

    阴伯方冷哼一声:“孽障,还知道回来?你看看镇儿……”

    “父亲!”阴成之打断对方的话:“洛神医说无碍,那自然就无碍。请太医们都回吧。儿子这就送洛神医出府。”

    不等气的面色紫涨的阴伯方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人都跑干净了。

    阴伯方狠狠的闭上眼睛,手搭在孙儿的额头上摸了摸,又交代伺候的人精心些,有情况就来报,这才转身离开了。

    屋里重新安静了下来。

    床上的少年这才睁开眼睛,一双眼眸黑沉沉的,如两潭幽泉,深不见底。

    天下第一奸臣把持朝政十余年的祖父,天下第一美男悠悠于山水间的父亲。加上这个阴镇,偌大的太师府,只有三个主子。剔除掉一年有三百六十天都在外面飘的父亲,常住人口只有一老一小。

    简单到极致的家,却也该是复杂到了极致的家。

    唯一庆幸的事,记忆里他知道了,当朝太孙林玉梧在北康为质子,而跟他一母同胞的永安郡主,名叫林玉桐。

    想来,该是桐桐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太子的嫡女,与奸臣家的孙子,这个匹配指数啊,真叫人挠头。

    要是没记错,洛神医是从东宫请回来的。桐桐应该是已经知道这边有个叫阴镇的,且受伤了。

    她会不会找机会送消息过来?

    或者,自己怎么送消息过去?

    不!贸然传消息,容易出岔子。这个叫阴镇的孩子,是个阳光又单纯的好孩子。一点多余的心眼都没长。这也就导致了身边伺候的,没一个是属于他的人。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视线里,动是动不了的。

    不过,身体养好了,该是得去谢恩的。去一趟东宫,也许能有机会也未必。

    四爷还算是有寻找的目标。可林雨桐连一点方向都找不到。

    直到一个月之后,她身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的时候。她才从林厚志那里听到一个消息:阴太师又遇刺了,不过这刺客却杀错了人。险些杀了阴家的孙子。阴家还从东宫借了神医。

    以前没细想,可如今再一听到姓阴的,不免就重视了起来,多问了一句:“这阴家的孙子叫什么?”

    林厚志微微迟疑了一下:“对阴家老奴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外面都在传,阴家不修阴德,是要断子绝孙的。事实上,阴家之前确实连着死了三个孙子,如今这个是第四个。说是请了皇觉寺的高僧给批的命,也说活不过十五……跟公主殿下离京之前,好似阴家的这个孙子刚过了周岁……如今也有十四了吧……”

    林雨桐没有多问,他那个迟疑,总叫人觉得他在隐瞒什么。

    隐瞒了什么,林雨桐这会子没时间去想。

    而是想着,要是前面死了三个,如今的这个,就该是第四个。

    阴四郎?

    这么巧?!

    她觉得她首先得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四爷,知道这个,她才有了努力的方向。别折腾着回靖国,可到头来,四爷却在别的犄角旮旯里猫着呢。

    还不知道要多费多少周折。

    等林厚志诊脉之后走了,林恕端了米粥进来的时候,盘里不是牛肉,而是一盘酱菜。

    这却不是北康常见的东西。

    她笑了笑:“从哪里弄来的酱菜。”林恕可高兴了,“是石老板来了。”

    石老板来了,林厚志就有新消息了。

    这是不是说,石老板就是那个能传递消息的人呢。

    她搅动着米粥,就笑:“石老板可有不短的时间没来了。”

    “是呢。”林恕把酱菜往前推了推:“说起来都有半年了。我还想着前些日子的大雪,今年石老板怕是在路上耽搁了,没想到倒是赶来了。殿下可是想去集市上看看?”

    林雨桐点头:“只怕师傅不让呢。”

    林恕嘻嘻笑:“公主殿下叫师傅去办事了,晚上才能回来……”

    林雨桐这才笑了:“吃了饭,一起去。”

    林谅不赞成的看两人:“如果公主问起来,如何交代?”

    “要打板子,可得等我们逛完了再说。”林恕笑着,把鸦青色斗篷给林雨桐披上。

    来了有一个月了,才第一次踏出帐篷。

    放眼往出,帐篷一片连着一片,绵延到远方。正中间这一片,该是王账。

    她的帐篷跟周围那些奴隶住的帐篷,从外观上看,是没多少不同的。各处是浑身散发着膻腥味的彪悍的汉子,低着头缩着走的,多半是奴隶。

    她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着,林恕十分熟悉的帮着带路,空旷的场地上,停着一排一排马车的,就是集市。

    两边的帐篷一个挨着一个。有食肆,有酒馆,打铁的、卖艺的,人来人往,倒也热闹。

    林雨桐没过去挤,只在一边瞅着那些人交易。

    看来这个石老板是个特别会做生意的人。他的布都是裁好的,一件袍子一块布。药都是按照药方抓好的,哪种是治疗感冒的,哪种是治疗咳嗽的。两国的度量标准是不一样了,而大部分的人又是不会计算,更不会换算的。所以,这种办法把交易变得简便了起来。大家还会觉得公平,不怕被欺骗。贵不贵的,都是卖家定价。只要价格统一,没有买的比任何人贵,这在大部分看来,就是公平的。

    林恕朝另一边指:“这边是贱民交易的地方,好东西都在另一边。”

    林雨桐并不想过去,那里是锦衣玉袍,衣着光鲜。都是北康的贵族。她这个身份,平白叫人奚落。她有事要办,没工夫跟别人磨牙。

    因此只道:“今儿算了,有些累了,找个地方坐坐吧。”

    她貌似随意的指了指,“就坐哪儿吧。”

    林恕的脸一下子通红起来,“殿下……那里……”

    林雨桐却抬脚就走。

    这是一排特别整齐的帐篷,门口放着桌椅,每张桌子上都坐着几个汉子,碗里端着的都是烈酒。

    而斟酒的酒娘,却都穿的绸缎的衣裳。

    看的出来,她们都是汉家女,是靖国的百姓。

    林雨桐坐过去,那酒娘就顿了一下,为难的看了一眼倚在帐篷边穿着大红色织锦蝶恋花的女子。

    那女子嘲讽的笑了一下,盈盈的走过来,“原来是殿下来了,贵客贵客!”

    林雨桐将斗篷紧了紧:“不能庇护自己的子民,受谩骂与嘲讽,本就是该得的。”她指了指边上的凳子,“坐吧。说说话。”

    这女子轻笑一声,不以为意:“那就多谢殿下了。”她施施然坐下,风情万种。

    “你们这……酒坊,老板是石万斗。”林雨桐几乎是肯定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女子面色一下子就变了:“殿下何意?”

    林雨桐看她:“要在这里说吗?”

    这女子给边上站着的一个小姑娘使了眼色,才重新扬起笑脸:“哟!这外面怪冷的。殿下里面请。只要殿下不嫌弃咱们腌臜。”

    她是故意的,将林雨桐带进了一间帐篷。

    帐篷里男女纠缠在一起,看见有人进来也不以为意,反而得意的哈哈大笑。

    林雨桐面无异色的坐在一边的榻上,等那个男人离开了,床上的女人不见羞涩的穿好衣服跟着出去,她示意林恕出去:“守好门,别叫人打搅……”

    “小女子媚娘请殿下指教。”收起媚色,眼里倒是多了几分厉色。

    “呵!”林雨桐就笑:“商队在路上一走半年,这些伙计见了众位姑娘却客气有加。甚至见蛮子带着姑娘们进帐篷,还会露出几分憎恨之色。”

    媚娘轻笑一声:“殿下倒是火眼金睛。只是不知看着自己的子民沦落到如此境地,作何感想?”

    林雨桐看着媚娘那双满是怒火的眼睛,突然间,她一句话也问不出来了。

    她急切的想找四爷,但是对这些人而言,她是太孙殿下。

    哪怕到了如今,她们也认为,她们是她的子民。

    林雨桐站起来,抬步就走,到了帐篷门,就顿住了脚步,扭头道:“叫石万斗带你们回去吧。你们干的这些,太危险了。”

    她们拿身子换的,并不是银子,而是消息。

    能被请进帐篷的,无一不是那些贵人身边牵马坠蹬的。一句两句无心的话被他们听见了,拿来换一个春宵一刻。

    但谁是笨蛋呢?

    迟早会被看明白的。

    媚娘愣了一下:“回去?殿下说的好不轻巧?我本事凉州的良家女子,丈夫温良,孩儿乖巧。可是一朝醒来,天翻地覆,蛮子烧杀抢掠无所不干,我的夫君为了我和孩子,被人杀了,我的孩子看见父亲惨死,受惊发烧,无处医治,死了!我被掳劫到北康,原想一死了之。可是我不甘!我不甘!我……”

    “住嘴!”外面传来一声呵斥,紧跟着,帘子被掀开。

    一个身材修长留着两撇短须的男子走了进来,对着林雨桐就下跪:“殿下赎罪!草民的家奴不知礼数,胡言乱语……”

    “石万斗?”林雨桐叫出他的名字。

    “正是草民。”石万斗低头,心里却翻转了个几个来回。

    这个太孙殿下,跟相传的太孙殿下可有些不一样。

    都说他身体羸弱沉默寡言性子懦弱,可如今看,却一点也不像。

    小小的少年,面色苍白,脸上有几分不正常的红晕,听说他受伤了,该是大病初愈的样子。可却身姿笔挺,气质昂扬。

    他不敢小觑,恭敬到了极致。

    林雨桐绕过他走了出去:“你起来吧。我只是……随便转转。”

    林恕站在门口,手足无措,很是后悔被精致的货物引走了心思,叫人家给闯了进去。

    林雨桐多看了林恕两眼,这姑娘,屋里伺候还行。在外面的话,不是很机灵。

    本想干脆回去算了,却不想后面传来呼喊声,“太孙去哪?”

    林恕提醒:“殿下,是宝音郡主。”

    宝音郡主,北康二王子庆格的嫡女。

    这位二王子本就是女奴所生,因勇武得以出头。其妻子为凉州降将戚威的嫡女。因此,宝音说的一口流利的中原话,因着身上有四分之三的中原人血统,倒是长的跟蛮子半点也不像。

    她还有个哥哥牧仁,性格温和。

    这是原身身边能被称为朋友的两个人。

    当然,在别人眼里,他们是朋友。但在原主的心里,对这一对兄妹,却也并非毫无芥蒂。

    在北康来说,他俩的外公戚威是降臣。但在靖国,戚威就是叛臣。

    如此的身份,又怎么会是朋友?

    林雨桐站下,对两人点头:“出来转转,没想到遇到二位。”

    宝音红着脸:“本来想去看你的。但是我阿妈……对不起啊。”

    林雨桐摇头,没什么可介意的:“二位随意转吧,我就不陪着……”

    牧仁一把把林雨桐拽住:“太孙,有件事我得跟你说。”

    林雨桐扭脸看跟出来相送的石万斗,他立马吩咐一边的媚娘一句,然后过来:“请殿下里面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宝音一看地方,就跺跺脚,“你们都不是好人,我才不去呢。一股子骚狐狸的味道。”

    直接跑远了。

    牧仁露出宠溺的笑:“家妹无状,殿下勿怪。”

    林雨桐没言语,只道:“里面请。”

    安坐了,石万斗要避出去,林雨桐摆手:“不必,一边坐吧。听听也无妨。”

    牧仁多看了石万斗一眼,才对上林雨桐的眼睛:“我知道,你未必真把我当朋友。但……到底是我带你去的猎场……你这次受伤,险些……有我的责任在。既然有我的责任,我就不会逃避,事后我专门查了……那箭簇是阿尔斯楞的没错……他不敢杀你的!因此也绝对不会给你造成致命的伤。可按说受伤了,你的马该把你带回营地,可这中间却出了变故,你被马带到了云山顶上,人和马都从山顶下滚了下来……马儿好好的路不走,为什么去从来没去过的云山?它是自己跑上去的,还是被人牵上去的?”

    阿尔斯楞是大王子巴根的第三子,很得巴根的宠爱。如今牧仁却说,罪魁祸首不是拉尔斯冷。

    林雨桐眯眼:“你怀疑谁?”

    牧仁看了石万斗一眼,到底还是直言了:“靖国的使团七月来朝,八月底走。却在九月底还驻扎在云山附近,跟咱们虽然隔着整个云山,但如果翻山的话,距离真不算是远。据说,是使臣上官大人病了,在原地修养。”那么巧,太孙就出事了。到底谁是幕后那只手,想来不难猜!

    说完,直接起身,“告辞!”

    “等等!”林雨桐脸上带了笑:“你费心了,多谢。不过……牧仁兄想多了。正如你所说,被箭簇所伤,并不致命。我也不至于那么不济事。当时我的神智是清醒的,并且还能御马。所以,不存在有人故意牵马将我带到山顶扔下去的可能性。至于使臣上官大人,沉疴难医!误会一场……而已!”

    牧仁在林雨桐脸上多看了两眼,轻轻一笑:“太孙殿下真是叫人刮目相看,既然您认为不是……那真的不是吧。告辞!”

    林雨桐起身相送,回身看着低垂着头的石万斗,“石老板觉得呢?”

    石万斗拱手:“太孙说什么,便是什么。草民不会胡言乱语。”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

    不管是不是靖国的人要自己的命,在北康都不能承认。

    这件事如果承认,就把靖国内斗的事摆在了北康人的眼前了。

    所以,哪怕没有阿尔斯楞那一箭,也得把北康咬死了。哪怕看见靖国的刺客,也只能咬牙放在心里。

    林雨桐对石万斗点点头,转身要走,走了两步想了想又停下来:“石老板,可否问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石万斗愣了一下:“草民是您的子民,君在上,岂有不答的道理。”

    “阴太师的事,你想来是听说过的吧。”她这么问。

    “听过。不多!”石万斗如是说。

    “听说他如今只一个孙儿,还遇刺了,可有此事?”林雨桐盯着石万斗,装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是有此事。”石万斗肩膀松了一下。

    “这个叫什么来着的……家伙命可够硬的。”说着,就想起什么似的问,“他叫什么来着。”

    “回殿下的话,叫阴镇。”石万斗没怎么在意,“是皇觉寺的高僧给取的名字。”

    果然是叫阴镇吗?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47章 鸾凤来仪(1)四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