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56章 鸾凤来仪(10)四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56章 鸾凤来仪(10)四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6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56章 鸾凤来仪(10)四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10)

    戚威肯定收到消息了。

    可迄今为止, 却没有见到戚威派出来的任何一个人。

    再往前走,距离凉州就只有一天的路程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柴同就说:“殿下, 不见戚威派出来的人, 想找个捎信的都不能。实在不行的话,您看, 要不要臣明儿混进城里, 去见见戚威。戚威此人, 太子殿下倒是私下多有褒奖。臣身上带着东宫的腰牌,想来,他会见的……”

    上官淳冷笑:“他要是会见,就不会到现在。比忘了,如今的凉州可是北康的凉州。往凉州走, 那就是一条送死的绝路。我的意见, 绕道吧……”

    “绕道?”陈云鹤就摇头:“绕道哪里?近处的路,无不是险山恶水, 豺狼虎豹横行,猛兽频出。再远些的, 要么继续朝东行。可再往东, 就是北康涂默尔部落的驻地……除非咱往西走, 从西海国绕行。只是如此一来, 要走的路不光是多了很多……要是咱们这一队都是什么人的消息泄露, 西海也未必就是吃素的。对方未必就会比北康好打交道……”

    阴成之朝几个摆摆手道:“这几条道,都不可行。要不然, 凉州也不会如此要紧了。我的意思,要么咱们分批进,分批出。不声不响的!都伪装成商队,先把公主殿下和太孙殿下送出凉州,剩下的人就好办多了。”

    尤其是公主和‘太孙’都是女人,稍微改换一下妆容,混在林雨桐非要坚持带回来的一群女人中间,是很容易就能进城的。进凉州难,但是从凉州出去往靖国去,相对来说是轻松的。只要混出城,就不在北康的范围之内了。就算是安全了。

    他这么想的,就这么说了。话语里除了隐去‘太孙’是姑娘家这个事之外,其他的都没变,只说:“……太孙毕竟是年纪小点,雌雄莫变的年纪……”

    “不可!”林雨桐说的正气凛然,“堂堂男儿身,怎可做女娇娥?”

    一本正经的!

    四爷则心说:戏精啊!还上瘾了!

    长宁和阴成之就那么瞪着眼睛看她:自己是男是女,自己心里没数吗?

    柴同倒是认可林雨桐的话:“若是一般的男子就罢了,太孙却万万不能如此。”

    林雨桐当然不是不肯伸缩的人。主要是两方的目的是不同的。对方只想着怎么安全的从凉州穿过去,而她想要的是顺手将凉州给收复了。

    目标不同,这办法自然就不同。

    到了现在了,这个目的也就没有隐藏下去的必要了。

    林雨桐说:“我要是想拿下凉州,你们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

    疯了!

    像是长宁、像是柴同,像是四爷,这些是心里比较有数的。其他人的反应如出一辙,就是疯了!

    做梦呢?

    凉州驻扎着北康的虎营三千人马,直接受汗王统御。戚威是个啥意思,到现在为止谁也不知道。咱就这两千……其中一半是妇孺随从,这就想打进去?

    不行!绝对不可能!

    林雨桐就说:“不是不行!是你们不敢!”

    这哪里是说这些大人们不敢?

    这分明就是说朝廷怯懦!

    谁都没法接这话。

    是!包括上官淳在内。别看武安王叫嚣的凶,但真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战败之后,随后在朝廷对他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换个词,这叫政治包袱。

    没钱没粮都是客观存在的,但真要想打,有没有办法?

    肯定是有的!

    只不过艰难一点而已。可如今的朝廷呢?想拖垮一件事用来打击政敌的人比想实心实意干成一件事的人多的多。

    这个话题不是个好话题,没人能把这个往桌面上说。

    林雨桐也不纠缠,直奔主题:“不敢跟着的人,就在原地驻扎,我会留人下来,专门保护你们的安全。敢跟着的,那咱就一起……人这一辈子,总得干一件值得对儿孙炫耀的事。我希望,这就是其中一件……”

    林雨桐一直以为话都说到这份上,应该没人敢退缩。

    没想到宗人府的那位经历官,笑的有些难看:“……臣不是不想跟着殿下冲锋陷阵……实在是臣……已经上不得马了……”

    几天几夜的基本都被绑在马上,大腿都磨的皮开肉绽了。

    胆怯也罢,真的上不了马也罢。林雨桐也不理会,看起来也很宽和:“没关系。还有谁,一并说出来。”

    上官淳袖子一甩:“臣……身体不适,不能与殿下同行。”干巴巴的,语气生硬。显然对于林雨桐擅自做主的事,心里不满。

    林雨桐咧嘴笑,“好!那你们就都留下。”

    又有几个书记官之类的文官,确实是年老,看着体弱。林雨桐叫一并都留下。然后叫林谅带着人,找一个便于隐蔽的地方,然后挖坑,挖到一人深、五六平米见方大之后,林雨桐将人都往坑里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殿下这是何意?”活埋吗?吓尿了好吗?

    活埋你们干嘛?

    “分不出那么人专门护着你们。”林雨桐跟他们讲道理,“再说了,留下的人多了,目标就大。凉州一旦有变,巴尔顿是必然要往北康的王城送消息的。这条路是必经之路。你们说你们戳在这地方……人家一队人马,不用多,三五个就能要了你们的脑袋。所以,坑了蹲着去,坑上面会做好伪装,保证你们的相对安全。等事情过了……许是一两天,许是三五天的,就来接你们了。要是没成功,那我们这些人自然是成仁了。到时候你们再偷摸出来,想办法回京城去……你们呆在里面得警醒着些,若是一旦被俘虏,我劝你们选择自裁……如此好歹算是为朝廷壮烈了,对你们的家人有好处……”

    这话说的上官淳都变了脸色。

    留下来的风险,一点也不比跟着去的风险小。

    “……殿下……臣……臣还能坚持……”

    坚持也不带你们去!

    她叫林谅等人把这几个给送下去,还好心的叮嘱道:“千万别露头,就在坑里蹲着。”然后叫媚娘这些女人把提早准备好的布拿出来。布是染出来的土色的布,上面有些黄不黄绿不绿的大点小点。铺在坑上,再割一些草往上一盖,远远的看去,是看不出什么破绽来的。

    不过,坑里这几个人一人就那么最多能维持一天的口粮,水囊里的水只怕也剩不下几口了。

    而后还不知道要在坑里蹲几天的时间,吃喝拉撒这么多人还要挤在那么一个坑里。

    阴成之抽抽嘴角,她怎么就那么损!然后看向自家一脸纯良的儿子,还是隔开好,要不然自家孩子得被欺负死。

    林雨桐把这些畏战的安顿好了,不管他们在里面怎么叫嚣,她一概不予理会,只把自己的主意说了,“……伪装成贩|卖人|口的人牙子……”

    啊?

    哦!

    这一队人,男男女女的,老弱妇孺都有,赶了几天路了,一个个比起被贩|卖的奴隶也没好多少,把衣裳用刀子划破,在地上滚两圈,再用锅底黑擦擦,真算是本色演出了。这些青壮年呢,骑上马,一人两匹的配置,这并不算是多引人怀疑的。

    何况,确实有这种人口买卖,只要出的起价钱,从北地往中原买卖人口,是非常常见的事。北康抢了再卖回去,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像是媚娘这样的女人,其实就是石万斗陆续的从北康买回来的,还有他店里的伙计。这些人对北康恨之入骨,这就是他能放心的把这些人放在北康二不怕背叛的原因。

    详细的说了办法,行不行的,只有这个主意听起来靠谱了。

    然后就是准备:把一个个的手都用绳子捆成活扣,绳头就攥在每个人手里,想解开也不过是三秒的事。

    演练了好几遍,确实是没问题之后,第二天,熙熙攘攘的凉州城门口,就迎来了一大群人来。

    骑着高头大马的北康武士,衣衫褴褛的,被捆着手推搡着用皮鞭子赶着的奴隶。

    好些进出城的凉州百姓就不免叹一声:可怜见的。

    长宁公主等人,被安置在队伍正中间,披头散发的谁能知道谁是谁。林雨桐则骑马跟在林谅身后,这小子毕竟是有一半北康的血统,越长越是像北康人了。

    他上去交涉,直接塞了金锭子。

    可人家也不是蠢的,人数太多,谁心里没点提防,“你们的东家是谁?进出的凭证呢?”

    这个谁也没有。

    就是媚娘手里,也没有石万斗的。

    林雨桐就接话道:“不是哪个老板的……是我们家小王子叫我们送来给戚将军的。我们不进城也行,请叫戚将军过来接……也是一样的……”

    “哪个小王子?”守门将不敢大意,又问了一声。

    林雨桐挑眉:“自然是牧仁小王子……哦!还有巴音郡主。王妃也有信要转交给戚夫人……”

    “你们等着。”守门将叫人把城门看好了,先去禀报巴尔顿去了。

    巴尔顿皱眉:“不是之前说二王子的王妃带两个小主子都失踪了吗?”为此戚威还专门派了五百人往王城方向去了。这消息还是他在人派出去之后才从王城打听来的。难道人又找见了?

    他的消息自然不如戚威灵通。戚威是庆格的老丈人,庆格对戚威至少是八成相信的。而在凉州,戚威跟巴尔顿的关系,那自然也不会是和谐一片。所以,相对的,戚威能从北康的权利中心获取第一手消息,但巴尔顿却不行。

    此刻他的消息还停留在云姬叫人给戚威送消息之后的事上。至于北康王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这会子心里满是疑惑,直接起身:“走,去看看。”

    这门将嘿嘿的笑:“将军……这位小王子可是送了不少女人过来……”

    “女人?”巴尔顿心里一松,然后踹了门将一脚,“你当戚威是那么好说话的。想要女人?就看你给的起他什么……”

    “一个南蛮子……”门将低声道:“早晚得除掉他……”

    巴尔顿拔出刀蹭一下放在门将的脖子上:“你懂什么?没有汗王的命令敢动一下试试。戚威是英雄……要死也该死在疆场上……你要是敢……”

    “末将不敢!”门将低下头来。

    巴尔顿这才将刀收回来,转身朝城门方向走。

    凉州内城的城墙与外城的城墙之间,有三里的距离。而内城墙比外城墙修筑的高出足足八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戚威站在城墙上,朝下看。看着乌泱泱一片,堵在城门处。眉心就跳了一下。

    这人数上……跟庆格信上所说的人数是一致的。而且是男女老少皆有。

    他马上就喊儿子戚还:“你去……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戚还|是戚威的三儿子,年纪比较小,看起来也就是十四五六的样子。父亲吩咐了,他就应了,才转身,就又被戚威给叫住了:“你守在上面……还是我亲自去看看吧……”

    他几乎是小跑着下了城墙,然后翻身上马,就朝外城而去。

    戚还|就奇怪:城门口到底来的是什么人啊?父亲怎么急成这样?

    这也是戚威此时想知道的。他们到底是不是他等着的人。

    巴尔顿才走到城门口,还没问呢,就听到后面的马蹄声。他停下脚步,扭头看去:“戚将军是得到消息赶来的?”

    得到消息?

    什么消息?

    戚威打哈哈:“我是看巴尔顿将军出面了,我这不来……终归是不好的……”

    两人说着话,三两句的,就到了城门口。

    自然而然的,就朝林谅和林雨桐这边看过来。

    巴尔顿就笑:“是牧仁小王子给您送的礼物……您看……这些人您可认识?”

    戚威愣了一下,视线从林谅的脸上掠过去,直接就对上了林雨桐的眼眸。

    眸子带着浅笑,就那么笑盈盈的看着他。

    他眯了眯眼睛,正要说话,就听远处马蹄急促,有几匹马飞快的朝城门的方向飞奔,隐约间还能听见对方在呼喊:“不要放他们进城……”

    戚威的面色瞬间就变了,他看向这黑衣少年,却见这少年突然就动了。他伸出手,嘴里喊了一身:“巴尔顿将军。”

    巴尔顿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只纤细的手就伸了出来,捏住了巴尔顿的脖子,随后胳膊夹住了他的头,就那么一扭,咯嘣一声,脖子应声而断,刚才还笑着打招呼的人,就这么脑袋垂在一边,软软的倒下身子。再看几个门将,被几个少年近身用匕首给捅了。出手果决,行动迅速。

    就在他心里感叹的时候,这听这黑衣少年喊了一声:“戚将军,借您老的弓箭一用。”

    然后挂在马上的弓箭就被少年摘去了,一弯腰,就箭筒里取了五支弓箭。

    戚威的弓倒也不是得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拉开,他的弓是名家所制,可连发。他的成名绝技,便是三连珠。可像是这样五支齐射,还真没见谁用过。

    拉弓射箭,五支箭,五个人。有两个正中咽喉,有两个射中了腹腔,还有一个,虽没射到人,但他所骑的马,却轰然倒地。

    再收回视线,一个个的手上被捆绑的‘奴隶’们,都‘挣脱’了捆绑,人手一把刀。或是长刀,或是短刃,都亮了出来。

    林雨桐扭脸看戚威:“戚将军,关闭内外城门,咱们关门打狗!”

    不等戚威说话,以媚娘为首的女人们就率先冲了出去。一副逃难的样子。

    北康人没有杀女人的习惯,可就是这个习惯,要了他们的命。扑过来的女人不是投怀送抱,她们个个都是复仇的厉鬼。在北康,过的那是人不狗的日子,这些人里面,有多少是抱着必死之心的。她们想报仇,想死后能回到故土。

    戚威就看着这些女人用匕首直接捅到这些北康将士的心窝子上。哪怕是对方的刀砍在她们的肩头也毫不退缩。

    林雨桐看戚威:“戚威!还在等什么?我是靖国太孙林玉梧……我的旨意,你要违抗吗?”

    戚威骑在马上,愣愣的看林雨桐。

    在少年的眼里,他看到了信任连同包容。这一刻,眼圈突然红了。

    从林雨桐手上接过弓箭,从箭筒里取出一直箭头乌黑的令箭来。然后,箭头射上了天空,带着火焰和石头迸裂的响声。

    瞬间,呐喊声一片,内城的城墙上,箭簇瞬间倾泻而下。

    副将问戚还:“少将军,咱这打谁呢?”

    “蠢!”戚还拔出长刀,“当然是杀北康人。”

    林雨桐朝蒙放摆手,蒙放知道这意思,是叫他带着人护送使团连同永宁公主一块,趁着内城的城门一关一合的时机,尽快往内城跑。

    随后又看了四爷一眼,给了他一个叫他安心的眼神。

    就骑马冲了出去。

    一进内城门,阴成之湿润了眼角,柴同更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他们都是了解太子的人,太知道太子因为体弱,有多少壮难酬。柴同先是跪拜天地,然后又跪拜长宁:“公主殿下,您给大靖国教出了一个英武英明的储君啊!”

    长宁跟阴成之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些无言以对。

    这一刻,两人心中有了同一个念头:那就是瞒天过海又如何!她就是太孙!就是大靖国的未来!

    凉州城的百姓,自发的跑上墙头,助战。

    然后,很多很多人,都忘不了仗剑杀敌,一身黑衣的英武少年郎。

    有人说他就是靖国的太孙……

    北康是骑兵最占优势。而如今这凉州的三千守城军,被关在这三里宽的夹缝里,阵仗根本就摆布不开。内外夹击,又有源源不断的壮年百姓的自发助阵。短短两个时辰,便已经全歼。

    伤亡肯定是有,光是媚娘那边,女人就死了七个。

    媚娘却笑了:“殿下不必歉意,她们是求仁得仁了。这样死了,比叫她们活着,更高兴。”

    林雨桐就说:“好好安葬她们。等回朝以后,我为她们请封……”

    媚娘的眼睛刷一下就亮了,‘哇’一声就哭出来,“如此……我也能找她们各自的祖坟,她们也有资格葬在祖坟了……她们不脏……”

    她们用鲜血洗刷了身上的耻辱。

    有蒙放和林谅带人帮着清理战场,安顿伤员等事物,长宁公主和使团,已经被安顿在凉州城最大的客栈。林雨桐这才朝戚威走了过去。

    戚威看着走过来的少年,缓缓的跪下:“罪臣……戚威,参见太孙殿下。”

    林雨桐没有阻止他这一跪,他这一跪下,自己受了,他才重新有了归属感。

    因此,等他一板一眼的行了礼,林雨桐才将他扶起来:“将军受委屈了。”

    “臣……”只这一个字说出来,便老泪纵横,颤抖着手,颤抖着胳膊,“有殿下这句话,老臣死后,便有脸见列祖列宗了……”

    林雨桐就笑:“是非功过,后人总是会给你一个公正的评判的。这十几年,靖国的边境少有被骚扰的情况,凉州的百姓依旧和乐安详,你功不可没。”说着,看了戚威一眼,就接着道:“戚将军不需要有顾虑,朝廷如今是个什么态度,你完全不用考虑。凉州依旧是以前的凉州……只是……我此次回京,便不会带长宁公主一起走了。她连同我那三百勇士,还有那些妇孺,就都留在凉州,托付给戚将军照顾……”

    戚威的眼睛猛的一亮,看向林雨桐:“殿下的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林雨桐低头慢慢的朝前走,“史书上从来不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一朝失去手里的刀俎,一朝就有被鱼肉的风险。更何况,我还没有还朝,即便还朝,那也仅仅是个太孙。想要当家做主,说话算话,且远着你。你和你的家人你的属下,都会想着,等到我这个太孙能做主的时候,大概你们的坟头都长草了。所以啊,我说,凉州以前如何,以后依旧如何。要是回京后一切顺利,这凉州以后是长宁姑母的封地。您有事只要跟姑母协商便是了,不受任何人的制约。所以,我才说,不要有顾虑。至于朝廷会不会派别人来‘协助’……我觉得这倒是无所谓。巴尔顿尚且都不能将你如何,以您戚老将军的本事,朝中哪个又值得您放在眼里的。想派谁就叫他们派嘛。来了之后,是搓圆还是揉扁,朝廷却管不着。”

    戚威深深的看了林雨桐一眼,似乎是要看明白林雨桐真正的用意似的。

    林雨桐也笑,却又不再言语,只看着他。

    戚威欠身:“臣谢殿下天恩。”

    客栈就在眼前了,林厚志正在客栈门口等着。

    林雨桐看看身上,扭脸跟戚威道:“不用谢来谢去了,见外。我先去梳洗……北康那边一天没定下来,我也一天不能走。估计是要在北康盘亘一段时间。咱们有机会慢慢聊。”

    戚威躬身:“臣告退。”

    林雨桐却叫住他:“戚将军放心。戚家的姑奶奶连同外孙外孙女,一切都安好。庆格此人,虽有些优柔寡断,但对妻子儿女,却是实心实意的。”

    戚威的头垂的低低的:“臣惭愧!再谢殿下……”

    林雨桐跟林厚志进去之后,戚威还是保持这躬身抱拳的动作。

    林厚志就笑:“到底是曾经伴君的人……”

    怎么在君王面前保持合适的姿态,这就是一门学问。

    近臣之所以是近臣,他们比别人好的地方就在于,这一门功课他们比别人学的好!

    长宁已经梳洗过了,出来没带衣服,可凉州到底是最大的边城,店老板叫伙计把城里成衣铺子的老板都请来了,看哪个贵人需要什么衣裳,叫伙计直接搬来就是。

    这会子的长宁头发还没完全干了,就那么披散着,穿着一身大红的织锦长裙。手里捧着茶盏,端坐在榻上,笑意盈盈。

    林雨桐走过去,跪下来:“姑姑,咱们回家了。”

    “是!”长宁就笑,“回家了!觉得吸一口气都是甜的。”

    她拉着林雨桐上下打量:“有没有伤着了?”

    林雨桐摇头:“没有。”

    长宁拉着她去洗漱,“没想到你跟着那些少年摔摔打打的闹了几年,倒真是练出了一身好本事来。”

    林雨桐没解释,只是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洗漱完出来换了一袭青衫,长宁就皱眉:“怎么穿这个?”

    “贵不贵的,不是看衣裳。”林雨桐随着长宁坐下来,桌上已经摆上饭菜了。几荤几素的,她倒是没在意,连着干掉了三碗面条之后,才算是有几分心满意足了。

    长宁就提醒林雨桐:“上官淳那几个人,该叫人把他们接回来了。另外,阴大人那边……你得过去一趟。商量商量,这折子该怎么写。毕竟皇上是个什么意思,你父亲又是个什么意思……再加上还有你母亲……她要是在这里横插一杠子,只怕会把所有的计划都给打乱了。你要是真想……你就得先想想,怎么先把你母亲应付过去……她那个人,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等将来到了京城,你再慢慢的体会。”

    林雨桐就叫林恕:“去里面,把放在脏衣服上的那封信拿出来……”

    太子妃的信,她还一直没时间看呢。

    将信搁在手里掂量了几下,这才打开。信倒是不长,也才两页,但是……信上的很多字体有些微微的模糊。林雨桐宁愿相信,这信纸上掉的模糊了字体的都是眼泪,而不是刻意撒上去的水珠儿。

    当然了,后面的这种猜测,未免把太子妃想的太无情了一些。

    信上的内容,没多少实质的。先是自责,是歉意,而后又说了她的种种无奈。最后却叫她听从陈云鹤的安排。

    她把信看了一遍,然后递给长宁。

    长宁斜着眼睛从头到尾大致的扫了两眼,又递还回来,“你打算怎么办?”

    林雨桐从林厚志要火折子,林厚志直接划着了,她就干脆把信凑过去引燃,直到它彻底的变成灰烬。

    “一路奔逃,信丢失了。”林雨桐两手一摊,“所幸装糊涂。”

    “只怕你那哥哥,已经被你母亲送来了。”长宁哎了一声,“如果不在凉州,也一定在凉州附近。”

    凉州城靠近戚家的一条小巷子内,红砖绿瓦的,是一个个不大的小院。

    就是普通的四合院,门房、两厢,正房,把院子盖的整整齐齐的。

    一个月前,巷子最里头的一处小院,被一对老夫妻买了。老夫妻带着儿子儿媳妇连同几个下人,搬了进去。据说是在邺城得罪了显贵,逃出来的。这才到南靖朝廷管不到的凉州安家。这里都是中原人,言语生活习惯都一样。相对来说,是个避难的好地方。这样的人,每年都有不少。凉州别说是买房贵,就是房租也贵。原因就是如此。

    这一家相对来说,家境应该是殷实。买了齐整的小院,就过起了日子。

    听说家里的男人还在街上四处打听铺子的信儿,想来是要另开铺子的。

    今儿这男人从外面回来,就有些脚步匆匆。巷子里的邻居就问了:“还没找到合适的铺面?”

    男人就应了一声,强笑着道:“不急不急。”

    这人心道:肯定是急的。要不然脸能成了那种颜色。坐吃山空的道理,都明白的嘛。

    男人不管后面的人怎么想,到了门口,敲了三下门,停顿了一会子,又敲了三下,里面这才把门打开。

    女人问:“怎么现在才回来?还没有消息吗?”

    男人没回答,却先问:“主子呢?”

    女人扬起下巴:“在东厢房。”

    苏嬷嬷站在屋檐下,看着吴迁急匆匆而来,就‘嘘’了一声:“这两天主子又说大腿内侧疼……说是像是磨破了皮似的疼……好几天了,也没歇好……这会子刚睡了……”

    “苏嬷嬷,叫吴叔进来吧。”里面有个似珠玉一般的声音传来,“我醒着呢。”

    苏嬷嬷才要说话,帘子撩起来了,流云探出头来:“苏嬷嬷,别拦着了。主子也着急。”

    吴迁这才欠身走进去,一直没敢抬头:“主子……今儿城里乱了半天……北康的驻城军被灭了……”

    被灭了?

    林玉梧皱眉:“被谁灭了?戚威呢?”

    “就是戚威的戚家军……”吴迁说着,就停下来了,不知道要怎么往下说。

    林玉梧却眼睛一亮:“是她回来了,是不是?我这几天累的很,浑身肌肉疼,大腿内侧更是火烧火燎的……这就像是你们说的……长时间骑马之后才又的症状……肯定的……肯定是她有消息了……这次的事跟她有关……”

    吴迁抿嘴:“太孙率领两千妇孺,带着使团连同长宁公主都回来了……不光回来了还收复了凉州全歼了北康护城军三千人……今儿在内城上助阵的百姓,都看到了太孙了……”

    林玉梧这才恍然:“你就是为这个变了脸色的?”

    吴迁抿点头:“很多……很多……很多的人见到了太孙殿下……老奴们没法跟娘娘交代……”

    林玉梧‘哈’了一声:“她是什么样子的?你抬起头来,看看我……”他笑着摸自己的脸,“她跟我长的可相似?”

    吴迁慢慢的抬起头来,从这位主子的脸上看过去。那位殿下英武飞扬,这位殿下温润如玉。根本就没法子比。

    他只得硬着头皮道:“臣离的有些远,是在内城的城墙上往下看的……”那时候,她骑在一匹白马身上,一身黑衣,双目如电,手持一把宝剑,飞舞起来,手里的剑所过之处,都是伴随着敌人脖颈间迸射出来的鲜血的。他收敛心神,低头道:“……眉眼看不分明,却也知道……殿下她没主子您白……”

    林玉梧就闷闷的笑出声:“不白吗?”他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她在北地风吹日晒,如何能跟我这种常年在屋宇间徘徊的人相比。”说完,又问了一句,“那跟家里的那位郡主比起来,若何?”

    吴迁却笑了,笑的自豪非常:“那位郡主如同是花圃里的芍药……而咱们这位殿下,如同悬崖峭壁上的劲松……风吹雨打不折不弯……”

    不折不弯吗?

    林玉梧眉眼间就荡开了笑意:“这才对!本就该是这样的。”他瞬间就变的兴致盎然,“你去外面再打探消息,看看她会去什么地方。你回来告诉我。我想出门……”

    “主子!”苏嬷嬷摇头,“不可……”

    林玉梧摆手:“我不上前,就是远远的看一眼。只一眼就行。”他拉着苏嬷嬷的手,眼圈儿就红了,“自我有记忆以来,她常在我梦里出现,可我总也看不清她。她受的每一分苦,我都感同身受……我就想看看她……看一眼就好……”

    苏嬷嬷看流云,流云微笑点头:“那就说好了,主子不要叫奴婢们为难才好。”

    第二天,林雨桐一出客栈,就感受到了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56章 鸾凤来仪(10)四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