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63章 鸾凤来仪(17)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63章 鸾凤来仪(17)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7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63章 鸾凤来仪(17))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17)

    “我说过的, 她绝对能上天。你非不信。”阴成之的手放在琴弦上,随意拨动之下,悦耳的音符就从指间流淌了出来。

    夏日的夜里, 皓月当空, 湖面上小船悠悠,曲调悠扬, 林平章靠坐在船舱里, 看着在船头坐着抚琴的人, “江南之行,她是必去的。可这一路上,凶险重重……”

    “凶险重重?”阴成之不以为然,“谁的凶险还说不准。”

    “一个姑娘家……”林平章跟阴成之道:“安排我跟阴太师私下见面吧。我跟他谈谈……”

    阴成之手指骤然急动,琴声如疾风骤雨:“想跟我爹做买卖?也是!南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 如今也就卖我爹一个人的面子。可是……平章啊, 南边那些人只是吃人不吐骨头。可我爹是那种不光吃人,还会把骨头给嚼吧碎了咽下去还能消化良好的主儿。你跟他做买卖?不是我说, 就是搭上我的面子,我儿子的面子……他面上是啥都答应你。可转脸, 我的殿下啊, 他能马上把您给卖了。所以, 就是我这亲儿子, 宁愿跟他撒泼打滚耍无赖, 也不会跟他谈条件。他那人,靠不住!”

    没见过这么评价亲爹的。

    林平章抬眼看阴成之, 阴成之又笑:“别这么看我。你看不明白你爹,我也瞅不明白我爹。俩老不死的私底下到底有啥猫腻……你弄清楚了?”

    并没有!

    林平章收回视线,“那此次,她是非去不可了?”

    阴成之的手指按在琴弦上,琴声停了下来。他起身从船头走过来,坐在林平章对面,“还是我刚才那话,究竟是谁的凶险这还真说不准呢。别老说她一个姑娘……姑娘怎么了?那是你没见过她杀人。你想想,她在北康的时候就敢在人家的皇孙脸上抽出‘×’,她还有啥不敢的?你细细琢磨琢磨这次回朝之事,从头到尾的想想。她是不是早有预谋,甚至连朝廷派使团去北康的事,都在她的算计之内。回来了不算,凉州顺便要回来了不算。还借力打力,浑水摸鱼,北康如今都乱成一锅粥了。说好听点,这叫谋定而后动。说不好听点,这可有点老谋深算了。我要不是仔细的查过,她身边确实没有利害的谋士,我真都不信,这些全都是一个年级轻轻的小姑娘所为。当然了,说这些,你心里肯定还有些不高兴。作为父亲,首先,你会把她当孩子看……”

    “废话!”林平章确实对这些评价不甚喜欢,这些话来评价一个小姑娘,还都不是什么褒义词。真要是谁家的姑娘这样,等闲了谁敢娶这样的姑娘进门?“那是我亲闺女……”

    “你看!”阴成之给自己斟酒,然后一口给闷了,“当时我就说,给你带回来是个太孙,是继承人,你不以为意。如今,我再说一边,她就是太孙,就是继承人。然后你再去看她,再去想她。回过头琢磨琢磨她干的那些个事,你就会发现,她……或许根本就不是冲动行事。她每走一步,都有板有眼,有她的谋划在里面。”

    林平章认真的看阴成之:“你到底想说什么?”

    阴成之端着杯子:“你很清楚我想说的是什么意思。”

    “荒唐……亘古未有。”林平章摆摆手,“你的想法太……天马行空了……”

    “怎么就亘古未有了?”阴成之耻笑道:“翻开史书看看,女人当权的多了去了。不过是人前与人后的差别而已。”

    只这人前与人后?说的好不轻松!从人后走到人前,是要趟过尸山血海的!

    林平章沉默了半晌,然后起身:“行了!今儿就到这里了。我先回去……回去还得安排安排……”

    船靠了岸,一辆青棚马车就停在岸边。

    阴成之看着林平章上了马车,才招呼‘船夫’划船:“夜色正好,咱再转转……”

    林平章却在马车上问李长治:“刚才成之的话,你也听见了?”

    李长治笑了一下:“殿下问的是哪一句?”

    林平章撩开眼角看他:“装什么糊涂。怎么想就怎么说吧。”

    李长治尴尬的一笑:“阴公子他……敢想……”

    敢想不可怕!

    可怕的是有些人敢想还敢干!

    林平章闭上眼睛,继续问了一句:“还有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还有……”李长治咬牙道:“还有就是……奴觉得其实不需要想那么多……好处坏处的奴现在说不好……奴只知道,太孙回来后,您这两夜都歇息的安稳了。躺下去一觉就到天亮。”

    其实潜意识里,太孙的归来,还是叫人觉得安心了。

    她是一个能叫您安心的人。

    这些……就足够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这话叫林平章更头疼了。

    回到东宫,都已经不早了。洗漱完了,林平章就说:“去看看太孙歇了没。没歇的话,叫她来书房一趟。”

    林长治就道:“要不稍微等等……太子妃娘娘正在凤翔居呢。”

    “这凤翔居,是我布置的。”太子妃指了指各处的摆件,“看有没有哪里不满意的,叫人马上给换了。”

    摆的自然都是最好的。

    林雨桐随意的看了几眼:“我对这些都不怎么讲究。在北康也就是一榻而已。”

    在北康的一些事,太子妃已经问过陈云鹤和柴同了,此时再听她亲口说,只觉得心里更揪的难受:“是我对不住你……我知道,如今就是把任何好东西都捧给你,也弥补不了这些年……”

    林雨桐叹气:这就不是弥补不弥补的事。

    自己一脑门子官司,对已经造成的不可更改的事实,没时间去纠结。她也看不出来纠结的意义在哪里。

    于是就赶紧道:“您可千万别总是自责自责的。在您看起来是苦……当然了,说不苦也是骗人的。可这安逸容易使人丧志。越是艰苦的条件,越是能打磨人的意志。正是那些吃过的苦,成就了今天的我。您要是这么想,是不是心里会好过一些?”

    并不会!

    太子妃一边是庆幸,庆幸女儿挺过来,并且顺利的回来了。一边又自责,假如当初是叫梧儿去,是不是梧儿也会是眼前桐儿的样子。是不是现下所有的纠结与烦恼,都不会存在。

    可是,这世上就是没有‘如果’这种东西。

    她低下头,伸手拉林雨桐的手:“我想好好的跟你谈谈……咱们母……之间,我觉得应该好好谈谈……”

    “谈我哥的事?”林雨桐叹了一声:“我哥回来了吗?”

    “没有。”太子妃苦笑,“一直在别院呆着呢。”

    “您既然已经后悔……那为什么,现在不对我哥放放手呢。”林雨桐就说,“他不想圈在四四方方的地方,他想出去走走看看,长长见识。他也想交几个朋友,偶尔一起下下棋,针砭一下朝政。这都不行吗?您现在纠结的,不外乎是以后的事。可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呢?东宫若是站不稳,谁都没有以后。所以,母亲,以后的事留给以后再说。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我哥想抓紧时间,干一些他觉得有意义的事。而我……”她指了指身上的太孙礼服,“我也想抓紧时间,干一些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您呢?什么都不要想。外面的事,有父亲,有我,还有哥哥。身边,其实您还是有个女儿的。她一直想靠近您,是您一直将她往外推。您不要老想着,这么多年,您失去了什么。换个角度,您想想,这么多年下来,您得到了什么。事实上,您不光没有失去儿子和女儿,您还多得了一个儿子。您要是这么想,是不是会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她说着,就反手抓住太子妃的手,“也不要在后院那些女人身上纠结。这些年您其实看的很透,您一直也没把希望寄托在男人的宠爱上。所以,后院那几个女人,之于您有什么意义呢?怕她们得宠,子女跟着受益?您要是真为这个日夜不得安宁的话,大可不必……”

    “怎么会不必呢?”太子妃叹气:“你到底是……你哥哥的情况又是那样……母亲没有第二个选择,但你父亲有……”

    “这有不有的,全在于一念之间。”林雨桐的声音就低下来了,“有的选和没的选,这种事是变化的。真等到他要另有所选的时候,我叫它变成没的选,不就完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子妃惊疑不定的看向女儿。

    林雨桐以手作刀,在脖子上画了一个完美的弧度,意思就是——杀!。

    “杀……”太子妃猛地睁大眼睛然后捂住嘴,愕然的看向林雨桐。

    林雨桐两手一摊:“看!事情就这么简单,但是您却被吓住了。您要是有时间,多看看史书,‘杀’这个字,在皇家,太稀松平常。可您过的这么累,却从来没想过,原来事情还可以这样解决。姑姑说您,是放错了位置。太子妃这个位子,您坐的只怕很累吧。”

    太子妃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将捂住嘴的手拿开,有些喃喃的道:“真可以这样吗?”

    林雨桐连连点头:“所以,您看,宠谁不宠谁,这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谁的手里握着刀!我是从北康一路杀回来的,放下什么,我都不会放下手里的刀。刀就握在我的手里,而我跟哥哥又是同一条命,您有什么可担心?可不安的?”

    太子妃点头:“你说的……大概是对的!”

    “本来就是对的。”林雨桐就笑,“您呐,后院您得看着。只别起什么幺蛾子就行了。难办了,您就跟我说一声。我要是不在,就叫人给哥哥捎话。他办起来其实比您方便。您呢?带着柔嘉,玩一玩,乐一乐。您也不用把柔嘉往外推,推的狠了……谁也不知道会把她推到什么方向去。您只当有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儿子是用来依靠的,女儿是用来宠爱的。您安心做一个母亲,只为了孩子衣食住行操心的母亲,就行了。您会发现,您的生活不是您以为的那么糟糕。”

    太子妃抿嘴,眼泪还是落了下来:“……我……你……你还肯叫我依靠?”

    “你是我的母亲。”林雨桐伸手抱她:“我是您身上掉下来的肉。什么都能变,只这关系,却是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的。所以,您别怕,也别慌,我……跟哥哥都在。”

    太子妃把脸埋在林雨桐的肩窝里,哭的浑身颤抖,却没有发出一声哽咽之声。良久之后才道:“好……都听你们的……听你们的……”

    好不容易,把人哄回去了。

    回头看看肩膀上被泪水打湿的那一片,还有些怅然。

    衣服还没来得及脱下来呢,太子又传话,叫了。

    去了书房,书房里只有太子一人。一身便服躺在摇椅上,指了指一边的凳子示意她坐:“把你母亲送走了?”

    林雨桐点头:“送走了!希望今儿晚上她能睡的踏实。”

    林平章的嘴角就有了几分笑意:“肯定能睡踏实的。今儿李长治还说,这两晚,我睡的极好。”

    林雨桐就笑:“您这是答应我去江南的事了?”

    圣旨都下来了,去肯定是要去的。差别只是,他之前想着,叫她走一个过场,叫阴伯方想办法给下面打招呼,筹措银钱上来暂时交差的。可显然,阴成之这一关没过去。他并不赞同自己这种做法,并且认为这种做法压根就行不通。

    这条路走不通的情况下,不冒险都不行了。

    但愿真如他所说,她这一去,还不定是谁危险重重呢。

    因此林平章就道:“要去,就得尽快去。怎么去?带什么人去?你心里可有计较?”

    林雨桐也不客气:“我的人手不够,而且他们都年轻。猛打猛冲行,但论起行走在外的经验,且差的远呢。因此,我想从父亲借人。”

    林平章这才笑了,抬起手拍了一下,书房里顿时就多了两个人。

    两人都二十上下的年纪,不过,一个如清风明月,一个却如山影暗石。

    林平章觉得非常有意思的事,自家这比儿子还儿子的闺女对突然出现的两个人,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看的出来,她是真不怎么惊讶的。

    事实上,林雨桐在太子的书房,不止一次的感觉别的视线若有若无的窥视。不过,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属于人类特有的呼吸声心跳声等等的声音。

    这种人,她见的多的去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暗卫都得有这样的素质。这些人只怕是知道自己这个太孙是假的,那窥探的视线就是好奇心所造成的。要是克制住这一点,她都不能保证一定能发现这样的人存在。

    林平章指着如清风明月一般挺拔的青年:“这是明凡。只负责跟着你保护你。”说着,又指向另一个,“他是风影。在暗处保护你。非危机情况,他不现身。”然后看向二人,“她就是你们的主人。终其一生,你们只对她负责。”

    两人都将头抬起来,看向林雨桐,似乎是要看清楚林雨桐的脸,也要叫林雨桐看清楚他们的脸。

    然后三叩首,认主。

    林雨桐叫起之后然后摆手,两人迅速的就消失在眼前了。

    “至于其他护卫……我把江蓠调拨给你用。”林平章闭上眼睛:“明儿一早,你去校场叫他们。另外……太孙也该有自己的属官……这样,尽快拟一个名单出来,拿给我,我顺手把人给你拨过去……这些人以后就是班底了,所以,得慎之又慎……”

    林雨桐犹豫了片刻就道:“这次走的急……人手也无需太多……”

    说着,就走到书案边,提笔写了一串的名字:阴镇、吴林、戚还、蒙放、陈云鹤、高山、张恒昌……

    犹豫了一瞬,最后还是在名单的后面补充了一个名字——林平康。

    写完把名单给林平章,林平章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阴镇是阴成之的儿子,阴家的孙子,这个人想带出去,不容易。

    吴林……没听过这个名字。

    戚还,戚威的小儿子,跟着回京城之后,就没回凉州。在很多人看来,这其实就是戚威放在京城的一个质子。

    蒙放,禁卫军统领蒙恩的儿子。从北康走了一趟回来,一天能跑东宫好几趟。看来,这个人是彻底被笼络过来了。

    陈云鹤是陈家的孙子……没想到这次出门,还会点他。这是个很意外的选择。

    等到高山和张恒昌这个名字的时候,林平章直接提笔把这两人删下来,“要是要这两人,也不是不行。等自己开府了,这两个人可以给你。如今带他们,绝对不是好主意。”这两人是高寒远和张书岚的孙子,“阁臣家你恨不能个个都点到,那些大人们会以为咱们在威胁人家……”然后看着林平康的名字犹豫了一下,到底是留下来了,“也好,叫他跟着。皇上会更放心。不过,他到底是你三叔,是长辈。虽你是君,他是臣,但平日里相处,捧着他些,或许能更好些……”

    林雨桐笑了一下,“听父亲的。”

    她本来也没打算真带高山和张恒昌这两个。但自己处事要是处处都挑不出错来,当父亲的那个人,就会少了很多的乐趣。而且,自从回来,自己行事也确实从来不曾考虑他的感受,更不曾想着跟他商量商量。虽有一步一步试探他底线的目的,但是不得不说,在面对自己有些‘任性’,甚至有些‘咄咄逼人’的姿态之下,他这父亲的包容度,其实是挺高的。

    果然,觉得给了孩子正确教导的林平章,心情瞬间就飞扬了起来。又指着‘吴林’的名字问:“倒是不记得谁家的孩子叫这个名字?可靠吗?”

    林雨桐笑了一下:“我哥。”

    “什么?”林平章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哥。”林雨桐又说了一声:“吴林的身份契书是叫戚威在凉州办的。如今他的身份是凉州一普通的学子。被我看中,选在身边做书吏的。”

    林平章认真的看林雨桐:“你这是?”

    林雨桐一笑:“他该出门长长见识的。”

    林平章眼里的泪意一闪而过,“你们……都是好孩子……”

    梧儿在凉州,主动放弃了换回身份的机会,叫他妹妹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到了人前。而如今,桐儿坐稳太孙之位,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个时候,她却主动给了她哥哥一个机会。一个成长的机会,一个站在人前的机会。

    林平章拿朱笔,看着‘阴镇’的名字犹豫了一下,到底是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准’字。

    写完了又说林雨桐:“阴家这小子……我是见过的。长的好……这个……那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当然了,也不是大事……真要看上了……这事,我会放在心里的。但是一定要记住,发乎情而止乎礼……”

    这话……是说自己不要对人家动手动脚行‘非礼’之事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胡说八道!”阴伯方看着桌上的调令,然后又瞪眼看向站在他对面的侍卫,“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侍卫的头埋的低低的:“真的!属下不敢胡言乱语的。刚才所说,句句属实。太孙殿下他……对小公子确实是有些非分……”

    阴伯方的脸黑成一片:“你给老夫,把回京路上的事细细的再说一遍……”

    侍卫不敢隐瞒,从私自闯入帐篷开始,一直到一路上,自家公子爷怎么跟防贼似的防着太孙,甚至不惜父子俩一路同吃同住同塌而眠都说了。

    阴伯方气的眼前一黑,跌坐在他的太师椅上直喘气:“叫……叫那个不孝子……叫那个不孝子过来……”

    然后阴成之一推开书房的门,一道劲风就朝着他而来。他朝后一闪,不明物体擦着他的面颊飞过去,然后跟墙面有了激烈的碰撞,一精美的茶壶……碎了一地。

    阴成之嘴里‘啧啧’有声:“可惜了的。”

    阴伯方更气的:“你个混账东西!你跟太子关系再亲近,能亲近的过你儿子?他儿子是儿子,你儿子就不是儿子。他儿子打你儿子的主意,你就由着人家打主意?怂货东西!在凉州,你就该趁机宰了他……敢打我孙子的主意……呵呵……真当是太孙了,就了不得了……”

    阴成之看了一眼桌上的调令,嘴角就翘起来了,“您这说的都是些什么?谁跟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还不承认?”阴伯方又拿起桌上的茶杯……

    阴成之抬手:“您别急着扔。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自己问您的宝贝孙子去。他是去还是不去,他自己说了算。”

    “什么……什么意思?”阴伯方的脸更白了。难道自家孙子也乐意跟人家……这不是要了老命了吗?他眼泪几乎都掉下来,“你个混账东西啊,老夫就这一个宝贝孙子,还指望他传宗接代呢……”

    这都说的是些什么玩意?

    阴成之哭笑不得:“爹啊!您老不是啥好人,按照您的话说呢,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咱家本来就是坏种子。这坏种子能出了好苗?人家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咱家呢?指不定是一定更比一代坏。您那孙子……孬种里长出了好苗子?还是歹竹出了好笋?不说我说啊,爹!您没看咱家的祖坟,它冒青烟了没?”

    阴伯方愣住了:“什么意思?有这么说亲儿子吗?”

    “跟您学的嘛。”阴成之理了理衣袖,“您啊,找您孙子问问。您管不了我,我管不了他。他那主意比我还正。您能不能管他,您自己掂量掂量。”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挥挥衣袖,他不带走一片云彩。

    阴伯方手里攥着杯子,久久不能回神。

    自己这是看走眼了?

    自家这孙子……背后还有一张脸?

    他慢慢的放下杯子,尽量叫自己心平气和。一边拿着调令往外走,一边做心理建设:对哒对哒!一脉相承这事……它值得骄傲。

    等看到孙子貌若天仙的脸,对上孙子如稚子一般无辜的眼,他的心灵还是微微震颤了一下。

    自己的儿子比自己像好人,自己的孙子比自己的儿子还像是好人。

    当然了,自己的身上要是没有这么重的戾气,想来走出来,谁都得称呼一声老神仙。

    他走过去,缓缓的坐下,把调令递过去:“要是不想去,你就跟祖父说……别看是东宫的旨意,祖父说它是个屁,它就是个屁……”

    四爷心里笑,哪里有他说的那么简单。要真当东宫的旨意是个屁,他绝对不会看着太孙南行而不阻止。

    如今这么说,不过是在他的心里,孙子比那所谓的狗屁权利更重要罢了。

    这种关爱是纯粹的。

    纯粹的好,总是能叫人心里柔软。

    他就说:“我为什么不去?若是不去,不知道多少人会借事生事?太孙点了孙儿,就是想说,他只想就事论事,并不想把这事波及到朝堂乃至党争上。有孙儿在,您搁在南边的那些人,心就不会乱。其实这事,从头到尾,不过是四个字——破财消灾。识时务的,舍财不舍命的,自然能挣脱出来。而那些不识时务的,舍命不舍财的,您就是保下来,又能如何呢?这些人已经是糟粕,弃之并不可惜。”

    阴伯方挑眉,哪怕是有心理准备,多少也惊讶了一下。

    他咧着嘴,不知道是笑还是哭:“还真被你老子说准了。这有些事,真是……没法子啊,阴家,就是这种根儿。”坏就坏吧。

    你看,这当奸臣都不用教的。他无师自通啊!

    本来还想叮嘱一句注意人身安全的,但对上这么纯洁无辜的眸子,他实在说不出那些光是想想就叫人作呕的话来。

    罢了!多给安排几个人吧。

    必是要守的密不透风的。

    等这次的差事完了,他得跟这个太孙好好的唠唠。

    安排了人手还不算,在林雨桐带齐了人手出发的那一天,‘偶遇’了阴太师。

    阴太师皮笑肉不笑,硬是破坏了那身仙风道骨的皮囊。林雨桐以为他是为了江南某些人说情的,谁知道人家盯着她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然后就把视线落在肚脐眼之下三寸的地方。林雨桐寒毛都竖起来了,以为他发现自己的性别有问题了。谁知道人家来了一句:“有些人的主意能打,有些人的主意不能打。要是打了不该打的主意……”他呵呵的笑一声,“老臣把孙儿交到殿下手里了,要是他少了一根头发丝,老夫……保证能叫祸害他的人……少一块肉……”

    少一块肉?

    林雨桐这才恍然他说的是啥意思。

    差点没笑出声来,但还偏得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出来。

    心里却想着:然而,我并没有那块肉!

    阴太师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等人走了,林雨桐才冲着四爷撩开的马车帘子直笑。

    太子妃就在路边酒楼的雅间里,坐在窗户口朝下看。

    梧儿和桐儿都要走了,做母亲的,总得来送一送的。

    此时的梧儿,是一张叫人觉得陌生的脸。此刻他咧着嘴笑,那个表情,是她这个母亲,这么些年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仰起头,看了过来。朝这边微微点头。这是叫自己放心的意思吗?

    儿行千里母担忧。哪里是说放心就能放心的?

    柔嘉就低声道:“哥哥带着的那个公子是谁家的?没见过啊!”

    太子妃就笑:“是寒门出身的。你哥哥看重……”

    那就怪不得了。

    要不然不懂规矩,怎么会朝这里看?明明知道,一般这种家里有子侄远行的,女眷都会在楼上送一送的。

    正说着话,陈嬷嬷来报:“舅太太来了……”

    舅太太是陈云鹤的母亲,也是柔嘉的生母,辛氏。

    太子妃朝侄儿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就朝陈嬷嬷点头:“有请吧。”

    辛氏一进来,视线先落在柔嘉的身上,然后才面带笑意的对太子妃行礼。

    太子妃点头,叫柔嘉:“去把你舅母搀起来。”

    辛氏搭着柔嘉的手起身,不由的在柔嘉的手上摩挲了一下:“最近怎么又瘦了。”

    “哪里瘦了?”柔嘉笑的柔柔的,“昨儿母亲才叫人给我裁衣裳,腰围都长了一寸二了。”

    辛氏尴尬的一笑:“是吗?大概是又长高了,看起来倒是更显瘦了。”

    柔嘉就不说话了,她明显感觉到母亲对于舅母的行为有些不快。

    辛氏坐下,太子妃才道:“是不放心云鹤吧?”

    “是呢。”辛氏的眉头微微皱起,“这孩子才从北康跑了一趟,回来瘦的皮包骨头了。回来没歇两天,这又得走……我才说这孩子不小了,得抓紧时间给相看相看了……您说这……也不知道抱孙子得到什么时候去?”

    太子妃眼里的怒意就一闪而过。这是什么意思?以为这次叫云鹤跟着,是因为自己跟太子想撮合桐儿跟云鹤?还特意跑来跟自己说要相看的事,什么意思?不就是看不上桐儿吗?

    简直岂有此理!

    我的女儿等闲男儿都比不得,她竟是还瞧不上!

    陈家!

    看来自己还是太仁慈了!

    太子妃就说:“是吗?看上谁家的姑娘了?嫂子要是看准了,跟我说一声,我去求了母后,赐婚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辛氏这才一笑,看了柔嘉一眼,当着柔嘉的面姑嫂俩说的不愉快,叫辛氏有些尴尬,“也没那么着急。正选着呢。”

    柔嘉的手慢慢的从辛氏的手里抽出来。舅母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提起表哥的亲事,母亲就恼了。之前说相看,之后又说不急,难道……她的脸上也有了几分不自在,难道舅母对自己总有几分不同是因为想给表哥求娶自己?

    这?

    表哥像是哥哥,怎么能行呢?

    心里慌了一瞬,随即想到母亲不愉的表情,她又松了一口气,还好!母亲也是不愿意的。

    这边才收敛心神,抬起头来,就见母亲紧张的望着下面。她探头一看,正看到哥哥朝这边欠身拱手,这是跟母亲作别呢。

    柔嘉挥动着手,没想到哥哥会做回应,他用口型说: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她顿时高兴了起来,鼻子也都跟着酸了,哥哥对自己其实是极好的。

    柔嘉带着鼻音笑着跟太子妃说:“哥哥还惦记着回来买好吃的呢,可见此去是心有成竹的。快别担心了。”

    太子妃说好,擦了眼泪,看着自家的孩子一步一步的走向远方。

    回宫的路上,柔嘉坐在边上,突然道:“母亲……您也别气。以后我少去陈家,少见几回舅母便是……”

    太子妃一愣,不解的看柔嘉,见她面颊微红,她就恍然,然后就笑:“如此……也好。放心,母亲一定给我儿找个如意郎君……”

    至于陈家,至于辛氏……不着急,慢慢来……我现在有的是时间……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63章 鸾凤来仪(17))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