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64章 鸾凤来仪(18)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64章 鸾凤来仪(18)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8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64章 鸾凤来仪(18))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18)

    雷声滚滚, 狂风大作,夏天的天气就是这样,说变就变。

    快马半天, 便是南下必经的通城码头。

    林平康从来就没有出过远门, 能骑这半日的马,已经是极限了。

    别人都知道林雨桐的行事风格, 只跟着赶路, 从不多说半个字。偏林平康是第一次跟这位太孙打交道, 到了码头就指着码头上的仙渔舫:“不如去歇歇……吃顿饭再走……正好避过这场雨……”

    都到了码头避什么雨?

    林雨桐看向两艘最大的船,其中一条船的船头站着个披着斗篷戴着斗笠的人。

    林谅跑去确认了一下,回来就跟林雨桐禀报:“殿下,船已经等着了。”

    林雨桐回头朝林平康歉意的笑笑:“三叔,要不咱先上船吧。船上遮风挡雨, 比小酒楼舒服多了。”

    林平康远远的看那船, 挑挑眉头,倒是没坚持。可跟着上了船, 才知道船上最好的房间只一间。房间里内室外厅带书房,一应俱全。其他的都是只放的下一张榻的小隔间。

    蒙放自然而然的请林雨桐进大舱房歇息, 林雨桐朝林平康看了一眼就道:“这间给三叔住吧……”

    “这……不好吧?”林平康脚都迈出去了, 才回头看向其他人, 等着众人的意见。

    其他人没人言语, 只四爷在后面淡淡的接话:“是不好……尊卑有别。”

    好一个尊卑有别!

    林平康默默的收回迈出去的脚, “……你说的对……”

    这里面也就四爷说的话,林平康是不敢随意反驳回去的。

    哪怕他身份尊贵, 但也要顾及阴家。

    脸色臭臭的,挑了一个船尾小小的隔间,进去了。每个人都带着随从,船上这条件,随从也只能打地铺。

    等每个人都安顿好了,船一刻也没有多做停留的出发了。

    雨倾盆而下,船舱里有些闷。开着窗户吧,雨从窗户往里飘,关着窗户吧,实在又闷的受不了。

    林雨桐脱了外面大衣裳,换了轻薄的劲装。

    林谅就进来了:“殿下,石老板在外面等着。”

    “请进来。”林雨桐说着,就往外厅去。还没坐下去,人就被带进来了。

    进来的人,可不就是之前站在船头身上穿着斗篷的人,此人正是石万斗。

    “殿下!”石万斗表现的很激动,“大半年没见了,殿下……别来无恙。”

    “一切都好。”林雨桐指了指凳子:“坐吧。坐下说。”

    石万斗恭谨的坐下,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当年的捎了一封信之后,迎来的会是如今的局面。

    这局面,对于他而言,好也不好。

    好的一面,是攀上了东宫攀上了太孙,攀上了一棵能乘凉的大树。

    坏的一面,就是与东宫从此休戚与共。东宫真要靠不住了,那他就无枝可依了。这么大一块肥肉了,不知道多少饿狼会扑上来把他咬成碎片。

    更糟糕的是,好处还没见到,坏处马上就来了。

    非常突然的,太孙要对江南的盐政动手。

    他自己本身也是商人,在江南也有自己的生意。而且,盐引自己每年也会弄一些。这是按照长宁公主的嘱咐,运一些上等的盐供给北康贵族的。

    虽然量不大吧,但每年都会运上几千斤。

    这要是真被咬住了,会怎么样?不好说呢。

    太孙在立政殿说的话,不等太孙出宫,就已经传到宫外了。正想着找太孙说说苦衷的,结果太孙打发人找他了。

    没有多余的交代,只叫安排两艘大船,在码头上等着。并且要求他,把手里的事务放一放,太孙邀他一起游历江南。

    他敢不来吗?

    其实,太孙能用他,他松了一口气,证明那每年几千斤盐的事,这次是不会追究到他身上了。

    林雨桐看石万斗有些坐立不安就笑:“咱们也算是相识于微末,不必如此。你的那些事,姑姑都有交代过。你跟我之间,咱们实在算不得是外人。”

    石万斗忙拱手:“实是不敢当。”

    林雨桐摆手:“闲言少叙,我有事交代你做。”

    石万斗忙起身:“殿下尽管吩咐,只要用的到小的地方,虽万死不敢辞。”

    “不要你万死。也不会叫你冒什么风险。”林雨桐招手:“你近前来。我有话嘱咐你。”

    石万斗凑过来,林雨桐低声跟他说了几句:“……可听明白了?”

    石万斗有些惊疑不定,但还是尽量保持冷静的应了一声:“明白了。”然后又问了一句,“小的……什么时候下船……”

    “快了。”林雨桐摆手:“你先回你的舱房去,三皇子下船的时候,你瞧瞧的下去就是了。”

    石万斗默默的退出去,狂风骤雨也吹打在人身上,他也丝毫没觉得冷。

    短短几句话,愣是吓出一身一身的冷汗来。

    这也幸亏是当日上了太孙的船,要不然,如今刀架在脖子上,也未必就知道。之前还想着绑在东宫有利有弊呢,现在,那所有的弊都不是弊了。只能说万幸中的万幸。

    将斗篷压的低低的,下了最底层的舱房。

    林平康拉了陈云鹤在舱房里下棋,狭小的空间有些拥挤,两人开着舱房的门和窗户。石万斗在甲板上一晃而过,还是叫林平康瞥见了。他就问陈云鹤,“知道那是谁吗?”

    陈云鹤压根就没看清楚,只道:“不知。去了下面,想来不是什么要紧的人。”

    林平康嗤了一声:“咱们这位太孙殿下啊,一般人还真摸不准他的脉。你看这次,带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人。戚还……戚威那个叛……的儿子……还有那个吴林,你知道什么来历?”

    陈云鹤还是摇头,心里却对这位三皇子越发不喜了起来。他压根跟自己就说不着这些。不管陈家和东宫的关系如何,陈家都是太孙的外家。

    要是自己跟他的私交不错那也另当别论,可事实上自己跟他的关系也仅限于一些场合上见过。自己知道他是三皇子,他知道自己是陈家的孙子。

    仅此而已。

    他这明显就是‘以疏间亲’,犯了大忌了。

    从前也没觉得三皇子是这么一个不知道进退的人,这回……倒真是觉得,应该离三皇子远一些。

    寻思着怎么远着三皇子呢,结果这一盘棋没下完,林平康就不下了。

    说是难受!

    开始晕船了。

    陈云鹤起身告辞,顺便就帮着叫了太医。

    才回到自己的舱房,太孙那边就有请了。

    陈云鹤朝三皇子的舱房那边看了一眼,得了!太孙只怕等的就是现在。

    天色晚了,风住雨停了。

    船舱的门窗都开着,风吹着还有些凉意。

    正中间的桌子上摆着锅子,林雨桐已经坐在主位上了,“来了就坐。一块吃顿饭。鱼是刚打捞上来的鲜鱼,新鲜着呢。”

    涮鱼片鱼丸子吃。

    林雨桐两边的一边坐着四爷,一边坐着吴林。

    这叫陈云鹤又多看了吴林两眼:都说此人是从凉州跟太孙到京城的,可他也是跟使团在一路回来的,怎么对这吴林没有丝毫的印象?

    这不正常。

    这么想着,就看向戚还,就见戚还看着吴林也诧异了一瞬,只是隐藏的好,迅速的转移视线,掩饰过去了。

    这么一个跟太孙到京城,还颇受器重的一个人,在凉州也不该是无名之辈吧。

    怎么看戚还的样子,却又不像见过的。

    之前急着赶路,彼此没介绍也好罢了。如今几个人朝桌上一坐,谁是谁一目了然。戚还对着吴林的反应,确实是有些奇怪的。

    林雨桐只专注锅里的菜,给四爷和吴林夹了,又让其他人,“我就不给你们齐齐夹菜了,离得远够不到你们跟前。自己夹吧。别拘束!”

    都不是寒门出身,还没到陪太孙吃一顿饭就拘束的份上。

    说说笑笑的,场面上的话说都会。只陈云鹤总是似有似无的关注吴林,怎么也不相信他是凉州那种地方来的寒门小户能养出来的做派。

    关注的多了,林玉梧自然就感觉到了。他抬起头对着陈云鹤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来。

    陈云鹤蹭一下就收回视线,那笑里他愣是读出了几分森然之意。本来想探究之分的意思瞬间就打消了。

    太孙本身就跟妖孽似的,谁知道收在身边的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

    就算是身份有问题,可只要不关乎大局,不妨碍自家的事,爱谁谁去。

    林雨桐不理他们几个这眉眼官司,只问林谅:“三皇子如何了?叫人送吃的去了没有?”

    林谅站在舱门口回话:“回殿下的话,三皇子晕船。佟太医守着呢。”

    林雨桐就皱眉:“给佟太医送菜过去,小心照看。”说着又问蒙放:“这样的行船速度,只怕皇叔的身体……”

    蒙放咽下嘴里的菜:“临行前陛下有交代,速战速决。路上是不能耽搁的……”

    “可皇叔的身体,也要紧啊。”林雨桐就看蒙放:“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回去怎么跟皇上交代?”

    陈云鹤心里一跳,果然!太孙这是要甩开三皇子的。

    于是他就道:“在码头上,看到一条跟这艘船一模一样的船……要是没看错,两条船应该是前后脚的出发了。不知道那是谁的船……但不拘是谁的船,只要殿下要用,征用来便是了。两船都是一样的,咱们也不一定非得挤在一条船上……”

    坐在这里的谁都不是笨蛋!太孙的意思大家多少也都体会出几分来了。

    蒙放愣了一下就道:“这个主意好。殿下以为呢?”

    林雨桐沉吟了一瞬:“也不瞒你们。那条船本身就是我事先准备好的。此次下江南,危机重重……这一路上肯定不会太平。那艘船就是我事先安排好的疑兵……如今要是要用的话……”

    那真不能用了!

    要是太孙这边因为挪用了船只出现了别的问题,这算谁的!

    戚还左右看看就道:“晕船这个……不管是船快还是船慢,该晕还是晕。也不一定非要坐船吧。走陆路也是一样的。要不,叫三皇子改走陆路……”

    林雨桐就看蒙放:“蒙将军,您看呢?”

    蒙放抬眼跟林雨桐对视了三秒,但到底是先垂下眼眸:“臣听从殿下的吩咐。”

    “那就这么定了。”林雨桐说着,就笑了一下,喊外面的林谅,“前面遇到码头不管大小,只管靠岸。”

    很急切的样子。

    ‘吴林’看了林雨桐一眼,就笑道:“殿下,其实属下也有些不适……不知能否跟蒙将军一起走陆路……”

    林雨桐扭脸看他,见他眼睛微微眨了一下,她就笑:“也好。那你跟三皇子一起吧……”说着又对着蒙放举杯:“……那就请蒙将军多照看。”

    这次蒙放半点没有犹豫的应了一声:“是!”

    陈云鹤低头吃着,心里却思量这事。这一切看似顺理成章,可这里面有没有猫腻,大家都明白。他从来就不信太孙殿下做事是没有什么目的的。

    而且,总感觉是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事。

    一顿饭吃完,天就黑透了。

    一个个的都陆续从船舱里出来回自己的舱房去了。林雨桐这边只留下四爷和林玉梧两人。

    林玉梧警惕的看了四爷一眼,微微皱眉,对着林雨桐目带询问。

    林雨桐笑了一下,“可信任。”

    林玉梧便不再说什么了,只道:“蒙放答应的是不是有些太过爽利了?”

    林雨桐摇头:“可不要小看他。他这人……心是想偏向着我的。但这次的事,你该知道,宫里盯得紧的很。出来的又不止是他,还有几百禁卫军呢。谁知道这里面都混着谁的人。而且,向来禁卫军就是勋贵人家子弟晋身的途径,没背景的压根就混不进去。咱们的行踪,盯着的人越是多,就越是危险。这一点蒙放知道的很清楚。如今,我不过是递了个台阶,他顺着台阶下去了而已。省的他陷入两难的境地。他父亲蒙恩到底是皇上的亲信,他……不会卖了我,但真要皇上或是他父亲要问他什么……你说他是说还是不说……”

    林玉梧叹了一声:这也为属下想的太多了些。一点为难都不留给对方。这也算是驭人之道了吧。

    林雨桐见他不言语了,就继续道:“我叫林谅跟着你。放蒙放走陆路还另有用意。要用他的时候,林谅会拿着我的手谕直接找蒙放的。”

    林玉梧就点头:“那我就知道了。你放心吧,我跟着,绝对不会叫出现意外。”

    如此最好!蒙放未必能制约的了林平康……虽然林玉梧也不能,但到了要紧的时候,像是林玉梧这种本身就跟影子一样存在的人,他做事是没有顾虑的。惹急了他,他就敢用非常规手段。

    所以,交给他,是最叫人放心的安排了。

    等林谅进来提醒,眼看就到码头,马上能靠岸的时候,林玉梧才起身:“……都说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你这一路上……千万小心……”

    林雨桐应了一声好,又宽林谅的心:“我身边有明凡,你不用担心,出不了岔子。”

    林谅看了站在角落里,一点都没有存在感的明凡一眼,到底是默默的跟在了林玉梧的身后,从船舱里出去了。

    林玉梧站在船舱门口又朝坐在一边喝茶一直没言语的四爷看了一眼,眼里带着警告之色。

    林雨桐追出来:“还有事?”

    林玉梧就低声道:“这个姓阴的……你还是防着些……这个人……看不透……长的好看的人,心却未必就好看……”

    等人走了,连四爷都笑:“……这孩子心思不坏……”

    是啊!这就是叫人比较为难的地方了。

    心思不坏,人也不笨,反而相当有悟性的人,叫人拿他怎么办呢?

    当然了,皇家的孩子,很少有蠢笨的。

    就譬如三皇子林平康,到了码头是被人从船上抬着下去的。林雨桐去看的时候,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可等上了岸了,看着船又重新起航了。

    他马上就站直溜了,还对着蒙放笑:“看来我不是晕船,是怕水啊。这一离开水,顿时就觉得神清气爽了。”

    蒙放对此好似也不意外:“殿下还是要保重身体。咱们不如在码头多休息几日……”

    “嗳?”林平康连连摆手,“不用不用!真不用。这脚踏实地了,我是全都好了。赶路吧!咱们骑马,未必能比船慢多少的。”

    蒙放就看向吴林,“不知吴公子身体可……”

    吴林露出几分嘲讽的笑:“在下跟三皇子殿下一样,脚踏实地了就踏实了。并没有大碍!”

    林平康打量了吴林一眼,又看了看跟在吴林身边的林谅,打了个哈哈,“去驿馆,找他们要马。”

    而就这么巧,驿站里就备着足够的马匹。只说是个马贩子恰巧从这里过,有马呢。然后林平康掏银子把马匹都买下来了。甚至连夜都没过,半夜里踏着泥泞的路面就上路了。

    林玉梧骑马还不行,他跟林谅一匹马。

    这会子低声跟林谅道:“果然是人心难测。这从跟着南下的名单下来到出发,也不过一日的时间。这沿路就已经为林平康安排的这么妥当了。”

    林谅没言语,却担忧的朝运河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怕主子这一路有不少人准备了大礼等着主子呢。

    夜里行船凶险,船上的人谁敢睡踏实。

    四爷和林雨桐一直在船舱下棋,戚还和江蓠带着人,分别站在船头和船尾的甲板上,甲板上并没有火把,船舱里可以点油灯,但是窗户必须得挂上帘子遮挡起来。

    陈云鹤嫌弃船舱里闷,走出来站在甲板上。

    除了风声和船划开水的声响,整条船,一点声音都没有。

    就像是一条鬼船,随风飘摇着。

    风一吹,他整个人的寒毛都倒竖起来了。紧跟着,好似隐约的听见几声夜枭凄厉的叫声,他身上的寒意更浓了。

    四爷将黑子轻轻的放下:“来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林雨桐将棋子往盒子里一扔,“出去瞧瞧……”

    两人将船舱的门打开,‘咯吱’一声,吓了陈云鹤一跳。

    他捂住跳的飞快的胸口,低声叫了一声殿下:“您怎么出来了。”

    林雨桐没说话,只朝船后指了指:“你看……”

    一艘与这艘船一般无二的船只,灯火通明。船舱上还时不时的有人影晃动。

    “这……”陈云鹤就道:“这是殿下叫人准备好的那条备用的船。”细看人影晃动是有规律的,不知道是不是皮影一类的东西。

    林雨桐只嗯了一声,还没有说话呢,就听到夜枭声骤然又起,紧跟着,数不清的带着火星子的箭头,就朝着那艘船而去。然后火势骤起,风助火威,熊熊而起。

    陈云鹤失声道:“他们怎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那船上明明还挂着显示太孙身份的龙旗,这样的船也敢袭击?

    “这是谋反!”他深吸一口气,终于觉察出哪里不对了。三皇子晕船晕的,被人抬下船?这才走了半天的水路而已,真就晕到那个份上了?

    他那根本就是躲了!

    陈云鹤急了:“殿下,咱们这艘船,能瞒过今晚,只怕是瞒不过明晚。对方都做到这份上了,只怕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林雨桐没理他,只看向江蓠,“差不多了吧?”

    什么差不多了?

    陈云鹤不敢再追问,只一步不离的紧紧跟着林雨桐。

    船又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前面不远处的江心中央,似乎有火把闪了几下。

    然后他就见东宫的侍卫统领江蓠走了过来,对太孙道:“殿下,可以了。”

    整条船上的人就几乎是在静默的状态之下集中在甲板上,然后一条条绳索垂下,十人一组,顺着绳索攀岩而下。

    林雨桐指了指陈云鹤,对江蓠道:“你负责把他弄下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还没等江蓠反应过来,林雨桐拉着四爷就走到船边,然后一手抓紧四爷的腰带,一手拽着绳索,就滑了下去。

    吓的四爷的几个侍卫差点喊出来。

    大船四周,是数十条的小船。每条小船能坐十人。林雨桐和四爷下来的时候,戚还和明凡在下面接着,船身几乎都没有晃动,好似只一息的时间,大船就空了下来。

    然后毫无声息的,小船朝着河西岸靠了过去。

    陈云鹤心里琢磨,陆路到底是没有水路快。只差了这半晚上,只怕也把处心积虑的三皇子给甩在后面去了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这边前脚刚踏上岸,身后就火光冲天。

    之前的那一艘大船,好似在一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陈云鹤心跳的飞快:刚才走的时候,还给船上泼了桐油吧。

    这船是太孙自己叫人放火烧的?!

    他连思考为什么的时间都没有,就见岸边的林子里窜出几十个人来。打头的那个……好像是太孙身边的大太监。

    添福一身黑衣的跑过来:“殿下,还好吗?”

    林雨桐点头,又问:“都准备好了吗?”

    添福喘了两口气:“都准备好了。马就在林子里。”

    林雨桐一声口哨,飞舟踢踢踏踏的出来,身后跟着马群。

    这回林雨桐没带四爷一起骑马,阴家的侍卫前三后五的将四爷护在中间,也确实不用怎么操心。

    一人一匹马,朝南飞奔而去。

    沿路的林子,野鸟惊飞。

    吁!

    官道从南朝北飞驰的一队人马,领头的勒住了缰绳。

    紧跟着,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

    “怎么了?老大!”后面跟着的一人问道。

    这老大‘嘘’了一声:“听!”只一个字,也可听得出来说话人的声音竟然意外的悦耳。

    队伍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声:“前面有人,人数还不少。”

    没错!

    这老大就道:“下马,林子里去。再走,就得碰一个面对面了。”

    一声令下,百十余人,连人带马,迅速就消失在密林当中。

    夏夜里的蚊虫有些烦人,这老大低声咒骂了一声,边上马上就有人送上香包来:“老大,带着吧。”

    “带个屁!”老大清脆的声音骂人似乎也带着一种嗔意,“肯定是有人抢在咱们前面了。娘的!这么一笔买卖,也不怕一个人吃撑死了他!”

    边上这小心奉承的就道:“道上的规矩,见者有份。咱们这些兄弟,横竖不能白出来这一回。”

    这老大拽了个草叶子含嘴里:“就是不知道对方这点子硬不硬……”

    “咱们兄弟怕过谁?”有人就说,“寨子里都穷的不开锅了。这桩买卖再做不下来,老老少少的,都得饿死了。秋粮如今还没下来,咱都快断顿了。不就是霍出几条性命吗?咋死不是死!总好过活活的饿死!”

    这老大咬紧嘴唇:“他娘的!那就干了!不管是谁,给老娘拦住他!”

    越走两边的林子越静了,江蓠和林雨桐同时勒住缰绳,前面的情形好像不多劲啊。

    太过安静了。

    “殿下……”江蓠低声道:“还往前走吗?情况不对啊。”

    林雨桐就笑:“花钱买我脑袋的人多了去了。河里走不成,陆地有人堵。前有埋伏,后有追兵。咱们除了一往无前,就没路可走了!”

    陈云鹤默默的听着,手都有些发抖了。心里怨念了一百遍,这次下江南干嘛非得点自己的名,叫自己跟来干啥来了。没错,前有埋伏,这些人说不准就是要对自家之前坐的那艘船动手的人。那船也就是自己烧了,要是再迟上半个时辰,就该轮到别人烧了。

    另外,这后面,应该还有烧了之前那艘替身船的人呢。知道上当了,肯定是要朝南边追的。

    路只有一条,前后夹击。

    咋办?!

    难怪太孙说要对江南下死手呢。这些人也确实是该杀!

    对太孙也敢这么雇凶劫杀!

    真是死有余辜。

    心里又惊又怕,正无所适从呢,就觉得坐下的马匹又动了,朝前而行了。他脱口就想说,要不咱躲一躲吧,可还没等他说出来呢,前面就陆续亮起一串的火把。

    火把照着,百十来号子人大刀长矛的就出现在路上。

    两队人马中间隔着五六十步,默契的都停下来。

    江蓠低声道:“像是绿林豪客。”

    土匪就土匪,还来个绿林豪客?

    林雨桐发现江蓠说话,不管对谁,都挺客气的。

    她这还没问对方呢,人家那边就开口了,“朋友……哪条道上的?”

    这边都一愣,咋就成了哪条道上的!

    这是哪里来的二愣子土匪,就这能耐,还出来干活呢?擎等着饿死吧。

    戚还催马要朝林雨桐身边去,他是正经的行伍出身,又是戚家军的少将军。从来都是土匪见了他们躲的,一旦碰上了二话不说剿灭了就是。

    结果这边才要动,胳膊就被拽住了。是阴家的侍卫。

    他不解的看阴家的这位美貌公子,微弱的光线下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听他冷冷的道:“别动!小心坏了事!”

    怎么就坏了事了?

    刚想反驳,结果就听见太孙的声音,带着几分痞气:“呦!哪里来的小娘们?这大半夜的,是专门为了在此等哥哥吗?哎呦!真是该死的!哥哥来晚了,等急了吧!”

    戚还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这是太孙吗?

    街上的地痞流氓就这德行吧。

    明凡和暗处的风影是知道林雨桐的身份的,两人都看向添福:在北康,你们都是怎么教导郡主的?

    添福默默的垂下头,反正这位殿下,屡屡刷新他对她的认识。

    但他多少还是有点羞耻心的,也觉得这样的太孙,好像他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这么想着,心里又忍不住委屈:这有些人,她是不用教,就能自学成才,甚至无师自通。

    所以,真不是谁把她给教坏的。

    江蓠摸了摸鼻子,他离太孙最近。此刻的太孙哪里是什么太孙。吊儿郎当的挂在马上,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低,身子前倾,头微微歪着,好似要看清对方一般。脸上那表情吧,眉毛扬着,眼睛眯着,嘴角斜勾着,带着几分坏坏的笑。

    那边这位老大也不是善茬,紧跟着就‘呸’了一声:“哪里来的小崽子?断奶了没有就敢跑出来占老娘的便宜!毛长齐了没……”

    “长齐没长齐的……”林雨桐跟着满嘴的荤话,“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靠!

    四爷的嘴角抽的厉害:行啊!林雨桐!你厉害啊!

    这老大饶是混在男人堆里,可也被这话臊的不轻。

    别说林雨桐身后这些有一个算一个,被‘太孙’给刺激的险些从马上掉下来,就是对方那边,也传来‘噗嗤’‘噗嗤’的笑声。

    林雨桐这边,有身份的自然是不敢笑的。也觉得实在没法笑。你说堂堂太孙,满嘴说的都是些什么。可后面跟着的那些兵将,却嘻嘻哈哈起来。

    本身他们就是粗汉子,男人在一块,什么荤话不说。

    这会子跟着起哄,哪里有个兵样子,比土匪还土匪。

    那边都气炸了:“小兔崽子,你有种!今儿老娘非把你那二两肉留下不可。”说着,就催马冲了过来。

    江蓠要上钱,林雨桐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别动。我自有打算。”这才又嘻嘻哈哈的迎过去。

    这女人年纪也不大,拳脚功夫也确实还行。但跟林雨桐是没法比的,激怒之下,三个回合还没走下来,就被林雨桐踢下马。却又在人家落地之前,拽着人家的腰带把人家给提上来放在马前抱住,单手反剪着人家姑娘的手,腾出另一只手来挑起对方的下巴,嘴里还啧啧有声:“……还别说,真是个美人。小爷就喜欢辣的……够味!”然后扭脸问,“带回去做个压寨夫人怎么样?”

    四爷凉凉的喊:“您都有十八房小妾了,还往回带呢。”

    戚还实在憋不住了,闷闷的笑出声来。

    这一笑可不得了,谁还忍得住!

    陈云鹤也不由的放松下来,跟着起哄:“姑娘,跟我们当家的回去吧。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说不定将来还是位娘娘呢。土匪姑娘,你祖上一定是烧了高香了!

    林雨桐的嘴角隐晦的抽了一下,然后也有些忍俊不禁。

    那边已经呼喝着叫放开他们老大,眼看就冲过来了。

    林雨桐就跟人家姑娘好声好气的道:“姐姐,是我失礼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看你这样,大概也是走了背字了。说起来,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呢,小弟这一趟,也是无功而返呢。”

    这姑娘不再挣扎了。

    她也觉出来了,这小子对自己没恶意。在场面上混的女人,这种调笑都是小意思。她默默的将手里的毒|针收了,那边抓着她手腕的手也松了。

    她就笑:“行啊!小爷们。做事挺讲究啊。”

    林雨桐放她下马,也跟着下马:“那是!规矩总是要讲的。”

    这女匪站稳了,朝她的人马摆摆手,那边静下来之后才问林雨桐:“我们没见人,你们没得手……是不是老狗还另外找了人?”

    老狗?

    这是个人名还是什么?

    林雨桐不动神色:“是老狗找的你们?”

    这女匪也看她:“难道你们不是老狗找来的?那就怪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动用了这么大的阵仗也要置对方与死地。这王八蛋可别叫咱们招惹上官府!”

    哦!看来,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要劫杀的是什么人。

    她的眼睛眯了眯,正要说话,就听见四爷咳嗽了两声,扭脸看他,见他抬手摸了摸鼻子。

    这意思是:改变计划!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64章 鸾凤来仪(18))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