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65章 鸾凤来仪(19)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65章 鸾凤来仪(19)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8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65章 鸾凤来仪(19))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19)

    计划怎么改变?

    林雨桐笑了一下, 对着这女匪就道:“姐姐,咱这一时半会,三句我句话的咱也说不清楚。要不这么着, 咱先进林子里去, 大路给人家让开。要不然,还不定能碰见谁呢。我也不瞒姐姐, 在我们动手之前, 还有一艘船被烧了。可那不是我们动的手。我们遇到的都不是真神, 那我估摸着,那一拨人马遇见的只怕也不是。咱们都是干这一行的,心里都清楚。既然出来了,就万万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随后只怕就追上来了。别人跟咱……姐弟俩可不一样。咱俩这是投契,我看见姐姐觉得亲近, 姐姐瞅着我只怕也不讨厌。咱们能坐下来好好说, 可真要是真神没遇上,倒叫别人把咱们吃了, 那可就不怎么划算了?不如,先避一避, 看看情况再说。或许那些家伙逮住的就是真神呢。到时候咱们俩再联手, 看是二一添作五……还是如何……都由姐姐说了算。”

    女匪轻笑一声:“你这小嘴倒是挺甜。一句一个姐姐一句一个姐弟的……还我说了算?”说着, 面色就冷了下来, “小子!真当姐姐在绿林中是白混的?”

    “怎么的了?”林雨桐挑眉:“我可是一片真心。叫姐姐说了算, 姐姐若是要的多了,只当是我给姐姐下的聘礼, 又何必计较这么多了。”

    女匪呵呵就笑:“小子,姐姐教你个乖。你这嘴甜糊弄个把小姑娘真行。可你姐姐我,啥样的男人没见过。这世上顶顶不能相信的,就是男人的嘴。”

    林雨桐摊手:“那依照姐姐……想怎么着呢?”

    谁知这女匪突的又一笑:“也没想怎么的。就是告诉你,你刚才的话,不全是实话,这一点我知道。别想着三言两语就能糊弄我……”

    “我的姐姐哟!”林雨桐也笑,“俗话说的好啊,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更何况你我这种非亲非故,似敌似友……我这说话留三分,不也是人之常情嘛。再说了,我就是十成十的说了实话,您就十成十的信了吗?”

    那不会!

    林雨桐就道:“那不就结了!这躺在一个被窝里的两口子还有同床异梦的呢。咱俩就是再那什么……各自留几分,有啥不正常?你知道我不会害你不就完了。是不是?要不然,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想的美!”女匪斜了林雨桐一眼,“谁知道你们背后是个啥情况。别追你们的没追上,姐姐我倒被你打发过去正好撞在人家刀口上。”

    “看!还是的吧。”林雨桐带着几分无奈的语气,“你现在是进不敢进,怕跟人家碰上了。退又不想退,怕无功而返。你说,除了我刚才的提议,你还有第二条路可以选吗?”说完,见女匪还要说话,就抢话道:“我知道,你说你可以选择不跟我合作,单独避开……可是……你一是想从我这里打探更多的消息,二呢,又担心我转脸就把你给卖了。对不对?所以,你这心里还是更倾向与跟我合作。姐姐,女人都口是心非。可姐姐你又不是一般的女人,在这种事上,真犯不上的。”

    女匪指着林雨桐半天没说话,然后猛的收回手,轻哼了一声,朝西边一指,“那边,穿过林子,那一片地势低洼。”

    地势低洼,就更能阻隔掉外面的视线。

    在里面点上篝火,从路边发现也未必就能发现。

    两支队伍经纬分明的朝里面走。

    林子里不能骑马,都得下来牵着马行走。

    四爷也从马上下来,侍卫说不用,叫他坐着就行。四爷跟林雨桐有话说,路上是最好的机会。

    林雨桐一手牵马,一手拉着四爷,怕他被扳倒。

    四爷左右看看,见明凡和添福刻意的将自己两人跟其他人隔开一段小小的距离,这才道:“原来只想着,怎么能一路顺利的到江南……可看如今这阵仗。走一路,得杀一路过去。他们未必真就是想取你的性命……只这一个‘拖’字,就能坏了事。”

    钱财都转移了,还查个屁。

    “没错。”林雨桐咬牙,“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就是这个道理了。

    四爷的声音低下来,轻声跟林雨桐说着他的打算,“……当然了,成不成的,还得看你怎么操作。毕竟计划是计划,中间出现了变故,你该怎么应对。这却只能靠你自己。”

    这么损的主意,不靠我自己也真是不行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另一边,女匪跟一个长着大胡子的汉子说着话,她问:“你怎么看?”

    大胡子朝林雨桐这边看了一眼:“咱还是提防着点。”

    “怎么?”女匪眯眼:“看出什么来了?他要是敢藏着啥坏心思,看老娘不把他的牛黄狗宝给挤出来。”

    大胡子轻笑:“当家的你看他们那伙子人……一队人马分先后两拨。可这前后两拨人马,你仔细看看,是不是不一样?”

    女匪顺着他的指点看过去。

    大胡子指着前面开路的,“你看那些……身背弓箭手持短刃,眼观六路眼观八方,在这密林里……却都不牵马……你看那些马哪个不是紧跟着自己的主子的……他们擅长御马,擅长弓箭,擅长近身搏斗……你再看后面断路的,脚步沉重,身挂腰刀,黑灯瞎火,队形也不见乱……”

    脚步沉重是因为惯常穿铠甲的缘故,所以走路会比别人重几分。

    女匪面色一变:“后面那些,更像是官兵……”

    大胡子点头:“可这明显拧着的两队人马,却一个探路一个断后,闹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匪抹了一把脸:“不急,等会子探探底。”

    于是,篝火点起来之后,女匪就喊林雨桐了,“兄弟,过来坐坐。”

    选了个中间的火堆,林雨桐坐过去,女匪也坐过去。

    “姐姐,怎么称呼啊?”林雨桐往火里添柴火。

    女匪看了看这野外搭火堆子的手艺,心里稍微放松了一分,这证明这小子是常在外面混的。她笑道:“赛牡丹。”

    赛牡丹?

    火光的照耀之下才看清楚,这女人确实是有几分艳丽之色。

    赛牡丹上下打量林雨桐:“你呢?怎么称呼?”

    “叫我青宫吧。”林雨桐报了这两个字。

    赛牡丹却看向林雨桐:“青宫?没听说过。你这可有些不实诚。”

    林雨桐摊手:“姐姐,想来你从我带的队上你就看出来了,我这边的可不是一拨人马。我也不瞒姐姐说,小弟也不是在姐姐这一片的道上混的……”

    赛牡丹皱眉:“什么意思?”

    林雨桐朝西北方指了指,吐了两个字:“凉州!”

    赛牡丹的眉头一挑:“你手下那些军汉……是从凉州来的?”

    当然不是!那是东宫护卫营。

    瞒肯定是瞒不住,毕竟军中的训练还是不一样的。再加上这又是东宫的护卫,更严苛的训练在他们身上烙下的印记,是消磨不掉的。只要稍微有点见识的人,打眼一看就看的出来。因此,总得有个说的过去的借口。刻意否认,只会叫人更怀疑。

    赛牡丹皱眉:“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在西北混的……”

    林雨桐却点头:“怎么?姐姐不信?”

    赛牡丹哈了一声:“你们这可过界了太多了。这西北的生意得多不好做,你们才跑到南边的地盘上来抢生意了……”

    “姐姐。”林雨桐扬声叫了一声:“这哪里是抢生意?这是钻了人家的套了!”她苦笑:“姐姐以为你这趟的生意,到底是冲着谁去的?”

    赛牡丹哼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咱们虽是落草为寇,但却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杀也杀的是大恶贪官,拿也拿的是不义之财……”

    “是!”林雨桐不等她说完就道,“只看兄弟们身上的衣服和身下的马匹就知道了。大家的日子不好过。江南富庶,要真是那不管黑红的,那日子可不早就流油了。再说了,有那大山头,只怕消息灵通的很,这次这样的生意,他们绝对是不敢接的。只有姐姐这样,消息闭塞,又确实是等着米下锅的才会这么被轻易的给诓骗出来。”

    赛牡丹蹭一下站起来:“青宫……”她上下又打量了林雨桐一眼,“我还是叫你青公子吧。不知道能不能把话说的更明白些?”

    “姐姐别急啊……”林雨桐就请赛牡丹重新坐下,“要是有姐姐信任的兄弟,也可以叫过来,有什么疑问就只管我,我一定知无不言……”

    赛牡丹还真是有些乱,她朝身后招手:“胡子,来一下。”

    胡子是个三十来岁的壮汉子,到了跟前,赛牡丹就在他耳边嘀咕了一番,应该是把之前两人说的话都说了一遍。

    这胡子跟着坐下,才问林雨桐:“不知道我们这次的目标是……”

    “我能说的就是……”她手朝上指了指,“那一家的事。”

    那一家?

    哪一家啊?

    赛牡丹看胡子:“啥意思?”

    胡子低声道:“天家!他说的是这次的事,牵扯到皇家的事。”

    “啊?!”赛牡丹惊叫出声,随后又赶紧捂住口,“这怎么话说的?老狗他……”

    胡子抬手,先叫赛牡丹闭嘴,才又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林雨桐低头:“详细的我不说,我想你们也不会想听……”

    当然!

    当然不想听。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胡子说:“我们只是接到消息,说是有大贪官路过。我们就是……”

    赛牡丹指了指坐在林雨桐身后另一个火堆边上的四爷和陈云鹤,抢过话头:“兄弟,这两个人我都没有叫破。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两个是你们烧船的时候,逮住的两个幸存的吧。我们也是要这么干的,逮住了人,靠着这些人在码头接收随后运到的钱财的……你也别不承认。干这种买卖的,出门怎么会带着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你姐姐我的一双招子亮着呢。他们之前可不是一个人骑马的。你们的人甚至是贴身跟着他们……”

    陈云鹤愕然了一瞬,是这样的吗?还别说,要是她这么想,好像是挺合理的。

    林雨桐轻笑一声:“姐姐慧眼。没错!就是因为这两个人,我才知道,人家叫我带路一路打着我的旗号从西北跑过来是为了什么……”

    “原来是皇家……”赛牡丹朝四爷看,“这么好看的……也就配皇家……”

    是的!是的!这话很有良心。你该说给阴伯方和阴成之听的。

    胡子将话题赶紧拉回来:“青公子是混西北道的……凉州……”他看向赛牡丹,其实对凉州,大家谁也不了解,“凉州不是又回了朝廷了……戚家……”

    “这位胡子大哥,一个人占山为王惯了,还当的了顺民吗?”林雨桐自嘲的一笑,“反正兄弟我是不行的。自己做主自由自在。咱们都明白的好处,那戚家不明白?官家的事,只靠听能有几分是真的?那布告上还总说皇上仁慈勤政爱民呢,结果呢?百姓的日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信他们?官字两张口,嘴唇一碰,全靠他们说呗。”

    赛牡丹和胡子怎么想,那没人知道。但后面听着的,像是陈云鹤,像是戚还,像是东宫的一群人,吓的心肝都颤了。

    这是太孙该说的话吗?

    一群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了。戚还几次都忍不住想开口,都被四爷给拽住了,“不敢听别听,巡查营地去!”

    戚还马上起身,扭头就走。他真怕他再听下去,会忍不住跪下了。

    没这么吓人玩的!

    胡子倒是觉得这话有道理。本来嘛,凉州人家戚家经营的挺好,如今说是太孙收复了,可谁知道这里面那些大人们打着什么主意呢。绿林里混的,常有你吃我,我吞你的事。你看那家伙示弱,谁知道背后是不是藏着刀子。

    这不过是小江湖和大江湖的差别而已。

    要真是这样,那就糟了,这是不小心卷到大事里去了。

    “那就跑吧。”赛牡丹跟林雨桐道:“兄弟,你只当没见过姐姐……”

    胡子一把拽住赛牡丹的胳膊,“大当家的!咱们能跑……可……”可寨子里的老老小小的,怎么办呢?这个人再看上去可信,但那也基于咱们这些人对人家来说可能还有些用的前提上。要真是想拍拍屁股走人,人家也不拦着。可谁知道会不会将来把罪过全推到自家身上。

    上了贼船了,就没那么轻易能下的。

    除非,他也成了掌舵的。

    胡子的话没说完,赛牡丹过了最初的慌乱之后,也冷静了下来。

    没错!入了套了,岂能那么容易叫自家跑出去。

    林雨桐这才道:“如今,掺和到这里面的,绝不止是戚家。只怕还有江南那些老爷们。不是兄弟不叫你们走……你们哪怕是走了这回去的路也不太平……别真叫人家给剿了……毕竟,他们干的可都是等同造反的勾当……而你们……这次已经成了知情者之一……越是跑,人家越是知道你们可能察觉了他们的意图……姐姐啊,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人家以前不剿灭,那是不愿意剿灭。这要是有剿灭的必要,够他们死几十回的。

    赛牡丹深吸一口气,“那你呢?你说的合作又是什么?”

    林雨桐低声道:“你们可知道太孙?”

    这自然是知道的。

    胡子皱眉:“你可别告诉我们说,这次那些人骗我们……其实要杀的是……”

    林雨桐替他补了两个字:“太孙!”

    啊?

    “真是太孙。”林雨桐对上两双惊恐的眸子,肯定的道。

    “他们要造反?可这是为什么呢?”赛牡丹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流。做土匪是做土匪,但做土匪却从来没敢想着跟整个朝廷作对。只是靠这个糊口罢了。

    林雨桐拍了拍赛牡丹,示意她别怕,这才道:“太孙要整顿江南……要查那些官老爷……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心商家……”

    不等林雨桐把话说完,赛牡丹就暴了:“这些狗东西!好容易能有个人能看得见咱这些升斗小民的难处了,他们却容不下……”

    林雨桐点头:“是啊!这些大事虽然咱管不着,但咱们既然被卷了进来了,就得从这里面挣出一条活路来。要不然,不管人家是成是败,咱们是一个死。”

    是啊!

    “你说咋办?”赛牡丹擦了一把汗,连连点头,“咱们不管龙椅上坐的是谁,但咱们得活下去。”

    “没错。”林雨桐朝两人凑了凑,“要是消息没错,咱们身后跟着的……只怕就是太孙和三皇子……他们身后还有人马……咱们先……”

    她的声音越发低了,嘀嘀咕咕的,身后的一群人就听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了。

    陈云鹤就不由的看向四爷,刚才在林子里,就他跟太孙说了一路的话。这小子到底跟太孙说什么了。

    四爷没看他,见胡子和赛牡丹走了,就起身坐到林雨桐边上:“谈好了?”

    “好了!”林雨桐奇怪的一笑,“这一次好玩了。”

    说着,就叫明凡,“拿纸笔来。”

    明凡从怀里掏出不大的小纸片,还有一根竹锥笔。

    林雨桐把笔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下,都说硬笔是从西方引进的。可其实这种类似于竹锥笔的硬笔两千年前就开始用了,它甚至还带着笔舌,看着构造,距离钢笔的距离也就一步之遥了。

    这玩意现在是写不了多少字,但携带方便。像是这种想写个小字条之类的,完全够用。

    林雨桐写了,把笔递给四爷瞧,这才掏出自己的印章,哈了两口气,在纸条上盖上印,交给明凡,“给林谅送去。他知道该怎么做。”

    以他的脚程,赶在天亮之前肯定能赶回来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天还没亮,靠在大树上打盹的吴迁就睁开眼了,他轻轻的叫了油纸帐篷里的人:“主子,醒醒。”

    林玉梧‘嗯?’了一声,声音还有些含混,“何事?”

    “林谅出了营地。”吴迁轻声道:“不知道是不是殿下那里有消息了。”

    林玉梧一下子就坐起来,“拉我出去走走。”

    林谅回来的时候,见这位主子在帐篷边用湿帕子净面呢。也是奇怪了,这用什么画的,竟是不怕水的。

    林玉梧将帕子递给吴迁,见营地除了巡逻的,别人还都没起呢,就招手:“有消息?”

    林谅把小竹筒递过去:“您看看。”

    林玉梧直接钻进帐篷,在帐篷里就着灯光将纸条上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不由的笑:“她胆儿……是真大!”

    吴迁就赶紧问:“主子,要办什么事,老奴……”

    林玉梧将纸条烧了,“这事除了你,我还真不敢交给别人来办。就你跟林谅吧。”

    “请主子吩咐。”吴迁探头看了看,见林谅在外面守着,没人靠近,他才重新靠过来。

    林玉梧就低声吩咐了两句,吴迁的像是受了惊吓一般:“主子……”

    “去吧!”林玉梧呵呵的笑:“从来不知道事情还能这么办!有意思!有意思!”

    吴迁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的时候腿都有些软。等看到林谅的时候,他目光有些复杂,问了一句:“殿下一直都这样?”

    林谅闭嘴不言,只微微笑了笑。

    吴迁看了帐篷一眼,心里叹气:两人的差别如此之大……这将来……

    林玉梧不管吴迁怎么想,他这会子兴致盎然,轻轻的拍了拍手,就有个声音道:“主子,我一直在。”林雨桐‘嗯’了一声:“去找几样东西来……送到哪里你应该知道……”

    夏日的午时,林子里又湿又热。

    赛牡丹有些焦躁:“兄弟,是不是消息错了。”

    “错不了。”林雨桐一脸的笃定,“快了!按照脚程算,应该是不远了。”

    赛牡丹跺脚,指了指路边的一处刚搭建起来的草棚子,“你确定这地方能叫人家皇子太孙在这里……”

    林雨桐点头:“错不了的!去吧。”

    赛牡丹咬牙,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扭着身子过去了。

    大胡子把编好的席子铺在草棚下面的草地上,边上的火堆上,铁锅里咕嘟嘟的冒着热气,细细的闻一闻,还有一股子茶叶的清香。

    赛牡丹过来,重新把粗瓷茶碗摆出来,又看了看另一边用草盖起来的酒坛子,就问大胡子,“你说,咱怎么就没听过青宫这个名号呢。这手段可以啊。半晚上的时间……你看这又是锅碗又是酒的……”锅碗好找,往周边的村子里寻寻,总能找来。可这酒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而且还是做了手脚的酒。”

    酒坛子上是有泥封的。酒壶里可以下药,但这整坛子的酒怎么下药?

    大胡子低声道:“所以啊,咱们自己也多留个心眼的好。”

    赛牡丹‘嗯’了一声,朝北边不停的看,“到底还有多远啊?”

    “总说不远不远,不远是多远?”林平康都快渴死了。

    从早上到现在,别说吃了,就是喝都没喝一口呢。

    蒙放不言语,只是不时的看林谅一眼。今儿的事,有点奇怪。

    早上起来,突然就发现,连干净的水源都找不到了。河边漂着死鱼,死了多久不知道,反正是在水里泡着的。鱼是咋死的?其实很可能是天气的原因造成的。他看了,没|毒。结果三皇子不喝,水烧熟了都不喝。说有股子味道。

    好吧!不喝也没关系。往前找一找,肯定还能找到水源的。

    结果往前走着走着,三皇子更不敢随意的喝水了。

    为什么呢?

    因为看见了飘在水上的烧焦了的船体的残骸了。

    端着井水过去,人家不喝,非说有|毒。

    其实哪里是有毒嘛,明明就是昨儿那一场大雨,水里有些泥腥味而已。这位殿下不光不自己喝,还下令了,也不许下面的人喝。

    这大热天的赶路,都到了午时了,谁不渴?

    他也是口干舌燥的,一句话都不想说,这会子见问的急了,就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快了!前面不是林子吗?咱们去歇歇,找不到水,野果子也是可以的。您再忍忍。”

    这算是望梅止渴了。

    野果子酸涩啊,一想起那个味道,口水就分泌了出来。

    结果还没到林子跟前呢,就闻到一股子茶香。

    蒙放抬起手,跟副官嘀咕:“戒备!情况不对!”

    这肯定是不对!

    哪里有这么巧的事,自家这边渴的要死要活的,这荒郊野外的就有卖茶的了。

    林玉康就问蒙放:“难道有人还要劫杀咱们?”

    这情况也不对!

    除非太孙也弃舟登岸了。

    林玉梧就看了林谅一眼,林谅轻咳一声,“要不,小的先去看看。”

    蒙放就看林谅,见林谅眼里别有深意,他就点了点头:“那你去吧。”

    他就那么看着林谅催马过去,然后朝这边招手,这是叫他们过去的意思。

    蒙放眯眼,这指定就是太孙的安排了。

    意识到这一点,心里一下子就放下了,证明殿下昨晚是顺利脱险了。

    他不动声色的问三皇子:“……您看呢?前面也只这一条路,不管怎么样,都是得往前走的。”

    林平康咬牙:“那就走!”

    一路走的缓慢,小心翼翼的,到了跟前,就看见林谅正在拍一坛酒的泥封,然后端起来就喝了。

    有不少人就跟着咽口水,越看越渴。

    林平康小心的很,问蒙放:“这亭子没问题?”

    没问题才见鬼了!

    亭子上面的树叶才打蔫了,肯定是新搭建的。亭子里一对夫妻,见了这么多人也没多少畏惧之色。亭子周围的草地,连个踩踏的痕迹都没有。

    可蒙放却不能这么说,只道:“出来的讨生活的……这种茶寮子官家不收税的……”

    林平康‘哦’了一声,还不说喝,只看着林谅,看他啥时候‘毒’发身亡。

    蒙放就说:“酒是带着泥封的。要不您喝那个吧。”

    没听过喝酒解渴的。

    林平康打发随从:“要一碗茶你先喝了。”

    一行人下马,坐在阴凉的地方。林谅抱着酒坛子找蒙放,低声道:“殿下有话……请蒙将军跟咱们演一出戏……”

    那太孙肯定在附近。

    蒙放就道:“酒里有问题?”

    林谅微微摇头:“将军的酒里没问题。至于其他人……您知道的,禁卫军鱼龙混杂,戏得做真了……”

    蒙放呲牙,太孙这行事,根本就看不明白嘛。

    心里嘀咕了一句,但还是招呼他的人,“解渴了就行。别贪杯啊!”

    他自己抱着坛子喝,却想不明白这密封起来的坛子怎么下药。

    林谅在其中转悠着,凡是那是坛子边不沾唇的,就得想办法接过坛子给重新下药了。

    赛牡丹看着这些军汉三五个一坛子的酒你一口我一口的,就有些傻眼:这就上当了?

    等那位坐在树荫下,周围围着一圈人的贵人,把碗里的茶都喝了,然后身子往后软软的倒下了。这些醉汉们晃晃悠悠陆续往下倒,又不少人喊了一声:“中计……”

    蒙放和林谅对视了一眼,不早不晚的跟着也倒下去了。

    不大工夫,他们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姐姐,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

    那个茶寮子老板娘娇笑连连:“信!信!怎么不信?可这里面哪个是太孙?是那个排场大的那个吗?年纪不对啊!”

    林雨桐就指着倒在地上的林玉梧:“那个……那个就是太孙……”

    林玉梧:“……”她其实真没骗人。她指的这个,的的确确就是太孙。

    “他就是太孙?”赛牡丹哎呦了一声:“那呆一会抬的时候,咱们可轻着点。”

    边上围观的人,像是戚还和陈云鹤,此时才有些恍然。

    赛牡丹以为是她演戏骗了这么多人入套了,却不知她一早就进了人家的套了。太孙根本就是找了自家人来,合伙演了一出戏,把她反手给套的牢牢的。

    蒙放被江蓠扛着走,他闭着眼睛问江蓠:“殿下唱了这么一出金蝉脱壳。接下来呢?接下来怎么办?”

    江蓠左右看看:“你问我?我问谁去!”

    “那我们就一直这么晕着?”蒙放问。

    “自然不会。”跟上来的林雨桐追到江蓠的边上,低声跟蒙放解释:“等会儿,会叫三皇子‘中毒’。你们不配合,三皇子就没解药……”

    蒙放就问:“可三皇子叫破了殿下的身份怎么办……”

    “告诉三皇子……毒是我给他下的。”林雨桐冷笑,“他要是不配合,那我就只能英年早逝了。”

    蒙放就闭嘴了。三皇子当然不敢不配合,他知道,太孙肯定敢下手的。这种情况下死了也是白死了,太孙能一把把罪名推到这些匪类身上。

    如今两队人马合并,这一股土匪想怎么灭就能怎么灭。太孙根本不怕土匪知道他的身份,不过是想接着土匪的身份行事罢了。

    “他简直无耻!”林平康一醒来就接到这样一个消息,不由的压低声音咒骂了一声。“忠孝节义,礼义廉耻,学到狗肚子去了……”

    “我在北康长大。”林雨桐走过去,推开蒙放,接着道:“所以,我只知道弱肉强食,只知道强者为尊。别跟我提那一套礼义廉耻,你弃我而去图谋的是什么,真当我不知道,那烧船的有没有你一份,现在还不好说……”

    “你胡说八道!”林平康的脸这下真白了。没错,两艘船接连出事,而自己在之前又下船,他这么想原本也是没错的。

    心里掂量了一遍,才又叹了一口气,说到底,不过是一报还一报,也怨不得旁人。

    不就是配合吗?

    “知道了!”他说,“我配合!”

    可就算是我配合了,你这出戏又打算怎么往下唱呢。

    林雨桐笑了一下:“配合就好!配合了……我保证叫三叔平安回去之后,还能赚一亲王的爵位回来。”

    一棒子给一甜枣?

    林平康翻身,朝另一个方向躺着去了。懒的理这活阎王!

    林雨桐也不计较,转身就走。到了赛牡丹跟前,扬了扬下巴:“成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成了?”赛牡丹长吁一口气,随即又不可置信的问:“真成了?”

    “真成了!”林雨桐就笑:“不光成了,太孙还把禁卫军给咱们。”说着就吆喝蒙放:“那个大个子的什么将军……你过来一下……”

    大个子的什么将军?

    蒙放只得接受这个称呼走过去,黑着脸:“有事?”

    “有!”林雨桐就说:“叫你的人集合……咱们把后面追来的那一拨人吞进来……然后你带着咱们这些人马……昼伏夜出,继续南行……”

    扮成土匪带着一群真土匪南下,“然后呢?”

    林雨桐从怀里掏出厚厚的一叠名单递过去:“这上面的人……一个不漏的都给我带出来……记住,别惊动了官府……”

    不惊动官府,那就得悄悄的,不能叫人知道。

    可这不就是绑架吗?

    他愕然的看向林雨桐:“……太……”

    “太什么太……”林雨桐警告的瞪了他一眼,“太多了,还是嫌弃咱们的手段太不光彩了?”

    不敢!

    林雨桐哼笑,“你们不是什么禁军……记住了……你们只是土匪……土匪绑票不是很正常吗?”

    赛牡丹跟着点头:“那可都是贪官……绑了又怎么了?咱们本来就是土匪嘛!你们现在也是咱们的人!大兄弟,要是心里过不去只往姐姐身上推就是了!”

    是啊!绑人的又不是太孙,有什么关系。

    他心里为江南那一伙子觉得能飞天遁地的大人们默哀:一个个的这些年抖的都不知道是谁了。还找土匪一路追杀太孙呢!是!这是他们的老把戏了!以前派到江南查账的官员半路上被土匪劫杀了多少了?最后不过一句意外了事,谁拿他们也没办法。玩了这么多年的把戏了,这次玩脱了吧。

    跟这么个太孙对上,看他玩不死你们。

    蒙放闭了闭眼睛:爹啊!蒙家的脸这次要被我丢尽了,堂堂皇城禁卫,愣是干起了绑票的勾当!这叫儿子上哪说理去……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65章 鸾凤来仪(19))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