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67章 鸾凤来仪(21)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67章 鸾凤来仪(21)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8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67章 鸾凤来仪(21))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21)

    伏牛先生看着林雨桐但笑不语。

    林雨桐放下手里的茶杯:“老先生, 你心里藏着恨与恶,也正试图用你的恨与恶,勾起我的贪与欲。不要徒劳了, 回去歇着吧。能捡回一条命就好好的活着吧。”说着就又笑:“闻大道煌煌可正气, 沐幽兰谦谦以清心。先生若是有煌煌大道,梧……随时欢迎先生。”

    伏牛先生轻笑一声:“殿下如今所为, 也是煌煌正道?”

    “正对立于邪。”林雨桐特别坦然, “彼为邪, 我即正。只是手段不同而已。”

    伏牛先生勾起一抹奇怪的笑,然后慢慢起身,对着林雨桐行礼,“谨……受教!”

    等人走了,林雨桐脸上的笑意才收了。她叫了添福, “打发人, 把他给我看住了。这个人不能放,之后给我完好无损的带回京城。”

    添福应了一声是, 有些欲言又止。

    林雨桐就看他:“有什么话就直说,又不是外人。很不必战战兢兢。”

    “不是不敢直言。”添福皱眉, “是奴不能确定……要是大总管在就好了。”

    这大总管, 说的是林厚志。

    也是!

    既然这伏牛先生见过宣平帝, 估摸也是看见过太子的。那么这些身边伺候的老仆, 见过这个人也不奇怪。

    她就问:“知道什么只管说就是了, 确定不确定的,回了京城再打听便是。”

    添福给林雨桐端了一碗银耳羹, 在林雨桐要说话之前又赶紧道:“已经给偏厅的阴公子等人送去了。”

    林雨桐这才端起来小口的吃着,那边添福就坐在杌子上,说起了他记得不多的一些往事,“那时候奴年纪还小……带着公主殿下玩……那时候公主殿下淘气,满皇宫的乱跑。奴记得那该是□□月的时候,园子里的桂花开了。太子殿下带着阴家的公子在桂树下不知道说什么,公主殿下就悄悄的,不叫奴婢们跟着,她要跑过去故意吓唬太子殿下。我们都藏在假山山洞里,正想着劝公主不要闹呢。公主腿脚利索,转眼就跑出去了,可这一出去,立马就哭了,原来一闪神的工夫,太子殿下和阴公子都不见踪影了。公主哭闹,不肯罢休。奴就说叫殿下等着,奴去找去。结果远远的瞧见太子殿下和阴公子去了御花园的湖心亭方向,奴正要过去请太子殿下回去哄哄公主呢,就瞧见圣上带着两个人从园子的另一头走过去。奴正想着要朝哪边避开,结果一扭头,就不见刚才还在亭子里的太子殿下和阴公子了。湖心亭殿下您知道吗?只有一条栈桥可通过去,没见出来,怎么就不见了呢?肯定是藏了啊。可这为什么要藏呢?连太子殿下都藏了,奴又怎敢乱跑?当即就躲在花丛里了。奴记得,圣上带着的两个人,一个是阴太师,另一个跟阴太师年纪相仿。虽然不如阴太师那般仿若谪仙下凡,但也姿容俊美,仪表堂堂,阴太师一身白衣飘飘,那位大人青衫长袍,也如青竹一杆。奴当时心里还不由的有些钦慕。当时,奴听到圣上称呼那位大人为‘yun之’,后来阴大人好似跟这位大人吵起来了,直呼其名又好似叫冉耕,奴猜测,‘yun之’该为‘耘之’……”他伸手在桌子上写了个‘耘’字。

    林雨桐点头,这么猜测是有道理的。古人取名取字,那都是有讲究的。比如颜回,字子渊。说文解字上,渊,回水也。回,渊水也。这是名和字是一个意思。再比如端木赐,字子贡。赐是以上对下,贡是以下对上。这是名和字意思相反。以此类推,反推这位伏牛先生。要是名字叫‘耕’,字为‘耘’,那就说的通了。如今再返回去想‘伏牛’这个像是‘号’的东西,也就说的通了,这几个字都有农垦之义在里面。

    这么联想和解释,是有依据的。

    她赞同的点头,“当时阴太师跟这位冉耕吵什么呢?听见了吗?”

    添福摇头:“听不太清楚……只阴大人当时特别愤怒,声音大了一些,奴听到了几句……这么些年能记住的也是因为当时阴大人骂那位大人的时候说了一句‘你他娘的真敢说……一千万两白银……国库掏干净都拿不住这么多出来……’,阴太师……谪仙一般的人物,气的骂娘了,而且又是‘一千万两白银’又是‘掏空国库’,奴哪里听到过这些东西,一千两白银奴都不敢想,结果他们说的是一千万两……然后奴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国库里的银子也没有一千万两……所以这件事奴记得特备深……而且两人吵吵起来之后,圣上先拂袖而去了……可奇怪就奇怪在,圣上走了,这二位也不吵了……两人看起来又极其亲密的站在一起……离的远,奴也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当时阴太师拍了拍那位冉大人的肩膀,似有安慰之意。奴心里当时就想,这两位大人大概都不愿意花钱吧。这应该是在圣人面前做戏了。还想着,这一千万两是不是俩大人提前就商量好的,说出来就是为了打消圣人的某种想法的……奴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在主子面前,也不一定非得一味的实诚……”

    说到这里,添福就顿住了,“奴该死!”

    林雨桐摆手,不由的露出几分笑意:“无碍!只管继续说吧。”

    添福有些不好意思,“……然后两位大人就原路返回,奴躲着不敢对着两位大人的正面看,怕被发现。只敢在他们走过去之后,抬头瞧了瞧。奴记得清清楚楚,那位冉大人的耳朵背后长了一个拴马桩,奴还没见过耳后长拴马桩的,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林雨桐就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了。

    副耳又叫赘耳,俗称拴马桩。这种玩意一般长在耳朵前面、上面和下面这些位置。耳后长这个,确实是罕见的很。

    她就问:“你是说,你在这位伏牛先生的耳朵后面,也看到了拴马桩。”

    添福叹气:“看见了拴马桩……可是,从外貌上看,实在是找不到当日那位冉大人的影子……因此,奴不敢确定,此人是不是当年那位。不过……就是阴太师,也变了不少。当年的阴太师就是如今阴公子的样子……这才多少年……阴太师发须皆白……”

    林雨桐就有些怅然,“我知道了……你叫佟太医去给这位老先生瞧瞧……平日里也多照看几分,别叫人怠慢了。”

    添福‘嗳’了一声,“殿下仁慈。”

    林雨桐端起已经凉了的莲子羹,“要是还有,给他也送一碗吧。”

    添福笑着应是,转身要走的时候,林雨桐突然问:“那我父亲和阴公子……当时到底藏哪里了,你看见了吗?”

    “没看见。”添福摇头,“没等到太子殿下现身,奴就赶紧走了……不过后来太子又病了一场,说是受凉了。所以……所以老奴猜……应该是躲水里去了……”

    “哦!”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迷茫,然后对添福摆摆手,“去忙吧。”

    得空了,林雨桐就问四爷:“可听过冉耕这个人。”

    四爷愣了一下,随即就有些恍然“……见过一副画,署名为‘丑牢’,挂在书房的密室里……”

    那就是了!

    牛为‘丑’,又称为‘大牢’‘牛牢’,这丑牢,必是这位冉耕无疑了。

    林雨桐还想着,是不是该找这位冉耕再聊聊的时候,陆陆续续的,就有各小队的人带着他们的‘猎物’回来了。

    而林雨桐把东宫的护卫营全都给林玉梧留下:“……人先关着,钱到了,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钱不到,一天一碗凉水,一个菜馒头,饿着。”

    这可比动大刑叫人难受。

    林玉梧点头:“多少百姓,一日连个菜馒头都没有。放心吧,配合的还有菜馒头吃,不配合的,一天一碗米汤……不饿死就行……”

    这些人哪里扛的住这个。

    都是些舍财不舍命的主儿。

    林雨桐把戚还和江蓠叫来,嘱咐两人一番,别的都不要紧,但就一样,必须保证所有人的绝对安全。

    戚还没想到林雨桐会把他留下,就急忙问道:“殿下,臣还是跟着殿下吧……”

    林雨桐没避开江蓠,跟戚还直言道:“这些银子,你得从手里过一遍。过了手之后,不会在这地方长存着,数目差不多了,有人来运,你跟船押运,直接往凉州公主府交给长宁公主。”

    戚还吓了一跳:“殿下……”

    林雨桐抬手制止他说话,“别怕!我会预留出一部分运回京城……其他的银子现在不宜进京,你可明白?”

    “是!”戚还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臣一定将银子运回去,您放心。这银子在凉州,臣敢拿脑袋担保,不会损耗一分……”

    “你也不用紧张。”林雨桐的声音低下来,又扭头叮嘱江蓠:“我会带着三皇子一道走,留下的就都是自己人。为了确保安全。放银子的地方跟人得分开来。这个,到时候会有人拿着我的印信出面的。你现在不要多问。唯一防着的,就是禁卫军了。这些带了人回来的禁卫军,回来一个,你留下一个。用他们逐渐把东宫护卫替换下来去守银子,懂了吗?”

    江蓠郑重应下:“殿下……不知大概有多少银子?”

    林雨桐摇头:“我现在也说不好。估算只是估算……”

    两江总督府,设立在金陵。所以,林雨桐这次轻装简行的目的地,就是金陵。

    上了一艘不起眼的小客船,随行的也就是四爷和陈云鹤了。当然了,还有三皇子。

    不过林平康属于乖觉的一类,他以为自己真中了毒了,整个人很焦虑。处处摆出一副配合的姿态。

    去哪,干什么,目的又是什么,他是统统都不过问的。

    林雨桐叫人商量事情,他也从来都不往跟前凑。一路上都在船舱里闷着。不过林雨桐到底是没那么过分,吃饭赏景,一般都会请他一起。

    到底是皇家出来的人,心里恨得恨不能生吃了林雨桐,但面上就跟啥事也没发生一样。一块吃喝一块说笑,猛地一瞧,叔侄俩还挺好。

    这一路走的不急,大有悠哉游哉之势。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几乎是没有跟四爷单独在一起的机会。陈云鹤跟的太紧,倒也不是人家不长眼色,主要是这家伙害怕。一到了码头,他就约束随从,不叫随从随便下船,也坚决不跟任何人接触,这是怕走漏了消息之后,自己会怀疑到他身上。

    她是不急,但江南一路,却彻底乱了。

    苏北泉州汤县,这一日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夏日的江南,也就是天不亮的时候,有些凉爽的气息。

    今儿钱通起的早,心里有事也睡不着。早早的起了,叫家里的老仆赶着牛车,把他送到城门口。他这才从车上下来,打发老仆回去了。

    老仆把车上的包递过来:“老爷,晌午饭。”

    钱通接过来,摆摆手,打发老仆走了。抱着小包,就坐在城门口的石墩上,等着开城门呢。边上已经等了不少百姓了,有些可能是进城做工,有些提着瓜果菜蔬,怕是要进城把东西给卖了。

    这种情形他每天早上都会碰上。

    快到了开城门的时候了,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推推搡搡的。此时他的优越感就不由的升起来了。虽然在县衙里混的不甚如意,可这在外面,还是有些特权的。腰牌往腰上一挂,没人跟他挤。另外,就是进县城的时候,不用掏进城的费用。

    这县衙这些年来都是这样,进城一个门,出城一个门。

    凡是进城的,进去一次得缴纳两文钱。

    这叫一直在禁卫军中当差的赵少武特别惊讶,他指了指前面的那个清癯的老者,“他怎么不交钱。”

    城门官立马就道:“不进就滚!娘的!那是咱们县衙的钱师爷。你是哪来的?要么滚蛋,要么就给老子乖乖的掏钱。”

    黑牛一把拉住赵少武,对那城门官点头哈腰,然后塞了十几文过去,“军爷,军爷,我这兄弟没见过世面,您别见怪。”

    一共进去三个人,交给十五六文,城门官的面色好看些了,“进去吧。不要惹是生非。”

    跟在最后瘦小的三子连连点头:“不敢!不敢!”

    两人拉扯着赵少武进了城门,黑牛马上道:“我的赵……老弟啊!这里不是京城。不兴京城的那一套。到了这地界,就得按照这地界的规矩来。”

    钱通正在掸裤腿上不小心蹭上的土,就听见这么一句。

    京城来的吗?

    他扭头看过去,黑脸犯倔的看起来不像是泥腿子出身,身上的衣服虽不打眼,但也是细棉布的。站在人群里昂首挺立,跟周围的人比起来,很有些鹤立鸡群。他身边的那两人不知道是什么身份,跟他是什么关系。一个壮如牛,一个瘦如猴。三个人站在一起吧,说主仆不像是主仆,说朋友也不像是朋友,至于说亲眷,那就更不像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这么一个组合,站在一起叫人看着特别奇怪。

    他就主动搭话:“京城来的?”

    黑牛点头:“一个远亲的朋友,第一次到咱这地方,不习惯……不习惯……”

    说这话,就拉着另外两人走了,看那个方向,应该是骡市。

    萍水相逢,他也没太往心里去。衙门里还忙着呢,他得赶紧些。

    在县里做了二十年的刑名师爷了,说起来也是心酸,愣是在县城的内城里连个小院子也置办不起。家安在了城外,进进出出就很不方便。

    他这样的,在县城里是头一份。

    老婆在家也骂了,骂他没出息,人家都有钱怎么就自家穷成这样了。到了儿子娶媳妇闺女出嫁的时候了,家里连一份像样的聘礼和嫁妆都置办不起。

    可是怎么办呢?

    要赚钱也容易,可那钱能拿吗?

    王员外爱妾的小舅子想占寡妇的便宜逼死了人命,留下孤儿可怜无依。结果这小舅子被押来了之后,父母大人收了人家五百两银子,假装打了四十杖了事。他这个刑名师爷,县太爷给了五两银子封口,可这银子自己拿着烫手,悄悄的给那孩子送去了,省着用,总能熬到十三四岁的时候,好歹能自力更生了,是吧?这事都不敢叫家里的婆娘知道。每年这样的事不知道要多少。光是县太爷分润下来的钱,说实话,二十年攒下来,怎么也够买房置地了。可就是干不来这些事能咋办。

    早早的到了县衙,跟杂役一起,把县衙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

    要不是一直这么卑谦,这份差事只怕早保不住了。

    直到快到晌午的时候,县衙才热闹起来了。捕头上差了,县丞王大人也来了。各部的典吏也都到了。

    这个说春风楼的俏娘的腰身有多软,那个说倚翠楼的绿玉姑娘一双玉足有多小。

    好茶泡上,这就是县衙一天的开始。

    两盏茶吃完,就又散了。彼此搭伴,去酒楼吃饭。他们是从来不缺饭局的。没有饭局,彼此也要攒个饭局的。

    平日里钱通是不去的,也没人邀他。今儿王县丞就请了,“走吧……钱师爷,这点面子都不卖?”

    不敢!

    县丞也是上司,怎敢轻易得罪。

    王县丞很会做人,请的人不止他一个,几个师爷和典吏都请到了。圆圆满满的,能坐两桌。一到桌子上,人家王县丞又叫酒楼给衙门里的捕头们送菜送酒,谁也不得罪。

    钱通知道这次为什么要请他,不外乎是王县丞家想买城东的水田,可这些水田原本都是有主的。一共牵扯到二十七户人家。强买强卖,闹出了两桩人命官司了。

    今儿酒桌上一坐,大家就都有默契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王县丞亲自把酒端在他面前,这杯酒喝下去,可就是应了。

    可不应,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装糊涂的把酒喝了,只道:“还正准备跟王大人告假呢。学生岳母年迈,恐……学生准备带拙荆回乡探望……不知请月旬的假可否?”

    不掺和,不惹事上身。干脆躲吧!

    王县丞哈哈就笑:“准准准!”

    从酒桌上下来,他就回县衙,收拾东西。他打算多拖一段时间。

    谁知道东西还没收拾明白呢,外面就有人急匆匆的跑进来了,找刘捕头,“……快……快……王大人……王大人……王大人不见了……”

    不见了?

    好端端的人,怎么会不见了?

    县令张大人这才到衙门,叫了王县丞的随从细问。

    原来午宴散了,王县丞就被齐三贵齐员外请去了,两人准备去城外的明月山庄。两人分坐两辆马车,王县丞的马车在前,齐员外的马车在后,齐家的马夫跟着前面的马车走,结果走错了路,觉得不对,着急的往前赶了赶,就见马车上不见马夫,这才唬了一跳,跟齐员外说了一声,停下马车,把王县丞的马车给拦住了,可结果呢,马夫和随从都被打晕了塞在马车里,王大人去不知所踪了。

    这么一个大活人,在官道上,在齐员外的眼皮底下,不见了。

    张县尊都麻爪了,叫人请李县尉,又叫捕头和典吏刑名师爷,商量商量吧,这案子咋破。

    孙典吏年纪大了,早不怎么到衙门了,不爱管那些乌七八糟的事。这次倒是来了,就坐在钱通的上首,说啥啊?这事叫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些被强迫卖田的农户。可这话他们能说吗?

    这个一嘴那个一嘴的,刘捕头已经吆喝着要去抓人了,结果去请李县尉的杂役回来了,“……没找见李县尉……”

    这是怎么话说的?

    杂役就说:“……昨晚李县尉在倚翠楼……早上从倚翠楼也出来了……可就是出了倚翠楼之后就不知道去哪了……李夫人都急了,叫人正满城的找呢……”

    可就是大半天过去了,没找见人。

    厅里坐着的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不会吧。王县丞被人绑了,难道李县尉也出事了?

    这边还没理出一个头绪呢,曹教谕的儿子来了,报失踪的,“……家父早上去城南吃云家汤包……如今都没回来……他老人家是带着两个仆从去的……仆从刚回来了,说是被人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只有他们俩……家父却不见了踪影……”

    钱通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这绝对不是一般寻仇的绑架案,这是要出大事了。

    张县令哪还有心思查这事,只交代刘捕头一声,然后叫孙典吏和钱师爷,“写……呈报……”

    他迅速的回了后衙,这几天坚决不出去。这事儿好像不对。

    钱通出门买了俩烧饼一碗汤,在衙门对面的街上先垫吧点。今晚上是回不去了。回县衙的时候,又看到今早在城门处碰见的三个男子了。他也没心情关注,看了一眼,就迅速的回班房了。这呈报该怎么写,还不知道呢。

    外面这三个,可不正是赵少武、黑牛和三子三人。

    赵少武能气死,他们的任务单子只有两人,是两县的县令。可黑牛和三子倒是好,茶馆里喝了一碗茶出来,就恨不能把这汤县的所有官吏给宰了。

    说好的三个人分头打探消息,结果这两人捆了三个了。蒙汗药喂下去,麻袋里一装,背出去往城外一处破败的寺庙里的枯井里一扔,就回来了。

    “这么多人,怎么带?”赵少武气道,“回去的时候还有滨县要去呢。”

    黑牛说的特别轻松,“留一个人看着,有两个人绑人就够了。”

    娘的!

    这回去船上都塞不下。

    “那要不呢?”三子摊手,“绑了还能放回去?赵大哥啊,别看这些小官,一个个的富得流油……”

    可殿下要的大贪,换了大的,将来自有新来的管下面这些小官小吏。

    如现在这样,不管大小都往兜里扒拉,下面还不得乱了。

    黑牛就耻笑:“兄弟,你在京城,你是不知道下面的苦啊。别觉得没有当官的,咱老百姓的日子就没法过了。错了,兄弟,没这些玩意,咱的日子过的还要更好呢。衙门那门槛高,进个城门都得两文,进个县衙,别管啥事,先拿两钱银子给门子再说。你说咱小老百姓的,有几个去衙门的……”

    这话叫赵少武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之前对太孙的做法还有些不理解,但现在……真的!有一种这些东西就该千刀万剐的感觉。

    这会子张县令缩在县衙不出来了。

    想混进去可不容易。

    三子挠头:“这可咋办?”

    赵少武就笑:“一起出来办差的,你们哥俩都办了三个了,这个就留给兄弟我吧。”

    黑牛眼睛一亮,“有办法?”

    赵少武笑了一声,转身去了成衣铺子,换了一身富贵公子哥的行头。然后掏出怀里的拜帖,这是自家舅舅给的。这位张大人的姐夫,是自家舅舅的同年。每年,这张大人都不少给舅舅家送礼,当然了,官阶相差大,这位属于巴结舅舅的。

    他把三子打发去雇马车去了,身边只带着黑牛。三子长的太猥琐,不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反倒是黑牛,壮实的很,像是家丁护院。

    到了县衙递了拜帖,门子只看这气度和衣衫就不敢得罪。再加上人家出手大方,扔过来就是一两。麻溜的跑到后衙去了。

    张百寿正跟老婆念叨呢:“看到家里的孩子,千万不能出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豪强,这次的事还不定怎么了结呢?

    结果门子就把帖子送进来了。

    张百寿第一个感觉就是糟了,该不是京城里来的贵人也遭遇了意外吧?真要是这样,可真就要了老命了。

    他不敢出门,只叫人请了赵少武进来。

    张百寿表示歉意:“……县城里最近不太平……贤侄……”

    “这我知道。”赵少武低声道:“舅舅奉命下来办案,请了几位大人过去……不过张大人交情不一样,舅舅叫我过来请……说是有事相商……”

    张百寿头上的汗就下来了,“怪不得!怪不得呢!”他擦了一把汗,“贤侄可知要查什么案子……”

    赵少武就笑:“舅舅在家常夸您,又叫晚辈这么登门了,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对啊!

    看来礼也没白送,不管查什么,能把自己摘出来最好不过了。

    “咱这就走吧。”张百寿赶紧起身,“已经失礼了。”

    说着,就起身,又从抽屉里取了一个匣子塞到怀里,想了想,又取了一个荷包,硬是塞给赵少武,“拿着,见面礼该给的,要不然可就失礼了……”

    荷包轻飘飘的,里面塞的肯定是银票。

    赵少武心道:拿着吧,回去太孙还得另外再赏两倍。这事划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等赵少武面无异色的收了钱,这位的心就彻底的放下了。

    为了不叫消息走漏,县令大人只带了一个随从。

    出了门,三子架着马车,在门口等着呢。

    钱通出了班房,手里拿着呈文,追了出来。看到一天中曾两次遇到的三人,他愣了一下。心里暗暗警醒,这三人都改了一次行头,肯定事有不对。

    他把呈文递给正要上马车的张县令,想提醒一下。结果张县令一把把呈文给撕了,“钱师爷,你早点回去吧。这东西就不要写了。”

    怎么就改主意了?

    他这一闪神,张县令已经上了马车。他才要出声提醒,胳膊就被那贵公子打扮的男子给抓住了,对方摊开手掌,他就看见一面金黄的牌子,上面只有两个字——禁卫!

    他倒吸一口气,赶紧伸手捂住嘴,然后摇摇头,保证这事他绝对不会说出去。

    然后就睁着眼看着这马车远去了。

    赵少武和张百寿在马车上,三子和黑牛坐在车辕上,一人一边,那县令的随从,只能在后面跑着。

    马车在城内走的慢,那随从还能跟上。有他跟着,出城的时候连盘查都没有。赵少武一直跟张百寿说京城里的事。比如吹嘘他跟着蒙将军去北康迎接太孙的事。如今太孙的事没有哪个当官的不关注。未来的主子啊。跟这位主子套上关系,那前途还用愁吗?

    注意力这么一分散,等发现马车跑起来,把他的随从甩的远远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面色一白:“你……你不是……你是赵家的小公子……”

    “我是啊!”赵少武轻声道:“我也是奉命来请人的……”

    “奉……奉……奉命?”张百寿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奉了谁的命?”

    赵少武一个手刀过去,“到了你就知道了。”

    钱通是吓的心肝儿噗通噗通的跳,回到班房里,浑身都汗湿了。

    孙典吏就问:“怎么?呈文不行?”

    钱通摇头:“大人出门了……说……呈文不用写了……”

    孙典吏面色一变:“带了多少人啊?”

    钱通竖了一根手指,“一个。”

    “坏了!”孙典吏起身,“不行,得……”

    钱通赶紧拉住:“已经无人可以禀报了。”能当家的都没了。

    可这丢失了主官,他们下面这些人也是要吃挂劳的。孙典吏坐下:“等……等消息……”

    结果那随从一个人回来,县令大人跟丢了。

    完了!这次真完了。

    孙典吏叫上刘捕头,“走吧!咱们去府城一趟。这事光是呈文已经不行了。”

    两人连夜到了府城,可泉州也正乱着呢。

    从知府、知州、同知、到通判,一夜之间,都没了。

    只知道几位大人去赴宴了,说是京里来了一位大人物,结果这一去可好,雅间里只剩下残羹剩饭,人却不见了踪影。谁都没见他们出来,可人就是这么消失了。

    孙典吏到了知府衙门,就看到一副乱象。找了门子叫给知府大人递话,“咱们县几位大人都失踪了,请千万通融,帮咱们通报一声……这可不是小事……”

    那门子就指了指大门外的几辆马车:“你们丢了大人?呵呵!他们连捕头和典吏都丢了,来的是师爷。还通报呢?给谁通报?你们丢了你们大人,我们还丢了我们大人呢?去去去!忙着呢,我们这正准备去巡抚衙门呢……”

    啊?

    “都丢了!”张文华为江北巡抚,此时看着一大摞的呈文,还有络绎不绝的往进来送的呈文,整个人都懵了,“怎么会都丢了呢?”

    正愣神呢,外面匆匆来报:“抚台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本官知道不好了!”张抚台气道,“说,又是谁丢了?”

    “不是谁丢了……”来人喘着粗气:“是来了……来了……太孙殿下……来了……”

    太孙?来了!

    张文华面色一变:这怎么该丢的不丢,不该丢的全丢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67章 鸾凤来仪(21))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