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68章 鸾凤来仪(22)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68章 鸾凤来仪(22)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8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68章 鸾凤来仪(22))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22)

    “太孙到哪了?”张文华急忙问了一声。

    属官喘着粗气, “回大人的话,人已经在码头了。总督大人已经去迎了,打发人快马来报, 传大人立马去码头……”

    张文华立马就招手, 自有下人捧着官服过来更衣。@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他一边伸着胳膊由着下人给穿衣服,一边又叫属官们:“先把呈文全都送往提刑按察司衙门, 着提刑按察司办理。另, 告诉周大人……就说昨儿送来的饺子不好, 破皮了。”

    这属官‘嗯?’了一声,然后才愣愣的应了一声:“是!”

    不提张文华急匆匆的往外走,就说也接到消息已经到了衙门口就要上马的提刑周大人,听了巡抚张文华叫捎来的话,愣了一下, 就面色急变。

    师爷就问:“大人, 怎么了?”

    周川东低声道:“饺子皮破了……还不明白吗?那事它……露馅了!”

    顿时,师爷头上头大的汗珠子就下来了, “这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周川东强笑道:“人又不是咱们找的?跟咱们什么相干?”

    师爷点头:“那是!那是!”

    看着自家大人带人催马走远了,师爷腿一软, 差点坐地上。好半天时间, 才缓过来。他一咬牙, 吆喝门子:“牵马过来, 快!”

    门子嬉笑着过来:“有什么事小的替您跑腿……”

    这师爷一把推开他:“有你什么事?趴下!”

    门子一看这表情不对, 赶紧跪在地上趴在。这师爷踩着门子的脊背,才勉强的爬上马背, 一甩鞭子马儿就动了。

    直到马蹄声远了,门子才敢起身,“邪了门了今儿,连这胆小鬼都骑马了……”

    从汤县来的孙典吏,在巡抚衙门碰了钉子就来了提刑司衙门。还没到跟前了,就又看见了乱七八糟的混乱场面。但是穿二品紫袍的那位大人带着人急匆匆走了,他却看的真真的。

    那位就是提刑大人了。

    可大人不在,这事咋弄呢?

    捕头刘大壮就说:“这都是大衙门,看着事还不小,咱们连门只怕都摸不着……”

    孙典吏就摸出二两也银子递给刘大壮:“先去打听打听,到底咋回来?咱别来了一趟。还两眼一抹黑。”

    然后刘大壮回来就说:“……太孙来了……皇太孙殿下来了……”

    说着,眼睛就亮起来了,“咱可是遇上盛景了。”

    盛景个屁!

    这么多的大人都不见了,偏这个时候,太孙来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哪里有这么巧的事。

    孙典吏马上道:“走,回府城,把呈文按规定投给知府衙门,剩下的事跟咱们就无关了。再不走,只怕咱们就走不了了。”

    刘大壮愣了一下,但还是不敢违逆。这孙典吏算是县里的老资格了。常青树一般熬走了一任又一任的县令,看眼色的本事是一等一的。

    这边赶着马车利索的朝城门的方向跑,结果刚出城门,城门就开始戒严了。像是他们这些来报信的,一律都不能离开了,说是提刑司要留他们协助办案。

    这种大案掺和进去,是要找死啊!

    刘大壮后怕:“多亏了您了。”

    孙典吏常出一口气,“赶紧回,这回要变天了。”

    “变天?”上哪变天去?

    看着来通风报信的田师爷,盐商夏金河的父亲夏银山,拄着拐杖捂着胸口冷笑,“天还是那个天,是他们这些蠢货想翻天。结果呢?天就是天,翻不了吧!”

    田师爷觉得跟这位老爷子说不明白,“……夏老爷呢?这事牵扯甚大……”

    “牵扯大啊?”夏老爷子笑了笑:“现在知道牵扯大了?完了!找夏金河是不是?不见了……从昨儿就失踪了……”

    田师爷惊愕:“不……不……不见了……那怎么不去衙门里说一声……”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叫人措手不及。

    他又急忙往出跑,这事得赶紧跟提刑大人说一声。

    夏银山这才回身:“出来吧!人走了!”

    夏金河从书房里出来,“爹,现在怎么办?只怕等人家知道绑错了人,还会来找儿子的。连官员都被抓了这么多,到底出动的都是什么人……只怕是藏在家里是藏不住的。”

    夏银山抬手就是一巴掌:“老子把家业早早的交给你,你干的都是什么混账事。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要把一家子往死路上带……”

    夏金河捂着脸:“爹……不这么干,您以为咱就有活路了?真等朝廷缺钱了,咱自家的钱还能保住吗?几代人的心血啊!说出去,也是响当当的名号,江南头一份的商家。可实际上呢,还不是皇家圈养的牛羊,喂肥了,啥时候需要了啥时候就宰了。爹啊,儿子……”

    夏银山摆摆手:“闭上你的嘴。去书房密室待着去。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夏金河眼睛一亮:“是!父亲!”

    夏银山坐在厅堂里,有些怅然。

    老管家过来:“老太爷,现在怎么办?”

    夏银山凄凉的一笑:“老二被绑去了,老大又闯下这滔天大祸。要保住一家子的性命,你说该咋办?”

    老管家面色一白:“这……这……”他摇摇头,“老爷,现在还不到那一步,您想想办法……”

    想想办法?

    想啥办法?

    夏银山闭目半晌,猛地睁开眼睛:“叫人去打听,太孙移驾哪里了?快!”

    太孙能去哪里?

    她就在码头最普通的客栈里,正跟常中河说话了。

    常中河是两江总督,见了太孙行了礼,第一句话就是:“殿下,您不该这么来的。”轻车简行,根本就没带几个人嘛。

    “坐吧。”林雨桐指了指边上的长条椅子,端起茶壶给他倒了一碗粗茶,“有常公在,梧何惧之有?!”

    常中河面色复杂,“臣失职在先……臣有罪……”

    林雨桐摆摆手:“罪不罪的,先不说。坐了一路的船,还真有些累了。安顿下来吧,想歇歇了。”

    “是!”常中河摸不准这位的脾气,起身道:“城中有一溪园,倒也别致。您看?”

    林雨桐点头:“客随主便,常公怎么安排都是好的。”

    这一句‘客随主便’,吓的常中河一身的冷汗。

    谁是主,谁是客?这天下,除了皇家的人,谁敢说一句主儿。

    常中河苦笑,想要请罪,那边这位太孙已经起了。对刚赶来的跪在客栈门口的几位大人,跟没看见似的,直接走了过去。

    张文华和周川东连这位太孙的脸都没看清楚,结果那边就已经上了轿辇。

    轿辇走远了,这一群人才敢站起来。

    布政使吕许臣就问:“怎么话说的这是?”

    张文华摆手:“都别说了,赶紧跟上。”本来就是来者不善,这一路上肚子里还不定憋着多少火呢。这个时候可别往上撞才好。

    溪园,倒是有些江南园林的样子。

    这在林雨桐眼里还不算是有多惊艳。常中河一路陪着,实在不敢想象,这位是在北康长大的。

    到了地方,林雨桐说休息就休息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添福处理了。

    添福一说话就是宫里的腔调,“常大人请退下吧……殿下歇了……”

    常中河就道:“有什么不称手的,内相大人还请直言……”

    添福却意味深长的笑:“常大人,奴说一句不好听的话,殿下说了一句‘客随主便’那也不过是一句客气话,您怎么还……”当真了呢。

    有什么不称手的?

    不称手的叫改了就是了!还要通过他吗?

    常中河一拍脑袋,真是糊涂了的。怎么就说了这话了?

    连连告罪之后,才道:“下官就在外院敬候殿下召见。”

    但殿下并不想这么快就召见他们。头上悬着一把剑,等待剑落下的时候最难受吧。

    等人走了,林雨桐就交给明凡一个牌子:“打发人,去榆树巷调拨人手。将溪园的防务都给换了。外院给我守住了,只许进不许出。”

    添福就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真这样把人拘起来,要不了两天,京城留该知道消息了。”

    还有,这两省没有官员,只怕是会出现混乱的。

    乱不了!

    林雨桐就道:“明儿一早,去南山书院。”

    溪园分内外园,外园一般只住男客,内园是女眷的地方。太孙此番下来,一个女眷都没带,所以,太孙自己住了进去,带着三皇子和几位随从。

    外园如今留给这些大人们,一个个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一杯接一杯的喝茶,谁也没敢轻易说话。

    两个时辰,眼看着天都黑了,里面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只每人一碗米饭,俩碟素菜,一碗汤,就又没人搭理了。

    封疆大吏,一省要员,谁受过这个委屈?

    “来人!”周川东重重的放下筷子,喊溪园的管家。

    可管家并没有来,进来是一身黑衣的壮汉,一看就是行伍中人。但这人好似在太孙的随行人员中并没有见过。

    周川东愣了一下,就看向都指挥使唐千学,“唐大人,是你的属下?”

    唐千学摇头,只盯着这人的靴子瞧,然后心里就打了寒颤:“可是五蠹司的大人?”

    这汉子只冷冷的看了唐千学一眼,就看向周川东:“不知周大人有何不满?”

    周川东哪里敢有不满?

    五蠹司……怎么就在江南冒出来了?他看向张文华,像是在询问是否之前就得到过消息。

    张文华端着汤碗的手有些颤抖,却垂下眼睑,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关键是五蠹司又冒出来了。

    这可要了老命了。

    周川东一看张文华的反应,就僵着脸对这位五蠹司的军爷致歉:“无事……无事……就是想问殿下今儿会不会召见?”

    人家连搭理都不带搭理的,就直接出去了。

    等一顿饭完,餐盘都收下去了。厅里掌灯,厅堂的大门也紧闭,大厅里的气氛却更紧张了。

    周川东就说常中河:“总督大人,咱们都是一方大员,殿下不能这么对咱们?”

    常中河斜眼瞥了他一眼,就闭目养神,一言不发。

    “抚台大人。”周川东又看向张文华,“您说句话?”

    张文华气道:“周大人想叫本官说什么?”

    “太孙殿下……”吕许臣轻声道,“太孙殿下是不是对咱们有什么误会呢?”说着,他就看向都转运盐使司余更元和盐课持举司朱世恒,“两位大人说呢?”

    余更元面色平静,轻笑一声:“吕大人急什么?既然是误会,太孙殿下总有明白的时候。耐心等耐便是,有什么可着急的。”

    还就不信了,所有的大员关在这里就不管不问了?最多三天,朝廷收不到江南路的任何奏报,就先急了。所以,不用急,耐心等着吧。

    大厅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了。

    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建设了,结果大厅的门又开了,外面喊呢,“请常总督常大人。”

    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又松了:这是太孙召见了吧。

    而常中河却注意到了,外面通传的时候说的是‘请’而不是‘召’。

    一字之差,他心里就有数了。要见自己的并不是太孙。

    果然,见到的不止太孙,而是看一眼就知道是谁家孩子的少年。

    四爷起身对常中河见礼,“常大人有礼了。”

    常中河不知道这少年跟太孙是什么样的关系,身子偏了偏,不受他的礼,只含笑问道:“恩师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好?”

    “祖父身体康健。”四爷请对方坐下,叫人奉了茶,就道:“常大人,我来见你,不是太孙的意思。”

    常中河愣了一下,肩膀一下子就松了,“多谢了。”

    四爷将茶推过去:“我现在过来,就是听你说话的。有什么想说的,尽可以说给我听。”

    常中河摇头:“我托大,就喊一声‘贤侄’了。”

    四爷颔首,“祖父在家中常提起常大人,不是外人。”

    提起阴伯方,常中河眼里闪过一丝泪意,“我最对不住的就是恩师他老人家了。他提拔我与微末,对我委以重任……可我呢?江南如今成了如今这模样,我罪责难逃……”

    四爷转着手指上的扳指:“太孙被劫杀的事,你事先可知情?”

    常中河苦笑:“我知道危险,太孙也知道危险,可太孙还是来了。太孙要办的事太大,挡了谁的财路,人家都是要拼命的。我也想剿匪,可我拿什么剿?都说江南富庶……可江南哪里还拿的出钱来?好不容易左支右绌的倒腾出来一些……可这还得往东南沿海送去一部分,而这钱都不敢运到京城的,只怕运进去容易运出来就难了……当时太师就有过交代,他说,不管多难,每年必须从江南拿出一部分直接送往东南……缺了谁,也不敢缺了东南水师的银子……太师曾有言,倭患乃心头大患,匪患只是疖廯之疾……疖廯不可根除,小痒却无大痛,可倭患不同……”

    四爷有些明白了。常中河不是绝对的清官,但属于有底线的官员。在任上也不是不干实事,也不是看不到政务的弊端,但看到了又如何呢?解决不了!能指靠谁去?能左支右绌这么些年,朝廷要银子的时候,他能扒拉出来送过去。东南沿海,能年年不缺的把银子送到,百姓的日子虽苦,却也并没有闹出民变。这与他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对这个人,四爷就说:“以你看,这次的事情……接下来如何?”@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常中河却笑了:“太孙这次的事……办的好!如今,外面肯定是已经人心惶惶,安定民心为首要。其次,可暂选属官处理事务……”

    四爷起身,看向窗外:“有件事,需要常中河来办。”

    常中河微愣了一下:“不知道是太孙的意思,还是太师的意思?”

    “一样的。”四爷就道:“祖父何曾想过谋害太孙,可下面这些谁又肯听了?在利益与师座之间……”

    常中河默默的低下头,“不知道是什么事……”

    四爷低声交代了两句,常中河的眼睛眯了眯,倒是没有犹豫,“知道了。一定会照办的!”

    会照办就行。

    会照办就可以走了。

    出了溪园,常中河才发现,整个金陵城不光没有因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而惶恐的生出事端来,反而透着别样的热闹。

    坐在轿子里,耳边还能听到街上三三两两的谈论声,竟是叫好的多些。

    边上的随从在轿子外面轻声道:“大人……夏家的人在溪园外面……”

    常中河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夏家?”他‘呵’了一声,“太孙……成了!”

    怎么就成了呢?

    夏银山颤颤巍巍的接果老管家手里的药碗,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孽障!孽障啊!”

    老管家一把拦住老主子的胳膊:“……老太爷……不到那一步……”

    夏银山一把将老管家推开:“从太孙和那些大人们进了溪园,就只有刚才把总督大人放出来了。这意思还不明白吗?这就是要赶尽杀绝呢。太孙的手段可比老夫想的硬多了。要想一家老小活下来,就得狠得下心。他自己往绝路上走,能怨谁呢?不能看着一家子被这么往死的拖累吧。暗害太孙,这是谋逆,是要诛九族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去!把密室的门打开。”

    老管家哽咽着就哭了起来,但还是摸出钥匙,将密室给打开了。

    夏金河躺在榻上睡的四仰八叉,看的出来,躲在这里,他倒是睡的踏实了。

    等密室里的灯亮起来,夏金河才迷糊的醒了,“爹?这么晚了,您还没歇着。对了……外面有什么消息没有?”

    “没什么消息。”夏银山说的云淡风轻,“不过就是破财消灾的事罢了。花银子买平安,这点钱,咱们家花的起。”

    夏金河心里一松,“那就好……那就好……也是,太孙下江南,就是给朝廷要银子的。不管在朝堂上说的再怎么慷慨激昂的,但目的其实就一个——银子!再说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哪个不是嘴上一套,心里另一套的……”

    夏银山‘嗯’了一声:“今儿见刁家从银库运银子了,你明儿一早也出去,把银子归拢归拢,把老二赎回来。”

    夏金河忙点头:“回头把家里的当铺分一个给老二,这次可是替我受苦了。”

    夏银山就颤抖着手把药碗往前一推,“安神的。喝了就睡吧。明早还有大事要办呢。”

    “爹!”夏金河哭笑不得,“儿子还不至于那么不济事,这点事还不至于吓着。”

    “嘴硬!”夏银山又把药碗往前推了推,“你自小就是……吓着了半夜惊厥的能抽过去……这密室也没人看着你,要是有个万一……喝了吧!喝了能睡个安稳觉。”

    夏金河看着年迈的父亲,不好意思的笑笑,“儿子让父亲担心了。”说着,就把药碗端起来,喝了一口,“嗯?怎么这么苦?味道怪怪的。”

    “边上是蜜饯。”夏银山将脸扭向一边,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

    夏金河将一碗药都灌进去了,赶紧含了蜜饯,“那父亲就早点歇着去吧。”

    夏银山点头,却没动,只道:“老大啊,你从小到大都怪我偏着你老二。可你如今想想,我到底偏着老二什么了?家业你得了八成……如今,你也是有孙子的人了,可你做事呢……却也莽撞的很。我早就跟你说过,财不露白。你非不听,非要争这个天下第一富商的名头。咱夏家祖上几起几落,败都败在掺和政事上。可你呢?悄悄的发财做买卖不行吗?有那银子,花钱买个虚职,也好叫家里的子弟能读书上进,改换门庭。你却一句没往心里去。如今……为了保全一家老小,你也不要怪我这做父亲的。真要怪罪,到了那头,再说吧。”

    夏金河愕然的看向夏银山,然后视线就落在那只留下残渣的药碗上了,“药……药……爹啊,这药……”

    夏银山扭过脸上,满是皱纹的脸涕泪横流。

    夏金河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爹啊……您好狠的心啊……”慢慢的,身体就滑下去了,只觉得眼皮发沉,“爹啊……”两声爹没叫完,人就没了气息。

    老管家这才进来,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老爷……”

    夏银山起身,身子摇晃了两下,“叫人,发丧……备轿,溪园。”

    溪园,林雨桐也没歇下呢。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有点叫人发愁。

    此人是五蠹司的统领,人称‘三娘子’。

    三娘子一上来就开口:“五蠹司早就名存实亡了,如今的五蠹司,也不是以前的五蠹司,叫兄弟们卖命,可得付得起这份价钱。”

    林雨桐就说:“真要觉得五蠹司应该解散,你们又为什么聚众一处?”

    三娘子冷笑:“聚在一处,是因为有大仇未报,要不然,早各奔东西了。以兄弟们的本事,在哪里不能换一碗饭吃。”

    这倒也是事实。

    五蠹司开国就有了,最初跟着武皇帝打天下的时候,也不过都是些小偷小摸,地痞无赖,作奸犯科之人,武皇帝将其收纳其中,主要负责的就是探听消息、刺杀、监视等见不得人勾当。开国之后,也正式设了一司,名为五蠹司。只听命于皇上一人。这么一代一代的,五蠹司因其无孔不入,朝中大臣对之避如蛇蝎。这也本没什么可奇怪的。

    五蠹司其实就是类似于特务机构的一个衙门。是不怎么讨喜。

    林雨桐在北康的时候,就听林厚志说过。本十分被皇帝重视的衙门,大约在二十三四年前,突然之间就被清洗了一次。之后,便没有了五蠹司的消息。皇帝不提,也没人去触这个霉头。慢慢的,很多人就都忘了,原来还有这么一个衙门存在过。

    四爷是翻看阴家的藏书的时候,找到过相关的记载。而且,在书房的密室角落里,找到一个匣子,匣子里放着一块青铜牌和一封信。青铜牌的正面是一个‘令’,背面是一个‘蠹’字。而信里有详细的联系方式。四爷把这些东西带出来了,原本也没指望有多少人,但实际上,还是没怎么叫人失望的。

    关键是,一个召唤,他们二话不说就来了。

    忠诚这东西,哪怕过去了二十多年,也未见丝毫褪色。来的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鞋子都是新的。但褶皱很明显。这就是时刻准备着的意思吧。

    林雨桐就说:“能告诉我受了什么委屈吗?”

    三娘子苦笑:“殿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可君为什么要臣死,这总得有个缘由吧。”林雨桐给对方倒了茶,“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你们被清洗了,存者十之不足二。”

    三娘子把玩着手里的令牌:“说了又如何,殿下能为我们做主?”

    “为什么不?”林雨桐奇怪的看她,“这次我做了什么,别人看不出来,但三娘子肯定是洞若观火的。我之前还一直奇怪,为这么这些大人们没有接到关于我的任何消息。难道陆路上没有拦截到我的事,没人禀报吗?见到三娘子我就知道了,只怕是三娘子暗中帮了我。咱们现在不论君臣,要说起来,我先后已经欠了你和五蠹司的兄弟们两个人情了。就只当是还人情了,这个主我为你们做。你应该看的出来,我要是打算做一件事,谁也别想拦,想拦也拦不住。”

    三娘子抓着令牌的手一紧:能相信眼前这个年纪尚轻的太孙吗?

    林雨桐就笑,“二十多年已经过去了……当年正值壮年的汉子,如今都已到暮年。你们新收的属下,没有经历过当年的事,对你们的痛苦他们很难感同身受,时间会冲淡一切。如果有一天你们都不在了,谁还会真的记得过去的事?”

    三娘子猛地抬起头来,问林雨桐说:“殿下,您相信这世界上有神仙吗?”

    神仙?

    别说这辈子没见过,就是这么多辈子都没见过。

    她就问:“你见过神仙?”

    “不!”三娘子舔了舔嘴唇,“我更愿意相信那是妖怪。”

    妖怪?

    “怎么妖怪了?”林雨桐奇道,“你亲眼见过?”

    三娘子点头:“无中生有……隔空取物……神秘失踪又出现……这还不算吗?”

    无中生有,就是凭空拿出东西来。

    这个吧……自己当然也可以的。

    难道?

    她心里有一个猜测,就急忙问道:“确实是你亲眼所见吗?”

    “是!”三娘子苦笑,整个人的脸都是白的,“这些年咱们不敢轻举妄动,就是怕这个妖怪……”

    哦!那就说的通了。

    为什么一个个的一身的本事就隐藏在市井之中甘于平庸,原来是对未知的事物的惧怕。

    可以理解。

    三娘子端起热茶连喝了两杯,这才道:“二十三年前,那个女人就突然出现在京城了。”

    “突然?”这个词真的很奇怪。

    “对!就是突然。”三娘子的语气急促,“那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皇上登基的第三年,那一天正好是七夕。皇上想带皇后娘娘出宫转转,二皇子哭闹不休,娘娘不能脱身。皇上便自己出宫。我被大统领安排在皇上身边……五蠹司跟护卫不一样,护卫都是明理跟着,我们就是化装成不起眼的小人物,在皇上身边,以防不测。突然,很多的人就惊叫起来,人挨着人人挤着人。我抬起头,就看见所有的人都抬头望天上看。我看见一白衣女子坐在一个奇怪的东西上,从天上缓缓的飘了下来。眼看要落下了,周围的人都一哄而散,只陛下站在原地,我们也不敢走。我就亲眼看见那个奇怪的东西落到了陛下的身前。然后那个白衣女子从奇怪的像是大篮子的东西上走下来。陛下就问她,她是什么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路过此地,是有什么贵干?那女子咯咯地笑,说她是从天上来,还要回天上去。路过此地,就是为了跟陛下相遇……”

    听到这里,林雨桐基本就知道这女人的大致身份了。然后不由的就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来,对于那个女人而言,就是一句闲的没事当玩笑说出的撩骚的话,仅此而已。但对于皇上的意义,大概是不一样的。

    “后来,陛下问她叫什么,她说她叫小龙女……”

    小龙女?

    话没说完,林雨桐就一口把茶水喷出来了。

    “怎么?”三娘子狐疑的看林雨桐,“殿下听说过小龙女?”

    听过!

    “没有!”林雨桐口是心非,坚决的摇头,“没听过。就是觉得这事……不可思议。”

    “是!”是不可思议!三娘子低声道:“陛下也觉得不可思议。于是就将那个女子带进了宫。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皇上……将陈妃接近了宫。陈妃是寡妇,骤然得了皇上的宠爱,京城哗然。又有五蠹司派人放出消息,说那神秘的篮子不过就是个大的孔明灯,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公子淘气这么玩的。这个话题很快被皇上宠爱一个寡妇的话题给掩盖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细问,谁还专门提这事?”

    是没人提过!

    “然后呢?”林雨桐就问她:“你们监视她发现了什么异样?”

    三娘子就艰涩的道:“将她关在密室里,她却过的很好。密室里有什么没什么,我们很清楚。但她一日三餐,总有热汤热饭吃。偶尔还拿出些咱们都没见过的果子吃的香甜。时不时的突然就不见了,隔上一会子就会又出来。她好似并不知道被五蠹司监视了,而且心思意外的单纯,就像是不知人间世事。大统领将这事禀报了圣上……可圣上却认为,她就是神仙。皇上将她放出来,问她可有仙法传授……这女子说有,但是要传仙法须得答应她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林雨桐就道:“金银财宝,高官显位?”

    三娘子摇头:“都不是!原本她说她想要各种方子,不管是药方子还是什么方子,只要是秘术都行。只是在见到阴伯方阴大人之后,她改了主意……”

    正说着呢,添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殿下,盐商夏家来人了。”

    夏家?

    林雨桐还没说话呢,三娘子猛的变了脸色,跟林雨桐说:“殿下,夏家当年跟那个女人是有牵扯的。有机会,您问问他们……夏家的骤然崛起,跟那个女人脱不开关系……”

    这叫林雨桐就纳闷了:“你们一直不动,是觉得那个女人还活着?”

    三娘子点头,面色变的更可怕了起来:“如果她愿意,可以舍弃一个皮囊换另一个!李妃娘娘出身小门小户,您以为她是因为什么进宫的?”

    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68章 鸾凤来仪(22))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