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72章 鸾凤来仪(26)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72章 鸾凤来仪(26)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49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72章 鸾凤来仪(26))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26)

    “这么多金银, 她是怎么运回来的?”林平章平复了一下,就先问了这么一句。

    阴成之垂下眼眸:“就那么给运回来的?”

    就那么给运回来了?说的好不轻松!

    林平章信他才有鬼:“瞒着我什么?这么多银子……石万斗全都伪装成运粮的船,也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多粮食进京, 只要不是眼瞎的, 谁都会心里犯嘀咕。更何况运送的人还是跟太孙渊源颇深的石万斗。”

    看!谁都会这么想吧。

    阴成之叹气,叹气之后又冷笑:“对!就我在掩耳盗铃是吧。我好端端的修什么庙宇, 我能不知道我其实也在怀疑?而你爹也在怀疑?明知道还不得不做, 不得不白担了个贼名。你当我乐意?”

    “钱呢?”林平章自动屏蔽那所谓的不得已的若干理由, 直奔主题的问他。

    钱嘛……

    “我收到不少……”阴成之直言,“但肯定不是全部。至于其他的钱去哪了?别问我,我也不知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她玩的比你溜。剩下的钱具体去哪了, 只有她知道。”当然了, 或许还有自己的儿砸。很可能这个坑了自己的主意,就是自家那倒霉儿砸出的。但这话他没法说啊, 丢不起那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平章就笑:“那你还想动?还劝着我动?瞒着她,我们动的了吗?”说着, 他的心情不由的就有点复杂。

    这个孩子啊, 学会跟自己这个当父亲的留心眼了。

    阴成之有些替太子心酸, 想了想还是只能叹气:“她的身份尴尬, 偏偏又那么一身本事和能力。平章啊, 我之前说的事,您该好好考虑考虑了。以如今的情况看, 怎么走,都少不了血流成河。可还是那句话,不破不立。从古至今,没有永远不被颠覆的王朝……你只要做好每个你能做的决定就行了。你得承认,她确实是无可替代的太孙人选。如果你决定的人选不是她……她到底会做出什么来,谁说的准。你要是狠不下牺牲她,就只能把位子传给她。”

    林平章闭着眼睛,缓缓的点头:“给我些时间,我会认真的想一想。”说着,就喊李长治,“叫人给太孙传信,路上千万小心点。”

    皇上不会相信钱全部在阴家的,先把钱挖出来,最快捷的办法就是把这个威慑太大的太孙除掉。另一边她又把五蠹司挖出来了,在皇上看来,她的手伸的太长了。早些年的皇上是有私情的,可后来的皇上,连私情是什么都不曾有过了。顾念祖孙之情,纯属扯淡。

    况且,不是皇上动手,也会有人动手的。

    林平章心里滋味难言,跟阴成之道:“凶险她受了,好处没她的,谁心里也不会舒服?她自己留了后手,也是情有可原。就这样吧!先这样吧。”算起来都是一笔糊涂账!

    “不这样还能怎样?”林雨桐站在甲板上,跟四爷嘀咕,“不管什么时候,咱们自己得留底牌。这是你教我的。”

    “留底牌之后呢?”四爷又说她:“东宫会是什么反应?”

    林雨桐看着滔滔的江水,“这也是我想试探的。看看他们对我的容忍度到底能有多高。如果始终接受不了我这个太孙,我的爷啊,咱们就得另做打算了。”

    船行了半日,三皇子来了,提了个要求,“……想吃竹儿鱼,错过了这个地方就没有了。”

    竹儿鱼只有这一片的支流水域有,长的像是细细的竹竿儿,据说是美味异常。但就是一点,离开这一片的水一个喘气的工夫,就死了。所以能运到京城的少之又少,而且都不新鲜。哪怕皇宫内院得到的贡品也不过如此。所以,很多大船会在这一片停泊,然后乘坐专门接客人的小船,从支流水域过去,走半个时辰的路程,去尝尝这个鲜。而且,如今正是秋里,竹儿鱼正肥的时候。江边停泊的船不少,看见太孙的船来了,不少人都站在船头观望。

    林雨桐特别惊讶三皇子提出这个要求:“之前不是还着急回去,怕李妃娘娘担心吗?”

    林平康愣了愣:“再赶,也不在这半天的时间。”

    好吧,怎么说怎么有理。

    “那就……停下来,等等?”林雨桐看向添福,“叫停船吧。”

    林平康邀请林雨桐:“不一起去?”

    林雨桐摇头:“还是算了,我对鱼没那么深的执念。”

    陈云鹤倒是跃跃欲试,还鼓动林雨桐:“殿下,您是没尝过不知道它的味道。那滋味,吃一次就忘不了。每年圣上赏给祖父几条,我也就更跟着尝两口。还是不新鲜的,如今有新鲜的,怎么也不能错过了。”

    “那你就去吧。”林雨桐不拘着他了,“尽管去吃,赶在明早天亮之前回来就行。”

    陈云鹤带着人,麻溜的就走,坐到小船上了,还问呢:“您真不去。”

    真不是非去不可的。运到京城不新鲜,运到现在这条船上,总能确保基本是新鲜的吧。谁都知道自己是太孙,这身份出去转悠并不合适。

    林玉梧看着走远的小船,就低声道:“提防着点。咱们这位三叔,也不能小看了。”

    这个自然,反常必有妖,只是不知道这幺蛾子出在什么地方了。

    林雨桐就说:“今儿别回房了,都守在一处吧。”

    她的船舱最宽敞,客厅和书房都有榻,卧室还带着床。睡林玉梧和四爷绰绰有余。

    结果三人进了船舱,添福来报:“伏牛先生来了。”

    这老东西,鼻子可够灵的。

    林雨桐请他进来,又叫了蒙放和江蓠,“上下都得防着,船这东西,在水里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蒙放指了指下面:“我亲自去下面守着,您安心。”

    伏牛先生却道:“守着?守什么?怕人家凿船吗?”

    蒙放上下打量了伏牛先生一眼,刚要说话,林雨桐摆手,制止了他。

    “冉先生有何高见?”林雨桐上前跟他对视,“您这是终于肯说话了?”

    伏牛先生惊讶的看了林雨桐两眼:“这么说,老夫的这点底子早就被殿下给刨干净了?”

    蒙放目露不解,林雨桐却打发他跟江蓠:“外面守着。”

    等大厅里只剩下四个人,冉耕才叹气:“藏了这么些年了,终于还是被挖出来了。”

    “不是挖出来了。”林雨桐看他,“是你自己上赶着跳出来的。你的确是想取我的性命,这点你我都很清楚。”

    冉耕眯着眼睛:“没错,最初,我是想杀你。”

    “江南这么大的阵仗,想来先生没少在背后推波助澜。”林雨桐又朝前走了两步,继续问道。

    “也不算错。”冉耕闭眼:“大位,有德者方可居之。”

    “这话我赞同。”林雨桐轻笑一声,“听起来都是大道理,可我是无德者吗?”

    冉耕睁眼跟林雨桐对视,然后坦然的摇头:“太孙……如今看着,还算是有德。整吏治,肃贪官,安江南,不是无德之人。”

    “那你为什么要杀我呢?”林雨桐摊手,“你看,你的所作所为,岂不是亦无德?”

    冉耕猛地一笑:“有德与无德比起来,无德之人才能过的更好一些。这是老夫半辈子的惨痛经历教给老夫的道理。”

    “哦!这样啊。”林雨桐状似理解的点点头,“所有无德之人都以此为借口的话……想来这世上最无辜的就是我祖父了,是吧?”

    冉耕眼里的怨毒一闪而过,“你不用这么试探我。没错,我想杀的是他……”

    “杀他太难,也太便宜他。”林雨桐笑了一下,“所以你想颠覆他的江山以达到你的目的。对吧?可是……如今看来,你没那么多时间了。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比之前几天见你,还要糟糕。我猜,在船上这几天,你又被人暗算了。谁暗算到了你的身上?又为什么要暗算你?我在想,依你的身体条件,只怕是不能等到看仇人倒霉的那一天。如果说……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有办法,叫你活的比他长呢?”

    “曾经也有个女人这么跟我说过。”冉耕笑了笑,“可到现在为止,她都不曾兑现她的承诺。”

    林雨桐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看冉耕:“真不敢想象……事情是竟然是这样的。人性啊……果然难以捉摸……”

    要是添福的记忆没有出错,那么冉耕当年跟阴伯方一样,对那个意外出现的小龙女,是抵触的。可听他现在的言语,那么很明显,这些年,他一直在跟那个女人合作。

    “那么,你现在,是来要我的命的吗?”林雨桐看他,要不然,何必将他自己的底牌给掀开。

    冉耕苦笑:“就像你说的,我的时日不多了。”

    所以呢?幡然醒悟?

    冉耕摇头:“我被她暗算了,如果不能要了你的性命,我活不到京城。”

    哦!原来她离自己这么近啊。

    看来死了几次之后,她变聪明了。

    林雨桐就好奇:“她怎么就能确信,你肯定能要了我的性命?就因为我不会太防备你?”

    说实话,还真没防备这个人。

    冉耕看她:“看来你还是没有把老夫的底子给刨完全。你知道老夫最擅长的是什么吗?”

    能知道无极宫的内情,又不是阴伯方那种只纯粹的提供后勤资金保障的,那他必然就是参与设计和建造的。这么猜下来的话,“你擅长机关术?”

    冉耕又惊讶了一下:“没错,所以,我若是想叫一条船无声无息的沉下去,办法很多。”

    林雨桐就看四爷,一个机关术,一个机械大拿,你们谁更厉害呢?

    爷啊,有人无视你呢。

    曾经四爷手里也是有造船厂股份的人,多先进的造船技术他没见过啊?在船上动手脚?你试试?

    四爷就说:“冉先生,之前求见你,是想找你请教一些问题。你叫我祖父保管的那些书,我都看过了。发现里面有不少谬误之处……”

    冉耕这才将视线对准这个故人的孙子,失笑了一下:“果然吗?看来玄机那老儿看的还是准的。林家这气数,从去年秋后就有了变数。本已是枯竭之相了,却不曾想秋木泛青,大有蓬勃之势……这变数,看来就应在太孙的身上了。”

    林雨桐还罢了,林玉梧则是大惊:原来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吗?

    注定不注定的林雨桐不知道,但她这会子已经知道,谁在冉耕的身上动了手脚了,于是马上出声喊江蓠:“把佟太医给请下来吧。”

    可江蓠却是一个人下来的:“佟太医……死了。”

    死了?

    等尸体从房间抬出来,林雨桐亲自上前去查看,才发现,面上看上去是上吊自缢身亡的人,其实是先中了毒了。

    这就有意思了。

    谁杀了佟太医?又怕佟太医说出什么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江蓠低声问:“殿下,把所有的人都集合在一处。”

    林雨桐摇头:“不必了。找人买口棺材,装殓了带回去给他的家人吧。”

    至于谁杀的人?

    要么就是禁卫军中有那个女人的人,要么就是林平康身边的人了。

    但不管是谁,林平康主动躲出去以图制造不在场证据的举动都证明,要么,他就是当事人,要么他就是知道内情。

    但不管为什么,有他就行了。什么时候追究都行。现在不用浪费这个时间了。

    等林平康和陈云鹤回来,船上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林平康问林雨桐:“殿下……一切还都好?”

    “好!”林雨桐看他,“应该有什么不好吗?”

    “没有……没有没有……”林平康笑笑,“一切都好就好……”

    剩下的一路就平安多了,已然打草惊蛇了,再做什么,就没什么意义了。

    人上了通城的码头,那边宫里就收到消息了。冯千恩就低声禀报:“……没动,有人动在前面了……”

    宣平帝蹭一下就坐起来:“是她吗?”

    冯千恩摇头:“不能确定。但是想来除了她的人,也没谁的人了。”

    宣平帝一下子就笑了:“终于肯露头的。不过……她冲着太孙去,是什么意思?”

    冯千恩还是摇头:“她的手段神鬼莫测,喜怒……又多是无常。性情只在善恶之间……做事又只凭好恶,所以,奴实在无从猜测。”

    “平康可受了牵连?”宣平帝想起什么似的,问了这么一句。

    “不像是受了牵连。”冯千恩低声道:“三皇子到底是不一样的……”

    她生的,又是她亲自养了两年,哪怕是借了人家的身体,但这种情感,总是有一些的。

    宣平帝就笑:“总算还不是完全的冷血无情。”

    冯千恩就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宣平帝起身:“走!去九重宫。”

    九重宫是李妃的宫殿,这地方,差不多能跟冷宫划等号了。

    三皇子和静乐公主其实都不常来,除非有必须要出席的场合,李妃是不露面的。宫门紧闭,轻易不开。

    其实,这九重宫是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打从‘她’走了,宣平帝一直就没有踏足过。今儿一进来,才发现,这宫里一天也没有荒废过。如今地里的庄稼涨势很好。有那被那女人称之为‘辣椒’的东西,红彤彤的挂着,已经能采摘了。还有那番薯,已经挖出来,放在垄上晾晒呢。更有那苞米,外皮都已经有些干了,看来是能掰了。各种的果树屋前屋后的种着,果实累累。

    宣平帝此刻,有种今夕何夕的感觉。

    他蹲下身子,把辣椒摘下来用衣摆兜着,听见脚步声,一抬头,就见一穿着碎花棉布的女人提着小篮子走了出来,头上还用蓝靛布把头发包了,脸还是那张脸。

    曾经,也是这样。她这么走出来,跟他说:“你怎么干的这么慢啊。这点活你都干不明白。然后会蹲下来,一边嫌弃一边帮着干。”

    而现在,这个女人明显是被吓了一跳,篮子一下子就掉地上了,然后她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圣上……万安。”

    那一丝兴味,在宣平帝眼里消失了。

    他站起身来,看了看从篮子里散落下来的鲜山楂,问道:“怎么想起摘这个了?”

    李妃磕磕巴巴的:“……静乐……有些积食,给她熬汤喝。”

    “你对静乐,有心了。”宣平帝过去抬手扶她起来,“老三年纪也不小了,你很该为他操心操心。”

    李妃赶紧道:“三皇子……有您和皇后娘娘操心,臣妾不敢逾矩……”

    是啊!话是这么说的。但是那个她却永远都不会这么想吧。

    老三是她的儿子,她的儿子怎么可能说出叫皇后做主的话呢。她曾经抱着老三说过:“她会叫她的儿子登上皇位的。”半点都没有避讳自己的意思。

    他那时候是怎么回的?

    他说:“若能长生不老,谁还贪恋人间的帝王?”

    如今想起来,真是历历在目啊。

    她对太孙下手,是为了为老三清除障碍吗?

    可就算是如此又如何呢?她不再是李妃了。

    收敛心神,他笑了笑:“老三这两天就该回来了,该过问的还是要过问的。”

    李妃默默的点头,似乎是大着胆子问了一声:“陛下要留下来用膳吗?”

    她这么问着,眼神有些躲闪。

    宣平帝一愣:“她做过的菜,你都会?”

    李妃急忙道:“不敢跟神女比,臣妾也就能学个皮毛而已。”

    “那就留下吧。”宣平帝起身,“好些年,没吃到过了。”

    “陛下留在那边吃饭了?”华映雪皱眉,“吃的什么,打听了吗?”

    金菊摇头:“不曾打问出来,九重宫……不常有人关注。”

    华映雪‘嗯’了一声:“再去盯着,看皇上什么时候出来,打发人回来说一声。”

    可这一等,竟等到了第二天。

    皇上昨晚留宿九重宫了。

    这可是自从华映雪进宫以来的头一次。

    皇后得到消息的时候正梳妆呢,秋嬷嬷低声把事儿说了,“……宸旭宫一夜未曾熄灯。”

    这个皇后一点也不关心,听过就算了,只问道:“太孙今儿能到吧?”

    “能的。”常公公笑着进来,“只怕今儿一早就能进城。”

    皇后合上双掌直念阿弥陀佛:“这本宫就放心了。这孩子啊……孝顺。”

    “是!”秋嬷嬷只笑。这个孝顺,是夸林雨桐孝顺长宁公主呢,说太孙有良心。那边抄出了银子,就打发人给皇后送信。说叫皇后多派点车马往凉州送东西。这意思还不明白吗?肯定是借着皇后的仪仗,偷偷给长宁公主送银子呢。还专门派了戚还押送,又叫专门在关城等着。不用猜都知道,给凉州的银子少不了。这以后啊,凉州偌大的地盘,说是长宁公主的都不为过。这可是有了大孝心了。皇后对太孙的这个做法不知道有多喜欢,对太子妃的脸色都好多了。皇后喜欢太孙,她就得比皇后还喜欢太孙,“您啊,就在宫里等着吧。孝敬肯定是少不了您的。”

    是啊!有儿孙孝顺,谁管皇上宠爱谁去。

    皇上的这一动作,刚一入城,林平康就觉察出了变化。来迎接的内务府官员和礼部的官员,对他殷勤多了。根本就不用费劲,就都知道了,原来是皇上留宿九重宫了。

    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眼里的情绪有一瞬间的莫测。

    林雨桐捕捉到它,心里暗暗纳罕:三皇子好像不希望他自己的生母受宠。

    到了皇宫门口,林雨桐就把蒙放陈云鹤等人解散了,四爷没有露面,直接回了阴家。

    她只带着自己的随从和侍卫,跟三皇子一起,准备进宫。

    却没想到刚进宫门,就看到一副要出宫的太子。

    “父亲!”林雨桐赶紧见礼。

    林平章特别自然,先扶了三皇子,才叫林雨桐起身:“还以为等不到你们了,没想到就给撞上了。刚好,孤带着你们进去吧。”

    林雨桐笑笑,也不戳破,他肯定专门在这里等着呢。

    到了立政殿,林雨桐却没有见到宣平帝。

    只叫太监传话说:请太孙回去暂歇,等户部在码头把‘税银’核对入库了,再一块觐见。

    林平康都替太孙觉得难堪:这太孙能跟那些人等同分量吗?

    他就朝太子和太孙看过去,见这父子俩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一个说:“那刚好,去见见你祖母吧。她盼着你呢。”

    另一个说:“我也想祖母了,在那边给祖母找了不少好物件……”

    然后说着话,就走远了。

    随从问三皇子:“殿下,您去……九重宫?”

    “不去。”说完,觉得语气大概太生硬了,又补充道:“ 父皇没见太子皇兄,也没见太孙,我这跑去母妃肯定是要见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父皇不见太子不见太孙单单就见了我呢?何必多事?再说了……父皇难得去九重宫,我这一去,父皇只怕是不能多呆。所以,去了也不合适。”

    看着三皇子朝着他的寝宫走了,林雨桐慢慢的收回视线:“父亲,三叔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林平章笑了笑:“这宫里,每个人都很有意思。短时间内,你是不会出京城了。得花一些时间,了解了解宫里的人,熟悉熟悉京城。等了解的多了,你就会发现,有意思的人多的很呢。”

    紧跟着林雨桐就发现,这个有意思的人包括皇后。

    皇后没有把自己送信回来叫她配合时间给长宁公主送东西的事告诉太子,这是明显猜出来自己请她帮忙的意图,却又瞒着他的儿子。

    为什么呢?

    怕太子不乐意?

    这个话题对方不想谈,她就不谈,只说在金陵都买了什么什么,随后叫人送回来云云。

    反正祖孙俩因为长宁,好似一下子就亲近起来了一般。

    耗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皇后要留饭。太子出声拒绝了:“父皇没有见梧儿,只怕是……留下来不好。”

    皇后的面色就变了:“今儿你父皇没见你?也没见太孙?”

    太子沉默以对,好似在说这样的话不需要说第二遍来求证。

    皇后慢慢的闭上眼睛,手又开始转手佛珠,然后她用特别平静的语气说:“知道了。你们出宫去吧。”

    林雨桐跟在太子身后行礼退出来,站在长秋宫门口回头去看,才发现这座在皇宫中轴线上的宫殿,沉寂的如同一座冷宫。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随着太子的脚步,出宫然后回东宫。

    一到东宫,气氛立马就不一样了。

    太子妃在二门门口迎着,看见林雨桐回来了,眼睛一亮,伸着手:“快过来,叫娘看看,可是瘦了?”

    林雨桐跑了两步过去跪下,抬头叫她看:“哪里就瘦了?都胖了呢。”

    一个‘都’字,太子妃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俩孩子都胖了,她的心里就舒服了。

    柔嘉盈盈的行礼:“哥哥回来了?可买了好吃的。”

    “答应你了的,如何会忘。”林雨桐起身温和的笑,“一会叫人给你送过去。”说着,拉着太子妃就往里面去:“江南最好的便是丝绸,带了几船回来,喜欢的留下,不喜欢的或是赏人或是送礼,都使得的。秋里了,您跟妹妹也该添新衣裳了,今年多做几身……”

    ‘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了顿饭,林雨桐说一些家常话和在南边的见闻。

    气氛倒是好的很。

    吃了饭,太子就叫林雨桐:“跟我去书房。”

    太子妃拍了拍林雨桐的手:“去吧……不用再过来请安了。早点歇了,这回总得在家里多歇息些日子吧。”

    其实哪里真能歇着。

    “你叫五蠹司带了一船的人回来,如今走到什么地方了?”太子躺在书房的摇椅上,先问林雨桐这个,“你得有所准备。这些人,这些年往京城里没少送银子。为他们说话的人不在少数。求情的人多了,皇上或许会‘仁慈’一次。”

    那休想!

    “我把人得罪了,他来做好人?”林雨桐说的很直接,“要真是这样,我就会考虑考虑船出事故的概率。”

    “胡闹!”林平章抬手,“坐下,坐下好好说。霹雳手段你已经使了一次了。现在却不需要太过锋芒毕露。江南换上你的人,但想要叫这些人真的掌握江南,你得给他们一两年甚至于三五年的时间。这些人在江南经营了二十多年了,谁都能那么轻易的上手,也就不会到现在成了尾大不掉之势。如今,你得站稳脚跟,得叫他们知道,在京城他们的根基是牢固的。要不然,江南又是一场地动山摇。这个道理,你得明白。”

    这跟四爷说的意思差不多。再着急,也不能急功近利。

    如今应该放缓步骤,该缓和的关系还是要缓和的。

    她有与天下为敌的勇气,但却不会现在去干这种蠢事。

    林雨桐点头:“是!孩儿明白。”

    林平章这才道:“我也不问你把那些银子到底都藏到哪里去了,但一点,这银子不可任意挥霍。”

    “是!”林雨桐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道:“京城总是叫我觉得不安,所以,还是留一手才稳妥。”

    林平章眼里就多了一丝笑意:“那便没什么要叮嘱你的了。只是这一千万两的银子入了国库,只怕也就是够打个水漂的。”

    林雨桐就笑:“只怕敢为皇上筹谋修建无极宫的人,不多了。再敢有人接茬,我还是会剁了他的爪子。”

    林平章点了点林雨桐:“罢了!你就是这性子,叫你改了,也就不是你了。就这样吧,回去好好歇着。”

    林雨桐起身,却顿了一下,问道:“父亲,您知道一位叫冉耕的先生吗?”

    林平章的面色猛地一变,蹭一下站起来,急忙问道:“谁?你说的是谁?”

    “冉耕。”林雨桐重复了一遍:“怎么?父亲认识?”

    “你是如何知道这个人的?”林平章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你见到他了?”

    林雨桐点头:“他现在在阴家……”

    “阴家?”林平章马上就喊李长治,“打发人,请成之回阴家。备车,去太师府,走后门。”

    李长治一边应着,一边叫人拿衣服给太子更换,顺手也给林雨桐拿了一套。

    都是不起眼的青布袍子,显然,这是不想引人注意。

    马车是洛神医的马车,上了马车,就奔着太师府而去。

    到的时候,阴成之已经在后门等着了,“我今儿就在府里。”儿子今儿回来吗?老爷子昨晚上半夜就叫人在别院的门口等着他了,务必今儿回府里。收到消息的时候,家里正吃团圆饭呢。

    一说太子要来,阴太师还不高兴。饭都吃不消停。

    直到自家那人畜无害的儿子说:“还是见见吧。人家这次也不是为了你来的。”

    等说了‘冉耕’的名字,阴太师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嘴里喃喃的就一句:“他果然还没死……他真的还活着……”

    倒是一时半会的,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这名字一说,阴成之就知道太子是必来的。事实上,两人找这个冉耕,找了很多年了。

    刚到阴家一处偏僻的院子门口,见看到阴伯方和四爷走了过来。

    阴伯方的态度很奇怪,对林平章和林雨桐行了礼之后就道:“他只怕也是将死之人了。殿下万万不要逼迫他……”

    林平章没言语,率先进了那小院子,进了正房内室,看见了一老态龙钟面色蜡黄的老者,他看看阴伯方,又看看躺在床上的人:“这是冉公?”

    阴伯方怔愣在原地,然后慢慢的,眼圈就红了。他几乎是踉跄着走过去的,颤抖着双手去拉那双犹如枯骨一般的手臂,“耘之……耘之……是你吗?”

    冉耕慢慢的睁开眼睛,眯着眼睛细细的打量阴伯方,蓦地一笑,“并舟……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你。”

    “你……你……”阴伯方上上下下又看冉耕:“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了?当年,你突然失踪,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去家里找你……”

    冉耕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看到我家老老少少死于非命……鸡犬都未留下,是吗?”

    是啊!

    冉耕年迈的父母,妻子、儿子儿媳、归家的女儿女婿、孙子孙子包括外孙,无一幸免。家里的仆从、厨房的活鸡活鸭,还有门房养的那条大黄狗,都死了。

    惨啊!

    阴伯方擦了一把留下来的眼泪:“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我抽他的筋扒他的皮……”说着,就又顿了一下,试探着问:“是他吗?”

    冉耕慢慢的闭上眼,什么也没说,就是什么都说了。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阴伯方不信:“没道理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72章 鸾凤来仪(26))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