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79章 鸾凤来仪(33)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79章 鸾凤来仪(33)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0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79章 鸾凤来仪(33))的详细阅读内容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见。今儿有急事赶火车去,没来得及捉虫,明天捉吧。大家先凑活着看。

    鸾凤来仪(33)

    今日进宫, 可不是深好日子。

    天一亮,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秋雨下的不疾不徐,却带着一股子湿冷之气。

    太子妃是奉了太子的令, 进宫请安的。原先以为是要白跑一趟的, 却不想牌子递进去,长秋宫就接了。在宫门口等了有小半个时辰, 就有人过来接她进宫了。

    感觉气氛不对。以前进宫可没这么麻烦。

    结果刚上了带着肩舆, 就听到后面有急促的脚步声。

    太子妃扭头一看, 见是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跑来,在湿地上噗通一跪:“太子妃娘娘,我们王妃就在后面,打发奴来,请娘娘稍等……”

    王妃?

    敢这么行事的王妃除了武安王妃也没别人了。

    太子妃不想搭理, 正要走呢, 就听到后面有人喊了一声:“嫂子,可叫我好一通撵。”

    如此不顾体面的高声叫嚷, 除了武安王妃也没别人了。

    太子妃微微皱眉,压压手叫肩舆停下。

    武安王妃走着进来, 将给她撑伞的奴婢推开, 三两步跑过来, 直接上了给太子妃的肩舆。肩舆上有宫娥撑着大大的伞舆, 她坐上来, 将斗篷上的帽子推开,对太子妃展颜一笑:“可是巧了。我也正好要去给母后请安呢。”

    太子妃为君, 她为臣。

    在君面前,全无臣该有的恭敬。

    可这在宫里,对亲妯娌摆君君臣臣那一套,却又不合时宜。

    太子妃没计较,却也没给她好脸,只淡淡的哼了一声,坐在正中间不曾挪动分毫。因此,武安王妃就只能挤在边上了。雨慢慢大了,雨水漂不到太子妃身上,武安王妃却湿了半边的身子。

    妯娌两人各怀心思,到了长秋宫门口。

    下了肩舆,秋嬷嬷亲自来接太子妃,见了武安王妃却愣了一下。

    太子妃就道:“宫门口碰见弟妹。”

    将武安王妃的话一下子给堵在嗓子眼了。

    秋嬷嬷笑了笑:“也给王妃请安了。”说着,又道:“您跟丫头先去侧殿换身衣裳,小心着凉。”

    哪里是叫自己换衣裳,分明是不知道这么直接将自己带去皇后面前皇后会不会不高兴。

    心里知道的清楚,但却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扬起笑脸:“还是秋嬷嬷体贴,跟以前一样疼我。”

    皇后的侄女,早年在常在王府和宫里小住。

    可如今不一样啊。

    秋嬷嬷带着笑叫人带武安王妃,这才亲自扶着太子妃去了正殿。

    武安王妃看着太子妃的眼神愣愣的,继而轻笑一声:这就是有个好儿子的好处啊。

    之前,皇后待太子妃是个什么态度,如今又是个什么态度?打从太孙回来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秋嬷嬷带着太子妃进了正殿,皇后叫人给太子妃上热茶,拿手炉, “你今儿不来,我还想着叫人宣你进来呢。”

    太子妃笑了一下:“太子殿下惦记娘娘,今儿天不亮就催着儿媳妇出门了。”

    那边秋嬷嬷听着婆媳俩寒暄,然后趁着给皇后添茶的工夫上前,将武安王妃也来了的事,跟皇后说了。

    皇后愣了一下,才道:“叫进来吧。”

    太子妃心里哂笑,就知道会是这样。她早就习惯了。于是带着笑抬起头,那边武安王妃真跟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嘟着嘴,战战兢兢的进来,满眼都是小女儿家才有的委屈。

    她将头撇到一边,不知道皇后受用不受用,她受用不起。

    瞧着假的叫人恶心。

    皇后只笑了一下,开口却道:“怎么有工夫到长秋宫了,不是递牌子要见陈妃吗?”

    武安王妃脸上僵硬了一瞬:“是啊!安庆公主有些东西叫儿臣捎给陈妃。想着今儿要进宫瞧母妃,就先叫人给陈妃娘娘递了牌子。贸然求见总归是不好的。就是陈妃娘娘再慈和,到底是外人,礼数是要有的。”

    言下之意,皇后又不是外人,来了就来了,递牌子多见外啊。

    将话又这么着给圆回来了。

    皇后就说:“上官家下一辈的灵气,真真全跑到你身上了。”

    这话听不出是褒还是贬。不过她也听出来了,皇后这是对上官家没答应跟东宫联姻的事,至今依然耿耿于怀。武安王妃觉得,这生气的原因,又上官家没给太子面子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皇后觉得上官家不听她的话了。

    后者的可能性应该更大一些吧。

    但上官家这个决定,又不是自己授意的。自己一个出嫁女,这一统气,收的毫无道理。

    心里的想法翻涌个不停,面上憨憨的只做听不懂。不管这事好话还是坏话,只当是好话听了,于是笑道:“母后这是疼儿臣呢。”

    皇后笑了笑:“行了!知道你机灵。既然身上还有差事,就先去吧。忙完了,再过来说话也是一样的。”

    这是想跟太子妃说话嫌弃自己碍事了吧。

    武安王妃起身,“儿臣去去就来,不多耽搁。”

    既然不多耽搁,那等人走了,皇后对太子妃就长话短说了:“……陈阁老是你的父亲,有些事还是要你出面的。不管是宫里的陈妃,还是宫外的安庆,都有些不甚妥当。”

    太子妃皱眉:皇后这是什么意思,是说陈妃跟武安王走的近?

    “不是你想的那样。”皇后的眼里闪过意思忧虑,“陈妃的心似乎是向着华贵妃的。”昨晚上,没有陈妃对李妃的突然出手,华映雪是不可能夺走李妃身上……“我也不清楚陈妃和安庆对华映雪有什么作用。但有时候,咱们却不得不防。陈家既然是太孙的外家,就不要轻易卷入这些是是非非中才好……”说着,又是一顿,“回去之后,告诉平章。天慢慢冷了,多在府里将息身子要紧,如今这天,一出门就要着凉的。养一养,养上一冬,等春暖花开了,自然就好了。”

    对皇后的这些话,太子妃是更不解了。

    她是自小在长宁身边的时候,就接触皇后的。说是在皇后身边长大的也不为过。皇后了解她,她也算是了解皇后。这么些年来,皇后可从没有这么仔细的交代过关于太子衣食住行这一类的事。早年太子小的时候都不曾这么啰嗦。后来,哪怕太子的身子不好,她也不说这些啰嗦死人的话。

    可劲儿不知道什么愿意,皇后交代的特别仔细。

    她总觉得这是话里有话,但这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她却拿不准。一字一句,包括皇后的语气神态,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之后,才又寒暄了两句,准备起身告辞了。

    皇后也不留,看得出来,她的眼睛还带着红丝,显然,也是没休息好吧。

    于是太子妃就起身:“……母妃好好歇息。”

    前后没几句话,这又出宫了。

    “出宫了?”武安王妃看着陈妃:“娘娘是说太子妃?”

    陈妃垂眸:“出宫了。”

    “说起来,您是太子妃的亲姑姑呢。”武安王妃叹了一声:“所以说啊,这世事弄人。”

    陈妃将手里的茶盏重重的放下:“王妃前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那倒也不是。”武安王妃轻笑一声,“不过是……安庆她……”

    陈妃的手一紧:“安庆如何?”

    “也没什么大事。”武安王妃呵呵一笑,“安庆……身怀六甲……”

    陈妃蹭一下站起来,脸上的血色退了个干净,起身将正厅的窗直接关上,浑身都开始颤抖一般的道:“王妃请慎言。安庆再如何,也是金枝玉叶。不容你……”

    “是真是假,难道陈妃娘娘您不清楚吗?”武安王妃好整以暇,“东山的长春观中,端是春|情无边呢!”

    陈妃眼里就跟淬了毒一般:“是你算计的!”

    “娘娘!”武安王妃轻笑一声:“就像是您说的,安庆她怎么着也是金枝玉叶,我们王爷就是再如何,也做不出这样龌龊的事来。到底是如何的?您不是比我清楚吗?”

    陈妃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你想如何?”

    “陈家。”武安王妃说的毫不避讳,“陈阁老是您的兄长,太子妃的娘家可也是您的娘家。这段时间我冷眼瞧着,太子妃跟陈家可是越来越疏远了。说起来,这也是咄咄怪事。我这人没别的,就是好奇心重。”

    陈妃的肩膀一松:“就这个啊。”她轻笑一声:“其实也没什么……要真想知道,你找我那侄媳妇辛氏去。她那人……你该是知道的,目光并不长远。”

    武安王妃心里一动:“谁都知道我找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就是再蠢,也不可能跟我……”

    陈妃轻笑一声:“辛氏有二子,长子就不说了,那幼子跟永年县主,算是年貌相当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武安王妃眼里闪过一丝恼色,永年是她的长女,也是唯一长成的女儿。她嫁给自家表哥这么多年,怀孕坐胎,哪一年没有一两次?可要么是生下来就夭折,要么就是根本生不下来就流产了。就是长女,也是磕磕绊绊的才长到十岁上。之所以册封县主给的封号是‘永年’,也不过是都知道,这孩子体弱。唯一盼着的就是她长命百岁,得以永年。

    什么人都能拿来用,唯有永年,是她的逆鳞。

    正要恼了,就见陈妃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她马上就懂了,永年是自己的逆鳞,安庆又何尝不是陈妃的逆鳞。谁碰自己的永年,自己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跟她同归于尽。

    那么陈妃呢?

    也是一样的。

    她这是警告自己,别拿安庆的事说事。

    同时,她也升起一丝危机来。陈妃对华映雪,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是,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自己只是给小姑子传传消息而已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她起身告辞:“您放心,安庆公主……我一定会妥善照顾。”

    “不!”陈妃一把拉住武安王妃,“我希望你把收尾给处理干净。安庆就是安庆,不容丝毫亵渎,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冰清玉洁的。”

    武安王妃愣愣的看向陈妃:“您这样,安庆会恨死您的。”

    陈妃反问武安王妃:“假如永年县主跟安庆易地而处,换做你,你会如何?”

    所有母亲的心态都是一样的。

    武安王妃慢慢的垂下眼眸:“脏了我的手……”

    “等事情了了,我告诉你一件有意思的事。”陈妃笑了笑,“许是跟东宫有关,跟太孙有关。如果证实了,那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什么东西就一切都不一样了?

    武安王妃笑了笑:“成交。”

    从陈妃宫里出来,去了长秋宫。

    长秋宫里皇后并没有歇下,过来就叫进来。

    武安王妃笑着说起安庆给陈妃捎带的东西,什么菜干,什么针线活,皇后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全没往心里去的样子。一瞧,就知道她对这事并没有什么兴趣。

    于是她就笑道:“儿臣也知道母妃生气。可儿臣跟母妃一样,都是上官家的出嫁女。如今,娘家的事,咱们那里说的上话呢?不过听婶婶的意思,是觉得永安是顶顶好的……”

    不想把闺女嫁给东宫的庶子,却愿意为家里的儿子求娶东宫的嫡女。

    要是如此说,这倒也有理。

    皇后的面色缓和了两份:“这事只在长秋宫说说就罢了,可莫要在太子和太子妃面前提。永安跟太孙一母同胞,身份贵重。如果上官家开这个口,那才是不知深浅了。况且,先有了拒绝临安的事,如今又攀着永安,这不是挑唆东宫嫡庶之间的关系吗?罢了,他们如今行事是越发的糊涂了。行了,你回去吧,这些事原本也不与你相干。”

    武安王妃浑身都松了:“姑母才是真声明呢。”

    说着,见皇后的眼里有了疲惫之色,就起身告辞。

    等秋嬷嬷送人回转,皇后才睁开凤目,眼神有些冰冷:“小秋,本宫是不是越来越仁慈了?”

    这话说的?

    “娘娘,随他们闹去吧。”秋嬷嬷低声道:“幸而太子仁慈,胸怀宽大,对娘娘又孝顺……”

    皇后摆摆手:“我能容下他们各怀心思,勾心斗角,却容不下他们吃里爬外。又是陈妃,又是华映雪,她倒是长袖善舞!”

    秋嬷嬷不敢说话,但见皇后的怒意不消,才低声道:“王妃是瞎胡闹。到底是没诞下小王子,到底是底气不足呢。要是没点用处,王爷那边……”

    皇后冷笑一声,紧跟着就摇摇头:“话不是这么说的。”她慢慢的闭上眼睛,“叫人盯着她。别看她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其实细想,倒也不算是全无章法。”

    秋嬷嬷应了一声是,就给皇后身上盖上毡子,慢慢的退下去了。她不明白,昨晚发生了那般的大事,为什么皇后就是不向太子透漏分毫呢。

    太子用手不停的摩挲着腰上的玉佩,静静的想着皇后叫太子妃捎出来的话:“……等到春暖花开……”念叨了两句,似乎有些明悟,眼里多了几分复杂之色,轻轻的叹了一声,看向一边的林雨桐:“你也听明白你祖母的意思了吧?”

    皇后的意思是说,宣平帝只怕是熬不到明春。

    至少皇后有办法叫他熬不到明春。

    这意思还不明白吗?皇后的意思跟太子的意思是一样,都是说别急着动。熬过这几个月什么事都好了。

    林雨桐就想起皇后跟华映雪昨晚的对视,这两个女人之间,绝对有猫腻。

    要不然皇后怎么确定平宣帝活不过明春呢。

    皇后透漏出来的意思,坚定了太子的决心。

    林雨桐没有说话,但他从不会讲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该做的第二手准备还是得暗中准备的。

    才说要召集几个人去书肆那边商量商量呢,恰巧,戚还回来了。

    不光人回来了,还非常阔绰了带了不少东西回来。都是长宁给准备的。

    什么毛皮药材,都是整车整车的拉的。

    也有一些东西,是顺带带给皇上皇后,太子太子妃,包括武安王三皇子还有其余两位公主的。

    长宁哪怕是在凉州,这跟京城的联系紧密不紧密,也直接关系到她在凉州的地位。因为,跟这些京城的至亲恢复往来,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

    至少,对长宁是这样的。

    对长宁重要的事,在林雨桐这里自然就是大事。

    东西,林雨桐得亲自送。

    给宣平帝送的时候,人家没见,只说是怕睹物思人,叫冯千恩出面给收了。

    林雨桐没强求,带着去了长秋宫。

    到了长秋宫,皇后倒是真欢喜。说实话,给皇后的东西也不是顶好的,但皇后拿着又是哭又是笑。问了林雨桐许多凉州的事。

    林雨桐一一跟她说了,凉州的行宫是什么样的,哪里是三国的交界处,平日里有多繁华等等,等等。

    越说皇后就越是欢喜,还试探着问林雨桐:“你说,她会觉得孤单。其实,要是觉得孤单了,再嫁也无妨……只要她高兴就好,人倒是不挑的……”

    林雨桐就笑:“我跟祖母的心思是一样的。要是能碰上合适的人选,姑姑能再走一步,我是举双手赞成的。将来有个孩子,一辈子也不孤单……”

    句句都说到皇后的心坎上了,“还是你明白我的心思。”

    可林雨桐没说的是,长宁是死活不会再走一步的。有些伤痕一旦造成了,就没办法愈合。伺候了父子二人,这就是长宁心里永远也迈不出的坎。只要权利和自由,能慢慢的抚平这些伤口。

    说着话,林雨桐笑了一下,低声问皇后:“姑姑还给华贵妃捎了礼物……”说着,她就眨了眨眼睛,似有促狭之意,“不知道孙儿能不能转交……”

    “是个什么玩意?”皇后猜不是什么好东西。长宁的性子,有些烈。吃了亏,不找回来,晚上都会睡不好的。

    林雨桐呵呵的笑,招手就叫添福捧过来了:是一个匣子,打开之后,里面赫然放着一个能托在手掌上的鸟笼子。纯金打造的,手艺也不错,轻巧也是有的。但这样一个东西……能关什么鸟?

    是说华映雪不过是被人攥在股掌之间的玩物吗?

    读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显然不是什么好话。

    皇后笑了一下:“那你去吧。”

    没拦着自己见华贵妃。

    可事实上,林雨桐知道是见不到华贵妃的。果不其然,东西收了,人没见到。

    这也就说明,皇后不管是对太子还是对自己,都没那么坦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因此,她就更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寄托在皇后身上。

    出了皇宫,没有直接回东宫,而是去了武安王府。武安王不在府里,只说是去了城外的马场,林雨桐也没心思追究其真假。就说拜见王妃是一样的,结果人家长史出来说了,王妃也不在。

    东西收了,主人一个没见到。

    出了门,明凡就低声道:“武安王应该是去了马场了,那马场离镇北司最近。”

    是说,在马场可能是去接触镇北司的。

    林雨桐‘嗯’了一声,又道:“王妃……去了东山……”

    东山,长春观,这里最特殊的地方就是靠近后山的一处院子,名为落凤院。

    安庆公主就住在这里。

    在这里,全无半点出家人该有的东西。里面的摆设之奢华,比宫里更甚。

    她属于道观的异类,谁也管不到她身上。

    披着道家的外衣,后山却成了她的后花园。日子好的时候,在这里悠游嬉戏,好不自在。

    这里,如今是东山的禁地,绝对不许外人靠近的。

    此时的安庆,坐在石凳上,手里拈着棋子,静静的看着坐在对面的人。

    此人肤若凝脂,琼鼻红唇,细看,还有几分阴家人的品格。

    是极为出色的长相了。可要是说年纪,这么一副长相,真还就看不出年纪。不过应该不是少年了。

    安庆的专注,叫此人面色有些微微泛红:“真人为何这么看着我?”

    “好看?”安庆随意的放在棋子,手伸了出去,轻轻的挑起了对方的下巴,“别叫我真人,叫我安庆,可好?”

    “怎敢?”此人慢慢的低头:“奴卑贱。”

    安庆的面色就有些不愉,“卑贱不卑贱的,我说了算。这样一幅长相,莫做出一幅女儿之态。”

    此人微微低头:“奴知道……公主心里惦记着……”

    安庆的面色再次沉了下来,“不该说的不要说,要是记不住……”

    此人猛地抬头:“奴明白。”他也伸出手去,放在安庆的脖子上,然后不安分的从领口往下滑,“不过是一幅皮囊,男女之间……不外乎如是……他给不了你的,奴能给你……”说着,就凑过去深,嘴唇贴着嘴唇,四目相对,安庆只觉得浑身都灼热了起来。

    她轻笑一声:“也是怪了……不通晓男女之事……只觉得非他不行……可……”

    “可一旦明白这里面的妙处……”男人的声音带着魅惑,“便觉得,只要能给予这样的快乐,谁都行。”

    安庆伸手捂住他的嘴:“也不是谁都行。你该庆幸,你这副长相,是占了便宜了。”说着,她就抓住他四处捣乱的手,呵呵的笑了起来,“你现在是我的人……总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放在我身边的……”

    这男人清了清安庆的手心:“是谁真的有关系吗?您不高兴吗?不……舒服吗?”

    安庆刚才还柔情蜜意的眼瞬间就变的冷清,喉咙间发出轻轻的一声叹,似是带着无尽的怜悯一般:“现在说,我还能救你一条性命。如若现在不说,你只怕这辈子都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这男人微微愣了一下,认真的看向安庆。见安庆的表情不似做伪,他慢慢的收回他的手:“公主殿下,何出此言。”

    “我腹中坏了孽种,你觉得皇家可丢的起这个人?”安庆摸了摸小腹,露出几分苦笑之色,“说吧,不说我真护不住你。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咱们之间……不到海深的情分,但也比百日要厚重。我不想看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男人眼里的情|欲慢慢的退却了,神情也变的清冷起来:“公主殿下心善啊。”

    安庆就看向他:“你跟华映雪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男人的眉头一挑,“但……我确实是她想办法安排给公主的。”

    安排?

    安庆哼笑一声:“是安排还是谋算?”

    “结果都是一样。”男人笑了笑,“我出现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公主将我当成了他主动求欢……”

    “住嘴吧。”安庆缓缓的闭上眼睛,像是平复此刻的心情。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几分蛊惑之色:“……那一晚,对奴来说,也够回味一生的了。”

    “都说了不要再提这事。”安庆的面颊微微泛红,“跳过这事,你只要告诉我你是谁,华映雪叫你到我身边究竟为的是什么就行。其他的一句都不要提。”

    “这样啊。”男人的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失望和笑意然后才道:“其实……我是谁不要紧,重要的是我要干什么,是吧?”

    要这么说,也对。

    安庆微微点头,没有打断他。

    这男人就轻笑:“我如果告诉公主殿下,我本来就在东山,比公主殿下来的还早,您回怎么想?”

    什么?

    安庆睁大眼睛:“你在东山做什么?又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这男人一笑:“不是我要找公主,是公主您可能看见了不该看见的而不自知。我来,就是想知道,公主殿下您到底知道不知道。还要确保,我们的秘密,不能在发挥作用以前,就失去意义。”

    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庆微微的皱眉,随即想到什么似的道:“每天夜里,听到的声音,根本不是什么山风的声音,你们……在这山腹里……”

    “殿下!”这男人一笑,手搭在她的肚子上,“殿下想不想,叫咱们的孩子光明正大的出生……想不想,他有一个你想都不敢想的前程……”

    安庆眯着眼看这男人:“你……你们要做什么?我父皇如何了?”

    这男人一笑:“那不是我该关心的事,也不是殿下该关系的事。我们要做的就是一个等。耐心的等等,快了……”

    什么快了?

    还不等安庆问呢,外面就来通报:“武安王妃到了。”

    安庆的面色复杂了起来,怔怔的看向这男人:“要你命的来了。”

    这男人丝毫也不慌乱,轻轻的亲了亲安庆的额头:“他要不了我的命。对吗?”

    安庆推开他:“要走快走,我未必就拦得住。”

    落凤院后院门口,就有响亮的声音传来:“妹妹若是想拦,自然是拦的住的。”

    安庆的面色一白,这男人却噙着笑意静静的看着。

    武安王妃就这么从后门出来,顺着山间甬道,走了过来。等看到安庆身边站着的男人的时候,她微微愣神之后,又笑了:“果然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

    “二嫂。”安庆福福身:“我就知道,二嫂会来的。”

    “妹子是个聪明人啊。”武安王妃轻笑一声,看向那男人的眼里就闪过一丝可惜之色,“我也不想做棒打鸳鸯之人,可惜,我受人之托,必然是要忠人之事的……”

    安庆皱眉,才要说话,边上的男人就拽了安庆一把,出言道:“公主殿下,奴想跟王妃单独谈谈……”

    安庆不解,看向这男人的眼神满是警告。

    这男人却只带着浅浅的笑,看向武安王妃:“奴这里说不得有王爷需要的东西呢。”

    武安王妃面色一变,看向这男人的眼神就更加的危险起来。

    “真不要吗?”这男人轻笑一声:“就在您的脚下呢。”

    安庆和武安王妃同时变了脸色,“什么东西?”

    “东山本就是一座矿山。”这男人摇头,“山腹之中……便是兵器作坊。”

    啊?

    武安王妃看向安庆:“妹妹,能否给我行个方便。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啊!”

    安庆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在这里等你们。”

    于是男人在前,武安王妃在后,往后山更深处而去。

    一路往里走,转过不知道几个岔路口,本是用心记路的她都已经记不住了。

    “王妃莫要担心。您不能按时回去,我们也一样有危险,犯不上的。”男人浅笑间言谈,无端的叫人觉得特别可信。

    三两句闲话下来,不知道怎么就转到一处山洞之中,还没反应过来,就是猛的一黑,山门关上了。

    武安王妃不由的惊叫出声,然后一只干燥温暖的手就伸了过来,抓住她的手:“您跟紧我。”

    岂有此理?!

    武安王妃用力的甩了一下,那只手甩掉了,却传来一声男人的轻笑声,“那您慢点走。”

    可这是山洞,地并不平坦,好似一直是往下走的。正想着呢,轻柔的男声又提醒了一句:“要下台阶了,您可当心。”

    话音才落,武安王妃一脚踩空,就朝下扑了过去,紧跟着,就跌进一个满是男性气息的怀抱。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搭在她的胸口,似是有意,又似是无疑的揉搓了一下。

    登徒子!

    她抬起手一巴掌就甩了过去,男人并没有避开,而是轻轻的将她放下,“您看,贵人就是这么难以伺候。”

    见此人并没有真的行轻薄之事,武安王妃舒了一口气,刚才生生吓出一声冷汗来。

    往前走不远,便有微光。

    男人一脚踏进石室,将灯火全都点亮,这才请武安王妃进来坐,“您请稍等,在里面干活的男人家衣冠不整……”

    这倒也是。

    她走了进去,见里面整洁一尘不染,香炉里还散发着淡淡的馨香,就走了进去,坐在了石凳上。

    男人坐在她的边上,这叫她不自在了一瞬。男人就解释:“实在是地方狭窄,委屈王妃了。”

    “无碍!”安庆的男人,想来应该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这男人倒了一杯热茶过去,“武安王能有如此王妃,当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不是哪个女人都有勇气赴险的。”这话说的真诚,武安王妃面上闪过一丝动容。

    是啊!自己如此,又是为了什么呢?

    “您在怕呢?”这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怜惜,“您是怕,在王府,以后没有您立足之地吧。就算是这大好的江山轮到武安王坐,可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儿子啊!

    武安王妃胸口起伏,但还是收敛心神:“我只看我要的东西,跟我说这么做什么?”

    “可我这里,不光是有王爷要的东西,说不定,王妃要的东西,我也有呢?”男人转脸,笑意盈盈。

    武安王妃不接的看他,冷笑道:“你知道什么,就敢说你有!”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79章 鸾凤来仪(33))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