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85章 鸾凤来仪(3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85章 鸾凤来仪(3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2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85章 鸾凤来仪(3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39)

    “都是祖父的不对。”阴伯方恼了一瞬之后, 眼里就又蓄满了泪,“看看人家家里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还都是疯吃疯玩, 狐朋狗友走马斗鸡。再看看我乖孙, 因着祖父的名声,这些年连个跟我乖孙要好的人都没有。猛的出来一个, 你这傻孩子就跟人家掏心掏肺……”

    阴成之在外面一双眼睛翻白眼翻的眼珠子都差点翻出来。

    坏种就是坏种, 找啥理由啊。

    再说, 是没人愿意跟他玩吗?想巴结你阴太师的孙子的,那真是能绕着皇城排三圈。是你,不是说你孙子身体弱,就是说人家那些孩子都是心怀歹意。跟你孙子关系好了,你说人家是看你家孙子长的好, 心思不单纯。跟你孙子稍微疏远了, 你又嫌弃人家不巴结你孙子,不知道好歹, 还说这样的人不算是机灵人,不用搭理。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吧, 恨不能一圈护卫围着。好像谁都要害你的宝贝孙子一样。你说这样, 谁敢跟你孙子相交?

    谁都不会自在的嘛。

    除了这些因素, 客观上嘛, 也有原因。毕竟他祖父是阴太师, 能跟他平等相交的人实在是不多。

    至于说两人好到掏心掏肺,真说不上的。其实是你孙子压根就没有这么好的品格。

    看着挺好的吧, 那前提还不是人家那太孙是女的,且对他那张脸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的女的。要不是他能把人家拿捏住,你以为他会掏心掏肺?

    这回这么大的事,太孙都没动静。为啥?还不是都指着这小子呢。这得是多大的信重啊。

    这会子,他有点明白太子的顾虑了。这姑娘哪哪都好,哪哪都合格。但就是身上去不了女人的通病。

    正要进去呢,就听见自家儿子问了一句:“谁在查东宫别院?”

    得!他祖父眼泪都快下来了,他的关注点永远都在这件事上。

    林成之都替自家老爹难受。

    果然,阴伯方咔了一下,看着孙子的眼神就有些幽怨:“祖父说了这么多了……你还是铁了心要……”

    “您就真甘心,您的子孙后辈都只龟缩在小小的岛屿上,然后泯然众人?”四爷这么问了一句。

    阴伯方的的瞳孔猛的一缩,谁没有点心气呢?可……他长叹一声:“伴君如伴虎啊!祖父是盼着你平安的。别的都不要紧,只要你平平安安便好。可你要是觉得祖父的安排,让你觉得不痛快……”

    “当然不痛快。”阴成之推门进去:“您非要按您的意思,把鲲鹏塞到鱼缸里,他能自在么?”

    阴伯方瞪眼:“你怎么来了?”

    出京之后,他可压根就没跟着,干啥去了,也没人知道。这么绕了一圈怎么又给绕回来了。

    心里寻思着,阴伯方却更关注这孽子刚才的话,‘把鲲鹏塞进鱼缸里’?好大的口气!“你觉得你儿子是鲲鹏?”

    “自然。”阴成之抖落了斗篷坐过去,眼里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阴伯方哼笑:“你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我也这么想。”

    这话说的!

    阴成之的目光一凝,却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徐徐展开,“您先看看这个再说。”

    四爷有几分无奈,那是他跟桐桐抽空画的地图。将几个国家的地图拼凑在一起,加上出海商人带回来的海上地图,拼拼凑凑的,差不多把这个世界的一个角给补起来了。

    哪里是河流,哪里是湖泊。哪里是山川,哪里是深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再根据民俗野史游记杂记的考据,在上面标识出哪些地方可能有煤矿,铁矿,铜矿,甚至于桐油一类的,也都有标识。

    这些,阴伯方倒是不怎么关注。他关注的重点,全都在地图上标识的各国的要塞据点上。上面用或是红色,或是黄色,或是绿色的带着颜色的箭头,指向这些地方。初看之下,觉得杂乱无章。可细看却能明白,这根本就是一张布防图。而这布防图,竟是将北康、西海、越国等等周边小国全都部署在内的。

    连之前他准备的那个退路,那坐岛屿,也在其中。

    那里,好似被当做了一个补给中枢。

    他的手在地图上流连:“你们这是要?”

    阴成之就笑:“看地图最下面的留白处。”

    什么?

    阴伯方的眼睛不行了,举起地图放的远一些,才勉强看清楚上面的一行小字:泽国江山入战图。

    字迹清秀端丽,笔锋飘逸洒脱。

    “这是剑指天下?”阴伯方的眼睛湿润了,手甚至有些颤抖,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然后又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这种反应真是……

    阴成之轻轻摇头,只等着老头子情绪稳定下了,才道:“您当年的志向,不就是如此吗?”

    “是!”阴伯方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老子当年就想着,能号令天下兵马,有朝一日,一举荡平这天下。这么些年了,靖国就如同狼嘴边的羊,养肥了,狼就过来咬一口。再养肥了,再来咬。可咱们的皇上呢?送了女儿送孙子,却唯独没想着反戈一击。但凡他有令,但凡他有一丁点这样的想法和骨气,我就是拼了我这把老骨头,也能挎上三尺剑,去征战沙场。可是他没有……他没有……”

    阴成之就说:“他没有,但是他的孙子有。您老了,但您的孙子正年少。”

    阴伯方轻笑一声:“太孙……很好!只可惜啊……”

    “可惜什么?”阴成之追问了一句。

    “可惜……”阴伯方哼笑,“可惜他不是太孙。”

    啊?

    知道了?

    四爷就道:“祖父刚才话没说完,您说有人调查东宫别院。”

    “话都说到那份上了,你还想瞒我?”阴伯方哼笑一声,“阴家别院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陈家的表小姐,反倒是住着一个叫吴林的少年人。此人聪颖倒是不假,但为人率真,性子执拗。喜之则愈喜,恶之则愈恶。这么一个背景不显的少年,却住在东宫别院之中。受太孙之优容连镇儿你都不能比。”说着,他就一叹,“你祖父在朝堂这些年,什么样的事没经过?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自问到现在为止,脑子还算是清明。吴林……林吴……吴者梧也。要是没看错,他才是太孙。而如今这位像是太孙,也确实是合格的太孙的太孙,不过是当年送到北康的一个替死鬼而已。当时,你们出使北康,陈家派人往凉州去,我当时是知道的。虽然那时候想不出缘由,也只以为是陈擎苍那老东西跟我一样,心疼孙子,是护着他孙子去的。却没想到,在凉州就发生了刺杀案。可即便是这样,在当时我也没多想,可如今回头串起来想想,一切就都说的通了。陈家派去要杀的就是假太孙,目的是换回真的。但是啊……谁也没料到,当日的假的反倒是成了事了,轻易也杀不了了。于是,真太孙就变成了这个叫吴林的少年,突然出现在了京城。而自此之后,东宫与陈家的走动,骤然冷淡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东宫怨怪陈家没有把事办好……又或者,这真太孙说不得是陈家的什么人,东宫以为陈家藏了私心,关系这才恶化了起来。表面上看起来,假太孙跟陈擎苍那老东西倒是疏远的很,可真有事了,这太孙还是信任陈家人的。比如东山之事,是陈家那个小孙子出面的吧?我不知道你们想利用这个假太孙要干什么?但是,且记住,君王才是一国之根本。假的终归是假的,总得还回去的。可太孙要是换了别人……还值得你们为他如此吗?”

    四爷和阴成之对视一眼,眼里都有些笑意。

    显然,哪怕是阴太师,他怀疑了,他前一半的推测也都是正确的,但却唯独不敢想的是,如今的太孙压根就是个女子。

    阴成之就说:“哪里假了?看不出来他跟太子还有几分相似吗?”

    “昊元子据说也顶着一张跟你有几分相似的脸好几年呢。”阴伯方怼了一句,“难道也是我儿子?”

    这么说,好似也对!

    阴成之哈哈就笑,笑完了就冲着阴伯方竖起大拇指,“您啊……是这个!”

    少拍马屁!

    阴成之就又笑:“父亲难道忘了玄机那老道的话?”

    玄机的话?

    什么话?

    他的脑子里想起八个字:龙形凤影,风影龙形。

    这一点拨,阴伯方骤然变色,“他是……她是……”

    阴成之微微对阴伯方点头:“她才是真正的永安郡主。”

    阴伯方想起那个爬在自家墙头的少年,“竟然是这样吗?”所以,人家觊觎自己孙子,是很正常的事?

    紧跟着,面色却愈发的复杂起来,“你们是想干什么?异想天开!”

    “她有凌云志,您的孙子有鲲鹏之心。”阴成之笑了笑,“再说了,这决定又不是需要您来下。那是太子将来的事。如果太子都不反对,都觉得能接受。如果那位真太孙主动提出这个建议,您有什么难以抉择的?别说不对着女人屈膝的话,见了后宫妃嫔,您一样得屈膝。跪得了她们,怎么就不能跪她了?”他指了指地图,“如果真有一天,能荡平这天下,这样的人,哪怕是女人,不值得一跪吗?”

    强词夺理。

    阴成之就冷笑:“您别忘了,玄机那老道还说,林家的气数本是该尽了,是这个太孙,给了林家一线生机,给了大靖一个生机……”

    话没说完,‘轰隆’一声,雷声从天边滚滚而来。

    父子三人朝外看,外面已经喧闹起来了,侍卫杂役都纷纷跪在院子里磕头,嘴里喃喃自语:天老爷息怒!天老爷息怒。

    阴伯方面色难看:“难不成真是天意?”

    冬天打雷是极为罕见,但也不是真没有。民间有句俗语说:雷打冬,十个牛栏九个空。

    今年的冬天,雨雪必然极多,气温也肯定不会高。

    十个牛栏九个空,是说牲畜十之有九都会被冻死。

    “如今咱们还没出京畿呢。”这灾情马上就要出现在京城附近了。阴成之忧心忡忡,“最糟糕的是,雷打冬,天出异象,人心必乱。”

    话音才落,一道闪电照亮了半个天空,亮光照在阴伯方的脸上,他的白发白须在风中在风中飞舞:“我这一辈子都搭给他了,老了老了,也为你们活一次……老实说,你们到底是想做什么……”

    “做什么?”林雨桐对着太子笑:“别的您什么也不用管。京畿之地今年必受冻灾,未雨绸缪,在大寒尚未至的时候,钱粮布匹棉麻柴炭,一项一项都得开始着手征调了。以现在的情况,把这件事办好,可也绝非易事。”

    林平章看向林雨桐的眼神就又变了:“难得你心里谋划的是这些。”

    “如果不关心这些。那就是舍本逐末了。”林雨桐将药碗递给太子,“您啊,安心做好这些。人心所向,那便是仁者无敌了。”

    至于其他的事,林雨桐笑了笑,叫武安王折腾去吧。

    天生异象报到宫里,皇上没有见御史台御史,也没见以陈擎苍为守的内阁大臣,只叫人传话说是知道了。

    陈擎苍等还没从宫里出来呢,就接到东宫的旨意,叫他们觐见。

    问是何事相招,李长治就说:“太子忧心今年会是个寒冬,请诸位商量对策呢。”

    张书岚毫不避讳的说了一句:“幸而还有太子。”

    蒙恩将这些话听的真真的,等人走远了,他就回头朝正阳宫里看。皇上这些日子,就没出过寝宫。

    被抬进去的女人,也没有被送出来。

    何故?

    正寻思呢,副将急匆匆的来报,“甲子营来报,武安王先后打发了十几拨人出京,去向不明。”

    武安王?

    蒙恩便问:“那东宫呢?东宫可有动静?”

    副将摇头:“东宫并无异常。几位大人也都是同进同出,看不出与谁更亲厚。”或者背着人密谋了什么。

    蒙恩就道:“东宫可知道武安王府的动静?”

    副将一脸的一言难尽之后才道:“得到的消息比咱们早。少将军早打发人告知太孙了。”

    那这可够沉得住气的。

    东宫到底是怎么想的?

    蒙恩点头:“别管东宫,死盯着武安王府。看看这位武安王到底是想干什么。”

    把副将打发了,蒙恩想了想,还是在殿外求见皇上。

    冯千恩出来了:“怎么?有事。”

    蒙恩见冯千恩双眼通红,满脸疲惫,估摸着应该是没顾上休息。心里就更奇怪了,连寝宫都没出,可也没睡觉,这是干啥了。心里这么想着,但面上不露,只把武安王的动向说给冯千恩了。

    他也不怕冯千恩误会什么,本来嘛,他掌控禁卫军十数年了,要是交了一部分兵权就什么消息也收不到了。那只能证明他的无能和不称职。

    冯千恩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可能是没休息好,他足足愣了几个喘息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开口问的第一句话不是武安王派人出去干什么了,而是问太子,“……没拦着吗?”

    太子应该拦着,可太子拿什么拦着?

    蒙恩都觉得这位大总管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了。

    但这话他却没法说啊,只道:“之前,见太子府的李总管请几位大人,说是要商量赈灾之事……”

    言下之意,东宫针对武安王府,没有多余的动作。

    “怎么会……”冯千恩顿了顿才点头,“知道了,奴进去禀报。”说着,就朝里走,一脚都迈进门槛了,才低声说了一句,“请将军多费心了。”

    是说要是有能力,多盯着武安王府的动静。

    蒙恩皱眉,但还是点头:“请公公放心。”

    冯千恩在进去的一瞬间,脚步放的更轻了。

    寝宫里,一躺一跪两个人,默默的对视着。

    宣平帝没看冯千恩,只看着华映雪:“现在呢?想好了吗?如果想好了,你便是皇后,将来便是太后,一辈子荣华富贵。朕可以册封巫家为国师。你可以从皇室中选任何一个你觉得有潜质的孩子,从你们巫姓,替你们巫家延续香火……亦或者,你将她放出来,她之前说过,她的法宝之中有灵药,能活死人医白骨。区区伤了身子不能生育,之于灵药而言,不过是小症候而已。朕得法宝,她得后位,你得灵药。治好顽疾之后,出宫嫁人生子,为巫家延续香火。朕留一道遗诏给你巫家,只要大靖不亡,便保你巫家不灭,荣华富贵,高官厚禄,得享人间富贵。”

    华映雪先是轻笑,再接着便是哈哈大笑,继而嘿嘿冷笑,笑完了才道:“您还指望大靖不亡呢?”

    “何意?”宣平帝身体前倾,问道。

    “带我去无极宫。”华映雪冷哼,“如果不带我去,我敢保证,你不仅成不了仙,得不了长生,只怕还得身首异处。”

    宣平帝还没说话呢,那边冯千恩心却骤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快速到皇上身边,将蒙恩禀报的事说了。

    “出京?”宣平帝皱眉,“东宫没动静?”

    冯千恩摇头,之后又看了华映雪一眼:“只怕贵妃娘娘真知道什么也不一定。”

    宣平帝冷飕飕的看向华映雪:“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现在杀了你。她如今的情况,就算再寻一宿主,想来即便情况不稳,但应该还能在。而你,死了便真的死了。”说着,就将挂在床边的帝王剑拔了出来,架在华映雪的脖子上:“怎么选,你决定。”

    华映雪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收起来了:“早就想到你会这么做了。我用巫家之术将我跟她的命线连在一起了。我死她神魂俱灭。我知道,我这么说,你肯定不信。不信也没关系,你大可以试试。有你给我陪葬,死后我也算是对列祖宗总有个交代了。”说着,话语又一缓,“那所谓的法宝是什么,你我其实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能长生……那只能说是咱们的一厢情愿。可凡事都有万一,要是万一有个什么……我不过是一死,而你呢?还有人间帝王可做吗?带我进去,我就告诉你武安王派人出城是去干什么的。”

    宣平帝奇怪的笑了一下:“想去啊……行!”他看向冯千恩,“叫人准备,清道。咱们这就去无极宫。”

    进入地宫的人只有四个。除了宣平帝冯千恩和华映雪之外,还多了一个人,是太医。

    他被带着眼罩,带进了地宫。

    到了地宫里,就缩到角落。他知道,今儿只怕要命丧此地了。

    华映雪带着戒备看着宣平帝:“带太医做什么?”

    宣平帝的面色平和,但突然,他动了。手起刀落,华映雪的一只耳朵瞬间就飞了出去。

    “啊!”华映雪尖叫一声,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她的手被捆绑着,只能感觉到面颊到脖子上,有一股子热流涌动,黏糊糊的,她知道,那是血,“你……畜生!疯子!”

    宣平帝的面色越发平和,“一只耳朵……两只耳朵……鼻子……眼睛……舌头……不,舌头给你留下,接下来是十根手指,再然后是十个脚趾,再不行,胳膊腿也是可以削去的……”他低声问已经缩成一团的太医,“史书上记载的人彘,放在瓮里,不是也能活吗?”

    华映雪先是颤抖,然后又是一声声嘶力竭的尖叫:“你……你……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比吃人的禽兽都狠……”

    宣平帝哼笑了起来:“将朕耍的团团转,要朕的江山,谋害朕的性命……你早该有被如此对待的心理准备才是。怎么?对你十几年的好,真叫你觉得朕不会如此无情吗?不是想要长生吗?不是想要巫家不灭吗?成了人彘,放在瓮里。真要是什么都不想说,那就别说了。朕连舌头都不给你留了……还有这张脸,该划上一千刀一万刀。然后再让你千年万年的活着?”

    那才真是生不如死。

    “不……不……不要……”女人的眼神瞬间变了,“别这么对她!你别这对她。求你了!我说,我都告诉你。你别这样。”

    宣平帝的面色这才缓和了起来:“龙儿啊,不如此,等不到你啊。”

    他招手叫太医:“过来,看伤,止疼。别叫朕的龙儿受苦。”

    太医是半趴着过去的,颤抖着手处理伤口,疼的女人不停的颤抖。

    怕再叫太医受牵连,女人强忍着一声都不吭。

    好容易包裹住了,这女人才道:“我……我在哪?”

    这话问的叫太医糊涂,但宣平帝却懂了是什么意思。他看向冯千恩,“带过来。”

    不大工夫,冯千恩背着一个布袋子出来。

    打开布袋子,女人‘呕’的一声,差点吐出来。看着被埋在石灰堆里的……自己?这种感觉,才真是叫人生不如死。

    “我错了……我错了……”自己所遭受的这一切,都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吗?

    宣平帝满脸热切的看向女人:“快看看,它还在不在?”

    女人伸出手,忍着恶心搭在‘自己’那枯手上,那种契合的感觉叫她知道,它还在。

    那一瞬间,她的神魂像是进去了一般,里面的东西什么都没变,却有滴滴滴声一声接着一声的响着。

    这是什么声音?

    她看向联络器,然后瞪大了双眼:那是提示装置,一旦提示装置被启动,就证明它可能在不远的地方监测出同类的存在。

    这个世界还有人来了!

    这个发现,叫她莫名的惊喜。

    如今该怎么办?

    还没想好呢,就感觉身体如万金巨石狠狠的朝下坠,然后再睁开眼,眼前的人还是这个男人,耳朵的剧烈疼痛告诉自己,她此刻已经在华映雪的身体里。

    她知道,一定是华映雪对自己做过手脚。要不然,刚才早就已经带着空间返回了。

    要真是想办法离开,也行的。华映雪现在的状况,只要自己想办法拖住这男人救了她,她就能解开捆绑自己的束缚,但是……走吗?

    走什么啊?

    这所有的苦噩都是自己该受的。自己的无知曾经害了多少人。

    杀人是要偿命的。

    如今离开,今生或者以后的每生每世,可会活的安心?

    苦笑了一声,心里有了计较,就朝宣平帝点头:“我得跟华映雪商量商量,她捆绑我捆绑的太紧了,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带出来了。”

    宣平帝脸上的喜色一闪而过,“好!好!好!只要你兑现承诺,我什么都给你。”

    女人笑了笑:“给我拿一只硬笔和纸张来。”

    冯千恩就看向太医的药箱。这里面一般是带着笔墨纸砚的,他要随时开方子用的。

    太医将箱子递过去,冯千恩接过来翻出笔墨纸砚摆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华映雪就被松绑了,‘她’坐过去活动了活动手,才拿起笔,艰难的写起来。

    宣平帝看了半天都看不懂写的这曲里拐弯的东西都是些什么玩意。就不由的问道:“这是天书吗?”

    对于他而言,算是吧!

    女人点点头,将信写完。然后拿信碰‘自己’的手指,信瞬间就消失了。

    宣平帝就问:“你是写给谁的?”

    “陛下要去,总得人家同意。要不然,谁接您呐。”女人说着就道:“华映雪这个蠢女人,将我跟她捆在一起,她走不了我也走不了……”

    话没说完,脑子里就有个声音说:“你在撒谎。你现在根本就不想走。”

    “怎么不说话了?”宣平帝见女人说了一半就不说了,急忙问了一句。

    女人回过神来就道:“我们都走不了,但现在我要是不进去布下阵法,陛下只怕也走不了。”

    宣平帝沉吟,华映雪却清楚,这女人的话是对她说的,她说:她需要再进去将一切都布置好。只能带一个人,她愿意将这个机会给自己。但当着宣平帝的面她不好说。

    这话华映雪信,因为这个傻女人,已经心存死志了。

    “我放你去。”她这么说。

    宣平帝还没说话呢,就发现这女人的表情又不对了。他就知道,华映雪是答应了龙儿的请求了。既然华映雪答应,那就是说,龙儿刚才并没有撒谎。

    想到龙儿也许一时半会不会回来,他就冷声问华映雪道:“之前你说关于武安王……”

    “我盗了兵符做了模具,给了皇后,皇后给了武安王。”华映雪笑语盈盈的,“你猜,武安王会如何?”

    宣平帝皱眉看向冯千恩:“东宫可有动静?”

    冯千恩摇头:“不曾。”

    “愚蠢!”宣平帝捂住胸口:“他这是要看着他弟弟弑君杀父吗?”

    外面的吼声,女人在里面听的清清楚楚。她看向一排特殊的装置,这里,有用意念启动装置终止这次生命的,这个她没来得及用。也有用意念启动回收装置的,像是自己这种情况,就该如此了。自己回不去,但可以将意念存于空间之中。回收装置启动,总装置是带不回它的,而就近如果出现同类,它可以寄存于对方那里。等回归的时候,将她带回去。但是,她不想回去了。

    那封信,就是写给这个未知名的同事的。

    感觉到身上的束缚越来越紧,她毫不犹豫的启动了回收装置。然后就感觉被一根绳子牵引着从里面出来。

    而与此同时,林雨桐猛的头一疼,紧跟着疼痛就蔓延开来。

    “殿下?”三娘子赶紧问了一声:“怎么了?”

    脸都白了,只一晃眼,太孙满头满脸都是汗。

    添福就往出跑:“我去叫人找洛神医。”

    “慢着。”那股子疼痛来的快,也去的快。她此时已经缓了过来,没法解释就道:“可能是没休息好。没有大碍!别惊动洛神医。如今东宫的一举一动都在有心人眼里,若此时传出我身体违和,还不定外面传出什么话呢。就这样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不行。”添福十分坚持,“身体可不能开玩笑。”

    “师傅的医术福叔你是知道的。”林雨桐赶紧道,“我即便没学十成也总有五六成吧。那些太医我都没几个瞧得上的。我说没病就没病。叫我睡半个时辰,就好。”

    那等着商量事的就都说等着就行,没关系,休息要紧。

    回了内室,林雨桐叫林恕放下床幔子,这才眯眼:身上开个外挂,已经有多久没进去了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了。

    她现在依旧觉得没有进去的必要,只躺着,冥想一下,就知道出现啥状况了。

    多出来一小块地方,跟自己的并不是连着。而是独立的个体。她没进去看的欲望,反而觉得麻烦上门了。

    她的空间早就跟公司失去联系了。能维持是因为自己有能量石。

    而这个自己跑来的空间,它的一切配置应该是完整的。

    所以,它一直还在工作状态。

    拿它该怎么办,林雨桐现在还真不是很清楚。

    这么长的时间,她其实就像是一个流浪者,随波逐流,流浪到哪里就算哪里。幸而有四爷在,所以日子过的并不艰难。过不一样的人生,因为有人相伴,所以并不孤单。

    想过回去吗?

    家里还有父母,怎么会不想着回去?

    但是,她一直在想,有没有可能无声无息的带着四爷回去。

    不过,这都是想想而已,自己都没有回去的路了,能带谁呢?

    可如今,似乎有了回去的路。如果能把这玩意琢磨明白,未必没有带着四爷回去的可能。

    这种想法叫她瞬间有种想落泪的冲动。伸出手,那封要传递到自己手里的信被智能的送了出来。

    信是用英文写的。

    她没说她的姓名,只报了她自己的工号。

    信上多有告诫之言,告诉所有异世界的闯入者,这里是完整的世界,活在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谁也不是神,也成不了神。

    她说,她做错了很多,有些都不能称之为错,而是犯罪。

    杀人偿命,她不能心安理得的活着了。

    然后希望跟收到这份信的人做个交易,空间的东西都归此人所有,唯一的要求就是她父母年迈之后,多一些照看。

    信写的很匆忙,有些语法和单词还是错的。

    林雨桐却从中得到信息,宫里就要出事了。宣平帝得不到这个东西,又得知兵符被盗。长生已经不能,人间帝王好似也做到了头。

    他会如何呢?

    “你疯了?”华映雪翻着白眼嚷了这么一句。她的姿态很奇怪,手里拿着从宣平帝手里抢过来的帝王剑,举在脖子边上。一个人持剑,可那给人的感觉,像是两个人再争抢,一个要死,一个非不让死。

    宣平帝看着那抓着剑的胳膊朝前朝后的动,他的眼睛瞬间就红了,“你想死?想死?东西呢?你把东西呢?”

    剑又离脖子近了一步,女人说:“天怎会收无道昏君!”

    “昏君?”宣平帝‘哈’了一声,“朕是昏君?”

    “没错!昏君!”剑在女人的手,女人的眼神一变,狠辣无比,手持剑从脖子边移开,猛地朝前刺去……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85章 鸾凤来仪(3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