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87章 鸾凤来仪(4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87章 鸾凤来仪(4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2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87章 鸾凤来仪(4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鸾凤来仪(41)

    “皇祖父, 孙儿来了,没事了。”林雨桐笑的一脸的谦卑:“您身上还有伤,歇着吧。”说着, 就看向跟在后面的添福, “你也是宫里的老人了,陛下身边没有贴心人用, 你过去支应支应。”说着, 就顿了一下, “哦!对了!请皇祖母。有她老人家看着,我也放心。”

    不光叫他自己的人看着,还专门请了皇后来,不知道是想叫皇后看着皇上呢?还是连皇后一并被看管了?

    宣平帝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林雨桐, 然后又看向武安王。正要说话, 冉耕就道:“陛下,臣这么多年不见陛下了, 搁了一肚子的话要跟陛下说……”

    看着站在大殿上,身体瘦弱面色也有些不好, 但依旧行动自如, 从密道里的台阶上来, 依旧面不红气不喘的冉耕, 宣平帝心中讶异。

    就算是冉耕当年不失踪, 可依照他的身体情况,他也活不长。

    那时候怀疑冉耕偷盗了至宝, 原因就是如此。没有人能在知道了自己命不久矣之后还能坦然。如果给冉耕一个机会,能延续性命,他干不干?

    谁能保证他就一点也不动心?

    当时恰好冉耕就失踪了,他能不多想吗?

    可如今再看活的极好的冉耕,宣平帝心里就不由的怀疑了,当年真的冤枉了冉耕了吗?

    只怕未必吧。

    本来早该死的人好好的站在眼前,他是靠什么活着的。

    如果有什么灵丹妙药,他这个当皇帝的怎么会不知道?

    如果不是依靠药,那是依靠什么呢?

    要是这么想下去,就不由的想到……当年,他应该还是得到什么别的好处了。

    现在,自己的身体跟冉耕当年,是一模一样的。

    谁不怕死?

    不怕死就不会想着长生不老了。

    哪怕不能长生,但谁不想个延年益寿长命百岁,若是能无病无灾到寿终正寝,那也是福气。

    说实话,人间帝王富贵无双。可这些年,真的就富贵了吗?

    一顿八道菜,一年十二身衣裳,是要吃龙肝凤胆了?还是要穿金缕玉衣了?

    都没有!

    可就连这一切,今儿也差一点就失去了。

    收敛心神,就见冉耕眼神殷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添福伸着胳膊,要搀扶他起身。

    宣平帝放心的起身了。太孙是来勤王救驾的,这是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出来的话。既然如此,他就万万不会做出自毁承诺的事。

    皇上就这么走了。

    大殿里众人目瞪口呆。

    武安王到底该如何处置,您倒是说句话啊?

    全由着东宫来处置吗?

    在这些大臣看来,武安王这个逼宫,闹的更过家家似的。在太孙现身之后,他们压根就不信武安王能翻起浪来。

    可武安王不这么看,他手里的兵刃并没有放下,还指着陈擎苍,眼睛却看着一圈已经收了兵刃的禁卫军:“你们倒是对太孙忠心耿耿。可惜啊,这个太孙,他是假的!”

    假的?

    “因为我是假的,所以你才带兵逼宫的?”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林雨桐神色如常的接过话,带着几分好奇的十分平静的问了这么一句。

    武安王一愣,这话能这么问吗?“谁……谁带兵逼宫了?这不是进宫勤王吗?”

    “哦!”林雨桐朝里指了指,“那就是皇上错了?”她压低了声音,“他老了?他糊涂了?他老到分不出好赖来了?”这话说的像是在咬耳朵,但耳目聪明的都听见了。一个个的头上都冒了汗,朝后殿看去。

    事实上什么也看不见,众人这一愣神的工夫就听得武安王厉呵一声:“你放肆!”

    这是呵斥太孙的!

    林雨桐笑了笑,紧跟着面色一整,“武安王,谁在放肆?”

    “你若是太孙,本王自然是敬着你的……”他呵呵冷笑,“可你究竟是哪里来的野种,混淆皇家血脉……你该死,陈家更该死!”

    “谁说我不是皇家血脉?”林雨桐举起右手:“我对天发誓,太子林平章若不是我的生身之父,太子妃陈氏若不是我生身之母,便叫我五雷轰顶,死无葬身之地。”说着,放下手来,看向武安王,“我敢发下如此重誓,而你,可拿的出确凿的证据。当然了,若是你觉得我的誓言不能取信于你,那么,陈阁老,你可敢发誓,告诉他们,我是谁?”

    陈擎苍看向林雨桐,眼里颇有深意。沉默了良久之后才道:“她确实是太子与太子妃亲生骨肉。老夫以陈家列祖列宗起誓,以陈家宗族数百口族性命起誓,老夫之言若有一字不实,就叫我陈家人死族亡!”

    这誓言叫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狠呐。

    这狠劲,恰好说明,他说的都是真的。

    太孙是太子和太子妃亲生的,这事假不了。

    就有人喊:“王爷所言,可有证据。若无证据,在这个时候信口雌黄,王爷啊,您这是要乱了天下啊。”

    又有人道:“仅凭一个陈家的姑娘……就说太孙是假的。看看您盯的这事。”说话的人就低声道:“一个姑娘不在家里住,对外没说……这是什么稀奇事吗?”还不兴谁家有点丑事了?比如,跟别人私奔了或是怎么的了。对不对?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是件丑事,也确实是不好听。可你拿着这样的事借题发挥,这就有些下作了。

    谁说不是呢?

    一个太孙的身份都叫人怀疑了,可为啥被怀疑了呢?

    还不是从小就被送到了北康。

    你说能叫北康来证明太孙是太孙吗?若是不能,这不是欺负人吗?这会子还得证明自己是自己不成?

    武安王面色犹疑:难道王妃弄错了?

    林雨桐轻笑一声:“您拿不出证据来。但是……我这里却有证据。不光有证据,如果需要,也可以请人证来。”她朝林谅招招手,林谅递过来一沓子纸张来,“武安王,这是你的王妃之前与昊元子接触的证据。昊元子告诉她说,他是北康人。而王妃是在明知道对方是北康人的前提下,愿意跟他合作的。这是昊元子的口供,你可以看看。”说着指了指林谅,“好多份,发下去,大家都看看。王妃跟昊元子的合作都包括了什么,都仔细的看清楚。”

    陈擎苍就看向武安王:“之前当着陛下的面语出不敬,这么多人听着呢,王爷转脸却不认了。如今呢?您还有何话说?处心积虑谋划今日之局,武安王,你还有何话可说。”

    武安王手里的剑早在前一刻就掉了,“这事……这事……本王并不知情?”

    他是真不知情的。

    可这话谁信?

    林雨桐就道:“叔王,我叫人送你回王府吧。要是没事,先别出来了。等皇祖父和父亲发落吧。”

    武安王面色一变,朝外看去。

    “别看了。”林雨桐笑了笑:“西山那边来不不了。”她指了指外面,“阴太师抽调彭城、徐镇、寿春镇、扬营、狼山镇、福山营、京口左营、右营、奇兵营、镇山营、常熟营、北湖营、高资营等近二十营,赶往京城了。最早的之前已经到了,最晚的明早之前也能赶到。”

    “不可能!”武安王从怀里掏出虎符来,“没有兵符,他如何调兵?”

    没有虎符啊?

    没有虎符,但是阴太师有银子啊。

    明年的军饷该发了,可如今入了冬了,户部一点动静都没有,兵部去户部催军饷,已经变成了由专人负责的日常事务了。

    虎符调兵了,他们得动的。

    可接到命令的同时,也接到了内阁的公函。

    军令不可违抗,所以他们来了。但来了归来了,进城以前就被阴太师给拦住了。

    阴太师是谁啊?

    你说有调令,要进京。人家阴太师就会告诉你,调你们进京是假的,为的不过是一桩案子。

    什么案子?

    你们吃空饷事发了,以往借的兵可能是西海和北康的奸细。怎么?不信?老夫能为这个跟你们开玩笑吗?这是开玩笑的事吗?

    可再是大案要案,也不能这么戏耍咱们吧。这不是烽火戏诸侯吗?

    还烽火戏诸侯呢?那老夫告诉你们,你们拿到的虎符是假的,是有人伪造的,你们差点就上当了,你们还敢说是烽火戏诸侯吗?

    什么?兵符是假的!

    阴伯方这话也不是空口白话瞎说的,宣平帝当年拿到兵符之时,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曾用利刃在虎符的背后,划下了一道痕迹。不显眼,但是肯定是有的。帝王剑的剑口,有个小小的豁口,就是当年皇帝用它刻虎符而留下的。用陛下的话说,这天下万物之上,都得有他的痕迹。

    这事知道的人也就那么三五个。活着的,也就剩下他跟皇上两人了。

    倒模是能倒出模具来,但是想把这个划痕复制出来,只怕不能的。

    阴伯方就说:“除了暗扣能扣住,扣住之后,这虎符背面的划痕,还必须吻合。不信,你们看看你们手里的虎符……”

    果然,每个背后都有一道浅浅的划痕。

    当年皇上着急各地驻军,也确实是将兵符收上去说是观赏过。可观赏的结果是大部分将领被收缴了兵权,转眼就走马换将。这是宣平帝登记之后办的最利索的一件事,至今都为人所称道。

    但他们从不知道,原来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陆续来的几个人没了主意,不敢不听命令,也不能不听命令。进了这里,好像出去不太容易啊。

    这会子这些人不是想着兵符的真假,而是琢磨着:阴家估摸要谋反。

    不管别人怎么想的吧,阴伯方只问阴成之:“你们怎么确定陛下会下传位诏书?”

    阴成之反看阴伯方:“我们不确定啊?但是想来冉世叔的本事,您是知道的?”

    阴伯方面色一变:“你怎么敢叫他去?”

    阴成之莫名其妙:“这是我跟太子的意思?怎么?有什么不妥当?您放心,我们并没有勉强冉叔父。”

    这不是勉强不勉强的问题啊!

    阴伯方叹气:“耘之不是为父,他的性子本就有些乖戾。冉家上下又惨死。成之啊,你说,换做你,你可肯甘心?”

    自然是不甘心的!

    可冉耕这段时间在太师府,低调简朴,谦和大度,浑身上下又是一派的平和。根本看不出有丝毫的戾气。

    “您是不是看错了?”嘴上这么问着,但阴成之面色却不由的有些难看:“您有什么话,就往明白的说。说到底,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他一副残躯,手无缚鸡之力,又能做什么呢?”

    “能做什么?”阴伯方缓缓的闭上眼睛:“那你可太小看冉耕了。他……不论他想做什么,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再有,不要总说什么天意如何?冉耕要是一个真看中天意的人,他又为什么要干逆天之事。早在年轻的时候,他就说过,所谓的天便是道。天不可寻,但道却无处不在。他的道是什么你可知道?”

    阴成之摇头:“不知。”

    阴伯方就笑:“我也不知。”

    “谁知?”阴成之赶紧问了一句。

    “只有天知道。”阴伯方说完,就抚着胡须哈哈大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阴成之气的拂袖而去,这个时候还开这种玩笑。

    阴伯方却在后面喊道:“你急什么。既然你觉得天意不可改,天意便是林家的那位‘太孙’。那你有什么可担心的。想来就是耘之想逆天而行,也无损她分毫。”

    阴成之脚步一顿,气的朝阴伯方直瞪眼。转身却叫了十几个统帅将领,“想要军饷,就带着你们的人,跟我走!立刻!马上!”

    十几个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话说的?怎么就跟他走了。

    阴伯方站在屋檐下,负手而立,就是不说话。

    就有个络腮胡子的,是京口左营的统领,他一咬牙:“奶奶的,管他的球去咧!兄弟们都快连稀的都喝不上了。家里有老有小的,不都是卖命吗?给谁卖不是卖!只要把银子给足了,我这一百多斤就撂出去又咋的了。”说着,呼哨一打,“牵马,整军,出发!”

    一人动,三三两两的就有跟着的。

    听着马蹄声走远,阴伯方回身看着自家孙子:“你就不担心?”

    “我信天意。”四爷看着阴伯方笑了笑,说了这么一句。

    天意?

    哪里真有什么天意?

    自家孙子明显就是对那位太孙极为有信心吧。

    阴伯方觉得心酸,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只道:“那你不跟着你父亲回京城?”

    四爷就看阴伯方:“要紧的事不是还没办吗?”

    阴伯方看向自家孙子,然后一下子就笑开了,这次是真放心了,自家孙子确实比他老子更聪慧几分。

    以为将这些统领调离了就是完成了差事?错!大错特错。这才只是开始!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而已。

    可自诩为聪明的那个孽障,不也没看懂吗?

    也好,走了好!走了才好办事啊!

    连夜要赶路了,阴伯方望着京城的方向轻叹了一声:耘之,你这又是何苦?

    “耘之。”宣平帝躺在榻上,地龙烧的火热,躺在这里,盖着皮裘,微微的有点汗意。这叫人有些烦躁。艰难的叫了一声之后,他咽了咽口水。想喝一口水吧,皇后将那添福叫到寝室的另一边去了,隔着屏风,也看不见他们在干什么。

    冉耕去倒了热茶,拿了银勺子,坐到宣平帝的边上:“陛下可是渴了?”说着,就用勺子将温热的茶水喂到宣平帝嘴边。

    一口一口的,两人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那时候是多大的时候?

    九岁还是十岁?

    “一眨眼……老了。”你老了,朕也老了。

    冉耕轻笑一声:“是啊!老了。都老了!”

    宣平帝摆摆手,表示不喝了,扭脸看冉耕将剩下的半盏茶都喝了,眼神不由的软了下来:“你……可恨朕?”

    “恨!”冉耕说着就笑笑,“家人惨死,怎能不恨?”

    “你来……看朕的笑话?”宣平帝轻笑一声:“是……谁能想到朕会有今天?”

    冉耕点头:“谁又能想到臣这后半辈子会是那样的遭遇呢?”

    “怎样的……遭遇?”宣平帝看他:“这些年……朕以为你……早就死了……”

    “臣也是每天都当做这一辈子的最后一天过的。”冉耕坐在宣平帝边上,“当年……臣在京城不敢久居,便一路南下,心说死到江南也不错。都说那里民富物华,那些年一直在京城,圈在小小的地宫之中,说是在最富有的地方,可哪里真见过什么世面?大船臣不敢坐,想办法上了一艘货船。船家是个好人,也没收臣的船资。当时臣还不解,问哪有有银子偏还不赚的道理?您猜他怎么说?”

    宣平帝便笑:“一定是你……面相甚好……瞧着……便是……贵人……”

    “陛下是真会给臣的脸上贴金。”冉耕的笑甚至还带着几分腼腆,他道:“船家当时就说,他就算是有了银子,只怕回去也没命花啊。臣当时就不解,就问说你得罪什么人了吗?怎么说出这样不祥的话来?他当时就说,官府征调了他的船,并不给什么补偿。还要按时按点按量的把货给运送到京城。臣就心道,什么东西啊,这么要紧,一旦误期,不光要杀人,还要杀人全家?问清楚了才知道,他们是运送石料的。陛下,您知道他们是运送的什么石料吗?”他不等宣平帝回答就道:“就是咱们修建地宫要用的石料啊。他的船路上遇到了暴雨,延期了两日。他一路担心,臣还笑着跟他说,无碍的,只是晚了两日。到了京城反正还是要先放在码头陆续的往回运的,并没耽搁事。才说的船家面上有了喜色,却没想到刚靠了岸,官府便拿人。一家六口,船家老两口连带着儿子媳妇一个闺女一个小孙子,都被官府拿了。船家和他儿子都当众砍了头,老婆子被充作了杂役,闺女和媳妇充了官妓,那小孙子被卖到了戏班子。臣于心不忍,将那孩子给赎出来了。花了整整七百两人家才肯放人。臣不杀伯仁,伯仁却因臣而死。若不是臣建造地宫,哪里会有如此的惨事。那孩子,被臣放在一个至交手里,叫他在道观里长大。臣呢?臣想去看看,这些年,臣到底是造了多少孽?”

    说着,就又是一叹。

    “于是,臣就找了当初挖掘出晶玉的山民。”冉耕轻笑一声,“那晶玉所做的棺木,如今是没什么用武之地了。那当时那么大的一块,纯度又极高,您是知道的,说那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可就是这么一块至宝,却几乎要是整个村子数百口人的性命。发现了至宝,不敢据为己有,奉给陛下。朝廷一两银子都没有奖赏给他们。反倒是挖掘以及运送的过程中,为了确保那东西的完整,已经先后搭上了七个人的性命。本以为村子会因此而一飞冲天,得到皇上的垂怜。却没料到啊,等来等去,等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挖掘任务。这个老爷要,那个大人要,可是,这玩意哪里是说有就有的。您是天子,您圣明,您来说说,这要求可是无礼?再三催逼之下,先是一批被治罪流放,再是一批直接砍了头。村里里剩下的,能跑的都跑远了。不知道是投亲去了,还是到别处去另谋生路了。剩下一些拖家带口,走不了,又不敢留下的人,就上山落了草。江南这些年,匪患横行。陛下,若无苛政,谁又愿意为贼?”

    “你来……是想告诉朕……朕害的百姓流离失所,朕害的天下民不聊生……”宣平帝瞪着两眼,说了这两句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脖子上的伤口又裂开了,纱布上渗出了血迹。

    “陛下,您可还记得,当年,咱们在一处的时候,您是怎么立誓的?”冉耕起身,悠悠的看向宣平帝,问了一句。

    当年的少年意气风发,他说:“若本王为帝,将一统诸国,天下归一。本王在此以列祖列宗诸位先皇帝之名立誓,卫我大靖,护我社稷,育我百姓。我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大靖基业。我亡,亦将身化龙魂,佑我大靖天下永世不衰!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仙魔鬼神共听之!”

    言犹在耳!

    “臣记得清清楚楚。臣等不敢或忘。”冉耕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可是陛下,您可还记得当日之誓言?”

    宣平帝的面色骤然苍白起来:“朕……不曾忘却……”那一段属于少年人的热血岁月!

    “您以列祖列宗先皇帝之名起誓,列为先帝若是在天有灵,当一切尽知。”冉耕问了一句,“您打算怎么去见先帝?您见了先帝又该如何说呢?

    宣平帝的拳头骤然攥紧:“朕愧对……列祖列宗,真到了……九泉之下,朕当……跟先祖谢罪。”

    冉耕呵呵一笑:“陛下啊,若是先帝问您,说你来了,大靖将如何?社稷将如何?百姓将如何?陛下该如何做答?”

    宣平帝的眼睛一闭,再一睁开已经清明了几分。他露出几分自嘲的笑意:“你是为东宫做说客的?”

    “臣是为了提醒陛下兑现当日承诺而来的。”冉耕朗声道:“皇家后继有人,大靖能纵横四合,社稷会蒸蒸日上,百姓将富足安康。这是如今已能预见的。陛下,人这一辈子允许做错一千一万件事,但只作对一件大事,那便能功过相抵。已经错了,错的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如果您还记得当日的誓言,为什么不将这已经偏离的轨道的马车拉回正轨呢?”说着,他的声音就低了下来,他说:“趁着……您还是那个拉车之人。”

    宣平帝‘哈’了一声,“趁着?”这个词用的好啊。

    冉耕的话不中听,但意思他明白了:与其叫人赶下来,倒不如自己乖乖的下来。彼此还留一些体面。

    宣平帝又是‘哈哈’一笑,然后就是剧烈的咳嗽声:“他……他们就等不得了吗?朕还有几天好活的……”

    冉耕一脸的讶异:“您怎么会觉得,您就会这么走了呢?”那岂不是便宜了你?!

    宣平帝眯眼又上下打量冉耕:“你有办法……”他的眼神瞬间就炽热了起来,“你有办法是不是?耘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是啊!”冉耕笑道:“要生臣陪着您生,要死臣陪着您死……臣是个惜命之人,这些年苟且偷生都活下来了,何况是如今呢……臣有什么理由不活着呢?”

    宣平帝看向冉耕:“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想跟朕做交易吧。朕写传位诏书,就能活下去。朕不写这传位诏书,只怕用不了几天,朕就会伤重不治……”

    “陛下怎么会这么想?”冉耕一脸的不可思议,“太子殿下,可是个孝子。”

    “可那太孙可不是什么贤孙。”宣平帝又咳嗽了起来。脖子上的血往出冒,但偏偏的,没有一个伺候的肯过来。他知道,就算此刻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过问一声了。

    不管是屏风另一边的皇后,还是添福,都一样。

    宣平帝伸出手:“耘之……扶朕起来……”

    冉耕过去,勉强将宣平帝扶起来,添福就拖着托盘进去了,笔墨纸砚都是现成的,连玉玺都被拿出来,皇后亲手捧着,站在一边。

    宣平帝看了皇后,就道:“你倒是狠心。”

    皇后垂下眼睑:“您也说了,老二其实骨子里最像你。”

    宣平帝嘲讽的一笑:“所以,你就牺牲了老二。”

    皇后没有言语,看向他脖颈间的伤口道:“您别说话了,对伤口不好。”

    “你还管我死活?”宣平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二十年啊,你忍了二十年了。出气了吗?以后,你贵为太后,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呼风唤雨,想如何便如何,再不用隐忍,再不用看谁的脸色……”

    皇后的眼泪的眼眶里打转:“儿子到底只是儿子,丈夫要是真贴心,又何必去依靠儿子。你以为依靠儿子就不用看人脸色了?我已经想好了,一会子就打发人回潜邸去。那里虽然有人照看,可这些人都没人住了,想来也少了些人气。我叫人将潜邸收拾收拾,过些日子,你的身体好些了。我陪你回潜邸去住……可好?”

    回潜邸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在那里的日子,是两人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宣平帝看着皇后笑了笑:“不用了,你回去吧。朕……回不去了……无极宫是个好地方,既然朕半生都在为它忙,那朕剩下的日子就住那里吧……那里挺好的……”

    说着,拿笔蘸墨:朕即位已二十有五年矣……海晏河清,天下太平。民有所安,万邦咸服。吏治清明,君臣善睦……德可比先圣,功更盼后人……皇太子平章,人品贵重,宽厚贤明……朕欲传大位之……诸皇子当戮力同心,共戴新君……众臣工当悉心辅弼,同扶社稷……

    写完,然后玉玺往上一盖。就算是完事了。

    诏书写了是写了,可这谁不觉得别扭。

    德比先圣?

    呵呵!

    宣平帝不看几人的脸色,只闭目不言。

    冉耕皱眉,皇后却道:“送出去给太孙,该如何,太孙拿主意。”

    添福就带着诏书出去了。此时,大殿里已经安顿好了。武安王被摁在椅子上坐了,年迈的大臣,有些站不住的,也都席地坐在地上。林雨桐叫人端了火盆进来,两三个人跟前就一个。

    众人都在等,等着里面的动静。今儿的事能不能定下来,只在此一举了。

    等的人一个个的饥肠辘辘了,添福出来了,手里捧着明黄的圣旨,捧到了林雨桐面前。

    只是他这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林雨桐一时都不知道他这表情算是好,还是算是不好。

    等打开圣旨,一看之下,就笑了,递还给添福:“念吧。念给诸位大人们听听……”

    当念到‘天下太平,民有所安,万邦咸服。吏治清明,君臣善睦,德可比先圣’时,一个个的表情真跟吃了啥叫人恶心的东西似的,怎么就那么叫人一言难尽呢。

    林雨桐想起四爷说过的话:“人立在天地间,只要‘俯仰无愧于地天’,那‘褒贬自由春秋去说’,既然皇祖父认为妥当,那便妥当了。”

    圣旨她留下了,添福自然去复命了。

    他对着皇后和冉耕道:“太孙殿下有言,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由春秋。”

    冉耕的眼里就有了一丝笑意,他真是太喜欢这个太孙了。这话说的,叫人心里舒坦了。

    不是想往脸上贴金吗?

    秉笔如刀,丹青史书,饶过他谁?

    宣平帝唰一下睁开眼,胸口起伏不定,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冉耕却扭脸对皇后道:“娘娘去见见太孙吧,您的一番苦心,总得有人知道才行。不为别的,只为了武安王。”

    皇后的面色有些复杂,慢慢的点头,深深的看了宣平帝一眼就道:“陛下稍等,臣妾去去就来。平泽那孽障啊……不争气,但臣妾不能看着他去死……”

    宣平帝嘲讽的一笑,好似在笑皇后的伪善。

    皇后福身离去,冉耕又说添福:“去禀报太孙,就说请洛神医进宫一趟。这个时候,陛下的身体若是出了什么事……终归不美……”

    这话有理。

    添福又急匆匆的离开了。

    寝宫里只剩下主仆二人,宣平帝的眉头皱了起来:“耘之……你把人都打发了,是有什么话要跟朕说……”

    冉耕哈哈便笑:“陛下啊陛下……臣跟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臣在二十年前已经是一死人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宣平帝不由的朝里挪了挪,越看越觉得冉耕不对劲。见他去了灯罩,捧着烛火,心知不好,就朝外大喊道:“来人啊……来人啊……”

    不会有人来的!

    冉耕手捧着粗大的蜡烛,将帐幔一一引燃,嘴里念念有词:“陛下是罪人,臣亦是罪人。臣当年为臣的家人冤……可见过那些无辜丧命的百姓之后,臣就知道,该有的报应来了。陛下犯了‘贪’,臣罪在一个‘痴’。痴迷于格物,本不算错。可错就错在为了验证所谓的格物之道,而助纣为孽。臣说过,臣陪着陛下生,亦会陪着陛下死。满身罪孽,怎敢寿终正寝……”

    林雨桐带着人飞快的赶到正阳宫的时候,只看到冉耕站在火里,对着她笑……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87章 鸾凤来仪(4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