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95章 旧日光阴(7)万字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95章 旧日光阴(7)万字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4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95章 旧日光阴(7)万字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7)

    军营家属区, 什么都好,但就是一样不好,谁也甭想睡懒觉。

    早上起来那起床号一响, 叫人还怎么睡啊?

    夜里一场大雪, 其实猫在被窝是最舒服的。

    林雨桐翻了个身,老太太就笑眯眯在边上问:“醒了?”

    许是知道这里安全, 所以一晚上真的睡的特别踏实。她又翻身平躺, ‘嗯’了一声, 又伸了一个懒腰:“炕暖和,屋里烧的也暖和。”不是很想起!

    如今住的房子可比家里那四处都漏风的房子好多了。

    这房子原本就是个铺面。前面是铺子,后面是院子。砖瓦的房子,不过是空置了有两年稍微显得破败了一些,其实人家这房子真是好房子, 是当年一汉奸给小老婆置办的产业。后来抗战胜利了, g民党也清查了一部分汉奸家产。这院子,就是这么来的。

    前面的铺子足有三间大的门脸, 院子里还挂着两角房。

    后面是三间大堂屋,两边的抱厦。自家这几口人住, 其实一人一间也是够住的。

    不过因为天气冷, 要省着炭火, 就收拾了两间屋子。跟在老家一样, 男一间女一间。

    收拾屋子的时候人多, 常秋云就这么说的。

    估计也是想避嫌的,林百川进进出出的, 至少得看看老娘吧。你说着一人一屋,传出去还不定传出啥话呢。又是婆婆又是闺女的一起住,那就算是两口子,能咋的?瓜田李下的,省的传出不好听的话来。

    因此厢房的门就那么一直锁着。

    人住下了,心就安稳了。在被窝里赖了两分钟,外面就有扫雪的声音了。是四爷和大原大垚起来了。林雨桐就穿衣服,隔着窗户问四爷:“今儿去那轧钢厂吗?”

    有这门路,还是早一步打算的话。

    他跟大原和大垚还不一样,啥事都依靠岳家的男人,讲话不硬气啊。四爷是那种要人安排的人吗?

    这推荐信虽然是看了林百川的面子了,但到底是送到四爷的手上了。

    给自家送人情必然是人家用的到咱的时候会开口,想的也不过是叫自己和四爷这边在林百川面前说句话。

    但这话说回来了,此一时彼一时,到时候需要不需要开口的,咱另说。

    四爷就说:“去啊!吃了饭就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我跟你去。”棉袄棉裤都被早起的老太太贴着炕捂着,伸进去的时候还暖意融融呢。

    常秋云就说:“叫你哥跟着去就行了,你一个丫崽子,老跟着跑什么啊?”

    “我去熟悉熟悉省城。”林雨桐一边扣衣服,一边说常秋云,“等赶明啊,我还得带你去转转。这将来您说您要在服务社工作。服务社是干啥的?不就是弄些油盐酱醋针头线脑牙膏肥皂毛巾啥的,叫大伙儿买的时候方便的。您说您在家里呆着,哪里进货你都弄不明白,哪里的货便宜你都踅摸不到,还能服务谁呢?自家都服务不好。”

    听起来还真是这个道理。

    洗漱完了,饭刚上桌,林百川就来了。他是跟着部队晨练完直接过来的。

    不过手里拎着个网兜,网兜里两铝制的饭盒子。进了门,大垚嬉皮笑脸的凑过去:“爹来了。”说着,还用扫帚捅了一下正在扫雪的大原提醒他。

    大原头都不抬,闷闷的叫了一声:“爹。”

    四爷只称呼了一声‘林师长’,这才指了指里面,“都起了,要开饭了。先进屋吧。”

    “叫啥师长啊?”林百川挑刺,“我是你的谁啊,你叫师长?要娶我闺女叫声爹委屈了?”

    四爷这‘爹’没喊出口呢,常秋云就在里面喊:“要吃饭就都快点,你们这是还是不嫌冷。”

    嫌弃冷,饭在炕上吃的。炕桌放下,围在一起,其实是有些挤的。

    林百川将饭盒打开:“瞧瞧,带什么来了。”

    两个饭盒,一个里面是大葱炒鸡蛋,一个是豆腐脑。

    这两样东西,都稀罕。

    常秋云抓起饭盒直接分了。老太太分了三分之一,林雨桐和四爷两人分了三分之一,剩下那哥俩把剩下的三分之一分了,就完了。

    这哥俩又把自己碗里的一半扒拉给常秋云,“您不吃,就倒了。”

    林雨桐把自己的那一份给了林百川,然后把四爷的那一份摆两人中间,“我们俩吃一份。”

    坚决不动老太太的。

    分完了就吃饭。除了林百川谁也没觉得别扭,家里有好吃的,一般都是这么分的。

    可叫林百川看着,滋味难言。

    这都习惯成自然了,可见自家老娘在家,哪怕没亲儿子在,也一样没被谁慢待了。他这些年南征北战的,见过的可怜人心酸事多了去了。有些人为了给孩子省口吃的,就把老人都扔了。可自家这……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饭桌上嘛,一家人聚在一起,尽量避开不愉快的话题,林百川就说:“刚才进来的时候,听你们说什么轧钢厂?谁要去轧钢厂?”

    “我去。”四爷顺便就把介绍信和推荐信给他看,“先去看看……”

    “挺好!”林百川就笑,直接把推荐信还给四爷:“如今没有轧钢厂了,你顺着军营往西走十一二里路,那边有个刚竖起的牌子,叫‘一一五厂’,就是那里了。”

    这可比预想的好了太多了。

    吃了饭,林雨桐就跟四爷出门,往那一一五厂去。

    一路走下来,越走就越偏僻。

    本来军营的位置就偏,这如今可好,过了军营往前,几乎是看不到人烟的。

    一条路两边,还是草滩地,两人得搀扶着走,就怕滑到边上的冰窝子里。

    当然了,如今瞧着是偏,可有个三两年,这地方指定是要繁华起来的。

    它属于国防工业一类的单位,这一片地,只怕都是划给一一五了。

    走了大半个小时,这一转弯,路就宽起来了。路边立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一一五’的字样,三个大字的下面,画着个箭头,朝着箭头的方向看过去,几百米之外,确实是有几间房子。走过去,林雨桐的心都有点发凉。

    因为除了一排平房之外,就是个简易的厂房,不用看都知道,里面的机器设备,数量有限的很。

    门卫是个胳膊有点不方便的中年人,应该是刚从部队上下来的,看人的眼神是那样的,好像谁都是敌人一般。

    好容易进去了,里面没几个人。

    找到田占友的那个战友苗家富,这人很热情:“……你们一出发,老田就电话转电话的通知我了。这不,这两天,我哪里也没去,就等着你们呢。”

    “有点私事,耽搁了。”四爷将介绍信递过去,“厂子停产着呢?”

    “正筹备着呢。”苗家富就道:“你呢,先把你的情况告诉我,填一张表格,咱们会有专人进行审查,审查结果,得个两三个月,大概在年后吧,发电报给你。你留个地址,别写错了就行。你的情况,老田都跟我说了,肯定是没问题。回家等着通知就行了。”

    这一竿子给支到明年去了。

    林雨桐肯定是不想离四爷太远啊,这一个单位当然是最好了。

    就问人家说:“还招人不?”

    这人就比较为难:“先期,咱们要充实保卫队伍,科研队伍,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技工。”

    所以,你没有什么特长,还是算了。

    面试被拘?

    不!

    自己连面试的资格都没获得。

    林雨桐失笑:“算了就算了吧,另外想办法去。”

    四爷笑的不行:“以后啊,你就属于家属一类。跟过来,工作肯定会另有安排,急什么?玩呗!”如今这日子,除了吃不好穿不好住不好之外,没有不好。不累心啊!

    也是!

    趁着有空,正好熟悉熟悉这省城。

    如今的问题是,那边给通知还有好两三个月呢,四爷是回老家还是不回啊?

    “不回!”常秋云就说:“回啥回?年前怎么着,咱都得回去给你爷上坟。老四跟着回去见见爹娘,再跟着来。还省了路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准姑爷常住老丈人家?

    四爷小声跟林雨桐嘀咕:“如今成了在老丈人家吃白饭的了。”

    然后为了不吃白饭,四爷忙活去了。把厢房门打开,借了一套木工的家具,干啥呢?

    给服务社打货架和柜台呢。

    木料又不讲究,什么木料的都成。这玩意,谁能用它几年。凑活过这一两年就换了。

    带着大原和大垚两人,搜罗一些烧了可惜,留着没用的木材,就开工了。

    林雨桐看他乐在其中,也不去管他。高兴就行呗。

    进进出出这些看望林老太的人能注意不到吗?

    都说:林家这些人,都勤快,眼里有活儿。

    勤快的人到哪都不招人烦。

    林雨桐呢,带着常秋云满省城的溜达,把地方都熟悉熟悉。

    隔了两天,钟政|委登门了。

    一些材料档案啊,都需要建起来了。叫林雨桐说,这就跟户口本差不多,证明你们属于这个师的人了。

    其实进入后勤服务部门的只有常秋云一人,老人和孩子都属于附带的。

    林大原的大名叫林燎原,这回是用上了。

    可林大垚不乐意啊,“我得换个名。”

    换啥名啊?

    林老太想说是算命先生给取的,可想想这是封建迷信,到底把话给咽下去了。

    常秋云倒是无所谓:“换吧。换了也是外人叫的。家里该怎么叫还怎么叫。”

    就这也叫林大垚乐的不行,“我都想好了,就叫林解|放。”

    林解放?

    哎呦我的天啊!

    林雨桐直接把嘴里的水给喷了,然后呛得直咳嗽。

    林大垚莫名其妙:“干啥啊?不好啊?”

    “好!”钟政|委一拍大手,“这名字起的好,有纪念意义,就叫林解|放。”记上了,扭脸来问林雨桐:“大闺女,啥大名啊?”

    “雨桐,林雨桐。”林雨桐抢在大家要说话前,把名字说了。

    “林雨桐?”常秋云念叨了两遍,“听倒是中听,但就是吧……谁给取的?”

    你一不识字的丫头,自己想的?

    林雨桐就直接指四爷,这个锅他来背,“他取的。”

    四爷:“……”点点头,“我取的,好听。”

    这还真没法子反对。

    现在嫁出去的姑娘,到夫家由夫家给另外取名的多的很。

    林老太觉得正常,“就用这名,好听。比你爹给你取的命好听多了。”

    常秋云只哼了一声,倒也算是默认了。

    这名字报上去,有个好处,那就是能领到配给的粮食了。

    杂粮多,细粮少。

    今儿把自家的粮食领回来,林雨桐跟四爷俩,又从外面的粮店里,买了一点高价的细粮。就说是四爷买的,毕竟家里多一口子人呢。都买细粮,主要是想叫老太太吃的好点。一天也不说全吃细粮吧。但给隔三差五的给老太太一碗白米粥,一碗面条,一个馒头应该是还是能的。

    结果两人带着半袋子粮食回来,就见范云清带着林晓星正在家呢。

    桌子上也放着粮食,就听见范云清道:“……这是家里的细粮,我给娘和孩子们送来。隔三差五的打打牙祭。”又从兜里掏钱,“这是老林的补助,我都给拿过来了。他一天到晚都在部队,也没用钱的地方。我自己的够我跟晓星用了。这边孩子多,该拿过来的。”

    林雨桐都替常秋云难受,特地的送这来,许是好心吧。当然,人家真可能就是想搞好关系的好心。可这事办的吧,好像是她过来刻意示威的一样:看!我们家我当家!老林的粮食钱都归我管。

    正僵持着谁都没动呢,外面有人喊呢:“常大姐!常大姐……在吗?”

    常秋云就高声应了一声:“在呢。屋里呢,外面冷,快进来。”

    林雨桐一瞧,就是嘴特别利索的那个叫刘英的女人,之前听钟政|委的老婆叫她,好像就是这个名了。

    “婶子。”林雨桐叫了一声,就带着人往里面去。

    “干啥去了?”刘英见四爷拎着口袋,就问。

    “买点细粮,给我奶吃的。”林雨桐说着就撩帘子,没往里看就道:“娘,给我奶买的粮食拿回来的,差不多够一个月吃的。”

    常秋云不知道这俩是买粮食去的,知道了准会拦着。这叫不会过日子。

    不过如今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不过是姑爷不愿意占老丈人家的便宜。

    没啥不高兴的,这样的姑爷跟脚硬,闺女跟着不吃亏。

    又是这么个巧合的时机。

    她先笑着招呼刘英,然后就看整理袋子的闺女:“买了就买了,吆喝啥呢?”

    “怕我奶听不见。”林雨桐说笑,“省的我奶一会子又催。”

    “呸!”林老太就笑:“我就这么馋?”

    “我馋。”林大垚端了热水过来给刘英。

    常秋云就笑:“今儿都留下,包饺子。”

    刘英见范云清在,还以为人家是一大家子吃饭呢。她摆摆手就说:“不了,家里还忙着呢。我过来就是跟大姐你说一声,咱那边炭又拉来好几车,等会子过去再拉点过来,给老娘把屋里烧暖和。”

    常秋云就一谢再谢,谢了之后就看范云清:“小范,你看,大家都照顾我们。这边真什么都不缺。几个孩子都大了,都知道出去找活干挣钱了。老太太在这边,真吃喝啥都有。别跟着操心。”说着就把桌上的钱和东西扒拉掂量,然后把细粮从中拿出三分之一,也就是一碗的量,“这是百川的细粮,我给娘留下。至于钱……我分成七分,留下娘的一份就行。他是当儿子的,给娘花用是应该的。三个孩子也都能自立了,不用他们老子养。这钱呢……百川昨儿还说,他好些个战友牺牲了,家里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范云清就将钱给收回来,“大姐说的是……我这一忙没顾得上……”

    “忙啊?”常秋云就尴尬的笑,“那就忙吧,我还说留下来一块包饺子呢。不过正事要紧,去忙吧,娘这边没事。要有事我叫孩子去喊你。”

    “那也行。”范云清只得起身,跟林老太告别,“娘,那下次我跟老林一块来?”

    林老太盘腿坐在炕上,刚才还搭话呢,这会子就打盹去了。头一点一点的,范云清连着叫了两声的娘,那边都没动静。

    常秋云就将东西和钱硬给塞到范云清手里了:“老太太年龄大了,一到冬天精神就短了。”她这么解释,缓解范云清的尴尬,然后就率先往出走,“我送你出去。”

    很是客气的样子。

    林雨桐跟着往出送人,就听见常秋云跟范云清一边走一边说话。

    常秋云先是问林晓星,“这也不小了,念书着呢?怎么没去上学?”

    范云清怕女儿犯倔,就抢着说:“中学也念了几年了,算了!说是想工作了,由着她吧。”见常秋云的态度不错,她有心多说几句,就问说:“燎原呢?是要当兵还是要如何?”

    常秋云一副忧心的样子,“百川那性子,你应该知道。他说是叫孩子当兵。可娘那里,你是知道的。百川走了这么些年,她是日也愁夜也愁,一听说叫大原当兵去,那还得了?昨儿夜里都没睡着。再说了,大原的性子倔,他跟大垚不一样。大垚那是放在哪我都放心,但是大原这脾气啊,我是觉得,不搁在我眼跟前,我都放心不了。这不,我这正愁着呢吗?”

    范云清愣了一下就马上道:“大姐啊,您看这样行不行?昨儿我还听那谁说了一句,说是要建一个警察学校。还从咱们师借靶场用。这消息我倒是听的不真。要不,我回去找人打听打听。估计开春人家就招生,要不,叫孩子去警校念两年,既是穿制服的,又离娘近便,你看着成吗?”

    常秋云还是一脸的忧愁:“这当然是好事。可大原也就是念了几年私塾,能认字,会写字。可这多少年都不摸笔了,估计是考不上。算了,不行叫他回家种地去,我也安心。”

    “大姐。”范云清急忙道:“第一批学员,考进去没那么困难。这事您别管,我来办。”说着,又一顿,“大姐,这燎原不去当兵,只怕大垚就得去。娘能答应?”

    “大垚不是长孙。”常秋云一脸煞有其事的解释,“老辈人了,讲究这个。”

    范云清了然,小声跟常秋云道:“大姐,这当兵差别也大。要是从孩子的前程上考虑,您听我的,先叫孩子念两年书。年龄大也没关系,就是去旁听的。现在别急着入伍,至少有相当于中学毕业的文化程度之后,咱再说。这事您说了要是老林不听,您就跟娘说说。这关系到孩子一辈子的大事,不能马虎。老林那个人……他恨不能把孩子搁在边境线上去。”

    “成!都听你的。”常秋云就催范云清,“外面怪冷的,赶紧回去吧,瞧把孩子给冻的。”

    然后利索的把这母女两人给打发了。

    回来的时候,刘英就说常秋云:“常大姐,您这心,是真宽。咱俩要是换换,我得憋屈死。”

    常秋云笑笑就转移了话题,心里寻思着范云清的话。

    而范云清是真挺高兴的,走到半路上还说:“看我这脑子,怎么忘了问你姐的事了。说起来年纪也不大,上学也来得及的。”

    “都定亲了还安排什么啊?”林晓星撇嘴,“就是嫁人生孩子呗。你安排了人家,是不是还得安排她丈夫?这还有完没完了。再说了,没文化能干什么啊?”

    范云清就说:“你看我这脑子。”她催林晓星,“你回去,跟你大娘说,叫你姐晚上去师部大礼堂,那里是扫盲班,叫你姐去上课。”

    林晓星嘟嘴:“我不去。去了也没人理我。”

    “你去的多了,自然就有人理你了。”范云清气道:“你看你大娘,今儿说啥难听话没?啥话也没有。去吧,乖!回来妈也给你包饺子。”

    谁稀罕吃饺子,真当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呢。

    扭身蹭蹭蹭的跑回去,直愣愣的就道:“我妈说叫……我……姐去师部扫盲班,别忘了。”

    然后转身又跑远了。

    “什么样子?”大原就看那姑娘不顺眼,“一点规矩也没有。”

    常秋云瞪眼:“说什么呢?那话是你说的?”

    结果就是常秋云和林雨桐晚上一起去扫盲班。林雨桐是装学习呢,但人家常秋云是真学,还念叨说:“当年你爹说教我识字,我偏不学。你看现在,要用的时候,抓瞎了吧。”

    人家常秋云不光是学,还学的特别认真,特别有目的性。

    比如:酱油、醋、盐、肥皂、毛巾、药膏牙刷这些服务社里有的物品,她提前得学。学记账啊,大写的壹贰叁这些,还有阿拉伯数字。进账出账,该用的东西,她都列出来,跑去找人家教员。

    教员就是钟政|委的老婆,人称‘赵姐’。

    赵姐回去就跟钟政|委说:“秋云妹子这人真不错,人还灵性活泛。干啥就操啥的心,这才几天啊,你去院里听听,谁不说她好?还有她家的丫头,这孩子真是给耽误了。你不知道得有多灵性,说过目不忘都不为过。可惜了的,如今都十六了,过了年都十七了。这战争啊,生生把这一代的孩子给耽误了。”

    钟政|委觉得有意思:“老林那人,年轻,也傲气。能叫这么个人念念不忘,那能是一般女人吗?小范啊,就差了点意思了。听说她拿着粮食拿着钱去给那边送去了?”

    “这事连你都知道了?”赵姐就摆手,“刘英这个人的嘴啊,就没把门的。是!我听说了。小范啊,到底是娇惯的孩子,这些年又是打仗又是奔忙的,没什么复杂的人际关系。压根就没学会怎么做人。你说这事她能去吗?她是好心,但叫人看着,却不像样。但凡心思不正一点的人,还不得闹起来。咋的了,过来显摆来了?示威来了?所以才说,秋云妹子那人啊,是真地道。心宽的能跑马。”

    那边范云清压根就不知道人家背后都说啥呢,反正是跑了好几次,给大原和大垚把学校给跑下来了。

    大原那边呢?补充报名了,人家还给了一个特招的名额,压根就没通过考试。

    等明年过了正月,就去学校报道。不要学费,提供一年四季的衣裳之外,还有生活补助。吃饭问题就算是解决了。

    而大垚呢,给联系了中学。又专门找了老师,晚上和周末给大垚补课。

    就算是中学念三年,毕业的时候也才二十冒头。到时候再当兵也并不算晚。

    范云清把事情办妥了,就偷偷来找常秋云,把事说了,临了又问:“大姐,给老林说了吗?”

    常秋云就故作惊讶:“你没说吗?我以为你说了。”

    “这……”范云清咬牙,“没说就没说,就这么着吧。要是他要怪,就说是我给的建议,推到我身上……”

    等常秋云把对孩子的安排说了,林百川能猜不出来是谁的主意吗?

    但是,范云清就是再不会办事,也不会主动把手伸过来揽几个孩子的事。这事它犯忌讳。

    除非……“你故意的!”林百川说常秋云,“你有什么想法你跟我说啊……”

    “跟你能咋?”你是能留心警察学校呢,还是能给大垚找中学呢?你的办法就是塞到不部队里。常秋云不喜跟他争辩这些,就说,“你能给安排好?我还不知道你?你肯定会说,考不上就再考一年。这一年比一年难考,他一年比一年年纪大,能耗着吗?再说了,这又没占别人的名额。人家第一批收一百人,咱们属于一百人之外的特招。没把谁挤下去,也没占谁的便宜。”

    “卖了范云清面子,就是卖给我面子。”林百川就说,“你这是掩耳盗铃。”

    “但……她的意思却未必就一定是你的意思。”常秋云怼过去。那范云清出面,他属于没有管好家属。可他若是出面,就是利用特权。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话不用说完,林百川就明白。所以,这才把林百川给气跑了!

    临了扔下一句话:“……扫盲先停下来,上学习班去,你的思想有问题。”

    有问题就有问题,怎么着吧?也就只你说我的思想有问题。

    林百川吃了一肚子气,但回去却没多问一句,当不知道这事一样。

    范云清就问:“吃饭了吗?”

    “吃了。”林百川直接往书房去,“你们吃吧。”

    “我正有点事跟你说。”范云清跟去书房,摸了摸热水瓶,“一会子给你送热水。”

    “不用。”林百川摆手,“我一会子还去师部,有什么事直接说。”

    “是孩子的工作……”范云清犹豫了一下,“我想……”

    “你做决定就好。”林百川收拾了几件衣裳,“跳舞还是唱歌,做什么都行。”

    两句话没说完,人又跑了。

    林晓星将碗重重的放下:“妈,离婚吧!我爸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家里。”

    白天在那边,晚上不是在师部,就是在连队。他是没离婚,可这没离婚还不如干脆的离了呢。

    林晓星就说:“妈,您才三十出头,就是再婚,我也不会反对。我就是看着你这么低声下气的,我难受。凭什么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住嘴。”范云清起身,身子又晃了晃,“晓星啊,你大了,也该懂事了。你都懂的道理,妈难道不明白。可是啊……这世上的事,不是都得按照道理来办的。妈有妈的难处,不是什么的情情爱爱,再说那个就是笑话。当年就是再……十多年了,捂不热心也该寒了。可是……这也不能说干脆利索的就得离婚吧。离婚容易,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舅舅……妈跟你爸不离婚,你舅舅就有个师长妹夫……你舅舅舅妈养了我,也养了你,以前,他们是咱母女的依靠,如今,想靠着咱们的时候了,咱不能说撒手就撒手吧。”

    林晓星抿嘴,好半天才道:“妈,那你给我表姐介绍一对象吧。我表姐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等把我表姐安顿了,就好了。”

    “你怎么会想到这个?”范云清狐疑的看闺女,“是你舅妈让你说的?”

    林晓星摇头:“是表姐。表姐说要是有合适的对象,她愿意试试。”说着,眼泪就下来了,“之前表姐还逃婚呢,现在……要不,叫表姐住过来吧,跟我做个伴,也顺带的能认识几个人。说不定就有合适的呢。”

    “你啊……”范云清摸摸闺女的脑袋,“有舞会的时候,你带她来。别的时候,还是算了。看着不像样。”

    林晓星蹭一下就起身,“有什么不像样的?不就是怕人家说这家宁愿给娘家的侄女住,也不给前头原配生的孩子住吗?妈,你活的累不累啊?你哪里像个上过战场的巾帼英雄……你……你真没那个乡下来的女人利索……”

    说完,也不管范云清怎么会如何,跑上楼,重重的把门给甩上了。

    范云清看着桌上没怎么动筷子的饭菜,苦笑了一声:家不成家了。

    常秋云对这些一概不管,只说俩儿子:“大原,在家里别闲着。我都问过了,你爸那个警卫员,人家都是中学毕业的有文化人,赶明儿,咱出去踅摸课本,你在家看,不会的晚上去找人家,回头娘给人家做几双鞋,叫人家好好教你。”说完了大原,又低头给大垚缝制书包,说他,“别觉得跟比你小的一块上学就丢人,咱这不是耽搁了吗?你争口气,上了初中,当个兵,也念个军校去。这有学问跟没学问,他不一样。你打小就比你哥脑子活泛,出门了娘不担心你吃亏。你哥这个性子啊,搁在娘眼跟前,娘安心。”

    俩人坐在娘身边,‘嗯嗯嗯’的只顾着点头。

    大原就问:“妞妞咋办呢?不叫上学去?”

    常秋云就冷哼:“你俩管好你们自己。她……你们三个,就她最有主意。不声不响的,那主意正着呢。再不济,跟着娘在这服务社帮忙,到了年龄也能留下。再说了,老四那边要是定下来,就给他俩把婚事办了。两口子还是在一块的好……省的……再出事。”

    这话没人说啥,就是林老太,也只是不舍的摸了摸孙女的脑袋。在这方面吃过亏,心里的那根弦就一直绷着呢。

    年前的日子,本来以为就这么平静的过了。谁知道,都进入腊月了,田占友的到来,打破了这短暂的平静。

    田占友来了,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带着村里的几个人,押着程东和程老太来了。

    原来这母子俩跑出去之后,手里什么介绍信都没有。被当成可疑人员给扣留了。无奈啊,程老太说了老家的地址,人家跟老家联系,田占友就说了这两人的情况。

    而在这之前,田美妮去了工作组,揭发她奶奶,表示要划清界限。其中揭发她奶奶罪行的其中一条,就有暗害林家。

    因此,那边一联系,田占友一说,这人就不能放了。

    这属于有罪的那一类典型,必须坚决的予以消灭。

    人是田占友派人去押回来的。然后就直接过来找林家了,需要人证,开公审大会的时候好定罪。

    可这一碰面,可了不得。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程老太撒泼打滚的冲着范云清:“……不活了……你们可不能这么冤枉人……我是真不知道你们要干啥缺德事的……我就是图那几个钱,一家子靠着那点钱才能活命。但是你……你们这些资本家也不能说把坏事都推到我这个老婆子身上,你们自己不认账啊……本来就是你们叫我这么干的嘛……给了我十块大洋的。还有那坟,可不是我一人弄的。你们家那司机……人家找了木牌子写的字……谁谁谁之墓……要不然呢?谁会弄?那名字,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但我这老婆子笨寻思着,你家司机写的字,林百川不认识,但你说你不认识,我咋这么不信呢!”

    这话一出,众人皆看向范云清。

    是啊!你家的司机,十多年的老人了,算是极为熟悉的人。他的字体,你不可能不认识。当年,林百川可能因为种种原因,疏忽了这些。但是当年你看到这照片,你就不曾怀疑过?

    林雨桐看向林百川,见他面色平静,心里就了然:当时他可能真没怀疑过什么,但是一年一年过去了,经历的越来越多了,等伤痛慢慢的沉淀,理智回拢之后,在这一点一点的细节里,他肯定是觉察出什么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95章 旧日光阴(7)万字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