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99章 旧日光阴(1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99章 旧日光阴(1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5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99章 旧日光阴(1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11)

    钱思远对着技术科的科长文华指着图纸口沫横飞半天, 然后就见人家一手护着饭盒,一手轻轻的将自己拂开:“……你说的这些,也没人做过。如今咱们追求的是时间。你又不是不知道, 咱们的时间紧, 任务重。上面下什么样的命令,咱们就干什么样的活。别逞能, 行不行?”

    把钱思远给堵的:“……不是……话不是这么说, 咱们现在稍微修改一下图纸, 每年光是为厂里节省下来的煤炭,就不是小数。这也是为厂里创造了价值了……”

    “别提这个,我是不懂你那一套一套的东西。”文华起身,“赶紧的,该干嘛干嘛去。回去修改图纸, 改改尺寸。我这吃完了, 还有活要干呢。咱都别浪费时间,成不成啊?”

    钱思远一把拉住起身要走的文华:“文科长, 你先别急着走啊。您也不问问,谁设计的这东西, 你就看也不看的给打回去了?”

    “谁设计的都没用?”文华抬腿就走:“如果不能按时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 谁设计的都不成?”

    “这人您还真不能说不成。”钱思远拽着文华:“您之前还跟我说, 咱们厂的厂长, 那是军转干部, 还说咱们厂长跟好些个……关系都挺好的。您昨儿还提了,说厂长跟谁喝酒了?”

    “林师长。”文华莫名其妙, “怎么了?”

    “不瞒您说,这个东西,就是林师长家的姑爷设计的。”钱思远将图纸一收,“咱要是看不上就算了,许是人家带回家,然后叫林师长请咱们厂长看,那时候,只怕就有点尴尬了。”

    “什么姑爷?”文华就说,“人家在广播室的那小姑娘,还没结婚呢。”

    “林师长有两儿两女。”钱思远低声道:“大儿子读警校,二儿子准备当兵,下面有个闺女就是会计科的神算子。这个金垠圳,就是大闺女的爱人。如今在保卫科……”

    文华上下打量钱思远:“嘿,我说你个小钱啊,你这不好好干好本职工作,一天到晚的,都想啥呢?”

    “我可不是四处钻营啊,我跟你说……”钱思远的声音低低的,“我跟林师长是一个村的,他革|命去了了,但是老婆孩子都在家呢。我们一个村的,你说我能不知道?”

    文华‘哦’了一声,然后轻咳了几声,“那什么……什么图……怎么改的,我看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得!感情之前说了那么多,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忍着肚子饿,重新说了一遍。

    “听起来是有些道理……”文华就说,“但这中间要安装的这个什么到底是什么,你知道?”

    钱思远摇头:“我不知道,但他应该是知道。”不可能信口开河。

    什么叫应该啊?

    这话说的可不怎么靠谱。

    文华就问:“他是哪儿的高材生?”

    “什么高材生?”钱思远摇头,“他以前是我……”刚想说我家的长工,一想这么说肯定要出事,他及时打住话头,“是我小时候的玩伴。这不是他家是雇农嘛,供不起他念书。但他这人,特别上进,我上学回来教他,我学什么,他学什么。我的课本我看过的书,他都看过。”

    这话有些吹的成分在里面。

    但金老四确实是跟着他识字,跟着他看书。家里的书他没全看吧,但肯定是都翻看过了。那一个人一个悟性的,谁知道人家都悟出啥了。别看人家那一天到晚的,不言不语不吱声,不爱说话可人家内秀啊。

    不过说实话,就他表现出来的那些素质,比科室的其他几个人可强多了。

    技术科比起保卫科,那到底是不一样的。

    这两口子人不错,之前这成分划分,就是老四替自己说了句话,要不然,这会子还在老家种地呢。谁逮住自己都能叫自己做思想汇报。那日子真就过不下去了。

    如今咱也是工人了。按月拿工资还能有一半偷着送回家够爹妈过日子的了。

    因此,这事上,他是极力的吹捧的。

    只要过来露一手,他们肯定不敢说人家不懂,最不济也是个中上游的水准了。来技术科绝对有资格。

    文华是不知道钱思远吹牛的,但看在人家有个老岳丈的份上,“……那这样,我明儿去一趟保卫科,亲自见见这人,如果真有办法,那这样的行家里手,咱们理当上门相请的……”

    嗳!这不就得了!

    钱思远摸黑回来的时候,林雨桐还给留着饭呢。

    他的窝头也给热了热,泡在鸡汤里,又是鸡腿鸡翅鸡杂干蘑菇的,饱餐了一顿。跟四爷低声嘀咕了一番,才家去了。

    外面的路不平展,高一脚低一脚的,下了自家的斜坡,黑咕隆咚的吓了一跳。

    “你回来了也不吱声,想吓死我啊?”他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就朝里挪了挪,踢了鞋睡觉去了。

    “你干啥去了?”程美妮压着火气,“你跑虎妞那干啥去了?咋了?没娶她,没当上师长家的女婿,后悔了?”

    钱思远蹭的一下坐起来,“你大声点,再大点声,叫大家都听见才好呢?你家干的那点事,你自己心里没数啊。人家不理你,是觉得懒得搭理你,你还当是你能耐呢,还当是人家怕你呢。我跟你说,你夹着尾巴做人,见了人家就躲着,人家许是把你当个屁放了。要真把人惹怒了,想想你奶和你爹……”说着,他就躺在:“你闹吧,继续闹去吧。”

    “你……”程美妮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家到底……是谁家害的,你心里没数……”

    “别说我家害的。”钱思远就道,“那是你家上赶着的。再说了,没有我家的事,你家就能好了,十多年害人家林家的事,就不能被知道了?做梦!”

    程美妮‘你’了半天没憋出的话来:“你也这么说我?你是不是后悔娶我了?”

    “答应娶你的时候,可不知道你家干过那种缺德事。”钱思远转了个身,“但既然娶你回来了,就是想好好过日子的。你本本分分的,咱们的日子还能过。要不然……你该回哪去,还回哪去。没带家属的人多了去了,每个月给你寄十块钱,你回去伺候我爹娘去……”

    程美妮这才不再言语了,又抽抽噎噎的哭起。

    不大工夫,雨下来了。又是风的,又是雨的,家里挖的地窝子太糙了,根本就不隔寒。两人又不由的靠在一起,程美妮就听见钱思远轻轻的叹了一声,她的眼泪瞬间又落下来了:这种抱团才能取暖的感觉,只怕只有彼此能明白。

    林雨桐听着雨声,翻了个身。顶棚上传来飒飒的声音,这是风雨的声音。

    她能听到,但却丝毫却感受不到。

    屋里不冷,土床下面掏着几个不大的洞,每次做晚饭的灰烬都放在里面,这土床早就被烘干了,天天烘着,不光不潮,还有几分温热。又不透风不漏雨的,不光没有不适,反倒是越发多了几分静谧。

    雨是几时停的,林雨桐也不知道。

    天不亮就被喧闹声惊醒了。

    睡不成了,那就起吧。一个个都是在外面梳洗的,看惯了也不觉得奇怪了。

    出了地窝子,一瞧,好家伙,都挺忙的。

    干啥呢?

    都在翻地,各自用篱笆扎一块地方来,种菜啊。

    天暖了,春雨下来了,穿着夹袄都有些燥热的时候,正是下种的好时候。

    每家的门前都有两三分的地,开出来,至少够两个人吃的菜。

    桂兰架着拉水的驴车过来,叫林雨桐:“拿俩水桶,给你们把今儿的水接了。”

    水井是新打的,在塬下。距离有点远,大部分人家都是每天挑水的。因着这桂兰老是觉得欠林雨桐的,因此每次拉水,都少不了给林雨桐捎上两桶,够家用的。

    其实哪里真够用?

    林雨桐做饭可从来不用这水的。

    井水就是洗漱用的。用这水洗衣服甚至不需要洗衣服肥皂这些东西,碱大特别去油污。而且熬煮稀饭的时候,能熬煮的特别粘稠。

    好些人都说,这井水好。

    可实际上,这井水真不怎么好。

    人家给了,林雨桐就要了。桂兰还热心的道:“……你家这菜地,不用你管,我叫我家那口子抽空就给你们开出来了。他啊,就是一身的傻力气。”

    那怎么好意思呢?

    林雨桐就说:“不用了,我得空就开出来了。”又问她,“要菜种子吗?我叫人捎呢,给你带上些?”

    “那感情好。”正不得空出去呢。

    钱思远站在他家门口:“给我们也捎上。”

    “行啊。”林雨桐一口就应了。

    每天拉菜回来的小伙子李勤劳,天天都出去。买点菜种子,不费事。

    吃了早饭四爷上班前还叮嘱林雨桐:“等晚上回来我干。”

    就那两分地,谁干不一样啊。

    等四爷走了,林雨桐没急着走。领导安排的活,她该干的活昨儿就干出来了,她今儿打算去晚一会子。关键是这菜地,现在不开出来还真不行。

    为啥呢?

    这塬上的地表几公分,是非常干燥的。根本就存不住雨水。这也就是这个地方能搭建地窝子的原因。除非特特特大级别的暴雨,一般是不会存在雨水倒灌的情况的。

    一场雨过后,地面都是细细粉粉的潮湿的沙土。

    地质有点特殊。

    二分地大概就是一百三十多个平方,虎妞本来就是劲儿大的,又是松软的半沙土地,不费劲。到办公室的时候还不到十点。

    科长不在,这个林雨桐昨儿就知道。

    办公室的其他几个人问林雨桐:“家里有事?咋来晚了?”

    林雨桐就说:“听说从周围招了不少临时工,看看大致有多少,好心里有数。”

    撒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慌。

    姚红就问:“加了多少人?”

    “一百二十三。”这是四爷昨儿回来说的。她顺嘴就说了。

    那边就道:“今儿要把这部分的预算得重新做一下。”

    一会子于友光来了,急匆匆的,“临时工那块,咱们这个预算啊……”

    有人就说:“神算子专门去基建科了。问过了。”

    于友光就赞许,“对!都要多操点心。”然后叫林雨桐,“我这两天,得出去一趟,科里你多看着点,别出岔子。”

    姚华就嘀咕:这是离副科长不远了吧。

    那凭本事吃饭,谁也嫉妒不着。

    中午下班的时候,保卫科那边一个小伙子过来找林雨桐,说是四爷捎话了,叫不用等他,他今儿不会在家吃午饭。

    “怎么的了?”林雨桐就打听。

    这小伙子嘿嘿笑,“技术科来请人了,我们科长不放。技术科就说请吃饭,人家科长拿出半月工资来……”

    那伙食肯定差不了。

    剩下林雨桐一个人,才说能凑活着吃点算了,结果刚到家门口,就看到穿着毛呢长裙子高跟鞋的林晓星。

    她往这里一站,来来回回的人都看她。

    大部分人做饭都是露天的,架着火堆就把饭做了,人家那是一边做饭一边盯着她看,还不时的谈论几声。

    林雨桐愣了一下就往里走:“进来吧。”她说。

    林晓星在这边的地窝子看了看,才道:“比我们宿舍的条件好。”

    林雨桐‘嗯’了一声,“自己的地方,能由着自己收拾。”她去厨房,“没吃饭吧,一起吧。”

    林晓星也不客气,跟过去靠在门边的墙上,看着林雨桐张罗。

    好半天,她才道:“我妈跟爸离婚了。”

    林雨桐头都没抬:“嗯!你不想回林家了?”

    林晓星脚蹭着地:“我就是不想回也不行,我舅舅舅妈还有我妈都不会答应。你们也都不喜欢我吧?”

    “跟你有什么关系。”林雨桐就说她,“不管大人什么关系,他们的恩怨情仇,都跟你我关系不大。再说了,你工作了,再过两年,找到合适的人,就能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林家也不过是娘家。一切只看你自己,怎么过觉得好过,就怎么过呗。人啊,跟谁都能较劲,就是别跟自己较劲。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妈吗?叫人觉得舒服的就是家。不管是姓林的还是姓什么的。”

    林晓星就看林雨桐:“你可不像是在乡下长大的。”

    “那在乡下长大该是什么样?”林雨桐就笑,“爹还是乡下的呢。你觉得他像吗?”

    林晓星不言语,好像不是很喜欢提林百川,转而接上林雨桐之前的话题:“跟我妈……我也不想回去。我妈……也还年轻,没有我,说不定还能找一合适的人……我去添什么乱啊……”

    林雨桐就说:“那你来是想问什么?”她停下手里的活,扭脸看她。

    林晓星抬眼就问:“就问问……结婚……好吗?”

    林雨桐将面片揪到锅里,“为了有个自己的家,急着把自己嫁出去?”

    她低头不说话,脚却不停的蹭着地面。

    林雨桐就说:“要真是为了这个结婚,你谁也对不起。你要真这样,你妈还真能放下你再婚?”

    林晓星就抬头:“许是没有我……他俩才能过的更好呢。”

    林雨桐叹了一声就说:“我娘只怕不会住进家属院里。那个小楼,该是谁的还是谁的,没人跟你抢。该回去就回去,别觉得不自在……”

    林晓星愕然:“为什么……”不回去?

    林雨桐就笑:“等你结婚以后,或许就能明白。现在……吃饭。”

    砂锅里满满的烩面片。

    这厨房的地方太小,想擀面条那是做梦。要么吃挂面,要么就是面片,擀厚点,揪一揪得了。

    里面放着干木耳干蘑菇干黄花菜加上豆角干茄子干,对于吃了这么长时间大锅饭的林晓星有致命的诱惑力。她一个人干掉了大半,才抹了抹嘴:“我下午请假想回去一趟,你有什么要捎带的没?”

    “正想叫人捎带菜种子呢。你既然要回去,就去一趟,找我娘要家里留出来的种子。”林雨桐就这么说。

    林晓星抿嘴了半晌,到底点了点头,“知道了。”

    等林晓星再次踏进这小楼的时候,心底不由的带上了几分叫做沧桑的东西。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范云清强笑着迎出来,“你这孩子,回来怎么不说一声。打个电话又不麻烦。”

    林晓星看了看屋里收拾起来的行李箱:“您这是打算去哪?”

    范云清就笑:“你这孩子,妈也是革|命了半辈子,组织上怎么会没有安排。”她拉着闺女坐下,“妈被安排到省妇联工作了。单位分了两间房,够咱们娘俩住了。”

    林晓星就指了指楼下,“那我去收拾我的东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你这傻孩子,这里是你爸的家,当然也是你的家。”范云清拉着闺女上来道:“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二楼放着钢琴,有个装着镜子的排练室。

    “你爸给你收拾的。”范云清这么说,然后就摸闺女的头,“你是你爸的闺女,你爸怎么会不疼你。但是你呢?”她上下打量打量闺女的穿戴,“如今朴素才是好看,你这样的穿戴,有些扎眼了。”

    “怎么扎眼了?”林晓星不愿意换身上的衣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觉得这哪里不对。我喜欢漂亮的衣服,喜欢穿花裙子,喜欢穿高跟鞋,还喜欢吃西餐,喜欢喝咖啡,讨厌厨房的味道,喜欢屋里到处都是鲜花。得闲了不想跟别的女人一样手里拿着针线活,而是想坐在钢琴边弹弹曲子,找三两个好朋友,一起听音乐一起品红酒。这怎么了?”

    这没怎么!

    “只是你生的时间不对。”范云清就道:“人要学会妥协,跟别人妥协,跟现实妥协。你大概有段时间没回你舅舅家了。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你舅妈和你表姐都把家里的旗袍收起来了,穿上了你一直看不上的蓝的黑的衣衫,这又怎么了?她们以前难道不比你会享受?”

    什么?

    穿的跟乡下来的土包子一样吗?

    林晓星用手捂住嘴,满脸的不可思议,然后她不停的摇头:“她们是她们,我是我!反正我不换!我就不换!”说着,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子委屈就涌了上来。但随即,又觉得丢脸,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转身跑到房间打开衣柜,这才发现她的衣柜里空空如也。

    所有的衣服,都不见了!一件也没剩下。

    “妈!”林晓星看她妈,“我的衣服呢?”

    “妈给你收了。别问放哪了,这辈子都别想了。就是再不高兴也没用,更别生妈的起。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范云清一边说着,就一边走过去,她拉闺女的手,叹气说:“你要听话,听人劝。别老这么犟着脾气。妈能惯着你,但不是谁都惯着你的。前几天,妈已经去托你大娘和你奶,给你做两身衣裳了。就按着你姐穿的,小上两个码,估计就差不多了。千万别犯倔!你这样的脾气,再这么下去,是会碰的头破血流的。”

    可那也是我的事!

    “你就是爱自作主张。”林晓星气道:“以前是替爸爸做决定,后来又替表姐做决定,如今,你还来替我做决定。可你得了什么好了?爸爸跟你离心了!表姐的对象回家务农去了,她现在找对象多难啊。我呢?听你的就一定能得好吗?不听你的就一定就好不了吗?我就不!您如今这样……我觉得连在你面前喘口气都累。”

    这话……

    叫范云清的脸都白了,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说什么。

    楼下传来很重的脚步声,是上楼的声音,脚步很着急好似也很生气。

    “怎么跟你妈说话呢?”林百川上来,黑着脸看林晓星,“你也是读了书的,不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吗?觉得你好的人,你就是穿着破衫褴褛,他也觉得你好。觉得你不好的人,你就是穿上凤冠霞帔,人家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我是为了叫人觉得我好看吗?”林晓星梗着脖子,“我穿的好看,是因为我喜欢。我只是为了我自己,我就是想穿的好看,就是想过的舒服,我就是喜欢别人关注我的视线,我有错吗?”

    是!这不算是错!

    但你非得用这样的方式吗?

    “你看看你姐。”林百川就说,“穿的好看,未必就一定得出格。过的舒服,未必就一定得叫旁边瞧着的人从心里不舒服。别人关注你,为什么非得你穿的好打扮的漂亮,不是你的本事比别人抢?别人你也不用学,就只跟你姐好好学学……”

    “我姐我姐!你就知道我姐。”林晓星憋着嘴,“她是你亲生的,我就是从外头捡来的?不喜欢我,你们干嘛要生我。生了我,干嘛不要我不养我不管我。现在我长大了,你们回来了。想起来管我了。我是说话不对,吃饭不对,穿衣服不对,干啥啥不对。不管对不对的,也就这样了!改不了了!看不惯我,我不回来就是了!你不就是打发了我妈出门,再想着把我扫地出门吗?你现在称心了如意了!”

    “混账!”林百川的手抬起来,半路上生生的顿住,一巴掌拍在了墙上。

    林晓星被他爸的样子吓的抖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却不敢再犟着了。

    林百川这才道:“先送你妈走,回来就去你奶那边,把你身上的衣服给我换了。”

    林晓星没说话,跟着范云清走了。

    知道了她妈住哪,看看环境,还算是不错,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阳台,也通着自来水。该有的都有呢,她就放心了。但多少心里还是有些空荡荡的。

    地方好是好,就是太小了,没有自己住的地方。

    范云清却笑:“不小了!你住妈妈这边也行,要什么客厅啊,你住里间,妈妈住外间。或者,你回来以后,给家里加一张床就是了。等哪天回师里的后勤问问,应该有那种能折叠的军用床……”

    “你还回去干什么?”她就说:“看人家亲亲我我的过日子?”

    “这说的是什么话?”范云清拍了拍闺女,“我跟你爸……不是夫妻,还是战友,还是同志。部队呢?也是我的家。我在那里呆的时间,跟和在范家呆的时间,是一样的。我有多舍不得你舅舅舅妈,就有多舍不得部队,舍不得战友。又不是结仇,干嘛不回去?你这孩子做事,就是有些太过爱憎分明。你说你这样可我可怎么放心。”

    “我就说,我在你们眼里,就没有优点。”林晓星轻笑一声,“这爱憎分明不好吗?怎么到了我身上,就又是缺点了呢。”说着,就扭身,“行了,时间不早了。我该回了。”

    范云清追着送出去,“记得看看你奶奶,顺便把身上的衣裳换了。”

    林晓星没回头,只走自己的。

    直接回厂里算了,去什么奶奶那。那可不是自己的奶奶。自己想把人家当奶奶,人家也未必拿自己当孙女。何必去看人脸色。

    走到半路上,想起还要买菜种子。

    可她哪里知道在哪里买那玩意,打听了一圈,才买到了。

    累的气喘吁吁的给林雨桐提过去,“也不知道够不够,他们拢共就剩下不到十二斤了……”

    呵呵!

    这还不够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就是种最费种子的白菜青菜,一亩地也就是一两斤种子的事。

    我拢共不到二分地,还给分了十二拢,是打算杂七杂八啥都种一点的。怎么用也是用不了这么多种子的。

    得空运水回来浇菜地的桂兰就笑:“这是你妹子吧,可够实诚的。”

    十多种的种子,样样都有大半斤的样子。

    可其实花了还不到一块钱,林晓星恼羞的不行,“今年种不完明年种,留着种吧。我回去了!”

    “该吃饭了,去哪啊?”林雨桐叫她,“包的饺子,吃不吃。”

    回家一趟,还没顾上吃饭。食堂都下班了,“吃吧。”

    荠菜油渣馅的饺子,她一个人干掉了一半。吃完了放下碗筷就走,跟谁在撵她一样。四爷还没回来呢。剩下的饺子林雨桐也没法吃了,都给四爷留下。她自己吃了点馒头算了事。

    不少人过来找林雨桐要菜种子,这个抓点那个抓点的,剩下的就不多了。

    桂兰见林雨桐吃的馒头就笑:“你们姐俩关系挺好……”姐姐吃馒头,妹妹吃饺子,“咋不见你妹子常来呢?”

    林雨桐却打岔,“还有白菜的种子你要吗?”虽然不是种白菜的时节,但是……“撒点出来当青菜吃也挺好的。”

    两人相互搭把手,把菜种子撒进去了,四爷回来了。

    “不是说等我回来弄吗?”说着,就把手里的东西塞给林雨桐。

    啥玩意啊?

    打开饭盒,是一卤出来的鸡腿和一根猪尾巴。

    “图纸给画出来了?”林雨桐给他舀水洗手,然后进去煮饺子。

    这东西不会有多余的专门叫他带回来,肯定是他自己的那份没吃。

    四爷应了两声然后就说:“吃了饭,你帮我算几个数据。”

    他在大改图纸。

    以前的楼单层高度其实都比较大,四爷现在做的是把房间的高度降到舒适能接受的极限上,如今的房间又不考虑吊顶,所以是可以做一些压缩的。为的就是节省材料,“看能节省出多少材料来,也好看看能不能省出阳台来。阳台上至少能隔出一个单独的卫生间来。”

    可事实上,想要节省出所有的阳台卫生间来,那是不可能的。

    只能把楼设计的跟花瓣似的,这一层有三五个房间带阳台卫生间,那一层两三个带阳台卫生间。其他的单间没有这些附带的东西,在面积上就要有所倾斜。而且还有每层楼的公用卫生间,布局也得合理,男女得分开。水房就是水房,坚决不跟卫生间连一起。还要考虑卫生间坑位的问题。

    还有楼道,两边都让出一个砖的宽度,使得楼道比原图宽了一些。

    林雨桐就说:“其实没什么用,楼道再宽,都能摆满。”

    说的也是!

    图是好画,但这啥时候才能开始建啊?

    其实说快也快,等门前的菜地变的绿油油了,一座座厂房就已经拔地而起了。

    办公楼的规模要小的多,这都已经快要竣工了。

    而四爷呢,带着人,把老厂房的旧机器给用上了,做那个二次利用热水的装置。

    自打知道一一五厂,有这么个节能的装置之后,其他的厂子单位,只要搞基建的,都过来看看,想取经嘛。

    四爷能把东西随便露出去?

    还指着这个赚外快养老婆孩子呢。

    这些人套不出话,还叫人家把自家的底线给兜走了。于是开始找厂长了。

    厂长多能啊,也不说不给人家设计,话里话外的意思呢,就是得意思意思。

    拿什么意思?

    钱这东西肯定不行,都是兄弟单位嘛。不合适!

    但是钱不能要,东西可以要的嘛。

    食品厂?没有热水二次利用,但我们的技术员说了,可以单独设计节能设备,保准好用。什么?这怎么好意思?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是不好意思,把你们厂的糖,给咱们一些,意思意思?

    电厂?那你们这节约的可不是一点资源了。别的就算了,等冬天的时候,给咱把煤多送点。

    就这么着,每天四爷的生活开始进入了车接车送时代。早上接走,晚上送回来。

    每次回来都不空手,人家都送了内部的福利票。拿着这东西,直接去领就行了。比如食品厂吧,叫拿两斤点心走,有些不好意思。可给的多了,人家拿着招摇过市的也不好看,多了还容易放坏。于是,就给这个票,什么时候想吃了,什么时候过来凭票领上一两斤,还不怕放坏。四爷一共去了两次,人家就给了二十五斤点心票。

    林雨桐和四爷也不吃这个啊。两人趁着有空的时候,直接回家,丢给常秋云收着,“也别不舍得用,领回来给我奶吃吧。一星期一包点心,不许剩下。”

    给老太太欢喜的:“当年那钱老金,都没我如今这日子舒坦。”白米细面吃着,恨不能一碗面倒半斤香油,油水着呢。如今又是点心,又是红糖的。这日子,神仙都不换,她偷声跟林雨桐说:“你爷爷都没叫我过上这日子,没想到占了孙女的光了。”

    常秋云却说林雨桐不会过日子,“……票还能留坏了?将来有了孩子,吃饭的嘴多了,我看你拿什么给孩子吃。”

    四爷就说:“装了还得修。只要用,就得修。一年没个两三次,都不行。不缺这一口吃的。”

    常秋云一拍大腿:“对啊!”她就小声道,“可别太实诚,一次给修的太好了,人家不用咱了就。就得半好不好的留一手……”

    “说啥呢?”林百川进来就说常秋云,“我说你能不能教孩子一点好?”你那女婿就够精明的了,你还教他?

    想怎么滴吧你们!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99章 旧日光阴(1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