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02章 旧日光阴(1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02章 旧日光阴(1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5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02章 旧日光阴(1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14)

    衣食住行, 有了吃穿,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住了。

    房子必然就是最重要的事。

    钱思远本来就一肚子心眼。当然了,应该也是一脉相承的。他老爹本就是一肚子心眼的人。这会子为了房子, 也是动了心思了。

    把俩女人撺掇上去, 还怂恿的是别人的媳妇打头。然后他就一脸正气的在楼下说开了:“这娶妻娶贤,这话真没错。”又说什么:“大丈夫也难免妻不贤子不孝。”

    同事就问了:“怎么了这是?两口子吵架了?”

    钱思远就诉苦啊:“……操蛋娘们, 说不通啊。一脑子都是自家的小心思, 跟着胡闹, 跑去找人家记者去了,说要反映问题,你说这……这也想的太简单了,人家能听她的。更气的是,还把快小产的工友拉上, 这不是要挑事吗?你们就说我吧, 平时那是战战兢兢兢兢业业的……”

    他还一脸要絮叨下去的架势,边上的人就赶紧说:“那还不赶紧通知领导, 真上了□□,等着吧, 都有的受了。”

    “我要是能说下她, 早去了。”他一脸的丧气:“再说了, 我跟人家领导怎么说?说我管不住媳妇?”

    有那正直的同事还替他着急, 但那些肚子里弯弯绕比较多的人, 就点着钱思远笑:“你小子,心眼就是多。”

    其实技术科这些, 大部分都是能分到房子的。有些分不到房子,是因为人家的家本就在省城,周末人家能回家。要是交通方便,每天回去都不成问题。要么就是双职工,分房肯定是有名额的。

    其实像是四爷和林雨桐这样的,认真说起来,林家的小院完全住的开,只要愿意,每天回去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不过是四爷不爱住在老丈人家,林雨桐也觉得都是虎妞熟悉的人,天天一起生活肯定有诸多的不方便,两人这才出来了。要不然就这么住着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像是钱思远这种迫切需要房子但条件不够的,也就两人。另一个呢,属于跟乡下的老婆关系不好的那一类,压根就不想把人接来。这个大家也都心里有数,那人的老婆带着孩子来过一次,邋里邋遢,鼻涕好像是永远也擦不干净。带出来都觉得埋汰。因此大家也都知道,他迫切的想要房子,但又无可奈何。只钱思远,真只差一线,老婆转正了问题就解决了。见他闹妖,就都笑。然后默默的配合他。给领导打电话‘报告’啦,说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啦。

    然后钱思远团团作揖:“谢了……谢了!这两天就发工资,到时候请大家搓一顿。”

    厂里的领导大大小小的都被惊动了。

    赵平气的把戴淑珍和陈爱虹就骂。这两位是后勤食堂的管理干部,就是林雨桐之前想兜鱼的时候碰到的两人。

    两人迅速的跑到三楼,‘关心’职工啊,说是要赶紧送去卫生所。并且保证,转正!一定转正!

    但是转正是转正了,人带下来之后,两位大妈级别的女领导也不是好招惹的。

    戴淑珍就说:“有情况就反应情况嘛,跑到记者跟前,这还有没有一点集体荣誉感,有没有一点大局观了。”

    陈爱虹一把拽住戴淑珍,她笑了笑,一脸的和善。这才说:“其实我们早就研究你们二人转正的事了,可这说起来你们也是同一天开始工作的,工作呢,也都是勤勤恳恳,咱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之所以没说呢?就是因为实在是不好安排。以前都是靠着你们用大锅烧水,大家才有热水喝热水用。但是现在,这不是厂房盖起来了吗?咱们的食堂也盖起来了。烧水用锅炉就可以了,也不用拉水了,自来水就可以。所以啊,水房,就只要一个人就够了。主要是协助烧锅炉的师傅。而另一个人呢,就得调到食堂去了。择菜洗菜切菜,这些活都要有人干的。可这怎么分工,我们这不是作难了吗?”

    桂兰和程美妮面面相觑,是这样吗?

    这不是白闹了吗?

    桂兰就对程家不满意,不过到底是没把人给供出来,只摸着肚子道:“两位大姐,不是我挑肥拣瘦啊,实在是我这肚子,差点小产了啊。这烧锅炉,我现在这也做不了啊。”

    程美妮就不乐意了,什么意思啊?你做不了我就做的了了?

    说实话,锅炉房弄好她们就去看了。人家烧锅炉的就是坐在操作台前操作的,其他的不管。那辅助的可不就得每天拉煤,然后一锨一锨的往里填。再把煤灰运出去。这每天八个小时不间断的干这个?谁受得了啊!

    “两位大姐……”她急忙道,“我这体格,这身体……”

    人家就说:“你要是不愿意,也不着急。等我们回去研究研究。”

    一研究准坏事!

    这道理是钱思远跟她发牢骚的时候说过的话。

    程美妮顿时打住话头,赶紧道:“我这体格,这身体,其实还是挺好的。这个活我拿的起来,拿的起来。”

    陈爱虹就说:“不勉强吗?一个女同志,要真出点啥事,再累出好歹,我们也没法交代啊?”

    戴淑珍撇嘴,“我看还是算了。省的到时候,又是找记者,又是朝上反应的,还是再等等,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岗位?”

    “不用!真不用。”程美妮赶紧道:“我真行,这都是我自己愿意的,我保证,不行的话我在保证书上摁手印……”

    陈爱虹就拉了拉戴淑珍:“算了,都不容易。要不,叫她试试?”

    戴淑珍一脸的不情愿:“好几个家属还都急着等着这个岗位呢。她还不情愿!”

    “情愿!情愿!真的情愿。”程美妮都快哭了,“真的大姐!我特别愿意。”

    然后当天,两人就转正了。

    转正之后,工资翻了一番。

    梦寐以求的吧,但程美妮欢喜不起来。她不敢迁怒领导,但转眼就把桂兰给恨上了:“你叫我跟你闹,结果你倒是得了个好差事。”她看了看对方的肚子,“仗着肚子装可怜……”

    “谁装可怜了?”桂兰可不是什么好脾气,“我这怀孕了不是事实?还是我这快流产了不是事实?领导考虑我这特殊情况,给我照顾一点,还错了?”

    两人不欢而散。

    林雨桐晚上回来做饭的时候,出来倒洗菜的水,就发现桂兰对着自己这个方向哼了一声,然后水泼的稍微偏自家这边一点。她往后退了两步,才避免被水溅到身上。这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呢?结果另一边又是一声哼,一扭脸是程美妮,她也端着半盆水,泼的时候也朝自己这边偏了一点。林雨桐又倒退两步,免得遭受鱼池之殃。

    这回她是看明白了,两边的邻居,这是闹崩了。

    可你们闹崩了,别把水都泼我们家门口啊!

    这叫什么事!

    等钱思远过来蹭温暖,林雨桐就知道啥事了。

    “你们说那俩娘们怎么这么损呢?”钱思远就摇头,“多大点事,至于吗?这小鞋穿的,没完没了。”

    可不是咋的?

    程美妮觉得桂兰分到的工作是好工作,但是真的比想象的轻松吗?林雨桐是见识过在大厂子食堂工作的人的。要是那种大师傅就算了,确实是比较轻松。赶在饭点把菜炒了就得了。福利还挺好,凡是领导吃不了的菜,大师傅都有打包的权利。所以说,厨子确实是个好职业,光是剩菜养俩孩子没问题。但是小工的话,那辛苦了去了。大冬天的冰碴子水洗菜,满手都是冻疮。切菜削皮能切的手腕子肿起来,一站就是大半天腿肚子都转筋。

    谁比谁轻松了?

    都不是好活!

    钱思远就道:“我还寻思着呢,哪怕是分去后勤清洁组呢。”做个清洁工也好过做烧锅炉的。

    但不管怎么说,分房子在年前被提上日程了。

    四爷和林雨桐的这个房子没有争议。就是按照四爷的意思,选了整栋楼最东头的北户。

    一般的单间,房间就一个窗户,或者是只一面墙上有窗户。但是是事最边上的房,都是两面墙都带着窗户。四爷选的这间,就是北墙上开门连接着阳台,阳台上带着卫生间洗漱台的。那东边的墙上,开着窗户。不光是开着窗户,那窗台还是飘窗。所以,房间的透光性好不说,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房间大了很多。

    两人看房间,出来就碰到了熟人。

    谁呢?

    之前保卫科的苗家富,也是当时那个游击队队长田占友的战友,最初接待过林雨桐和四爷的人。因着有田占友的这一层关系,四爷和这人保持着挺好的关系和往来。

    只是没想到,房子分到了一处。

    他们也是最东边的房子,是朝南那个方向。采光非常好,尤其是冬天,暖洋洋的太阳照着。这田嫂子牵着一个三岁大的男孩一进去,就欢喜:“亮堂!这房子好。”

    朝阳的方向嘛。

    唯一不好的就是,没带阳台,自然就没有卫生间了。

    不过这位田嫂子说了:“谁家茅房放屋里,臭烘烘的谁受得了。”

    为了造型美观,这个阳台呈现弧形,间隔几个房间才会突出一个。紧挨着的这几个房间是不可能都带着卫生间的。

    四爷费尽心思弄的卫生间,林雨桐发现,并不是谁都对这玩意有期待的。人家宁愿房间大一点,也不愿意要带着卫生间的房子。

    当然,只有十五间。总有识货的,而且还发生了争抢。

    林晓星就想要个带卫生间的,“……要不然刷牙洗脸就得去水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梳洗,多尴尬!难看死了。还得排队上厕所,哎呀,想想就受不了!”

    苏瑾尴尬的笑:“可是我的资历太浅了,毕竟是后来的。不是建厂就在的元勋啊。如今能分咱们一套就不错了。再说了,卫生间我进去看了,设计的真不错。为了应急,楼外面还有厕所,考虑的挺周到的。水房也好,多大多干净啊。而且房间还向阳,多好!午后,躺在床上,晒着太阳,看看小说,听听音乐。或者在窗户下放一张圆桌,两把藤椅,喝一杯咖啡,品一杯香茗。出了门是烟火人家,回了家是世外桃源。梦寐以求的日子不过如此了!”

    林晓星嘟嘴:“就你会说!”

    等进了楼,一看在一楼,她的心气又没了,“一楼啊?”私密性不好!谁乐意住啊!谁不愿意住楼上?

    开了门正准备进去,再看到出来的林雨桐,她整个人都不好了,低声嘟囔:“还跟我姐是斜对门。”

    分房子的一定是眼睛瘸了。

    林雨桐也在心里抱怨。哪怕是一东一西住着呢,也比这个好啊。眼皮子底下,完蛋了。

    等搬进来,林雨桐也觉出来了,两口子都工作不错的,都选二楼三楼住去了。下面住着的,多多少少属于弱势的一方。

    不知道是按照什么分的。

    林雨桐家的隔壁是桂兰和铁柱家。紧挨着他们家的是钱思远和程美妮。

    反正这边的这几户,都是熟人!

    这个说:“缘分啊!”

    那个说:“可不是缘分嘛。”

    不说缘分也不行啊!

    林雨桐这边归置的不错,家具都是新打出来的,没有上漆,就是原木的上了一层乳胶漆。家具散发着木质的清香。原木色的又显得房间特别的亮堂。

    组合家具还是很少见的。随意的拼搭在一起,客厅卧室书房,都规整出来了。

    会客区的‘木沙发’下面是可以储物的柜子,能坐人能储物,要是摞起来,一点也不占空间。

    四爷摆弄家具,看怎么规划更合理。

    林雨桐把窗帘门帘这些搭起来。又给家里做一些软垫子,随时就能用。

    厨房这个,是谁家都被想的事。

    锅碗瓢盆都在楼道里安家了。

    当然了,不是谁家都跟林雨桐这边似的,进来一看,真是要什么有什么。

    先是桂兰家,是张宝柱砍来的不粗的灌木,也不怎么处理,就简单的订在一起,订了一张床。然后桂兰用麻袋缝了一个床大小的大口袋,给口袋里塞了一袋子的枯草麦秆。这个垫在身下,不膈人。钱思远呢?没那动手能力,这个月的钱未必够,两口子在地上打地铺,先凑活过这一个月再去旧货市场上踅摸床去。

    当然了,林晓星不一样啊。从范家把她的闺床拉来了。

    满楼道里都是她的声音:“千万别磕着碰着。这床当时买回来,可花了三千个大洋呢。”

    于是,家家户户都探出脑袋看这价值三千个大洋的床去了。

    林雨桐隔着门帘,都能闻见四溢的酸气,就是挺厚道的苗家嫂子都说:“……怎么整个一资本家的做派?”

    林雨桐出门买菜的时候从人家门口过,门没关着,她看了个清楚。

    好家伙,铜铸的床架子,上面的图案像是圣母玛利亚,就是那种正在给孩子哺乳的那种图案。然后床上是小碎花的被褥。窗帘是一样的花色,不过是多带了一些白色的蕾丝边。

    窗户下放着红木的圆桌和两把小藤椅,桌上放着水晶的花瓶,还没来得及插上塑料花。

    靠着墙放着衣柜和博物架,都是上好的红木家具。衣柜里什么样林雨桐看不见,但是博物架前,林晓星一身曳地欧式长裙,正在细致的擦她的杯子,然后一个个的放进去。林雨桐这才发现,人家的房间,除了门口的位置,都是铺着地毯的。

    怪不得过来过去的人都笑,这么作妖,谁不笑?

    买菜回来,就看见好些人都围在林晓星的门口往里看,就跟看西洋景似的。

    把林雨桐给烦的:“让让!让让!借过一下!”

    然后挤的满满当当的人也不好意思了,叫人家姐姐看见这么多人笑话人家妹妹,好像也不好啊。

    于是自动让开一条道,叫林雨桐过。

    不知道谁,朝后退的时候没站稳,结果害的身后的几个人都朝后倒去。这一倒不要紧,只听砰地一声,身后的门被撞开了,然后‘哎呦’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

    林雨桐一看,被撞开的是钱思远家的门。

    而此时,钱思远不在家,只程美妮在呢。

    叫人觉得诡异的是:钱家的地上铺着带着补丁的被褥,铺的满满的。而程美妮呢,身上裹着格子的床单,肩膀上披着一块碎花的布,应该是要做窗帘用的。此时也是一脸怔愣的看着外面。

    这造型……啥意思啊?

    不知道谁‘噗嗤’的笑了一声,又有人喊:“这就是那什么东施学西施……”

    东施效颦?

    是了!被褥铺着当地毯,床单窗帘裹在身上当长裙。

    这不是出洋相吗?

    这可真是够热闹的。林雨桐一边站在楼道里炒菜,一边听着那边两口子吵架。

    钱思远说啥了她没听见,只听见程美妮声音:“……别人笑你也笑!我现在是全厂的笑话了,你满意了?跟着你,一天的好日子都没过上。人家怎么就有漂亮的衣服穿,我就没有?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连给我买一件衣服的钱都没有,我还跟你过什么劲?”

    “不过赶紧走!”钱思远也急了,“你一拉煤的,你说你穿一长裙子,能干活吗?有多大的能耐你端多大的碗,觉得跟我过不了好日子?容易啊!另找一个去!慢走不送!”

    然后门猛的被打开,程美妮冲了出来。狠狠的瞪了一眼穿着长裙配着高跟鞋靠在门上看着苏瑾炒蛋的林晓星一眼,跑出去了。

    楼道里看热闹的在钱思远追出来之前,都收回视线,一副很忙的样子。

    桂兰还特备一本正经的问林雨桐:“锅里炖啥了这么香。”

    林雨桐就说:“排骨,今儿吃排骨面。”

    桂兰还没说话呢,苗家的铁蛋坐在他家门口的小板凳上,跟他妈说:“妈,我要吃排骨面。”

    说着,娃的口水都下来了。

    苗家大嫂挺尴尬的,其他人都笑。林雨桐就笑看孩子:“等会子,等做好了,婶子给你盛一碗。”

    “这怎么好意思呢?”苗大嫂跟林雨桐还不算熟悉,确实是不好意思。

    桂兰就笑:“门挨着门住着,就是一家。娃儿吃口饭嘛,谁家将来能没孩子?进了楼,孩子就是大家的。”

    这话中听。

    这个话题大家都嚷着说好,那边就有人说林晓星:“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得男人伺候着吃喝。”

    林晓星下巴仰着:“叫他伺候,那是他的福气。”说着,扭身回去了。

    等苏瑾端着菜进去,门关上,林雨桐就听到不少人嘀咕:“牛气什么呢?哪有那样当女人的,迟早得吃亏。”

    如今这,强调男女平等了,那其实是因为男女是极度的不平等,才要一直强调男女平等。

    像是这楼里吧,别说像是钱思远这种叫钱美妮滚的,就是苗家富,也动不动对着老婆爆粗口和动手。这都不是新鲜事。女人们呢?也不觉得被男人打了就是丢人的事。

    苗嫂子就说:“你姐俩啊,都嫁的好。”当姐姐这边呢,没见过两口子高声说话的。当妹妹那边呢,甜蜜的能溺死人。

    林雨桐笑笑没说话,她其实也知道,这些人背后说她跟晓星:不就是有个好爹吗?

    娘家得力,男人不敢不好。

    这叫人怎么解释呢?爱怎么想怎么想去呗。

    得空了,她就拿四爷做的木槽子,弄的土,浇点水,种上大蒜撒上青菜香菜这些,要不然,储物格上该放什么?

    暖气很给力,外面鹅毛大雪,里面也温暖如春。阳台上还专门放了个小架子,专门种点菜吃的。想着等长起来了,好歹能以此为借口,偷渡点出来改善改善。

    不过越是到了年跟前,就越是繁忙,很快就顾不上摆弄这些了。

    忙什么呢?

    一年了,账目该清了。

    林雨桐这种大拿,就开始受欢迎了。凡是理不出头绪的账目,都找林雨桐。

    尤其是今年这种大面额的钱币使用以来,各种的不方便,各种的出错。林雨桐一下子就变的抢手了。

    当然了,每次出去,绝对不会空手回来。

    各种的福利票,拿到手软。竟然也不比四爷这大半年弄来的外快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本来两口子工资就比别人高,再加上有机会赚外快,日子过的自然是有油水的。今儿炖排骨,明儿就换猪蹄,后儿还能做一只肚儿包鸡。连常不常蹭饭的铁蛋跟着都吃的胖了一圈。

    苏瑾见晓星好几次都流口水,就说:“要不,明儿咱也买一只鸡?”

    “不行啊。”林晓星摇头,“商场里有一款从大shanghai新来的高跟鞋,大红色的可漂亮了。你不是说过年的时候要回你们家吗?没有行头怎么行?”

    苏瑾就愣住了:“年终奖……都拿去买鞋?”

    “我想要嘛。”晓星嘟着嘴,胳膊勾着苏瑾的脖子:“特别好看!真的真的特别好看。”

    “其实我觉得你那双黑的就不错,也特别好看。”苏瑾就说,“我给你擦油,擦的亮亮的,配你那条红裙子,最好!”

    “那是你没见那双红鞋子。”晓星坐直了,“走!今天咱俩就上商场去看看,看看你就知道了。不一样的。”

    然后一进商场,晓星就不高兴。

    她看见她姐夫正叫服务员拿一双也特别好看的棕色平底皮靴:“三十八码的。”然后把鞋接过来,还蹲下去给她姐穿。她姐就坐在一边笑,从棉鞋里抽出来的脚上穿着那种她一直没舍得买的白色羊毛袜。

    林雨桐在外面,被四爷弄的不好意思:“我来!”

    “犟什么?”四爷拂开她的手:“一路的冰碴子,鞋不防寒不防滑不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主要是路不好,积雪的地方都有到小腿肚的。没有一双好鞋脚受凉啊。

    林雨桐之前是给四爷拿出过两双鞋的,男人的鞋款式就那样,也很少有男人去八卦,说你的鞋是哪儿买的。但女人不一样啊,林雨桐敢穿一双新样式的鞋出来,一路上不被人问一百遍,也会被问八十遍的。商场上的鞋就这三五种款式,有没有的,这些女人的眼睛尖着呢。

    因此,她的鞋想作弊都不行,就得出来买。

    她脚上的布鞋其实没那么冷,就是防滑没来得及做。四爷就说买双好的。

    然后就看上这双鞋了。价格得多贵?顶两人一个月的工资。

    看四爷伸手娴熟的帮她把鞋穿好,然后起身,他说:“起来走走,看合脚不?”

    只要不是奇形怪状的脚形,尺码标准,就挺舒服的。

    这个时候的鞋,说是牛皮的必然就是牛皮的,一点不掺假。

    挺舒服!

    见两人要走,林晓星赶紧拉着苏瑾出来避了避。

    林雨桐早知道这两人来了,人家不打招呼他们也装不知道,直接出门去林家了。

    苏瑾等人走远了才说林晓星:“避什么啊?多不好啊!”

    “我不想看他俩那样。”林晓星说着,就嘟嘴,“你都没给我穿过鞋,系过鞋带。”

    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但林晓星不想看也不成啊!林雨桐怀孕了,等肚子大起来,四爷肯定得帮着系鞋带的。业务那么熟练了,一看就知道,这不是第一次干这活。

    过年了,添了这么一件喜事。

    林家能不欢喜吗?

    喜大发了!

    林百川托人专门买了一只奶羊,就放在后院:“养着……这个得好好养着。以后妞妞得天天喝羊奶,等孩子出生了,这奶羊的作用更大了。”说着就说起了大原,“这小子两个月之后就断奶了,可不就是靠的奶羊。”

    常秋云心里叹气:谁说不是呢?一个接着一个生,怀上小的,大的就直接没奶了,就得受可怜。家里的三个孩子,一个是羊妈妈养大的,一个是米汤米糊糊养大的,只妞妞是吃奶吃到两岁上。可惜了羊妈妈,山洪来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要不然,大垚也能喝口奶啊。

    没奶吃的孩子不好养活。

    常秋云就跟林雨桐说:“生完一个歇上两三年再生!这一个赶着一个的,你累,对孩子也不好。”

    等四爷不在跟前的时候,她又问林雨桐:“将来生下来,谁看孩子,你想过了?”

    这是个问题。

    不能一年都不上班啊!

    常秋云能帮着看的,但她才三十多岁,这往后工作二三十年一点问题都没有。叫她放弃工作……没这道理!

    林老太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就说:“还要孩子想什么,肯定是我跟着过去了。我可得帮着我们妞妞把孩子带大的。”

    “那等大原大垚结了婚有了孩子呢?”常秋云就故意这么问。

    “到时候再说。”老太太也不说不看孩子,但如今嘛,肯定是先顾着这一个。

    老太太利索,又爱干净,人又精明还不爱挑事,世情也都明白。

    林雨桐心里想着叫老太太去那边了。

    说是老太太,其实也就五十出头。真不算是老!如今过了四十岁能充老人,五十确实是老太太了。可林雨桐就觉得,好好调养调养,老太太一准能长命百岁。

    常秋云就指了指里面:“跟老四好好说,你那婆婆估计也心热着呢。那个儿媳妇进门这都四五年了吧,一直就不生养。盼孙子,她都盼魔怔了。”

    这个真是!

    每次的信里,都有问:啥时候能生孩子啊?

    四爷是一概不理会。钱啊物啊的给,但别的话,最多也就是保重身体之类的话。其他的一概没有。

    林雨桐就说:“要是愿意来,住几天也行。你放心,常住不了。”

    如今这种情况,林雨桐肯定是跟娘家跟亲近的。至少一家子都对这个孩子表示出了极大的欢迎。大原不是个嘴上会来事的,但是吧,嘴拙心实啊。得空了就给孩子做各种的玩具,什么木鸭子木小狗,不是很像,但也是一点一点自己做的。大垚呢?比较贼,在外面也活道。跟那些同学混的熟,什么枣子核桃冻梨冻柿子的,都能给林雨桐淘换来。虽然量不多,一把一个的,但如今这年月,寒冬腊月的,弄来这些就不容易了。

    林百川呢?得空了就带着警卫去城外的野沟子里去砸冰面兜鱼,别看鱼不大,但这炖了汤,也是养人的好东西。

    从年前,林雨桐就跟四爷回林家住。一直到过了正月十五,不到二十天的工夫,林雨桐都胖了三斤。啥活也不干,就是吃喝。

    要么说,当闺女的都爱回娘家呢?

    正月二十正式上班,回去过年的,这几天也都陆续的回来了。

    见林百川一大早就叫门给他大闺女送羊奶,大家伙就都知道:哦!神算子怀孕了。

    苏瑾起来上厕所回来,看到自家的灶台上放着水壶,拧开一看,是一壶还热着的羊奶。他心里就有数了,拿着进去就道:“晓星啊,岳父刚才来过了。你看,给大姐送了,也给你了。”

    林晓星从被窝里探出头看了一眼:“我不爱喝那个。给大姐放她家案板上。”

    可这怎么着也是你爸的心意。

    苏瑾就后悔:“应该早回来几天,该去拜个年的。你看,多失礼。赶紧起来,没过正月还不算是晚。去买点东西,拜个年去。”

    林晓星蹭一下坐起来:“钱都花完了,拿什么去啊?”

    苏瑾就翻衣服兜:“走的时候我妈还给我塞了点钱……”

    林晓星抿嘴不说话,一说他妈她就一言难尽。

    她烦躁的起床,抓了抓头发,然后指了指柜子:“上次我表姐给我拿了几斤红糖……你把那个拿出来……”

    “干嘛!”苏瑾就说:“那东西不能动。你看你每月疼的那样。”

    “叫你拿你就拿呗。”林晓星端了脸盆出去,叮嘱苏瑾,“把羊奶跟红糖都给我姐放她家橱柜上。”

    苏瑾看着她出去,就笑,嘀咕了两声:“别扭的性子。”

    他没动,等林晓星梳洗回来就说:“要去你去,我一大男人,还是妹夫。一大早的上门,方便吗?”

    谁叫你进去了?

    “那碰见也尴尬啊!”反正就是不去。

    林晓星撇嘴,拿了东西出去,正好碰到出来做早饭的林雨桐。她把东西递过去,“我看见羊奶就恶心,不喝。你喝了吧,倒了怪可惜的。还有这红糖,大概快过期了,味道不好了。我一个月喝不了多少,留着肯定就坏了。你抓紧把这都喝了。别糟蹋。”

    然后把东西撇下,转身就走了,进了她家的房间门,还不忘把门甩的‘哐当’一声!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02章 旧日光阴(1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