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03章 旧日光阴(1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03章 旧日光阴(1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6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03章 旧日光阴(1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15)

    林雨桐觉得拿了这东西回头真吃了得不消化。

    想了想把羊奶给重新煮了, 放了点茉莉花茶,放了点杏仁,煮出来留了一半给了林晓星:“红糖没过期, 怕吃不了可以蒸糖包子烙糖饼子吃, 这点两顿就吃完。羊奶另外煮一煮味道也还不错,你先喝喝试试。这味道一尝就知道里面放了什么……明儿你试着自己做吧。”

    然后林晓星接过来就闻见花茶和奶的混合香味, 倒是膻气的味儿淡的很了。她也不是不喝羊奶, 只是不怎么喜欢而已。这不是见她有孕嘛……算了!不领情我就自己喝。

    嗯!别说, 还挺好喝的。

    等林雨桐走了,林晓星就说:“今儿出去顺便买点花茶跟杏仁。”蒸糖包子的事还是算了吧,不够买细粮的。这点红糖,能救命!例假的时候就靠它暖着了。

    听林晓星这么说,苏瑾穿衣服的手就一顿, “买花茶和杏仁?那我看羊奶……还是给大姐喝吧。”哪里还有钱买花茶和杏仁?“咱还有半个月才发工资呢?这半个月咋办?喝西北风?”

    工资工资钱钱钱!

    林晓星嘟嘴看他:“你这人……真是会煞风景。”除了念叨这些还会念叨什么?

    煞风景也得说啊。日子不过了?

    两人不是打算出门去拜年嘛, 街上转了一圈想买点稍微能看的礼品。结果就比较懵圈。

    这东西涨价也太快了。年前还不是这个价儿呢。怎么了这是?过了一个年,也才半个月不到二十天的工夫, 这物价怎么就涨了一倍还多。

    两人身上的钱,别说买礼物了, 就是留下当伙食费, 都不够。

    “咋办?”林晓星都快哭了。

    苏瑾能咋办:“要不, 我去借点?”

    可物价这么涨, 谁手里有余钱?

    就是林雨桐和四爷的工资, 在物价飞一般的膨胀中,也只能说收支平衡。

    苏瑾和林晓星两口子是回不了娘家了, 身上的钱赶紧买成棒子面,就这个,凑活着吃吧。这一个月就指着这个了。

    一到吃饭的时候看看,家家户户的,锅里蒸的都是窝窝头。掺点白面,那个不存在。就只窝窝头,还得控制量。一人一顿饭一个,个个都很小。大家还得不好意思承认家里没粮,这个说:“小点好,小点好熟,要不然熟的不老成吃了是要坏肚子的。”那个说:“谁说不是呢。” 边上还有人说:“玉米面顶饿!”

    顶啥饿啊顶饿!吃的那点东西顶多就是不饿死。

    像是桂兰这种勤快的,这个时候还能炖上一锅的菜干粥,好歹能哄肚子。但像是苏瑾和钱思远家的日子,可远没那么好过。

    苏瑾就不说了,其实小伙子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挺会算计的过活的。但架不住有个不会过的媳妇。而钱思远呢?家里的媳妇又是个东施效颦的。人家林晓星有什么,程美妮就想要什么。穿的比不上,住的比不上,吃的还比不上吗?你家炒鸡蛋,我家也炒鸡蛋,还加大葱了,怎么滴吧?你家吃排骨,我家也吃排骨,还加了木耳萝卜,怎么滴吧?

    把林晓星是没怎么滴,但把钱思远逼的快吃土了。

    不过钱思远这人也绝,没饭吃了呗。咋办?各想各的办法,钱是你作没的,我也不说你。反正我是不回来吃饭了。

    一下班,他就食堂去了。

    还不带自己的碗,而是直接上食堂里的小包间。一般领导都在这里吃饭。大小领导的,几个人一桌子,伙食费均摊。

    钱思远呢?主动凑上去。

    今儿去提意见,你领导不能说不叫人提意见。行!那进来坐吧。为了表示亲和,加双筷子,一块吃。

    明儿又拿着篇文章,歌功颂德的,去找领导了,看看要不要修改,我准备投稿啊。这是好事!来!坐下慢慢说。

    如此混了三五天,大家也觉出味儿来了。可这么一个二皮脸,回回都能找到借口。你说不叫人家吃吧,人家还真就不吃,就坐边上:“……没事,领导先吃。吃剩下的我对付点就成。”

    你这……还叫人怎么吃?

    除非领导不想当了,否则能这么糟践人吗?

    得!认了!吃就吃吧。

    人家就这么找到饭辙了,就算没吃饱吧,也没饿着他。

    可程美妮怎么办呢?

    没办法啊!

    唯一跟她关系好的就是桂兰了,可之前不是闹崩了吗?

    再说了,桂兰那人,只要不损害她的利益,那她这人还就行。但要是说想损她的利益,那可对不住。咱丁是丁卯是卯,一码归一码。

    程美妮厚着脸皮跟她借,桂兰能借吗?“我这大着肚子,再过一个来月就要生了。我倒是想接济你呢?拿啥接济?孩子生下来喝风屙屁啊!”

    把人给怼回去了!

    吃不上饭,饿的不行了,晚上自己去砸冰窟窿兜鱼。

    能兜上来的少,大家都瞄着这地方呢不是。

    这么坚持了没几天,拉煤的时候晕倒了。被送回来,苗嫂子看不过,弄了一碗棒子面糊糊送去,叫人吃了。然后就找钱思远,把他叫到走廊里低声说:“不能看着你媳妇往死里饿啊。”还大老爷们呢?不是太狠心就是没心没肺!

    钱思远心说你知道啥啊就掺和,他直言道:“不叫她挨饿,她就不知道钱不能乱花。这不会过日子,不给点教训就不行,她不长记性!”

    苏瑾在一边听着,深以为然,要是可以,他都想饿林晓星几顿。

    苗嫂子是好心,结果碰了个软钉子。她也不高兴了,甩手就走:“我这是何苦来哉?”人家不领情就算了,自家还搭进去一碗棒子面糊糊。

    有人就戳钱思远,低声道:“你不是跟金工关系好吗?人家那日子过的,还接济不了你们?咱们这是有心无力啊。”

    金工是对四爷的称呼。工是工程师,算是一种职称。人家也就那么客气的一叫而已。

    钱思远从里面听出来挑拨离间的味儿还有嫉妒羡慕所产生的酸臭味儿,就说:“借了不得还嘛。我这么饿着她,既省下了粮食,还教训我家那败家媳妇,碍着谁了?”

    事能这么办吗?话能这么说吗?

    “你这人……”讨了个没趣,转身回屋去了。

    钱思远轻哼一声撇撇嘴,进屋看着躺在地铺上的程美妮:“早说了,咱的钱不够,省吃俭用尚且来不及。再怎么跟你说,你就是不听。上顿炒鸡蛋,下顿炖排骨。好了,现在多好,别说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了,如今是压根一顿也没有。”

    “现在来说我?”程美妮有气无力的犟嘴,“当时做的好吃的你也没少吃。”

    “你都做了我为甚不吃。”钱思远就说了,“咱俩的工资,以后各人管各人的。我怎么花用你别管,你怎么花用,那也是你的事。你愿意吃香的喝辣的,都行。但是,别连累我!”

    “你还是不是男人?”程美妮坐起身,“我都快饿死了,你不说想办法去,却在这里跟我叨叨!叨叨啥啊?工资不给我,你拿着钱谁知道会干啥……”

    “我爱干啥就干啥。”钱思远就道:“你也爱干啥就干啥。你要是有本事,顿顿吃肉我不羡慕。你要是没本事,顿顿挨饿你也别找我。我伺候不起!”

    斜对面的苏瑾和林晓星贴在门上听着那两口子争吵。然后苏瑾就说:“听见了吗?你要是再乱花钱,咱们也按钱家的办法……”

    林晓星一下子就恼了:“你看着我挨饿不管?”

    没说不管,就是说句玩笑。要不然这不是早不管你了吗?

    “怎么就恼了?”苏瑾赶紧就笑:“我逗你呢。我陪你挨饿,一块饿死变蝴蝶,这总行了吧。”

    林晓星鼻子里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说着,就看着桌子上两个小小个的金灿灿黄亮亮的窝窝头:“实在挨不住了。要不,我去我舅舅家……”

    “算了!”苏瑾慢慢的也知道林家和范家的事了,他不觉得经济上一直依赖范家是好主意。就说:“要不,我写封信给家里。叫家里寄上几十斤粮食?”

    不要!

    我更不愿意你从你家张嘴。

    然而第二天,林百川来的时候背了几十斤细粮。是分两袋子装的。一半给了林雨桐,一半放在林晓星这边的门口。

    林雨桐今儿起的早,见他来了就叫进来。

    林百川进去瞧了瞧,别说,拾掇的挺好。他放心了,满意的笑,跟四爷交代:“以后你早上起来跑一趟,去家里拿羊奶。部队要开拔了……”不能天天往这边送。

    “去哪啊?”林雨桐以为去南边。

    “不是。”林百川低声道:“剿匪。具体去哪就别问了。”

    说了会子话,四爷亲自将人送到厂大门口,看着他离开。

    转身往回走的时候,碰见苏瑾。他是追来的,见了面就喊:“姐夫,岳父呢?”

    四爷指了指:“走了。”

    苏瑾喘着粗气,看见还不算太远的背影追了过去,连着喊了两声‘爸’,那边才站住。

    林百川看着气喘吁吁的二姑爷就皱眉:“这体质怎么行呢?”

    “我一定加强锻炼。”苏瑾回答的特别溜,然后才道:“爸,我们都不好意思。您是长辈,是至亲。我也不瞒您。过年回老家了,因着结婚的事,没跟父母说,我爸妈心里不痛快,我们就多留了一些日子。回来的时候就晚了。也是我不会过日子,身上的钱买不了两斤点心的,也不好意思空手上家里给长辈拜年。您看……还得要您补贴我们……我都不好意思见您了……”

    能说这话,还算是懂事。

    林百川眼里多了几分宽和:“拿不拿东西的,上门不上门的,都不要紧。有这份心就行。也不是你不会过日子,我自己的闺女我还不知道?别觉得不好意思见我,是我不好意思见你才是。我自己没把姑娘教好,还得你多担待。但是,小苏啊,不管她有多少缺点,你能包容就多包容……要是实在到了包容不下去的时候,可得想着,她是你一直想娶的那一类姑娘,这话是你亲口说的。要是这么着提醒着,还觉得不能再包容下去了,可千万别动粗。你来找我,跟我说。我是她爸,再不好,我都会领回家。”

    这话把苏瑾说的老不是滋味了,“爸,看您这话说的。”

    林百川拍了拍苏瑾的肩膀:“去吧!好好过!有难处了,就打电话。”

    看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远了,苏瑾转过身,看到从转弯处闪身出来的林晓星。刚才的话她该是听到了,这会子眼圈还是红的。

    他就走过去:“回吧!以后别犟着了,我看爸对你跟对姐,也没啥区别。”

    林晓星扭脸:“哪里没区别?区别大了去了。他就是偏心!”

    只要没偏着你的,都是偏心。

    他心里这么说,但嘴上却道:“行了!多大了还计较这个。”说着就岔开话题,“吃糖包子吗?今儿给你做两个?”

    林晓星破涕而笑:“要大个的!”

    所以,眼看过不下去的两口子又吃上白面的大包子了。

    铁蛋耸耸鼻子不停的张望,锅就在他家门的这边,坐在门口还是能闻见的味儿的。娃儿哈喇子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可真只做了两个。如今这日子都不好过,真没多余的吃的。给苏瑾尴尬的啊,你说这是叫孩子吃还是不叫孩子吃?

    苗家富从外面回来看见儿子那样,就笑着跟苏瑾打了招呼,把孩子抱到家里去了。然后在屋里喊:“铁蛋娘,你进来一下,帮我找个东西……”

    啥东西啊?

    苗嫂子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往里走。

    刚一进去,门就被苗家富给关上了。

    她抬头一看,自家男人的满脸的怒容,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她吓了一跳:“这是怎么的了?”

    “还问?”苗家富指着她:“你是怎么教孩子的?叫他巴巴的守在人家的锅沿上?”

    苗大嫂眼睛有些躲闪:“我这不是……没顾上吗?”

    “没顾上!?”苗家富摁着老婆就打:“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之前就跟你说过,你一点也不往心里去。行!对门的日子过的好,我跟人家也有交情,人家给孩子几口吃的,那是人家心眼好。你还把这当成成例了。隔壁那小两口的日子多难,刚做口好吃的,你就放任孩子盯着,你这不是为难人吗?人家就是可怜孩子,给了孩子,那心里不得骂娘啊!不得从心里看不起你!不得拿下眼看你!”

    苗大嫂也是个要脸的人,屁股大概都被打青了,也没出声。这会子男人的手停了她才压抑着哭出来了:“我有啥办法?我这不是想叫孩子吃的好点吗?”

    “吃的好点,那就从咱自己嘴里省。”苗家富就说,“你叫孩子卖可怜就为了一口吃的,我跟你说,他长大了腰杆就是弯的,一辈子都直不起来。”然后又瞪眼看孩子,“以后到了做饭的时候,就老实给我在家坐着。再敢跑到门口去,我打断你的腿。”

    娃儿知道啥?

    铁蛋被他爹唬的‘哇’一声哭出来了:“爸,别打我,别打我妈。”

    林雨桐搁在外面把里面的动静听的真真的,就连正在揭锅的苏瑾都弄的挺尴尬的。桂兰一边把菜干汤往出盛,一边就说:“行了,老苗大哥,别打嫂子了。多大点事。我家这边还有个老南瓜我没舍得吃,晌午烙南瓜饼子,肯定给孩子留着。”

    本来装作没听见就了了的事,叫她一叫破,更尴尬了!

    苏瑾端着两包子有点无所适从。

    林晓星从里面出来,从苏瑾端着的盘子里拿了一个包子直接放在苗家的碗里,然后才拉着苏瑾进了家门。

    苏瑾将盘子推给林晓星,他自己去把昨儿的窝头拿出来,“说好给你吃两个的,如今剩下一个了。吃吧。”

    林晓星掰了一半包子给苏瑾,“赶紧的,糖要流完了。”

    苏瑾就笑,心说这日子就能过了。好歹媳妇只是嘴硬!

    苗家两口子出来,见到碗里放着的大包子,对视了一眼。

    这话怎么说的。

    苗大嫂看当家的:“还回去?”

    “拿回来吧。”苗家富叹了一声,“记着人家的好。别总跟人别人说人家小两口的小话。”说着指了指对门,“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呢。”

    “知道了。”苗大嫂应了一声。想了想把家里的老姜块翻出来,拿了一半出来给林晓星送去,“那几天,把这东西熬的浓浓的,灌下去,绝对顶事。”

    算是投桃报李吧。

    人家关系挺好的,偏把多嘴多舌的桂兰给亮出来了。

    张宝柱瞪着挺着肚子的桂兰:“要不是看在你给老张家生孩子的份上,老子真想削死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爱说话偏不会说话,你长那舌头就是个多余的。”

    桂兰把肚子一挺一挺的:“有本事你就打!”

    这气氛,反正挺烟火人间的。

    打媳妇,这是实在不算是啥大事。但是在新的婚姻法下来之后,那就不一样了。

    宣传婚姻法,不光是林晓星在喇叭上念一念,那可是有专门学习过的女干部调来厂里,做妇联工作。

    林雨桐就是听了一耳朵,刚开始也没怎么太注意。

    姚红是科里的万事通,没有她不知道的八卦。就听她说来了个叫沈春梅的,先是找了厂里比较有名的戴淑珍和陈爱虹谈话,不知道说了什么。

    管她说什么呢?林雨桐也没兴趣知道。

    她有些显怀了,坐在这硬板凳上有些不舒服,想着明儿得拿着垫子来,不光要垫着屁股,还得垫着腰。

    可却没想到,她对人家没兴趣,人家对她有兴趣。

    这不,直接找来了。

    要进来,被刘七娘挡在了外面:“财务科可不是随便进出的地方?”

    沈春梅退后了两步,很客气:“对不起,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她的身子朝前探了探,就问:“请问林雨桐同志在吗?我叫陈春梅,找她有点事。”

    林同意自然听见了,她才一扭头,姚红就在耳边低声提醒:“她就是那个沈春梅,新来的。”

    找我干什么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雨桐将人请出去,请到隔壁的属于财会室的活动室。

    “坐吧。”林雨桐挺着肚子让客人坐下,“我听说厂里来了个年轻漂亮的女同志,还说什么时候能见到呢。结果啊,人真经不住念叨,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

    沈春梅带着笑:“那咱们俩可真是心有灵犀啊。我一进厂,就听到过你的大名了。如雷贯耳啊!而且,大家都说,你在所有的女职工心里,都很有威信。”

    “你这是夸我呢。”林雨桐就笑,“大家也是抬举我。”说着,表情就收了收,严肃了起来,“上班时间,哪怕是投缘,也不能跟你多聊。我手头的业务多。范春梅同志有什么事,就只管说。”

    沈春梅愣了一下才道:“是这样……我是为了宣传新婚姻法来的。”

    这个知道。

    林雨桐点头:“我能做什么呢?”

    “是这样的。”沈春梅就说:“我听说,你的婚姻也是父母包办的?”

    不管是不是父母包办的,碍着你什么事了?

    林雨桐看她:“这是听谁说的?”

    沈春梅摆手,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就跳过去:“是这么回事!我听说了一件特别歧视妇女的事。有个叫程美妮的女工,你听说过吧。”

    “听过。”林雨桐点头,“怎么了?”

    “她之前饿晕了,差点被饿死。”沈春梅说着,就激动了起来,“是被她丈夫给活活要饿晕的!是这样吧?”

    这都听谁说的?!

    可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沈春梅一脸的痛惜,“听说你差点跟那个叫什么钱思远的订婚,是你家里反对,才没有成。最后家里给你订下了这个丈夫……”说着,就拉林雨桐的手:“虽然嫁给钱思远是掉到火坑里了,可急迫的找到另一个,未必就不是火坑。”

    林雨桐听明白了:这意思是说,四爷那边是火坑吧。

    哪里来的书呆子二愣子!

    世上最不好管的就是人家夫妻的事了。你说你一没结过婚的姑娘,连婚姻是什么都闹不明白,你管的哪门子事嘛。

    你调查清楚了吗?就在这里大放厥词。

    林雨桐摆摆手,“你先停下来听我说。我不知道你从哪听来的闲言碎语,但那都是片面之词。听了人家的片面之词,我希望你也听一下我这个片面之词,听完之后,再下结论,你看行不行?”

    沈春梅闭嘴:“你说!你说!我听!我肯定好好听。”

    林雨桐就把钱家是什么成分,为啥要提亲的事说了。然后才道:“不管是我家里,还是我本人,都有极好的阶级立场。那是地主阶级……当然了,钱思远同志后来证实,不是地主家的儿子,也是穷苦出身的知识分子,但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们的阶级立场是坚定的吧。”

    沈春梅点头:“这一点值得赞赏。”

    “那个时候,我没看上地主家的少爷,就看上了地主家的长工。”林雨桐这么说,“我们一起去西梁子上放羊,一起去东沟里捡粪。这算不算是自由恋爱?”

    沈春梅愣了愣,虽然听着别扭,但人家这:“当然是……自由恋爱。”

    “在自由恋爱的基础上,尊重父母,将这件事开诚布公的告知家人,在家人的祝福下确立婚姻关系,我觉得这是对婚姻的尊重,你觉得这有问题吗?”林雨桐又这么问了一句。

    听起来好像也没问题。

    “那不就行了。”林雨桐起身,摸了摸肚子,面带笑意:“自由的恋爱、慎重的结婚组建家庭,然后理所当然的生儿育女,这样的婚姻,不对?”

    对!挺对的!

    “那我就放心了。”林雨桐直接往外走,“真挺忙的。谢谢你的关心。我先去工作了。”

    然后把人扔活动室了!

    沈春梅懊恼:果然不该听范舒拉的一面之词!

    闹了笑话了吧。

    是挺闹笑话的!林雨桐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以为这事就完了吧!

    哪有那么容易!

    普及婚姻法,是重点工作。

    其实听内容就知道了,这次的婚姻法,对妇女获得真正的解|放其意义是不可估量的。哪怕后世再提起来,很多人都无法想象它的意义的。

    这几天在厂里就听说了,谁谁谁家的谁离婚了。有强迫婚姻的,有买卖婚姻的,有父母包办的,也有童养媳。最多的几类,一类是受不了婆婆压制的媳妇,一类是家里的妾室。反正民政部门据说还挺忙的。城里每个街道办好像还有指标,用离婚数量衡量普法工作做的好不好?

    法是好的,但这工作做的,实在是不敢恭维。

    就比如现在,晚上吃完饭了,人家到楼里来挨家挨户的通知了,晚上小礼堂开会。开妇女动员会。

    动员什么呢?

    动员离婚!

    得签到的!不签到就按缺勤,奖金别想了。

    那就去吧!

    林雨桐手里拿着针线活,给孩子做衣服嘛。

    大多人也一样,不是纳鞋底,就是补衣服。反正都挺忙的。

    人家沈春梅就点名了,“程美妮同志,你来说说,说说封建的包办的婚姻对你的伤害。”

    程美妮愕然:“我说啥啊?”

    婚姻不都是包办的吗?那不听家里的安排就跟人跑的,那叫私奔!逮住了是要浸猪笼的。

    她这么说完,还补充道:“我可不是那没脸没皮的人,干不出那没羞没臊的事。”说着,还不时的瞟一眼林晓星。

    林晓星这个火啊:“看我什么意思啊?”她不屑的道:“没文化真可怕!我连着念了好几天的婚姻法了。你都没听明白。反对包办婚姻,提倡婚姻自由!结婚只是自己的事情,跟任何人都不相干。这个任何人包括家里的父母长辈,谁干涉别人的婚姻,那都是犯法的。我的婚姻是自由的,是没告诉家里的父母,可是这是我作为新国家的一员享有的权利。而你的婚姻是包办的,是要被打倒的。这个时候你还用自以为了不起的眼神看我?看我干什么?谁的婚姻是不被提倡的,心里没数吗?”

    “说的好!”大家都听的一愣一愣的时候,沈春梅站起来,一个人把手拍的的啪啪响:“说的好啊!这才是真正的领会了婚姻法……”

    婚姻法就是这个意思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大家低头,都避开沈春梅的视线,这要是父母说的不算,那大家的婚姻不是都不作数了吗?

    跟男人离婚?

    然后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活不成了吧!

    人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这不是造孽了吗?

    不少人嘀咕:“我家过的好好的,咋就得被打倒了呢。”

    许是声音太大,上面的沈春梅就说:“当然了,离婚也是大家的自由。”

    那这还差不多!

    心刚放下,这位又说了:“不过……我还是要说,妇女同胞们,大家还要忍受他们到什么时候?我们生儿育女操持家务,更有些还要工作,而且工作一点也不比他们干的差,挣的少。可是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就能对我们动辄打骂?地主老财资本家都被我们打倒了,我们翻身当家做主了。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但我们的妇女同胞不能在家庭里再背上三座大山。从今往后,公婆的打骂,我们不忍了!从今往后,男人的打骂,我们不忍了!从今往后夫家亲戚的指责约束,我们不忍了!”

    “对!”

    “不忍了!”

    这话说的,倒是叫大家有了共鸣。

    小礼堂里到处都是握着拳头发泄的女人们。

    林晓星带头喊:“打倒封建包办婚姻!”

    “打倒封建包办婚姻。”个个都举着右手,喊的声嘶力竭。

    “打倒买卖婚姻!”她站在桌上上,俨然领|袖。

    然后大家都仰视她,跟着喊:“打倒买卖婚姻!”

    别人尚且罢了,把程美妮吓的腿都软了。这种‘打倒’的架势,在老家她经历过。

    一听这两个字,她就浑身发抖。

    自己的婚姻是该被打倒的!

    那自己要是不离婚,当然是自己的自由,可要是人家要打倒自己该怎么办呢?

    等会议结束了,她还坐在座位上想这个问题。

    沈春梅就过去,一副谈心的架势,说了:“程美妮同志,关键是你的思想需要转变。你如今的脑子里还是那一套封建的腐朽的该被碾碎在历史的尘埃里的东西,这怎么行了?我看啊,不光是你的婚姻出了问题,你的脑袋也同样出了问题。不过不要紧,出了问题,咱们解决问题。思想要改变,还得从脑袋上想办法。不彻底给你换一个脑袋,你是换不了思想的。”

    换……换脑袋?

    程美妮摸摸头:“……沈干部……我……我不是……不换……我其实能想通……不就是离婚吗?离!怎么不离了?谁说不离了?”离婚总比掉脑袋强吧!虽然这么想着,但眼泪还是止不住下来了。她赶紧擦着眼泪,就说:“那钱思远都恨不能饿死我了,我怎么可能不跟他离?您放心……我肯定换思想……”

    “哎呦!程美妮同志啊,你这进步可真是够快的。”沈春梅就说:“就是要这样。要勇敢的站起来,说‘不’!”

    于是,当钱思远裹着被子对回来的程美妮说:“给我倒杯热水!”的时候,程美妮就瞪着眼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吼了一声:“不——”

    把都快睡着的林雨桐给惊醒了:“咋的了?钱思远打他媳妇了?”

    四爷起身出去看。

    楼道里传来开合门的声音,大家都出去瞧了。

    苗大嫂喊:“小钱啊,可不能打人了。人家沈干部说了,婚姻里男女可平等。你这么着下去,人家美妮可是要跟你离婚的。”

    钱思远心说:我干啥了我?我啥时候打过她了?不就是在被窝里不想起来,叫她顺手倒一杯热水吗?怎么了这是?还离婚?

    他低声嘟囔:“离就离呗!早巴不得呢!”

    这可把钱美妮的刺激的:“离!现在就离!谁不离……谁是孙子!”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离婚容易,可离婚之后呢?想起这些,就悲从中来!

    钱思远倒是给吓住了:“真要离啊?我也没怎么着你不是?”虽然看不惯不待见,但也没想着跟你离了啊。不管咋说,这离婚了对女人的伤害反倒是最大的。他要是真想干这缺德事,当时又怎么会答应跟她结婚呢?

    钱美妮咬牙切齿:“离!马上就离!现在就去离!”

    不离不行啊!不离他们要打倒我不算,还要给我换脑袋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03章 旧日光阴(1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