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04章 旧日光阴(1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04章 旧日光阴(1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6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04章 旧日光阴(1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16)

    “你这是怎么了?” 钱思远觉得这媳妇有些不正常, 这歇斯底里的喊着离婚,跟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他就坐起来,也不管外面怎么吆喝怎么劝架, 只跟程美妮道:“到底是怎么了?谁跟你说什么了, 还是误会什么了?咱们是两口子,啥事你别瞒着我。我好歹是男人, 接触的人多, 总比你多两分见识吧。”

    程美妮满脸怨怪的看他:“这会子想起咱们是两口子了?早干什么去了!差点饿死我的时候, 怎么想不起我是你媳妇?”

    怎么又是这事。还有完没完了!

    “旧事不要重提!”钱思远还恼了呢,“别的事许是我有后悔的可能。但这件事我绝对不后悔。你看你有两钱那作样,你这是忘本,忘了老家大部分人都是怎么过日子的。”说着,冷笑一声, 还故意拍了拍脑袋, “对了!差点忘了。你家是不缺钱的。你也从来不缺吃喝。吃的喝的都是范家给封口费,都是人家的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血泪供养了你们家……”

    这话就更恶毒了。

    程美妮的脸一瞬间就失去了血色。

    对的!那样的大仇, 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自己?

    还有范家,大概也恨自家把他们给咬出来了吧。

    范家的姑奶奶还跟虎妞的爹离婚了, 这要是自家不说, 是不是人家就好好的过了?

    好好的家给拆散了, 好好的官太太当不成了, 这还不恨吗?易地而处, 自己恨不能把对方给生吞活剥了。

    对了!听谁说了一耳朵,林晓星她妈就是主管妇联工作的?

    难道不是林家要报复, 而是范家……

    那人家是主管领导,要杀要剐的还不是人家一句话的事。

    她捂住嘴,不敢哭出声音来。满眼的惊恐,却偏偏什么都不能说!这些事就算是说出来有啥用。他钱思远,在这厂里也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子。连放羊的金老四都不如。人家还能把老婆安排到财会室这样的地方。可他钱思远呢?屁出息没有!人家老婆做办公室,他老婆呢,却只能干最苦最累的拉煤运煤的活。还说啥他是男人,是男人咋了?之前该男人的时候不男人,如今告诉他也没用了,他跑出来充男人,不稀罕!

    于是就说:“你也别说的那么难听。你钱家的根底是什么样的,别人不知道我却清楚。有别人嫌弃我的份,就你没有。咱们俩王八绿豆,谁也别说谁!”

    这娘们!简直不可理喻。

    “会不会好好说话?”钱思远瞪眼:“你现在跟我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咱俩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不能!”求我也没用。“这婚,它必须离。”

    离了好歹那些想抓把柄想揪小辫子的人,就没有借口了。只要自己不出错,就不信她能拿自己怎么着。

    反正跟着钱思远,福是没享到,罪也没少受。有啥可舍不得的。

    把钱思远给气的啊:“你是不是傻!人家开会回来都好好的,就你回来的晚,一回来就喊着离婚。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什么沈春梅给你说啥话了?我找她去!就她懂婚姻法,咱都不懂?这过的好不好的,还得听她指挥?她当她是谁!”

    “跟人家有啥关系?”程美妮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一下子给炸开了。她惊慌的四下看,就怕这话叫人家给听见了。她喘着粗气,指着钱思远,眼睛跟充血似的,“你这人嘴上没把门的,我跟着你,迟早会被你这张臭嘴给害死。我跟你说,这婚离定了,必须离,马上离!”她一把掀开钱思远的被子,心里却觉得爽气的不行:没错,男女平等了!谁说婚姻里,自己就得跟大爷似的伺候着他,小心翼翼的看他的脸色行事。自己也有工作,如今也是工人阶级的一份子。离了他就饿死了吗?

    抱走了被子,看着光着屁股没穿裤衩在被窝里的钱思远,还骂了一句‘呸’:“不要脸!”

    钱思远叉开腿,低头能看见鸟。我咋不要脸了!

    我把裤衩洗了在暖气片上晾着呢,然后搁被窝里盖着呢。家里除了自家老婆没别人。因着还是地铺,所以连个客人也没有。大晚上的,都要睡了,我这么着妨碍到谁了吗?

    程美妮喘着气:“起来!离婚!”

    钱思远觉得这女人今儿不对劲,只道:“离就离,但等明天吧。这大晚上的,也没人上班啊!再说,我那内裤不还没干吗?”

    没干咋了?

    想拖延啊!

    再拖我就没命了,咋从来没发现钱思远这么歹毒呢?

    她抓起暖气片上的内裤就给扔过去:“快点起来!”

    娘的!还湿着呢。

    他也不穿内裤了,直接抓了裤子穿好。心里有火气可也觉得不好发出来,就说了:“你想好了,要是离婚了,咱这房子可咋办?”

    单身了,得退回去吧。

    他觉得对方得顾着这个。

    结果程美妮满脑子都是自己的脑袋,还顾得上其他?再说了,住宿舍怎么了?住宿舍好歹还有架子床。哪里像是这破家,连一张床都没有。大冬天的,地上能冰死人。

    她就说:“叫我再住地窝子去我都乐意!”

    钱思远这下认真了起来,问道:“你真想离?”

    程美妮点头,‘嗯’了一声。

    “没有任何苦衷?绝对不会后悔?”钱思远又问了一声。

    “没有任何苦衷!绝对不会后悔!”程美妮说的斩钉截铁。

    钱思远在屋里转了两圈:“我可正儿八经的问过你了。你要是有什么难处现在跟我说还来得及,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能帮你想办法。你要是说不出口,也行,我出去问问,看到底是怎么了,然后回来咱们再商量。”

    程美妮扑过去一把将门给堵严实,背靠在门上:“别想溜。我没有任何难处,也不需要你去问谁。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心里透亮着呢。”

    钱思远看她:“女人离婚之后的日子,可没想象的好过?”

    “我现在也没好过到哪里去?”程美妮深吸一口气,“离吧!知道你心里不稀罕我这样的。咱俩一拍两散,你自在了,我……也好过了。”

    “理由呢?”钱思远就说,“以什么理由离婚呢?”

    “咱们俩这亲事,不光是封建包办的婚姻,还是买卖的婚姻。”程美妮就说,“这理由还不够?”

    当初是拿那么多地契给了程家,要真说买卖,还别说,真靠的上。

    程美妮双手捂脸:这两重该被打倒的婚姻,不离行吗?

    钱思远叹气,心道,这事幸亏没孩子啊。要真是有孩子,她再来这一出,那日子更甭想过了。沉默了片刻,就说:“那你收拾东西吧。把我的衣服、书、被褥和饭盒留下就行。剩下的,你都带走吧。现在打包,明儿一早去离婚。回来你带着东西就能去集体宿舍住了,这么着效率更高。要不然,这大半夜过去,还是得在人家门口等下班。回来再收拾东西……到时候满楼道都是看热闹的人……你乐意叫人盯着看?”

    不乐意。

    程美妮心里知道他这么安排是对的。但听他说的这么头头是道,不知怎么的,心里更难受了:嘴上不离,可这心里不都安排的挺妥当的。其实这心里,还不定怎么巴不得呢!

    外面的人听了几声,里面渐渐消停了。没啥动静。

    就有人喊:“行了,没事了。都睡吧!”

    四爷回来的时候林雨桐都睡着了,怀这一胎没害口,但瞧着就是精神短。

    一觉到大天亮,林雨桐才想起问四爷:“昨晚那边吵啥呢?”

    “闹离婚呢?”四爷跟着起身,“不用管。离不离的,都是福气。”

    原配夫妻,要是能磨合的过下去,也不错。但要是实在不成,离了许是对两人都解脱了,这种事,谁说的准?

    林雨桐出去做饭,就瞧见钱思远和程美妮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楼道里都瞧着呢,但如今看那低压的气氛,谁都没敢搭话问。

    等人走远了,苗大嫂才低声问林雨桐:“离的了吗?”

    林雨桐摇头:“说不好。”

    只要程美妮脑子不抽,这婚就离不了。

    这么多包办婚姻的,也没见谁真的闹离婚。但大会的意义还是有的,至少‘在婚姻里男女平等’和‘一夫一妻制’这两条,很给女人打气。

    民国也说要一夫一妻,可实际呢?从上到下,几个真是一夫一妻了?

    上班的时候,姚红还打听呢:“不会真去离了吧?”那女人脑子有毛病吧。

    真离假离的,林雨桐很快没时间管了。

    刘七娘从外面进来说:“小林啊,你赶紧回去吧。外面来了个老太太,是来找你们家金工的,说是金工的娘,偏技术科说金工今儿去电厂了,人不在……你去看看,是不是你婆婆来了?”

    啊?

    李月芬来了?

    这怎么提前也不来个信呢?

    林雨桐放下手里的东西就急忙出去了。那大包下包的,站在办公楼外面一脸拘谨的不是李月芬还能是谁?

    “娘?”林雨桐迎过去,“您这好歹叫村上往厂里打个电话也行啊,我们去接你。你看这大包小包的,这一路上怎么走的?多叫人操心啊!”

    热热情情的,关心的言语又真挚。迎过来也不嫌弃她脏,拉着她的手说话,弯腰就要提地上的东西。不知道多亲热!

    “可不敢!”李月芬的眼睛只盯着儿媳妇的肚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这怀上了也不跟家里说一声。你说我这要是不来,是不是得等到我大孙子落地了才能知道啊?”

    林雨桐就解释:“前几个月,没敢声张。我奶说这么着孩子落的实在。”

    “对对对!”李月芬就赶紧道:“老人的话还是要听的。”说着话,她就要弯腰拿东西,林雨桐赶紧拦了,朝楼里喊:“小李——小李——帮个忙!”

    小李是原来卖菜的小伙子,如今也跑的是财务科的外勤。小伙子挺勤快,一天一天的,林姐林姐的叫着。

    这会子林雨桐一喊,他就跑出来了,一看就知道啥事,赶紧道:“林姐,你带着大娘走。东西别管了,我保准给你带回去。”

    好家伙,包里也不知道是啥。但两只活生生的老母鸡被绑着腿在挣扎这却是真真的。

    他又喊了个杂工,两人抄小路给林雨桐送过去放门口了。

    出了楼刚好看见林雨桐:“门口放着呢,姐!”

    林雨桐应了:“行!谢了啊!”

    李月芬还说:“等大娘安顿好了给好吃的,你可要来。”

    李勤劳也不当真,嘴上只管应着。都走过去才又叫林雨桐:“林姐,后勤车一会子就来。听说弄了半扇子猪肉回来……”

    林雨桐就摸钱递过去:“肉、排骨、猪蹄、内脏啥的,都行。”

    等人走了,李月芬才说:“多抛费啊。”

    “这不是您来了吗?”林雨桐搀扶着人往里面走,“吃点好的。”

    李月芬心里受用,跟着进了房间,就直说好。

    家具也新,收拾的也干净。

    她是不知道这家具是自家做的,只以为是买的。老四一个月才多少钱?在她想来,肯定是老丈人家给补贴的。

    林雨桐把家里的馒头蘸着鸡蛋液给炸了两个,先叫李月芬吃饭。肯定是赶了一夜的路了。

    这年月,有几家舍得吃油炸的?

    “你吃吧!”李月芬咽了咽口水,“我吃这个那是要害牙疼的。你吃了,就是叫孩子吃了。”

    “您吃吧。”林雨桐把芝麻酱之类的都端过去:“蘸着吃。”

    李月芬是真受用,这儿媳妇实诚,恨不能把家里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孝敬她这个婆婆。吃着吃着,眼泪就下来了。

    这吃着哭诉着,林雨桐才听明白了。

    李月芬这是离家出走了。

    为啥的?

    跟家里的儿媳妇高秀兰闹矛盾了。

    如今不是宣传婚姻法嘛,这媳妇不用受婆婆压迫了。谁敢动辄打骂媳妇,那媳妇是不必忍受的。然后本来就不怎么和睦的婆媳关系,骤然恶化。

    高秀兰是一直没生养,以前在家,那是婆婆怎么骂怎么听着。毕竟没生养是短处,她理亏啊!

    如今呢?人家不忍受了。婆婆说一句,她有十句等着。

    李月芬能受得了这个?

    当即往地上一躺,只说气病了。非叫儿媳妇低头。不低头,那就离婚。

    说实话,从内心来讲,李月芬是巴不得儿子离婚的。也不全是因为这媳妇不生养,主要是为人太小气,偏脑子还不清楚。

    之前她说,家里的养的鸡下的鸡蛋都攒着,给老四两口捎去。毕竟每月这精米细面寄来,钱寄来。还不是一大家子吃了?他们做哥哥嫂子的也没少吃。当爹妈的吃亲儿子的那是应该的,可他俩凭啥理所当然啊?亲兄弟,这也得明算账。这人情不走不厚道。是不是这个理?可高秀兰晚上恨不能把几只母鸡给抱被窝里,就是不给老四。把家里攒着给老四两口子的鸡蛋,偷着往娘家拿。这就不能忍了。这就是个不下蛋,还养不家的败家娘们。

    如今更了不得了,人家在家就闹腾,说了,再打再骂就离婚。

    离就离,就是找个寡妇,找个带着拖油瓶的进门,只要本本分分过日子,大面上的道理明白。都比这么个东西强。

    不就是离婚吗?

    那就离!

    可老三那东西,没出息。直接就缩了,死活就是不答应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看着亲娘被媳妇欺负成那德行了,也不言不语。就是不吱个声。

    “……想起来我就伤心……”李月芬擦了一把眼泪,把嘴里的油炸馒头片给咽了,“这不,我收拾了收拾,就过来了。”

    为这个啊!

    林雨桐就说:“那来了就别回去了。您这不是也不止一个儿子吗?”

    “那可不行。”李月芬心里清明着呢,她心说,儿子还靠着人家岳家呢,自己住过来,算怎么回事?人家媳妇的娘家也不乐意啊。但这话不能说,就只道:“那家是我的家,还能叫她给占了。嫌弃我骂她,这也容易,等这次回去,就把他们两口子分出去,是住窝棚还是出去要饭,随他们。没了他们,我跟你爹的日子才消停呢。”

    有老四寄的粮食和钱,老两口随便种点粮食和菜,那都过的上上等的日子。

    林雨桐就笑,心里也早知道她不会长久的呆着。

    婆媳俩的矛盾,各说各有理。林雨桐见她吃完了,就收拾收拾说:“娘,我带你去洗澡。”

    厂里建了澡堂子,就在楼边上。两步路!

    说着话,把柜子打开。有一套衣服是给林老太做的。老人家要过生日了,林雨桐提前准备一套衣裳。里里外外的,挺齐整的。如今拿出来,先给李月芬用吧。

    当然话说的不能那么实诚,只道:“才说要给您寄回去呢,您这不是来了吗?洗个澡,换个新衣裳,看哪不合适,我再拾掇拾掇。”

    李月芬是真觉得开了洋荤了。

    站在那里,热水就流下来了。半年的脏劲都洗干净了。

    里里外外的衣裳一套一套的,连鞋袜都有。

    还别说,穿着挺合适。

    这年代,很少有胖人,都是瘦的极为标准。上了年龄的女人的衣裳呢?都是大襟袄子。长度从屁股位置到大腿位置,都行。长一点的短一点的无所谓。

    林雨桐觉得袖子是稍微有些短的。但李月芬觉得合适,“……干活利索。”

    她就说:“我就怕不合适,里面的边子收的多,放出来两三寸的余地是有的。”

    那就更合心意了。

    林雨桐给的洗头洗澡的东西,都是能去虱子的。把人干干净净的带回来,这才彻底的安心了。

    至于那些旧衣服,林雨桐给装到她的包里封严实了,偷着给里面撒了药粉。绝对没事。

    四爷一进厂就听说了,找了以前在保卫科认识的小伙子,给了人家五斤点心的福利票,“换了点心,给我拿三斤回家就行。”多的就当是跑腿费了。

    往里走,又碰见小李。小李喊四爷:“林姐叫帮忙买的东西,金工捎回去吧。”

    俩猪蹄,一个猪心一个猪肺,一段大肠,两斤排骨,两斤五花肉。

    李月芬肉疼的:“我就不该来。看这钱花的,跟流水似的往外流。”

    四爷给她搭床:“安稳的住着。想吃啥想喝啥,你跟桐……妞妞说。”

    一会子点心也送进来了,松松软软的,儿子媳妇给她放在床头。

    然后儿媳妇剁肉和面,“咱包饺子。”

    另一边的锅里卤着猪蹄心肝肺啥的。

    可这煤油也是要钱的。

    等下班了,都回来做饭了。楼道里热闹起来了。听说这边老家来人了,这个来打招呼那个来问好的,叫她觉得倍有面子。

    林晓星回来听说了,就过去找林雨桐,也不进屋,却伸手把屋门给带上了。压低了嗓子问说:“你婆婆来了?”

    林雨桐点头:“是啊!来了!”她看了看碗里的肉馅,“给你拿回去点自己包去?”

    林晓星摇头,就说林雨桐:“你也别太实诚了。要是住下了,可咋办呢?”多不方便啊!

    林雨桐就说她:“这话在我这儿说说算了。别当着人家苏瑾这么说。你也有婆婆的,那也是人家亲妈。他那么说你爸妈你乐意?”

    那我当然不乐意。

    可我爸妈也不会是……

    算了算了,“跟你说不明白。”转身要走了,就又回身说:“她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喊人,我听的见。”

    林雨桐心说,这些都是谁教她的。全都是歪理。好像婆婆天生就是欺负媳妇的。

    里面的李月芬隔着门听了个七七八八的,回身也跟四爷说:“那就是她那个妹妹?”然后嘀咕,“少跟她来往。眼里没老没少,缺家教!”

    正说着呢,外面有了吵嚷声。

    “是程家那个妮儿不?”听着声音像,李月芬蹭一下打开门,朝外走。一个村的,想见见嘛。

    可不是程美妮吗?

    她这会子跳着脚的骂呢,骂钱思远:“不要脸!不知道啥时候勾搭上的,扒着叫我给腾地方呢。”

    咋了这是?

    苗大嫂主动迎过去:“你们两口子,昨晚闹闹就算了。咋今儿还没完了……”

    “谁跟他是两口子?”程美妮就指着一个楼围观的人,“都给我听着,我跟他钱思远离婚了。从今以后,没有半点的关系。”

    离了?

    真离了!

    楼里一下子就给喧闹起来了,“怎么这么冲动?啥话不能好好说呢?”

    林雨桐的视线就对准了站在钱思远身后的一个姑娘,这是啥意思啊?一个还没走呢,另一个就娶进门了?

    钱思远跟程美妮针锋相对:“这也就是我要说的话。我跟她离婚了,从今往后一点关系都没有。”说着,就伸手把身后的姑娘拉到前面,“大家伙有些认识她,有些还不认识她,我介绍一下……她叫庄婷婷,是一车间的女工。我们俩领结婚证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展开,像是奖状一样的东西,“她以后就是我老婆……”

    庄婷婷这姑娘就把背在身上的帆布包打开,从里面抓糖:“请大家吃喜糖。”

    这话是咋说的呢?

    张宝柱跟庄婷婷是一个车间的,这姑娘他认识,挺爽利一姑娘。

    桂兰自然也是认识的,她家男人能接触到的所有雌性,她都了如指掌。这会子了,她就说:“婷婷啊,你不是跟那谁……小王是吧?你俩不是……”正说着呢,被张宝柱拉了一下,她把男人的手打掉,“还不能叫人问问了。”真是的!

    庄婷婷倒是没啥不好意思的,直言道:“王奎那王八蛋,说要跟我结婚,定的日子就是今儿。我一早去等了,等了半天把他等来,却跟我说对不起,不能跟我结婚了。她认识一姑娘,要跟人家结婚。我一问才知道,是姚副厂长的千金……”

    姚副厂长两儿一女,女儿不小了,长的粗粗壮壮的,脸上还都是麻子。

    可眼前这姑娘,不说盘正条亮吧,但也长的浓眉大眼五官端正,不说多漂亮吧,但跟丑一点关系都没有。再听那说话,也是透着一股子干脆利落。

    她这么一说,大家就明白了,遇上的混蛋,为攀高枝把人家姑娘给耍了。

    这姑娘没有半点避讳,把事往开的说:“……不结就算了。我还能求着他?刚好,碰见钱工过来离婚。之前我认识他,他可不认识我。我看他俩都离了,我就说,要不咱俩搭伙过日子呗。”

    这话说的大伙都不由的笑。

    这姑娘也有几分不好意思了,解释道:“我家在省城没错,但家里知道我结婚,把我的房子都留给我弟弟结婚用了。你说我这现在不结了,搅和的我弟弟的婚事也不成了。反正钱工这人不错,我俩顺便就把婚结了。这婚事说起来,不是包办,也不是买卖,更没谁强迫谁。我愿意嫁给他,觉得他人好。他也觉得我说话爽利,能沟通。我俩这婚结的,没人反对吧。”

    谁反对?

    “挺好!”桂兰就说:“小钱人确实不错,配咱们婷婷,不算是辱没了。”

    把程美妮给气的,开了门,拎了东西就出来。

    庄婷婷伸手:“钥匙交出来!”

    程美妮咬牙切齿:“等着!”

    “等啥啊?”庄婷婷不屑,“等着就等着,我还怕你了?最见不得这种人,自己不要,还见不得人家好,什么东西。”

    然后人家开门进屋,门关上了。

    张宝柱就说:“嘿!稀罕事啊!”

    这边离那边就能娶,这事……美啊!

    这么想着就往桂兰那边看,桂兰手里是切菜的刀,对着张宝柱挥舞了一下,然后张宝柱立马就窜进屋了。

    这美事不是谁都能赶上的。

    看的李月芬啧啧称奇:“老钱家的小子挺有本事。”想想自己家里那扶不上墙的,看见钱家的儿子,就不由的叫人觉得羡慕啊。

    然后又问林雨桐:“那程家的美妮呢?回老家了?”

    “没有!”林雨桐朝一边指了指,“回宿舍去住了。”

    李月芬也不明白,就不多问了。就是觉得当工人好,女人离了婚还有地方去,还有地方挣钱,这是多好的事啊。

    晚上的时候,钱思远专门过来给送了一次糖,没带庄婷婷一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他就说老实话:“不结怎么办呢?房子给人家退回去。再说了,我觉得庄婷婷这样挺好的。”

    庄婷婷是挺好的,第二天大家都这么说。

    人家忙活着从娘家弄床弄家具,然后跟谁都能搭上话,笑眯眯的。做饭瞧着也利索的很。人直爽,不难打交道。

    苗大嫂都跟林雨桐说:“小钱那人运气好,怎么就碰上这么好的一个呢。”

    谁说不是呢!

    私下里都说程美妮傻,有啥了不起的大事,非得折腾的离婚不可吗?

    没几天,上面下文件了。要开展zheng风运动!

    像是有些领导干部,严重脱离群众,不看实际情况,随便命令指挥。这就是错的!是需要批评和自我批评,甚至是处分的。

    而沈春梅短短的工作期间,成功的拆散了十一个家庭。之前呢,是成绩。可等大家慢慢的回过味来,好像就不对了。

    人家就朝上反应了,“我们没有那么强烈的要离婚的愿望,为什么非要做思想工作叫我们离婚。什么受压迫啊,不平等啊,你不是我们,你咋就知道的。再说了,叫我们离婚了,我家的娃儿,谁管啊?”

    沈春梅首当其冲的,被停职了。

    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嘛!又是小礼堂,沈春梅低头站在一边,接受大家的批评。

    程美妮这才傻了:原来这个沈干部说的不一定是对的。那自己为啥要离婚的?

    对了!

    她说要给自己换脑袋?

    难道这也是不作数的?

    她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我也不想离婚的,是她说的,她说不离婚就要跟我换脑袋。”

    换脑袋?

    啥意思啊?

    很多人不是很明白。

    程美妮就说:“她要打倒我,还要割了我的脑袋……”

    小礼堂里就哄的一声:这性质可太恶劣了!这不是威胁人吗?

    沈春梅百口莫辩:“谁说要割你的脑袋了?这换脑袋,就是换思想的意思。这换思想……”

    说不清楚!

    戴淑珍就站起来:“不管你是啥意思,这都是你的工作没做好。连最基本的沟通工作都没做好,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当初还说自己是买卖婚姻?怎么买卖婚姻了?自家娘家是从自己男人要了二十块大洋,但没那二十块大洋,一家老少就得饿死。这事,跟她这么大的姑娘,就说不明白。她也理解不了!

    陈爱虹也站起来:“我觉得这性质太恶劣了。得上报才行!没这么害人的!这不是工作失误那么简单!更不是一句批评一个处分能了结的事。要是这么轻轻放过,咱们这些姐妹又该由谁负责?”

    这话也没错。

    陈爱虹也气啊。当初找她,说是自己这婚姻是不对的。怎么不对的?因为自家男人是招赘进门的。当时他跟另一家的姑娘相好,但他家又穷,娶不起人家。他爹妈想给老大娶媳妇,就把他绑了送到自家当了上门姑爷。结果自家的孩子都结婚了,这沈春梅跟自己说,自己是强迫人家入赘的,是应该打倒的。

    打倒你奶奶的腿!

    事挺大的,把范云清都惊动了,专门来处理这事。

    有些离了婚的,还能复婚。但像是程美妮这种的,没戏了。钱思远已经再婚了。横不能跟人家离了再跟你复婚,没这事啊。

    程美妮找来了,钱思远也是叹气,就说了:“当时我问你,有什么难处。你是一句也不说。啥难处都没有。憋着劲要离!这离都离了,木已成舟了,还能怎么着。你好好过你的吧!有什么难处,如果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你吱一声。”

    也算是自己仁至义尽了。

    程美妮还要再说,庄婷婷就在里面叫了:“老钱,吃饭了。”

    见钱思远要走,程美妮一下子就崩溃了:“……我当时该咋说?我还当是林晓星她妈要报复我呢,我就是说了又能怎么样?”

    林晓星砰一声把门打开:“你算干什么的?谁报复你了?是你自己又蠢又笨,偏还自以为是,怪谁来?”

    苏瑾赶紧就把人往回拉:“行了,她受刺激了。你让让又能怎么的?”

    “我就不让!我凭啥让啊!”林晓星尖着嗓子叫嚷。

    李月芬揉了揉耳朵,跟林雨桐念叨:“住这地方,可真是够热闹的。”

    林雨桐就笑:“门挨着门,就这点不好。”

    正说着呢,楼道里进来一大包小包的女人,年龄得在五十上下,穿的倒是干净利索,就这么走了进来。

    大家都看着,知道是谁家的亲戚。

    这人笑了笑,问道:“苏瑾住这儿吧?我是他妈……”

    众人恍然,桂兰马上就喊:“苏瑾,晓星,你们两口子别吵了。你妈来了!”

    林晓星以为是自家妈来了,毕竟她在处理沈春梅的事,兴冲冲的一开门,她就愣住了:“怎么是你?”脱口而出,问了这么一句话。

    林雨桐就见,这苏瑾的妈那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了下来!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04章 旧日光阴(1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