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06章 旧日光阴(1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06章 旧日光阴(1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6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06章 旧日光阴(1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18)

    但不管确定不确定, 这事都不能找林百川。

    况且,这也找不到啊。

    别管是剿匪还是干啥去了,军事行动就是军事行动。还叫你跟家里的联系时时保持畅通?

    做梦呢!

    这是个常识问题。

    林雨桐就说:“部队怎么走, 走到哪里, 怎么联系,这都属于军事机密。我上哪知道去, 爹也不可能跟我说啊……”

    林晓星气的跺脚:“每次用到他的时候, 他都不在。”

    林雨桐的表情就严厉起来:“你这是无理取闹。行军打仗那是开玩笑的吗?动辄就是战士的生命, 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脸一冷,声音一硬,林晓星就先软了。

    觉得这个姐姐瞪起眼睛来,是比爸爸更可怕的。

    她的嘴角动了动:“那怎么办?我妈被审|查了……出事的不是你娘,你当然不着急了。”

    这话也没错。

    林雨桐是不为范云清着急, 但还真怕这事影响到大原。

    就说:“你先回去, 别叫你婆婆又觉得你不着家,这事我打听打听。回头告诉你。”

    林晓星好像有点不信:“你打听?你上哪打听?”

    林雨桐白了她一眼, 只问一声:“你走不走?你不走咱们就在家慢慢的说,你还是不着急。”

    “我走!”林晓星说着就转身回去。

    不过却把家里的门帘子撩起来时刻专注着外面的动静, 直到看见林雨桐从楼道里走了过去, 心才彻底的放下。

    苏瑾就问:“怎么了这是?你盯着大姐干什么?”

    林晓星看了一样躺在床上的婆婆, 轻轻的摇了摇头, 只说:“没事。”

    明显有事嘛?

    苏瑾感觉得到, 她整个人都心不在焉起来。

    林晓星可不是心不在焉吗?心跟着林雨桐都跑了,还寻思着, 她到底是找谁打听去了。

    能找谁打听,自从进了厂子,交际圈子就是固定的。

    她也没绕圈子,直接去找赵平去了。

    赵平的老婆人不错,在厂子的档案室工作。是顶顶清闲的了。林雨桐之前就认识她,福利票换的东西,隔三差五了碰上都塞一些给她。半斤点心一斤肉的,又是跟林百川老交情的人了,林雨桐送的没负担,那边收的也坦然。私底下又是叔又是婶子的叫着,其实相处的挺亲厚。

    要不然像是马上入d这种事,也不会落到四爷身上。

    四爷的能力有目共睹是没错,但也得有人给机会往上提啊。

    无疑,赵平就是那个不遗余力提拔四爷的人。

    因着关系一直处的不错,等真的有事了,林雨桐上门,反倒是不能拿东西。

    啥也不带,这才是亲近。带了礼,这性质就变了。

    赵家两口子挺意外的,“你说你这孩子,大着肚子跑啥呢?我们还想着,看是小苏带着晓星过来呢还是他自己过来。”结果把你等来了。

    赵家婶子挺感慨的:“也是难为你了。”

    这种关系,还能替范云清出来走动,殊为不易了。

    林雨桐笑了一下:“……光是听晓星说了一嘴,但这到底是为的啥事,她却是一问三不知。”

    没叫人家想办法,就是单纯来打听情况的。

    赵平心里对林雨桐的评价又高了两分,知道什么事能开口,什么事不能开口。真叫自己想办法帮范云清,他还真没这个能力。这事就不适合沾手。

    他就说了:“小范这个人啊……想法简单。要是细碎的小事,那还不至于动了那么大的阵仗。这件事我也听说了,据说是她侄女的工作问题。范家有个上过大学的姑娘,她呢,就给安排到省报报社工作了。”

    林雨桐目瞪口呆:“怎么能呢?”

    赵平一摊手:“说是校对的工作。可再是校对的工作,那也是宣传阵地的喉舌。范家是个什么情况?这个大家心里都有数!安排工作也不是不能叫她安排,哪怕安排到工厂,大家也都还接受,一点私心再加上要求劳动改造的态度,顶多就是批评批评就过去了。可她倒好,直接给安排到省报去了。省报那地方,可都是知识分子。不像是咱们工人,淳朴,包容。有点小错,不爱计较就放过去了。可知识分子,本身就书生意气。举报信写的声情并茂,一封接着一封的,不查都不行。这事要是没有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那些笔杆子,可不答应。如今那范家的孩子已经被辞退回家了。”

    “那么对范主任,会是个什么处置结果?”林雨桐又问了一句。

    “一般情况,就是写检查,先停止工作。”赵平皱眉,“她是老革|命了,处分会有,但是不会太过分。最坏的情况就是降职,然后发配到生产或是基层一线。”

    这个结果,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最坏的结果就是叫劳动改造呗。

    林雨桐就明白了:“谢谢赵叔,您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错了就是错了,接受组织上处分也是应该的。”起身就要告辞。

    赵平倒是把人拦住:“……最近厂里会开一个积极分子培训班,你要是能坚持,就报一下班。每天晚上也就是四十分钟,学学理论知识。完了写入d申请……”他带着几分提点的语气,“对你以后的工作,是有帮助的。”

    明白。

    林雨桐道了谢,就从赵家出来了。赵大婶还塞了半篮子草莓,“别人送的,我跟你叔也吃不了。”

    林雨桐就接过来了。

    这两口子只一个儿子,而他们的儿子在林百川的师里面当兵。

    照看对方的子女是两个男人之间不需要说都有的默契,但是女人能这么积极,一是林雨桐会做人,二是照顾了人家闺女,盼着人家照顾照顾他们儿子。

    人同此心,常情而已。

    回来的时候,林晓星在楼道里,站在她家的橱柜前假装很忙的样子。见了林雨桐赶紧就凑过来。两人都没有说话,林雨桐去开门,林晓星紧跟着进去。

    林雨桐朝门外看了一眼,直接去了阳台上。

    等林晓星跟过去,她才把打听到的事情给她说了:“……这事不比别的事,还要个证据什么的。这事直接就是板上钉钉的。范舒拉要是走正常程序,光是政审这一关就过不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可是……”林晓星低声道,“我妈把我表姐的户口迁出来了,过继在她的名下。”

    “你表姐是成年了。”林雨桐还真不知道这一件事,“这跟你还不一样。你的成分是没有问题的,你的父母确实是老革|命。而你从舅舅家出来的时候才十五岁,还是未成年人。不属于定型的那一类人。而且,你来的是厂里,是生产第一线,对政治背景要求的没那么严格。可报社不一样啊。这个道理,你该明白。”

    林晓星咬牙:“我之前也跟我表姐说过,说不管是食品厂还是什么厂,再不行搁在咱们厂,去个档案室图书室工人文化宫这些地方都行。可她偏不,非要去啥报社。我妈也是……真就出事了。”

    “现在你着急也没用。”林雨桐就说,“只能听最后的处分。”

    “下基层一线……”林晓星不确定的问,“什么基层算是一线……”

    “比如哪个单位的生产组。”林雨桐掰着手指头算,“或是是街道办一类的地方。”

    “街道办吗?”林晓星吸气,“这地方其实也不错。”没啥大事大情的,就是给街道的居民开个会。谁家不孝顺老人了,谁家两口子打架了。再不然就是开证明盖公章的。轻松事少不操心,“也挺好的吧。”

    林雨桐:“……”啥挺好的!差别很大的好吗?

    大领导当惯了,谁见了都得敬着的人。突然跌落到最一线,心理落差大着呢。以前在师部,那是有林百川的面子在,她本来就比较高哉。后来工作了,在地方上,她这职位可不算是低的。然后回过头来,叫你当街道办居委会的大妈,算是挺好吗?

    但林晓星说挺好的,那就真挺好的……吧?

    她点点头:“就这事。我就能打听这么多了。”

    意思是没事你就可以走了。

    林晓星却往阳台上一靠,掐林雨桐种出来的香菜,“还是你这边好,婆婆住着就走了。你看我那边,人家住过来还不说走了。先开始,她睡床,我们两口子睡地上。完了第二晚上,人家心疼儿子,叫苏瑾跟她睡床,只剩下我打地铺。苏瑾不乐意,结果人家又脑门子疼,又是心口疼的。我是真怕吵嚷起来叫人家笑话才忍到现在的。你说,有这样的事吗?叫儿媳妇一个睡,把儿子单独叫走。这叫啥事?说出去……不嫌弃丢人啊!”

    林雨桐就说:“不是你们当初有两行军床吗?搬出来支起来不就行了?”

    林晓星嘟嘴,掐了一撮香菜准备带回去:“她住这人,吃的用的也不好不讲究。那两床,都卖了。”

    你可真能。

    这种床因着方便,家里来客人了随时就能支起来。所以,不知道有多抢手呢。结果,你说给卖了就卖了。

    那你睡地板,也是你活该。

    这不在林雨桐的管辖范围之内,只问她:“那点香菜够吗?”

    林晓星不好意思,“我怕回去她又问我过来干嘛了。”掐了两根的叶子回去好拿这做借口。不是真想厚着脸皮要人家的东西。上次端了人家一锅饭,第二天就在食堂买了五个馒头还回去了。

    林雨桐也不在乎那点香菜,这玩意就是个添味的。想掐就掐吧!

    林晓星不好意思呆着了,拿着一撮香菜就回去了,解释说:“……明儿就不买了,大姐那边种着呢。长起来一点,掐了几根,新鲜,明早吃面条……”

    苏瑾就夸好:“知道省钱了。”

    苏大婶冷哼一声:“人家都知道给盆里种菜,你们怎么就不行。”

    她之前去了儿媳妇大姐那边了,屋里的家具摆设,拾掇的利利索索的。没夸张的跟这边似的又是地毯又是一柜子的杯子,可瞧着就是比这边顺眼。

    架子上绿油油一片。

    什么韭菜菠菜蒜苗香葱香菜小白菜的,长的可好了。人家那阳台的架子上,木盘子里都是菜。就算是三五天不买菜,人家家里也未必就缺。完全是供养的上来的。不光供应的上来,还能走人情。去外面听听,做饭的时候,这家急了,说忘了买葱,过来掐两根葱叶子。那家煮面条呢,想放点韭菜花蒜苗碎的,买的时候不划算,过来掐两根,是个意思就行。人家那边也都大大方方的叫摘。大家也不好意思啊,买豆腐了给人家大姐送一小块,买粉条了,泡出来给送半碗。一层楼少有不跟那边走动的。

    谁占便宜谁吃亏的,这事不是这么算的。

    至少这么走动着,人家这人际关系就处的好。

    她那大姐呢,要是有事找人帮忙,喊一嗓子能喊几十个人来帮忙。

    可自家这边呢,人家过来过去的,都不带问好的。人家那李月芬回去的时候,这家送那家送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亲近。而自己呢,在楼道里走来走去,主动搭话的人都少。自己跟人家打个招呼,人家也只客气的应一声,再多说一句,那是没有的事。

    说到底,还是不为人。

    本来就气,就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她姐那就是好榜样,照着人家过日子,有什么难的。人家能种菜,你们怎么就不能?

    于是不免就说了:“那杯子放在那里能干什么?还得费劲去擦洗。放上菜盘子这一个月得省多少钱……”

    林晓星本来心里就有事,正不痛快呢。她还这么说,不是没事找事吗?

    她张嘴说的简单,可怎么不想想,这种菜要是这么好种,为啥只有大姐家种了。别人最多就是泡蒜发蒜苗?别的不说,那木盘子木槽子是好做的吗?那是自家姐夫抽空做的,他们家自家用的。可别人,谁会做?谁做的不漏水?不会做,花钱叫人做完全划不来。那玩意是木的,种菜浇水用两年就把木头泡烂了。你还得另外换。有这买木头请人的钱,买多少葱姜蒜这些玩意买不来啊?对人家是省,对自家绝对不是省。顶多就是方便一点。

    这都能怪到自己身上。横不能为了省点买菜的钱,去求自家姐夫,说花点时间给我们也做吧。没这道理!上一天班了谁不累。

    叫自己为这个跟姐姐张口,对不起,张不了这个嘴!

    她气的胸口起伏,苏瑾抚额说她妈:“我不会做木工活啊。这总不买花钱买花盆专门种菜吧。”真不赖晓星。

    “你这是说你妈在无理取闹,你媳妇是对的是吧?”苏大婶这么问儿子。

    林晓星慢慢的将手里的香菜放在桌上,就说:“不是!他是你儿子,自然什么都向着你的。你看不惯我,咱们也不都别勉强。”然后看苏瑾:“我也变不成你妈喜欢的样子。与其她整天这儿疼那儿疼的难受,倒不如,咱俩离婚。她舒心了,我也解放了。明儿办手续,就这样。”说着,转身就出门,直接就走。

    苏瑾面色一变,直接追了出去,追到楼外才追到人,“你干什么?我妈这几天是有些过分,她就是想叫你低头认个错。怎么就说到离婚上了。这话是能随便说的吗?”

    林晓星笑了一声:“那是你妈。我尽量让着,迁就她。我告诉你苏瑾,我从小长到大,我没迁就过谁!在舅舅家,表姐得让着我。等回了家,我爸严厉,但严厉归严厉,我犟上来,我爸到底也没狠心把我如何。跟我大娘那边处的不好,在我奶奶面前我都没低头。我住在我姐对面,是我姐迁就我的。我知道好歹,但我就是这臭脾气。我头一次迁就人,就是顺着你妈。她说啥是啥。可我发现,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能包容我的人,就是我这德行再怎么讨厌,他们也迁就我了。不能包容我的人,我就是再怎么迁就人家,也换不来对方的好感。那我又何必。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谢谢你妈。叫我学会了什么是退让和迁就。从今往后,我尽量学着去迁就那些包容过我的人。至于那些包容不了的人,对不起!我就是我!她不喜欢我,我何必叫她喜欢。”

    苏瑾将人拉住:“你都胡说些什么?还说迁就包容你的人。那我问你,我迁就你了没有,我包容你了没有……”

    林晓星看他,然后苦笑:“如果你跟我生活在一起,觉得一直是在包容一直是在迁就,这婚姻更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我以为,继续生活在一起的原因是爱情。是因为你爱我,所以心甘情愿的做这一切。可现在才知道,不是的!你觉得一直是在迁就和包容我。那这婚姻还有维持下去的必要吗?

    苏瑾一脑门子官司:“你是我老婆,我不会跟你离婚。你现在不冷静,先给你找个睡觉的地方,然后明天咱们再说别的。”

    他拉着林晓星去了宿舍楼,敲开了宿舍门,找了个上夜班人,她的床铺晚上人家不用,借给林晓星先对付一宿,“你老实呆着。这事也怪我,是我没跟我妈好好沟通。今晚回去,我跟我妈好好谈谈,行吗?”

    林晓星没说话,也没给苏瑾任何回应。就只坐在床铺上,心里难受的不行。

    苏瑾叫一个宿舍的都帮着看着她,然后才回去。

    苏大婶这回是真有些着急了,见苏瑾一个人回来就忙道:“晓星呢?去哪了?”

    苏瑾就看他妈:“您到底想怎么?我早就跟您说过了,她就是那么一个性格的人。高兴不高兴的,都摆在脸上。要说您不好,就当面说您不好,绝对不会面上一套背后一套。而且因为家庭关系,娇养长大的。你儿子当初看上人家,就是喜欢她那股子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骄傲劲。您说您非把盆里的牡丹当野草似的拾掇,这能成吗?”

    苏大婶就说:“要是知道你找这么一个,我跟你爸就不能同意。但是你们这都结婚了,我说啥了吗?我过来还不是好意?”

    “是好意!”没人说不是好意,“可您这么着,您这不是帮儿子,您这是要把儿子好好的一个家给拆了。不会做饭怎么了吗?我们吃食堂其实是可以的。不会洗衣服又怎么样?慢慢的学呗。等有了孩子,当妈了,不会也会了。您说您干嘛现在就得逼她?她在娘家娇娇女似的过了十六年,您就想用十六天的时间给她改头换面,现实吗?那除了换人,还有啥办法?”

    “我……我……我没说换人……”苏大婶自己也有些心虚。换一个,换一个还能是师长家的闺女不?“你可别缺心眼,这婚不能离!”

    苏瑾就说:“我的妈啊,您倒是真能想。还想叫人家跟小媳妇似的啥都听你的,还想要个出身好,父母是当官的。上哪找这好事去?我们厂那王奎,娶了副厂长家的麻子闺女,如今还敢认他家的爹妈吗?那媳妇跟母老虎似的,两口子一到周末就得回老丈人家。给老丈人家干活,刷马桶都是他的。他爹病了要钱,那媳妇一个子儿都不给。你想想那样的,比比晓星,算是不错了。我说给家里钱,她二话不说就给。我说给几个姐姐家寄东西,她还怕东西太少了叫姐姐们不高兴。您说,人无完人的,谁没个缺点。再说了,这不得慢慢来吗?她今年才十七,要是按照新的婚姻法,都不够结婚的年龄。就是我二姐三姐,像是她这么大的时候,不也是这个做不好那个不会做吗?咋到了她这里,妈你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苏大婶抿嘴,这话没法说了。这媳妇不叫人满意的地方太多了。可是再多,这会子也没法说。不想把儿子的家给搅和散了,就得闭嘴。她就说:“行行行!不说了总行了吧!我明儿就回去。你们好好过吧。”说着,就点了点儿子的额头,“我还不是怕你辛苦。做饭你做,洗衣服你洗,她也就是收拾个屋子。你娶这么个回来,谁伺候谁呢?”

    我伺候她,我乐意!

    “但不管咋,走之前,得去见见亲家的吧。晓星的奶奶得去看看,要不然就太失礼了。”

    母子俩商量第二天去拜访林家的事呢。

    林晓星受不了宿舍那些人旁敲侧击问,直接就出来了。

    可这出来之后,才发现没地方可去了。

    爸不在妈关着,想找姐姐吧,离自家太近。出了厂子一路走,竟然是不知不觉的走到林家的门口了。

    大垚还上着夜校,回来的本来就晚。一到门口就看到坐在门墩上的人。刚开始还以为是妞妞,他就说:“两口子吵架了?”

    这一出声,把林晓星唬了一跳,她抬起头,看看是大垚,就赶紧起身,有些手足无措。

    大垚一看是她,这是怎么话说的?

    要是有地方去,她也不会到这边来。

    两人默默的对视了几眼,大垚推开门:“来了就进来吧。”

    老太太都歇下了,这又起来。

    常秋云是知道范云清出事的事的,这孩子一来,她估摸着是为了这个。就说:“着急也没用,这事只看人家怎么处理了。我问过师部的一些家属了,她们人头熟,都帮着打听了。她们有都是老战友了,都说试着说说看。应该是不会隔离太长时间,很快就会放出来了。”说了又问她:“吃饭了吗?”

    “不饿!”林晓星鼻子一酸,紧跟着又赶紧擦了眼泪。

    但等她坐到炕上,常秋云还是递过去一碗荷包蛋,“吃吧!吃了就能睡踏实了。”

    晚上叫她跟老太太睡了,常秋云自己去了厢房去睡。

    奶奶好歹是亲的,有些话,许是愿意跟她奶说呢。

    躺在被窝里了,林晓星到底是叫了一声:“奶!”

    老太太愣了一下,还是应了,“睡吧!不早了。”

    “我想离婚。”林晓星翻了个身,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不等老太太说话,就又说:“我啥也做不好,苏瑾他妈不喜欢我。”

    “能喜欢你才怪。”老太太直说,“要是大原和大垚找个跟你一样的姑娘回来,我也不喜欢。”

    “我知道你也不喜欢我。”林晓星吸吸鼻子,就说。

    “喜不喜欢你,你也是我孙女。”老太太就说:“别先怪别人不喜欢你,你得先看你办了几件讨人喜欢的事。不管谁说你,你都当是耳旁风。你爸你妈说你难道不是为你好,还能害你?如今吃到苦头了吧。这人这一辈子,不一定能享福,但一定会吃苦。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听说过谁从生下来到走完这一辈子,是不用吃苦的。如今尝到苦的滋味了,还不算晚。年轻的时候吃点苦,这不叫苦。就怕顺顺当当的到了老来才吃苦,那才是真的苦。”

    “那我这吃苦,就是得学着叫她喜欢吗?”她并不想这样。

    “不是叫谁喜欢。”老太太就说,“你学做饭,学洗衣服,学跟人家一样计算着过日子,不是叫谁喜欢的。你得为了你自己学。学会了,她喜欢你也罢,不喜欢你也罢,与你有什么关系。等到那个时候,真觉得还是过不下去,哪怕是最坏的情况要离婚了。你也知道,那不是你的错,你离了谁也一样能过日子。你啊,从小学的就是一个‘靠’字。小时候靠娘舅,等大了,你爸你妈回来了,你又开始靠你爸妈。自己结婚了,说是不靠爸妈了,可还不是万事都得靠你女婿。以后呢?等有了孩子,孩子大了,你又要靠孩子……嘴上说是什么新时代的年轻人,可骨子里呢?一遇到事就先想着找这个找那个。肩膀上担不起一点的事。你得想着,你不能靠谁一辈子。将来有了孩子,孩子得靠着你才能长大,你爹妈也有老的一天,他们许是还有靠你的一天。你跟你舅家亲,这都没啥。人家养了你,真要翻脸不认人,那是白眼狼。他们那个情况,许是以后要靠着你的时候更多,你只问问你,他们真要你,你靠得住吗?”

    林晓星扭脸,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啥也没说。

    以前舅舅舅妈总说:没事晓星,有舅舅舅妈呢。

    后来妈妈说:没事,你喜欢怎样就怎样,有妈妈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结婚前苏瑾还说:以后就有我了,有我啥也不用你操心。

    如今舅舅那边回不去,他们忙着表姐的事呢。爸爸不在,妈妈被隔|离了。苏瑾把她仍在宿舍去陪他妈了。实在不知道该去哪了,才来了。

    这个不怎么亲近的奶奶却说:别指靠谁,除了靠自己谁也靠不住。

    疼她的人都不会这么说。但这么说的人,她第一次觉得,未必就是不疼她。

    不知道是不是累了,这一晚上,她睡的特别沉。

    常秋云起来做早饭的时候,林晓星还没起了。老太太就跟常秋云说:“等她起了,就叫她回去。”

    这是怕常秋云觉得林晓星碍眼。

    可老太太这么小心翼翼的态度也叫常秋云心里不落忍。老太太被说是婆婆,可她进林家的时候才八岁。对自己那是比亲妈的恩情都大。没生却也好好的把自己当亲闺女似的养着。后来成了儿媳妇了,婆媳俩也从来没红过脸。本该到了随心所欲的年纪了,如今为了这个孩子,却又小心的来看自己的脸色。

    她就说:“我早说了,过日子得朝前看。有这么个孩子,谁也不能真当没有过。总得接受,又何必别别扭扭的。您别管我,您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说着就出去,“给妞妞捎羊奶的车快了,我顺道叫人家捎句话。”

    于是林雨桐接了牛奶听了捎来的话才知道:林晓星昨晚上跑回林家去住了。

    为啥的跑去的她也不知道,糊里糊涂的。

    苏瑾出来准备去食堂买早饭的时候,林雨桐就问呢:“晓星回林家去住了,你知道吗?”

    啊?

    不知道啊!

    “那我跟你说一声,晓星在林家。”她这么说了,就回去弄早饭了。自己能讲究,孩子不能讲究。怀孕了,这吃的还是要注意的。

    苏家母子俩对付了一口早饭,就赶紧带了东西,去了林家。

    老太太叫林晓星去厨房呆着了,她自己留下来招待这亲家。

    人家姑娘半夜跑回娘家,苏大婶见了老太太就有些尴尬:“……年轻人,拌几句嘴,就跑出门了……”

    老太太不说这个,只笑了笑叫人家喝茶:“是啊,不懂事。听说你病了,她还跑回来,就更不懂事了。”说着,不等对方说话,又问,“师部这医院挺好的,要不要去瞧瞧。”

    自己的孩子是不对,不对的地方可能还更多些。但作为长辈,怎么教导都成。但她顶顶看不上的就是这种装病拿捏孩子的。

    说真的!要是晓星不好,她这做婆婆的别说骂了,就是气头上上手打几下,她都不会说人家什么。既然是长辈,还是嫡亲的婆婆,怎么教育孩子都没关系。可话反过来说,你这做婆婆的就全都对了?你说你又是装病,又是不叫俩孩子躺一块,这合适吗?长辈睡床这是应该的,但你说你叫你儿子跟你一块睡床,叫儿媳妇睡地上,啥意思啊?

    这种下马威就有点蠢了。儿媳妇融进一个家本就不容易,完了还明显的排挤她。就是气头上,这么做也不合适。

    苏大婶也有些尴尬,可还没等诉苦呢,老太太又说了:“……听说你来是因着记挂孩子来那事肚子疼的。你是不知道,以前啊,这孩子养的也可好了。就是睡地窝子睡的,身上寒气重……”所以你说你是因为这个事来的,还抓了药叫孩子吃。说是关心吧,可你却还叫孩子睡地上,说是关心儿媳妇,这话我也得信啊!你说叫儿媳妇跟你睡床,叫儿子睡地上,这事你咋做不来呢?那之前关心孩子来身上肚子疼的这份心……到底真不真呢?

    这话一出来,把苏大婶说的满面通红。

    老太太说话,点到即止。紧跟着跳过去又说:“听说偷着把家里给陪嫁的行军床都给卖了,要给你补身子。”说着又看苏瑾,“你媳妇没地方住,你也不说晚上把她送回娘家来……”

    啥都是我家的。因为婆婆装病,都把陪嫁卖了给婆婆补身体。家里的大床还是我家孩子的陪嫁,你们母子倒是睡的舒坦了,咋就不想着给她找个睡觉的地方呢。

    苏瑾只觉得脸烧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大婶心里却道:人家这是说,俩孩子结婚安家。八成的东西都是娘家准备的,你家是想占着有本事的老丈人,想要能陪嫁那么多的姑娘,还容不得这姑娘一点毛病。换言之,我家的姑娘要是色色都好,你家孩子又配得上不?

    不疾不徐的把人给顶回去。但临走的时候,老太太却单独叫晓星,表情有些严厉:“为你说话,不是说你就都对。护着你,是因为你是我孙女。但过日子,靠着娘家撑腰,终不能长久。你好好想想去。”

    这次林晓星没犟着,跟苏瑾一起送婆婆上了火车。

    回来的时候就见到在门口等着的范云清:“妈——”这就放出来了吗?

    范云清低声解释:“……认错态度好,下放一线了。”然后看了看苏瑾,才又皱眉说晓星:“我这一来,就听你们楼里的人说了,你婆婆来了。现在人呢?你是不是又犯倔了。那是你婆婆,说你你就听着,病了你就伺候着。这是做小辈的本分。你是不是又犯倔了……”

    说的苏瑾都尴尬了起来,林晓星更是变了脸色……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06章 旧日光阴(1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