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09章 旧日光阴(2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09章 旧日光阴(2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7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09章 旧日光阴(2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21)

    “你说她咋想的?”怎么能那么轻易的跟男人干那事?常秋云压根就想不通, 还问林百川:“她是不是有啥苦衷?别不是自愿的吧?”瞬间脑补出很多场大戏,“……要不然这俩陌生人……”怎么就滚到炕上钻到一个被窝去的?

    林百川摇头:“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再说了,他俩可不是陌生人。”

    啊?

    之前认识的?

    林百川叹气, 而后又揉了揉额头:“都是老部队的人了。洪刚他要是一直顺顺利利的, 级别比我和老钟要高……更不可能离开一线部队干了后勤。”

    啥意思啊?

    林百川像是回忆久远的事:“当年洪刚受伤,在后方部队养伤治疗。据说是他喜欢上一医护人员, 可那位女同志是已婚有丈夫的。这种事, 本来也没什么。可在整|风的时候被人给揭出来了, 说他的思想腐化,生活作风有问题,纠缠已婚女同志……还有啥我也记不准了,大致就这些。当时对他的处分可不算轻,降职就不说了, 还给从一线部队直接调去了军械修理厂。要不是有这些黑底子, 一一五的一把手也轮不到老赵干了。”

    常秋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小范她以前是战地护士吧?”好像听说她跟着百川上过战场,还说怕百川受伤好随时能救治。那她曾经必然是这样一个身份。如今按照百川说的这些, 不难猜测他的意思,“……你是想说洪刚当年喜欢的女人是她。”

    洪刚在整|风运动的时候, 被隔离审查, 交代问题的材料上并没有提这个女人是谁。当年很多人都挺钦佩他的。觉得这还算是是个男人, 没把人家给拉下水。

    所以都知道洪刚有过这样一段过去, 但是不是范云清, 那就不知道了。之前从来没有往这一方面想过。

    当年那个举报洪刚的人应该是知道内情的,但是举报人到底是谁, 他是否现在还活着,都不得而知,就更不可能查证了。

    再说了,过往如何,就是查证清楚了,也没有追究的意义。不过按照推测,应该当年确实是有过一段的。要不然解释不通啊!就算范云清和洪刚这两人是老战友,可这一男一女也不能说一见了面就喝酒的。但如果两人有更深层次的关系……那又不一样了。违和的地方,似乎也解释的通了。

    听林百川这么说,常秋云就冷哼:“可那时候人家老婆才死了几天!?”这么迫不及待吗?

    这事不是这么论的。要照着这个逻辑再往前翻腾,他洪刚喜欢上别的女人的时候,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要这么一直追下去,就更不道德了。

    所以,想着有的没的一点意义也没有。事实就是两人已经这样那样过了,鼓捣出孩子了。

    林百川如今想的是怎么跟晓星说。可当爹的怎么开的了口。

    可不管怎么难开口,林百川还得硬着头皮去。

    白天都挺忙的,也知道外语的课程是不能耽搁的,就选了个晚上,吃完饭以后了去了。

    苏瑾惊讶林百川怎么先到这边来了。按照一般的程序,老丈人是直奔丹阳,看了孩子之后,要回去了,路过他们门口的时候,问他们两句,日常关心一下就过去了。可今儿像是直奔自家的,他愣神之后,就赶紧的笑脸相迎:“爸,快进来坐。”

    林百川没进去:“叫晓星出来,陪去出去走走。”

    那这是有事了?

    林晓星‘嗯嗯’着从屋里出来,“怎么了?怪冷的,有什么话屋里说呗。”

    “出来吧。吃完饭遛遛对身体好。”他这么说。

    林晓星拿了大衣,给苏瑾使了个眼色,她也不知道这是啥意思。没事干了跑来叫自己遛食吗?

    才是正月的初五,冬天还没过去。尤其是晚上,小风吹着,滋味可真不怎么美妙。

    “爸!”林晓星停下脚步,缩了缩脖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是不是我又哪里做错了?”

    林百川摇头:“不是……我就是想跟你说,我跟你妈做父母都做的怪失败的。尤其是我这当爸的。别看你哥你姐不像是你那么桀骜,也不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但这主要是你奶在呢。打小,你奶就在他们耳边说我的好话了。但其实呢,我自己这个爹当的好不好,我心里也有数。不过他们好在,有亲娘在。而你呢?是亲妈不在身边。”说着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像是找不到逻辑,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才道:“我就想说啊,你要是心里还有怨气,冲着爸来。不管是当年也罢,如今也罢,主要的错都在我身上。你妈这些年,跟着我也不容易……可我们俩之间的事有点复杂,不是当事人还真就明白不了。要是硬过下去,有些事搁在心里它犯恶心,所以我们离了。这事上我们对你有亏欠。我跟你妈呢,是夫妻缘分浅嘛!我把你妈拖累成如今这样,离了婚,孤苦伶仃一个人……想起来,心里也怪不落忍的。就寻思着,她也才三十多嘛,要是将来能活八十多岁,那还有五十年呢,人这一辈子只能说是才刚刚开始。你成家了,范家她也回不去,影响不好。只剩下一个人……我就说,该找个了。找个合适的对象,成个家。”他说着,也不敢去看孩子的表情,就继续往下:“可找个什么对象呢?我跟你赵叔不是关系好吗?跟你们厂的副厂长洪刚……也是一个部队出来的老战友了……”

    林晓星就明白了:“所以,你们就撮合我妈跟洪刚。可他才死了老婆!这事你们不膈应啊!”

    “膈应啥嘛。”林百川艰涩的道:“我们见过的死人比活人多。过的日子也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活着的时候且珍惜每一天吧……虽然说有点太快……但……”

    “但是什么啊?”林晓星咬牙:“你们也不怕人家死了的老婆走的不安宁……”

    “什么安宁不安宁的?”林百川就道:“我们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不信那一套……不过你妈考虑你的情绪,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说到底,你妈还是把你看的更重一些。又怕你在厂里不好做人。我就说了,我说实在不行咱就换个工作。”他说着,就停下来问了一句,“要不然,给你们换个工作?爸这张老脸还好使着呢。苏瑾不是发表过文章吗?省级的报社不行,但市级的还是行的。你呢?找个学校,教教书。也挺好的。”

    林晓星跺脚:“你们别强迫我妈,我明儿问问我妈的意思,咱们再说。”说着,转身跑回去了。

    可这一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请了一早上的事假,然后跑了。

    苏瑾只知道晓星的情绪不对,问又问不出来,今儿又直接跑了,就更悬心了,问林雨桐:“姐,你知道爸昨晚上找晓星的事吧。”

    今儿一早,常秋云过来送羊奶,就跟老太太和林雨桐把事情大致说了。林百川找晓星,说的就是范云清再婚的事。

    这事怎么跟苏瑾说?

    说:你丈母娘要改嫁了!改嫁的还是副厂长。放心,你们以后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这得多难听!

    人家背后还不定怎么讲究呢?

    她就说:“没事,昨晚不是也没闹吗?”

    那倒也是。

    林晓星把范云清从办公室叫出来,两人去了范云清的宿舍。林晓星先问:“您真决定了?”

    范云清拉着闺女的手:“你爸都跟你说了?”

    说了。

    林晓星点头:“……还想给我和苏瑾换个工作……”

    范云清眼睛一亮:“你爸说的对!要是能换个工作,就先换个工作吧。我跟你们洪厂长,其实也是老战友了。我们认识十多年了。但别人不知道啊,还以为我们是在他老婆刚死之后就好上的。这传出去,我是不在乎这些……但你……你在厂里,只怕会受一些闲言碎语。”她叹一口气,“我是没想到你就这么轻易的给答应了。之前还不好意思跟你说,又专门找你爸,叫他跟你说。其实,我该亲自跟你说才对。之前你跟我说,叫我找个人,重新组建家庭,找自己的幸福。我还当你当时是心血来潮……没想到我闺女知道疼妈,说的都是真心话……”

    林晓星却听的有些糊涂:什么叫‘好上了’?不是爸爸给介绍的吗?什么叫做‘专门找你爸’?不是自家妈对婚事有犹豫,爸爸才来做自己的工作的吗?

    她勉强的笑了一下,打断对方的话,试探着问了一句:“你……跟我们洪厂长……什么时候好上的?”

    范云清不好意思的抿嘴笑了笑:“不是说了吗?我跟你们洪厂长是老战友,我们认识都十四五年了吧。那时候,他受伤了,在后方医院里,我负责照顾他。后来他对我产生了好感,还给我写过情书。每天一封……这事,也没几个人知道。那时候他也不知道我已经嫁给你爸了。我明确的跟他说,我结婚了……他非不信,以为我找借口拒绝他呢?还是坚持给我写情书。我当是都不敢声张,你爸又在一线战场,这事就跟医院的一位大姐说了。后来那位大姐就把我调离开了……再后来,听说,当年他因为这事从一线部队去了后方……到底都没拉扯出我来……这么多年了,我觉得见他挺不好意思的。之前为你调动工作的事,找过一次你们赵厂长,意外的碰上了他。他看我那眼神……我就知道,他其实没忘了我,心里一直还是有我的……可是,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我知道了他有家,他也知道我是真的嫁人了……能说什么呢?他只问我这些年过的好不好……听说我离婚了,他倒是给我送过几回东西,我都没收。这不是上次被审查……那么快放出来,也是他偷着找了他的老战友了。这个我当时并不知道。直到去年入了冬了,他老婆死了。我才听他战友的老婆提了一句,说你这人不讲究,人家帮了你那么大的忙,可你呢?人家老婆的葬礼你都不去!我这才知道的!以前为了你表姐的工作,我都不好意思找他。可见他肯这么帮我,我心说,就去谢谢人家。要是时机合适,顺便提一下你表姐工作的事。”她隐晦的摸了摸肚子,更不好意思了:“……那天我是晚上去的,也没空手,拿了瓶茅台……他呢?刚死了老婆,情绪不好。就说,老战友了,一起喝一杯。酒一喝下去,这就不免说起了当年写情书的事……”

    他说:“……我跟我老婆是包办的婚姻,不光是包办,她还是童养媳……是没有感情基础的……后来,革|命了,上了战场了,受伤了,以为要死了,可睁开眼就看见你。那时候真当是天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忘不了那一眼……连你鼻子上出了个红痘痘的位置我都记得……”他伸出手,点在了她的鼻翼上。

    手指带着薄茧,如同是火星子点燃了干柴,浑身都烫了起来。

    范云清收敛心神,这些事却是不能对孩子开口说的。

    她就是想告诉孩子,她不是随便的就决定结婚了,能结婚,是因为两人有一定的感情基础。

    他也说的对,两边的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了,革|命也胜利了。怎么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晓星看着她:“所以……你们是旧情复燃了?”

    什么旧情不旧情的?那时候自己对他谈不上感情。不过是如今又遇上了,想起年轻时候的事而已。

    她没解释,只道:“妈妈希望你……能祝福妈妈。正月十六的婚礼,妈妈希望你能去参加。”

    林晓星脑子里一团浆糊,听她说起那些过往好像走到如今是顺理成章的事,可为什么心里这么别扭,这么恶心呢。

    她起身:“……我知道了……”除了知道,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然后往外走,“我得回去上课,最近的课程很紧张。”

    游游荡荡的回去,连大声哭都不敢,蒙头搁在被子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苏瑾一进门,看见她这样就吓了一跳,把门关严实了才低声问:“这是怎么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晓星趴在苏瑾的身上就哭,把事情说了之后又道:“……她要是那么理直气壮,为什么不来直接跟我说……叫爸来说就算了……可她没想到,爸把所有的责任都往他身上揽,说是他促成这婚事的……可我今儿去,她自己反倒是给撂了……她咋就那么理所当然呢。哪怕是真觉得不好开口,跟我舅妈说不行吗?叫我舅妈跟我说不行吗?非得叫我爸跟我说……”

    “爸那么说,是不想你受到伤害。”苏瑾叹了一声,“妈……这不是也顾忌你的想法吗?要是觉得难堪,要不,就换工作……”

    苏瑾擦了眼泪:“我能因为我爸我妈的事,叫你迁就吗?当年毕业,你要是想去报社,就不会来厂里了。”

    这倒也是。

    进了厂,他就是想学一点实实在在的东西。如今学俄语,厂里又这么重视,可以说起点非常好了。要是真去报社……别的不说了,工资就低一档,更别说各种的补贴了。

    苏瑾当然不愿意换工作:“这不是怕你在厂里难堪吗?”

    “谁叫她干下那难堪事了?”林晓星哭的打嗝,“当妈的把事都做了,我这做闺女的还听不得几句难听话了?谁爱说啥说啥去?!平时说我的人少了吗?也没见我掉快肉。说吧,说着说着,我就习惯了。”

    正月十六,洪刚跟范云清把婚礼办了。

    这时候,就是领导结婚,也是不用个人送礼的。

    送礼都是以科室单位的名义送一些小礼品,比如镜子相框这些东西。商量好买什么,然后派人去买,回来平均下来,看每个人应该掏多少钱。

    林雨桐是跟着财务科一块送的,四爷是跟着技术处一块送的。

    宣传科找苏瑾和林晓星要,讨了个没趣之后,也不要了。

    婚礼是在大礼堂举行的,工会通知大家都去,吃个喜糖。

    林雨桐和四爷宁肯在家玩孩子,也不去凑这热闹去。

    她不去,庄婷婷还专门跑来叫她:“瞧热闹去吧!我跟你说,那洪红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跟洪刚结婚的就是范云清,那个以前的妇女|主|任。

    洪红说的更难听,说范云清以前来厂里工作的时候,就跟她爸勾勾搭搭的,还说她妈是被他们给气死的。

    这性质就相当恶劣了。

    然后一说范云清,那林家范家的这点恩怨,就又被翻出来了。

    洪红跟人家说了:你看她多恶毒,骗人家林师长说老家的人死完了,抢了人家的丈夫。现在呢,离婚了。又来祸害我们家!这不,我妈生生给害死了。人家这也是吸取教训了,第一次没害死林雨桐她娘最后导致功亏一篑,现在嘛,这不是永诀后患了吗?

    林雨桐还罢了,说起来成了跟洪红一样的受害者了。

    只是林晓星的日子不太好过,风言风语的,不消停。

    结婚之前都闹成这样,那这结婚的时候得闹成啥样?

    好多人都奔着瞧热闹去的。

    林雨桐就说:“你看了回来跟我说是一样的。我就不去了。”又不是闲的蛋疼。

    这事其实把老太太气的够呛:“天下男人多了去了,干啥找到晓星的眼皮子底下。还不够犯恶心的!”

    不过,林雨桐看晓星的反应,她八成还不知道范云清有孕的事了。要不然绝对不会反应这么寡淡。瞧着吧,肚子又瞒不住,以后还有的闹呢。

    不过跟着洪刚,林雨桐接触的倒是不多。就问四爷:“是个啥样的人?”

    四爷就说:“普通的男人。”

    普通的男人?

    见了年轻漂亮的女人都不免多看两眼的普通男人。

    说到底,还是因为范云清年轻,也漂亮,瞧着也知性。各方面来说,比乡下他那老婆好了太多了。林雨桐见过洪刚的老婆,本来就比洪刚大,再加上乡下这些年的日子难过,瞧着憔悴的很。脸上瞧着老相,头上的头发也都花白了。儿女又都大了,穿的自然也就跟老太太一个样了。灰色的偏襟大袄,黑色的大裆裤,腿上打着绑腿就算了,下面还是一双小脚。可能牙不是太好,拔了两颗,正好是下面的大门牙,说真的,瞧着比林家老太太都显老。

    可反观范云清呢?

    十六七的年纪生了林晓星,而晓星今年也才十八岁。三十五上下的年纪,年轻着呢。本来出身就好,会打扮!之前穿军装,一身穿上温婉里带着几分英气。如今到地方上工作了,穿起便装就更会打扮了。之前她来厂里,林雨桐远远的看了一眼。高领的白毛衣,外面穿着天蓝的小立领西装棉衣,下身就是黑裤子,裤子下面带着点小喇叭的形状,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手上的手套和脖子上的围巾都是大红色的,叫人瞧着就鲜亮的很。虽是齐耳短发吧,但人家不跟一般的妇女一样,用卡子把头发卡在耳朵背后,而是卡子头顶上,露出光洁的额头来,如此一打扮,瞧着凭空又小了几岁。再加上人又白,又会保养,说是三十岁都有人信。

    “这可真是……男儿本……色啊……”林雨桐除了这么叹一声,还能说啥呢。

    庄婷婷是笑着闯进来了,“你是没去,热闹大了去了。”

    怎么个热闹法啊?

    洪红穿着孝服,抱着她妈的照片,哭她妈去了。

    当着那么多人,够难堪的了。

    范云清晚上回去,是一阵一阵的犯恶心。洪刚气的在家转圈圈:“……都是她娘给教坏了。”

    他的两儿子在他找回老家之前,就结婚了。带出来就得拖家带口。都安排进厂里怕人家说三道四,最后费了一番功夫,把人安排回县城,在县城的酒厂找了个工作,安排进去了。就是俩儿媳妇,也在年前安排到了供销社工作。只这一个闺女,她娘舍不得。说是对不住孩子。孩子出水痘没钱也没条件看大夫,给孩子落下了一脸的麻子。死活非得带在身边。这不,就安排在厂里工作了吗?

    这孩子骄纵又浅薄,以为老子是个副厂长就了不得。人家那结婚对象不也是她给搅和的吗?

    “再不能这么惯下去了。”洪刚给范云清递了一杯水,“怎么样?好点了吗?”

    范云清一脸的嗔怪:“难受着呢?之前还挺乖巧的,也不害口。今儿这是怎么了?差一点在婚礼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孕吐……多尴尬啊!”

    洪刚赶紧道:“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也不是谁的错。”范云清很大度的样子,“孩子们对父母再婚,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也能理解。我现在担心的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受这事?要是总在厂里这么闹,我担心你的领导威望受到影响……所以,你还是得跟孩子好好的谈谈。你看晓星,我叫她爸跟她说了,这孩子今儿虽然没来,但也没闹起来。你是不知道晓星的脾气,那真是一点就爆。这一点,把老林像了个十足。你想想老林的脾气,你就知道晓星有多倔了。不过这次,没把你我的面子往地下踩,说实话,我挺欣慰的。你都不知道,在洪红闯进来的时候我都顾不上看这个闹腾的,眼睛一个劲的盯着大门口,就怕晓星也跑来……好在,有惊无险,闹起来的只有这一个……不过孩子也大了,也懂事了。你好好跟她说,告诉她,这么闹,叫人家看了笑话不说,对你这个当爸的前途是有影响的……别看孩子嘴上硬,但到底是骨肉至亲,肯定心疼当爸的……”

    洪刚连连点头:“你不生气就好。我明儿叫找这丫头谈谈。”

    谈确实是谈了。洪刚插着腰在办公室里转圈,手指着站在那里满脸不逊的洪红:“……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再婚怎么了?还不允许老子再婚了?谁规定的,死了老婆就不能娶第二个了?谁规定的等老婆死了多久才能成亲?那些封建糟粕不要跟我说!你想不通,这个可以有!念着你娘,这都是你的好。谁把亲娘忘了,那得是白眼狼王八蛋。可你想不通,就能那么去闹腾吗?死了的是你娘,可活着的这个是你爹。你顾着你娘,你怎么不想想你爹……被你闹的下不来台,丢尽了这张老脸。”他将脸拍的啪啪的响,“你看看你,再看看你范姨家的晓星。人家那孩子怎么就那么懂事呢?不哭不闹,对父母做到了足够的理解。心疼她妈,说了不妨碍她妈妈寻找幸福。你听听人家孩子说的话,再听听你说的话!满嘴的污言秽语!你说的那些个难听话,真当我跟你范姨不知道?你范姨不计较,那是她大度,她心眼好。可你呢?人家那话是怎么说的,自己心里装的是屎,看见别人也就是屎。肮脏的是你的心,不是我们……我这当爹的哪里对不住你?给你安排工作,好好的将你嫁出去看着你成家。可你呢?争气了吗?你看看人家晓星,会弹琴会跳舞,广播念的多好。如今人家还学外语,做翻译。你再看看你,在车间你偷懒耍滑,在文化宫你消极怠工……”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厂子建起来没两年,到现在你换了三个科室了。不成器的东西,还好意思闹?学着点人家,长点心……”

    洪红不是晓星,也成不了晓星。

    要是晓星,这么难听的话早就原地爆炸了。

    但洪红不!

    她皮实,脸皮也厚,等着洪刚吼完了,人家也说了:“……咋了?之前看我妈不顺眼,终于把我妈给气死了,又看我不顺眼了。那女人生的闺女再好,她不是你的种。我即使再不好,那也是你闺女。我不好,那是因为我的种不好。人家好,那是因为人家随了林家,种好。你看人家林师长,家里的老婆也比他大,也是童养媳。人家咋就要原配不要那女人呢?那是人家有良心,那是人家知道那女人是画皮,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你是我爹,我不能看着你被妖精给吃了,我这也是在救你啊。她有什么好的,不就是脸蛋漂亮了一点,长的白了一点,年轻了一点,奶|子大了一点吗?有什么啊!可别说什么情啊爱的,太糟践东西。你们啊……在一块,不是什么天作之合,不是什么迟到的缘分。那就是一对狗男女!”

    洪红五大三粗的,就不会小声说话。

    这一说,嗓门就大了。不用出去听,只在各自的办公室,都能听到这吵嚷声。

    一声‘狗男女’,惊的人心肝乱颤。

    紧跟着,就是洪刚怒喝的一声:“滚——”

    滚就滚!

    林雨桐完成了早上的工作,要去文化宫那边的教室了。往办公楼外走呢,洪红就从她身边刮过去。

    轻微的碰撞了一下,洪红站住了,扭身看林雨桐,然后嗤笑:“都说你厉害,你厉害在哪了?对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你就该直接上去把她的脸皮给撕下来……”

    林雨桐叹了一声,说她:“有个词叫投鼠忌器,什么意思明白吗?”

    不明白。

    林雨桐不管她明白不明白,抬步就走了。

    洪红回去问工友:“啥叫投鼠忌器?”

    “那就是想打老鼠怕撞碎了瓷瓶。”人家这么说。

    洪红先是恍然,随后又是一声嗤笑:“撞了瓷瓶又咋的?你在乎你家的瓷瓶,可我不在乎。”你有你娘你奶要顾忌,可我娘死了,我还要顾忌啥?

    然后这姑娘也是狠人,直接去了整|风工作小组,实名举报,举报洪刚以权|谋私。

    工作小组的人知道这父女有矛盾,并没有把这事当事,例行公事的走了一个过场。可这也把洪刚吓出一身冷汗来。

    范云清白着一张脸:“这孩子也真是!你是她亲爹,又不是仇人,何至于如此……要不然,我去跟这孩子谈谈,看她到底对我不满在哪里了……”

    “不用!”接下来洪刚用的实际行动,阐述了什么叫做‘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

    没几天,洪红的工作被调动了。

    去哪呢?

    距离省城二三十公里的地方,有面积十分广阔的滩涂地。如今,那里正在筹备国营农场。洪刚把洪红和王奎,给调到了国营农场去了。

    农场本就是种地的,如今的主要任务是开荒。开荒有多苦,当过农民的都知道。

    洪刚是这么说的:“……不能因为我是她爹,她就有特权。我给了她三次机会,希望她能好好的工作。可惜了,仗着我这个副厂长的爹,拈轻怕重,不肯踏实的干本职工作。这么下去,一辈子都会毁了。她这样的,就得好好锻炼,哪里艰苦,就到哪里去。磨磨身上的棱角,这才是对她最大的负责任。我不怕人家说我是娶了后老婆就当了后爹,为了她好,受一些流言蜚语也是应该的。大家理解也罢,不理解也罢,我问心无愧!”

    洪红能甘心吗?跑去家里闹正好撞见范云清孕吐。这可了不得了,拉着范云清站在办公室的楼前大骂,什么难听说什么。

    林晓星脸都白了。

    林雨桐说傻了的苏瑾:“带晓星走。”

    苏瑾这才反应过来,半拖着林晓星迅速的从人群里撤出去了。

    洪红还在那里叫嚷呢:“……你们要不是偷情,那她就是肚子里带着崽子进门。她早就离婚了,这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在哪搞破鞋的?要是没搞破鞋,难道是跟前夫还有一腿。也是!林师长跟原配……”

    “住嘴!”林雨桐呵斥了一声,霍开人群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你爱怎么闹怎么闹去,拉扯林百川,再拉扯常秋云就是不行。

    洪红不可置信:“你敢打我?”

    林雨桐抬手又是一巴掌,“打了?怎么的?”

    虎妞的手劲大,两巴掌上去两边脸颊都肿了,嘴角还流着血丝。

    洪红一咬牙:“我跟你拼了!”她抬起手又被林雨桐给抓住了手腕,“你最好给我冷静点。用用你的脑子。想想你娘,想想你娘临死最放心不下的人是谁。你把你过成了你娘一点都不想看到的样子,就满意了?”她凑过去,在洪红的耳边低声道:“等你活到他拿你没办法的那一天……你说什么别人才会信什么……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哪怕是事实,也没人肯信你……你现在就是个无理取闹的泼妇,你的每一句话在别人看来都是污蔑……等你变的谁都拿你的话当话的时候,你说什么……那便是什么……”

    洪红扭脸,跟林雨桐默默对视。

    然后她收回脸上的戾气,慢慢拽回她自己的手,一转身,霍开人群走了出去。

    当天,她就拉着王奎,坐上了去农场的班车,离开了一一五……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09章 旧日光阴(2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