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13章 旧日光阴(2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13章 旧日光阴(2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8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13章 旧日光阴(2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25)

    这边的话音才落, 那边桂兰就喊:“赶紧追啊……我家的帘子都被挑开了……”

    窗户是那种老式的朝外推的窗户,这种窗户不是每家都装窗纱的。百分□□十的人家,窗户都是纸糊的, 窗纱这种东西太奢侈。

    林雨桐家的窗纱不是后世那种各种任选材料的窗纱, 现在哪有那玩意?

    纱窗纱窗,那就是纱做的。而且是要拆装的那种。想要开窗户, 那就得把窗户先打开, 然后再把纱窗钉上去。要是想关窗户, 纱窗就得取下来。夏天嘛,一般关窗户的时候不多,都是等夏天快过去了,天也确实是凉了,这才把纱窗取下来。而且林雨桐家有个好处, 就是外面有个阳台。这纱窗都是安装在阳台的窗户上的, 要是晚上实在是凉了,把跟阳台相通的窗户和门关上就行。平时完全可以不动那纱窗。为了安全, 阳台上的帘子都是带着扣子的。当然了,真要是有人动了歪心思, 一把刀子就能轻易的划开, 只有遮挡窥探视线的作用, 至于防贼, 那是做梦。不过不管是啥样的纱窗, 那也都不具备防贼的功用啊。

    纱窗就是防个蚊虫,至于说装卸不方便开窗之后的蚊虫问题, 这个不用担心,稍微有点条件的,都有蚊帐。没蚊帐的,不是还有蚊香吗?买不起蚊香的乡下,也有很多土办法驱蚊子。再要是条件达不到,那就挨着。咬着咬着,就不觉得咬了。

    所以这夏天,窗户洞开,没有阻隔,最多就是拉上窗帘。算是一种常态。

    这种窗帘,个子高的人伸手可以从外面扒拉开。

    不过也是厂里的治安好,从来还没有发现这一类的事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桂兰在里面一喊,张宝柱就跑出去。紧跟着楼道里的男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往回跑。

    四爷轻轻的推了一把林雨桐,示意她回家,才跟着人往出走了。

    男人一走,女人们倒是不敢回屋里了。就跟屋里有洪水猛兽一般。

    林晓星靠在门口,一手扶着腰,一手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好似在安抚肚子里的孩子。然后她左右看了看,就低声跟林雨桐道:“姐,我想上厕所。”

    大肚子孕妇,尿频。

    而林晓星这种人又是那种绝对不会在屋里的尿盆解决的。那就只能上公共厕所。

    楼里的厕所在楼道中间。正对着楼门的是水房。水房的一边是男厕,一边是女厕。从这头走到厕所的位置,要走二三十米才能到。而且,估计现在这种情况下,她自己是不敢去的。

    林雨桐就说:“过这边上厕所……”家里有厕所,暂时借用一下也无妨。

    但大晚上的,小姨子跑姐姐家上厕所,哪怕姐夫此刻不在,也是够尴尬的!

    林晓星不去:“陪我去那边……换个地方我尿不出来……”

    这毛病劲的。

    一楼道的人,这就不敢去了?陪就陪吧,反正一楼道的人,这么走了也不用担心家里的门没锁家里再进贼。

    因着楼里的卫生有专人打扫,一般都打扫的很及时,所以没有什么异味。挨着厕所住的两家,得在楼道里做饭。所以,就从老家要了那种有点土腥气香味的野草根。平时在角落里放个瓦罐,里面点上这种草根。这玩意耐烧,扔一把进去能烧一星期。烟也轻的很,还去味。林雨桐没再公厕上过厕所,所以打头进来还惊奇了一下。

    站在里面,还能听见窗户外面男人的说话声。

    钱思远说:“邪了门了,我追出来就不见这孙子……绕着楼跑了一圈了,能去哪……”

    还要再听呢,就听见又是一声女人的尖叫。

    这一声是林晓星发出来的。

    她急着上厕所,直接拉开最外面那个隔间的门,一抬眼,就见里面一个黑影往外冲,还没反应过来了,就被推了一把。

    林雨桐眼疾手快的将林晓星扶住,同时伸出脚绊了冲出来的男人一把。

    这人五大三粗的,摔了一下没绊倒还往前冲,结果没出厕所门呢,兜头被一铁锅给砸脑袋上了,人直接就给倒下去了。

    林晓星那一声可不止把外面的男人给喊回来了,也把楼里站着的女人喊过来了。离门最近的一位嫂子,直接举着她家的铁锅就过来了,见是男人管他是谁,砸了再说。

    晕了三秒想翻身,就被娘子军们给围了。

    这个拿着擀面杖,那个拿着扫帚,围成一圈的揍。

    男人们进来就看见穿着背心短裤的男人,凡是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是血道子,打的挺狠啊!

    有人就说苗家富:“苗科长,咱们厂的保卫工作不行啊。”

    怎么不行了!

    一般人根本不让进的。

    把女人都制止了,苗家富才过来把捂着脸的男人的胳膊扒拉开,“……这不是咱们厂的人……”认人这本事他是有的。是不是厂里的职工,他有数。然后踢了这男人一脚:“起来,谁家的亲戚啊?”

    一问才知道,是洪刚的远房侄子。

    农村的日子不好过,好些人都跑到城里谋生来了。有亲戚的,都跑来投奔来了。不求好菜好饭招待,就帮着找个落脚的地方就行。

    厂里也不光是洪刚一家的亲戚跑来了,好多人家的亲戚都跑来了。

    以前的地窝子,有些拆除了,上面有些建筑。一些稍微偏一些的地方,还没有建设。这地方的地窝子是保留着的。不过是如今没人过去而已。

    亲戚来了,没地方住,非不走,那就叫他们在地窝子里暂时过度一下。

    这不,就给住出事端了。

    牵扯到洪刚,苏瑾拉着林晓星先回去了。林晓星也不说非得在公厕上厕所了,搁在家里用尿盆也行啊。

    其他人都当瞧热闹的,审这家伙,大半夜的,拿着个手电筒,照啥呢?

    肯定不是做贼啊!

    做贼都怕人看见,谁拿个手电筒明晃晃的?

    没见过世面的小伙子,怕啊!哆哆嗦嗦的啥都说:“……我们……就打赌……他们都说城里的女人白……身上比脸上还白……说我要是看见了回去跟他们说,一人给我一千块钱……”

    一千换算购买力,就是一毛,就为这点钱的?

    女人们又把手里的家伙什给举起来的,这样的东西打死都不为过。

    这样的案子,一般厂里的保卫科就能处理。至于说通知派出所,意义不太大。现在还没有□□,第一部□□又叫五|四□□,今年才五二年不是吗?再说五四年的□□关于这个也没说怎么定罪。流|氓罪那是七九年才有的。

    如今这个罪名倒是能跟侮|辱妇女挂上勾。

    一般的流程是保卫科联系此人的原籍公社,叫那边的公社派人来接。接走之后该怎么审判,人民公社说了算。

    这事的性质很恶劣了,洪刚闹了个没脸就罢了,然后厂里开会了。所有职工的家属,没有审批,是不准进入厂区,就更不许留宿了。

    也就是那么多人,都必须驱逐出去。

    老家来的亲戚,好些人之前都觉得他们可怜呢。有些个不穿的衣服啥的,都愿意拿出来叫他们换洗。可出了这事,就算自家本身也都是农村出来的,这会子那点同情心也收起来了。反正很多人,对农村出来的这些人,意见都挺大。当然了,许是事情的开始不过是一群男人闲的无聊说女人纯属yy,并不是真想如何或者敢如何。但谁叫真出了这么一个二愣子呢?这样的事件一出,肯定是一律先清扫出去再说。

    连大原都说:“如今城里的治安,真不好管。”

    小偷小摸是越来越多了。

    厂里的保卫科也加强了巡逻了,晚上家属区这边,本该是极为安全的地方,都成了重点要看顾的对象。

    可就算是如此,晚上敢出来上厕所的女人都少了。

    这时候才羡慕了家里带着卫生间的人家了,“多方便啊!不出家门就能上厕所。”也不用半夜为了上课厕所脱衣服穿衣服的折腾。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出了一次这样的事,算是意外了。厂里没有外人了,林雨桐就觉得差不多其实算是安全的了。保卫科的工作其实做的算是不错的。

    谁知道也就是十天半月的工夫,正睡香了,就听见咣咣响的声音,先是别人的门响,再是自家的门也被砸的咣咣响:“起来!把门打开我看看……”

    “谁啊!”林雨桐就起身,声音很陌生啊。

    四爷也不知道啊,两人穿好起身,四爷去开门,才开了一条缝隙,门就从外面被暴力给推开了,进来个醉汉,应该是喝醉了。至于是谁,瞧着面熟,但叫不上名字。

    人家手里拿着把菜刀,红着一双眼睛瞪着四爷。

    四爷将桐桐往身后拉,问他:“你谁啊?半夜三更的这是想干什么?”

    苗家富已经拿着家伙什在后面,只要这人一动,他就一铁棒子打下去。

    谁知道这人举着刀在门口朝里面张望:“我老婆呢?把我老婆叫出来……”

    把林雨桐气的可够呛:“你找你老婆,跑我家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四爷跟他家女人有一腿呢。

    这人看看林雨桐,又看看四爷,然后说了一句:“……不在你家?我老婆在家夸你有本事,人长的好,说要嫁就得嫁你这样的……还说就愿意跟……”

    林雨桐直接打断他的话,一手过去把对方的刀抢了,一手抡过去就是一老拳,正好打在对方的鼻子上,这下彻底的闭嘴了。她一下接着一下的打:“……灌了半斤猫尿,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叫啥了是吧?敢污蔑我男人!你老婆是谁,叫她出来,你不找她,老娘还找她呢!”

    这男人被打懵了,“我也没说一定在你家……”说着,又指着张宝柱和苗家富,“我老婆还说这两人体格好,肯定有劲……”

    然后桂兰一爪子就拍在了张宝柱的脸上:“我叫你出去勾搭人……”

    男人见这些人的老婆都在家,就又说钱思远:“还夸他斯文好看……”

    钱思远往庄婷婷后面躲:“别胡说啊,我连你都不认识,我能知道你老婆?”

    说的多了,大家才明白了。这家伙住三楼,他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听她老婆说出去上厕所去了,结果睡了一觉起来,都没见她老婆的人。之前家里啥样,这会子家里还啥样。

    你说着半夜三更的,一个女人不回家,能去哪呢?

    桂兰比林雨桐还生气,觉得不把那贱人揪出来,不问清楚了,这日子都没法过了。她是一家一家的找人,别说,还真被找见了。在二楼的一家,那家女人在车间值班,结果家里的男人把相好叫家里了。上下楼的住着,又是大晚上的溜过去的。只要早早的再溜回去就行了。谁知道,被堵住了。

    楼下闹起来的时候,这两人都听见了。女人吓的衣服都穿不到身上了。想出去趁乱溜吧,不现实。整栋楼都被吵起来了,楼道里都是瞧热闹的人。

    见桂兰要查都笑呵呵的叫查,等死活都拍不开其中一家的门的时候,还有啥不明白的?这里面肯定有鬼呗!

    桂兰给一脚踹开门,把衣冠不整的两人给揪出来。

    这家的男人直接不认账啊,“……大概我家的门之前没关好,然后我听到开门声,还当是我媳妇回来了……她直接脱了往床上来了,我也当是我媳妇的……谁知道刚才被吵醒了一看人不对……我怕解释不清楚……所以不敢开门……”

    桂兰拉着已经傻了的女人就往一楼去,才不管这两人是咋回事呢,只问道:“……你说,你偷没偷我男人……”

    把张宝柱给气的,人家躲都来不及,你还上赶着问,问啥问啊。很有脸面吗?

    有从楼下追下来看热闹的,这个一言那个一语的,林雨桐才听明白了。

    喝醉的男人叫郑新民,是厂里司机班的。媳妇叫李翠翠,以前是戏班子的,后来进了厂里的文工团。

    这小媳妇长的自是没话说了,唱戏的嘛,身段也好。

    两人都是赶着分房,结的婚。可这结婚了,男人一月里没几天在家的,拉料的长途车,一走几个月是常有的事。这小媳妇不是个安分的人,跟人眉来眼去的也有。

    三楼那边,那些女人都不大瞧的上这个李翠翠,把家里的男人看的可紧了。就怕被妖精勾搭去了。

    二楼那边那个男人,是基建科的副科长,媳妇是车间的。只是不知道跟李翠翠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吧。反正大家也都没谁察觉了这事。

    郑新民跟李翠翠呢,两口子爱吵吵。李翠翠瞧不上郑新民那窝囊样,不止一次的说过,金工那样的男人,才像个男人。又说,哪怕不是金工那么气派的,怎么着也得找像是钱思远苏瑾这样的,斯斯文文的,瞧着就觉得打心眼里喜欢。要是再不济,也应该找像是苗家富和张铁柱这样的,五官端正,身体壮实,关键是顾家,至少晚上躺到被窝里,被窝是暖和的。还说了像是厂长副厂长厂办主任这些领导,人家也说,虽然年纪大,但是权利是好东西……

    这些话,要不是郑新民喝醉了,这会子又被气的狠了。糊里糊涂的一股脑儿的给倒出来了,大家也不可能知道。

    男人是边说边骂,然后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给说了:“……她不就是一戏子,还看不上我,还想这个想那个……”

    听上去就很恶心了。

    李翠翠这会子缓过来了,一口唾在郑新民的脸上:“……老娘如今都是你害的,找什么找?!不在当然是不想跟你睡,我就是跟别人睡了怎么了?我还告诉你,这楼里的男人,八成都跟我睡过,怎么了!你个窝囊废,老娘就偷人了,怎么着吧。”然后猛的就把衣服一把扯开,对着满楼的人:“爱看的都看,想睡的就来找老娘,老娘奉陪……”

    林雨桐扭身回来,四爷跟在后面,特别乖巧的往回走。

    跟需要那种拧着耳朵才能把眼珠子从李翠翠身上□□的男人比,那自然是好多了。

    这一晚上,有多少家偷着吵架,这都不知道。

    等天亮的时候,厂里的领导就找林雨桐:“妇女的工作,还得有人来做……”

    之前很多年纪大点的女干部,都或多或少的出问题了。像是戴淑珍陈爱虹,像是范云清。另外还有一些人缘也不错的人,像是苗大嫂这样的,可理论水平又不行。

    赶着鸭子上架,厂里的妇女工作,就你来吧。

    这工作为什么着急叫林雨桐呢?

    因为李翠翠出事了,这工作还得有人做。

    做工作,该问的还得问:这李翠翠出啥事了?

    一问才知道:郑新民回去不光是打李翠翠了,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的野草地里,弄了一大盆子像是鬼针草草籽的东西。有些野草的果实像是刺状的,比如说是苍耳。那玩意像是枣核上长着刺。但是那种刺跟鬼针草的这种刺还不一样。鬼针草的刺是那种细细的,坚硬的,而且刺比较长,一个果实上这种刺少说也有两三根。

    他把这果实收集起来,铺在地面上铺的密密麻麻的一层。然后拿皮带抽着李翠翠打。李翠翠一躲,掉床底下了。这一滚,浑身上下扎的都是这样的刺。

    林雨桐一听都倒吸一口气,这比容嬷嬷扎紫薇还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针扎了直接就能□□,可这玩意它长着倒刺,当时扎进去受了一遍疼不算,这把刺要挑出来,可不得再叫扎一遍。而且,这玩意它有毒。毒性不大,死不了人。但是刺痛痒这样的滋味也不好过啊!跟这些比起来,容嬷嬷那刑具算啥啊?小儿科啊!

    在一一五的医院,六个护士三班倒的帮着挑刺,用了四天才挑完,就知道身上到底扎了多少上去。

    叫林雨桐做工作,可这工作怎么做?先谈谈吧!

    “要离婚吗?”她这么问。

    谁知道李翠翠摇头:“……不离!”离了,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那还怎么做工作?

    那个跟她相好的基建科的副科长被撸了职位,也不在基建科了,被分配到工地一线干苦力去了。没被开除是人家媳妇找厂领导闹了:“……我男人肯定没偷人,是我说给我留门,家里的门是开着的。谁知道那不要脸的怎么就钻我男人的被窝了……”

    为了保住工作,人家当啥事也没发生一样,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那所有的罪责就都在李翠翠身上。

    她这会子惨然就笑:“人都说□□无情,戏子无义。可这世上,大多数男人比□□还无情,比戏子还无义。啥情啊爱的,都不过是骗女人上|床的把戏……可怜我从小学戏,演戏,结果还是被男人的把戏给骗了……”

    林雨桐不听她那一套,就说:“郑新民以这样的方式对待你,是很过激。但是你的错还是主要的……”

    “我错了?”她冷笑一声:“你找了个好男人,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跟好男人坏男人没什么关系,“是你对婚姻的态度有问题。婚姻是个严肃的事情,婚前就要想清楚。当初为了分房子,你选了这么一个人。那么婚后你有什么可抱怨的?他的工作性质就是如此,这不是你早知道的吗?如果说婚姻不幸了,跟你想象的差距很大了,允许你反悔。觉得过不下去了,彼此不适合了……可以选择离婚啊。你有工作,厂里提供宿舍给你。你不会无家可归。你有工资可拿,不用担心生活没有着落。你没有孩子,不用担心孩子的后续抚养问题。可是你偏不。你是既想要婚姻带来的便利,又想要婚姻之外的情感刺激。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谁能把天下的好处都占了?”

    “你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吗?”李翠翠擦了一把眼泪,“我是被我爹娘卖到戏班子的,打小受尽了打骂,十二三岁,就被戏班的老板欺负。你以为我不想找个叫我满意的男人吗?我一个在戏班子里跟物件似的被养大的姑娘……”

    那就真没有说下去的必要来了。

    林雨桐只跟听得进去人话的人说话,至于李翠翠这样的,她不想多费唇舌了。

    但这事,也给了林雨桐一些感触:女人在婚姻,在家庭中的地位,其实比之前认识到的还要低。

    桂兰差不多隔两天就被张宝柱打一顿,当然了,桂兰那张嘴,也确实叫人觉得欠揍的不行。但只要桂兰跟她婆婆吵嘴,张宝柱二话不说先打桂兰的态度,却叫人很不舒服。

    一个楼里住了这么多户人家,不打老婆的男人,也就三五个。

    这还得包括四爷和苏瑾。

    光是打也就打了,叫人觉得心惊的是,每个人都觉得打老婆而已,有什么呢。

    林雨桐之前是管不着,管得多了那叫多管闲事。可现在既然有这个工作内容,她觉得,反对家庭暴力,应该重点拿出来说一说了。

    于是,到了妇女工作会议的例会上,林雨桐就强调家庭暴力的危害。成立一个家庭调解委员会,打老婆,尤其是那种喝点酒不顺心的拿老婆撒气的这种,要做成典型。这种人,评先进,评模范,都排除在外。

    这就是动了真家伙了。

    林雨桐亲自找赵平的老婆,请她来做这个委员会的主任。

    把赵平乐的不行:“这办法好!我举双手赞成。”

    拿到厂里的办公会议上,大家也都笑,看着四爷说:“你们家这个小林啊,可是了不得了。这不是绑架吗?这提议拿到会议上来说,谁敢不举手。这不赞成的人,岂不是打老婆的人?”

    四爷也笑:“我看啊,过段时间,咱们也可以成立一个委员会,也得反对反对家庭暴力。一切抓抠挠咬罚跪,都应该坚决抵制……”

    这话叫大家更笑,都说:“咱们小金这说的是经验之谈,看来是没少被小林罚喽……”

    赵平就道:“不要被小金误导嘛。他那个脑袋瓜子机灵着呢。真等咱们成立委员会的那天,我只怕就得像全国妇|联打报告了要求表彰咱们小林了……这妇女翻身工作做的好嘛,家庭地位都颠倒了,还不该请功……”

    “对头对头!”厂办主任就笑,“哪怕小林的工作做的好,这个委员会也不能要。被老婆抓挠抠咬的,这也是点情趣嘛,是不是?”

    四爷点头,说这位主任:“一听这就是被抓挠出境界的……”

    众人哈哈一笑,会议的气氛挺好的。

    反正大家对林雨桐的普遍评价就是:干什么像什么,做什么成什么。

    不过效果是明显的,张宝柱现在就只敢对着桂兰挥舞挥舞拳头,却不敢再抡出去了。这就是进步!

    受益了,大家开会都积极了。以前是得通知大家开会,现在是主动的就聚集起来等着开会。

    林雨桐又联系了专业的妇科大夫,还找了大学的知名的医学教授。干什么呢?

    讲两个点:第一,生男生女的根源不在女人身上。第二,生理卫生知识。哪些日子为安全的生理期,这个得教给大家。

    生孩子,有时候就像是捆绑在女人身上的枷锁。没给男人生下个儿子,这就是原罪。在这样的家庭里,女人的地位不用问,一般都比较低。跟欠了男人还不完的债似的。更可怕的是,还迁怒无辜的孩子。女孩子在家庭中的地位越发的低了。

    叫文盲程度的人,去理解xy 和性染色体,是有些难度的。

    但不妨碍她们听明白了一句话,那就是:生男生女是男人决定的。

    没讲完呢,下面就有人哭起来:“整天骂我,以前还打我,就嫌我没给他家生个小子。不光是他打骂,就是婆婆小姑子,想怎么刁难就怎么刁难。弄了半天,不是我没给他生儿子,是他自己没生儿子的命,老天不给他儿子,害的我没儿子就算了,还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这真是没文化就得受欺负……”

    这话说的,林雨桐:“……”好吧!你要这么理解也行吧。

    对!不是你们没给男人生下儿子,而是他们害的你们没个儿子,都是男人的错!

    因着这第一个问题,引起了巨大的讨论声潮,第二个生理健康问题,都没来得及讲。

    林雨桐跟白跑一趟的大夫道歉:“浪费您的时间了。”

    人家倒是客气,说林雨桐:“做妇女工作,你把关键问题抓的很准。抓准了这一个点,何愁女人不翻身?我觉得学到不少,这个经验是值得借鉴的。”

    话说的再客气,林雨桐也亲自将人家送上车。

    车是厂里派的,支持妇女工作嘛。

    赵婶子回去就跟赵平笑:“也不知道老林家这闺女是怎么养的。你说说,范云清也是做妇女工作的,大道理讲的比谁都好,可是呢?听进去的没有。之前那个什么沈春梅的,更是乱弹琴,她那是做妇女工作吗?她那是捣乱!我跟你说,回头你真应该去听听人家那些讲座,说的真好。光是今儿说的,生儿子取决于男人!这一句话,看着吧,女人且扬眉吐气呢。”

    “胡说!”赵平就说:“做工作不能乱挑事!”

    “谁乱挑事了!”赵婶子嫌弃的不要不要的,“这没文化真可怕!那话可不是小林说的,那是医学专家,从国外回来的医学博士说的……人家还是中央打过招呼,要留下来的人才呢。人家也是胡说的……”

    不知道多少个家庭,都在说着跟找婶子一模一样的话。

    生了儿子的,老婆给做了好吃的,例如苗大嫂说苗家富:“吃吧!得犒劳犒劳你。”这是功臣的待遇。

    没生儿子的,老婆都爱搭不理,例如庄婷婷说钱思远:“吃?叫你吃你也是白吃。你看看你,折腾的那劲,不还是叫我生了个闺女吗?闺女我不嫌弃,我就是想先要个儿子……看看你……没出息……”

    这叫人上哪说理去?

    钱思远默默的转身,自己生火做饭去了。叫老婆怀不上儿子的男人嘛,就这待遇。他自己倒霉了还不算,还探着头过来问林雨桐:“你家咋你做饭呢?该叫我们领导做饭啊!”不是他也没叫你生儿子吗?

    林雨桐怼他:“我就想先要个闺女,我男人刚好就给我一闺女。所以,他跟你不一样!”

    钱思远:“……”我干嘛嘴欠跟你说话!

    等林晓星的婆婆来送药,据说是生儿子的偏方的时候,压根就不用林晓星说话,楼道里的女人就把苏婶子给解决了:“怎么不提前给你儿子喝呢?这东西给女人喝有啥用呢。”

    人家某某某博士都说了,巴拉巴拉的,苏瑾的妈在这里两天都没呆住,拿着她的药直接回去了。才不敢把这种东西给儿子喝呢。

    本来应该是很常识的东西吧,可如今这年代,谁知道?现在当正事这么一讲,引起的轰动比想象的要大的多。厂里议论就算了,很多极端的人都把这种科学当做异端邪说,坚决不肯承认。不过更多的,则是向厂外传播而去。一时间,那位博士热门了起来,邀请不断,都不得不派她的学生应约,讲这个东西。

    在一一五呢,效果最明显的就是,再一次开讲座的时候,不光是女人来了,男人能来的都来了。

    热闹的跟开全场职工大会似的。

    刚好,今儿讲的东西,也该叫男人们听听。

    不会避孕,对女人的伤害真挺大的。这种一个接着一个生的,不是少数。

    请来的妇科大夫呢,就细细的说,怎么算这个安全期,怎么算这个危险期。想要孩子的话,选什么日子比较容易受孕。不想要孩子的话,选在哪些日子,是相对比较安全的。

    这些知识,在现在是羞于谈论的话题。

    很多女人听的面红耳赤,支棱着耳朵听,但却不敢抬头。

    男人们呢?第一感觉就是胡扯!

    弄这事再算算日子,那不是没事作事呢吗?

    有的在下面就起哄,问呢:“能算出哪天干那事安全……那能不能算出哪天干那事生男,哪天干那事生女……”

    越说就越是不像话了。

    人家大夫是从外面请来的,上次白来一趟,这次呢,又是这样。

    林雨桐就恼了,‘砰’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哗啦啦’一声之后,全场就安静如鸡了。

    这叫林雨桐也挺尴尬的,桌子应该是旧桌子吧,要不然,咋一下子就给拍散架了?

    她不由的嘀咕了一声:“没用劲啊!”

    然而,她忽略了扩音器没关的事实,这一声不大,但还是传出去了,紧跟着,不少刚才还捣乱的男人这会子弯着腰躲着人,从大礼堂的后门处溜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13章 旧日光阴(2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