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14章 旧日光阴(2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14章 旧日光阴(2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8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14章 旧日光阴(2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26)

    会议结束了, 四爷拎着家伙什给人家工会修桌椅去了。这叫破坏公物!

    当然了,这事所带来的好处也是有的。

    至少走到路上,对着她叫小林的人不多了。都慢慢的开始喊她‘林科长’或是‘林主任。’

    这个称呼, 其实多少是有些叫人尴尬的。

    因为‘科长’是‘副’的, 这个‘主任’更是从何说起呢?厂领导只是叫自己暂时管一管厂妇联的情况,并没有任命自己为‘主任’。

    然而, 大家现在都开始认这个‘主任’了。

    于是, 就好像林雨桐威胁厂领导要官一样。

    等赵平都打趣说:“哎呦!咱们的林主任来了。”这就更尴尬了。

    当然了, 现在这领导,还是很民主的。大家都认同的‘主任’,就是有意见那也得憋着,少数服从多数嘛。于是说,大家说行那就行, 主任就是她了吧!

    就这样, 硬生生靠着威慑,抢了个官来做。

    坊间就流传着, 说这位林科长林主任对人家金工,那可不止是抓挠抠咬和罚跪, 人家用不上这些小娘们的小伎俩。还说金工的木工活做的好, 那都是生生给练出来的, 没法子, 家里有个动不动就拍散桌子的老婆, 他不会都不行啊。

    更有人语气酸酸的说,这师长的姑爷不好做。

    师长的姑爷到底好做不好做的, 四爷的体会到底是什么,别人不知道。但苏瑾觉得他是知道的。而且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林家的女婿不好做。

    这边两口子才叨叨两句嘴,林雨桐从门口一过,苏瑾立马怂了:“大姐,我们俩闹着玩呢。”我没敢欺负你妹妹。

    “玩吧!”林雨桐漫不经心的这么说。人家两口子小吵几句,我这当大姨子的该说啥!

    可林雨桐这态度越是漫不经心,苏瑾就越是害怕,这是给记在心里了还是给记在心里了?该不是心里的小本本记着帐呢,累计起来就得胖揍我一顿了。他秒给晓星赔礼道歉:“……我不对!真是我不对!回头你跟大姐说说!”

    晓星更气了:“你惹着我了,你给大姐赔什么礼道什么谦啊!”

    但不管怎么说吧,晓星都属于因为此事受益的一拨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当然了,受益的也不止是晓星,就连丹阳也跟着受益了。

    等天凉快了,孩子回来住了。两岁的孩子,不可能圈在屋里了。该带到外面跟小朋友玩了。老太太就提溜着个小马扎跟着坐在一边陪着,孩子玩耍大人不管。就是闹起来,哭两声都没事,孩子嘛!

    然后老太太就听见,大点的孩子跟小点的孩子说:“让着点她……她妈妈是高手……能一只手拍碎一张桌子……”

    大些的孩子觉得这就是高手中的高高手,小些的孩子压根不知道啥是高手,更不明白拍碎一张桌子是个啥概念。他们纯粹是被大孩子给吓的。觉得这么大个的都怕怕的,那么他们大概也得怕怕的。

    于是丹阳想用人家的小铲子挖土了,就去乖乖的排队等着轮到她再用,结果人家把铲子直接递给她了:“没事,你先用!没事,用吧用吧,用到什么时候都行,我们不用!”丹阳就越快的在很多孩子的围观下挖一点的土,把小花园都给人家翻了一遍。

    第二天她想要大孩子的丢的沙包了,人家递给她玩:“你来丢吧,可好玩了……”然后她扔了一天,很多孩子围着她帮她捡了一天。

    第三天想跟着人家跳圈圈,人家把画好的圈圈都让给她。

    丹阳:“……”他们怎么这么好!

    可我并不想他们这么好,后知后觉的,这孩子终于发现,她其实一直是一个人在做游戏。

    老太太觉得这是个问题:“谁都让着她怎么行呢?要不行我还是带着孩子回大院吧?”

    回大院就好了?

    师长家的宝贝孙女哟,还是都得让着!

    林雨桐就说:“叫她先玩着吧。孩子们的忘性大,过段时间忘了那事就好了……”

    可她忽略了孩子们的想象力,越是时间长,这件事在他们脑海中演绎的越是精彩。有的还说,丹阳的妈妈就跟小人书上的黑旋风李逵似的。

    对此一无所知的林雨桐还在等呢,等着孩子们转变态度呢。可这一等,都等到大原和晓星家的孩子出生了。

    辛甜顺利的给林家生下了长孙,这回,林百川给娶的名字用上了,就叫援朝。

    这回没人有意见了!

    自从援朝出生,常秋云彻底的不工作,成了家庭妇女了。只帮着带孙子。

    本来她继续工作也行,援朝可以叫老太太带,可显然,这种做法不合适。原因嘛:一是丹阳这边暂时撂不开手,二是晓星要生了。

    晓星怀这个孩子,林家也没马虎。老太太得空了,就给小衣服小鞋子做着。林百川还是会亲自送羊奶过去,一份给晓星,一份给丹阳。林雨桐也多有关照,四爷这边偷偷弄回来的福利糖票,林雨桐分出大部分给了晓星。丹阳长牙呢,不敢给吃糖。于是大部分都给了晓星,她喝奶不加糖喝不下去。所以,这个孕期,她过的也不艰难。

    常秋云在这事上就想的比较明白。不能说老太太给妞妞家看了孩子,不叫给晓星家看。一样的孙女两样对待,不管是老太太还是林百川,别管怎么说,心里都会对晓星有愧疚。所以,她大大方方的说,“苏家那边也不是好相与的,要是人家苏瑾愿意,就叫咱娘给晓星看孩子吧。我不工作了,回来照看咱孙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百川还能说啥?没他说话的余地。在家那是常秋云说啥就是啥,连个磕巴都没有。

    于是,在晓星生下闺女苏援华之后,老太太就过去给另一个孙女看孩子了。

    至于丹阳,辛甜接手了。

    她出月子了,把工作给调到一一五边上的一所公立托儿所了。负责卫生室的工作。

    反正在厂里和在大院,丹阳都找不到合适的玩伴,那就去托儿所吧。

    辛甜就说:“你们放心,有我看着呢,保准叫孩子受不了委屈。”

    这样也行啊!

    早上上班之前,不管是林雨桐还是四爷,得先把孩子送到托儿所。然后这一天就不用管了。孩子在托儿所会呆上一整天,下班再去接回来就行。

    丹阳是因着她舅妈在托儿所里直接接她,又总是呆在她能看到的地方。这孩子上托儿所还挺高兴,把这当成跟老太太每天带她出门找小朋友玩是一样的性质了。

    不过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从厂里的生活区到托儿所,这得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四爷就说,买辆自行车吧。

    如今买自行车的人绝对是少之又少的。想买自行车,现在倒是不要票,但是没有单位的证明材料还是不行。

    光是买这个自行车,就给折腾了一个星期。花费了四爷三个月的工资,把一辆崭新的飞鸽牌自行车给骑回来了。

    轰动效果不亚于贫民区突然有人买了一辆宝马。

    有些孩子想伸手摸一下,那都得被大人打手。

    可这车骑回来了,却成了个负担了。没地方放去。两人说就搁在楼外面,可迄今为止就他们一家有自行车,连个车棚子都没有。说放在楼里面,刚进楼门,这地方挺宽敞的,哪怕是放在水房最里面靠着墙也行啊,不占地方。

    然后人家就说了:“不是怕你们占地方。这玩意多金贵啊。哪个孩子贪玩,给摔了可不好赔。”

    你及时锁着也没用。像是铁蛋,直接就上去骑在车上,用脚勾着蹬轮子呢!

    大家的理解就是,自行车也不高,孩子肯定是摔不着,但是不怕摔坏孩子,怕摔坏人家车子。

    谁也没想到,一辆自行车,给大家造成了这么大的心理负担。

    那这就只能推回家去了。晚上塞在阳台上,反正怎么看怎么占地方。

    有一个打头的,就有人学了。

    没几天,三楼又有一家买了自行车了。好家伙,上楼的时候扛着自行车上去,下楼的时候扛着自行车下来。

    关键是这家人不会骑,于是进进出出的,都是推着的。

    人家就说:“……还没学会啊?”

    不是没学会,是压根就没学。怕摔了自行车。

    等四爷把丹阳放在车子的横梁上坐了,后面带着媳妇穿厂而过的时候,羡慕的人就更多了。

    管他呢!送闺女上学呢嘛,招摇就招摇点呗。

    丹阳对托儿所的唯一不好的印象就是:“……不好吃……饭……不好吃……”

    强调饭不好吃。

    伙食肯定是不能跟家里比的。

    但也不能算是差的。早上一小杯奶,然后是那种小饼干两块。林雨桐一般都是叫她在家里吃一个蛋羹,喝半碗奶之后才送她去的。早上肯定不会饿着她。

    中午呢,说是吃的糊糊面。

    就是把面条煮的烂烂的,放点菜进去,这么大的孩子吃了好消化。林雨桐专门去看人家做的饭了,觉得至少在卫生和营养上,人家是下功夫了。

    辛甜还说:“你放心吧。娘每天中午都给我送饭……”有孩子要吃奶嘛,伙食不能马虎。“有她的一份。这丫头就是看见人家锅里的饭香,叫她跟着吃上一两顿,肯定就不去了。”说着,又问丹阳:“今儿跟小朋友一起吃饭,还是跟舅妈一起吃饭?”

    “跟舅妈!”她笑的特别甜,回的特别爽利。下了自行车就蹦跶着牵着她舅妈的手进去了。

    果然,自从跟着她舅妈吃饭之后,丹阳就彻底的爱上了托儿所。不妨碍吃好吃的,还有小朋友一起做游戏。特别好!

    孩子过个周末,其实是没地方可玩的。

    尤其是冬天,要是赶上下雪,大部分都在楼里面淘气,外面太冷了。要是把棉鞋给霍霍湿了,看着吧,回去就是一顿胖揍。

    四爷倒是带着她闺女出去堆雪人去了,父女俩玩上半晌回来,林雨桐给偷摸做的小零食就做好了。丹阳跟做贼似的关了门,一个抱着碗吃去了。

    其实能给孩子做的东西也不多,像是炒菜前给孩子用油煎两饺子,用小碗给做个小小的蛋糕。像是太复杂的,楼道里人太多,不太好做。就这偷摸做着,好多孩子还探出头往出看,看看这是啥玩意这么香。

    孩子们倒是不出来要吃的,可是过后会从他们爹妈要啊:你看谁谁谁的妈都给谁谁谁做啥吃的,你都不给我做……

    然后大人拉着孩子啪啪啪的打一下,话是这么说的:“……还要吃这要吃那的……你干脆把你妈的肉吃了得了……人家吃,那是人家孩子的爹有本事……你也叫你爹给你本事一下瞧瞧……你爹要是有本事,老娘天天给你炖肉都行……”

    夹枪带棒的数落男人,从打孩子演变成夫妻大战。

    然后孩子们记住的就是:丹阳她爸挺有本事的!

    孩子们怎么想的,大人不知道。林雨桐见识了人家夫妻吵架,她就更小心了。为了和谐嘛,哪怕吃自家的,都得偷偷摸摸的,跟做贼似的。

    原想着,今年就在这样的气氛中结束了。该过年了,两人抽空置办年货,商量着过年的事。想着今年林家有了新媳妇了,自家就不必要大年三十就去林家过年了。从今年开始,就在自家过吧,等初二的时候再回娘家拜年。

    年货准备好了,三分之一给老家寄,三分之一给林家带过去,自家留三分之一就行。两人带着东西都要出门了,谁知道,大原急匆匆的跑来,叫两口子回林家去呢。

    出事了?

    “不是!”大原看四爷:“金家婶子来了,现在在家呢。”

    李月芬来了?

    怎么不来这边,直接找到林家去了呢?

    赶紧走吧。

    结果站在玄关处,就非常清楚的听到李月芬的说话声:“……老亲家,咱之前也没说是叫老四招赘……当时,我家可是按照娶媳妇给的聘礼……老银的耳环和戒指,这个做不了假的吧。如今说是招赘了,那这是不是得反着来?是你家给我家聘礼,这才对吧!”

    林家给金家聘礼?

    是说自己下聘娶四爷回来?

    林雨桐差点没给笑出来。

    就是阴伯方,他当年都是乖乖的把孙子送进宫侍奉的,只有把家业送上当陪嫁的,却从来没敢说要自己出聘礼的。

    可如今这位当妈的,这会子终于从招赘的打击中醒过神来了。

    你们林家怎么能收聘礼呢?你们该给我们金家聘礼才是啊!

    常秋云都不知道该说啥了,叫丹阳姓林,那也不过是见丹阳是个姑娘,金家不重视,咱林家当宝贝呢。嘴上把姑爷当儿子,可心里却知道,这姑爷不是那没主见的人。这样的人强摁着头那是不肯喝水的。赘婿确实是不好听嘛!

    林家从心里没敢真当真,就是表达一种亲近的方式。

    可谁知道金家当真了,还拿这当一件大事来办了。

    常秋云见姑爷回来了,就说:“垠圳啊,这事你定。你说咋办就咋办!”

    如今都不老四老四的叫了。

    李月芬看见儿子来了,眼神有些躲闪,但还是说常秋云:“这事咱俩亲家商量就好……”把孩子叫来干啥。

    大概也是觉得没法面对吧。

    林雨桐想着,估计是给老三说到亲事了,人家那边彩礼要的高,所以想着这么个招数来。

    但真要是招赘了,人家李月芬这么要求,也不算是没道理吧。

    可咱又颠倒过来想想,事非得这么办吗?你要是说家里真有难处,你朝你儿子张嘴要点,说给你哥结婚呢,多少接济一点,你儿子能不给吗?

    当然了,李月芬自己可能觉得,她也是为她儿子省了一笔开销。林家出了,四爷就不出了。为了这事直接跑过来,也可能是怕四爷在这中间难做。争取金家的利益嘛,她这个老婆子出面跟亲家掰扯就可以了。

    常秋云说听四爷的,四爷就叹气,说李月芬:“当年,咱们家给了桐桐一对耳环,一个戒指……”

    那东西常秋云收着呢。

    常秋云就立马回屋子,把那东西拿出来,又把老太太早年给她的耳环、戒指还有一对纤细的银镯子拿出来,一并都递给李月芬的:“你看这些够不够?”

    比她当年给妞妞的可贵出三倍!

    东西常秋云给的特别大方:上哪捡这么大还这么能干的儿子去。

    她真觉得李月芬对她自己的儿子在认识上应该是有些偏差的。要不然干不出这糊涂事来。

    那边李月芬却赶紧把布包卷起来:“够了够了!足够了。”

    说着就将布包塞到衣服的最里面的一层,像是怕常秋云反悔似的起身:“那亲家……那什么……我就不多呆了……就回了……这也快过年了,家里挺忙的。”

    常秋云就说林雨桐:“赶紧的,跟垠圳一起,送送你娘。”

    “老四送送就行了。”李月芬拉着儿子的胳膊,“外面怪冷的,别叫妞妞送了。”

    这是有私房话要说。

    林雨桐干脆就不动了:“行,那您路上小心着点。”

    这边出门呢,那边辛甜和大原带着丹阳进门呢。辛甜不认识李月芬,大原就打了个招呼,还说:“……这就急着走了?好歹吃顿饭啊。”

    辛甜这才知道是谁:“原来是亲家婶子,没见过,刚才失礼了,您可别见怪。留下吃饭吧,大原今儿弄了两条鱼,我这就去炖去……”

    李月芬摆手:“有事……下次吧……”然后摸了摸丹阳的头,“大原的闺女吧……”心里还嘀咕了一声,这到底是啥时候成亲的呢?孩子都这么大了?

    辛甜的笑就僵硬了一瞬,还是丹阳的奶奶呢,孩子走到对面连认识都不认识。

    她假假的笑了一下:“那就不留了。婶子慢走啊!”

    丹阳也不知道那是她奶奶啊,只看她爸:“爸……去哪……”

    “爸一会子就回来。”四爷抱着她闺女掂了掂,“找你妈去。”并没有叫孩子叫奶奶。

    李月芬出门的时候就更尴尬了,跟四爷解释:“……那是丹阳啊?我就说嘛,大原的孩子不可能那么大了。不过这丫崽子长的随了林家的人……跟林家那个牙尖嘴利的丫头,长的还挺像的,一点也不像是咱们老金家的人。”

    没一句是四爷爱听的。

    离的林家远了,她才又说:“给你哥说了个亲事,那家的姑娘是个好的。今年才十八了,特别利索能干。就是下面的兄弟有些多,四个呢。小的那个,就跟丹阳差不多。人家啥要求都没有,就是要真金白银。当年你给的银元,我跟你爹可还都藏着呢,如今添上这些东西,那肯定是就成了……你大侄子如今也会走路了……长的虎头虎脑的别提多招人稀罕,这次是我一个人来,带着他不方便,下回,下回我们一起来,也叫你看看,叫你稀罕稀罕,看你眼馋不眼馋……”

    四爷直接打断:“还来什么啊?就别来了吧。也没见你上我大姐二姐那去。我这都被你嫁出来了,你还来干啥来了?我那家现在也姓林了,老金家的人来了,不合适。当然了,生了我一场养了我一场,我也不能看着爹娘不管。就是那个供应了,每月我还按月给。至于其他的,你别来了……我呢?也就不回去了……”

    林月份愣了愣,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你这孩子,咋还吃心了呢?林家啥条件,咱家啥条件啊?人家现在是小楼住着,大鱼大肉的吃着。咱们家呢?为了给你哥娶个媳妇,我跟你爹做了大难了。我养大这么一儿子,平白给人家做了上门女婿了,我这要点东西怎么了?我也没要的过分是不是?”说着,就擦了眼泪,“我也没想着多要。心里就寻思着,要跟林家说呢。你的孩子都改姓就算了,不能给你改了姓名……”

    有些人家是这样的,女婿招上门,这就是当儿子的。所以,给另外给取名字。

    李月芬的意思是:宁愿少要点东西,也不叫四爷改名字。

    又说:“还得叫他们答应,三代之后要归宗……”

    想的还挺远。但丹阳那么大的孩子,愣是没放在眼里。归什么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四爷送她上车前把话说的很明白:“既然要了聘礼了,那就按照招赘的礼节走。家里有大事了,你告诉我们一声,我们走礼。其他的时候,你们过你们的日子,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咱谁都别打搅谁。”

    能说出这话,其实心里就有些恼了。

    李月芬还想说,但是车动了。在车上哭了一场,觉得这么贴心的儿子都不能理解她了,难受的不行。到家跟金大山就嘀咕这事:“……又不是吃亏的事,他干啥那么生气……”

    金大山吸着旱烟袋,叹了一声:“这还用问,他这是跟咱们离心了,跟林家亲了。他真把他当成林家人了。所以啊,想事肯定先想林家吃亏没吃亏。就这么着吧,反正心思都不在家里了。”

    李月芬抱着孙子哄:“……咱们家疙瘩要是能有他叔照应,以后也差不了,可我今儿跟老四说咱们疙瘩,他是一句也没应。这是怪我没对他家的丫头片子上心……”

    金大山就说李月芬:“你咋老犯糊涂呢。咱家的疙瘩再好,那也就是咱们眼里的金疙瘩。那话是咋说的,屎壳郎觉得它家的孩儿香,刺猬觉得它家的孩儿光。那疙瘩再好,在老四那里,能比上人家亲生的?怎么在这事上你犯糊涂呢!?见着孩子没给孩子点啥?”

    给啥?都没认出来!

    金大山就叹气,问道:“孩子壮实不?长的结实不结实?”

    如今人关注的都不是孩子长的美还是丑,主要是看是不是都能成活下来。

    李月芬想起丹阳那乌溜溜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就‘嗯’了一声:“壮实……长的也好……那长相不愁将来找不到好人家……”

    金大山就说:“你也别总给疙瘩做鞋做衣裳,好歹给孙女做上一针半线的,也是个意思……”

    李月芬瓮声瓮气的:“等刘家那铃铛嫁过去,腾出空了,我就做……”

    因着李月芬这事闹的,林雨桐说今年不在林家这边过年,不管是林家的谁都没多说什么。觉得肯定是老四觉得尴尬了。

    那正好,今年自己过年。

    如今回老家过年的人越来越少了。几乎都不怎么回去了。

    苗大嫂跟林雨桐算账:“……来回的车票这就得半月的工资。然后回去你还得买东西。咱在外面多难啊!老家的人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端着铁饭碗,碗里搁着吃不完的白面馍馍呢。谁都来哭穷。给吧,给不起!不给吧,又平白得罪人。那就算了,不回去了。省下来的车票钱一起寄回去,只怕比看见我们还高兴……”

    桂兰也说呢:“就是!”她把婆婆年前送走了,也说了,过完年就不用回来了。她婆婆不是一个人走的,还有她家的姑娘小草,也被她奶奶带回去养了。她家的狗子也大了,能上托儿所了。所以,没有看孩子的负担。桂兰近几年也不想再生了,觉得这么着,就挺好的。

    过年了,杂粮还得吃。但大年三十晚上,都能吃一顿白面的饺子。

    老太太回林家过年了,孩子晓星和苏瑾两口子带着。晓星带孩子,苏瑾做饭。小伙子包饺子哪里会拿手?把面活的硬邦邦的,这能包饺子吗?

    林雨桐搭把手,帮着把饺子给包了,又告诉他怎么煮。两口子也就凑活的把年过了。

    这边林雨桐忙着做饭,凉菜热菜的整出来几个,就叫四爷带着丹阳洗手吃饭。

    闲着没事了,四爷教丹阳描红呢,孩子抓的一手的墨汁子。

    结果这边手还没洗完呢,门被敲响了。钱思远、苗家富、张宝柱这些,还有好几个人,一溜烟的进来了。苗家富手里拎着酒瓶子:“小林做饭,香了一栋楼的人。馋的不行了,蹭饭吃来了……”

    钱思远说:“我们在家都吃过饺子了。别叫咱们林主任忙了,我们就是过来喝酒来了……”

    能够来蹭的,那都是交情不错。肯摆出这样子,那是人家给面子。

    林雨桐赶紧把人往里让,又出去切了半拉子猪头肉装了半盆子端过去。

    这种场合说话嘛,不是那种三五至交好友的性质,是半点私密的掏心窝子的话都不能说的。这属于纯社交性质的,说的都是扯淡的话。

    林雨桐把菜扒拉出来,放在小板凳上,叫丹阳坐在一边自己吃。

    才安置好,苗大嫂和桂兰这些女人就过来了,这家出一个菜,那家出一个菜的,都端过来添菜去了。由着男人们喝酒,几个女人也站在楼道里有一句没一句的扯呢。

    男人们在里面嘀嘀咕咕的,声音放的很低。林雨桐耳朵好使,能听见几句,他们说的是女人。

    哪个女人呢?

    就是之前被男人收拾的很惨的李翠翠。

    这李翠翠之前出事,处罚的事却不能由林雨桐做主。具体怎么给处分,是他们宣传科的事。想上舞台表演,那是没门,他们直接把人打发去打扫厂里的厕所了。

    厂区的厕所,都是旱厕。听腌臜的活儿。

    这事的后续林雨桐就没怎么关注过了,至于后来怎么着了,也还真不知道。

    桂兰先是警惕的看了林晓星和苏瑾的房间,然后才低声道:“……你还不知道吧……有人看见李翠翠跟洪副厂长拉拉扯扯的……在避着人的地方……”

    啊?!

    林雨桐吓了一跳:“瞎传的吧?”

    桂兰摇头:“那就不知道了。反正别人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林雨桐却觉得不可信。洪刚那种人,品味是有的。李翠翠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都比不上范云清。

    苗大嫂就说:“那女人如今就是个烂货……见了男人就拉……主动纠缠人家也是有的……”

    里面男人说话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传出来,是张宝柱的声音:“……哥们这裤子还没拎起来呢……她就进来了……给我吓的赶紧喊……出去出去……结果人家说,不就是那玩意嘛,我又不是没见过!怎么?你那东西还能长着钩子?那小表情那小眼神,哥们当时可就……”

    桂兰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里面才传来闷闷的笑声。这个话题就终止了。

    苗大嫂闷闷的笑,问林雨桐:“没问金工,那女人堵他了没有?”

    肯定堵不着。

    四爷生活多规律啊!只要是在厂里,是不可能去公厕的。

    庄婷婷又过来送了一盘子五香的花生米,就又说:“……还别小看那女人,大家可得盯紧了。我可跟你们说,人家还真又勾搭上一个。”她的声音放的低低的,“方青田……”说着,见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就说:“就是程美妮再嫁的那个男人……”

    哦!

    你要这么说,我们不就知道了吗?

    庄婷婷比较关注程美妮,知道这消息也不出奇。

    桂兰就用肩膀撞庄婷婷:“说说……说说……你是咋知道的?”说着,还从兜里掏出瓜子给给了庄婷婷一把,示意她说。

    庄婷婷接过来,轻笑:“我不是怕程美妮回来纠缠我们家老钱吗?刚结婚那阵……我现在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刚结婚那阵,程美妮是见天的在路上堵老钱,今儿肚子疼,明儿又恶心,装怀孕呢。那时候我都不好意思说,怕大家伙笑话。还是我硬拽着把她拉去卫生院,人家说没有,没怀上,这事才罢了。她才没敢再纠缠。可我这心啊,又总是踏实不下来。我跟你们说,我这两只眼睛,得有一只眼睛是专门盯着她的。那天晚上半夜,我上夜班,回来要给我们家多多喂奶,结果我看见她在男厕所门口不停的转悠……我还当她是堵我们老钱呢。老钱有时候会起来接我下夜班,我这心就跟着跳啊。躲在一边陪着她等,结果都能等半个小时,才看到有人出来了,却是方青田。人家是两口子……我觉得没趣的很,赶紧回去喂孩子,喂了孩子还要回去接着上班呢。结果到家的时候,老钱已经热了米糊糊给孩子喂过了。我就没在家停,直接又回车间。结果回去的路上远远看见一个女人从厕所里出来,一看走路的姿态就知道是李翠翠。一个女人大半夜的从男厕出来,而且还跟方青田前后脚的出来。大冷天的,大半夜的,一男一女在厕所里呆了至少半个小时……干啥了?你们可别忘了,程美妮两口子住在锅炉房边上的杂物房里。那边斜对面就是厕所,总共也没几步远。这半夜上厕所,要跑运动场这边吗?那边的厕所,除了上夜班路过的,谁半夜去那边?”

    有道理!

    花边新闻嘛,听过了就算了。

    大年三十就是在这些八卦中度过的。

    大年初一就是情人节,今年的情人节,四爷是带着他的小情人出去的。丹阳想出去放鞭炮,她爸带她出去了。林雨桐得在家里应付前来拜年的人。

    大家彼此说一声过年好,这就算是把年拜了。至于说给孩子压岁钱,这个在同事之间是没有的。亲眷那就另当别论了。

    苏瑾给了丹阳一万,林雨桐也给了人家孩子一万。属于礼尚往来。

    当然了,到了初二,收获就比较大了。林家的长辈,给孩子都比较舍得。

    家里孩子一多,这个哭,那个闹的,热闹到不行。

    常秋云就又说:“也没你二哥的消息,要是你二哥在,就好了……”

    林百川听见了,一边接了大姑爷递过来的酒,一边说:“快了!等不了多久了……”据说已经筹备着开始停战谈判了。

    林雨桐点头:是啊!五三年了,那场战争快结束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14章 旧日光阴(2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