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21章 旧日光阴(3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21章 旧日光阴(3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59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21章 旧日光阴(3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33)

    这段时间, 厂里的气氛有点诡异。

    保卫科从人事科调了档案,一个人一个人的查证背景。而针对保卫科内部,厂里也在秘密调查。这个林雨桐和四爷都知道, 这事赵平偷着找了大原。请公安系统帮着查呢。务必不遗漏一人!

    这也算是个内部的一个摸底肃f。

    自己人先查一查, 做到心中有底嘛。这么一查,还确实是有一些好处的。

    有几个小偷小摸的, 偷盗的还都是厂里的废料, 依照从严的原则, 二话不说,直接送派出所。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再像是程美妮,属于家庭背景有大问题的一类,她的奶奶和父亲被专|政了。那么还有她的母亲呢?她的母亲改嫁之后到了个什么家庭,有没有生子女, 如今都生活在哪里……这个她说不清楚。还有她的姑姑, 据说是什么资本家的姨太太。那么这些年,私底下有没有来往?这些问题交代不清楚, 直接就暂停了工作,接替李翠翠, 先去打扫厂里的厕所吧。所有旱厕, 都归她了。

    就连程美妮的前夫钱思远, 也被不大不小的牵连了一下。

    先是他自己的出身问题, 刚调查完, 那边又查他跟程美妮有没有藕断丝连,吓的钱思远都快哭了:“你们这么说, 可就是破坏我的家庭了……要是我媳妇要跟我离婚,我就来找你们……”

    他这人人缘不错,跟谁都嘻嘻哈哈的。又是内部查呢,所以,查过了就算了。这一道手续就算是走完了。

    而程美妮的现任丈夫方青田,自然也没能逃过被一再审查的命运。

    好容易能喘口气了,他就说:“离婚吧。你那个背景啊……我真是消受不起……”

    程美妮怎么可能离婚,她自顾自的吃她自己个做的饭,她知道,因为打扫厕所是脏活,所以这男人开始吃食堂了,不在家里吃饭了。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但是想离婚:“没门!”

    你说没门就没门了?

    “我要跟你断绝关系。”方青田就道:“这不需要你同意。”

    “你跟我断绝关系?”程美妮冷笑,“不怕我把你跟李翠翠的事捅出去,你就去。”说着,她就冷笑,“如今这查来查去的,查出什么来了?都是揪着老问题在查!说不明白的,再过二十年还是说不明白。谁都知道这道理。但为啥没完没了的查呢?还不是李翠翠的害的。什么闹鬼,什么特,谁知道是不是她把野男人带到家里叫谁听到风声了,她故意闹出这么一出戏来,就是怕万一谁看见了人影,她好有说辞的……而她带回家的那个男人是不是你……却全在我一句话……我要是说你在家睡,那你就在家睡的。我要是说你不在家睡,那你就有嫌疑。这罪过……哪怕不是敌|特……那也是跟厂领导的老婆通|奸……”

    “你!”方青田赶紧出去看了看,见外面没人才踏实了。他进来小心的将门关上,指着程美妮,“你……你……你给我闭嘴!”

    “想叫我闭嘴也容易。”程美妮笑了笑,“对我好点!该闭嘴的我自然会闭嘴。”

    那两口子关起门来说的话,没人知道。厂里加班加点的查,小问题查出不少,大问题真没有。

    每个人的来历,不说清清白白吧,但至少九成九都是清清楚楚的。

    于是这件案子,就真成了无头公案了。

    厂里的人越来越多的相信,这就是李翠翠搞的鬼。估计是她偷野男人,心里有鬼怕人发现了,就先提前闹出这动静来,洗清身上的嫌疑呢。

    李翠翠是啥人啊?

    脏的臭的不管是啥样的,给点好处都能摸上手。男人们在一块yy,心思歪的还真就跟这女人这样那样过,就是手上占过便宜的人也不少。男人们在一块都说这女人性yin。女人们对她更是深恶痛绝,简直就是公敌。

    也就是这么一个没品的人,做好事没人信,不做坏事更没人信。

    一出啥不好的事,首先就想到她身上,而且还深信不疑。

    厂里就叫范云清林雨桐这样的女干部,去做李翠翠的工作。说了,哪怕是一些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只要把这件事交代清楚了,厂里会酌情处分,不用过于担心前程问题。

    差不多就是说,只要你坦白这事就是男女之间的花花事,厂里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追究!

    目的呢,都是想着,只要这边出了这样的结论,那么对洪刚就是有利的。

    大家都是战友,又是同事,没谁真的想一把坑死洪刚。

    林雨桐和范云清在办公楼前碰的面,两人一起,去了保卫科的办公室。

    李翠翠坐没坐相的歇靠在椅背上坐着,身子跟扭麻花似的,叫人一看,就觉得带着几分妖媚之气。

    林雨桐先进去,李翠翠还‘嘁’了一声,但是范云清一脚踩进了门,李翠翠蹭一下就站直了。

    很有意思的反应。

    李翠翠竟然是害怕范云清更甚于自己。这还是比较新奇的体验。

    两人在李翠翠对面落座,然后范云清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等着林雨桐说话。

    林雨桐就换了个姿势,问李翠翠:“厂里的流言,你都知道了?”

    李翠翠轻哼一声:“我是个磊落的人!我跟哪个男人相好,我就敢承认我跟谁好过。我跟谁上过床,叫谁摸过我的n,摸过我的身子,我都可以交代的一清二楚。你们要是要,我现在就可以说出来……”

    “放肆!”范云清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打断了李翠翠的话,“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林雨桐看了范云清一眼,范云清就跟林雨桐咬耳朵,“叫她说那些事,一点一点意义都没有。这种事,一方说有,一方说没有,压根就是说不清楚的事。再说了,她这种人品,谁知道说出来的是不是都是真的?万一存心胡乱说几个,要求证又没法求证,传出去平白污了好人的名声……”

    这个道理林雨桐当然明白。

    但范云清既然这么说了,林雨桐就一脸受教,表示明白。然后谦虚的做了个请的姿势,该怎么问,由她来主导。

    范云清没有谦让,但脸上的表情还是温温和和的,她就说:“李翠翠,你是聪明人。但也别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这男女之间的那点事,都是小事。可这有些事,却是大事。若真是你因为小事儿弄出了大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想过老洪吗?老洪会因为这次的乌龙事件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不懂什么是乌龙事件。”李翠翠也收敛了脸上的不正经,“但是我说的句句都属实。是!我承认,我这人的个人作风不好,厂里的很多同事都对我有意见,看我不顺眼。可是,一个女人,要是有办法,谁愿意那么下作?你们以为我自己就不恶心我自己个吗?错了!我恶心死我自己了。在戏班子,我跟我师兄相好,可是班主欺负我,他一样护不住我。碰到班主对我动手动脚,他不敢动也就罢了,还出去了,还顺便把门给带上了。好容易盼到解|放了,平等了,我不再是下九流的戏子了,我成了工人了。我高兴!真的!打心眼里我觉得我能挺起脊梁做人了。我找了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我想着,这样的男人,在我受欺负的时候,他能护着我。是!他是能护着我。可一个月在家睡不了两宿,他能护我什么啊?我原来住三楼,门上那个小窗户……夜里,总有人拿着手电从那里往我家照,偷看我睡觉。不要脸偷看就就算了,他还跟别人说。你们问问去,有几个男人不知道我屁股上是长着痣的?我跟我家男人说这事,可他呢?喝的迷迷糊糊的说我,残花败柳的还当你是啥黄花闺女,谁稀罕看你?他压根就不信这事!没人护着我,言语调|戏那是轻的……动手动脚的也不在少数……在路上都有人拍我屁股问我是不是这个地方长了痣……”

    “够了!”范云清直接打断她,“咱们厂那么多女同志,比你长的好的,一抓一大把吧。怎么从来没听她们说过又类似的遭遇。对!有些男同志是不对!但是你就没问题吗?”

    “我有什么问题?”李翠翠一脸的不可思议,“我是受欺负的,你们到底有没有同情心。”

    林雨桐就叹气:“当年班主欺负你的事就不说了,那是旧社会。可之后呢?你也说了,平等了嘛。那你为什么不鼓起勇气呢。偷窥你第一次的时候你发现了,要是你不想张扬叫人笑话,你为什么不准备一根竹签子在他再来的时候直接往他眼睛上戳呢?在别人对你动手动脚的时候,你干什么呢?娇滴滴的说一声讨厌?正确的做法就是直接往他□□里踢一脚再使劲的往上踩……你哪怕有一次反抗了,哪怕有一次什么也不顾忌跟他们拼了闹了……我保证,你就是不穿衣服在外面晃悠,他们见了你也会绕着走……”

    “咳……”正说着呢,范云清轻咳了一声,把林雨桐给打断了。然后她急忙接茬道:“林主任的意思,是说你不该逆来受顺,要勇于反抗。当然了,要是你没有林主任的……身手和力气,也可以找领导反应了嘛。男领导不方便,咱们不是还有妇联吗?妇联就是咱们妇女同志的娘家。受了欺负找娘家,要把这话记住了。咱们现在言归正传,别扯的太远。”

    李翠翠看了看林雨桐放在桌子上随意敲着的手指,往后缩了缩,“是!我对这些事处理的不好,戏班子要求我们不管遇到啥样的客人都得伺候着……所以……反正我……我承认我处理的不好。我知道错了!”说着,抬头看了范云清一眼,见对方带着几分不耐烦,就赶紧道:“……跟郑新民离婚之后,受的欺负就更多了。我那时候就想着……要找个能护得住我的男人……去年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碰上了喝多了的洪副厂长,我送他回家,他把我认……”

    “好了!”范云清又一次打断了李翠翠,“说了,不要这么啰嗦。知道你对老洪有了好感,在他离婚后跟他结婚了。这个我们都知道,你可以掠过这一段了……”

    李翠翠愣了一下,然后低头,‘哦’了一声。

    林雨桐就明白了,李翠翠只怕之前跟洪刚确实是有过什么。而且,这事还被范云清知道了。

    李翠翠沉默了良久才道:“我说那么多,就是想说,我受了那么多欺负,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庇护我的人了,我怎么还会再找野男人呢?哪怕老洪被审查了,但是我住着那个院子,那就是我身份的象征,只要还住那里,别人再想欺负我,就得掂量掂量了。我不安心的好好住着,犯得着闹妖吗?”

    范云清深深的看了李翠翠一眼:“你口口声声说老洪能庇护你,那么你也该明白,只有老洪回来,他才能庇护你。这道理你该明白吧?!”

    “明白!”李翠翠看着范云清,想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叫自己糊里糊涂把这事认下?可要是认下了,自己得冤死!

    正天人交战呢,就听范云清又道:“你也别有顾虑。等老洪回来了,我帮你去劝劝老洪,他这人虽然脾气不好,眼里不容沙子,但是还是知道好歹,也听人劝的。”

    这话叫李翠翠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没错!要是认下这事,就等于承认了在老洪刚一出事的情况下自己就偷人了。范云清也说了,老洪的脾气不好,眼里也不容沙子。要是他把自己为他开脱认下的事当真事,那他即便回来了,还会庇护自己吗?不会的!不光不会庇护,只怕会认为自己给他丢了那么大的脸面,他得恨死自己。他对亲闺女都能狠下心,对自己呢?心只会更狠。

    于是,她瞬间有了决定,对着范云清语调也不由的高昂了起来,“你当然希望我认下这脏事。说到底还不是为了给洪刚脱罪。我怎么忘了,你们夫妻的感情好,洪刚对你念念不忘。还有你的孩子,那个闺女就不说了,肚子里还揣着一个。明明都离婚了,还坚持给他生孩子。你就是对他有感情,你就是怕他成了f革|命牵连你的孩子……”

    “胡扯什么?”范云清蹭一下站起来,“孩子早就说过要过继给吴家,做决定的时候,洪刚还没被审查。就是如今被审查了,没出结果以前,f革|命的帽子是不能乱扣的!组织上都得慎重,更何况是你!你有什么资格给老洪定罪!”

    “啧啧啧!”刘翠翠又露出几分浅薄和轻浮相来,“还说没感情。老洪老洪的叫的可真亲!没人为他喊冤了,只有你蹦跶着呢。你要不是对他有感情,我把这一双招子给抠下来……”

    范云清将凳子踢到一边往出就走,林雨桐就听到一句:“不可理喻!”回头看时,她已经出去了。

    不大工夫,赵平跟几个领导都进来了,示意苗家富将李翠翠先带出去。

    等李翠翠出去了,范云清才进来。一进来就做检讨:“都是我的过错,工作这么些年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有人就理解的道:“都理解。你跟老洪也是夫妻一场,阴差阳错弄成了如今这样。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中间还牵扯到两个孩子,你的心情我们都理解。不过,你也是老同志了,组织程序就是如此,你也要理解。”

    “我理解。”范云清才像是那个男人被审查的家属,露出几分疲惫,眼圈微微有些泛红,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我理解组织的决定,也相信组织能调查清楚。”

    厂里的人都不相信洪刚是特|务,可偏偏的,这件案子就是破不了。

    那边迟迟不给定案,也没说有问题,也没说没问题,就这么跟这件案子一样,被挂了起来。案子一天不清楚,洪刚一天不回来。要想回来,要么子查清楚确认跟他无关,要么就得等这场运动结束。

    彼此对视一眼,事情就只能这样了。

    赵平摆摆手:“那就散会吧。”

    会散了,事情到这里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而林雨桐却觉得不得不重新认识一下范云清了。

    她能不动声色的把人送进去,然后还能以受害者亲属的面目出现在这么多人面前,甚至一步一步的通过言语刺激李翠翠,把事情往她想要的一个方向引导。

    不能不说心思了得。

    得空的时候,林雨桐专门回了一趟林家,跟林百川没什么好隐瞒的,将这些事一五一十的都说了一遍,然后问他:“……这个女人下手,可算是狠辣无比了。您……”

    “你担心她对付我?”林百川笑了笑,然后摆手:“不会……”

    “怎么不会呢?”林雨桐就提醒道:“很多男人都是太自信,自信能掌控女人。比如洪刚,如果不是太自信,他跌不进去……”

    林百顺就道:“妞妞,这么说吧。每个人都有底线,冲破了那个底线,谁都能狠的起来。我不知道她跟洪刚之间发现了什么,但是,洪刚一定是触犯了她的底线了……”

    林雨桐并不完全相信林百川说的话。他有很多话都不方便说,也许是牵扯到一些组织不允许说的事。

    看他这样,林雨桐也不问了。

    之前还想问:范云清的嫌疑是怎么洗清的?林百川在里面是不是起作用了?调查组将她客气的送回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用问了,这每一个问题,都可能触及组织秘密。

    就比如当年的事,究竟是什么样的,只有他们这些当事人才知道。而后辈想了解,除非事过境迁,很多年之后再说了。

    可越是不了解,林雨桐对范云清就越是看不清楚。总觉得这人行事,叫人摸不准脉。

    而且从林百川的态度中就能看出,对于范云清这么谈笑中杀人的水平,他是一点也不惊讶的。

    那么,只能说,这个女人骨子里就带着狠劲。

    怎么办呢?怕以后节外生枝,那必然就得未雨绸缪做点什么的。

    这个周末,再去职工大学上课的时候,林雨桐坐在教室里就时不时的隔着窗户朝外面看。

    此时的范云清,坐在房间门口的台阶上。吴老太带着吴荣在门口的空地上玩。有意思的是,每个去厕所的人,范云清都会不由的扭脸看一眼。不光是进去的时候看,出来的时候也会看。

    看进出上厕所的人,要是随意的瞟一眼就罢了,这么特意的关注,这可不是有教养的人干出来的事。

    林雨桐觉得厕所里,只怕是有些猫腻的。

    上课的铃声响了,范云清起身,将袖子放下,然后拎着布包,像是要出门。不大工夫,吴老太也带着吴荣,从学校大门出去了。

    林雨桐举手,跟上课的专家说:“肚子不舒服,要去厕所。”

    都是成年人了,老师放行,还叮嘱说:“要是不舒服,可以回去休息。”

    林雨桐表示感谢,然后下了楼直接去了那边的旱厕。

    厕所打扫的很干净,她站在里面,上下左右看了看。因为有苏国的专家,人家哪怕不上这边的厕所,这厕所也修的……怎么说呢?就是漂亮。里面粉刷的也很好。甚至顶棚上还有灯泡。四面是平整的墙壁,能藏东西的,除了地面就是没吊顶棚的厕所横梁了。地面不可能,打着水泥地面。要是撬开过不可能没痕迹。那就只能往上面放了。

    可是上面那个横梁,男人都轻易够不到,女人就更不能徒手够的着了。

    如果想伸手够上去,除非踩着什么……可是能踩在什么地方呢?唯一能落脚垫一垫的就是放在墙角的水瓮。这水瓮了有水,里面有瓢,舀水冲厕所用的。可这水瓮又粗又深,想一步踩上去站在它的边沿上可不太容易。

    视线往下移,林雨桐就在瓮边,发现了十几块砖,整齐的摞在那里。

    她过去看了看,要是站在这个小砖摞子上,再扒着墙面,身子足够轻巧又足够小心的话,是可以踩到水瓮边沿的。

    这么想着,就觉得可以试试。可是脚还没放上去呢,就顿住了。她发现,砖上撒着石灰的沫子,看着像是不小心遗落的,可是秋里雨多,夜里潮气也大,石灰在潮湿的空气里,就会变的潮湿。那砖块上,确实是有已经黏在上面的甚至已经板结的石灰,可在最表面的位置,却有一层是虚浮的粉末。@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这跟出门前在家门口撒上一点点香灰的作用是一样的,但凡脚踩上去,就会有痕迹的。

    那么,如果有人踩了这东西,范云清肯定是要去上面看看她的东西还在不在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如果一切都没动,那么她犯不着不停的折腾藏起来的东西。

    有时候你藏着不动一点事没有,老是动它,不定一个大意就叫人发现了。

    对于别人来说,一米多高的水缸不好上,但对林雨桐来说,是不用非借助那一摞子砖的。她两手一撑,就跳了上去,稳稳的踩在了水缸的边缘,轻轻的一个转身,就看见横梁。

    这横梁得有三十公分宽,上面放着的东西猛一看像是个稻草包。

    稻草包比较常见,家家户户的房屋,要是不糊顶棚的话,椽梁和墙面之间,是会有一些缝隙的。这些缝隙钻风钻蚊虫,特别讨厌。要是糊不起顶棚的话,就把这种稻草团起来,用绳子扎紧,然后塞到缝隙里堵住。

    房梁上放着东西也不稀奇,厕所也同样存在这种缝隙。

    林雨桐拿起稻草包解开,果然,里面藏着就是金条。

    她将这些东西收起来,想了想,又留了两个,特意把稻草去掉,改用纸包起来,放在原来的地方。

    检查了一遍,觉得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之后,施施然走了出去。

    前后也就七八分钟的时间,又照旧上课去了。

    当天回来,范云清上厕所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砖摞子,并没有异样。她放心了,跟往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过了几天,职工大学发通知了,说叫大家调整一下时间,希望在职工大学上学的同志,能利用晚上下班的时间去学校帮着植树种花。

    林晓星觉得莫名其妙:“我妈也是,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都快入冬了,还植什么树,种什么花啊!”

    苏瑾就道:“这你就不懂了。你这种‘只有春天才能植树’的观念一定得改变!我跟你说,其实冬天也比较适合种树,因为‘冬长根’。一般来说,温度在0℃~20℃之间都是植树的黄金时节。春天呢,因为受气温影响,水分、养分容易流失,适宜植树时间较短。而在冬季植树,气温下降,树木的地上部分已停止生长,进入休眠期,根系受损程度较小,水分、养分等流失也较少,特别是已经过了落叶期的树木恢复很快,进行移植对树的损伤可以降到最低,相对来看,深秋初冬适宜植树的时间稍微长些。这一点上,咱妈就比你懂!这叫科学,不懂就不要随便质疑!”

    林雨桐却知道,范云清这是着急把那东西给转移了。

    没错,她就是那么想的。

    不等大家过来植树,范云清就先动了:“树坑太深,我挖不了。这些花还是我亲自来种,打小我就爱种花……”

    拿着铁锹挖了一溜的浅槽子,就去上厕所去了。

    她摸了摸肚子,现在不转移也不行啊。等过段时间肚子更大了,想动也动不了了。

    好容易站上去,结果就变了脸色。

    东西不见了,只留下一个纸包。里面裹着两根金条。

    她面色不变的将东西拿出来塞到裤兜里,然后下来该干什么干什么。

    手上挖着树坑,脑子里却转个不停。

    到底是谁拿了那东西?

    当然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把东西藏在这个地方的?

    最坏的情况就是对方看见了。如果对方看见自己藏东西,那么那天晚上的事,是不是他也看见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这些天所做的一切,在对方的眼里就如同跳梁小丑。他知道自己的一切,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他都看在眼里。可糟糕的是,自己并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如果不那么悲观的想,只把这个当成一个偶然。就是偶然有个人站上去了然后看见了稻草包然后不小心发现了里面的东西。

    可是,很快的,她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第一,如果是不小心站上去的,那砖头上一定会留下痕迹。砖上没痕迹,这只能说明,自己设下的小机关,人家看在眼里,巧妙的避开了。

    第二,如果是不小心发现了自己藏的东西,那应该全都拿走才对,为什么要留下两根?这不合情理。

    基于这两点,范云清判断,这人不是偶然。

    情况只能是最坏的一种。

    自己做的事,真被人给撞破了。

    可是,她此刻却并不慌!

    为什么?

    因为她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人在警告自己,说:看!你做的事我全都知道。所以,不要再干耍花样的事,我会时时刻刻的盯着你。你胆敢再这么做,我就把你的老底给揭出来。

    而留下那两根金条,是警告,但未尝不是同情。对方知道自己即将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怕有周转不开的时候,这东西,是留给自己和孩子救命用的。

    这恰恰也说明,此人对自己没有太过更恶的心思。他不会跑去揭发自己!

    但这有个前提,就是自己不能伤害这个人的利益。

    可自己连此人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保证不伤害他的利益。

    除非自己从此以后做一个好人!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好人。

    想明白了了这一点,她扔了手里的铁锹,越发的好奇这人是谁了。

    可是,连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更无从查起。

    进出的学生,都是不能带包的。笔记本不能带出学校,这是人家苏国专家定下的规矩。因此他们都是空手来空手回的,要是带了东西,在门口就会被拦下的。

    这也就是她为什么敢把东西那么放着的原因。

    可就是这么着,东西还是丢了。

    只能说明,此人的手段比自己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对于她来说,似乎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那么,就做个好人吧!自己本来就是好人!

    她这么跟自己说着,就赶紧先把那两根金条偷偷的埋了。

    林雨桐在家跟四爷把事情说了:“……我不要她的金条,等以后找机会还给她……我又不是稀罕她的东西。就是防着她使坏。叫人防不胜防!她那么聪明一个人,肯定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以后但凡动点歪心思,她就得胆颤心惊,她知道,背后一直有双眼睛盯着她呢。那是一双替她藏着秘密的眼睛……”

    这边话还没说完呢,丹阳的声音传进来了:“爸妈,你们说什么呢?还不出来!我的作业都写完了,快来看看,我怎么瞧着我这字写的这么别扭呢。”

    四爷拍了林雨桐一下,就应着他闺女:“来了!爸来了。”

    林雨桐就笑:如今开始推行简化字了。孩子上了快一年学了,学的都是繁体字。如今突然要用简化字了,然后就瞧着别扭了。看哪个字,都像是错别字。

    果然,就听丹阳跟她爸说呢:“……你看看,这怎么感觉都像是缺胳膊少腿呢……”

    “腿儿……腿儿……”朝阳指着自己的腿,叫嚷着叫他爸看,告诉他爸,那两条小胖柱子他知道那是‘腿儿’。

    这是最近跟老太太玩‘指鼻子眼睛’这个游戏的后遗症。一说人体器官,他就手舞足蹈的要指一番的。

    把丹阳烦的不行:“一边玩去!别过来吵我!”

    四爷一把把朝阳兜过来抱着,然后才腾出手拿丹阳的作业看,这孩子写的字是别扭:写出来的字吧,比繁体字少了一些笔画,但是比简体字呢,又多了一些笔画。属于那种进化不完全的类型。

    他就说:“以前学的,你先别管。以后写的多了,自然就订正过来了。你只把新学的这些先记准了。别老对着繁简不停的比较了。有时候哪怕是正确的,你越是盯着它看,就越觉得不像。”

    哦!

    是这样啊!

    她任命的又翻开作业本:“我重写吧。”

    朝阳跟着说:“……写……写……”

    四爷应和的‘嗯嗯’两声,然后一个不防备,这小子猛地伸出手,拽着她姐手里的笔上端一拉……

    完了!好好的一页纸被划出一条凌厉的线,不能用了!

    丹阳憋气,再憋气,然后放开嗓子喊了一声:“妈——你到底管不管他——”

    林雨桐揉了揉耳朵:这孩子,你爸在外面呢,你干嘛你叫你爸管?老是喊我揍你弟弟,坏人都叫我做了!

    她任命的出去,朝阳一脸无辜的看妈妈,然后两只小胖手一摊:“写……我……写……”

    哦!这是说,他都说他自己要写的,爸爸也‘嗯嗯’的表示答应了。

    然后写坏了,不能怪我!

    这不是我的错!

    两口子不由的失笑:看把这小子能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21章 旧日光阴(3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