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23章 旧日光阴(3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23章 旧日光阴(3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0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23章 旧日光阴(3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35)

    今年的春天, 是这几年中,最为绚烂的。

    g青团和妇联都说了,目前的服装样式色彩太单调了, 号召广大青年和女同胞们美化自己。

    而林雨桐作为年轻的妇女主任, 大家都吆喝着:林主任先拾掇拾掇,拾掇的好看了, 叫咱们也都学学。

    林晓星心说, 这些女人也是心思粗。你们就没发现她们林主任身上的衣服一直跟她们都是有点不一样的。外面的衣服瞧着是差不多, 但这里面的内衣却不一样。她们林主任身上的内衣,肯定非常好,到了夏天穿衣服的时候尤为明显。

    生了孩子的女人,没那么讲究了。贴身的内衣,就是个小背心。背心的外面就是衬衫。

    好家伙, 一个个的胸脯都跟垂在肚子上了似的, 一走一晃悠。

    原先的女人靠着裹胸还能避免这种尴尬,现在呢?

    反正她瞧着是挺尴尬的。她自己现在穿的还是做姑娘的时候买的束胸衣。衣服当然是很旧了, 也有些变形。可现在想买这样的衣服,已经找不到地方了。正寻思着逮到空看看自家姐身上穿的是啥样式, 能不能照着仿制一件。

    自家姐那可是生了俩孩子了, 哺乳了两孩子, 胸部也没见怎么变形的。就是如今怀着身子呢, 从后面看, 身上也不见臃肿。

    她觉得看一个人穿戴的好不好,很多人都只看外面的衣服, 其实真正讲究的,是贴身的衣物。

    见这么多人起哄,林雨桐就摸着肚子:“……我这样的身形做出来的衣服,你们也穿不了啊。”

    “谁说穿不了。”就有人逗趣:“别看老嫂子现在年纪不小了,可跟我们家那位再生两个的雄心还是有的……”

    众人哈哈就笑,跟着就说:“对!林主任,你只管打扮出来叫咱们看看。肚子不大的,撑不起来的,回家赶紧加油生去吧。又能穿新衣服,又能增加分房指标,还能为国家生下下一代接班人,这是做了贡献嘞!”

    女人们开会就是这样的,说着说着,这些已婚的女人就不正经起来了。

    把没结婚的大姑娘给羞的,低着头摆弄衣角或是辫梢,或者三三两两的咬耳朵,假装啥也没听见。

    林雨桐不缺衣服,但这不是做表率吗?

    还是做了两身。

    天气暖和了,但远不到热的受不了的时候。白衬衫穿着就挺好的,林雨桐把以往穿的工装背带裤,改成了一条长背带裙,带着孕妇肚子的弧度,在肚子不明显的情况下看,还是挺养眼的。好看又朴素!

    一穿出来,叫好声一片。这东西容易做,也不缺布料。

    做工人最好的一点就是,一年四季有工装发。谁家里没有那种洗的发白的旧工装呢?之前都是给孩子改了做衣服,如今瞧着这么一改,大人穿着也好看。立马就学了起来了!

    背带裤虽然流行,那是那玩意想穿的好看,其实还挺挑人的。身材比例不好的人,穿着背带裤只会更暴露缺点。但是背带裙就不一样了,只要尺寸也腰俏这些小细节处理到位了,其实没那么挑人。

    而且小媳妇们都比较喜欢这种款式,觉得穿着减龄。

    很多姑娘心灵手巧,年轻人又没有什么生活负担,便比较舍得。扯上布料,选择用别的布料做裙子。哪怕是黑色的蓝色的,做成背带裙搭配着浅颜色的衬衫,都不会难看。

    一时间,厂里五颜六色的,越发绚烂起来。

    大人们都开始注重穿着了,那对孩子呢?就更舍得了。

    给丹阳,林雨桐就可着劲的打扮。各种颜色的背带裙背带裤,脚上小皮鞋白袜子。他爸如今编小辫编的可好了,林雨桐用各种颜色的布料给孩子做了蝴蝶结,别在头发上。

    干干净净,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在学校总是比较受欢迎的。

    孩子回来说,“……我们老师说儿童节的时候,叫我当报幕员。还说要向少年宫推荐我……”很是得意的样子,“要是我们的节目好,说不定还会选定去b京表演,还能见到主席……”

    这是信仰!

    信仰能给人以精神的力量。

    四爷和林雨桐都说好:“好好表现!胜不骄败不馁!”

    老师们给孩子们打气呢,但想真去?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

    不过孩子去不了,孩子他爸能去。

    四爷被评上先进生产者,要去b京开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为期十天左右,带上路上的时间,半个月也就回来了。

    林雨桐在家给收拾衣服,把丹阳给羡慕的不行:“……要是我也能去就好了……”

    但是现在真不行,如今可不是以后,捎带着就能把孩子带去转一圈。如今这出门,可都是集体活动。全省也就去那么几个,有省领导做带队领导。到那边就有专人接待,带个孩子就不像话了。

    而且,现在出门并不方便。住宿的地方需要各种的证明材料。就是两口子出门,也未必能住到一块。因为现在的结婚证,可不贴照片。你说你们是两口子,谁能证明你们是两口子?

    带着孩子出门就是受罪。

    四爷只得说:“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乖乖在家,听你妈的话。”

    然后人家又走了。

    这回一一五就四爷一个人,要先去省里跟其他人汇合。

    四爷一走,先不适应的反而是朝阳,不见他爸回来,就端着小板凳坐在门口等。

    林雨桐跟他说了:“你爸过几天就回来。”

    然后这小子‘哇’一声就哭:“……我爸不要我了……”

    林雨桐:“……”谁跟你说的!

    丹阳瘪嘴:“别人说吴荣她爸不要她了,朝阳听见了……”

    所以,就以为他爸也不要他了?

    当妈的还诶说话呢,当姐的就过去拉弟弟:“你放心,爸爸不要你也会要我的。我还在呢,爸肯定会回来的。”

    朝阳愣了一下,然后瘪嘴嘴进来了,迟疑的‘嗯’了一声,大概脑子里在想着,为啥爸爸会要你不要我。

    林雨桐只得抱着哄,跟他讲道理,“你在托儿所要是乖,老师就会给你奖一朵小红花对不对?现在爸爸在厂里也很乖,领导也要奖励爸爸一朵小红花。爸爸去领小红花去了,领完了就回来了……”

    哦!是这个样子啊。

    然后好像是带着几分鄙夷的看了他姐一眼,牵着他的木头小狗玩去了。

    丹阳:“……”她指着朝阳,“妈,你看他!”

    老太太就叫丹阳:“你也是坏!你那么说,他会当真的。可别觉得他小就什么都不明白,脑子精着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丹阳过去帮着老太太缠毛线,嘴上嗯嗯嗯的应着。又扭脸问妈妈:“还盖房吗?他们都说,就算是妈妈生下小弟弟小妹妹,也没咱家的份。”

    老太太也说:“厂里这些人吵吵嚷嚷的,这都嚷了半年了,也没见嚷出结果来。不知道咋想的,好歹等有了房子再想着怎么分吧?这都没盖呢,嚷嚷啥呢!”

    谁说不是呢?

    结果第二天,厂里的宣传墙上,突然多了很多的‘大|字|报’!

    大|字|报的内容,多是给厂领导提意见的。而且这个意见还很激烈。就说是给工人的待遇不行。

    ‘大|字|报’不是文ge才有的产物。

    这段时间国家是双|百方|针。

    什么是双|百方|针,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要叫大家大胆的说话!有意见的,要提出来。要想法的,就要说出来。

    不怕有争议,就怕死水一滩,不起波澜。

    于是,这个宣传墙,如今有个名字,叫‘鸣放园’。

    要的就是叫大家大鸣大放,不管你的主张是什么样的,只管说。

    其实这也是好的。这个年代的人,普遍的文化层次不高,很多的东西,从他们自己的认识里出发,其实跟政策是有偏差的。

    好些人就说中医是封建的,说西医是资本主义的。

    就是对科学家,也会打上意识形态的标签。

    可是,科学哪里有什么属性。

    这种大鸣大放,就是要把这种的错误的意识形态给打破。大家相互辩一辩,真理是不怕辩的。

    每天,这个鸣放墙上,都会有新东西贴出来,很多时候,贴出来的还没顾得上看呢,又被更新的给覆盖了。

    这天早上,林百川跑步过来,顺便看几个孩子一眼。林雨桐送他的时候,出厂的路上他就说:“垠圳不在,我过来就是提醒你的。好好带孩子,好好工作。其他的事情,不用太多的关注。有时候,不表态比表态要好。明白吗?”

    明白!

    就是说,不要随便大放厥词。

    林雨桐就笑:“您可有点‘左’的倾向!”

    林百川先是瞪眼,然后又笑,“我不左,我也不右。领袖说叫咱做什么,咱就做什么。只是我这人口拙不善言,话还是少说的为好。”

    这么说着,不免又一叹:这孩子说自己的倾向有点‘左’,也不是没道理。

    对这事,自己持保留意见的态度。

    所谓百家,就是各种意识形态阶级层面的人都有。而我们d,只能算是其中一家。作为一个老d员,担心如此会动摇d的领导基础,这是他作为一个老d员的态度。

    不过,这些话,却还是不要说出口的好。

    当初入d参加工作的时候,就发誓:保守组织秘密,上不告知父母,下不告知妻儿。

    如今,这些事,虽然跟秘密不相关,但他的习惯却早已养成。

    林雨桐笑了笑,说了一声知道了,就不多问了。

    她知道,林百川的书房里,挂着一幅字,上面是两个草书的大字——慎独!

    一个人的时候尚且要谨慎,更别说其他时候了。

    林百川看着林雨桐笑了两声:“闺女啊,你是没生到好时候……”这悟性,生在好时候那真是能有一番大作为的。

    所谓时势造英雄,赶不上那个时势,徒呼奈何!

    临走的时候,他又叫林雨桐:“没碰上晓星跟苏瑾。回头你提醒两人一声。尤其是苏瑾,这小伙子,有几分书生意气。”

    林雨桐应了,回去的时候找苏瑾和晓星,还真没找到。

    去两人办公室都不见人,只说打了个招呼,说去其他科室办点事。

    她只得留下话:“就说回来之后去一趟财会科,我有急事找他们。”

    这两人去哪了?

    被范云清叫到职工大学的教学楼背后,一个十分空旷的地方。

    她把撕碎的纸张递到苏瑾面前:“是不是你写的?”

    苏瑾一脸莫名:“是啊!有一些想法,就写出来了……”

    林晓星也奇怪了:“我觉得写的挺好的啊!”

    好?

    好什么好!

    范云清从兜里掏出火柴,将手里的纸点燃了,直到化为灰烬,才瞪着两人:“给我听好了,你们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工作,好好的生活。别的事情跟你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妈!”林晓星将苏瑾向后推了一步,挺着肚子对范云清道:“之前苏瑾被您连累,这几年姐夫虽然多有庇护,但他不能总活在人家的羽翼之下吧。如果国家鼓励大家,也给了每个人一个表现的机会,这是多难得的机遇。这你又不允许了!妈,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范云清的面色难得严肃起来了,“你来说说你们是什么意思?”她看向苏瑾:“提意见,说自己的见解,这都没有问题。但是你们不觉得你们的意见和建议有点过分了吗?国家初建,百业待兴。这就如同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孩。跌跌撞撞,或许会走错路,或许会说错话,或许有很多很多的不完美,不能尽如人意。可是,你们不能动辄就把西方或是苏国的那一套拿来横着对比。这样,容易引起很多没有文化,不会思考的群众的盲从!”

    苏瑾忙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热爱国家!”

    “我知道!”范云清看着他,“我都知道。”她叹了一声,“或许你是对的!或许我是错的!你只当这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自私,我为我的女儿考虑的更多一些。我想叫她的日子过的平稳。我把你写的东西撕了,应该没有人看见才对。做这个……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意见!其实,我赞赏你的上进心。但是我不喜欢你作为知识分子身上的那股子天真!”

    林晓星不乐意:“别老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叫,z总理都说了,知识分子中的绝大部分已经是工人阶级的一份子了……”

    说着,猛的肚子一疼,紧跟着脸上就变了颜色:“……要生了……”

    疼了一整天,到了红霞漫天的时候,才算是生了下来。

    是个六斤重的姑娘。

    林晓星看着外面半边天空的红霞,就说,“不如叫丹霞吧?”跟丹阳还能排上,一听就是姐妹。

    苏瑾却沉默,良久之后才道:“还是叫爱华吧!”

    晓星看出了苏瑾情绪不高,就问:“嫌弃是个姑娘吗?”

    “胡说什么呢?”姑娘好,姑娘贴心。苏瑾就道:“我就是想给孩子取名叫爱华!”告诉所有的人,我热爱这个国家!@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晓星明白了,苏瑾是对今儿的事心里有些不痛快。

    林雨桐一天没等到人,晚上回来的时候才知道这是生了。

    看了孩子,将苏瑾叫到一边,跟他将林百川要转达的话都转达了。苏瑾就皱眉:“大姐,我怎么不明白他们的意思呢?岳母今儿找我了,说的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是我不能理解他们,还是他们不能理解我。”

    林雨桐叹气,“或许在他们看来,你的有些想法,还不成熟。这样吧,给你一年的时间,用这一年的时间,好好的想一想,将不完善的做的更完善了,那个时候,我替你去说服他们,让他们不干涉你……行吗?”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母女二人:“孩子还都小,这一年,你还得顾好孩子。再怎么着急,也不至于不能沉淀这一年的时间吧。”

    苏瑾想了想,还是点头。

    那边庄婷婷也在不停的催促钱思远:“人家都写了,还整天在一起开会讨论,你怎么不去?我现在发现你这人,简直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钱思远就问:“林主任写了?”

    “你管人家写了没有?”庄婷婷心里没好气,“一个大男人,老盯着一个娘们行事,是个什么意思?”

    “我倒是想盯着她家男人呢,但不是她家男人现在不在吗?”钱思远就摆手,“你消停点,我知道我在干什么?”

    庄婷婷撇嘴:“你就是为你的不思进取在辩解。”

    钱思远索性不再多做解释:“有这工夫,咱还是赶紧生几个孩子,等到下一拨分房子的时候也能争取争取……”

    林雨桐最近工作量大增,从科长到下面这一伙子,都忙着开会讨论去了。工作全压在林雨桐身上。

    于友光说林雨桐:“你怎么不参加呢?大家一起讨论……还真别说,确实是有些收获。”

    林雨桐摸着肚子苦笑:“我现在这脑子,只要能把本职工作做好就不错了。我们家那位不在家,家里是老的老小的小,如今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想去跟大家一起进步,我也得有那时间和空间啊。”

    于友光看着林雨桐的肚子就笑:“赶不上六口指标着急了吧。”

    林雨桐跟他打哈哈,把人打发走了。

    四爷半个月之后,准时回来了。到家先去洗漱,林雨桐帮着收拾行李,见里面放着的备用药丸都吃完了。她吓了一跳,追到卫生间外面问:“病了吗?”

    四爷暂时关了水,说起来语气还带着几分一言难尽:“……水土不服,拉肚子了。”

    一吃饭就得赶紧吃药,要不然肚子就闹。

    水土不服?!

    林雨桐都不知道脸上该摆出啥表情了。

    他回京城,竟然水土不服了。

    好吧!活久见了,应该坦然接受。

    林雨桐给晾了凉开水,拿了丸药放在床头上。

    四爷出来果然不急着想吃饭,把药吃了就说:“我得睡一会子。”赶路赶的精疲力竭。

    林雨桐等他睡了就出去请假,请了半天的假,专门在家陪他。

    半下午的时候人才醒,他睁开眼睛找她,看到人了,就拍着身边的位置叫她:“过来躺着……陪我待会……”

    这语气,这神态!

    林雨桐:“……”半辈子都不生一次病的人,还娇气的会撒娇了。

    她过去靠在床头上,他就靠过来,突然仰着头说:“我想吃鹅油卷了。”

    这种突然之间的‘柔弱’,叫林雨桐的心都跟着颤了颤。

    不就是想吃鹅油卷吗?

    就是吃龙肝凤胆也能弄来。

    林雨桐兴致勃勃:“你躺着,我给你弄去。”

    上哪弄啊?怎么弄?

    四爷就那么一说,毕竟回了一趟京了,溜达着到曾经的家参观了一圈了,多少有了点感触。一路上没有桐桐在身边,突然就觉得心慌到不行。

    这一回来,躺下了,然后心里就踏实了。

    盖的被子是什么材质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上面都是熟悉的味道。于是心安了,一路没踏实的心才算是落定了。

    突然就有了那种‘人在身旁,如沐春光’的感觉。他张口想说什么,却如实的告诉她,想吃鹅油卷了。在又一次踏进雍王府之后,他突然就想到了她做的鹅油卷。

    林雨桐眼睛亮闪闪的,只说:“好!”

    四爷怎么可能叫她大着肚子干粗活,他起身:“我干脆给家里做个烤炉。”

    好啊!

    他不管说什么,她都积极响应。

    于是好好的铁皮水桶被四爷折腾的千疮百孔,铁桶要倒扣着,下面要添柴火,上面就是桶底,得给桶子的底部剪下一片来,那里是安装铁皮烟囱的。还得在桶身上打眼,里面插上铁丝铁棍,像是个网子,能拖出烤盘就行。

    反正挺简易的,平时放在阳台角上,要是用的时候,一次能烤上两斤点心。

    两人一个人弄烤炉,一个人和面准备材料。

    鹅油现在不好找,林雨桐说去食堂,上次听说好像哪个大师傅去省招待所的食堂帮忙,弄了点鹅板油回来。四爷却说:“下次再吃鹅油的,这回用奶油吧,我也挺想吃的。”突然,就不想叫她离开眼跟前。

    行!那就奶油的!

    等把要烤的东西放进烤炉里,两人才溜达着出去接孩子。

    一路上,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和善的打招呼。但不管男女,都是一脸的忍俊不禁,等路过了还有些指指点点。

    林雨桐莫名其妙,先是看四爷:挺好的,脸洗的很干净,很有男人味的帅哥一个。衣服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整个人利利索索,并没有什么不妥当。

    四爷也看林雨桐:小媳妇白白净净,肉肉嘟嘟的,穿的娇娇俏俏,也没什么问题。

    等到了托儿所了,辛甜才说:“这也才半个月没见,还手拉着手!可注意点影响吧,谁跟你们似的?要拉回家拉去!”

    两人低头,这才发现他们是牵着手的。

    都说拉着对方的手,就像是左手拉右手,这是夫妻之间没有了激情。可林雨桐却觉得,等你牵着对方的手连察觉都没有的时候,对方就真的成了你身体的一部分。跟长在一起的两棵树一样,根系交错,枝蔓相依。

    朝阳被老师送出来,一看见他爸,尖叫的就朝这边跑,抱着他爸的腿就往上爬:“爸爸……”

    四爷兜着这小子的屁股都抱起来,逗他说话。问他这段时间没有听太姥姥的话,有没有很乖。在家都吃什么好吃的了。

    有一搭没一搭的,也没催正跟辛甜说话的桐桐。

    林雨桐也没多说,主要就是问了大垚的婚事。常秋云折腾着给大垚找对象呢,也不知道到底咋样了。

    姑嫂两人说了几句,林雨桐就先告辞,“……从北京带了点吃的,回头我们回家去,给援朝送去。”

    丹阳稀罕她爸,也稀罕她爸带回来的吃的。接了她回来,一路上叽叽喳喳的问都是啥好吃的,是啥味道的。都等不及到家亲自尝尝,先跟他爸打听呢。

    四爷带回来的都是肉脯和糕点,带回来没坏是没坏,可也并不怎么新鲜了。

    到家后,开了门,屋子里充斥着一股子又焦又香的味道。

    朝阳只顾着流口水,丹阳却以为是她爸拿回来的好吃的,赶紧把门关了,直奔家里的小柜子,平时一些小零食,是放在柜子里的。她摸好吃的去了,还捡了松软的点心先塞给朝阳。那边林雨桐已经从阳台上的烤炉里取出奶油卷了,她先掰了一块叫四爷尝:“改天弄到鹅油了,给你再做一次。”

    朝阳就把手里的点心塞给他姐,伸手朝着妈妈:“……吃……我吃点……”

    松、软、甜、绵、糯,好吃!

    丹阳看着也觉得香,凑过去咬了朝阳手里的,尝了这一口就喊:“好吃!”

    是好吃!你妈做的不光地道,还新鲜。

    尝过了之后就该知道,不是什么东西,都是外面的好的。

    林雨桐捡了几个放了一盘子,放在篮子里再盖上盖子,才出门给送晓星那边去了。老太太的牙口虽然还行,但对这种软糯的东西,还是更喜欢的。

    可老太太喜欢,又哪里舍得吃?

    大人们尝尝味儿,沾沾牙,就都收拾起来,给援华留着了。

    第二炉出来的时候,丹阳就站在门口喊:“太姥姥——太姥姥——我的白球鞋放哪了?”

    老太太愣了一下,这孩子的习惯可好了,东西从来不乱放。妞妞对孩子,在这些事上,要求挺严格的。怎么会不知道东西在哪放了。

    她把爱华递给晓星:“再给孩子吃点,吃饱了睡的踏实。”

    孩子递过去,又一边出门一边嘀咕:“怕不是你姐又说孩子了。”

    在林晓星埋怨她姐对孩子太严厉的声音出来,就见丹阳这小丫头在她家门口探着头招手,进了家门,就见朝阳手里举着糕点:“太姥……吃!快点,给你留了!”

    把老太太乐的哟:“可真是不白疼你们。啥都想着太姥!”

    老太太才掰开往嘴里送了一口,门就被敲响了。

    丹阳蹭一下把盘子抱到她的小隔间去了,朝阳蹭蹭蹭的跟着,手还搁在屁股后面招手叫老太太进去。

    老太太乐颠颠的进去,四爷去开门,林雨桐拆了一包四爷带回来的点心放在桌子上,所以客人一进来,闻见香味也不好奇,只看着桌上的点心,“京城的点心就是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来人是基建科的,找四爷为的还是房子的事,要图纸的。

    “厂里决定了,下个月就能动工了。”这人就说:“金工,给咱透漏透漏,一栋楼大概能安置多少户。”

    按照五层楼,一栋楼五个单元,一层双户算,第一批安置的也就是五十户。

    四爷给他们交底,又把点心推到几个人跟前,叫他们尝。

    结果三个人分了一块点心就不动了,点心可都是需要粮票、油票、糖票才能购买的。哪里真能厚着脸皮吃人家的。

    吃了点心,这些人就又回归正题,“这才五十户,也太少了。咱们厂双职工人口在六口以上的,两百户都不止。”这怎么分啊?!

    另一个就说:“这楼要是不盖还好,要是盖,这可就是事端。你说咱们厂这些领导,有几个是人口多的人家?没有!”

    是没有!儿女都大了,也都各自成家各自有了工作了。户口和粮油关系都是随着工作走的。不可能落户到这边的。所以,他们的人口三五口算是顶多的了。最多就是把孙子孙女的户口想办法落过来。但要是这么做小动作,那可就是诚心跟群众抢了。

    所以,这么好的房子,没他们的份。他们还得住在没有半点隐私的大杂院。

    这些领导谁心里能舒坦。

    别看有些人现在闹的凶,这小鞋还不定什么时候就给穿到脚上去了。

    还有这分不到房子的六口人家,你说眼气不眼气,还不定闹出什么乱子呢。

    不患寡而患不均,说的就是这样的。

    等这几个人走了,林雨桐也跟四爷说:“这段时间闹的确实是邪乎……房子这事,八成得黄。”

    黄不了!

    四爷第二天就去找赵平了。如今找赵平不能去家里,院子里住着好几户,压根就没法说话。所以只能去办公室!四爷大大方方的去了,也没啥要隐瞒的,本来就是应有之意。去了一趟b京,回来该给领导汇报汇报。

    两人说了一上午的话,主要还是说b京的情况,说开会的情况。末了了,四爷才提了盖楼的事,提出了另一套方案,作为补充方案。

    当天晚上,就开全体职工大会。

    说要把这五十户人家给先定下。

    名单一公布,果然就闹开了。

    凭啥啊!

    凭啥是他们?!我们到底差在哪里了。再说了,我家的困难更大。

    然后厂里说了:“这个条件是你们当初定的,厂里研究决定的,觉得可行,按照大家的建议做了安排了。你们又这个不同意,那个不答应的。你们说怎么办?僧多粥少不够吃,换下他们他们肯定也不乐意。要不这样,没分到房子的,要么是等下一拨,要么……自己盖房子。厂里提供宅基地,你们也知道,咱们厂这一片,原本就荒。厂周围呢,这几年也搬迁新建了不少的厂区和单位。但因为咱们厂的纵横比较大,厂后头,都是沼泽荒地。那如今还不算是咱们厂的,但是大家如果有意向,厂里考虑到大家的实际困难,可以跟省里,跟市里去沟通协调,将后面的地皮,拨给咱们。砖瓦这些……咱们自己当年建厂的时候,有自己的砖瓦厂,现在依旧可以使用。对咱们厂内部,不需要什么购买票据,只要按照市价购买即可。当然了,其他的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下面一下子就嗡嗡开了,但是乐意的却不多。

    建房子是那么容易的?

    钢材没有可以拿木料替代,自建房嘛,不需要钢材。

    可就是用木材用砖石,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况且,这要是自建了房子,很多问题没法解决。

    “供暖怎么办?”

    “供水怎么办?”

    都不用问的,要真是能给那么大面积的民房实现供暖供水,拿这些物资就够盖两栋楼的了。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干啥安排空地叫大家自己想办法去?

    显然,厂里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不能供水,就得自己挑水。

    不能供暖,冬天就得多一项煤炭的开销。可这煤炭的供应是有数的,想要暖暖活活的过三四个月,那点供应根本就不够。

    两厢比较,是花钱出去找罪受,还是留在厂里多等个一两年,等到第二栋楼第三栋楼盖起来的时候……那时候怎么轮也该轮到自家了吧。

    可等统计的时候,凡是家里人口超过六口的,却没一个要搬出去自己盖房的。

    四爷就给赵平递话:“不知道不够六口的,能不能搬出去?”

    当然能了!

    很多人都这么想,像是金工这样的人家要是从筒子楼搬出去的话,腾出来的房子,还是能安置其他人的嘛。

    这不是又盘活了吗?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23章 旧日光阴(3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