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27、旧日光阴(3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27、旧日光阴(3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1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27、旧日光阴(3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39)

    来找四爷, 看样子还是有话要单独说了。

    可是去哪里说呢?

    这夏天的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 其实屋里是比较热的。

    那就在外面吧。

    四爷带路,直接去了后院。张宝柱顺手从边上拿了一把大蒲扇, 怕是想着后院的蚊子能把人给吃了吧。

    也是!巷子的一边是一片滩地,所以,住在这一片,属于蚊子特别多的。林雨桐给院子的墙上, 都种着小小的驱蚊虫的药草, 鉴于端阳有翻墙的毛病, 林雨桐正说着, 要给墙上种一圈仙人掌呢。

    如今就说蚊子,一圈的药草都挡不住进攻的蚊子, 晚上, 院子里是会点个小火盆的,里面是点着蒲棒, 这玩意驱蚊的效果还不错。林雨桐再给里面撒点别的药粉,院子里倒是没有蚊子的。不过旁边的钱思远家, 估计是蚊子不会少。一到晚上,他家的院子里就烟雾缭绕,一盆驱蚊的火是远远不能解决问题的。

    张宝柱跟着四爷绕到后面,没想到连后院这几乎没有人来的背着人的地方,也收拾的齐齐整整。菜地一畦一畦的,各色菜哪怕是看不分明, 可从菜地里溢出来的那种潮湿的水汽也感知的出来,这菜啊,一定是长的分外水灵。

    菜地边上放着石桌石凳,他就顺势先往下一坐,伸手一捞,就把一根菜瓜给抓手里了,摘下来咔嚓咔嚓就吃。

    这玩意比较高产,粗长形状的。只要浇水浇的勤,就长的特别疯狂。晚上在菜地边上,好像都能听见的菜瓜生长发出的清脆的声音。这种形容真不算夸张,这玩意只要水给的充足,只隔了一晚上,它就能长老长的一截。也因此,产量很高。但它又不及黄瓜好吃,生吃的时候微微有点酸味。在黄瓜能供上一家人吃菜的情况下,菜瓜好似就不怎么受欢迎了,两天不摘,就长的垂到地上。要是谁家的菜跟不上,过来摘一两个也是常有的事。

    因此张宝柱直接摘了就吃,也没啥可稀罕的,巷子里的孩子常过来自己摘。瓜菜一类的东西,又是自己种的,没谁看的特别紧。

    吃了好长的一截子,张宝柱才停下来:“走的急,出了一身汗,渴死了。这玩意是真解渴。”

    四爷就问:“要不我去泡点茶过来?”

    “不费那事了。”他扬了扬手里的菜瓜,“有这个就行。”

    解了渴了,张宝柱这才道:“金工,有个事啊,我得跟你说一声。你得有个防备……”

    四爷愣了一下:“什么防备?”

    张宝柱的声音就小了起来:“常在我们车间做指导的那个老尤……”

    老尤,是这些工友的叫法。这人是苏国人,在苏国本就是一线的工人,因为技术好,被放在专家团里了。他叫尤里,平时跟大家在一块,也没什么架子。因此,更多的人叫他老尤。

    事关苏国专家的事,那就绝对没有小事。

    四爷就问他:“尤里怎么了?”

    张宝柱警惕的四下看看,才把声音压的更低些说:“老尤跟李翠翠那娘们打的火热,这个你知道吗?”

    四爷还真不知道。他啥时候低级趣味的去关注这些事情了。

    张宝柱好似能感受到四爷的不屑一顾,就忙道:“这事可不能大意……你不注意当然也是难免的……也就是老尤爱跟咱们这些工人在一块闲扯蛋,跟咱们最没距离。在一块常说话吧,咱没把人家国家那一套呜呜哇哇的话学会,反倒叫这小子把咱们的话学会了。李翠翠那个女人你知道的……”

    怎么说话呢?

    她是什么女人我怎么会知道?

    四爷轻咳一声打断了张宝柱:“小心点说话。”说着,还朝前院看了一眼。

    张宝柱跟着四爷的视线往前面瞟了一眼,前院隐隐约约的还能传来林主任和孩子说话的声音。于是,他瞬间就明白过来了,然后又不由的‘嘿’了一声,“我就那么一说,不是单指您。就是说她那人厂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个什么货色。”这么解释了两句,又停下来打量四爷,“我说金工,你不至于的吧。以前也没见你怎么怕林主任呀。”

    “那得分什么事。”四爷一句话把人给堵回去了。

    张宝柱秒懂:你就是说的再文明,解释的再委婉,还不是怕打翻了醋坛子吗?还不是怕老婆吗?

    坚决不认自己爬老婆的四爷又将刚才那个话题给拉回来,“事关苏国专家……这事可不敢信口开河。”

    “是啊!”张宝柱就说,“这事我能不知道厉害关系吗?洪副厂长这么不明不白的回来了,他会咋做?别说是他了,就是我这样的,要是我老婆敢……那我也得先把那奸|夫淫|妇给逮着了,把这个案子往铁案上办。办铁了,才能把自己给洗干净了。是不是这个道理。”

    说的没错啊,可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那天晚上的事哪怕不是李翠翠干的,可要是非要证明是她干的,总能证明的。这个女人呐,浑身就是小辫子还不知道收敛。

    如果如今跟她相好的只是厂里的男人,不管是谁,这事就算是闹大,又能怎么的?

    不外乎本身就不干净的人被冤枉跟那天晚上的事有关而已!

    但那又能怎样,他活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总归是自己不检点了。

    可是这要真是苏国人。

    现在不好办!苏国的老大哥啊,这种外交政策是谁轻易能撼动的吗?真闹起来了,第一个追责的得先是这些翻译。厂里就会说了:你们是跟这些专家最亲近的人,出了这样的事你们连知道都不知道,你们是干啥吃的。

    可是,如今这些苏国专家,谁说不了几句日常用语?平时的生活谁还带着翻译一起的?

    这事说起来,那是真冤枉。

    可要是现在不办,将来办起来就更麻烦。

    两国的友好的,亲如兄弟的关系还能维持多久。

    很快的,就会有个词叫做‘苏|修’!

    所以,难处就难在,现在不能把这事大范围的挑破了,这得顾及苏国那边的感受。要真是说之前的那一场把洪刚冤枉的被调查的案子是因为尤里而引起的,人家会怎么想?事实上尤里确实没参与。这个叫天屈肯定是要嚷的。要嚷,通过什么途径嚷?肯定是一层层的报上去,好叫别的调查组来调查,看看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样的,你们为什么要冤枉这么一个苏国专家。这一查,那就是泥沙俱下,会查出什么来,难说的很。牵扯到这事上的,八|九成这辈子就算是完蛋了。所以得慎重。

    可慎重,也不能一味的瞒着这件事。尤里要是真跟有夫之妇有了不正当关系,那他就是通|奸。哪怕把那晚的事撇开不谈,只这一件,现在隐瞒了,就意味着包庇。如今包庇算是顾全大局,可以后两国的关系恶化了,追查起来,算起了旧账,又该怎么说?

    说你是苏国的间|谍就是轻的。

    自己和桐桐这样的翻译身份,想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把身上的这层亲苏的皮给揭下来都尚且来不及。又怎么好隐瞒这样的事。

    但不管怎么处理这事,首先得查清楚,尤里跟李翠翠,到底是到了哪一步了。

    这事真叫洪刚逮住了砸下了实锤……这事情会发展到哪一步,还真不好说了。

    四爷就说张宝柱:“这事可都别传了,真惊动了上面来查,你们这一个个只图嘴上痛快的,只怕都得请过去……”

    “不就是觉得这事不怎么好,才来找您的吗?”张宝柱拿着菜瓜都没心情吃了,挠了挠头,“您有主意啊,这事该怎么办我们真是……说实话,如今这政治气氛啊,我们都有点怕了。”

    怕被牵连嘛,人之常情。

    四爷就说:“行了,你先回吧。这事,我找其他的几个专家侧面打问打问,要真是真的,那……”

    “当然是真的……”张宝柱蹭一下坐起来,一说起这事来就来劲,“我们亲眼看见两人亲嘴了,这还能有假。老尤自己都说了,这都几年没闻过女儿的味了,你说这孤男寡女的,李翠翠能放过老尤这块肥肉?”

    行行行!行了啊!

    对这些细节他没兴趣:“你先回,跟谁都别提。只当不知道吧。”

    等张宝柱走了,几个孩子睡下了,四爷才跟林雨桐说的。

    可把林雨桐惊的不轻:“尤里……挺好的一人啊!”

    是啊!

    尤里真是挺好的一个人。

    跟谁相处都没架子,平时没事了跟车间的工人一起吹牛打屁,打扑克贴纸条玩的那叫一个溜。然后还爱上了什么特曲二锅头,喝白酒就着花生米和豆腐干,人缘特别好。

    谁家孩子要是要个奶粉啥的,这家伙还能把他自己的供养拿出来跟大家兑换,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不喝奶粉死不了,但是孩子不行。

    苏国国内的环境也不是很好,真要是犯了这样的错误,当时苏国必然是会庇护他的,但等到回到国内,他又会面临什么呢?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林雨桐倒是真希望是张宝柱这些人误会了,不是尤里怎样怎么样了,而是尤里被李翠翠给拉下水了。

    在尤里和李翠翠之间,林雨桐潜意识里都觉得,一定是李翠翠主动的。

    为什么?

    要是尤里想找对象,想在他国找对象,别说他们组织允许不允许,就只厂里很多的漂亮姑娘,他都可以追求。

    为什么会选择李翠翠呢?

    只要有点理智,都不可能选这个女人。她还是疑似有问题的洪刚的妻子呢。

    而李翠翠呢,估计是怕洪刚回来找她的麻烦,她自认是找到了一个可以给她庇护而洪刚又会有几分忌惮的男人。

    可是她不清楚,苏国的环境并不比国内好多少。

    洪刚那件事里,说是李翠翠故弄玄虚,可动过的院子也可能是另一种可能。毕竟有人取走了什么东西。

    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要取走。

    一掺和上外国人的事,这里面就敏感了。

    难道老大哥就不派间|谍或者所谓的观察员吗?

    有人会怀疑尤里的动机有问题。而尤里有没有问题苏国人自己很清楚。如果尤里不是苏国的特殊工作人员,那么他有没有可能是为别国服务的呢。

    他在华国会被当成是苏国的间谍,在苏国又会被当成是西方某国收买的为其从事间谍工作的人员。

    真要如此,尤里才算是掉到深坑里去了。

    林雨桐就问:“是不是得查查这尤里的底子。”别真叫间|谍从眼皮子底下给溜了。

    四爷‘嗯’了一声,然后第二天他直接找了尤里。

    道理就是林雨桐之前说的那个道理,因此,都不用他将这些道理再讲一遍,只要把这里面牵扯到的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告诉他这里面牵扯到了什么人什么事,当然了,说的都是些大家都知道的,然后看着尤里,提醒他:“你该想想你的处境……”

    尤里身上还带着宿醉的酒气,这会子眉头皱了皱:“亲爱的金,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我跟翠翠,是真心相爱的。她说了,会跟我结婚的……”

    “但是她跟洪刚并没有离婚。”四爷提醒他:“她还是别人的妻子。在华国,你已经触犯了法律,罪名叫通|奸……”

    尤里双手捂住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不是怎样的,他却不肯再说了。

    四爷多看了尤里两眼,转身要走了,尤里才道:“谢谢你……金!我会看着处理的……”

    中午回来吃饭,林雨桐就问:“尤里会怎么处理?”

    四爷就说:“正是要看他怎么处理呢。”

    也是!

    不看他怎么处理,怎么能确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不是怀疑谁,是如今这个环境啊,不得不小心小心再小心。

    结果当天晚上,厂里召开紧急会议。林雨桐和四爷都被叫去了。

    骄阳还小,家里幸好有端阳,走的时候倒是也能放心。

    进了会议室,连各个车间的小组长都被叫来了。这次可以算是干部扩大会议。

    为了什么事呢?

    出了大事了!

    尤里自杀了!不过因为自杀未遂被人发现及时给救下来了。

    这件事还小吗?这不是死没死的事,这个动作传递出来的信息就是足以捅破天的大事。一个苏国的专家,在你们厂里工作却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怎么解释?

    赵平拍着桌子喊道:“你们谁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就想不开了。”

    有人就说:“他为啥闹自杀,那得问他去啊。如今来问咱们……咱们上哪知道的。”这大半夜的,累了一天了刚睡下就把大家个拉起来,哪里有这样的?

    这话一出,范云清就呵斥:“你这是什么态度?这能是小事吗?你的政治觉悟呢?这一个闹不好,就是外交事故。你现在告诉我跟你们没关系。我之前一直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是工厂的主人。我们要以厂为家……现在,家里出事了,客人在咱们家里要抹脖子上吊了,你们却说跟你们这些主人没关系?像话吗?”

    这话上升到这个高度,还叫人怎么说话。

    见众人不说话了,范云清才道:“……知道谁今儿接触了尤里吗?”

    今儿只有四爷接触过的吧。

    林雨桐就似笑非笑的看了范云清一眼,她可不信她之前就不知情,只道:“不管谁接触了尤里,他自杀的原因,只怕在这么多人面前说都是不合适的……”

    范云清的表情微微惊讶的一瞬,好似在奇怪为什么林雨桐会站出来说话。她愣了一瞬,表情就和缓起来:“林主任,你有什么要说的?”她为难的看了看坐在大会议室的这么些人,“都叫起来了,一起听听也无妨。林主任要是知道什么,只管说。坐在这里的没有外人……”

    “我其实没什么要说的。”林雨桐的表情很严肃,“我觉得应该把李翠翠请来,她或许对这件事有什么要说的也不一定。”

    李翠翠!

    几个领导的面色都变了!

    赵平先道:“去把李翠翠找来。”

    范云清就起身:“这个人有点像是滚刀肉,还是我……和林主任去吧。”

    林雨桐就看赵平,赵平沉默了半晌才点头:“……小林跟去也好……大半夜的,给范厂长作伴。”

    等林雨桐跟范云清出去了,赵平就拿着烟就往出走,临走的时候,还给四爷使了个眼色。

    四爷也跟着出去了,到了楼道的尽头,赵平才急切的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翠翠拉了尤里下水。”四爷就道,“我今儿就是告诉尤里,李翠翠是有夫之妇……”

    然后呢?

    赵平等着他继续说,他可不信他这么做会毫无缘由。

    四爷就说:“我也不知道是李翠翠拉了尤里下水,还是尤里拉了李翠翠下水……”

    什么意思?

    赵平一瞬间想到了很多,想点烟手都有些抖了,良久之后才道:“要是尤里拉了李翠翠下水,那这事就复杂的很了。咱们先抛开这个可能不谈,只就是论事,我就问一句,他们两人发展到哪一步?”

    问完了,赵平反应过来了,最后这一句问话其实是问了一句蠢话。

    这位半夜三更的都把自己吊在房梁上了,一副一心求死的样子了,还有啥要问的。肯定是发展到了最实质的一步了。

    四爷就问:“尤里是真的一心去死?”

    赵平明白这话的意思,就点头:“是!至少没发现什么破绽。里面的清洁人员和厨师都是咱们的人。今晚上的事,也是咱们自己人发现的。可多维奇突发肠胃炎,肚子疼找人帮忙。可其他人都喝醉了。就只能找尤里帮忙了。结果敲门敲不开,把门踹来,就见人就已经挂在房梁上了。医院也说,再晚上哪怕三五分钟,人也救不回来了。”

    所以,如果没有证据证明尤里做戏,那就只能先把这种猜测扔到一边。

    赵平也明白这一点,一根烟抽完,就道:“走吧!回吧。那么多人等着呢。”

    “那么多人等着呢。”范云清也这么说李翠翠,“衣服穿好就走吧。”

    洪刚也起身了:“怎么回事?她……又干什么了?”

    李翠翠对洪刚的视线,明显瑟缩了一下,然后加快了穿衣服的速度。很显然,她宁愿面对未知的事情,也不愿意面对洪刚。

    洪刚的问话,范云清露出几分怒容来,“她到底哪好了,你要跟她结婚!这个女人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头一次离婚,就攀上了副厂长。这不,跟你还没离呢,又攀上高枝了!祸害了咱们自己的同志就不说,还祸害人家苏……”

    话说到这里,她就顿住了。好像才发现失言一般的顿住了,轻轻的哼了一声。

    林雨桐就发现李翠翠扣衣服的手不停的在颤抖,而洪刚的眼里则闪过一丝什么。

    洪刚他……此刻该感谢范云清才是,当着别人的面,通风报信一般的透漏消息给他。

    出了门,李翠翠没有看范云清,反而急切的拉住林雨桐:“林主任……是不是……是不是他出事了?”

    “他?”范云清问道:“他是谁?”

    李翠翠一下子放开了林雨桐的手,“没……没……没谁……”

    “真的没谁?”范云清问道,“这话你可得想好再说。”

    “真的没谁!”李翠翠挺直了腰背,“真的真的,谁都没有。”

    范云清不再说话了,三个人一路朝办公楼的方向走。

    正走着呢,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林雨桐还以为是洪刚追来了,可再细听,是两个人的脚步声。那个方向是厕所,应该是中途出来上厕所的人。

    远远的就听到一个声音说:“……老尤那家伙,看着怪老实的,没想到也是一肚子花花肠子……”

    另一个声音就说:“不过胆子也太小了,这就自杀了?这才多大点事……”

    李翠翠的脚步一顿,疯了一般的朝后跑去,拽着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的两人:“你们说什么?什么自杀了?谁自杀了?”

    “你……你赶紧放手!”被抓住的高个子就说,“撒手啊!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跟你怎么着了呢。”

    另一个也挣扎,然后看向追过来的范云清:“范厂长,您作证,我们俩可没跟她拉拉扯扯的,是她主动跑过来的……”

    范云清就摆手:“不关你们的事。”然后就呵斥李翠翠,“还不撒手,想干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李翠翠就走。

    李翠翠没反抗,到了林雨桐跟前才说:“林主任,我知道你是好人。你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持身正派的好人,求你告诉我,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老尤他……”

    “自杀未遂!”林雨桐很干脆的给了她答案。

    “真自杀了!”李翠翠的喃喃出声,“怎么就自杀了?为的什么?”

    “为的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范云清又道,“你不知廉耻,就以为人人都跟你一般的不知廉耻。”

    李翠翠的头又低下了,一路走来,都不怎么说话。

    进了大礼堂的时候,苏国专家组的组长已经在坐了,看得出来,他的情绪可不怎么好。

    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不给个满意的答复,是打发不走此人的。

    这位组长的普通话说的勉强,但日常的交流带着手势,还是能沟通的。不过是没达到可以像是尤里那般跟大家闲聊的水平而已。

    一见李翠翠,他就啊哈一声:“你们……你们的……意思……是说尤里跟她……”他伸出两根手指对了对才接着道,“是这样的……很密切……亲密的……男女关系……”

    赵平摇头:“我们正在做调查,是不是的,只有问过当事人才知道。您如今赶过来,想来是尤里已经醒来了。您就没问过尤里,他跟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这组长‘哈’了一声:“赵……厂长……你不会是希望……我去问一个刚……从上帝哪里回来的人吧……”

    “我亲爱的同志。”赵平就笑,“我们布尔什维克的眼里,哪里还有什么上帝。”

    自知失言的组长耸耸肩膀,然后表示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太急切了……”

    赵平就扭脸看向李翠翠:“你来说说吧,你跟尤里到底是什么关系?”

    “赵厂长……”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审问我的妻子,是不是也不该瞒着我这个做丈夫的。”

    洪刚来了,以这样的姿态重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赵平指了指门口的凳子:“老洪坐吧。想着你要休息,也就没请你来。但既然现在来了,就听听也无妨。”他又指向李翠翠:“现在厂里怀疑,尤里的失控自裁,跟你的妻子李翠翠有关。你有什么话说?!”

    洪刚咳嗽了一声,问道:“问我的妻子跟别的男人的自杀是否有关,那倒不如问问另外一个当事人,他是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妻子而自杀?我现在倒是想问问伊万组长,尤里对我妻子做了什么?”

    这话一出,满场寂静。

    谁都没想到,洪刚在替李翠翠说话。

    林雨桐心道:洪刚这是把那天晚上的案子,往尤里身上推吧。

    还别说,只要尤里解释不清楚,事情就好办了。

    组织哪怕没法处理尤里甚至得隐瞒那次事情的真相,但对洪刚,都得是亏欠的。

    洪刚的声音继续传来:“……我不在家,家里就只她一个女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一个单身的女人,自然是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现在我要问问,你们谁看见我的妻子跟哪个男人如何如何了?只要你站出来当着我的面说出来,我就信你!”

    信你才有鬼!

    当着你的面说出来,那等证明那天晚上那个男人不是尤里之后呢,大家都有大嫌疑了。

    谁上赶着说这样的话。

    洪刚轻笑一声:“看!没有人说什么。也没人拿出什么所谓的证据。不过都是以讹传讹,脏我妻子的名声罢了。”他伸出手,拽李翠翠的胳膊,“我的妻子,白璧无瑕,我信她。所以,以我的妻子所谓的水性杨花的传言就说是她害了尤里,我就不能答应。就算是她害了尤里,我倒是想问一句,她为什么没害别人,只害了尤里。这是不是也说明,尤里他自身是有些问题的。”

    这话当然也不算是错了。毕竟男女之间的事,只要是两厢情愿的,那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伊万的面色变了,他站起来激动的说了一大堆,然而大家都没听懂。

    一群人都看四爷和林雨桐,林雨桐就说:“伊万组长说,尤里是个单纯的人,这个大家有目共睹。尤里也说过,他为一个华国的女人动心了,喝醉的时候,他还说过,如果组织批准,他会跟那个女人结婚……一辈子留在华国他也愿意……这么一个人,你们却罗列这样的罪名来对待他……你们的底线呢?”

    洪刚抬头又问了一句:“他可曾说过,为之动心的女人是谁?总不能看上了有夫之妇,然后还要我们为之感动……这恐怕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伊万低头,良久之后才道:“这个他倒是没说。得等他彻底的脱离危险和清醒之后……”

    “那是不是说,他的事其实不一定关我妻子的事。”洪刚看向赵平,“赵厂长,他们是专家没错。但是不能因为他们是专家,就对我们自己人如此……我在这里请求厂领导考虑……考虑考虑将这次的事件和两年前的诡异偷盗案并案……毕竟尤里跟我妻子扯上关系了,要是那件事跟他无关,那也正好可以还他一个清白……”

    可都两年了,那件事还没有调查清楚。

    那根本就是一个无头公案!

    李翠翠心里知道,从自己身上,从跟自己有关的男人身上,找这个答案,方向本身就是错的。自己干没干过,自己很清楚。

    可是这么一查,老尤才算被拉进泥坑了,只要沾上了,就会有印子。

    老尤为什么会自杀?

    她想起来了,他说过,苏国的审查其实更为严苛。

    她曾经慌乱的问他:“那你不能带我走吗?”

    他说:“亲爱的……我是想留下来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会选择留下……”

    这样的甜言蜜语,她听过很多。听过就算了,从来不会去相信这些鬼话的。

    可是,谁知道,他说的竟然是真的!他甚至还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他的组长。

    李翠翠的心里涌起不知道是什么的滋味:老尤他,至少是一个真正尊重过她的男人。他看自己,就是男人看女人,不带丝毫的鄙夷与不屑。跟他在一起,自己活的好像才像个人。

    这一刻,她抬起头来,看向所有人:“……那天晚上的事……我说……我现在就说……”

    这话一出,众人讶异之余,都将视线对准了她。

    李翠翠咬牙:“那件事跟尤里没关系,我找尤里……其实是因为想从他那里换点奶粉牛奶面包……他怎么会跟那天晚上的事有关呢?那天晚上……确实是有人……但不是尤里,是……是……他是……锅炉房的方青田……那个人是他!”

    林雨桐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一池子水搅和的越发浑浊起来了。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手,示意她别着急。

    十几分钟时间,方青田被从值班室带来了,同来的还有程美妮。

    两口子战战兢兢的,很有些畏畏缩缩。

    真的很难想象,像是方青田这样的男人,真的成了李翠翠的入幕之宾。

    方青田一听明白是什么事,就变了脸色:“她胡说!我根本就没有!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家的……”

    “对!”程美妮瞪着李翠翠,恨不能撕了她:“我男人一直在家……”

    “在家?”李翠翠冷笑了一声,从贴身的兜里摸索了好大一会子才拿出个东西,“他要是那晚在家,这是什么!”

    李翠翠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叠起来的纸,赵平示意林雨桐:“看看是什么?”

    那是一张黄历上撕下来的纸,纸上显示的时间,正是出事那一天的时间。而背面则是如狗爬一般的用碳头下来的,已经有些模糊的字,林雨桐念道:“……明晚留门……二点我来……”

    黄历就是放在桌上的,一般厂里放在办公桌上的这种黄历,很少有不撕或是撕错的情况,因为好些人有把黄历当记事本用的习惯。提前标注出来,省的到了日子了,把重要的工作给忘了。这一页纸的正面,还标注领福利的标识,所以,这一天,他肯定是翻到了这一页的日历的。

    李翠翠就道:“这是第二天,我在我家门口的墙缝里发现的。那天晚上,我没偷男人,但是他确实是去过我家的……”

    方青田浑身都跟打摆子似的抖了起来,被这么多人盯着,他怕了,张嘴就道:“……那事不是我干的,我要是干了那事那干啥还留下凭据……我说实话……那天晚上我确实是塞了这个,但是塞完我就上了厕所,就在那条巷子口的那个厕所。我上厕所出来,我看见有个人进了文化宫的侧门……这个人肯定是没上厕所,我在厕所,男女厕所的动静我都听的见……他不在厕所,那他在外面晃悠什么呢?那个人才可疑!查查那天晚上文化宫都有什么人,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赵平就看向苗家富:“查……”

    “不用查,我记得。”苗家富就道:“那天晚上,有几个苏国专家在文化宫……其中,就有尤里……”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27、旧日光阴(3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