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29章 旧日光阴(4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29章 旧日光阴(4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1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29章 旧日光阴(4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41)

    不用四爷回答, 林雨桐就明白了。

    他选的一定是钢铁工业。

    很快就会刮来的那一股大|炼钢铁的风,是很容易借上力的。

    要不然,单凭一个人的力量, 想撬动整栋大厦, 何其艰难。

    以现在的条件, 唯一能做的, 就是借力。

    他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 而这之前,留给他准备的时间不多了。

    跟苏彻底的决裂开, 不光是想尽快的撕下这一层亲苏的皮,更重要的是, 这个翻译的身份太妨碍他办事了。而且不止这些,将来的自主技术与专利,还可能因为跟苏国的专家走的太近而因此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所以, 他做的很果断, 在影射了苏国内部的情况之后, 跟苏国的专家就再没有转圜的余地。

    其实, 这么几年的相处,跟这些专家有感情没有。

    肯定是有的。

    可任何感情, 都不能凌驾在国家利益之上,这是最基本的原则。

    她就说:“土法炼钢,基本上是没有合格的钢材的。我记得有一个统计数字说, 一年的时间, 损失了两百个亿。”

    四爷点头。

    所以啊, 能追回一点损失是一点损失,明知道会损失,但却不想法去补救,晚上是睡不踏实的。

    人啊,就应该有方向,有了方向,就有了干劲。

    如今的研究中心,算是厂里比较清冷的部门了。都认了苏国的专家,反倒是自家的,没人认了。

    林雨桐刚开始还担心,四爷那边没人可用。没想到正常上班的时候,是人不多。但一到晚上,家里可热闹了。有些老技术员,偷偷摸摸的,就上门了。

    十几个人,就在家里的书房里。或是炕上,或是书桌上,埋头在故纸堆里了。

    林雨桐把家里的能用的桌子都挪进去,炕桌也都个摆上。门口的小泥炉上,大水壶里的茶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天凉了,四爷把小烤炉搬进了书房。这玩意烤红薯也不错,里面塞的满满当当的,满屋子都是烤红薯的香甜味儿。

    于是,书房这地方,又开始成了禁地。

    丹阳朝阳骄阳,谁都不许进去。倒是端阳成了例外,在里面帮着打杂。

    这可把丹阳给难受的,“我们老师说叫我回来练练歌曲呢?元旦晚会我们要表演呢?”可家里不允许大声喧哗。

    林雨桐把她打发去厢房:“你把门窗关上,爱怎么唱就怎么唱去。”

    那哪成呢?

    不敢大声唱也起不到练歌的作用啊。

    于是这丫头跑出门,叫厂子里这些都在合唱团的同学去了。不大工夫,就有声音传出来,孩子们的声音洪亮激昂:“……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好比大松树冬夏常青……他不怕风吹雨打……他不怕天寒地冻……他不摇也不动……永远挺立在山巅……”

    歌声传出来的时候,林雨桐都有点恍惚,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艰难而又奋进的战火纷飞的年代。当她不由的跟着哼唱起来的时候,书房里也传来或是激昂,或是奋进,或是低沉的歌声。这叫她不由的笑了起来了。

    不管承认不承认,如今每个人都算的上是革|命人了。

    这个冬天,因为为这样的革|命做贡献的意识,使得整个冬日,无形中多了一抹暖色。哪怕此刻都默默无闻,甚至于偷偷摸摸,但他们都知道,如果他们出成果了,会具有怎样的一种意义。

    而林雨桐家,消耗最多的就是红薯了。

    红薯每个人都是有定量的额度的。用一斤粗粮也可以兑换五斤的红薯,很多人家到了冬天就这么干。好歹能吃饱一些。开了春,只怕红薯都不多了。

    可就是林雨桐把家里的粗粮都拿出去换红薯,也供不住晚上这十多个人一人一两个大红薯啊。

    这就得想办法了。从哪里能弄来红薯呢?

    就是老家也没那么多给她们送的。刘铃铛送来了两大麻袋,但也供不住一个月吃的。

    林雨桐去找苗大嫂,从她家买。

    人家苗家那院子,都快能积极自足了。菜就不说了,这一季的红薯,好家伙,收了两千多斤。人家一家三口要是拿红薯当粮食的吃,反正是饿不着谁。

    但人家毕竟不需要这么多吧。

    林雨桐找过去,直接买了一半,搬回家放到菜窖里去了。

    这些其实算是高价了,几十块钱呢。对林雨桐来说这都不叫啥事。可这把端阳给心疼坏了,“我说给咱家墙上开的暗门,平时堆上柴火也没人发现。晚上了,能从门外出去,墙外面怎么也有小一亩的空地能种呢。要是都种上红薯……咱家能省多少钱啊!”

    省钱都是小事,关键是粮食这东西,不嫌多啊!

    前两年上面的政策还是说‘劝止农民盲目外流’,如今都成了‘制止农民盲目外流’了。这一字之差,很能说明问题。

    城里的粮食供应,还是越来困难了。

    也是!人口剧增,粮食产量上不去,需要的口粮却越来越多了。

    能怎么办呢?

    林雨桐都心动了,“开春吧!开春我跟你叔想想办法。看怎么着能把大家的视线给挡住。”

    要过年了,林雨桐给一家人做衣裳。

    姑娘家的衣服好做,朝阳还是小小子,不太注意穿什么的事。

    倒是端阳,得好好做两身衣服了。林雨桐问他:“中山装行吗?”

    四个兜的中山装,是如今最流行的装束。

    端阳乐的嘿嘿笑:“行!可行了。”

    丹阳瘪嘴:“我今年要列|宁装。”

    小小年纪还列|宁装呢?

    行吧!都给你们做。

    问朝阳呢,朝阳说:“不露屁股。”

    要求很低,只要不穿开裆裤,什么衣服都行。

    四爷却说:“给好好做两身,过年后上学去。”

    又是插班上一年级。

    朝阳有几分‘大惊失色’:“我还没到年龄。”

    这小子在托儿所玩野了。托儿所那地方,就属于那种只要孩子不哭不闹,那就随便撒欢的玩的地方。里面有很多更小的孩子需要花费老师们太多的精力,那么像是朝阳这么大的,不要大人管就能玩的很好的孩子,就随意多了。只要不出托儿所的大门,不干危险的事,那就随意,怎么玩都行。

    去了就是玩,中午跟她舅妈一起吃姥姥送来的午饭。然后再在她舅妈的办公室午睡。睡起来继续玩,晚上他大哥接他回家。吃了晚饭他爸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教他,然后就得去忙了。他还得再花费一个小时,在老妈或是姐姐的监督下把爸爸教的学会学懂记住了。再下来才是玩的时间。

    这日子都习惯了。

    然后现在却说送他去学校,第一反应就是不太想去。然后直接给出了理由:年龄不够。

    丹阳就说:“我上学的时候年龄也不够,但我还是能考第一。”她一本正经的板着脸,“开学就不用大哥送了,你跟我一块上学,放学的时候我到你们教室门口接你……”

    这就是没有争取的可能了呗。

    带着几分蔫头耷脑的,跟他爸提要求:“给我做个乒乓球拍呗。”

    这个可以有!锻炼身体嘛。

    买是很难买到的,做倒是不难。不用四爷做,端阳第二天就给他做了一个,用三合板做的,还怕上面的刺扎到肉上,给上面边缘都订上了废弃的轮胎橡胶。

    好用不好用的,这个就不知道了。反正这小子活泛,拿着就出去跑门口玩去了。

    门口的地方大,又是顶头一家。几个孩子在地上放一排砖,就玩起了乒乓球,还没人打搅。

    这事叫范云清看见了,然后人家就向厂里提议,应该增加体育场,丰富职工的业余文化生活。

    体育场该选在什么位置呢?

    经过多方比较,最终定下来了。就放在联排平房和单独住户中间的那一片空白地方。大概有个七八亩地的大小,用水泥打出来。足球场没有,只有个篮球场,四个篮球架子,一圈围着的都是水泥板搭起来的乒乓球台子。再外围,就是一圈木椅子,围观休息,这地方都不错。

    自从体育场建起来,男人们有乐园了。

    打球的,聊天的,下棋的,都聚集在这一片。

    很快的,这里俨然厂子的另一个中心了。然后宣传科又在两边的墙上刷出来两块黑板。一块出黑板报,及时的叫大家知道方针政策。另一块,张贴厂里的通知公告。

    这个体育场的效果还是有的,至少瞧着整个生活区,有生气多了。

    今年年前,林家有个大事。

    什么事呢?

    林大垚要结婚了。

    常秋云是给二儿子找对象都找的头大了,然后人家年前回来了。说了,要结婚。人都带回来了,如今就在军区的招待所住。

    没这么混蛋的吧。

    你提前跟谁说了。

    常秋云指着大垚愣了半天,都不知道该骂啥了。

    林百川黑着脸,然后给大垚使眼色,朝书房指了指:“你跟老子进来!”

    进去了,林百川脸上的怒容去了一些,大垚直接往靠窗的沙发上一坐,“这事……我也是回来的前两天跟人家说的,人家答应了,我们赶紧打了结婚报告。把我们团长堵在办公室里叫人家给批了。然后我们就回来了……结婚来了。要是写信,信还没我们的腿跑的快!”

    不是这么个事吧!这是不是多少有些草率?

    大垚就说:“她是我们师部通讯连的女兵。不管是背景还是出身,组织都审查过了。而且,我们也不是刚认识,之前在朝|鲜战场上,我们还一起做过战呢。性格挺好的,我娘跟我奶会喜欢的。”说完,又补充说,“当然了,我也挺喜欢的。”

    这小子!

    然后常秋云见了人家姑娘,也确实是挺喜欢的。

    如果说辛甜身上的事一股子柔,那这姑娘就带着几分刚性。

    进了家门,大大方方的叫人,管林百川就首长,敬军礼。

    辛甜在门口洗衣服,她撸起袖子就干。拧被罩床单,看着手上就特别有劲。

    大垚见自家老娘站在窗口朝外看,就笑道:“怎么样?还可以吧。您儿子找媳妇,肯定是可着您的喜好找的。”

    不是那种细眉细眼特精致的姑娘,反倒是有些粗眉大眼,很是疏朗开阔的长相。

    常秋云瞧着也觉得顺眼,可人家姑娘再好,你也不能这么拉回来就要跟人家结婚啊:“她父母呢?征求过人家父母的意见没有?你这不是瞎胡来吗?”

    “组织上批准的。”大垚就说,“之前她也给她父母去过电话了。她父母是做科研工作的,具体在哪里,她都说不准确。而且工作性质和内容呢,还属于保密……别说是我去拜见了,就是她想见父母,也得提前约时间的……她在电话里,把咱们家的情况跟她的父母说了。她爸爸说,有组织帮着审查,他们很放心。如果组织觉得合适,他们没有意见。”

    常秋云就‘嘿’了一声,“这事闹的,真是娶了个媳妇,不认识丈母娘。”

    但是林百川还是觉得,哪怕不能见,也应该跟人家父母通个电话。

    他就说:“红娟啊,结婚是人生大事。你的父母虽说将你的婚事交给组织,但我们作为大垚的长辈,在他要娶到你这么好的一个姑娘的时候,我们做为他的父母,对你的父母表达一下谢意,也是应该的。要不然,真会心有不安。”

    然后辗转了好几下,才算是跟那边通了电话。

    俩亲家在电话里谈的还比较融洽。

    周父对林百川和林家的认识就是:标准军人,标准的军人家庭。

    而林百川对周父和周家的印象是:标准的知识分子,保准的知识分子家庭。

    但不管是军人家庭还是知识分子家庭,在大年三十的时候,还是给这一对新人举行了婚礼。

    常秋云急的直冒火,觉得来不及给儿子准备什么。

    人家周红娟说了:“不用,过两天我们就回部队了。部队安排了宿舍,用的都是部队发的。”

    可再说不用,该准备的还是得准备吧。

    林雨桐给买了两件毛衣,男女款式各一件。女款的是大红色的,低领,比较容易套在军装里面。男款的就是灰色的。

    等两人过了初二要回部队的时候,林雨桐又把熏肘子给拿了两个。

    跟周红娟是这么说的:“这去了,少不了战友们要闹一闹,拿去招待战友吧。”

    周红娟也没客气就接过去了:“成!再加上大哥给的酒,我们就啥也不用准备了。”

    连带着把辛甜也赞了一回。叫人知道,这大嫂子当的不错,很舍得给东西。

    很机灵的姑娘。

    她们其实离家也不远,不过是驻军的地方离省城稍微有点距离,不能轻易离队回来就是了。

    不远有个好处,就是寄送东西很方便。用不了两天就给送过来了。

    这不,隔了三天,林雨桐收到一大包裹。包裹有多大呢,跟麻袋一样大。其实就是麻袋吧!掏出里面的东西,一水的崭新的蓝色棉大衣。

    这玩意可是紧俏的东西。

    丹阳就问:“我二舅妈咋寄来这么多棉衣?”

    那是你舅妈实诚!

    她们就是说闲话的时候说起,说是今年想买个大棉衣也不容易,外面就排不上队了。结果她就说她父母给她寄来不少件,那边气候条件恶劣,发这些衣服发的比较多。用不了的都给她寄来了,看是送人还是干啥,都随意。

    都是随意说的,偏她记住了。还给就给吧,可看这架势,八成是把家里的存货都给这边寄来了吧。

    就是晓星也收到两件,跑来跟林雨桐说:“不行,我得给二嫂子寄点东西去。哪能白拿人家的东西呢。”

    她回去想办法给换了十几斤挂面,再给寄了去。

    就这么有来有往的,倒是没见多生分。

    范云清就说:“原以为你跟你表姐,能相互扶持着走一路。却没想到,到底你是得了你这些哥哥姐姐的济了。就得这样,少些扣扣索索的小算盘,兄弟姐妹才能处的亲近。你娘找儿媳妇,是很有一套的。就是看姑爷,也有准头。”

    一提起范舒拉,林晓星的心情立马糟糕:一起长大的表姐,感情怎么着也是实打实的。可是呢?她如今是被那个年有为给管的,有点分不清好赖了一样。

    见又提起对方,她就说:“快别说那没良心的。我舅和我舅妈那边,她是压根一点都不管的。”

    如今只一心一意的想着跟年有为过日子。

    还觉得没给年有为生下孩子是对不起人家。

    有毛病吧。

    每次都是自己把东西分成两分给舅舅那边寄去,就说一份是自己给的,一份是表姐给的。这么做不是为了表姐怎么怎么的。主要是为了舅舅舅妈,叫他们在老家能放心一些。

    范云清看着晓星就笑了:“你现在这样挺好的……知道为别人想着了……”变了很多了。

    林晓星就叹气:“我想在正式上班之前,叫苏瑾回一趟老家。把他父母给接过来。咱家不管出啥事,苏瑾都没不管过。我有亲人,他也有亲人,如今有自己的院子了,也能住的开了。干脆就接过来吧……”

    范云清沉默了片刻,就说了一声:“好!”她拍了拍闺女的手,“回头找人来,把咱们两家中间的墙再给砌上去。总这么一个院子,也不是事。”

    林晓星家的墙砌起来很快,范云清还是副厂长嘛,来帮忙的人多了去了。

    可是墙砌起来了,苏瑾父母那边却来不了。

    为啥呢?

    苏瑾他爸说了:“我还不到退休的年纪还得上班呢。”

    人家苏瑾的妈也不去:“你岳母是副厂长,还门挨着门住着。我跟你媳妇大声说句话,人家那边都能听见。回头嘴上不说,却给你穿小鞋怎么办?”

    把苏瑾说的哭笑不得:“我岳母不是那样的人。”

    “可别说她是啥样的人。”苏瑾的妈就说:“我光是听你说的那些,就不觉得她是啥好人。我认下的亲家就是被你媳妇叫娘的那个,人家嘴上说话不客气,可这样的人能打交道。你岳母那样的人,我可瞧不出深浅,还是不去为好。你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得让着人家闺女些。再说了,我们跟你们过去,这粮油关系怎么办?如今你也不是不知道,粮油关系想调动可不容易。你说这粮油关系调动不了,这户口怎么可能调动。总不能月月回来领粮食吧。怪费劲的,我们不折腾了。”完了又催苏瑾,“再生一个吧,得抓紧。咱家可就你一个儿子,苏家不能绝后啊!”

    苏瑾吓唬他妈:“您这思想可要不得!闺女也是根!我家那俩闺女不都挺好的。”

    也就你们觉得好,可到底是哪里好了。

    因为孩子的事,本来挺高兴的事,又闹的不欢而散。

    苏瑾一回来,晓星一看那脸,就知道了:“肯定又说生儿子的事了。”她嘟着嘴,“等爱华再大点,我再给你生一个,成不成。”

    又把人给哄回来了。

    这边还想着生孩子,林雨桐家呢,就想着是不是能把墙外的小一亩地偷着收拾出来。

    可还没等收拾呢,又顾不上了。

    先是新开年嘛,开动员大会。

    范云清在上面做会议报告,响应去年十一月份中央关于‘大|跃|进’的领导精神,咱们今年呢,生产任务就重了。初步定下来,生产任务要翻一番。

    这翻一番的话一出口,下面就轰的一声。

    怎么可能呢?咱们压根就没那么大的产能啊。

    “怎么能说不行呢?”范云清在会上拍桌子,“我们要大踏步的前进,不能拖了全国人民的后腿。我们得有信心,一不要怕苦,二不要怕难……”

    等会议结束了,林晓星就说她妈:“您这是胡闹,根本办不到的事,您非要嚷着办到……”

    “谁胡闹?”范云清的面色一下子就严肃起来了,“你这张嘴啊!我要不是亲妈,真得给你缝起来。有些话能想不能说,你说出来这叫什么?这是什么性质你知道吗?以后啊,你干活就行。别张嘴说话。这指标是我定下的吗?是上级给定下的。都已经发到咱们手里了,你妈我能在会上说,大家尽力就好,反正也办不到。能说这样的话吗?我得比大家都有信心,叫大家拼命的干,至于干到什么份上,怎么跟上级领导说,这就不是你该关心的事。”说着,又举起手要拍打林晓星的样子:“你给我管好你的嘴,再有下次你给我试试。”说着又嘀咕,“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孩子。不像你爸也不像我……”

    林晓星哼哼着走了。

    干吧!反正自己又不下车间。

    可要跟着下车间的端阳时间更紧张了,“得赶紧把地给整出来,我们也得跟着师傅干活了。理论课暂时停了。”

    那就别干了!

    至少今年干不成了!

    为啥呢?

    上面又下文件了:全民总动员,排山倒海力‘除四害’。

    广播里说,报纸上写,黑板报上登都不算什么,又开动员大会,放下手里的一切工作,咱们一起除四害吧。

    除四害是卫生运动,早几年发起过一次。那时候援朝战争中,美对东北投放里细菌。带着细菌的毒虫之类的,要清除。于是,有过一次全民卫生运动。

    而这次的,规模更大,要求更具体。

    宣传册子上怎么说的,麻雀老鼠都是贼!偷吃粮食的贼!

    如今大家的口粮都紧张,怎么能纵容贼呢。

    蚊子吸血苍蝇带病啊,这都是必须要除掉的对象。

    对此呢,干部开会,厂里要成立一个‘除四害指挥部’,要领导挂帅!

    于是赵平就成了这个指挥部的总指挥,范云清是副总指挥,然后要在干部中抽调一个领导工作小组。范云清提议:“要不叫林主任兼任。”

    她觉得这是在向林雨桐释放善意。

    给林雨桐吓的啊,赶紧道:“我觉得,应该给一些积极分子同志一些机会。”

    谁积极谁干去,她是受不了那个的。

    于是像是庄婷婷苗大嫂还有戴淑珍陈爱虹这些人就成了主力了。一个个的撸袖子要大干一场。

    可林雨桐能逃脱吗?

    不能啊!

    厂里给每个车间是下了任务的,多少只老鼠,多少斤苍蝇蚊子,多少只麻雀,得交给厂里验收的。

    然后林雨桐作为科长,又把这些给平均下去,每个人多少指标,都得按时完成。

    现在才是春天,苍蝇和蚊子还没有。但是可以找窝的!这个现在不能完成没关系,等天热的时候补上。

    可是老鼠和麻雀,却不能少的。最好是每天给厂里交一次账。

    行吧!那就逮老鼠逮麻雀吧。

    她这边回了家,四爷在正做捕鼠夹呢。几个孩子围到边上。

    丹阳还一脸的质疑:“这行不行啊,我们老师可说了,每天要交一只老鼠尾巴的。”

    朝阳也点头:“我们也交。还要十只麻雀。一只老鼠尾巴能抵五只麻雀……”然后看丹阳,“你们能抵吗?”

    能啊!

    丹阳不知道什么意思,就点头。老师是那么说过。

    朝阳眼睛一下子亮了:“咱们逮老鼠也逮麻雀,麻雀不交行不行,咱们吃麻雀……”

    正说着吃麻雀呢,然后不远处传来嗡嗡嗡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听见苗家的铁蛋在他家的平房上喊了一声:“快看!”

    抬头看去,好家伙,天边乌泱泱的飞来一大片麻雀,遮云蔽日的。

    天色都挡的都暗沉了起来。

    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跑到巷子抬头看,“这哪里来的这么多麻雀?”

    那边一个消息灵通的就说了:“肯定是附近的农场和村子要吆喝着赶麻雀呢。”

    这叫疲劳战!

    千军万马的吆喝,敲锣敲盆子敲尿桶,吓的麻雀不敢落下不停的飞,飞的累了就掉下来了,而另一些机灵的麻雀,在这些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飞走了。另找地界去了。

    这不,一一五上空的麻雀,应该就是这么来的。

    厂里的人就说:“这些人怎么这样啊。把他们的麻雀干啥赶到咱们这一片。”

    好家伙,乌泱泱的一片,怎么办呢?

    麻雀可能真是被吓怕了,不敢落到人多的地方了。可边上不是有沼泽吗?面积还不小呢。

    大家都看着麻雀跟飞鸟入林一般,一个猛子,全扎进那一片了。

    这场景叫大家先是愣,然后才大喜:任务能完成了吧。

    只要干掉这一片的麻雀就行了了。

    于是,当天,由指挥部发指令,全厂上下,一起行动。

    把这一片给围起来,实施剿灭计划。

    这下林雨桐家这边可倒了霉了,墙上的驱蚊的药草全被践踏了。他们家墙上、房上都站的是人。

    别的几个方向,都点起了火堆,一个个的都拿着火把,熏的麻雀辨不清楚东南西北。然后一圈的人手里拿着竿子,竿子上头绑着红旗,有些是网兜。然后呼啸着,吆喝着,挥舞着就是要让麻雀落不下还飞不出去。

    不能点火的林雨桐家这边,就成了薄弱的一环。

    麻雀们呼啦啦的全朝这边撞。

    我的天呐,撞到墙上,门上窗上的都有,砰砰砰的声音络绎不绝。‘哗啦’一声,卧室的玻璃碎了一块。

    丹阳在屋里看着骄阳,这声音吓了姐俩一跳。

    小麻雀叽叽叽的叫,骄阳看看外面,看看姐姐,然后拿了个大篮子,把麻雀抓起来放进去,跌跌撞撞的又给塞到角落里,给篮子里撒了一点饼干渣,就把篮子盖子给盖上了。

    之后又一脸警惕的看丹阳:“……不给……”

    丹阳朝外看看,‘嘘’了一声:“知道了!知道了!肯定不给出去。”

    端阳从墙上跳下来,抓了纸板先把那块碎了玻璃的窗框挡起来了,又说丹阳:“你带着骄阳去你的床上,把床上的折叠门关好。”

    怕麻雀飞进去。

    丹阳的床跟个小房间一样,还是木头做的,在里面安全。不会被吓着。

    跟丹阳说了,又不由分说的把朝阳往房间里塞:“找你姐去。乖!”

    “别啊!”朝阳拿着弹弓不撒手,“我的麻雀……”

    想吃炸雀儿了呢。

    “我给你留着,肯定给你留着。”端阳没给他叫嚷挣扎的机会,直接抱起来塞进去,然后把正房的门从外面彻底给锁起来了。

    家里这边,林雨桐和四爷是顾不上的。因为他们带跟他们科室的人在一起战天斗地灭麻雀呢。

    然后还得统计结果,等统计完之后,得向指挥部交数:看你们科室这次,都收获了多少。

    这工作可一点也不美妙,姚红怀上了,看见这个,就恶心的搁在一边抱着肚子吐。

    可财会科的战斗力毕竟不行,最后一统计,好家伙,是全厂最垫底的。

    人家二车间的人均是财会科的十倍,所以,人家获得了表扬,全车间的每个工人,还能获得一条白毛巾的奖励。

    林雨桐呢?

    属于站在台上被批评的落后分子。

    在这一次‘战役’之后的总结会上,按照规矩,林雨桐是要站在台上做自我批评,然后立下军令状的。以前哪个车间落后了,月底的时候,该车间的车间主任就会说,我们一定会怎么怎么样,然后达到产量多少多少,超过谁谁谁多少多少。

    这不是针对谁,这一套生产劳动比赛,都成了常例了。

    财务科以前是不需要跟谁比较的,要比较最多也就是内务了。看办公室干净不干净,评比个卫生流动红旗什么的。这个财会科没问题啊,他们有的是时间整理内务。

    可这次不一样啊!

    反正就是比不过人家,落后了呗。该她站在上面,接受大家的批评和进行自我批评了。

    这个是允许下面的工友说话提出批评意见的。还得虚心的听着。

    就有人说了:“林科长,你们财会科,一人才平均十五只,你看看人家二车间,人家平均一人一百五十只。这就是差距。你得表个态吧。”说着,人家就又说了:“我代表我们三车间表态,我们车间,力争干到二车间这次数额的十倍……”

    二车间如今都人均一百五十只呢,你要干到他们的十倍,也就是说你们下次平均一人得一千五百只。

    林雨桐嘴角抽抽,看着下面的人争先表态。

    这个说:“我们科室打底都是一千五。”

    那个说:“我们车间起步三千!”

    还有不怕牛皮大的,站起来冲到台上叫嚷:“一千五不够塞牙缝的,三千不够吃一口的,五千勉强不饿肚子。我们车间,争取叫大家吃个刚刚饱,我们的目标是人均九千,怎么样?”

    好!

    下面的掌声如雷鸣。

    掌声过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林雨桐身上,一个个的吆喝着,“林主任,表个态!咱们财务科,人均多少……”

    林雨桐试探着说:“这次十五,我们争取下次……二十?”

    然后下面‘嘁’成一片,都批评说:“主席说,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林主任你这可不是力争上游的态度。”

    这都说成是不听主席的话了,林雨桐还敢坚持说二十吗?她一脸的不可思议的看向台上的领导和台下的工友,“那得定下多大的目标呢?”人家可都开到九千了,难道我要说:“……一万?”

    这两字一出口,不知道谁率先鼓起掌,高声叫了一声:“好!”

    紧跟着,一个个起立鼓掌,叫好声接连不断。

    把林雨桐给气的啊!

    好?

    好个鸟!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29章 旧日光阴(4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