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32.旧日光阴(4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32.旧日光阴(4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2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32.旧日光阴(4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44)

    不管是大麦小麦, 麦苗割了庄稼就算是没收成了。

    估计是农场被偷的多了,很快的,人家的保卫科就带着人巡逻了。听说有些地方都背着枪了,看见有偷青的就鸣枪示警。不过这个农场没有, 场长是个很厚道的老者。人家是这么说的:“不是实在没办法,谁吃那个?行了, 带着人巡逻, 叫他们知道这东西不能偷就行了。”

    麦子这些庄稼是叫人看着, 但是在不好的地上给牲畜种的苜蓿,却刻意的没叫人怎么看管。话是这么说的:“人都吃不饱,还管那些牲口。牲口饿极了不管是啥都能吃, 反正是饿不死……先顾着人吧……”

    于是, 那些苜蓿就成了大家的最爱。

    如今大家都只上半天班,消耗不起那个体力。剩下的半天, 就是各想各的办法去了。

    农场的苜蓿,农场的野菜, 都是大家的目标。于是, 到了农场就发现, 附近乌泱泱的到处是人。

    谁家要是有在农场的亲戚, 那可占便宜了。人家麦地里拔出来的草里, 其实大部分都是能吃的野菜。不叫进麦地没关系, 只等着捡人家的草呢。

    苗大嫂这些人呢, 就跟人家说:“我们帮你们除草, 你们叫我们把野菜带走就行。”

    然后很多大人带着孩子, 就帮人家义务劳动,为的就是拿那点野菜回去糊口。

    不过相对的,林家的口粮是比较宽松的。

    林百川的供给能充足一些。而且,部队有军垦农场,人家是能实现自足自足的。水利工程相对地方好了不知道多少,如今就是这样,能灌溉的地方,收成还是有的。所以,像是林百川这样的情况,粮食虽然配额有限,但是一些老部下提供的一些野兔野鸡,各色的菜蔬,家里还是吃不完的。

    他的意思呢,是想把几个孩子都接到林家。不管怎么着,他的供给能把孩子糊弄饱了。

    但是骄阳还不怎么乐意去。

    在家里呢,是各色的饼干桃酥,也不缺。说实话,她没觉得挨饿了。但是去姥姥家,吃饱肯定也能吃饱,肉啊蛋的都能吃点,但是想吃的尽兴,还得是在自己家里。孩子天生就护食,好像也明白家里有粮食的事不能叫太多的人知道。不能跟人家说自己天天吃很多好东西。于是不想去又不好直说,就跟姥姥姥爷说:“都留给弟弟还有太姥姥吃!”

    弟弟是说跃进,太姥姥是说林老太。

    是说叫老的吃小的吃,她这样的不用吃。

    小手摆的跟招财猫似的,还说:“我有空肯定去玩。”

    把林百川给逗的:“哟!咱们骄阳还挺忙。”

    “嗯呢!可忙!”郑重其事的样子。

    常秋云看见自家这孙子孙女一个个的小脸白嫩嫩,肥嘟嘟的,红扑扑的,还有啥不知道的。再有,每隔上几天,闺女就给家里送一次她自己烤的小蛋糕。松松软软的,老太太和援朝爱吃,她就老送。这还不知道啥意思吗?闺女的日子过的比自家还要富足。姑爷有本事,没叫闺女跟着挨饿。这对爹妈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

    补贴子女爹妈不心疼,但要是子女不需要仰仗爹妈,那这当爹妈的才算是真的放心了。

    常秋云把揣在怀里的熏肉给林雨桐放下:“有空了带孩子回去吃饭,家里不缺你们一口吃的。”

    林雨桐又给提了半篮子的麻饼,“叫我奶用羊奶泡着吃。”

    从这边出来了,常秋云就看了林百川一眼,主动说:“去晓星那边瞧瞧去。”

    林百川伸手拉常秋云的手,使劲的攥了攥。

    常秋云甩开他:“叫孩子们看见。”

    晓星家的门就是普通的木头门板的门,推开门,俩孩子坐着台阶上对着厨房的方向。厨房里烟熏火燎的,能听见两口子的咳嗽声。

    援华看见两人,眼睛一亮:“姥爷……姥姥……”

    孩子管常秋云叫姥姥,管范云清叫外婆。

    这边两人应了,厨房里的人听见了都探出头来:“爸,娘。”

    林百川摸了摸俩孩子的脸:“跟姥爷说,吃的饱吗?”

    俩孩子看父母,然后低头。

    林百川蹲下来问援华:“跟姥爷还不能说?”

    “去姨妈家能吃饱。但是我妈不叫我去。”援华蚊子哼哼似的,这么说。

    常秋云就说:“你们也是,你姐是外人吗?她有一口吃的让给孩子吃半口还不许了……”

    “我姐那边四个孩子呢。”林晓星就道,“哪能叫她们去给我姐添乱?我姐已经够照顾我们了,啥好饭都不忘了给她们送,还能叫我姐养着她们?”

    常秋云就牵着俩孩子往外走:“你姐养着不合适,叫你爸养着。”

    “娘!”林晓星跟苏瑾在后面追,“您这……家里还有援朝和跃进呢……”

    常秋云只不言语,拉着俩孩子走她的,跟孩子低声道:“跟姥姥回家,姥姥给你们包饺子……”

    然后俩孩子一下子跑起来了,好像怕被父母给抓回去。

    林百川却去了晓星的厨房掀开锅盖,里面是苜蓿伴着玉米面捏出来的菜团子,“就你们俩吃吧。孩子不用你们管了。”

    两人一人二十一斤粮食,要是搭着菜吃,是基本能吃个七八成饱的。

    “爸!”林晓星拉住林百川:“我……”

    “行了!”林百川拍了拍晓星,“有难处就回家,家里总有你一口饭吃。”

    常秋云在这边看过孩子,厂里的好些人就都认识。她牵着俩孩子往出走,见了厂里人就相互打招呼吗?

    人家问说:“婶子,这是干嘛啊?”

    常秋云乐呵呵的:“接外孙女家去。看把俩孩子给瘦的!”

    如今这粮食多金贵啊!

    常秋云跟林晓星是啥样的关系大家不是不知道。

    这个时候有口吃的不给自己的儿孙,反而带着晓星家的俩闺女。能这么念着,就不错了。

    就有人逗孩子:“去吃好吃的回来……来我家找妞妞玩。”

    援华就笑眯眯:“我不回来了……跟姥姥姥爷回家去住了……”

    常秋云就说:“对!我们暂时不回来了。”

    还是长期养着啊。

    等常秋云和林百川走了,好些人就都说晓星:“你娘对你真是十个头的。”

    十个头,就是心意十足,不掺杂一点假的。

    范云清知道了就过去,拉着晓星就叹气:“看!听我的话没错吧。你爸心里不是不疼你。你娘吧……是难得的聪明人……”

    林晓星不爱听这些话,就道:“这跟聪明不聪明有啥关系。”

    范云清心里苦笑:这个傻姑娘!

    见闺女不乐意听,她也就不说了,转移了话题:“你姐家的几个也去了?”

    “应该没有。”林晓星就道,“我姐夫的路子广,家里应该还能凑活……”

    一句路子广,倒是给了范云清启示了:自己的没门路买黑市的粮食没关系,有人估计是有门路的。

    这一刻,她想到了老安的老婆,党春华。

    有人谋划着买黑市的粮食,但有些人打算开荒了。

    晚上的时候,四爷林雨桐连带着端阳,去墙的另一边,打算把这一片地个开出来。

    原来是有一亩地的样子,但如今干旱,沼泽边缘的水也早不见踪影了。

    本来是想开荒的,如今四爷倒是打消了这个主意。这一片太大了,几十亩地呢,水都退的差不多了。

    要是开出来种红薯,说实话,该是很有些收成。

    自己能想到这里,别人迟早也会想到这里。到时候叫人家发现了,反倒是不好了。

    这道理跟端阳一说,把端阳心疼的啊。

    不光是不能自己种了,自家墙边的这一片还得好好掩饰一番。那个洞,至少得填上一半。

    把这些都处理好了,四爷就直接找赵平去了,问是不是厂里把那块荒地给开出来,种点红薯这好歹是收成啊。

    赵平一拍脑袋:“得亏你提醒,要不然误了农时了。”

    种!当然得种!

    不光是那一片荒地得种,凡是厂里的空地都要种。花坛里的花,都可以拔了,咱都种红薯。多收一个说不得就能多救一个人。

    于是,林雨桐家门口跟荒地隔着的墙被推倒了。

    后半晌不上班的时候,乌泱泱的都上了这一片荒地了。

    这一片原先是湿地,地下水比别处自然是充沛些的。打了压力井,就能浇灌。

    一时间,这地方给了全厂人希望。

    四爷呢,也没闲着。跟随大溜,去荒地上帮忙。但是晚上的时候,带着几个孩子,在做木头架子。而林雨桐呢,则用在荒地上弄回来的荆条,编制一些宽浅的筐子。

    给筐子里装上土,然后放在木架子上,里面也一样种红薯。

    院子本来就不小,再是立体的种植方式,从走廊到天井,摆放的密密麻麻的。高处都得端阳站在凳子上才能够得着。

    唯一麻烦的就是浇水。每天得花费大量的时间,但都只上半天班的人,不找点事干,闲着能干啥?

    当然了,红薯这东西,也就是长苗的时候比较费事一点。等长起来了,倒是不需要那么多水。这玩意本来就是比较抗旱的作物。

    见四爷家这么弄呢,好些住平房的也都有样学样。做不来架子,那就不做架子。就在自家的平房顶上,屋子门口这些地方,摆上十几个二十个这样的筐子还是能的。也不多想,一个筐子要是能产五十斤,那这十个筐子还产一千斤呢。有这一千斤,一家人说啥也是饿不死的。

    这把住楼房和筒子楼的人能给急死。

    咋办呢?

    他们把体育场给瓜分了。各家是各家的,筐子把体育场摆的满满当当。

    整个一一五,只要是露出泥土的地方,都种上了红薯。路两边,厕所的门口,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大家办不到的。

    连各个办公室里的盆栽,都拔了花种上这玩意,摆在阳光照的到的地方。

    往年还有人种菜,今年也就林雨桐家后院的两分菜地还种着菜,别人家,谁浪费那些土地。

    林雨桐这边也是房屋盖的多,没空余的地方,像是人家没怎么盖房子的人家,小半亩地呢,都种红薯收获小不了的。

    所以,一开春,除了野菜能当菜,谁还轻易吃菜?

    等红薯苗长起来了,大家都有菜吃了。见长的比较旺盛的红薯苗,就间或着掐一点叶子。这样更有利于红薯生长。所以大家也都这么干,很节制的掐红薯叶子。

    所以,今年的主要蔬菜,就是红薯叶子。

    红薯是甜的,这红薯叶子,也有股子甜味。掐了叶子用水焯了伴着吃,或是活着面做菜馒头菜疙瘩。叶子带的那点茎,焯水吃也行,直接炒了吃也可以。炒的时候是不放油的,大部分是给锅里点上一点酱油,放进去翻炒,觉得快焦了,加点水放点盐就这样。有那条件稍微好点的呢,就用那种一小片带着肥肉的猪皮擦擦锅,然后再炒菜。就这东西,还不敢敞开了吃。红薯叶子阴干了,存起来,这到冬天拿出来也是口吃食不是?

    家家户户桌上的菜都是那样,说起来几盘子菜,但其实呢?

    一盘子蒜泥红薯叶子,一盘子清炒红薯叶子。一盘子凉拌红薯茎,一盘子清炒红薯茎。

    还都自我调侃呢。

    这个说:今儿吃的啥饭啊!

    那个说:今儿吃的好,四菜一碗饭。

    四菜就是那四道菜,饭嘛,就是红薯叶子加上玉米面活在一起蒸出来麦饭。

    要是吃腻了也能换个花样的。

    换成榆树叶子,槐树叶子。榆钱长老了也能吃,虽然口感不好,但比起其他来,算是不差了。还有槐树,摘槐花那是连同槐树叶子一块扒拉呢。谁还往出挑拣,就是槐树叶子跟花儿一起,回家随便抓一把面放进去搅一搅蒸熟了就下肚了。

    像是吴老太这样的,人家没事的时候,就拎着袋子,把杨树叶柳树叶都收集起来。装在袋子里阴干着。好些人都以为老太太养着牲口呢,看是养羊还是养啥的,都问呢。

    老太太就笑:“这东西能吃呢。别嫌弃不好吃,有的吃就行。”

    柳树芽林雨桐见人吃过,但是长老的柳树叶子,真没怎么见人吃过。更何况是杨树叶子了,想想都觉得可怕的不行。

    但是老人说了:“这旱起来,谁知道呢?老天要是给饭,大家就能活命,要是老天不给饭,咱也不能等着饿死。等真没吃的时候,土都吃。杨树叶子怎么了?不就是苦了一点吗?吃不死人的,都是粮食。”

    但就是这样,愿意要这种树叶的人也不多。

    范云清看老太太这样,心里难受。说实话,老太太对俩孩子是真好。还有吴三树,那真是省下口粮紧着两个孩子吃呢。

    人心都是肉做的,她心里能好受吗?

    上次舒拉拿着饭盒,饭盒里装着肉包子,给年有为送饭去了。结果远远的见了自己带着两孩子,就把网兜往身后一藏。你说这事闹的!而自己为啥知道那孩子拿的是肉包子呢?是因为舒拉的邻居想故意挑事,看见舒拉的动作了,就说了:“哟!这是蒸了肉包子都不敢叫表妹表弟吃吧。”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去年的日子还没如今这么艰难呢。

    今年是更艰难了,舒拉见了自己这当姑姑的都躲着走了。他们两口子没孩子,所以没负担。虽然现在放电影今年没啥油水了,但两人都有二十一斤粮食,再搭上一点蔬菜啥的,混个七八分饱是行的。两人还都不是重体力劳动者,谈不上饿肚子。

    自己这边两个累赘,晓星那边两个累赘。她是怕拖累了她。

    有时候生气,但还是尽量去理解,想着哥嫂,也不该跟孩子计较。可看着一个本来跟自己没啥关系的老人,几乎是无私的把粮食拿给两个孩子吃,再一对比亲人。那一刻,她在谁面前都没有的羞愧之心,却在面对老人的时候升腾了起来。

    这个干娘啊!

    比亲娘又差哪里了?

    把老人接来,一天的福都没享受,倒是叫老人跟着饿肚子。老人要是不来,在吴家的老家呆在村子里。那人家村子肯定会把象征意义极大的老人家照顾的很好的。谁饿肚子都不会叫老人饿肚子。

    想想这些,她心里焦灼不安。正难受呢,没两天,正在办公室呢,接到人事科的电话,说是晓星在办公室晕倒了。

    那一刻,她几乎天旋地转。

    急匆匆的赶到医院,医生说:怀孕了,营养不良才晕倒的,贫血的有些厉害。

    这状况,医院能怎么办呢?

    医生只说:“回去吧,吃几天饱饭,增加点营养,就好了。”

    可是这就是最难办的。

    林家能拿的出来,可别说晓星了,就是范云清也张不开这个嘴。那俩孩子还在林家养着呢。半大的孩子最是不能省的时候。孩子回来过几次,到了饭点就回姥爷家。一看就知道吃的好,比在家胖了不止一圈。

    所以,再厚的脸皮也不能说再给晓星要补养身体的东西。

    这个时候,她这个当妈的,却真真是一个鸡蛋都给孩子拿不出来。

    说不清楚是懊丧还是别的,从来没有的那种无力几乎叫她整个人崩溃。

    还是林雨桐得了消息,又是鸡蛋又是红糖,又是小米白面的给送来了,“吃吧!吃完了,我再叫你姐夫去想办法。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孩子的营养很要紧。”

    随后,每天叫丹阳都把后院的菜摘一点给晓星送去,营养要均衡。

    辛甜不知道听哪个送孩子的家长说了一声,就找了大原同事的媳妇,人家在机关食堂上班,别处没有的供应,她们那地方是有的。从人家手里买了三斤多的猪板油给送去,“还是吃的没油水,这个先吃着,我叫你大哥想办法着呢。”

    端阳呢,晚上没事,就跟一伙子小伙子在家边上的那一大片子红薯地里套野兔。

    这些野物多机灵啊,哪里有吃的就往哪里来。

    有这一片红薯吸引着,附近不少野物都往这边跑。哪怕是下套子的人多了,但也常不常的有些收获。

    兔肉不敢给孕妇吃的,但那天不知道什么运道,逮到一只大刺猬。骄阳想留着自己养,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给小姨吧。”

    几个孩子剥皮收拾,弄干净了给晓星送去了。

    晓星本来到了孕吐的月份,吃什么都吐。但那天那顿刺猬肉之后,就不吐了。

    她跟人家说:“可神了,多亏了我们家端阳了。要是再不好,都对不住一大家子的心意。”

    苏瑾那真是不好意思的不行,没本事嘛!老婆孩子都得靠着老丈人家养着。怎么表达心意呢?干脆也不给苏联专家做翻译了,开始前前后后的,给四爷打下手。

    范云清是把一切都看见眼里,几晚上辗转反侧,到底是下定了决心。拿了一根金条出来。

    不管怎么样,人总得把日子过好。

    老人得吃饱,孩子得吃好,孕妇不能马虎。

    于是,这一天她跟赵平请了半天的假,“……我今儿得出厂一趟,去看个老战友,她那边孩子多……日子还不定怎么样呢。”

    赵平见她手里拎着一大捆子红薯藤,就了然的点头:“是,去瞧瞧吧。”

    然后范云清直接去了安宝贵家,今儿不是周末,安宝贵肯定不在。不过党春华肯定在!她在少年宫上班呢。孩子们连学校都只去半天,谁还有精力往少年宫跑。

    这个时候,正好是早上,这家的孩子肯定也在学校。家里只有党春华一个人,这是再好没有的事了。

    敲了门,就等在外面。

    党春华带着笑开门,看见范云清来了脸上就僵硬了一瞬:“……你怎么来……你这么来之前不打声招呼,叫老安在家里等着多好……”

    范云清笑着将红薯藤拎起来:“今早才摘下的,挺新鲜的。想着给你们送来。”

    这东西别人家稀罕,党春华是不稀罕的。老安又高升了,供应不错,一家人不至于到吃不饱的程度。

    但她还是热情的接过来,又请人进来,把桌上的甜瓜往前推了推:“你尝尝,今年天旱,庄稼不好,但是这瓜却甜,熟的还早,就是个头都不大。”

    范云清看着桌上绿里偷着白的甜瓜,伸手拿了,却又小心翼翼的摩挲着,“嫂子,我能带回去不?我大闺女又有身子了,这孩子最近有点害口……”

    她的脸有些泛红,这辈子没做过这种主动跟人家要吃的的事。

    党春华愣了一下,低头掩饰了眼里那一抹鄙夷,这才笑道:“……家里还有……我家孩子都不怎么爱吃……我瞧着有几个不太熟……你要是不嫌弃,就都拿去……”

    不太熟的给我吗?

    可……以!

    范云清心里几乎是咬牙切齿,这是有意对自己说话带刺了。

    她笑着应了,就道:“……也不怕嫂子笑话,这孩子从肚子里蹦出来,那就是身上掉下来的肉。别人心疼不心疼的,当妈的总得心疼。我家那闺女都是两孩子的妈了,肚子里这个都是第三个了,可我这当妈的,还是不能放心。一看见她怀着孩子还吃不好,我的心啊,就跟针扎似的。我不是那心狠的妈,只想着自己吃饱穿暖,不想着孩子到底是死是活……”说着,就对党春华笑了笑,“你说是吧?嫂子。”

    这话叫党春华的脸一瞬间就白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范云清盯着她扬起嘴角,“有些人说我心狠,说我这人啊,有些不择手段。可我再不择手段,也还算有底线。我……就是再苦再难,至少我不会丢弃孩子不管……”

    “别说了!”党春华有些坐立难安,咬着嘴唇道:“我们的供给,也是有限的。少了多少,少了什么,老安回来是要问的。这一问什么都瞒不住了。要不是这样,我分出一半给你又如何……”

    “嫂子想哪去了?”范云清一脸你误解我的样子,“我怎么能要你们的口粮呢?”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金条塞过去:“这些,嫂子收着……我想拿它换粮食……”

    党春华意外的看向范云清:“这……是什么意思?”

    “嫂子,你心里不安稳,说到底,是因为你所有的一切都得靠着老安。”范云清声音里带着几分蛊惑,“可我为啥就能不靠男人呢?因为……”她的手指点了点金条,“因为我有它。它是个好东西,也是个坏东西。放在我手里这就是坏东西,我得藏着掖着,不能叫人发现。可在你和老安手里,这说不得就是好东西。这东西谁不喜欢?托人办事用的到呢。当然了,有些人不收它,但还是有人愿意收它的。只要找对门路,老安还能再往上走两步。而我呢?要的也不多。就是一家老小的口粮……想来,这个就是不通过老安,以嫂子的本事,也能给我解决吧。别的地方没粮食,这农场我不信也没粮食。他们怎么不得留够七八千斤的种子粮。这种子可都有富裕的。我不多要,不管是什么粮食,给我三千斤就好。”

    一根金条,在黑市也就换这么多了。

    这个价钱是公道的。

    党春华就道:“在外面找人……不是也能买来。”为什么偏偏找我?

    “安全啊!”范云清笑了笑:“就算此刻有人闯进来,你说的清这金条是你的还是我的?我出身不好,你的出身也经不起细究。咱们俩同舟共济,我出钱,你出力,连着手,把日子过好,不就行了。”

    党春华摇头:“老安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不叫老安知道对嫂子来说……难吗?”范云清笑道:“下面想巴结老安的人多了去了,我就不信,你所有的礼都不收?”

    说着,就看了看桌上的甜瓜。这东西肯定不在供应之中的。

    党春华的眼神有些飘忽:“我要想想……”

    “那你慢慢想。”范云清起身,“我去找别人也行……”

    “别!”党春华深吸一口气:“最后一次,下不为例。这事坚决不能叫老安知道。”

    “当然!”范云清点头,“我这人,嘴紧。”

    党春华明白,这不光是说会瞒着老安这事,还会瞒着老安关于破军的事。

    一想起那孩子,她的心又颤了颤:“我会想办法多弄点吃的……你要是还能见到他……帮我接济一下……”

    范云清脸上的表情这才缓和了,说了一声:“好!”之后,就又低声跟党春华耳语了一番。

    这些事,当真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

    林雨桐知道的时候,是家门被敲响,但是门口莫名其妙的多了两袋子粮食的时候。

    她开了门,外面没人。

    追出去两步,巷子里空空荡荡的。

    等她把袋子拎进去关了门,就从门缝里朝外看。

    果然,不大功夫就见个人影从红薯地里出来了,再细看,才发现是范云清手里拿着一把红薯叶子往回走呢。她猛地打开门:“范厂长,大半夜的来掐叶子做饭吗?”

    “啊……”范云清吓了一跳,见是林雨桐就笑了笑,“吴荣想吃面条,我给做菜面吃,过来掐点嫩叶子。”

    可她家只盖了正房,大院子都空着呢。种的满满当当的都是红薯,哪里就掐不到几片叶子非得跑来。

    等范云清跑远了,林雨桐却摇头。心里多少也猜到一点缘由。

    但既然孩子认下了,自己和四爷就养的起。犯不着拿别人的东西。

    所以,等到半夜的时候,林雨桐又把这粮食给还回去了。

    不是放在门口,是放在范云清院子里的。给人的感觉像是站在墙上把粮食袋子轻轻的放进去的。

    吴三树发现这两袋子粮食,就悄悄的叫范云清:“……又给送回来了。”

    拉粮食不能被人家知道,只叫了吴三树和苏瑾,偷偷摸摸的,反正给弄回来了。

    粮食给了晓星那边一半,晓星当天就拿了些粮食给林家送去,顺便接俩孩子回来。而林雨桐这边了,范云清就说:“那孩子对晓星不错,我想给她,她肯定不要。不如偷着送去……”

    吴三树信这话的。就帮着给扛过去了。谁知道人家没收,还猜到是谁给的,又直接给还回来了。

    范云清心里叹气,也知道了林雨桐在端阳的事上,是啥都明白,啥都装糊涂。

    她叹了一声:“那就算了。等真需要的时候,再送过去吧。”

    范云清给的林雨桐没要,不过晓星给的,林雨桐倒是接了。接了东西她就说晓星,“还是省着点,眼看又要添一张嘴……”

    晓星嗯嗯着点头,“挨了饿了,知道厉害了。”

    大家都知道厉害了!这老太爷无情起来,那是真无情。说是不下雨,就真一滴雨也没有。

    到了天热的时候,别说浇灌了,就是吃水都开始变的困难了。

    有自家院子的这边还好点,这当初都是沼泽湿地,地下水相对丰沛。反正自给自足的话,是够用的。虽然是一会子能压上水,一会子又压不上水,但总体上,断断续续的还能用。押了一缸水然后让井歇上半天,晚上再抽还能抽上来。这种情况就是有水了压出来就得存在水缸里,再想跟以前一样用的时候再压,那就有些难了。

    压力井这种情况,就导致平房那一片真的开始吃水困难了。林雨桐这一片,是一家一个压力井。那不可能在家里没事不停的压水吧。但是平房那边不一样的,他们是一大排平房公用一个压力井,住户多,人口多。你家不用我家用,反正井是歇不成的。如此一来,那点水哪里够用?

    这不?水就变的紧张了起来。

    这么多人要生活呢,没有水怎么办?

    去筒子楼或者是去办公区域的自来水笼头那里接水?

    不行!自来水是市政管。市政已经开始限时供水了!

    一片一片的轮,一片就给两小时的供水时间。筒子楼那么多住户呢,自己存水都来不及呢,哪里还轮得到其他人。

    办公区域倒是行,但是水龙头却少啊!一家一家的排,轮不了几户就停水了。

    从来没有过像是如今这样,吃个水都千难万难的。

    厂里都想着找市政协调呢,结果那片种红薯的沼泽地这次又救了大家。

    那一片的地上的水大部分都干涸了,只有中间区域的那一点点,还是泥潭子。

    可泥潭怎么了?只要还是稀泥,这一块的地下,证明还是有地下水的。

    结果挨着这一圈打压力井,果然,个个出水都很猛。

    于是,林雨桐家门口热闹起来了。早早晚晚的,都是络绎不绝的挑水的人。有些人更有意思,嫌弃挑水到家里洗衣服太费力气,就干脆把衣裳拿到林雨桐门口那一片的地界,直接在这里洗不就完了,多近便啊!

    好家伙!这下子,家门口都快变成菜市场了。那么多人一起洗衣服,脏水都泼在门口了。路面湿漉漉的就不说了,夏天多招惹蚊子啊。而且这些人特别有意思,常喊孩子帮忙。

    这个说:“给嬢嬢拿你家的板凳坐坐。”

    那个说:“给婶婶搭把手拧个衣服。”

    然后第二天,端阳一大早就把弟弟妹妹送林家去了:我们在家都舍不得使唤呢!你们倒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32.旧日光阴(4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