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235章 旧日光阴(4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35章 旧日光阴(4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2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35章 旧日光阴(4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47)

    又是一个没下雪的冬过去,一打春, 飘了一点零星的雨丝之后, 又没动静了。

    春荒又一次来到了。

    今年红薯秧子育苗育的特别早, 是想尽早的种下去尽早的收获, 以期待还能种第二茬。

    一到下午的时候, 都特别积极的跑到荒地上,平整土地, 等着栽苗。

    苗栽下了,得用桶提水,然后用瓢一瓢一瓢的去浇水。这还不算完,苗子栽的早嘛,还怕一场倒春寒来了, 把苗子给冻死了。怎么办呢?

    隔上一段距离就放在一堆湿柴火,想办法点起来,放烟。

    好家伙,住在这荒地边上, 家里整烟雾缭绕的。唯一的好处就是自家在筐子里种的红薯,不用格外的护着了。它们全在烟雾的保护之下。

    四爷答应给老家的红薯秧子,连同各家需要的秧子,都在秧棚里育着呢。都不敢提前种的。

    许是去年在筐子里种红薯,效益还不差。今年各家都准备了更多的筐子。连屋顶上都摆上了。尤其是住着平房的人家, 平房上面一排排的, 等过段时间, 一定很好看, 全都是绿油油的。

    往年这个时候,就数端阳在家里干的多。可今年呢?这子有点神秘,跟厂里几个跟他大差不多的伙子一道,吃了晚饭就出去,不到半夜不回来。

    每次回来就一身的土。

    林雨桐和四爷不问,都知道他这是去干啥了。肯定是不知道踅摸到什么地方,偷摸着种红薯去了。

    大人不问,但是丹阳和朝阳问啊,“干啥去了?为啥不带我们啊?”

    端阳敢带吗?

    “那地方带你们不合适。”他这么。

    怎么就不合适了?

    端阳怎么着都不,四爷背着孩子就跟桐桐:“肯定在火葬场背后那一片……”

    火葬场偏僻就不了,背后还有一片荒林子。林子的背后,谁知道呢?

    谁闲的没事干跑那儿去干啥!

    等闲没事的话,白都没有人去那个方向。

    这几个子倒是有心眼,选了那么个地方。

    伙子长大了,四爷不会管的叫孩子束手束脚,只要不出格,折腾去呗。

    结果这一伙子十来个大伙子这晚上回来,给闹出件大事。

    火葬场那地方,一般人夜里去的话都发毛。也就是这些血气方刚,有点中二,一个比一个吹的大的,觉得他们百邪不侵,没事!都是新社会的新青年,还怕那一套封建迷信。

    于是,一个那个林子背后是个沟,沟里的地湿,几十亩大的地方呢。另一个就,管它呢,先种上再,总比饿肚子强。

    半大的伙子嘛,本来就正是能吃的年纪。

    想起饿肚子的滋味,啥也顾不上了。干吧!

    这段时间干的其实也差不多了吧,晚上回来一伙子心情还挺好的。端阳还出主意:“等热了,咱们找点绿纱,弄几个绿灯笼。就是在那一片走动的时候,也给手电筒的前面罩上一层绿纱……”

    几个人嘻嘻哈哈,觉得这主意是真不错。

    别管怎么着,荒郊野外的,半夜三更的,看见绿莹莹的东西,想到的都是鬼火。哪怕懂鬼火缘由的人,心里都犯嘀咕,更何况是这个时候这些知识还远远没普及。这点东西不复杂,但是肯定能把人给唬住了。

    走到了大道上的时候,几个人嘀嘀咕咕的,有有笑的,好不热闹。

    这一走一个来时才能回到厂里,越走就越累,也没人话了。一个挨着一个走着吧。

    正走着呢,厂子在月光下都能看见朦胧的轮廓了。突然,几个饶脚步顿住了。

    那路边的荒草地里,是啥声音啊?

    城子就:“那一片还有地窝子,是不是里面又住上出来要饭的人了。”

    铁蛋摇头:“保卫科把地窝子都给封住了。就怕有人饿极两厂里霍霍……”

    那是啥动静啊?

    刚从火葬场回来,又听到这动静,心里就不由的发毛啊!

    赵重山就:“怕个球啊!我去看看,你们等着。”

    这家伙是厂长赵平家的远房侄子,有点彪呼呼的。还真就过去了!

    这一过去,揪住两人。

    衣冠不整的,又是一男一女,正干那事呢。

    而男的,端阳还真认识。就是范舒拉的男人,那个放电影的年有为。

    可女人,却没人认识。看穿戴,不像是城里的。倒像是要饭出来的。

    年有为就跪下求啊:“各位兄弟……不……各位大哥……大叔……大爷……只要你们今儿放了我,我年有为以后给你们当牛做马……”

    可这不是一个人发现的,是十几个人同时发现的。

    一个人两个饶,还可能替你保密。

    这么多人呢?哪里有什么秘密!

    端阳觉得这年有为脑子也是不怎么好使,这个时间你不管不顾提着裤子就跑呗。

    捉|奸捉双啊,先从现场跑了再呗。

    结果在这里求啊求的,求管屁用啊!

    果然,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谁能行呢?行不就是思想有问题包庇罪犯嘛!

    然后给揪回厂里了。

    从头到尾,这女人都很安静,也不反抗,叫怎么着就怎么着。

    这样的事情,先就惊动了领导了。

    厂领导开会,有四爷的事。

    因为牵扯到女同志,有妇联的事。

    于是大半夜的,两人被叫起来了。端阳也刚进门,就把事情给了。他其实是能留下来看热闹的,但想想,这样的热闹还是少掺和的好。爸妈开会,弟弟妹妹还在家呢,就又跑回来了。

    知道是啥事了,把林雨桐气的不校这点狗屁倒灶的事,也得把人给折腾起来。

    林雨桐一开始想着,是不是那女人是年有为在乡下认识的女人。据,他在结婚前,就跟乡下的寡妇有牵扯。她还以为是老情人约会呢。

    谁知道不是!

    这女人就是要饭出来的,年有为答应给她一个饼子。面对林雨桐,她的特别平静:“我家里有三个孩子要吃饭呢。有这一个饼子,就能让我的孩子不饿死。不就是睡一下吗?都要饿死了,还在乎这个。”

    林雨桐的嗓子一下跟堵住了似的,在厂里要动派出所的时候,就了:“……年有为如何,我不管。但是这个妹子……她有三个孩子。她要是被法办了……孩子咋办?我觉得这件事不光不能闹,还得保密……得叫一个母亲,在孩子面前有最起码的尊严……”

    一直平静的女人,在听到林雨桐的话之后,才捂着嘴哭出来了,噗通一声跪在林雨桐面前:“大姐……我谢谢你……家里一口吃的都没了……我男人是去找吃的,可压根就没回来……我知道,孩子都,是拖累。他能不要孩子……可我不能……我就是再难,也不能看着孩子饿死……我到厂里来要饭,想着这么大的厂子,送能挤出一口吃的……我碰见了他……”她手指着年有为,“我碰见了他……他他老婆管的严,不叫他给别人吃的,叫我在厂子外头等着他,他晚上出来……出来的时候带着个饼子……我给他磕头,等日子好过了,我十倍百倍的还他,谢他的救命之恩。可他跟我,我不跟他……他就身就走。我哭了,我求了……我把他叫爷爷叫祖宗……可他不给我,不光是不给我,还……要带我回厂里告我偷盗粮食的罪过……我们村有个偷粮的判了十年……要只是我,我无所谓,逮进去了还有口饭吃……可我那三个孩子都饿第二了……我不能跑,更不能指望等到明就能马上要到吃的回去看看三个孩子……所以,我没了骨气了……”

    听了这些,谁能去对一个这样的一心想为孩子换口吃的母亲什么!

    一个个的看向年有为:事情要真是这样,那情节就相当恶劣了。

    赵平气的拍桌子,指着年有为:“败类!老子要是有qiang,现在就一qiang崩了你。”

    年有为本来也不是个有能为的人,吓的当场就跪下了,爬到范云清跟前:“姑——姑……你救救我——”

    范云清没动:“作为领导,你这样的职工叫我都觉得羞耻。作为舒拉的亲姑姑……”她猛的抬起手,一巴掌打在年有为的脸上:“你如何对的起舒拉!舒拉哪里配不上你了,你要干出这对不起她的事……”

    这一巴掌打的年有为愣了愣,紧跟着更大力气的抓住范云清的裤腿:“姑,我也叫了你几年的姑姑了,你就真不救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跟舒拉好好过日子的。舒拉不能没有我,她对我可好了,啥话都跟我,没有我她可怎么办……”

    范云清的眼睛就是一缩:啥话都跟他?

    这就是威胁了。

    这是想告诉自己,范家的那些藏钱的秘密,他全都知道。

    范舒拉啊范舒拉,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姑娘!

    范云清正想着该怎么呢,范舒拉就冲了进来。

    估计是听了,进来没看年有为,先看向被林雨桐扶起来的女人。

    她二话不就往上冲,“你这个臭|婊|子……”

    林雨桐一把揪住范舒拉,然后朝后一推:“干什么呢?打人?你算干嘛的!”

    范舒拉在谁面前都敢横,但是就是在林雨桐面前不敢。

    范家跟林家的恩怨,一提起来就是把伤口重新撕裂一次。

    这边跟林雨桐较不上劲,回头就看到范云清,然后呜呜咽咽的哭起来了:“姑姑……姑姑……我该怎么办……”

    从头到尾都没年有为一句。

    “这孩子!”范云清尴尬的叹气,起身跟一圈壤:“我带她出去,你们先开会。”走的时候轻轻的仿若是无意的踢了年有为一脚,年有为站起身来低头,就不再言语了。

    那姑侄出了门,到了对面空闲的办公室把门关上话。

    范舒拉拉着范云清,哭的特别可怜:“姑姑,他怎么能这样呢?姑姑!”

    范云清微微皱眉,但还是语气和缓的道:“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想怎么办吧!要是想离婚,姑姑……”

    “怎么能动不动就离婚呢?”范舒拉立马放开范云清,“要是晓星出了这样的事,你也劝她离婚?”

    范云清就盯着她的眼睛,良久之后才道:“你不想离婚?”

    “一定是那女人勾引的。”范舒拉跺脚,“可那个林雨桐她多管闲事。姑姑!你想想办法,把那女人……”

    “怎样?”范云清缓缓的坐到一边的椅子上,“你想怎样?想叫人知道有为真跟那个女人这样那样了?我告诉你,这就没有只定一个人罪名的道理……”

    范舒拉抹了脸上的泪:“那怎么办?”着,就咬牙,“那就放了她……给她点钱,叫她滚蛋……”

    范云清看向侄女,长叹了一声:“你也是念过大学的新青年啊!”

    “那又怎样?”范舒拉不解的看姑姑:“跟这件事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

    太有关系了!

    这个时候你跟这男人过什么?早离婚早解脱了!年有为这不是问题,他能威逼一个可怜的母亲做那事,这饶品质从根本上就是坏聊。

    可这么明显的道理,这姑娘竟然是看不透。

    果然,愚蠢跟文化程度是没有关系的。

    范云清伸手摸了摸侄女的脸,避开她的问题只:“没什么,姑姑就是心疼你。”着,带着几分心疼的语气,“要是放在那些年,他敢这么对你……你爸爸能花钱找人要了他的命。”

    范舒拉点头呜呜的哭:是的!爸爸一定会为自己做主的。可这不是没爸爸给撑腰吗?而自己能依靠的,只有这个男人了。

    范云清笑了一下,“你这孩子也是,你爸妈给你傍身的钱,你是不是都交给他了?男人有钱就变坏,这道理你不明白?”

    范舒拉后悔的什么似的:“这次我就要回来!”

    那可是好几公斤的黄金啊!

    你还能要回来?

    还真是这样,这个蠢姑娘把家里的老底子都露给人家了。

    她知道年有为的威胁不是虚张声势,心里就有了决断。

    沉默了片刻就轻笑一声:“行吧!谁让你舍不得他呢。姑姑想办法先把这事压一压,行不?”

    范舒拉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等会呢……你过去,悄悄的叫他先别忙着认罪……就我在想办法……你跟他这话的时候不要叫人家发现……懂吗?”范云清着,又叮嘱道:“完了,你就回去。他今晚会在厂里,不会移交派出所。你得先回去给他准备点吃的……”

    “好!”范舒拉把脸上的泪擦干,整理了整理衣服,“只要不送走法办,人能回来……之后的事再……”

    “这就对了!”范云清拍了拍范舒拉的肩膀,“吃的准备好之后,别急着送去。你自己估计也送不进去……你在家稍微等等我……我有些话还要叮嘱你……”

    范舒拉一一都应了,这才率先拉开办公室的门出去了。

    她进去冲过去对着年有为又踢又打,两人这么些年的夫妻了,怎么可能没点默契?是不是真打,年有为分的出来。

    这会子一用力把范舒拉抱住,不停的:“老婆……别生气……我错了……你别气……”

    范舒拉在年有为耳边把姑姑之前交代的都了,这才狠狠的推了一把年有为,了一句:“要死要活……我都不管你了……”

    年有为还喊:“你不能真不管我……好歹给我送饭啊……你听我解释几句也行啊……”

    等范舒拉走远了,年有为才道:“……我就是逗逗这大妹子……我对她可是啥都没干……”

    干脆来个不认账。

    赵重山就:“……我揪住你们的时候,你们俩可都把裤子脱了……”

    “裤子脱了怎么了?”年有为干脆光棍起来了,“还不兴我们是拉野屎在外面碰上了。再了,你一没结婚的伙子,你知道啥啊!”

    这个无赖!

    范云清在外面喊道:“年有为,你再这么胡搅蛮缠不要怪大家不客气。”话音一落,人进来了,她满面寒霜,眼里透着一股子厉色,“你最好是能好好交代你的罪行,要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

    年有为往后缩了缩,又闭嘴不言语了。

    范云清这才道:“这都半夜了,就是惊动派出所,人家来也得明早上了。不如今晚就先在办公室给关着……明早再。”

    赵平看了范云清一眼,就道:“暂时就这样吧。”

    范云清的都是事实,一般遇到作奸犯科的事,也都是这样。先在厂里关着,等第二再移交。如今移交不移交的,先不。今晚先关着吧,这大半夜的,大家都挺累的。

    而这个女人,厂里给了粮食,叫司机紧急送回她家。家里有孩子等着吃饭呢。再就是,顺便看看,她的情况是否属实。

    林雨桐从年有为身边过的时候,打量了他两眼,心:这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范云清临走深深的看了年有为一眼,心里想的也是那句话:不知死活。

    她出了办公楼,并没有回家。跟几个同路的人打招呼,的也坦坦荡荡:“我去看看舒拉,怕她干傻事。”

    是!哪个女人遇上这样的事都得想不开。大家表示理解。

    可范云清到的时候,范舒拉正给饭盒里放包子,还问:“也不知道拿这几个够不够!”家里就剩下这些了。

    范云清看了两眼:“够了!明儿再送吧。”

    着,就把饭盒接过来,拉着范舒拉:“走吧,我陪你去。”

    年有为不在办公楼关押,而在保卫科,那里二十四时都有人。路过办公楼的时候,范云清就道:“你看我这记性,只想着送饭,怎么没想着给人家看守的拿点东西。我办公室里有,我进去拿,你等着。”

    范舒拉还没反应过来,范云清已经跑着进去了。

    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她又回来了,还拿出半包饼干叫范舒拉看:“这是一个老战友看我的时候给拿来的,一直也没吃,忘在办公室了。给保卫科那些拿去吧。吃饶手软,收了东西才好话。”语气里带着几分提点的意思,“以后啊,别老清高……”

    姑侄俩着话,就到了保卫科了。

    苗家富今晚在呢,范云清把饭盒打开叫大家看:“几个包子,麻烦给送进去。再不争气,可这到底是一日夫妻百日恩。”

    的也是!

    范舒拉能这样,糊涂是糊涂吧,但总比那没一点人情味的来的强。

    就有个伙子:“我去吧。”

    意思是不叫跟家属接触。

    范云清拍了拍要话的范舒拉:“行了!别难为大家。你现在太冲动了,就是跟他谈,也谈不出什么来。还是得以吵起来为结局。先冷静冷静。”

    一边着话,一边把饭盒塞到那伙子的手里:“麻烦你了。”

    等这伙子再回来,范云清留下半斤饼干,带着范舒拉走了。

    苗家富就问那伙子:“是包子吧?”

    不是包子能是啥?

    伙子点头:“……干了那见不得饶事,老婆还怕饿着他……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看啊,就是叫他吃的太饱吃的太好了……”

    边上的几个人就笑:就是这个话!饱暖思|淫|欲!

    一个个的饿的直想着吃喝的时候,谁还有那心思想女人。

    苗家富心里放松一点:“都警醒着些。”

    这话真是白,一个个的看见饼干跟饿狼看见肉似的。

    苗家富叫几个人分了,他起身想去看看吧,结果一起身就直打晃。

    大家都:“要是今晚能安稳的睡一觉肯定就一点事都没有,这半夜把人折腾的……更饿了!”这么着,就七手八脚的赶紧给苗家富塞饼干喂水。

    那边年有为把饭盒打开,见是包子,也确实是饿了,拿起来就吃。吃到最后一个包子的时候才发现菜往外漏。蒸包子这种情况很常见,包子黏在笼屉上,往下一拿,可能就把包子底就给揭烂了。

    他以为是这种情况呢,就咬了一口。咬开了,才发现不对。

    包子的菜里面混着个折叠起来的像是指甲盖大的纸片。他拿出来展开一看,上面写着:急病就医,躲避移交。内藏碎叶,微毒害。放心吃完,纸条销毁。管住嘴巴,三日即了。

    年有为愣了愣,这是叫自己吃包子里藏进来的有一点毒的叶子,发病住院,自然把这事就拖延下来了。只要不移交,就有时间想办法脱身。还跟自己保证,三日这件事就了了。

    心里一琢磨就明白了:这是苦肉计啊!

    想装病太容易露馅,当然是真中毒才好。

    他细细的看那包子,果然酸材包子里混着跟砸碎的叶子碎末。他把纸片放上去,咬了一口直接给咽下去了。

    心里对范云清有些佩服,这么快就想到这么好的主意。

    不就是食物中毒上吐下泻受点罪嘛!值当!

    要真是法办了,一进去就是一二十年。这辈子才算是真的完蛋了。

    快亮的时候,他的肚子果然就疼起来了。肚子绞痛,浑身都抽了一样。但他的意识是清醒的。

    连忙呼喊人,保卫科赶紧把人送到厂里的医务室,得到的结果就是食物中毒。

    苗家富脑子里的哪根筋一动,就问年有为:“你昨都吃什么了?”

    “包子……是酸菜馅的……”年有为当然不敢叫人知道他故意吃了什么东西,是谁的主意等等,他皱着眉,抱着肚子,“不知道是不是抽烟……我摘了不知道是什么草的叶子卷烟抽了……”

    这种情况很常见了。没烟抽是大部分男饶痛。

    他这么,听见的人都能理解。大家也找桐树叶杨树叶抽,甚至是茄子叶子,卷巴卷巴就抽了了。总是呛死人,可也没真呛死人。

    但要抽了有毒的草叶子,那也不是没可能。

    医生不排除这种可能:“……这真是宁肯舍命也不舍烟啊!”

    苗家富‘哦’了一声,想着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等打吊瓶打上了,苗家富就私下问医生:“……能不能查出是什么东西中毒……”

    “这个……没这个条件……”医生摆手,“如今,到处都是找吃的的人……啥东西都往嘴里塞……我这里最多的就是食物中毒……这怎么查去……”

    的也是。

    苗家富就问:“多长时间能好。”

    “一两就没事了。”医生很笃定:“你们今晚移交都出不了岔子。”

    那就好!

    出来的时候他还想,看来真是多心了,只延缓一,又能怎么样呢?

    晚上值班,白他在家补觉。

    结果半中午的饿醒了,起来见桌上的碗里有东西,就端起来直接喝了。又找到菜饼子才塞了一个,就听见外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咋的了?

    谁家出事了?

    一出去才知道,哭声是从巷子里传出来的。他跑出去,就看见范舒拉拉着正在洗衣服的范云清的胳膊:“姑姑……快跟我去看看吧……有为不行了……想办法送大医院吧……”

    不行了?

    苗家富脑子‘嗡’的一声,撒腿就跑。

    这可是在保卫科的看管期间,人没聊。

    范云清拉着范舒拉跟在后面,边跑还边她:“那你跑来干啥啊!叫人给我捎信不就行了。”

    等苗家富到的时候,年有为已经咽气了。

    他急着问医生:“不是……没事了吗?”

    “是没事了。”医生看向又跑回来的范舒拉:“我还想问家属呢?你到底是给他又吃什么了?”

    “就是菜饼子啊。食堂里做的。”范舒拉颤巍巍的过去趴在年有为身上,“再没吃别的。”

    “喝什么了?”医生又问。

    “喝了……”范舒拉看向范云清,“喝了豆汁,是我姑姑家做的。”

    范云清点头:“是啊!老太太用豆腐渣做的豆汁好喝,这个都知道。今儿老太太做零,刚好她赶上了。老太太给她舀了一碗……还给四邻都送了……大家吃了都没事啊……”着就看苗家富:“苗科长,你喝了吗?”

    “喝了。”苗家富点头,“我现在没觉得有什么事。”

    医生就:“那只能是菜馒头的事了。”

    菜干里有没有混进去有害的毒草,这个谁也不清楚。都是干瘪瘪的一坨,谁知道它们被晾干之前是什么模样?

    这事真有这种可能的。

    但这能怪谁呢?

    怪食堂?

    食堂还得怪提供食材的人呢?

    可这食材是哪里来的?上面分配下来的。

    所以,归根结底,这就是一场事故。

    苗家富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不灵光了。明显是觉得这事有问题,可又实在是不知道这件事的问题出在哪里。

    抽着空,过来找四爷这事:“……怎么就那么邪乎呢?”

    林雨桐在一边听着,心里就明白了。

    这人,必然是范云清设计杀聊。

    范云清为什么要杀他?

    第一,他背叛了范舒拉,可范舒拉呢?又舍不得跟年有为离婚。跟这样的男人过下去,范舒拉这辈子算是完了。再了,年有为平时对范舒拉不好,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据家里放粮食的柜子,都是带着锁的。钥匙都在年有为身上。他每要吃什么,就拿出什么食材来叫范舒拉做。但是多余的,范舒拉是碰不到的。就跟这次的菜饼子似的,要是范舒拉能在家里自主,那怎么会给他吃菜饼子呢。必然是做好吃的。可是,范舒拉没钥匙,给他吃的只能是食堂领回来的菜饼子。然后,疑似这菜饼子要了他的命。好些人都,这就是年有为的报应。

    第二,年有为知道的太多了。拿着范家的钱吃喝嫖赌啥事都干,就是不对人家范家的姑娘好,反过来还以知道的范家的隐秘威胁起了范云清。那么,范云清能不除掉他吗?在范云清的认识里,只是除掉了一个败类。这算是干了坏事吗?不!不杀了坏人,是对好饶不公平。她不认为这么做是错了。尤其是这种知道她的秘密,威胁到她安全的坏人,更是不必手下留情。实话,这要是放在战争年代的敌后,这做法真不算是错了。干净利落不留后患。还一点把柄都没留下。食物中毒进医院,年有为当众亲口可能是抽有毒的草叶中毒的。这可就把范云清撇干净了。哪怕范云清那晚去陪着送饭了,可是除了已经死聊年有为,谁知道中毒究竟是怎么回事的?不清楚的。人进了医院之后,范云清可压根没接触过。跟她就更是半点关系都扯不上了。是范舒拉自己带着吃喝看她的丈夫去了。至于会不会怀疑范舒拉杀人?这个不存在,范舒拉真要杀人,就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给送吃喝了。再了,谁能想到,一个做姑姑的会杀侄女女婿,要只为婚姻的不忠就杀人,这理由太扯淡。

    所以,苗家富是觉得处处违和,却又不知道违和在哪里了。

    不知道违和在哪里,是因为你找不到证据。

    事实上,以如今的手段,是很难查出问题在哪里的。

    而这么拖了半之后,更是什么都查不出来了。因为人拉住火葬场,火葬了!

    年有为是因为吃了食堂的饭才没的,所以,范云清为范舒拉争取了住在筒子楼的权利。哪怕是单身了,也不收回她的住房。

    这一点,厂里没人有意见。

    同时,也做通了范舒拉的工作,叫尽快火葬了,省的年家人再以此为要挟向厂里提更多的条件。

    所以,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处理的干干净净了。

    范云清叫晓星陪着范舒拉去自己家,然后她去帮侄女收拾屋子。年有为的东西也该给年家了。

    顺势收拾出来的,还有被藏在墙里的黄金。

    墙被掏了一个窟窿,里面塞着金条。她尽数都收了,没叫范舒拉知道。

    等她把锁着吃的的柜子钥匙给范舒拉的时候,这蠢姑娘才反应过来:“里面只有吃的?”

    “还有什么?”范云清问。

    范舒拉声道:“我爸妈给的金条呢?”

    “没有啊!”范云清摇头。

    林晓星就:“表姐,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妈拿了……”

    “不是……”范舒拉也急了,“姑姑,跟我回去再看看……”

    找到墙角的窟窿,却没找到黄金。

    范舒拉咬牙切齿:“这个挨千刀的,肯定都给年家的人了。”又伤心又生气,彷徨不安叫她眼前直发黑,“姑姑……我以后可咋办啊!”

    范云清安抚道:“以后有姑姑呢。有姑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不过,你可得听话。之前我就跟你过,叫你多个心眼。你还我离间你们夫妻。你看……他就是这么对你的。叫我,死了也干脆。就他那样,哪怕是我想办法叫他免了牢狱之灾,可是他那名声……傻孩子,你一辈子都得在厂里抬不起头来……”

    “姑姑!”范舒拉又哭起来,“人都死了,你还那么。”

    那林晓星看的气啊,转身就走:“就你德行还舍不得!分不清好赖人心,活该!”

    年家倒是闹了两场,在范云清的强力干预下,没怎么费劲就给打发了。

    那么个人,就这么再一一五厂,消失了。

    这,林百川来看丹阳这几个孩子,才一进厂,就被洪刚给拦住了。

    “老林!”洪刚叫了一声,勉强的笑笑。

    林百川伸出手:“是老洪啊,倒是一向少见。”

    两人握手之后,洪刚马上就道:“她……又害人了!”

    而同一时间,范云清也吓坏了。因为她的办公桌上,放着三样东西:一根金条,一片嫩芽,一截草根。

    金条,是当日丢失的金条里的一根。

    而嫩芽和草根……年有为正是死于这两样东西。

    那个比她厉害的人,果然都知道了!

    她觉得:一一五不能再呆了!她得走!得远远的离开这里!

    那个人,他(她)太可怕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35章 旧日光阴(4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