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43.旧日光阴(5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43.旧日光阴(5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4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43.旧日光阴(5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55)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重工机械, 不是第一家拖拉机厂。早在三四年前, 国产的拖拉机已经被生产出来。当然了, 如今就没有说卖不出去的可能。都是上面下任务,他们生产。这么大的国土面积, 就只这一家能生产拖拉机,这肯定是供不应求的。可这要申请资格啊资金啊要想成功,第一, 你得告诉人家你有这个生产能力。第二,你得叫人家知道你们要生产这个优势在哪里。

    当然了,生产能力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们有配套的炼铁厂,我们有最好的锻工技术, 燃油泵和柴油发动机……我们更是专门有相关的研发小组……”

    有了这些, 基本就可以完成了。

    而需要注意的细节就是:“拖拉机及其零部件的系列化、通用化、标准化,如此才能方便生产、使用、降低制造成本和简化配件供应……”

    但光是自己一个厂这么生产也不行啊!

    你得按照人家的标准来。

    之前已经有先驱了。

    所以,这就得知道人家厂子的拖拉机的零部件生产标准。

    原以为这件事最大的拦路虎,会是人家那边的厂子。

    结果不是, 厂里派了技术员去, 又有厂里开的证明。结果那边特别利索。如今是没有那种保密不保密的意识的, 只要是公对公, 基本可以坐到坦诚。再说了, 标准化这个提法也确实是有道理,零部件一个标准的话, 如果坏了, 需要更换零件的话, 就会变成非常容易的事。不会因为车的生产厂家不同,而导致零件不能通用,这就很麻烦了。

    人家厂长还专门打电话过来,挺高兴,觉得这边能以他们的标准为标准是很荣幸的事情。

    按说,这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不是!

    一一五总厂那边不答应。

    人家是总厂,生产什么,怎么生产,这件事得总厂说了算。

    可总厂给的任务特别单一,就是特殊钢材,如今也只有这边有能力生产特殊钢材。

    人家的意思是,这玩意不嫌弃多,叫你们生产,你们就只管生产。

    你不嫌弃多,我也不嫌弃多。可如今的产能刚能跟需求配套。要多的,我就得有多的设备。要多的设备,我还需要钱。可如今不是压缩的不给钱了吗?我拿什么给你生产。

    炼土钢那一套?

    跟总厂沟通这事四爷没去,是赵平去的。

    给赵平气的啊:“他们那是乱弹琴。”

    计寒梅就说:“不行的话,我去做做思想工作。”

    做思想工作?

    做啥思想工作?

    四爷看林雨桐:“帮我收拾东西,明儿我去b京。”

    林雨桐‘哦’了一声,先走了。

    计寒梅追出来:“这上下级有意见相左的地方,这很正常。要努力的沟通,这动不动就往上级跑,这种越级汇报的事情,可不好……”

    她这么提建议,堪称是委婉。没有在会上当场反对,倒是跑出来希望林雨桐能规劝。放在计寒梅身上,挺难得。

    林雨桐就说:“事……其实也不是大事,但这个机会错过了,就不好找了……”

    机会?

    什么机会?

    林雨桐就笑:“我不想当林科长了,我想当林处长。”

    从一一五一旦挣脱出来,自然就升格了。事实上这边是一一五的上游单位。没有这边的钢材,他们什么也干不了。

    谁才是重点,分不清楚吗?

    不是说要颠倒主次,或者是官迷。因为如今,确实有被束缚住手脚的感觉。

    对方未必不知道这么要求有些强人所难,可他们从自身考虑,能做的就是压制你。要不然,你真就翻天了。

    至于两者之间的关系该怎么摆弄,只看四爷这次去,是不是顺利了。

    这次没有林雨桐必须跟着的理由。他只带着厂办主任李奎去了。

    林雨桐留家里,其实也挺忙的。

    如今从b京,从s海,分来了一批中学生。

    有些是分到了自家这边的农场,有些干脆就分到了附近的村子里。

    村子里那些,不归林雨桐管,但是分到农场的这些,非林雨桐管不可。

    一个个的年纪都不大,最大的十九岁,最小的十五。

    一提起知青,好像就是那十年的事。

    其实不是,从六二年开始,就有了。又是裁撤职工,又是精简城镇人口。这些孩子一腔热血,不管是主动的还是分配的,其实打从这一年起,每年陆陆续续的就有中学毕业生下放到了农村插队。不过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提法罢了。

    面对这些孩子,林雨桐的心里是挺复杂的。

    怎么安置呢?

    林雨桐跟赵平和计寒梅商量,是不是再建一个幼儿园。

    托儿所的孩子是两岁就能送的。但在孩子四五岁这个年龄点,到学前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是能学一些东西的。

    女孩子们,林雨桐给安置到这个地方。带带孩子,教孩子唱歌跳舞学拼音数字。

    男孩子们,先去扫盲班当老师。

    扫盲这个事情,是个常抓不懈的事情。尤其是新建的厂子,人员结构复杂。扫盲这事,还是得抓。

    而分到村上的就不一样了,那就是在队上干活。给你们分一块地,你们自己种,自己收。户口其实就是农村户口了,也算是村上的人了。待遇跟村民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就是这些孩子实在是小看了当农民的辛苦,理想跟现实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林雨桐这边呢?人事科几乎是天天都会被这些学生娃拜访。

    没别的事,就只问:你们还招工吗?

    不裁员都不错了,哪里会招工?

    好些看厂里这边给安排这些学生都是当老师的,也想说去村里的小学教书去也行。

    可村里没有这样的岗位给他们,一个个的都把孩子送到了子弟学校这边,教学质量明显不一样嘛。

    哪怕是凌晨五点起床,走路去学校呢,孩子们也愿意。

    那就没法子了,就只有去种地了。

    没几天,就有姑娘受不了了,跟厂里这边的职工谈起了恋爱。

    像是城子,像是铁蛋,都有了相好的姑娘。

    林雨桐心里就警醒了,问端阳:“有对象了?”

    “没有!”端阳回答的特别利索,“真没有!”他脑子还算是清醒,“如今谈这对象,感觉人家不是看上人了,是看上家里的条件了。”

    不是说端阳在这事上不动心,他一年轻的小伙子,血气方刚的。对大姑娘有好感,这属于正常的。但人家姑娘呢,一搭话就是问:“你爸是厂长?你妈是人事科的科长?”

    实权派啊!能改变她们一生的人呢。

    所以,这么做导致的结果就叫本来就比别人敏|感敏锐的端阳觉得不是很舒服了。

    他比较排斥这种带有目的性的交往,所以,在很多年轻姑娘的眼里,厂长家的公子好像有些高冷。

    林雨桐对端阳这样的年纪谈恋爱的态度是:如果非要谈,我不反对。但如果你要是听我的建议,我会告诉你晚两年再说。十七八岁的年纪,男孩子还不到法定结婚的年龄。他这个年纪,真是跟着师傅学本事的年纪,等结婚了,有了孩子了。琐事缠身了,再想集中精力去学点什么,就有些困难了。

    苗大嫂那边比较愁的就是这个:“……铁蛋那臭小子……要谈也不是不行,咱们厂多少好姑娘呢?是不是?就是那些分来的学生娃们,农场的那些姑娘也行啊,哪个我瞧着都挺好。偏偏找了个分到农村的,你说着咋整?我这好不容易从农村户口弄了个商品粮户口……咱们那时候多容易,跟着男人就把工作的事解决了。但是现在不行嘛,这要结了婚,以后可咋办?两口子一个种地,一个上班?那小姑娘给她灌了啥迷魂汤了,他回来给我整了这么一出……我们家那口子也不说管管。”

    不是不管,是压根就没法管。

    婚姻法当年是学过的嘛,宣传力度特别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婚姻自由。

    谁都无权干涉他人的婚姻。

    男孩子这个年纪正在叛逆期,你管都没法管。

    四爷这次去的时间比较长,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五月份了。

    他在b京到底是跑了那些部门,汇报了些什么,林雨桐不用问,只从他的脸上看,就知道,这次真挺顺利的。

    没几天,就有工作组下来,进行调研和考察。

    为期五天的时间,这跟大多数人是没有关系的,正常的上下班就可以了。四爷是不是那种为了检查而做特殊准备的人。

    忙了五天,工作组把各个部门厂子都跑了一遍,然后人家就走了。

    又是十天,决定下来了。

    将一一五重工机械,正式更名为中原重工。直接隶属z央。

    跟一一五,不再有任何的关系。

    从企业的长远来考虑,这么做当然是有必要的。但是从个人的感情来说,大部分从一一五过来的人,心里还有些舍不得。

    对一一五,大家是有感情的。

    厂子从无到有,这里的很多人都是亲历者,是建造者。像是苗大嫂这样的,真哭了。用她的话说:一一五给了她机会,改变了她的一生。

    但不管是怎么一种复杂的情感吧,决定下来一周时间,厂里要举行挂牌仪式。

    给一一五的领导发了请柬,但是人家没来。

    这就很没风度了嘛。

    上面还是派了一位国资委的主任前来主持,过来参加仪式的,除了没有风度的一一五现任领导,其他单位地方政府都到了。

    现在用一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是合适的。

    那个热闹啊!

    在这附近住的老人就说:人老几辈子都没见过。

    然后就有人说了:金家的祖坟,真是冒青烟了。

    可厂里的人却知道,厂子的级别上去了,赵平这个书记的级别也上去了,但是四爷的级别,才是厅级,这要是做不出成绩,人家是不会给予他副部这个级别待遇的。

    所以,一挂牌,省去一切繁琐的程序之后,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我们要做的就是这个月,得有区别于‘东方红’的拖拉机从厂里开出来。

    于是,孩子们就少见他爸了,偶尔,几个孩子还得轮换着给他爸送饭去。

    丹阳这天抢着送饭:“跟我爸说点事。”

    啥事?

    丹阳不满意,只说:“你们只顾着忙,都不管我了?”

    啥时候不管你了?

    你的作业不是我天天晚上帮着检查的吗?

    闺女大了就这点不好,学会捉心思了。

    她就说:“咋不管你了?”

    丹阳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缩减高校了,你跟我爸都不知道吗?”

    是说这事啊!

    今年这高校开始缩减了,原来八百四十五所高校,减为四百所。中专两千七八二十四所,减为一千二百六十五所。

    学校缩减了,想考上不容易了。但丹阳现在考虑这个还太早了。她如今面临的是二年学制的初中毕业,不是高中毕业。

    而且,跟她同班的那些孩子,大部分其实是奔着技校独立招生去的。

    当然了,要是中考能考中专,首选肯定是中专。

    可如今的中专跟以后的中专可不一样。

    以后的中专,都是初中毕业就能考的。可现在这中专,人家可都录取的是高考生。

    大学本科,然后大专,然后专科。是这么一个录取的模式。好像直到八十年代才开了口子,像是护士学校、中级师范学校,朝初中的应届毕业生敞开了大门。之后才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中专学校开始招收中考生。

    那都是以后的事了,反正现在,这种想通过中考升学出去的,那是不可能的。

    这些孩子如今是奔着中原技工学校来的,因为单位不能随意招工,这招工的条件就比较苛刻了。至少是初中毕业,想报名的得参加考试,被录取之后才能入校。学习时间为期一年,一年之后要参加考试。分为笔试和实际操作两部分。哪一部分不及格,都不会给安排工作。不过会给你开一个结业证明。去看看到其他一些小型的厂子会不会有招工的机会。这种有了专业培训的人员,在其他的厂子还是比较有优势的。

    而且,还有个前置条件,那就是必须是厂里的子弟。

    因着周围这一片,家家都有人在厂里上班,所以每个孩子,都算得上是子弟了。想要不种地,想被招工走,只有考单位内部的技校。所以,初中阶段就多了很多复读生,年龄都在十六七岁的,年龄大了丹阳好多,但却都是同学。这些孩子出身农家,为了跳出农门。有复读一年,有复读两年的,这都属于去年没被技校录取的。在一个班里,应届生和复读生肯定是有差距的,人家学的轻松,这对应届生来说,多少是有些不公平的。

    一考试,丹阳就觉得心累。

    她就问她妈说:“竞争压力大,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考上想上的学校。”

    “你想上什么学校?”林雨桐就问闺女。

    因为觉得孩子小,从来没有就这个问题跟孩子谈过。可谁知道一眨眼,孩子就到了人生的路口了。

    这丫头到底是在这个年代长起来的,在学校接受的教育在她的骨子里留下了印记。

    她说:“我想上农林大学。”

    如今国家的重点偏向了农业,这些孩子们最想要做的就是为国家的农业做出贡献。

    她想读农林大学,应该是基于这一点。

    想来,跟她想法一样的孩子还有很多。

    可这是孩子的理想,各家的大人怎么想的,这就不好说了。但就自家而言,还是以尊重孩子为主。既然想要学农林专业,那就去学。

    他爸回来就说:“要上农业大学,你现在紧张就有些太早了。跟你们一班的,他们多是冲着咱们单位自己的技校去的。你是要读高中的。所以,他们跟你之间,是不存在竞争关系的。你现在的学习情况,上个高中是很轻松的事。等上了高中之后,我跟你妈就腾出手了。不就是农林大学吗?肯定能上。也不一定非去b京念书,咱们省城的中原农林大学就不错。不说数一数二吧,前五是能排到的。有很多不错的教授专家……”

    丹阳瘪嘴,她明白:这所大学最大的优点就是离家近。

    尤其是距离姥姥姥爷家,走着去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要是骑着自行车,那就更近便了。更可况,农机厂那边跟农林大学一些专业有合作关系,自家爸爸不说一周去一次吧,但一月跑个两三回是经常的事。所以,就算是考上了,自己也是在爹妈的眼皮子底下呗。

    有点小不满,但还在能接受的范围。

    要真是跑的远了,别的不说,就吃的这一项,就能难为死人了。

    孩子答应了,四爷也挺高兴。

    最近这几年,一直有一句话,叫做:一流的人才考理工,二流的人才考医农,三流的人才考文科。

    哪怕如今以农业为重点了,可家长们没有孩子们身上的这一股热情。太知道从就业和个人的前途方面考虑,应该选什么专业才明智。

    晚上的时候,四爷就跟桐桐说:“看着说的挺热闹,其实还是理工科更热门。尤其是工科,那是要踏破门槛的。孩子能弃了理工而选农林,我挺意外的。”

    在这个家里,只凭着一腔热血就如何如何的,那是不被允许的。

    四爷交教给孩子的,最多的就是学会思考。去想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管谁说什么,都不要轻易的下判断,深思熟虑之后,再说出你的决定。当你确信你不是被谁谁谁影响了,而是下定决定要做一件事的时候,那行,你来告诉我你的决定就好。

    丹阳既然说了,那就是深思熟虑之后,不是随口说的一句假大空的套话。

    她要这么做,那就是真那么想的。

    甘愿去做二流人才,也要坚持她的想法。

    四爷是在高兴这个。

    以这孩子的理科成绩,不管是考理科还是工科,其实问题都不大。

    这不是还有两三年时间吗?

    林雨桐给孩子辅导不了数学吗?四爷给孩子辅导不了理化吗?再加上外语她是从小就学的,汉语功底是那种能读文言文古籍的功底,这有什么可担心的?

    大人认为没什么要紧张的,但是孩子没参加过所谓的高考,又有老师估计,往后的招生名额可能不足之前的五分之一。

    孩子就怕了。

    不是一个孩子怕了,是所有的孩子都紧张了。

    然后几乎是没有周末了,都在学校补课。老师都是无偿的,加班给孩子做辅导。就这,晚上回来,差不多还熬到凌晨以后。

    林雨桐常不常半夜得过去看看,看看孩子睡了没有。

    说了几次了,叫她按时作息,不要这么紧张。但是整个氛围,叫她根本就放松不下来。好像松一口气,别人就会赶上并超过她一样。

    行吧!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这个阶段。如今还有奔头,还能为了高考努力一把,也是她的运气。

    当妈的能怎么办呢?晚上给下一碗面条或是煮上三两饺子垫垫,也就只能做这么多了。

    时间长了,朝阳这小子就问出味儿了。要吃东西,就得熬夜学习了。

    为了加餐,那就学吧。

    他才小学,学什么学?

    不知道是不是装模作样吧,反正就是拿着他姐用过的课本和资料,也开始奋发图强了。

    行吧,谁醒着就给谁加一顿餐。家里除了骄阳,都能熬到十二点了。

    林雨桐就跟四爷说朝阳的事:“这小子运道不好,就说丹阳吧,要高考,还能赶上六四、六五年。他呢?得到六八年……”

    可从六六年起,这中间要间隔十年呢。

    四爷心里是早有想法的,就说:“等再大两岁,再看看,不行给他二舅送去,叫当兵去吧。”

    要是初中毕业能中考,这小子是能赶上的。可这不是人家不招收初中毕业生吗?

    得闲的时候,林雨桐就问孩子了,说你有没有当兵的想法。

    一般来说,男孩子是喜欢当兵的,梦想肯定也是当兵。

    但这小子却摇头:“其实我觉得我爸画的那些图挺有意思的。”

    这话倒是叫四爷一愣:“比起当兵,你更愿意学……”他点了点桌上的图纸,“学这些?”

    “大哥能学,我为什么不能学?”朝阳不解。

    端阳就说:“其实这小子挺有天赋的。看各个面的剖图,他都能看明白。”他最开始接触还挺费劲的。

    四爷就有些沉默,好半晌才说:“那你跟着你哥先慢慢学吧。”

    心里却算着这孩子的年纪。要真是先参加工作也不是不行……六六年之前考自家单位的技校,只要考上了,谁也无话可说。刚好能避开上山下乡……等到七七年的时候,也才二十三四岁,大了一点吧,但也不算是太过分的年纪。读大学是来得及的。

    只有骄阳,五六年生人,到了六六年,才十岁。上学别太着急,就算是十八岁中学毕业吧,那也才七四年,距离七七年两年多点的时间。这个时间段要怎么安排孩子……好像现在想这个还太早。

    丹阳今儿起的稍微有些晚了。头上的辫子是晚上就梳理好的,为的是早上起来梳头发的时候头发整齐好打理,不浪费时间。今儿一摸头发,觉得不乱,刷牙洗脸,拿着个馒头就要走。

    端阳推了自行车:“你慢点,我骑车送你去。”

    朝阳急的在后面赶:“叫我坐前头。”

    “自己跑着!”端阳扔下一句,载着丹阳就走了。

    丹阳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吃馒头,这种馒头跟别人家做的还不一样。是外面包着一层有点咸味的皮,里面裹着花卷的那种。

    自家做的花卷,用料十足。油一层,盐一层,花椒叶一层,小茴香一层,最后再撒上一层辣椒面,那味儿,油香油香的,特别好吃。有这东西,哪怕是没有菜,她也觉得香。

    拿这个当早饭,在车上吃了。赶到学校的时候,其实也还好。正是陆陆续续的上学的时间点。

    如今上学的时间都早,早上六点二十,就开始早自习了。

    丹阳在校门口下来,催端阳:“哥,你赶紧回去。要不然上班该迟了。”

    迟不了!

    “中午别急着往家里跑,在教室多写会作业,我骑车过来接的时候,你再出来。省时间!”端阳叮嘱着,直到看到丹阳进了学校,才掉头往回骑。

    丹阳在班里年纪算是最小的,但这人缘,却是最好的。

    为啥呢?

    因为她的桌兜里,永远放着整瓶的墨水。

    别看这小小的东西,却是学生除了本子之外,耗费最多的东西了。

    墨水贵不贵?不算贵,但对于农家来说,却是一笔开销。

    林雨桐难得的走一次后门,其实就是找后勤采购的,采购大桶的墨水的时候,能给自家也代买一大桶。

    单位用的墨水,都是后勤采购买回来的。出厂就是一桶二点五公斤的或是五公斤的那种。每次用完了,倒出来把小瓶子添满就行。

    丹阳比较好说话,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找过来说给我吸一管墨水,她都答应。有时候连抬头看人都不看,直接摸出来给人家用。

    反正不管是真朋友也罢,假朋友也罢,嘻嘻哈哈的,谁见了她都打招呼,瞧着人缘也不错。好处就是,几乎是不用为值日这种事烦恼。有时候赶不上值日了,同学就帮着都干了。

    今儿就是,进了班级之后,教室都扫了,凳子都放下了。

    她赶紧拿了抹布擦讲台,又抢着倒垃圾。

    技校那边开始报名了,班上的气氛就更紧张了。

    今年技校的名额只有五十,可报名的人数,竟然多达两千多人。职工的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孩子,都想法叫过来考。大部分都是抱着那种有枣没枣先打三竿的心态。

    其实一开始,很多人从资格上就被卡主了。可就是这样,收起来的报名人数也在八百多。

    这叫班里的气氛就更紧张了。

    丹阳尽量放松自己的心态,告诉自己说,自己的目标跟他们是不一样的,没关系。

    这边说着,那边就开始整理桌兜里的书,准备上课。

    等第一节课开始,语文课本打开,课本里放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几个字:请转交金厂长。

    字体有些陌生,没在本班见过。

    丹阳若无其事的将信塞进书包,回家给了她爸:“不知道是谁写的匿名信,说是转交给您的。”

    林雨桐就笑:“这些学生娃娃,还挺会找机会。这是要谏言还是要如何……”

    四爷撕了信,然后微微的皱眉,最后叹了一声递给了林雨桐。

    怎么了?

    林雨桐接过来,看了一遍,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

    这信说是谏言信也可,说是举报信也行。

    因为信上,说了一个问题。就是阶级与成分的问题。

    里面举了很多的例子,比如这个学生家里是富农啊,那个学生的爷爷是you派,尤其是提到一个叫刘平生的学生,说这个学生,虽然成绩优异,家里的成分却是地主。而且,还举报说,这个学生陪着他奶奶去过佛寺礼佛,证明信仰有问题。

    在信的最后,人家又说:如果只以学习成绩论,那么咱们的工人阶级的群体是不是就要受到污染,是不是就会影响阶级的纯洁性。

    所以,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这招生该怎么招。

    事实上,如今考大学也是如此,虽说还没有明确的什么成分论,但也差不多。除了建国初年的一些大学生,他们在建国前能上的起学的,肯定都是有些家资的人家。就像是钱思远。他们那一批,属于成分复杂的一批。而后,成分背景会考虑在内的。

    而且,对于一些烈士子女,也有些特殊的照顾。

    就连在社会活动中比较积极的,要求进步的,但是成绩却不怎么优异的学生,会给予一些特招名额。

    不想把那些成分不好但学习好的孩子拒之门外,就得增加名额给写信的这一类学生。

    四爷将信放下,如果不给一个态度,这迟早都会是个事端。别觉得是一个中学生的信就可以忽略。

    继而他又哼笑一声:“不就是想考进去吗?那就叫他进!”

    自以为是匿名信,就查不出来了吗?

    林雨桐把信看了两遍,第二天找到学校,查看了初中毕业班的左右人的作业本。

    很容易就把人给找到了。

    不得不说,这孩子其实挺有天赋的。尤其是在书法上。要是一般人,真不那么容易将两种字体联系到一个人身上。

    更叫人意外的是,这孩子还是个姑娘。

    一个叫做韩秋菊的十七岁的女娃娃。

    这孩子跟丹阳是一个班的,从写字的用的碳素墨水,林雨桐就将这个范围缩小在了这个班之内。厂子这边的供销社是没有碳素墨水的,而厂子里用的墨水是不许拿回家的。因为有丹阳这个不计较的丫头,为了点墨水没人冒险做贼。但为了谨慎期间,连外班的,她也看了。

    最后确定还是在丹阳的班里。

    这个叫韩秋菊的姑娘长的高高壮壮,乌溜溜两条大辫子,身上的衣服带着补丁。被林雨桐叫出来的时候,还有些忐忑,“……林……林……阿姨……”

    很聪明,不叫林处长,只按着丹阳的同学的身份叫林雨桐阿姨。

    林雨桐笑的很和蔼,点头应了一声,搭着这姑娘的肩膀亲昵的将她往办公室带,然后叫她坐下,这才拿出信来:“这是你写的吧?”

    “我……”她低下头,“我莽撞了。”

    “没有!”林雨桐就道,“写的挺好的。金厂长专门把你的信拿道厂d委会上说了。大家都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来呢,就是代表厂里回复你。像是你这样思想进步,觉悟高的同学,技校那边有特招的名额。今年有五个,我提前告诉你。肯定是有你一个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不能跟别人拉下太多。至于你说的有问题的那几个同学,人事科也做了调查。但厂里的意思呢?有问题不怕,咱们可以改造他。你放心,厂里是有矿厂的给他们劳动改造的,也有政治思想学院给他们学习。对待这样的,改造他们,比放任自流要好,你说呢?”

    韩秋菊被这一个特招的名额冲击的有些惊喜交加,听林处长这么一个大处长跟自己这么细心的解释,心里就更激动了:“您说的对!他们就该去最苦最累的地方接受改造!”

    从学校出来,碰上计寒梅。

    相互说了两句,计寒梅就从兜里掏出一封信来,“你今天找来了,那我就不用找了。这不,人家也给我写信了。我觉得这孩子说的有些道理,阶级觉悟是有的。虽然说看法有些偏颇,目的呢也有些不单纯。但这都不是大问题。这么着吧,要是人招进来,你给我送来。这样的孩子容易走偏……”

    这事无所谓嘛,放在哪里都是放。

    就算没有这个韩秋菊,激烈的竞争之下,肯定还有很多个韩秋菊。

    但这叫丹阳也无法接受,别人不知道韩秋菊举报了谁,但是丹阳是知道的。她开始不知道信是谁写的,也还罢了。可知道是韩秋菊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偷偷的跟她妈说:“那个韩秋菊,跟刘平生正处对象呢。”

    都十七八岁的人了,处对象很正常。但却因为考技校的事,把对象给举报了,这就不正常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43.旧日光阴(5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