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46.旧日光阴(5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46.旧日光阴(5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4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46.旧日光阴(5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58)

    “哪个安主任?”计寒梅就问了一声。

    这姑娘看了韩秋菊一眼,才道:“我当时被同学拉去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安主任。后来, 韩秋菊替我找去了,回来跟我说是安宝贵……”

    安宝贵?

    计寒梅冷眼就看向韩秋菊:“你见过安宝贵?他告诉你会离婚跟这个谁结婚的?”

    韩秋菊点头:“是……是啊……”

    计寒梅就皱眉:“你说的安宝贵多大年纪, 大致长什么模样?”

    “三十来岁……瘦长脸……”这姑娘这么说。

    “五十来岁……四方脸……”韩秋菊这么说。

    两人同时说出来,叫计寒梅和林雨桐都愣了一下。

    这压根就不是一个人。

    这姑娘跟韩秋菊两人都愣住了,彼此对视了一眼。

    然后这姑娘一下子坐起来瞪着韩秋菊问:“你到底找没找人?”

    “找了!”韩秋菊就说:“我到了省, 只有这一个叫安宝贵的?”

    “省的安保贵……”计寒梅的眉头皱的更凶了,“你确定是省的安保贵告诉你说,他要离婚,叫这边生下孩子等着的。你最好保证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实话……我还告诉你,这安保贵我认识,我们是老战友了。他是什么人,我很清楚。”

    韩秋菊的眼神就有些躲闪, 然后朝后退了两步才道:“我去省了,里面只有这一个叫安保贵的。我跟她说了小丽的事,但是人家不认啊!还叫保卫科的人将我往外哄, 说再不走,就要联系我的领导。我心说, 我也是犯蠢, 这种事情,人家当领导的, 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认呢。我就想着, 这事不是想不认就不认的, 等孩子生下来,小丽也出头了,看他认还是不认。不认就能好好去闹……”

    这个叫小丽的姑娘瞪大了眼睛:“你那天带着孩子出去找孩子的父亲,说是给人家送过去,人家没要,为了我……你才看到人多之后把孩子放在路边的……这事也是假话!你压根就没去……”

    “我去了!”韩秋菊低头:“那个安主任说,一定把冒名顶替的给找出来。我一想,这坏了!肯定不是这个人了!那怎么办?你没结婚又生了孩子……该怎么办?要是没孩子拖累还能瞒过去,以后找个人结婚的啥也不影响……”

    “关键是你想把这事就这么了了。要是我们不查,这里面就没你的事了。是吧?”计寒梅又问了一句。

    “我也是好心,但谁知道办了坏事了。”她就说:“我也不是成心的,但这能只怪我吗?她要是检点,能有后面这些事吗?这怀孕了打胎,跟生了孩子有啥差别?”

    这一条命就不是命了!

    计寒梅指着这两人不知道该说啥了都!

    林雨桐就指了指小丽:“先叫大夫过来看看,她这样……先救命再说吧。”

    产后出血,又被信任的舍友摆了这么一道,这会子气的浑身抖的都说不出一句话了。

    至于其他的事,林雨桐临走又问了一句:“你说你同学拉你去的?你哪个同学?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单位上班?”

    “李红霞,就是郊区的那个国营农场。给场长当助理。”小李这么说。

    国营农场?

    场长助理?

    范云清是那里的副场长吧,而这里又偏偏牵扯到了安保贵。

    林雨桐觉得:这事……变的有意思了。

    她跟着气冲冲的计寒梅往回走,心里却想着这两件看起来没什么关联的事之间可能存在的关联。

    就想着,假如自己要是范云清,自己会怎么做呢?

    一切都好那当然什么都好,但就怕安保贵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听从老婆的建议。谁也不傻!一件件算下来,范云清依仗着人家不是一次两次了。要是枕边的人天天可着一个人说好话,再耿直的人心里也难免犯嘀咕。

    假如安保贵发现了党春华受了别人的影响进而在耳边影响他的时候,他会怎么做呢?

    约束老婆,但同时也得警告那个背后的人吧。

    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说范云清和安保贵之间,算是闹崩了。

    范云清如果不想失去这个靠山,而偏偏的,还失去了这个人的好感的时候,会怎么做呢?

    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那就是软刀子不行,就来硬刀子。

    通过党春华已经不能影响这个人的时候,想叫这个人继续庇护自己,那只有……手里捏着这个人的把柄。叫他不从都不行。

    如果是这样,那这事情就算是连起来了。

    只是,这事她做的一定很隐秘。说不得她只是暗示引导然后等着抓把柄。这种方法好是好,隐蔽不怕被人抓住把柄。可坏处就是,不亲自参与,就不能控制这件事的走向。

    要真是自己猜测的这个样子,那么在韩秋菊去找‘安宝贵’却找到的是‘安保贵’的那一刻,安保贵估计是已经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了。

    范云清这次,是惹下了大麻烦了。

    可话说回来,这都是猜测。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还得找当事人说清楚。

    结果不等林雨桐和计寒梅去问,人家安保贵自己找来了。

    他去了赵平家,找了赵平。然后两个人上了四爷和林雨桐家。

    这也不算是屈尊降贵,按照级别,四爷也不低。当然了,人家是老前辈了,这个关系不是这么论的。

    人家安保贵是这么说的:“……第一次有个姑娘来找我,说我祸害人家姑娘这一类的话,我没太往心里去,知道这肯定是找错人了。知道我的人都清楚,我从来不在外面喝酒。除了老战友敬的酒抿抿唇就过了,其他时候,真是滴酒不沾。这姑娘在单位说这话,大家也没人信。都说,这肯定是找错人了。这姑娘也走了!我没太往心里去,这找错了嘛!知道找错了,肯定去找对的人去了。可谁知道这都过了大半年了,七八个月了,人家又来了。还带个孩子……我知道这事不给个交代我就说不过去了……其实事情,我已经查的七七八八了,这次过来,就是再确定一点。要是可能,能不能叫我见见那姑娘,我顺便问她几句话。”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人家坦坦荡荡的来了,那咱就把事情往透亮的说。

    几个人一道,去了技校那边的宿舍。

    人往面前一站,小丽就摇头:“不是他!”

    安保贵就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照片来:“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小丽接过去然后一下子就坐起来,“他……他人呢?”

    看来是了!

    安保贵没回答这姑娘这个问题,朝赵平和四爷点点头,几个人从里面一块出来。谁也没说话,一起往回走。

    林雨桐给重新上了茶,安保贵这才拿出照片:“这个人……以前在机关食堂管后勤,也叫安宝贵。因着名字相似,下面一些人也戏称他为安主任。这也是无伤大雅的玩笑……不过,这人在去年……按阳历年算,都算是前年了……当时精简人员的时候已经被精简回乡了。我也去出事的招待所问过,因着以前这个安宝贵管后勤食堂,跟招待所这边的人脉比较熟悉。出事的那天,是他从老家的水库弄了几桶鱼给招待所送来,要卖个好价钱。当时,招待所就留他在包厢里等,因着熟人,怕他晚上赶不回去,还把招待所空余的房间给他开了一间。至于说那个陪酒的姑娘,这完全是搞错了。”说着,他就尴尬了笑了笑,“也是巧了,那一天,刚好一个老战友请我去招待所,一块吃顿饭。我呢……那天刚好有事就没去……我也问过我这位老战友了,她也有事,也没去。说是打发了一个助理亲自过去给我赔罪。至于那个助理姑娘还带了同学去这事,我这老战友却是不知道的。不过,这俩姑娘都没见过‘安主任’,进去一打听说找安主任,人家的工作人员肯定以为找的是安宝贵……阴差阳错的,反正是错了。我已经联系了公安部门,应该很快会有消息了。”

    打着领导的旗号,在外面诱|奸人家小姑娘,杀了都不解恨。

    是!这看起来就是一件无良的被清退人员冒名顶替干了不法的勾当的事,可这内里,却有两个大人物的交锋。

    就是赵平和计寒梅都陷入沉思,这里面有个问题经不起推敲。

    那就是:这老战友临时有事去不了,打发了助理,可这助理姑娘为什么还有时间拉一个同学一起去?而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叫小丽的姑娘跟人家发生了关系,她这个同学,也就是这个助理哪里去了?

    不奇怪吗?

    计寒梅就问说:“你说的助理,是他们哪个场长的助理?”

    安保贵回答的云淡风轻:“熟人,大姐也认识,就是小范。”

    计寒梅就不说话了,好半天才说:“她这是怎么用人的,从哪找出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姑娘?这姑娘人呢?”

    “几个月前,主动要求下乡。在庆山山区里,七月份的时候爆发山洪,牺牲了。这个省里是提出过表彰的……你们查一查下发的名单,找一个叫李军霞的姑娘,就是她了。她去的时候改了名字了……”

    如今改名字不算是稀奇的事,三天两头改的都很多。

    这没什么值得深究的,不过这件事,就又成了说不清楚的事了。

    如今唯一一个能开口的,就成了那个假的安主任了。

    可这就算是把人逮回来了,跟自家这边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

    等那边逮回来之后,听听那边怎么说。好判定小丽在这件事中到底有多少责任。然后再处理相关的事情。

    安保贵就起身告辞,站起来之后,他朝挂在墙上的全家福看了一眼。然后就问四爷:“金厂长好福气,两儿两女,一双好!”

    四爷也笑:“两个姑娘倒是乖巧,二小子太皮,难成大器。倒是长子,还算是勉强……”

    安保贵就在照片中的大小伙子脸上多看了两眼,然后点头:“倒是长的一表人才。”

    林雨桐哈哈就笑:“我只当是安主任夸我了。人家都说,我家大小子,长的随我。”

    安保贵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跟四爷重重的握了一下,又跟林雨桐握:“是!是长的随了咱们林处长了,要不然不能这么英俊!以后碰上好姑娘,我给保媒!”

    两方心照不宣,这事就不往深的说了。

    安保贵知道,人家夫妻知道这孩子跟党春华的关系,可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说过一句什么,也没有上门过。此时又一再强调这个孩子的归属,他明白,人家压根就不是因为这孩子跟自己有关系才留下孩子的。恰好相反,人家两口子是怕有人戳破了这一层窗户纸。

    他一直觉得老婆有事瞒着呢,也知道嫁给自己的时候不是头婚,可没想到这里面藏着的是个大活人。这里面的事情不用深想都知道,那孩子得沦落到什么境地才会被人收养的。她党春华在这件事上,是有大亏欠的。党春华啊党春华,你就是告诉我,我能不叫你管孩子吗?

    结婚的时候撒了谎,所以,这么些年,她就牺牲了这个孩子为她的谎言付出代价。

    这还不算,因为这个秘密,她还被人要挟了。如今看来,她之前说的,跟范云清情同姐妹才为范云清说那么些好话的话,全是胡扯。根子在这里呢!

    是范云清发现了她的秘密的!

    心里转圈的想,但面上不动声色,告辞正要往出走呢,外面传来脚步声,紧跟着是端阳的声音:“妈——我回来了——”

    话没落,人就进来了。不光他自己回来了,身后还背着骄阳。

    “怎么又背着呢?”林雨桐就瞪眼。

    计寒梅先一步伸手把骄阳接下来。

    四爷才说:“过来问好,这是安主任,叫伯伯吧。”

    端阳只愣了一下就明白了,他客气的笑,跟骄阳一起,叫了一声‘安伯伯’。

    见到真人,比看照片更有冲击力。

    安保贵点点头,就说:“这长相嘛,确实是像林处长。可这气质,是像金厂长……”

    “那是当然。”骄阳就仰着头,“我爸妈生的,肯定像我爸妈。我也像!我跟我大哥也像……”

    赵平和计寒梅都像是明白了什么,就附和说:“是!像!谁家的孩儿就像谁,这错不了……”

    等把人送出去,四爷回来才说端阳:“你也不用惶恐不安,没人能追根究底。咱们不想翻出那点事,安保贵也不想。这次回去,想来安保贵会问清楚来龙去脉。问清楚了,就更明白这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追求,最好就当是陌生人,到死也不承认彼此的关系是什么意思了。”

    端阳就低声道:“这次的事……我办的不好……”

    “什么都办的好了,就不是孩子了。”四爷摆手,“谁都有弱点,你的弱点,就是不能碰触被遗弃的这件事。碰到这个孩子,你觉得同病相怜了,你害怕她沦落到跟你一样,从一个人的手里辗转到另一个人的手里。你是个男孩子,你觉得还罢了。可那个孩子,是个女孩子。要真是不停的辗转,要是遇不上好人,你不敢想,她的命运会是什么样的。”

    “是!”端阳深吸一口气。流浪的时候,见过太多的人间惨事。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如果遇不到一个好心人的话,没有父母亲人庇护的孩子,会遭遇些什么。

    小丽这件事,根本就瞒不住。她爹在矿厂上班,听说这事了,很快给她找了亲事。也是在矿厂上班的,那人也三十来岁,壮实老实,有点结巴。以前娶过媳妇,媳妇跟人家跑了。那汉子跟着小丽的爹一起来的,当着林雨桐的面,拍着胸脯保证:“……不……不嫌弃……亲闺女……我当……只要她不嫌弃我……”

    意思是,主要小丽不嫌弃他,他就把小丽的闺女当亲闺女。

    孩子被亲妈带着嫁人了,当然了,小丽也没法上学了,这件事私德有亏,厂里也没有安排工作。不过矿厂离她嫁的这个男人家很近,她回去还能种地。反正是身体没恢复呢,就去领了结婚证。厂里没多追究,她就感激不尽了。

    还有个韩秋菊,直接被学校开除了。

    她在这件事里诸多的不妥当,足以把她打回原形。这事是计寒梅亲自办的,用她的话说,就是:什么都能容忍,就是容忍不了这种朝自己人下手的毛病。

    一个宿舍住着,多大的仇恨啊,得这么祸害人。

    虽然不知道她的动机是什么,但有些人害人,需要动机吗?

    再说了,她觉得她害人了吗?

    没有!

    所以,更不能容忍!

    年前的时候,那个安宝贵被公安局的找到了,这小子消息灵通,在安主任去招待所调查的时候就听到风声了,钻到山里去了。要不是实在扛不住冷和饿,估计也不出来。既然被逮住了,他就供认不讳。听人家那姑娘生了个孩子,他就把所有的事都认了。是他强迫人家的,人家姑娘害怕丢丑,不敢声张。不管啥罪过,都是他一个人的罪过。

    事情的真相已经不可知了,反正当事人是这么说的。

    那就只能当是这样了。

    等问到那个李红霞,这位摇头:“刚开始进来是两个姑娘,还没说话呢,另一个说有点事先走了……再没见到……”

    这不排除李红霞认出这人并不是安主任然后出去了。至于为什么一去不回,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里面是不是有范云清的事,依旧只能算是猜测。

    没证据不要紧,只要安保贵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行了。

    厂里开除了两个,但同时,又破格的招收了一个。

    甘草,这姑娘被破格招到职工医院的药房了。

    “真是好人有好报哩!”甘草乐出声来,一边收拾报道要用的东西,一边跟他爹说:“咱以后也有工资了,也有配额的粮食了。爹,你少干点活,拿的工分少点也没事了……日子能过下去了……”说着,又怅然,“我还说那孩子是个讨债鬼,现在看……她是我的福星呢。等将来我结婚了,我就找小东西去,认个干闺女……”

    潘厚朴嗯嗯的点头,心里却骂了一声不害臊。

    对于自卖自夸的骄阳,丹阳给予的评价也是三个字:不害臊。

    害臊啥啊?

    骄阳鼻子耸了耸,下巴抬起来:“就是只有我主持的最好,怎么的?”然后又跟端阳说,“大哥,以后不用担心了。我们党老师不去少年宫了……说是身体不好,以后都不去了……”

    党春华辞了工作,这是安保贵要求的。

    明面是党春华身体不适,可实际上,是安保贵有了安排。眼看过年了,人家的调令下来了,去了b京。调令下来之后,一天都没耽搁,说走就走。

    林雨桐知道消息的时候,还是大年初二,回林家的时候听来访的客人说了一嘴的。

    要是猜的没错的话,安保贵不会再愿意回这个省这个城市了。有些东西,永远的叫它被遗忘在时间里,才好呢。

    安保贵一走,林雨桐以为范云清这次又躲过去了,可惜,这一次她没那么些好运气。也太小看安保贵了!

    过了年,也就是六三年的二月份,国家要在农村开展‘四|清’运动。

    四|清是清什么呢?

    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清财务。

    要清查这些,那谁贪污了,谁在里面有些小猫腻了,这都躲不过去。

    如今还没到各个单位里,还仅限在农村。

    只是听这周围生产大队的喇叭天天在喊:阶|级斗争,要年年抓,月月抓。

    上面的公社会派干部下来帮着查,查出问题的这些大队干部,那就是罚。做检讨撤职这是轻的,有些地方还会叫跪下,或是吊起来,用鞭子抽打。

    反正是念歪经的和尚不少。

    范云清呢?是属于农场的领导。农场比较特殊,说农民吧,不是农民,他们是拿工资的。说工人吧,干的又是农民的活。那一套工分账目仓库一些的东西,他们都有。

    谁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查农场,况且‘四|清’这还在试点阶段。可省里的反应出乎预料,快的吓人!

    等实锤砸下来,范云清真辩无可辩了。

    安保贵根本就没给她反应的时间,这事就给办了。

    人家还提前就走了,想说人家在里面插一手你都不能。

    人被关起来了,叫她写交代材料。这种做法,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

    是晓星火急火燎的跑来,林雨桐才知道这事的。

    “怎么办?”林晓星真急了,“爸下了部队了。我妈她……”

    没用的!

    这次是真没用了!

    林雨桐却不能这么说,只道:“这也不是第一次被调查了,你得想想,她以前哪次被带走,不是平安回来了。你这时候与其担心这个,倒不如去看看吴老太带着吴荣和吴耀过的怎么样。”

    对!

    林晓星没停,起身就又走了。出了这事,吴家呆在农场就不合适了。晓星要请吴老太回一一五,那边还有院子住。可吴老太不干:“就回老家去。在老家,谁也不会少了我老太太一口饭吃。”

    于是,带着吴三树和两个孩子,直接回了老家了。

    晓星打电话说这事:“老太太倔的很!”

    “回去未尝不是好事。”那是人家老家,村里半村的人都是后辈。老太太又是那么个身份,谁能把老太太怎么着。只要老太太身体康健,庇护那俩孩子长大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但是留在一一五,不管是洪刚还是范云清,谁出点事,都会牵连到俩孩子。所以,林雨桐就跟晓星说:“老太太是明白人,听老太太的吧。”

    不过范云清到底是范云清,她那些贪污所得的东西,也不全是给了晓星了,一大部分其实都是偷摸着接济一些老战友了。而交代问题的时候,对这些东西,她是只字不提,就说是贪污了。东西去哪了?她的答案是农场周围的百姓日子艰难,大部分都散出去了。

    她也确实是给了周边的乡民东西。具体是多少,无从考证。

    犯错误了是肯定的!但是贪污谋的不是私利!

    职位肯定没了,但是没有被开除d籍,还是有人保了她。然后她就被发配到采石场,接受劳动改造。

    采石场在哪里?

    采石场是新开的,是有了这边的采矿厂之后,才新开的这么一个厂。

    跟采矿场是紧挨着的。

    这个消息一出来,林晓星又找来了,“我想调过来。”

    主要还是为了照顾范云清方便一些的。

    调过来不是不行,但是岗位来说,现阶段需要人手的,就是子弟学校那边了。

    随着学生的增多,那里的老师开始短缺了。苏瑾是大学毕业,在里面任教是绰绰有余的。晓星会弹钢琴,手风琴也会拉。林雨桐就问:“去学校做一段时间的老师……行吗?之后咱们再慢慢的想办法。”

    行啊!有什么不行的。

    苏瑾却确实算是难得了,跟着晓星带着孩子,就又把家给搬来了。

    这个时机调工作,说实话,是比较吃亏的。他们刚赶上调整工资的这个茬口上。要是继续在原单位,每个人的工资上涨三五块钱肯定是行的。但做老师,工资还没之前高。这无形中,每月就把二十块钱差进去了。

    精简职工还在继续,减少城镇人口的脚步也没有停下来。

    但剩下的人,基层的职工,百分之四十左右是能升一级工资的。但像是领导干部,那没有!工资保持不动。所以,很多人为了工资拿的多些,都看不上小领导。

    尤其是一边给基层的工人涨工资,另一边却在查小领导权限下的账目问题。

    普遍的认识就是:不管事就肯定不会出事,管了事了早不出事晚也得出事。

    因着要给一部分人升级工资,厂里就忙起来了。尤其是林雨桐,人事科嘛,是有发言权的。各个分厂车间,报上来的人要通过审核嘛。

    哎呦,林雨桐这边的办公室,天天的,一推开门,地上都是从外面塞进来的检举信。从门缝里塞进来,然后用个细竹签捅进去。怕只塞在门缝被外人给拿走了。

    这些人也是有意思,在车间不好反对哪位同事升工资,他们不当面说,怕得罪人。然后就把掌握的一些黑材料呢,往上面捅。那你说,这材料都写好送来了,咱是查还是不查?

    挑出俩典型的叫下面的人查,结果就是个子虚乌有,查无实据。

    这可把林雨桐气的:“这人都是他们选出来的,我建议,选出来之后,名单张贴公布一周。这一周的时间内,如果有谁发现名单上的人确实有问题,欢迎提出质疑。但是得公开透明。不搞黑材料!”

    反正是说只要赶在八月份把名单递上去就行。从九月份开始,就是新的工资标准。把从二月到八月的差额工资,还会补发下来。

    这么一算,九月份将拿到的,可是一笔数额相当可观的钱款了。

    于是,这种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愈演愈烈。

    四爷就那么冷眼看着,等发展到有人拳脚相向的,他直接给拍板了,之前的全都作废,升工资从矿山开始。矿山那边凡是没有不良记录的职工,都升一级。谁不福气,谁想拿高工资,简单!你去矿厂,换个人回来。

    行了!没人闹了!都老实了。

    赵平也说:“就得这样,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天慢慢和暖了,农场那边今年要弄个养鸡场,如今正是孵小鸡的时候。苗大嫂她们就说要自己养几只,问林雨桐要不要,叫人家代孵一下。

    要也行啊!反正再笼子里养着。她就说叫人带上十只就行了。

    苗大嫂又过来跟林雨桐说:“今年把你家的糖票给我们攒着些。我得借呢!你们要是不急着给端阳定亲,这些就先借给我们家用。到年底了,我们想给铁蛋把亲事给定了。”

    “行啊!”林雨桐就应承下了。如今这提亲,也就是四五块钱的聘金,两斤糖的事。可就是两斤糖的票,苗大嫂和苗家富还都是双职工,大小也是干部呢,省一年,也未必能凑齐。得提前打招呼,叫大家帮着省些。像是林雨桐这边,过两年也得给端阳结婚,人家苗大嫂也会省着到时候拿来给林雨桐用。

    这边大人说话着呢,骄阳在一边窜进窜出的也不知道忙活什么。

    苗大嫂就问呢:“你这小忙人,今儿怎么在家呢?”

    骄阳就停下:“最近都是演戏的节目,没我们什么事。”

    林雨桐就问她:“你找什么呢?进进出出的!”

    “戏票。”骄阳翻看晾在院子里的衣服的衣兜,“妈,你洗衣服是不是没看我的衣兜。里面有老师发的戏票,才说叫大哥进城去捎给太姥姥的。”

    丹阳从里面出来,就说:“兜是我翻的,给你放抽屉里了。”又问,“是李慧娘那个戏吗?听说挺好看的!”

    “就是那个!”骄阳蹭蹭蹭又跑了。

    苗大嫂也说:“赶集的时候你也去看看,那边的戏台上也有草台班子演那个,挺好看的。”

    赶集的时候瞄了两眼,因为人太多,就看不成了。

    紧跟着,赶集也去不了了。

    如今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嘛,到处都是学生组成的小队,给大家宣传雷锋精神。

    然后,还有从b京那边新分下来的学生,开始教大家唱歌。

    广播之类的啥也没有呢,口口相传的,大家都会唱学习雷锋好榜样。

    不管是大人孩子,走在路上你听听,哼的都是这么一首歌。

    厂里呢,当然也是要宣传的,要组织大家学习,甘愿做革命的螺丝钉。

    然后,每个科室都要挂一个小本本,上面记上好人好事。

    林雨桐从苗大婶那边拿了小鸡仔过来,遭遇了钱多多小朋友的强行帮助。

    她就跟孩子说:“就十只鸡仔,放篮子里婶子拿的动。”

    钱多多不这么认为:“没事,婶子,我帮你拿。”

    抢了鸡篮子就跑,然后摔了一跤,压死了两只,还蹭掉了手心的一点皮。

    过后林雨桐就跟钱思远两口子开玩笑,说:“你们得陪我鸡仔。”

    钱思远说:“你快拉倒吧。我还没怪你家朝阳烧死我的菜……”

    咋回事呢?朝阳也去做好事去了。人家庄婷婷给家里种的菜撒化肥,他过去就帮着人家撒,好家伙,撒了第二遍,化肥多了,生生把一片子菜给烧死了。

    反正学没学成吧,心是好的。

    晓星和苏瑾两口子搬过来,林家的人还没来过。借着一个周末,林百川带着常秋云和老太太,回来了。家安在这里了,好歹得过来看看。范云清的事不好管,他这个当爹的也得给晓星解释清楚,说明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他在这边转了一圈之后就说过去看看,常秋云去了,老太太没去,跟几个孩子在家里说话呢。

    丹阳就问说:“骄阳给您的戏票,您看去了没?”

    “看了!”怪好看的,“可惜了的,如今不叫演了。”

    李慧娘是鬼戏,而今要求停演‘鬼戏’。

    丹阳也说:“世上哪里有鬼?都是封建迷信。”

    朝阳却凑过来,拉老太太,低声道:“晚上我跟您睡,您还给我讲鬼故事呗。”

    老太太却斥他:“我那不是鬼故事,可都是真故事!”

    丹阳就逗老太太:“您啊,再说鬼故事是真故事,得被打成老封建。”

    老太太点了点丹阳:“小丫儿蛋蛋,你才多大年纪,见过多少事?真的假的,假的真的,圣人都说不清楚,你们就清楚?”

    把丹阳吓的就关门,给老太太乐的:“放心,你太姥姥还没老糊涂……”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46.旧日光阴(5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