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47.旧日光阴(5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47.旧日光阴(5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4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47.旧日光阴(5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59)

    不管有多忙, 四爷和林雨桐不得不放慢脚步,因为明年丹阳就能参加高考了。她上学比别人早的多, 又因为如今是522的模式, 所以相当于是上了九年, 就能参加高考了。

    十四五岁的大学生,像是丹阳这样的,也是不唯一。

    而如今高考的录取率差不多是百分之一到二。这这些高校里面, 大专和中专又占了绝大多数。这也都算在这个录取率之内的。所以, 这想考上好一些的大学,很不容易。这就导致了, 孩子的压力是相当大的。尤其是在年年精简,年年有中学生被下放到农村的情况下,考上大学,将来有个工作,能留在城里, 好像成了唯一的途径。所以, 竞争就更加的激烈了。

    不管什么年代, 家有高考声,都不容易。

    怎么办呢?

    爹妈在家里辅导吧。

    首先,报纸每天得看, 读时事政治。四爷带着大的小的一起, 从每天读报开始。最起码得叫他们明白, 能这些文章里能看出些什么东西。

    在读报的期间, 如果遇到类似于报纸上一些歌颂小人物或是颂扬这个时代的价值观的文章, 四爷就会留给丹阳,叫她自己解读,然后写读后感。就比如报上有一篇运输菜干的故事,就是说往偏远的地方运送菜干救灾。菜干的袋子里被偷着塞了粮食乃至猪肉的故事。故事的最后作者又写了旧社会灾年如何被地主盘剥等等的事跟新社会做对比。前后这么一对比,颂扬社|会主义好……

    就像是这样的文章,然后天天读,天天写。写好了他爸给修改。

    文笔流畅不流畅先放一边,一边要思想正确,立场分明。拿着基本就差不多。

    至于文言文,四爷不会叫孩子通读了。他开始帮孩子从里面节选一些小章节。

    比如:像是‘上(指唐太宗)与群臣论止盗或请重法以禁之上哂之曰民之所以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顾廉耻耳朕当去奢省费轻徭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用重法耶自是数年之后海内升平路不拾遗外户不闭商旅野宿焉。’这一类内容。

    四爷就问丹阳说:“为什么节选这一段出来?看出来了吗?”

    丹阳把原文读了两遍,然后点头:“明白。唐太宗说老百姓之所以去做盗贼,只是因为赋税劳役繁重,官吏贪婪,弄得老百姓饥寒交迫,因此顾不得讲廉耻。所以应该去掉奢侈和浪费的行为,减轻劳役和赋税,选用清廉的官吏,使老百姓生活富裕起来。这样,老百姓自然就不会去做盗贼了。哪里用得着加重刑罚呢?”她顿了一下,这才道:“反对奢侈浪费,反对贪污行贿,这和如今的四|清是有些共通之处的。”

    对了!一个封建的帝王都意识到的事,更何况如今的新社会呢。

    这和时政是紧扣着的。

    林雨桐觉得,四爷得给她闺女把题都猜透了。

    而作为数学呢,其实只读九年,能学多深?几何还停留在平面几何的阶段呢。

    所以,每天一套卷子,按照这两年高考的模式,出类型题。把各种题型得练的她见了就能动笔的程度。

    孩子要考六科,除了语文数学还有俄语政治物理化学。

    俄语不用管的,她的俄语是打小就学的,自从中学开了俄语课,她基本都是满分。这一科不用管。

    而政治这门课,这些孩子的成绩其实都不错。反正但凡有重要的指示精神,大喇叭天天放。那模拟卷子别说丹阳了,朝阳都能答九十分以上。所以,政治是最拉不开分数的科目,而俄语,应该是最能拉开差距的。

    她爸就说:“所以你不用紧张。你比别人有优势多了。”

    而对于物理化学,四爷的态度是:“晚上不用去学校上自习了,在家里吧。复习的更有针针对性。”

    于是,林雨桐亲自去找了老师,丹阳从此就是五点半放学之后,就不再出门了。

    从六点半吃完饭开始,一直到十点半睡觉,这期间也把六门功课考一遍的。

    当然了,效果是显著的。月考的成绩从在前五徘徊,到稳居第一。

    成绩每次都在大喇叭上公布呢,然后大家都知道,金厂长家要出一个大学生了。

    金厂长之前是抽时间教自家孩子,没多久,就能在家专职教她闺女了。

    因为中|央下来调查小组了。

    四|清在城乡开始了。

    咱们要f贪污行贿,f投|机倒|把,f铺张浪费,f分|散主义。

    分散主义就是不下级服从上级,不地方服从中央。这个没有!绝对没有。

    铺张浪费,这个说不上来吧,单位上肯定没有。至于我自家过日子,那是我们家的事,我也没宣扬的谁都知道。投机倒把的话……集市是办不下去了,他们都属于是投机倒把。以后买卖东西又会不方便了。剩下的就是贪污行贿。

    这也是唯一能查的地方。

    当然了,也不光是查四爷和林雨桐,整个厂的领导都暂停工作,得叫人家查,查完了再说。

    要查,那就查吧。

    林雨桐和四爷在家,看看报纸喝喝茶。周围村子里的一些人家,之前在集市上不是或多或少的都买卖点东西吗?好些人被抓起来了,投机倒把嘛。过来找人情,说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这种罪名不会很大,关几天就放了。这属于刚开始打击,只要知错能改,不要顶风作案,一般是不会很重的。林雨桐就说:“我们这都停职了,还能给谁说情,别再连累了你们。”

    得!

    这话一说,就更没有上门的了。

    可四爷也不是能呆的住的人啊,老这么在家里呆着,叫人家领导看了,也不像那么一回事。

    干啥去呢?

    眼看麦子熟了,去农场帮忙收麦子去。叫上赵平计寒梅,还有其他几位副厂长,人家爱怎么查怎么查去,咱别坐着等啊。

    于是一人一把镰刀,往地头去。

    干活的可不止过来帮忙的领导,还有学校的孩子们。

    这个时候是有劳动课的。丹阳就在劳动课上学糊火柴盒把手划破过。火柴盒用的纸是粗糙的马粪纸,想把毛边撕下来,一不小心就割破手了。而朝阳呢?把家里的鸡粪用簸箕端了,端到学校帮学校积粪。

    到了夏收秋收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得停课下地。

    比如现在,高年级的割麦子,低年级的拾麦穗。丹阳是高年级的,但因为年纪小,让她给割倒的麦子打捆。

    孩子干的艰难,但当爹妈的哪怕是心疼,也不能上前帮忙。就这么干吧!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等从地里一回来,一家子有一个算一个,脸上手上都是黑的。

    割过麦子的人都知道,不知道麦地里那是啥玩意,摸过就黑乎乎的粉状的东西沾在皮肤上,要是再一流汗,这黑一道白一道的,特别精彩。

    不过这种流过汗之后,回家吃两碗凉面,伴的酸酸的辣辣的,晚上又不出门,还可以多放点蒜泥。这么饱饱的吃一顿,没有比这更舒服的了。

    这么惬意的日子才过了两天,人家工作小组找大家谈话了。

    一个一个来。

    先是赵平被请去了。

    赵平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人家也说是走个程序。

    结果这一上来,人家就问,以赵书记看,金垠圳同志有没有分散主义的倾向啊?

    这是说厂长不服从书|记的领导。

    赵平摇头:“绝对没有!金厂长不管是对我,还是对计大姐……不是,是计副书记,都足够尊重。绝对没有不服从领导的分散主义这一说。”

    上面坐着三个人,组长,副组长,还有一个写个不停的,叫书记员。是专门做记录的。

    这个问完了,最边上这个组长就站起来,靠在桌上,“我们也了解到,您跟金厂长的岳父是战友,你还曾是对方的部下,这种关系……”

    赵平就有些恼了,“那照您这么说,这工作就没办法干了!这计大姐还对林军|长一直有成见呢,那跟人家女婿搭班子,不是得天天抬杠吗?”

    “不要有情绪嘛,赵书记。”这人就递了一杯水过去,“咱们呢?也是例行公事,该问的得问,该管的还是得管。”

    等到计寒梅的时候,人家又问了:“您有没有觉得,赵书记跟金厂长的关系,有些过分的亲密……”

    “不该亲密吗?”计寒梅反问了一句,“都是革|命同志,要是放在战争年代,是都能为彼此挡子弹的关系,不该亲密无间吗?”说完,好似有些没反应过来的问了一句:“不是……你们什么意思?你是盼着同志们亲密,还是觉得同志们太过亲密……你这同志的思想有问题。我觉得我应该找你们的领导反应反应才对……”

    嘿!我说这位大姐,还不能叫咱们问问了。

    这人哭笑不得,就摆手:“行行行,算我问的不恰当。那你就说说,对赵平和金垠圳两位同志的看法。”

    这有啥看的。

    “赵平,老革命了。战场上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因为受伤之后不能拿枪了,这才复员的。这样的人政治上要是再不牢靠,那就没有什么牢靠的人了嘛。”她说着,就拍着桌子,显然带上了两分火气,“还有……金厂长。雇农出身,无产阶级,受地主盘剥长大。阶级立场很分明!自从参加工作,他的成长是有目共睹的。是新社会,造就了一个崭新的他。从一个地主家放羊的长工变成了如今这么大的厂子的领导。他的一切都是d给的。这么一个红旗下培养起来的干部,你们说,有什么不可靠的。可别说什么林百川了。人家俩孩子定亲的时候,还没找到林百川呢。我对林百川这个人是有些看法,但不得不说,他当年以师长的身份,没毁了俩孩子的亲事,这事做的地道。这也是他的立场坚定,阶级分明的表现嘛。”

    得!问不出什么了。

    等把这位大姐送出去,这组长就说:“看来是个很团结,很有战斗力的一个班子。”

    然后就是约谈四爷。

    人家三个一排,坐在桌子后面,正对面三米之外,放一把椅子,感觉跟审讯差不多。这样的坐法,从心理上来说,就给人以压力。

    结果四爷进去,往哪里一坐,就跟坐在他的金銮宝殿上一样。而对面的三个人,倒是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是临考的学生。

    感觉不是那么舒服。

    组长咳嗽了一声,才道:“金厂长,我们得例行公事。”

    “请问。”四爷说的很客气。可坐在那里的感觉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三个人对视一眼之后,才道:“……我们了解到,中原重工,从选址,到建厂,到规划,包括后来的遴选工作人员,都是金厂长一手主导的……我们就是想问……这种做法在你看来,是否民主……”

    四爷看他:“你们有没有看我们的会议记录?”

    这个当然。

    “如果看了,你就会发现,所有的决策,虽然我是倡导者,是提议者,但最后的决议,却是会议上集体做出的。领导班子集体做出的决议,你认为是不民主的?那要怎么做才是民主的?征求每个职工的意见?”他说着就一拍手,“你的建议很好……”

    这组长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边上的书记员手停下来,不敢写了。

    也没法写啊!

    组长给人家刨了个坑,结果人家不仅没掉下去,顺手还刨了个坑差点把组长给埋了。

    什么叫做领导班子决定的事情不算民主?这可是要命的问题了!

    那照这么话往下说,岂不是中|央领导班子的决策也不是不民主的?人家还得问问每个人的意见不成?

    顺手一个大帽子扔过去能压死人的。

    这没法问了。

    三言两语的,把这位大神给送走了。都不敢跟他说更实质性的东西了。

    又约谈了几位副厂长,怎么说的,谁也不知道。但是紧跟着,就轮到林雨桐了。

    好家伙,阵势很不一般啊!

    三个人面色都很严肃,看来是要给一个下马威了。

    林雨桐坐下,那边就问了:“林雨桐同志,我们收到了多封检举你的材料,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检举我?

    林雨桐有几分兴致盎然:“我倒是想听听,都检举我什么了?”

    怎么这么个反应?

    组长一拍桌子:“林雨桐同志,请注意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怎么了?”林雨桐就一脸的纳闷:“你问我对那些所谓的检举材料有什么看法,我都不知道这材料上都检举我什么了,你叫我怎么说看法。”她袖子撸起来,“来来来!你来教我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我应该说,人民群众有监督的权利,这个检举材料写的好。不过,有检举材料,就说明还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没有做到深入基层……如果工作做的扎实,他们该当面提意见才对嘛!还是我的工作态度有问题?是要这样的答案吗?”

    这就是跟人吵架的姿态了。

    组长也一肚子火气呢,他又是一拍桌子:“我看你对调查组的认识有问题……我还告诉你,不要觉得你的父亲是军|长,你的丈夫是厂长,你就……”

    林雨桐‘哈’了一声,蹭一下站起来,朝前两步,一巴掌也拍在桌子上,把桌子拍的晃了两晃,然后放在桌子上的洋瓷缸子都震动的跳起来,水撒的满桌子都是。把书记员吓的赶紧抱着本子挪开,怕水渍湿了谈话记录。

    而另外两个,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条件反射的先往后一躲,侧着身子趴在椅背上,离桌子远远的。

    林雨桐看着两人:“……我看不是我的态度有问题,是你们的态度先有问题。就事论事,说我的工作就是说我的工作,又是我父亲,又是我男人的,你们想干什么?在你们没调查清楚我存在什么问题之前,我还是人事处的处长,你们有什么权利,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没有定罪之前,我不是你们的阶|级敌人……我还是你们的同志,对待同志,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态度……”说着,又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瞪着书记员吼了一声,“写!把我刚才问的,现在我说的,都给我原原本本的写上。不是问我对检举材料有什么看法吗?我的看法就是这是个好东西。我应该好好学习。该写材料的时候还是要写材料的。”说着,就看向三个人:“这个回答,满意吧?”

    这是威胁自家这边呢。说检举材料是好东西,意思是她也要给自己的单位自己的领导写材料揭发自己等人在工作中的问题吧。

    哎呦!怎么又遇上个难缠的。

    见林雨桐瞪过来,书记员‘哦’了一声,用袖子把桌上的水擦干净了,然后蹭蹭蹭的把这些话都写上了。还拿起来叫林雨桐看了看,以示自己的工作态度还是端正的。

    这副组长就尽量叫自己坐正,虽然身子还是朝后仰着,但比刚才那样舞动着胳膊躲拿一下的形象光辉多了。

    他就在里面和稀泥:“林处长不要这么激动!不要激动嘛!我代表我们工作组,向您道歉。”然后在桌下踢了组长一下,,示意他说话。

    这组长轻咳一声,缩着胳膊伸出手指朝对面的凳子小心的指了一下:“我跟你道歉……是我言辞不当……能请您坐下说话吗?”

    嗯!这态度就对了嘛!

    她退回去坐下,副组长开始牵头问话了,“您别激动,我们问话也是讲究个策略的。刚才就是我们的一种策略。不要往心里去! ”他干咳一声,看了组长一眼,然后说,“那么……现在咱们开始正式问话。”

    组长默默的退居二线,再说两句,感觉非得打起来。当然了,以对方这气概,感觉三人绑一块都不够她打的。所以,暂时两人还是别直接对话的好。

    问话的这位脾气温和一点,说话也委婉一些。他就问了:“……我们也接到一些检举的材料……了解到一些情况,听说林家的不少人都在厂里上班……”

    “这话多新鲜呐!”林雨桐就说:“当初规定就是每户一个名额,这地方叫什么村知道吗?这叫三林屯!为啥叫三林屯知道不?数百年前,就是三房林姓人家在这里扎根,才有了现在这个村子的。家家户户有名额,可不就是姓林的各家都有工人吗?不光姓林的,你往各大队去查去,跟林家,跟我扯得上关系的,多了去了?怎么了?哪一个是不符合政策的,请举例!”

    “不光是这个……还有金家的人……”这人又这么说了。

    不等说完林雨桐就摊手:“金家怎么了?我大伯子在铁路上……那属于人家另一个系统的事,我没有参与,不好发表意见。我两个大姑子家,有俩外甥也在厂里,但这走的是正常的招工途径,那个时候我们可不在厂里。而且,他们行事低调,我想,没几个人知道他们的舅舅是厂长吧。横不能因为我们两口子,叫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回家种地才算是大公无私吧。我觉得新社会的人人平等应该体现在方方面面,如果因为我们导致人家失去了本该就属于他们的权利和机会,我认为这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平等和不公正。”说着,就指着书记员,“这话是我说的,都记上。不光是你们问的时候我会这么说,谁这么问的时候我都这么说。”

    书记员小伙子埋头抓紧写,写完举起来叫人家看,示意我有记录。

    他心里叹气,这又是个不能往深了追究的问题。

    哪个领导没有七大姑八大姨的,然后你这边不允许了,是不是所有领导的亲属都得被清退回去啊?

    没这么办事的!

    更没人敢这么说话。

    副组长就看组长,两人用眼神交流。

    副的说:这个问题就这样吧。不能再问了。

    正的眼睛一闭,微微点头,算是默许。

    行吧!以权谋私这个话题就算是过去了。

    然后下来的话题,就是玩忽职守。

    为什么说是玩忽职守呢?

    因为人家问了:“我们收到的材料上,普遍反映出一个问题。就是之前,有一些同志向你们人事部门反应问题,你们呢?却没有足够的重视,对反应的问题置之不理……”

    林雨桐恍然:这是说升工资的时候,很多人告黑状的那次。

    她就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确定了名额了,叫他们有问题当面质疑。公示栏里会贴满一周,觉得谁的资格不够,你站出来说啊!没给机会吗?给了啊!既然觉得自己的意见是对的,为什么不敢站出来说呢?当面不质疑,背后搞小动作,这是应该提倡的事吗?咱们一直说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我d的一个法宝。自我批评就不说了,咱就说批评。什么是批评?批评就是要勇敢在站出来指出同志身上的不足错误疏漏,这也是对同志的帮助嘛。我们提倡当面批评,我们要求我们的d员我们同志坦荡,错了吗?一定要搞一些……”她指了指桌上的那些所谓的材料,“这些东西,还专门为这个东西花费人力精力……我们拿着国家的工资,就是干这些事的吗?”

    书记员的笔一停,这怎么感觉他坐在这里是在接受批评的。

    她这是在批评自己这几个人小题大做,专搞黑材料和阴谋诡计吗?

    不光是他不自在,另两个也被说的不自在,都松了松领口,换了换坐姿。

    林雨桐这边一咳嗽,书记员笔下马上动了:记了!记了!都记下了!可别老提醒我了。

    这组长再也忍不住了,就说:“林处长,你不要带情绪嘛。咱们这是要发现问题,来解决问题的。”

    “问题是你们发现问题了吗?”林雨桐朝外指了指,“矿厂那边急需机械化,矿工的工作环境急需改善……这都是问题。你们发现不了,我指给你们……你们不是要解决问题吗?解决去吧!”

    这就不讲道理了嘛!

    副组长就说:“这些问题咱们先放一放,那是厂子的问题,不是你个人的问题。”

    “我个人有什么问题?”林雨桐两手一摊:“来!你们来说,我个人有什么问题。”

    思想有问题?这个绝对没有!从谈话里听的出来,她把理论那一套吃的很透。

    政治有问题?那这个也没有!十来岁的时候就配合过游击队,父亲更是我军高级干部。这样的人政治上是绝对可靠的。

    进d组织的时候有问题?那也没有!她是建国后的d员,介绍人是赵平这样的老革|命。

    经济问题?没有!她如今身上还有很多顾问的头衔。这些福利加起来足够一家人过的比别人有油水。

    这边两人就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从彼此的眼中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那就是这个女人太难缠,速战速决。

    组长就说:“还有两件事,需要你解释。第一,听说你们开除了一个特招进技校的女学生,却又在医院特招了一个姑娘,据说那个姑娘是你儿子的对象。第二,关于你妹妹妹夫调动工作的事……”

    林雨桐就皱眉:“开除那个学生,其实我是不同意的。也是计书记觉得应该给年轻人一次机会,所以,才只是开除了。其实,照我的意思,应该法办。她可是遗弃婴孩,这是触犯了法律的吧。这样的人,你们觉得该留下吗?另外,你们说的我招进医院的那个姑娘。不管那姑娘是不是我儿子的对象,是也好,不是也罢,并不会影响我的决定。一个没结婚的姑娘,将一个遗弃在冰天雪地里的孩子捡回家,并且加以抚养。你们就没发现闪光点吗?我们每天都在说要向雷锋同志学习,那么我们身边出现了这么一个学雷锋的好榜样,我在她身上发现了这样的闪光点,难道对这样的同志予以肯定也错了吗?今年我们厂里,要评学雷锋标兵。这个姑娘的事迹,是我们要往上报的典型事迹。这是学雷锋活动感召下青年思想进步的一个范例。这样的事,还需要解释吗?这岂不是太荒唐!”话音一顿,她就又道,“还有我妹妹妹夫的事,他们在一一五拿的是四十多块钱的工资,如今过来任教,两人都拿的是三十二块钱的工资。然后我们走后门调动工作,就是为了把人家从城市调到偏远的地方,从高工资的地方调到低工资的地方,从砖瓦房大院子换到如今只住两间教室宿舍?你们出去问问去,看还有谁要走这样的后门,只要谁愿意,我不怕被处分,这样的后门我还开!”

    你看这说的,你不光没错,你还成了功臣了。

    行吧!

    这个问题就这样了。

    组长就看副组长,示意他继续往下问。

    副组长端起杯子喝了两口茶,清了清嗓子,这才问:“听说,当日招工,你们招了很多出身有问题的……还有you派分子……”

    林雨桐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是问到要紧的地方了。

    她对着他们点头:“对呀!我们急着招人,招不到人。这些有问题的人员呢,人家单位都不乐意要。全都搪塞给我们了!别人不要我们要啊,我们缺人啊!”

    “缺人?需要这些人做什么呢?”组长坐直了身子,两眼盯着林雨桐,等着她的回答。

    林雨桐就笑:“你这话新鲜。我们缺人还能干啥?挖矿呗!他们在哪都是接受劳动改造,怎么在我们这里改造就不行了?我刚才还跟你们说,矿厂那边的机械化程度有待提高,这话真不是瞎说的。采不出矿石,我们就没法炼铁,没有铁,就没有钢,没有钢就没有各种的设备,我们就完不成任务。你们说,这采矿重要不重要。要不是国家要精简城镇人口,我们还在招人。矿厂永远只嫌人少,不嫌弃人多。你们要是好奇,可以过去看看。他们这些人啊,白天劳动,晚上学习。还专门请了一等功臣给他们上思想教育课。效果其实还不错。要是还有要下放的这一类分子,都给我们送来。保证把他们都改造的好好的。我觉得,只要行的正,不用在乎别人说什么。干工作要是怕人家说三道四,这什么也干不成。我们就是用这些人开矿了,到哪我都敢这么说!”

    这组长深深的看了林雨桐两眼,又将桌上的材料翻了翻,确定没有要问的,然后随手一甩,“今儿就到这里了!”

    林雨桐起身,态度还不错:“还有什么要问的,我随时恭候。”

    等人一出去,里面的三个人先松了一口气。

    副组长就说:“我看问题基本是清楚的。这里面不乏一些有怨气的人挟私报复。但这是在所难免的嘛,只要管事肯定就会得罪人。我觉得这个班子还是瑕不掩瑜的。”

    “我知道!”组长也说,“可你看看,看看他们的态度。再看看……”他指着大门的方向,“看看她那态度。这样的工作,咱们也没少做,可从来没有一个像是她那个样子。好利的一张口哟!说的咱们跟要迫害人家似的!咱们这也是工作嘛。”

    “谁叫咱们干的就是这不讨喜的活呢。”副组长起身,提了暖壶给两人的杯子里添热水:“也不怕你笑话,一个金厂长,一个林处长,往那儿一坐,我这心里就打怵。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比这大的阵仗见的多了去了。你说说,这怎么就怂了呢。原以为金厂长不好对付,能在林处长这里问出个什么呢?得!这位也是个硬茬子。我真觉得,险些崩了我的牙。”

    这组长不由的摸了摸腮帮子,然后问一遍默不作声的书记员:“都记好了吗?”

    这小伙子点头:“……好……好……好了。”

    “行!好了就好了吧!”他也懒得看了,“收拾东西,就这样吧。”

    第一轮问完,就没有第二轮,然后人家告辞了。

    这件事,到这里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该上班的上班,该干活的干活。

    大人们是过去了,但对于一些端阳这些小子来说,这事没过去呢。

    谁写的黑材料?谁检举揭发的?

    最他|妈|的看不上的就是这种暗箭伤人。

    铁蛋就说:“妈|的,找出来非给狗|日的套麻袋不可。”

    城子跟着凑热闹:“套麻袋太便宜了!脱光了扔到火车上,爱上哪上哪去。”

    端阳摇头:“这可都是犯法的勾当。这事咱可不能这么干。”

    “怎么不能干了?”铁蛋都怒了,“妈|的,还有人检举我妈,说她贪污菜干。放屁这不是!我可不能答应!”

    城子就拉了铁蛋一把:“你急什么?没听见他说吗?不是不能干,是不能这么干!懂不?”

    那意思还是要干!

    “怎么干?”铁蛋就问:“你主意多,你来说。你出主意我们干,放心,逮住了肯定不把你招出来。”

    ““怕招出来的主意,能是好主意?”端阳哼笑一声,从自行车的后座上下来,“先回吧!等我想好了,想好了再说。”

    铁蛋就在后面嚷:“端阳哥,你啥时候变的这么不利索了?”

    城子就笑:“我猜他肯定没憋好屁,你信吗?”

    我信!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47.旧日光阴(5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