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48.旧日光阴(6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48.旧日光阴(6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5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48.旧日光阴(6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60)

    这次的事情, 可没看上去那么简单!

    虽然什么也没查出来,但是折射出来的问题可不小。

    有些话,林雨桐和四爷是不会对外说的。哪怕是赵平和计寒梅也一样。

    比如那些you派,工作组问了林雨桐, 林雨桐不会再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这个问题。云淡风淡的将这个问题瞒了下来。就是不想叫人再注意那个地方。

    林雨桐在心里猜测,这个写材料检举这样的事的人, 绝对不是一般的职工。

    人做事, 总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为啥那么干?动机是什么呢?

    如果不是利益驱使, 谁闲的没事, 扯那个蛋做什么?

    就跟之前的升工资一样, 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你好我好大家好。可一旦有了冲突, 这事情背后的阴风鬼火就趁势而起了。

    像是检举苗大嫂贪污菜干的人,这必然是盯上了苗大嫂的位子的人,觉得把苗大嫂顶下去, 她就能上位的人。

    同样的道理, 这种检举四爷招揽出身有问题的人和you派分子的人, 不用问, 肯定就在那几个伸手能够得到厂长位子的副厂长里面。要不然,谁盯的那么准。不仅把每一个可能有问题的事都罗列出来了,而且还关注到了最要命的地方。

    当然了, 这个人藏的很好。哪怕是面对工作组, 那也是铁铮铮的。

    完整的一个班子, 看上去铁板一块, 可谁也不知道人脸的背后是不是藏着鬼脸。

    林雨桐跟四爷两个,关起门来说话呢嘛,把话说的比较透。

    具体是谁,两人心里多少是有谱的。

    但是这种事,你抓不住人家的手,这事就不能说。

    四爷就说:“不着急,慢慢来吧。工作组刚走,暂时不要有任何动作。该干什么干什么……”

    两口子在家说话,是不太避讳孩子的。自家的孩子在外面,嘴巴紧的很。就是朝阳,再皮实,也不把在家里听到的话在外面说。

    端阳这么大了,有什么听不明白的。相比起铁蛋他们,他得到的信息肯定更全面。

    正因为知道的多,所以,他才知道,这不仅仅是只打闷棍能解决的事。

    细细了琢磨了两天,心里就有了主意。

    这种事,还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他只叫了铁蛋,跟他嘀咕。

    铁蛋以为听错了:“你叫我找许强那小子?”

    就是他!

    铁蛋就不明白了:“找他干嘛?那小子不是啥好鸟。打从跟他爸来了咱们厂,看那牛气冲天的样儿。”

    许强是副厂长徐文东的独生子。徐文东是厂子建起来之后,从政府部门调过来的。平时带着一副眼镜,斯文儒雅的样子。猛地一看,不像个领导,倒是某个学校的教导主任。平时话也不多,算是厂里的好好先生。跟谁的人缘都处的不错。

    负责的工作呢?既不是负责生产的,也不是负责科研的,他主要是负责安全的。

    安全主要是只安全生产方面的工作。

    这个位置重要吗?谁也不能说安全生产不重要。但就平时在厂里的话语权来说,在几个副厂长中,算是最小的。

    端阳到厂里也这么些年了,冷眼看着,也算是明白了几分、

    这厂子别管大小,它也是江湖。就拿主管生产和主管科研的两位副厂长来说吧,跟自家爸的关系就亲近一些。常来汇报个工作啊,联络一下感情啊!这就跟投到一个阵营的意思是一样的。还有常务副厂长,不是一个阵营的,但这人是厂矿单位上来的。工作上这要是认为对的,他从来不扯后腿,公私分的很清明。当然了,作为常务副厂长,跟厂长太在一个频道上,也不是好事。他把这个分寸就拿捏的很好。私下里,两家相处的也很愉快。

    反正不管是怎么分阵营吧,在自家爸圆润的手腕之下,领导之间几乎是没有出现过争执的事情。

    在听了自家爹妈的分析之后,端阳就把这个背地里煽风点火的人圈定了。

    肯定是徐文东无疑。他权利不大,其实是游离在几个阵营的边缘人物。

    但也别看他是排名靠后的边缘人物,好像攻击一个厂长没什么好处。其实不然,管着生产和管着科研的两位副厂长,那可以说是爸爸的左膀右臂。以you派这样的理由攻讦,对准的就是这个主管科研的副厂长。踢下去一个,后面自然就有替补的。这种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事,那是非得把前面挡路的萝卜拔了,才能往前挪一挪位子的。

    既然圈定了这个人,那接下来,就是得想办法把这个人给踢出中原重工。

    可人家就算是打了小报告,你们都猜到是这个人在背后扇阴风点鬼火,但你有证据吗?别说是没有证据,就算是有证据,你能怎样?还不兴人家行使监督的权利了?

    你就是想背后整他,也不合适。工作组刚走,你们就按奈不住的个人家穿小鞋。

    这不是打击报复吗?

    况且,广大的职工不知道人家许厂长犯了啥事了?还以为是没投靠你金厂长,你就容不下人家了!毕竟,在这次的事件上,人家是跟其他人在明面上站在一条战线上的。

    这种人就是那种数蛤蟆的,他不咬人,但是膈应的要死。搭理他吧,他不算个啥玩意。可不搭理他吧,他又老晃悠。

    端阳都听说了,好些人当时都隐约听见自家老妈在工作组那边跟人家拍桌子了。这要不是问的急了,就自家妈那么好脾气的人,怎么可能就拍桌子瞪眼睛的。

    铁蛋觉得他妈被诬陷受委屈了,我还觉得我妈受委屈了呢。

    所以啊,这事不能就这么轻飘飘的过去。

    琢磨来琢磨去,叫他给琢磨出办法了。

    第一步,要找的就是许文东的儿子许强。

    许强跟铁蛋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多,好像是同年的吧。这小子刚跟他爸来的时候,一个劲的想往自己这边的圈子里挤,可这有些圈子,它不是轻易就能接纳外人的。

    自己这边呢,一块玩的他们的父母都是从一一五出来的。而一一五带出来的人,在这新的厂里,就是嫡系的嫡系,天然就抱团。重用的也必然先是他们。所以,这些人里面,大大小小的,都升了一格,成领导了。车间的主任副主任,小组长什么的。反正乱七八糟的,都是这么一圈人。而自己这些小辈们,也都是一个院里玩的。一起种过红薯,一起打过麻雀。本来就是熟人嘛!因为父母升格了,这个圈子就成了大大小小领导的子女聚集在一起的圈子。

    这么一算,许强就是个外来户啊!

    你说你想往里面挤,大家一起玩,也不是不行。本来大家就缺少共同的话题……而他呢?又想在圈子里拔份。

    那谁尿你?

    结果,玩了三五回,就不玩了。人家那话是怎么说的?

    不就是抱团吗?有什么了不起!

    很快的,这小子纠结了一批外调来的子女成了另一个圈子。大家平时呢,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端阳不跟这人玩,主要是觉得玩不到一起去。自家这边呢,是一群人偷摸着,说给哪里干个私活,弄点票票啥的补贴家用。有些单位自己建房子,像是焊工电工这样的,只要有活,他们就去。不给钱没关系,给东西也行。有时候有些小厂子的技术员,问题解决不了,找他们私下帮忙,只要价位合适,保准叫你在领导面前露脸。他们钻营的是这么一道。

    可许强他们呢?晚上在厂子周围撩骚,对着女工吹口哨。周末呢,必然是去城里,找女学生一块看电影闲逛。

    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所以,铁蛋一听说要找许强,就惊讶了:“那王八蛋……”

    端阳塞了半包烟给铁蛋:“不叫也行,你跟我打听打听,最近在哪里能碰到这小子。”

    “不是!”铁蛋拿着烟,四下看看,“你这到底要干嘛?连我都不能说吗?我……你还信不过……”

    “不是信不过!”端阳招手:“等用的到兄弟们的时候,别掉链子就行。”

    那肯定不会。

    铁蛋见端阳要走,就假意问:“这烟都给我了?”

    “我又不抽!”端阳骑着自行车慢悠悠的走远了。

    这天正吃晚饭呢,铁蛋来了。

    在外面喊端阳:“……端阳哥……端阳哥……”

    端阳应了一声,然后三口两口的扒拉了饭就往外跑:“妈,我晚上回来的晚会儿……”

    “这才吃了多少?”林雨桐把盛放着高粱米的盆放下,问朝阳:“你知道你哥这两天忙啥不?”

    朝阳摇头:“他不带我玩,我哪里知道?”说着,把碗放下,“我也吃饱了。”然后也往出窜,“妈,我也回来晚会……”

    嘿!这一个个的!

    朝阳追出去,都不见大哥了。

    骄阳在他伸出手:“二哥,分我一半。”

    什么跟什么,就分你一半。

    骄阳哼哼的笑:“你肯定是替大哥保密什么事,说!大哥给你多少好处费!”

    哪有的事?

    少来诈我!

    兄妹俩在院子里你追我赶的,闹的朝阳也没能出门。

    端阳呢?

    端阳此时在职工医院门口,见到了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挂在自行车横梁上的许强。据铁头的消息,这小子又瞧上职工医院的一个小护士,最近追人家追的挺紧,没事就在医院外面晃悠。这个点过来,过来就给碰上了。

    他看见了许强,许强也看到了他。

    那边没个正形,嘻嘻哈哈的:“……听说咱们大公子找的对象是医院的,没想到还是真的?哪一个,指给咱看看……”

    端阳用脚划着自行车过去:“少放屁啊!谁他|妈胡说八道呢?我没关系,这不是害人家姑娘嘛!我说你小子,别给我找事……”

    许强就看不上他那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儿,你爸不就是个厂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不屑的‘嗤’笑一声,“不找对象,你跑这地方干啥来了?”

    “我说你小子是装傻啊?还是心大?”端阳一脚支着自行车,另一脚抬起来踹了对方一下,“你爸屁股下面的那把椅子差点被人给抽了,你他娘的还有心情谈对象。我跟你说,要不是你爸的面子在那里搁着呢,人家姑娘能搭理你?”

    许强踉跄一下,差点连人带车都摔了。刚要骂娘就被这话给吸引了:“你什么意思?谁要动我爸?”

    “人家也不光动你爸,还要动我爸我妈呢。”端阳斜眼看他,然后不屑,“他娘的,我跟你这废物废话这些干啥?你慢慢等着,我找人是有正事呢。”

    许强一把放开自己的自行车,任由它摔在一旁,却伸手拉着端阳的自行车头:“林端阳,你几个意思?瞧不起哥们是不是?”

    “你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话呢?”端阳就说:“你爸暂停那么长时间工作,最近这几天才算是正常了。你还当没事呢!你爸被人欺负了,你还在这里优哉游哉的,你不是废物是什么东西。”

    “谁欺负我爸?”许强瞪眼:“我不削死他。”

    端阳哼笑一声,从车子上下来,把车子一锁,也不搭理他,直接上了医院。

    进去了,却探头悄悄往外看,直到看见许强扶起自行车风一般的刮走了,他才直起身。

    才说要出去,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端阳吓了一跳,扭脸看,见是甘草,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

    “你干啥呢?鬼鬼祟祟的。”甘草盯了他好一会了。

    端阳愣了一下:“我没事……”

    “是找我吗?”甘草这么问。

    端阳赶紧摇头:“主要是看你们下班没,买点消食片,我妹妹吃的有点多……”

    “要啥消食片啊!”甘草从衣服兜里摸出一把干山楂来:“拿这个回去熬水。要是不够,明儿来拿,我家这个多着呢。”

    端阳只得接过来:“行!不够来拿。”

    心里还有事,出去骑着自行车就走。然后召集铁蛋城子这些人,“那小子肯定会打听……倒时候,咱们就这么说……”

    许强可不就是得打听嘛。

    他说是在厂里,可却是厂里的宣传队。平时的工作就是贴标语,开会的时候帮着搬搬桌子椅子维持会场纪律,弄弄话筒,属于清闲的很的工作。没事就浪去了,关注点不在厂里的事上。至于牵扯到总厂的领导的那些事,关注度就更不高了。

    在他的印象里,好像就是工作组来了,然后人家调查了,自家老子在家歇了几天等待调查结果。最后就是调查结束了老爹上班去了,管他管的没那么严了。

    如今再一找人打听,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哥啊……”一个平头的小子凑过来:“就是上次你把云云想办法弄到医院财务室的事,被人抓住了把柄了。”

    许强之前追了个姑娘,这姑娘是从城里下放到农村的。被安排到农场养养鸡收收蛋,干这样的活。长的好看嘛,许强就缠人家姑娘。这姑娘也有心眼,跟你处对象行,但你得想办法,反正我不想喂鸡,每天踩着鸡粪,臭烘烘的。

    于是许强就找了关系,把这姑娘弄到医院的财务室,前台收收钱这样的活,轻松体面。

    可许强这见异思迁的,又在医院看上了更漂亮的小护士,跟之前的对象这不是就闹掰了嘛。

    可就算是闹掰了,当初调动的时候,是不是存在一些违规的操作呢?

    肯定有!

    平头小子就说:“……这次查的可严格了,不知道是谁写了检举材料,结果你爸不是就被调查了吗?幸好领导们齐心,这次才躲过去了。这要是有个下次,可真不好说了。那林端阳也不全是骗你的。我估计他们那一伙子也憋着气呢,想找那些打小报告的人的晦气。听说林处长跟人家都拍桌子了。林端阳铁定不肯罢休。要不,咱再等等……叫他们替咱出了这口气……”

    “放屁!”许强冷笑,“我就那么怂?他们敢干,咱们怎么就不敢干?”

    可这怎么干呢?

    “查出一个,恶心一个!”许强嘿嘿冷笑,“你打听了没?他们查出几个整黑材料的?”

    “别的……暂时还不知道……”这人就说:“不过,有一个之前被技校开除的女生,肯定有她!听说有一封是为被开除的女生鸣不平的,这信除了她写出来给她自己鸣不平,谁会写这样的信。听说,人家信上还写了,说是职工医院安置的都是有关系的……比如领导家孩子的对象啥的。有你没你我不知道,反正说林端阳的对象在医院,这事肯定有!但人家林端阳不认!”

    那这就对上了!

    之前林端阳还去医院呢,说是有正事。怕是真在打听写检举材料的事吧。

    许强就撮牙花子:“那姑娘叫什么,家在哪?”

    “叫韩什么菊来着……好像叫韩秋菊……”

    韩秋菊吗?

    就是她了!

    韩秋菊下地回来,两间破草房下躺着大的小的一排排。她喜欢宿舍的味道,不喜欢家里的这种叫人窒息又压抑的味道。

    她就喊:“都起来洗脚!”

    谁理她?

    “累了一天了,折腾了一天,穷讲究个啥?”他爹闷在炕上说了一句,然后踹边上的女人:“说给找对象,有合适的没?”

    被开除了是多光彩的事?

    谁愿意结亲?

    人家老光棍都挑呢,说要找个人品端正的。

    两人絮絮叨叨的,韩秋菊是越听越心凉。

    一身的汗,破旧的衣,浑身上下狼狈不堪。

    差一点,只差一点,她就吃上商品粮了。可为啥倒霉事都叫自己赶上了呢?

    她一步一步从家里出来,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就这样下去,被父母嫁给一个老光棍,不!这绝不是自己想要的。

    检举信已经发出去那么长时间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大哥也不说回家来,好歹还能打听点他们厂子的情况。看来,得抽个时间,去厂里找大哥问问了。

    她半夜就起来,天不亮就出发,赶在上班之前到了厂门口。

    可如今的门禁特别严,想进去,可不那么容易。找了几个急匆匆进去上班的人,叫给自家大哥捎句话,人家一听名字,多看了她两眼之后,就避而远之了。这叫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掉。

    怎么办?

    事情好像跟想的不一样。

    许强跟几个人一起往厂里晃悠,远远的,就有人说:“那个……就是之前说的那个韩秋菊……”

    她就是韩秋菊!

    身材倒是高挑,长的也不丑。衣服破旧,但却尽量的收拾利落。大辫子垂着,手里挎着个篮子,牙齿咬着嘴唇,要真是不知道这姑娘都干了些什么的人,只这么看着还真叫人觉得有那么几分楚楚可怜。

    许强冷笑:“都别跟着,看我的!”

    他并没有主动靠过去搭讪,进去的时候甚至都没多看一眼。中午下班出来的时候,在厂外的柳树背后,果然看见她还在那里躲着呢。

    许强这才过去:“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我早上就发现你在,你现在还在?不会是敌|特吧。走!跟我去保卫处!”

    说着,就伸手拉扯韩秋菊。可韩秋菊身上的衣服,都是补丁。有些补丁看着是新补的,可实际上呢,还是旧布。洗的多了,一用力,这就撕开了。

    韩秋菊几乎要惊叫出声。她外面除了一个外套之外,就是个小小背心了。背心还是捡了别人不要的,边子都开线的那种。

    这种狼狈与羞耻,顿时叫人无措起来。

    许强一副吓了一跳的样子,赶紧把半旧的军装外套脱下来递过去:“我可没看见啊!你赶紧把衣裳穿上。”

    韩秋菊是摸索着过去接了衣服,然后赶紧穿上。扭脸却对许强多了三分好感,没有趁人之危,还算不错的人。

    许强追过的姑娘多了。半年内换了俩,这还是大家知道的。

    情场老手,对付这种小姑娘,那是手到擒来。

    有了这点意外,两人之间就有那么点小暧昧了。

    许强先是道歉:“真不是故意的。”又说:“有啥事啊?你要这么躲躲藏藏的。有啥事要我办,我去帮你办不就完了嘛。就当是赔礼道歉了。”

    这可是瞌睡递了枕头了。

    韩秋菊就侧面打听呢:“我听说……你们厂的工作组走了。”呆着这半天也不是白呆的。还是听到一些消息的,“没出啥事吧?”

    许强就左右看看,才小声道:“明处的走了。暗处的还没走呢!”

    啥叫明处的?

    啥叫暗处的?

    “你连这常识都不知道?”许强一脸的不可思议:“哪有只调查一轮,就直接叫过关的。如今那调查组,还不定在哪里猫着……”

    韩秋菊眼睛一亮:“真的?”

    许强摇头:“我不确定,光是听别人说的。听说这次查的严,好像是哪位领导家孩子的对象调动工作,调动到医院啥的,人家都管。”

    韩秋菊的眼睛更亮了:“这种事当然得管!”自己扔了孩子被开除了,那边捡了孩子得了工作了。听起来是公平,可实际上呢,还不是林端阳跟那个姑娘一块捡了孩子。那个林处长想把她儿子给摘出来。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许强却‘呵呵’了两声,心说:看来真不算是冤枉你了。

    他也不多留,蹬着车子就走,“撕了你一件衣服,赔你一件衣服,不用还了。赶紧回去吧!”

    回去的当天下去,韩秋菊就收到一封信。

    是村里的一个孩子转交给她的,说是邮递员就不专程往村里跑了。

    韩秋菊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心一下子就热起来了。信上的内容是:韩秋菊同志,你来信反映的情况我们非常重视。但因为特殊原因,请你做好保密工作。请于今晚十二点到中原重工一号仓库,见面详谈。

    没有具体的落款,只有日期。

    这封信,瞬间让韩秋菊浑身都充满了斗志。

    老天再一次眷顾与她,命运的十字路口,通向光明的大门即将为她再次开启。

    她没有停留,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拿了两块野菜窝窝,就又赶路。

    一边赶路,还一边寻思:这一号仓库,是我知道的一号仓库吗?

    被称为一号仓库的地方,其实就是个巨大的地窝子。当初才刚刚建厂的时候,帐篷不够用,物资不得不往地下放。后来这地方被废弃了。

    她摸到地方的时候,看见里面有灯光闪烁。于是走了过去,问了一声:“有人在吗?”

    里面没有人应答。

    她蹑手蹑脚的进去,谁知道脚下一下子踩空,顺手一拉扯,把脸盆架子给撞倒了。水哗啦啦的倒了一身。整个人才跌进挂着门帘的内室。

    里面点着篝火,火很旺。

    有一张破旧的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还放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因有急事,临时外出。可在里面暂歇,咱们随后详谈。

    韩秋菊松了一口气,这狼狈的样子也不想叫谁看见。

    看这留下的字条,就知道,这人未必今晚能回来了。

    她稍微安心,把门从里面关上,然后把湿衣服脱下来晾在火边烤着,等干了就能穿了。她怕猛的进来人尴尬,只敢晾着外套,裤子湿了也不敢脱的。

    她却不知道,外面正有一群小子躲在一边笑呢。

    有个坏小子就说:“怎么?办了?”

    许强拍了这小子一下:“那是犯法的知道不?恶作剧是恶作剧,别整那恶心人的玩意。男人嘛,喜欢姑娘可以去追,用这法子,他|妈|的也不嫌下作……”

    “那咱们怎么办?”一群人就问他。

    许强呵呵的笑:“你们闯进去,别伤人,也别他|妈|的想占便宜……把人弄到保卫处就完事。”

    就这样?

    就这样!

    可这样就不得了了。一个大姑娘,外衣的扣子没来得及扣,就这么被带到了保卫处。然后更要命的事,她所谓的外套,压根就不是她的,是一男人的外套。

    这是什么问题?

    男女作风问题,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保卫科当然要问了: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的?半夜三更的在一号仓库干啥呢?

    这种情况下,韩秋菊当然得说真话了。就是我收到信,工作组要找我了解情况,桌上还有字条……

    可等她翻包里的信和字条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了。

    保卫处这几个人就哭笑不得:“什么工作组啊?早走了!再说了,人家找你谈什么工作?”

    “不对!”韩秋菊急了:“我说的是真的!一定是他们带我来的时候,把东西弄丢了……”

    丢了?

    许强在外面就笑,然后推门进去:“我们这么多人呢……又不知道你是谁?拿你的东西干啥?”

    韩秋菊盯着许强看:“是你?”

    电石火光之间,她想明白了:“你害我?”

    “我们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害你?”许强耻笑一声,“我们就是夜里要去值班,看到仓库有火光,就冲进去了……就看到……”他耸耸肩膀,“她到底是干嘛的,我们也不知道。为了保险期间,还是交个保卫处,看是通知派出所还是通知谁,我们就管不着了……”

    韩秋菊一把抓起桌上的那件外套:“这衣服是你的,你别不承认!”

    许强皱眉:“胡说!我的衣服是什么时候到你手里的?”

    “中午的时候,你敢说没有。”韩秋菊咬牙道:“你撕烂了我的衣服赔给我的,你敢不承认?”

    许强看看外面的那一群:“我中午在哪里?告诉她!”

    “许哥中午跟我们一直在一块,从来没有离开过。”就有人喊,“这位女同志,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怎么会?

    韩秋菊想不明白,只得看着一群人走了,然后被关在一间办公室里。第二天,被大队的干部和爹娘领走。

    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爹娘是怎么打骂的都不知道。只是出去的时候,恍惚听到有人说:“许强这是替他爸出气,替他对象撑腰呢……”

    她在心里就想:许强是谁?他爸是谁?他对象又是谁?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到了家了,脑子都是乱的。耳边是爹妈商量着要把她远嫁的事,她摇头,绝不能这样。

    她不甘心!

    当天晚上,偷了干粮,悄悄的走了。

    她带着草帽,在厂子附近转悠。遇到孩子就打听:“听过许强没有?”

    这一打听,就什么都知道了。

    关于许强的那些事,又不是秘密。

    很快的,她就将事件给串起来了。许强以为自己检举了他,所以,他这是在蓄谋报复自己。

    铁蛋和林端阳远远的看着韩秋菊,铁蛋就问:“这有啥意思?绕了这么一大圈子!”

    林端阳就笑:“这才是个引子。现在,你就能把搜集到的打小报告的人员名单,慢慢的散播给许强知道。”说完,就用下巴点了点韩秋菊:“这个姑娘,可不是一般人。暂时不用管她……还缺一个好时机……”

    铁蛋不知道所谓的时机是什么时机,不过叫自己把那些打小报告的人员名单散播到许强耳朵里,却也不难。

    所以,这几天,厂里特别热闹。

    不是这个被打了闷棍,就是那个上澡堂洗澡的时候被人藏了衣服。在食堂里做菜的一位婶子,竟然掉到了旱厕的粪坑里,因着很多人喊着腌?,她在食堂的活也没法干了。

    朝阳每天把听来的这些事,拿回家当饭后谈资。

    四爷和林雨桐一听,心里就啥都明白了。

    两人若有若无的看向端阳,把端阳看的浑身都不自在。他三口两口把饭解决了,然后就要撤:“师傅还布置了任务。”

    “哦!”四爷就说:“那你抓紧吧。后天上面下来一个考察团!”

    端阳先是眼睛一亮,紧跟着就愕然,然后恹恹的说了一声:“知道了。”

    正需要一个机会呢,自家爸就把机会塞到自己手里了。也就是说,其实自己一举一动,都没能瞒过爹妈的眼睛。

    好吧!

    都这样了,可该走下去的还是得走下去。

    他找铁蛋:“差不多了,该给保卫处透消息了。”

    于是,保卫处就把继续准备‘作案’的许强等人给摁住了。

    自己厂里的子弟,对自己厂的职工下手,这是什么性质?

    群情激愤啊!

    许文东能被自己的儿子给气死,过去抡了两巴掌,那边还犟嘴呢:“……他们就是该往死的收拾!厂里领导哪里对不起他们了?竟然写黑材料举报。干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

    包括赵平和计寒梅在内的厂领导的愣住了。

    大家对许文东的一些做法,那都是心知肚明的。不过就是不愿意捅破了彼此难堪罢了。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充当正义使者的小伙子,偏偏是他许文东的儿子!

    何其可笑!

    许文东手脚都颤抖,嘴几张几合都找不到合适的说辞。好半天才道:“……你还不允许别人监督了……你以为你是谁?别人检举,那是别人的权利!你还敢报复……”

    “我报复怎么了?”许强硬气的很,“我做的事……至少问心无愧!这种只敢背后下手的窝囊废……我呸!”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48.旧日光阴(6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