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51.旧日光阴(6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51.旧日光阴(6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5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51.旧日光阴(6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63)

    苏瑾和晓星两口子带着孩子又搬家,他们两口子调动工作的频率确实是有些频繁。

    苏瑾还说:“我得踏实的干下去, 不能再这么折腾了。”

    晓星调到博物馆附近的一个一个小学, 做音乐老师。人家博物馆的待遇最好的就是能分一套两居室。学校那个也能分一个单间的宿舍。就是苏瑾的父母来了,叫住单间那边也行。既方便照顾, 又不用总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地段也比较繁华,两口子也特别满意。

    之前想着照顾范云清,结果过了之后, 日子成了那样,晓星的心也淡了一些。东西还是会照常给范云清寄过去,但是却再不说就近的话。

    至少现在看来, 一切还都挺好的。

    中原重工这边的家属区新楼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栋栋的建起来了。分给自家职工的嘛,叫林雨桐说, 那都是精装修的房子。水泥地面,雪白的墙, 暖气通到底,厨房卫生间干净透气, 家家都带个四五十平的小院子,中间用原木的栅栏隔开。水泥的路面铺就的道路,路两边家家户户的门口, 都有路灯。外面的大门,也是栅栏门。推开门, 石子路七八米, 就是台阶, 两阶台阶之上, 是三五平米的平台,自行车一类的东西从侧面的斜坡上推上去,刚好再屋檐下面,不怕淋雨。推开两扇门,进去就是玄关。从玄关绕进去,有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带一间卧室。有不宽的楼梯通二层,二层三个房间。家家都有三层,三层带着卧室,也带着宽敞的露台。如果需要,自家加盖都可以。虽然每个房间都不算大,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书柜是可以放下的。孩子们差不多都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这以后啊,孩子们结婚分房子多困难。所以,这次的房间空间不一定大,但里面却真算是利用率高。就大家的普遍意识里,客厅不需要多大,但一定得有足够多的房间。孩子都多嘛!

    这次盖的房子,没听谁说不满意的。

    一个个都说,咱这也算是住别墅了。

    房子还没分呢,好些人都到里面转转,在里面量尺寸,提前准备家具,规划家里盖怎么住。

    为了分到这样的房子,好些年轻人再前半年的时候都急着找对象结婚。

    厂里连着办了两场集体婚礼了。

    集体婚礼用的是刚刚投入使用的大礼堂。全厂那么多职工入场的一人分一个水果糖,五颗花生,一小撮瓜子。然后几十对新人对着主席像三鞠躬,对着领导三鞠躬,对着亲人和跟亲人一样的同事同志鞠躬。然后在新郎新娘的歌声‘大海航行靠舵手’中结束。

    四爷是个比较贴心的领导,他为大家争取来了大范围的‘结婚购物券’。

    其实,这个很多单位都有,不过大多数是家具店的票。你至少得给新房买张床,对吧。那你得有票。四爷呢?是弄到一个副食品票和工业票。这个迄今为止,只有中原重工有。

    新人要结婚了,要是双职工呢,就给两份。要是自己厂里跟厂外的人结合,那就是一半。得先到工会去开证明,然后拿着证明去领票。最后拿着证明票票和钱,才能去市里指定的地方购买这些东西。

    如今这结婚置办东西,大家戏称为‘四个一工程。’所谓的四个一工程,就是一张双人床,一个热水瓶,一个脸盘,一个痰盂。

    痰盂一般当尿盆使的。

    要是能分新房的话,痰盂这东西就能省下来了。

    而接新娘呢?就是新郎骑着自行车,去把新娘接回来。至于陪嫁,新娘顺手就拎着了。一个包带衣服,一个网兜放脸盆和桶,挂在自行车的后座侧面或是车头上,这就行了。

    要是不参加集体婚礼的,男方还会准备一桌饭,这都是属于讲究的人家。要是女方好说话,连这桌饭都省了,白天照样上班,晚上加班结婚,第二天依旧在岗位上奋战。这才是常态。

    而林雨桐和四爷,这中间还参加了两个比较重要的婚礼。

    一个大妮家的大春结婚,一个是二妮家的拴住结婚。

    大春找的对象,是他们村的。那姑娘在农场里的养猪场当饲养员,长的粗粗壮壮的,说话也闷声闷气,不是很机灵,笑了起来还有些憨,瞧着特实诚。以大春家的条件,找这个个憨厚的媳妇,也好。这以后补贴下面的兄弟姐妹的,找个太精明的,摆弄不了。

    拴住呢,找的对象是临北区一个食品厂的,家里的条件挺好,工作以现在来说,比拴住好的不是一点。但这姑娘,有一点小毛病,眼睛一个大一个小,不是很匀称。所以,找对象就有点高不成低不就的。二婚的这孩子不想将就,头婚的人家又觉得这连五官都不算是端正,瞧不上。没正式工作的倒是想找这样的,但她又不愿意。拴住这样,有正式工作,舅舅舅妈还是厂长。家里虽穷,下面的兄弟姐妹多,但他爸因为之前在采矿场当临时工,因为砸伤了小拇指算是工伤,给转了正式工,到选矿厂工作了。重体力劳动者的工资本来就高,所以,家里的负担也没想象的那么大。人家姑娘就答应了。

    俩孩子结婚,这是四爷的外甥。舅舅给外甥置办东西,那是得实在一点。

    如今关系特别亲近的给贺礼,都是三大件,脸盆、暖瓶,毛巾或者被面。

    随份子的钱,最少得两毛,五毛算是多的。给两毛的,能自己去吃喜宴,给五毛的,可以拖家带口的去吃喜宴。

    林雨桐这个当舅妈的,人家孩子也没怎么麻烦过自家,更没给过什么特殊照看。当然了,因着这一层关系,在单位上多少受点特殊照顾是肯定的,但总的来说,属于相当守本分的。所以林雨桐也不小气,不偏不倚,给一人一床被褥。又一家给了二十块钱。见新媳妇的头一面,包了十块钱的红包。

    两家都觉得挺有面子。

    天慢慢的热起来了,丹阳却慢慢的瘦了。

    等志愿表发下来,她表现的就有些焦虑。如今的高考志愿,就分两类,一类是理工农林医,一类是文史。

    选学校的时候,老师连着来了家里好几次,目的只一个,给四爷和林雨桐做工作。觉得丹阳的成绩,可以冲一冲b京的b大和青华。

    可四爷和林雨桐都是孩子的年纪小,离家太远不放心为由,给拒绝了。

    不管是一类志愿还是二类志愿,都圈定在本省的省城。

    原因只有一个,不大她大学毕业,就会乱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b京的学生。真要是有个什么,父母的手够不到,所以,首先得排除。

    中原农林大学,就属于一类院校。

    而但愿的第一志愿的第一专业,选了种子工程。

    四爷和林雨桐都没意见,就这么着吧。

    至于大专中专,压根就没有填写。要是真发挥失常,再复读一年走都可以。时间还算是宽裕。

    这个时候的高考,还是七月。

    正是暑热难耐的时候,林雨桐给孩子把生理期调整好,确保这几天是绝对安全的。短袖和七分裤,又选的是最凉快吸汗的料子。她专门请了假,陪孩子考试去。

    考试是在市里考的,干脆就住林家,那里的条件好。可考点距离学校又有些远,大原借了单位的车,林百川又借给了专职司机,来回的接送。

    别的同学能不羡慕吗?他们中一少部分是家里人骑自行车送来的,但绝大多数,都是凌晨四五点从家里出发,走着过来考试的。像是丹阳这种能睡到七点起床七点半准时出发,赶在八点之前到考场外的,属于绝少数。

    这些孩子考试来,包里背着干粮。条件好的,是白面的馒头或是包子,条件不好的,就是窝窝头或是菜馒头。至于水壶,那是没有的。一人一个洋瓷缸子,开水也没有,不过学校都有水龙头,接点凉水都行了。

    丹阳看这阵仗,每次都是离校门口百米之外就叫停车,然后走过去。

    班主任跟各科老师作息和学生一样,他们是全程陪同学生高考的。表现的比学生还紧张。

    林雨桐把孩子送到考场外,说是会回去,其实就在外面等着她下考呢。

    丹阳拿着水壶,背包里放着考试用的东西,就进去了。

    考场在一不知名的中学教室,不如子弟学校那边的条件好。砖瓦的房子老旧的很,像是教堂学校似的,窗是那种又窄又高的形状,透风的效果感觉并不好。

    这种天,早上都闷热的不行。找到自己的座位,感觉桌子凳子都在摇晃。得去外面找那种小石子或是瓦砾,将桌子角给垫一下。一个教室不到三十个人。每个桌子都离的挺远的。

    铃声一响,老师进来。

    考前,老师就强调说:“……一定要如实的向d汇报你们的成绩,这个……来不得一星半点的弄虚作假。”

    是的!对d要忠诚。

    作弊,就是一种不忠诚的表现。

    因此,考场上是不会出现左顾右盼和作弊这种情况的。

    老师的态度也很好,桌上放着墨水,备用的笔,还有橡皮铅笔尺子之类的工具,就是渴了,老师也会拿杯子给你送水喝,热的受不了了,俩老师会给拧个湿帕子叫降降温。其中一个年级大点的老师,差不多是二十分钟,就去外面接一盆凉水,悄悄的给教室里洒水降温。

    丹阳突然觉得,自家妈出门前检查好几次自己的物品,不是很有必有。考场,也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严肃和冷酷。

    这一切,都叫她很容易就放松下来。

    头一科就是政治常事考试,满分一百分。所有客观题的答案都是背熟的,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林雨桐却觉得如今的考试难度大。如今可没有什么填空题选择题这一说。满分一百分,其实只有四道大题。第一题简答题,分四个小题,每小题五分,一共二十分。然后再有一道详答题,给四十分。第三题和第四题,只选择一道题。也给四十分。这是主观题,比如人家问你说,你到农村或是工厂劳动去过吗?说说你的感受。跟考作文是一样的。

    语文更牛气,理工科的作文,是一百分。只有两道题,一道古文阅读,然后翻译,没有什么其他的什么通假字了,虚词之类的考试,就是特别干脆的翻译。一道是给你个材料,叫你根据材料些个作文。一般还是作文是第一道题,古文才是第二道题。要是文科的语文,更了不得了!还是一道作文一道古文翻译,但作文占一百分,古文占一百分,总分是两百分。数学文科也考,但是只作为参考成绩,不计入总分。

    丹阳整个考试期间,感觉兴奋的要飞起。语文的作文材料和古文翻译,都见到过原题。答案只要往上默写就行了。数学更是觉得简单熟悉的令人发指。

    这两科一考下来,她的心就定了。语文接近满分,数学满分,再加个外语满分,这种成绩,哪怕总分稍微欠缺,大学都会敞开大门。

    这叫满分不舍,零分不要。

    有突出的科目,大学会抢着要。

    考完试,还得回学校。老师会讲解题目。这个时候是没有上面个发的标准答案让对照的,好不好的,得你们自己找答案。老师也给不出完全标准的,所以,这个时候的讲题,老师会说是跟大家探讨。他也不确定他百分百是对的。

    但讲了一遍之后,大家基本心里就有数了。

    丹阳的心更是方到肚子了去了。六百分的满分,她觉得她的成绩应该在五百八十到五百八十五之间。可以说,任何一个大学,都能考上。

    高考之后,很少再有复读生。说我今年没考好,再考一年去。

    很少很少有这种情况,越是小的城市乡村,这种现象就越是少见。考前,老师就给学生做思想工作,有句话叫做‘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考上了,就去为了祖国和人民继续学习深造。考不上,就以饱满的热情参与到国家的建设中去。

    所以,高考一结束,想着玩?

    那是没有的!该劳动就去劳动吧。

    如今的高中生,那都算是高学历了。回了大队,去当个小学老师,当个村上的会计出纳或是文书,要是有些厂里招工,人家要求的学历也都是高中毕业。甚至是公社招人,也要这种高中的学生。

    也就是说,高中顺利毕业,差不多就能找到工作。要是大学毕业,这拿的就是干部的待遇。因着这一点,也没多少人,非得补习一年补习两年三年的去跟高考较劲。

    丹阳高中毕业了,在成绩没下来之前,她得参加劳动。

    因为是厂里的子弟,被安排到宣传科去实习去了。如果没考上,那就算是转正,正儿八经的得上班了。

    想说啥也不干的休息一个多月,那是做梦。

    可真去上班了,这才十四岁的年纪,能干啥啊?

    徐强就说:“妹儿,跟哥学放电影呗。”

    行!不就是天天晚上看电影吗?

    朝阳和骄阳跟着他们姐,天天晚上看。看回来就哭的眼圈红红的,朝阳跟大多数男孩一样,最爱喊一声:“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而骄阳,在文艺演出中,她有一个保留节目就是‘英雄赞歌’,小姑娘一脸肃穆,用高亢嘹亮的声音唱着‘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晴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每次听孩子在家里练歌,心里就不由的跟着涌动出不一样的情绪来。

    朝阳更执着于画各种的枪炮结构图了,在他看来,还是我们的武器太落后了。

    而林雨桐,一直关注着高考成绩的事。可人家压根就不公布成绩,等到八月中旬的时候,学校的老师亲自给丹阳把录取通知书送来了。

    成绩不知道是多少,反正是被中原农林大学种子工程录取了。

    今年子弟学校考的不错,被录取的一共十三个人。一类大学的就两个人,一个是丹阳,一个是个男生,被师范大学录取了。二类大学两个,什么水利学院,电力学院这些学校。大专三个,两个是师专,还有一个是学医的。剩下的六个是中专。

    就这,已经算是能赶上市里重点中学的成绩了。

    厂里敲锣打鼓,给每个孩子都发了奖励。一人二十块钱,不多,但添一身体面的衣服和生活日用品,是足够了。

    至于学费,没有!拿着这种手续,像是户口迁移证明、粮油关系等等这些,就足够的。生活费,基本是不用家里管的。国家包了,把这叫助学金。一个大学生,助学金从十六块到十一块不等。像是烈士子女这一类,拿最高的。贫困农村家庭的,也在十三四块钱。丹阳这种属于干部家庭的,一个月能拿十一块钱。伙食费的话,一天四到五毛,足够足够的。要是俭省一些,拿十五六块钱的孩子,还能给家里省一两块钱呢。丹阳是属于肯定不够的那种,但她周末一般回家吃饭的,这么一算,其实学校给的还是够在学校花的。

    考上大学了,姥爷给送了一辆女式自行车,“以后中午也回家吃饭。你姥姥在家给你做。”从学校骑车回家也就十来分钟时间,足够的。她大舅妈给买了一件呢子大衣,一双红皮鞋。二舅妈寄了两百块钱当零花钱。小姨给织了两身毛衣毛裤。两个姑姑和一个伯娘包括表嫂,都松了东西来。两个新媳妇送的是手帕毛巾,姑姑伯娘,拿来的都是手工做的鞋。单的双的,好几双。尺码还都是放大了一些的,就怕她长个以后穿不了。

    又有亲近的人家,这个给十块,那个给五块的,三两块的更多。

    端阳又给送了一块女士的手表,这就齐活了。

    林雨桐呢?给准备被褥床单床围子这些东西,还有内衣,像是秋衣秋裤这些东西,都得预备。而如今的秋衣秋裤,又跟运动衣裤画等号。就是或是蓝的或是红的,胳膊两侧,腿两侧有一二三道白道的那种。给买了好几身替换。

    想不住校是不可能的,而如今的大学宿舍,真不敢恭维。

    就是那种木架子床,丹阳去的早,占了个下铺。宿舍里看了几圈,确定是没有暖气的。看来这冬天,还得给孩子预备热水袋。

    为了用热水方便,林雨桐给丹阳带着三个热水瓶。如今的热水瓶都可小了,晚上洗个头洗个脚个脚之后,水都未必够了。

    上大学了,家长送这种事,那是没有的。都是自己去的!

    一是可以省一个人的路费,二是都到了参加工作的年纪了,不上大学的不是劳动就是工作了,谁还当自己是孩子?

    丹阳也一样,林雨桐给送到林家,常秋云就说好歹送到学校门口叫孩子自己进去。结果丹阳不愿意,把东西绑在自行车后座上,然后骑上自行车自己走了。

    坚持了一周之后,周末的时候给值班的她爸打电话:“……我下个周中午和晚上都回姥姥家吃饭了。实在受不了了!不是白菜就是萝卜,要不然就是土豆。都是用水煮的,一点盐。二合面的馒头,杂粮饭,五毛钱我能吃撑了,但是不好吃啊!这个周要不是买了但饼干桃酥麻花罐头,我怀疑我要撑不下来。”

    就这还想去外地念书,你打小就没过过缺衣少食的日子。

    因着孩子在姥姥家吃饭,四爷每次去城里,都会给林家带点东西。以前也带,但现在带的更多些。林雨桐自己做的糕点啥的,都给带去。搁在家里老人也吃,孩子也能吃。

    如今厂里有自己的农场,还养鸡养猪。稍微隐瞒点产量,卖给厂里的职工不要各种票,这就算是大福利了。

    如今是秋里了,到了周末,外面就热闹了,苗大嫂也在外面喊林雨桐:“……走了,去捡棉花去。”

    这种捡,就是去那种棉花都差不多摘完的地里,又那种没摘干净的碎絮。然后捡棉花的去把那碎絮扣下来,一整天也捡不到二三两。

    林雨桐本来不打算去的,不过朝阳和骄阳都得去了,这是老师布置的劳动任务。行吧!那就去吧!

    有一片地比较旱,棉株长的不高,早早的就摘干净了,大家就去这一片捡。

    林雨桐真没耐心干这个活,干裂的棉桃壳上面的尖尖,扎手。俩孩子的手指都扎的开始起倒刺。她还没办法阻止,还得叫孩子干。她搁在一边,找一个老了的野菜掐尖尖,回去晒菜干。

    正干着呢,远处就吵嚷起来。她直起身看过去,就听见有人喊:“林处长……林处长……”

    咋的了!

    她把手里的布袋子放下,就往过走。

    结果才发现,那边逮住两个贼。

    什么贼?

    偷棉花的贼!

    两人都是女人,也是农场的职工。说起来,还不是外人。按照族里的排辈算,一个林雨桐得叫婶子,一个得叫嫂子。

    农场如今正是棉花收获的季节,都在腰里系着‘袱子’摘棉花呢。这种摘棉花的‘袱子’都是各家自己做的,拿来使用的。但是拿来之后,就不许带回家了,除非这一季棉花收完。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在这装棉花的工具上动手脚,比如最里面缝个暗兜之类的,一天带回去一二两的,这一季下来,得带回去多少。如今的供应,也不过是每人每年两斤棉花。因此,下班的时候,‘袱子’翻过来挂在固定的地方,抽调专门的检查小组检查。能做手脚的地方就不多了。

    但即便是这样,也有人动歪脑筋。

    比如袜子和鞋,抓两把棉花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塞进去,裤腿长的话就遮住了,根本就发现不了。还有往裤腿里塞的。如今天冷了,都穿秋裤嘛。秋裤下面是紧口的,这管松了裤腰带往里塞,反正漏不下去。这得下午这么干,下班的时候天就擦黑了,裤子看起来有点不妥当也没人注意。一般是不会被逮住的。

    今儿这两人就是,一个是往裤子里塞,一个是往鞋里塞。

    偏偏,农场的领导都知道林雨桐来了。有领导来了,这工作就更得细致了。

    这两人也是倒霉,往裤子里塞的那个,秋裤下面紧口的松紧带断了,她把裤子的裤腿下面塞到袜子里。可偏偏裤子不合适,老弯腰这趁的裤子从袜子里跑出来了,然后这就彻底的敞口了,偷的几把棉花顺着裤腿就出来了,没来得及收拾就叫人看见了。过去的那种秋裤,穿过的都知道。松紧带要不了两周就准断,林雨桐一般都是买回来直接就给拆了给换成外面卖的那种粗带子,肯定不容易断的那种。这婶子也是邋遢,坏了也不管,塞袜子里凑活,结果完蛋了。被当成现行给逮住了。

    另一个呢,往鞋子里塞,棉花是带籽的,它胳脚。你要是临下班的时候塞也行啊,好歹出去了再掏出来也没人发现。可她也是,才半晌工夫就塞上了。然后脚磨的走路不自然。这就被挡住了:“你的脚怎么了?要不要休息。”问这话的小组长纯碎是好意,结果她自己吓坏了,哼哼唧唧的,人家叫她脱鞋,她不敢,这就个露馅了。

    偷盗啊,偷的还是集体财产。

    这性质就相当恶劣了。

    平时这种事有没有,简直多死了。可这领导来了,人家做给领导看的,肯定管的严了。也是她们不长眼色,不知道收敛。如今怎么办啊?

    也不敢说跟林雨桐说求情的话,丢人都丢死了。

    能轻轻放过去吗?不能!

    农场就是做个自己看的,那自己轻轻放过了,以后大家都知道偷一点没事,其后果就是一小点变成一大点,然后成了一种风气。

    所以,林雨桐只能说:“我得跟厂里汇报,必须严肃处理。”

    严肃处理的结果就是:双双被开除了。

    朝阳收拾他捡回来的碎絮,就问他爸说:“她们偷回去,又没办法扎棉花,也没法用啊。”偷那干啥?

    四爷就从碎絮里找出带籽的,手工剥。把棉籽从里面剥出来。

    朝阳看的一脸纠结:“是不容易啊!”

    是不容易。

    今年农机厂这边还出了一些小农具,特别受欢迎。

    首先就是玉米的手动脱粒机。如今这玉米,可都是用手给脱粒的,起子给玉米棒子开几道,然后拿玉米芯子去把玉米粒往下搓,费时费力费工夫。有大型的脱粒机,可是除了大农场要之外,其他的都不用。那玩意太费电。而且大家的观念就是能省就省,公社大队哪里有钱买那大家伙。但是手动的则不同,便宜啊!象征性的买上三五台,也算是实现半机械化了。

    另外还有花生脱壳和秸秆粉碎机,脱壳机要的比较多,但是粉碎机几乎是没什么市场。

    如今这秸秆,可是宝贝。烧柴得要,给牲口当饲料也得要。想要说直接叫粉碎还耕,技术能达到,产品也能出来,但就是一样,不合时宜,这玩意在这个年代是没有市场的。

    入了冬了,上面下通知了。叫厂里选代表,去da庆学习人家的先进经验。工业学da庆嘛。

    端阳不是在公社工作嘛,这孩子被选出来,去da寨。

    今年的口号就是工业学da庆,农业学da寨。

    公社的主要工作就是指导农业生产,所以,公社干部得去。

    四爷肯定不会是去,林雨桐也去不了,选出来的都是职工代表。

    两口子顾不上忙那个,先顾着端阳再说。林雨桐帮着收拾东西,四爷叮嘱端阳出门在外要注意的事,才把孩子给送走了。能出去走走了,可把朝阳给羡慕坏了,“我以后读大学,一定要去b京,放假的时候,我想出去走走,到处看看……”

    四爷摸了摸儿子的头,“你的大学啊……”心里叹了叹,到底是说了一声:“好!”等十多年之后,如果你还是这样的想法,那就去吧。

    这边各种学习da庆的文件还没学完呢,结果又有的忙了。

    上面下了硬指标,要准备帝国主义可能发动的侵略战争,所以要备荒备战。厂子或是开设分厂,或是迁移,往更西部的山区去。

    这叫‘下三线’。

    特殊钢材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是备战所需要的。所以,这个三线建厂,马上就提上了工作日程。

    给这个分厂,提出的要求就是:靠山、分散、隐蔽。

    靠山这一条,山必须是有铁矿资源的山,这隐蔽,也好说。对外的叫个采石场都成。可这分散该怎么分散呢?

    当然了,这是四爷要头疼的事情。

    林雨桐有自己的事情忙,这下三线的人员,得从厂里抽调的。

    从相对繁华的地方,去更偏远,交通更不便的山沟沟,谁乐意去?

    首先得说奉献。

    国家需要,人民需要,要不怕苦不怕难,勇于克服困难,动员大家去。

    然后才能谈其他的条件。比如说,下三线工资高,补贴也高。能高出三分之一到一半去。还有就是政治上加分,下三线三两年再调回来,肯定得升。

    各种的条件往那里一摆,愿意下三线的人就比较多了。

    还多是那种单职工的人。比如双职工才能分的大房子,这单职工是硬杠子,分不上就是分不上,但要是下去三年,再回来肯定给的。尤其是两口子中有一个务农的,家里的负担大些的,就愿意去三线,多出来的工资补贴,能叫家里过的宽裕不少。

    这一类都是属于比较现实的那一类人。

    但更多的,则是毕业一两年的大学生,刚进厂的小青年。一听厂里号召,是为了国家备战的。遗憾没有能够为国家扛枪流血牺牲的他们,跟谁都不商量,就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来报名了。他们挂在嘴上的话就是:排除一切困难,为国家的三线建设做贡献。

    林雨桐这里在整理一张张登记表,办公室的小王就拿出一张血书来。

    “什么意思?”林雨桐没看内容,皱眉问道。

    小王叹气:“这是几个临时工写的血书,问咱们,为什么他们不能报名。他们也是国家的工人,他们也愿意为国家奉献自己的力量包括生命。”

    林雨桐把信接过来,翻到最后看了署名。一共十八人,每个人都在名字上摁上了血手印。

    而里面赫然有韩秋菊的名字。

    林雨桐沉吟了一瞬,韩秋菊这个人不予评价,但是其他人,未尝没有一颗赤诚的心。

    她就说:“通知下去,准许他们报名……”

    小王就问:“以临时工……”

    “以临时工才更有意义……不过,待遇工资等同正式职工。”林雨桐就说,“如果表现良好,等再回来的时候……准予他们转正。”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51.旧日光阴(6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