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52.旧日光阴(6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52.旧日光阴(6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5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52.旧日光阴(6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64)

    韩秋菊接到下三线的通知, 心里就落定了。她来找许强, “……你不跟我一起走?”

    这话听到许强的耳中, 只觉得心里比听到外面呼啸的北风更冷。

    “现在这条件, 我下下三线能干什么?”他怕韩秋菊又拿下三线的事要挟他, 就说:“我得等下一拨……”

    这肯定得轮换着来, 不能说可着我一个人一辈子耗在那地方。

    一般是三年。

    中间若是因为家庭、身体得实际的困难,也可以申请调回来, 人事关系还是在总厂的。

    韩秋菊眼睛闪了闪,她笑了一声:“三年之后,我还会回来。这三年里,你要是……”

    “肯定不会!”许强说的斩钉截铁, “你手里攥着那东西, 我敢吗?放心,你是我未婚妻, 我记得准准的。三年后回来我肯定跟你结婚。”

    结婚?

    韩秋菊不置可否:“这个以后再说。你不跟我走……也不是不行!”

    许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松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走, 我送你。”

    “不用你送, 到时候大家一起走。不过我这事第一次出远门……”韩秋菊看向许强, “出门在外,到底不如家里……刚开始去……什么都没有……”

    这是要钱要东西?

    可自己虽然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 工资不算少, 但也只是刚够花。

    哪里有多余的钱, 只剩下这个月没花完的工资, 给了她自己这后半个月就只能喝西北风了。但还是利索的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出去递过去:“就这些了,你全拿去。”大不了自己找朋友混半个月。

    韩秋菊看看那十几块钱还有那可怜的几张粮票,摇头:“这钱够干什么的。我这一走,到那边什么都得重新买。你可是正式职工,人家家里要是有个正式工,能养活一大家子七八口人,你就只一个人,告诉我说你只有这点钱?”

    这日子跟日子是有差别的吧!

    “我跟你说,你是压根没过过好日子,不知道真正的好日子是怎么花销的,我这点钱全花了,过的也就是中等人家的日子……”真是这样的。但明显,这话她并不信。

    许强自己也有点泄气,将钱又装回来:“ 你想要多少?我去借。”

    “一百。”韩秋菊咬牙道:“一百块钱,不算多吧。”

    一百块钱,在徐强这里,当然是不算多了。他自己的工资三十多块,他爸一月多七八十。家里就爷俩,他爸的钱肯定在那边攒着呢,他一个电报,这边他就能收到钱。他爸给这边的领导不管谁来个电话,说先从这边支了,他回头把钱寄过来都行。这点小事不算是太麻烦。

    但对于韩秋菊,一个月拿十来块钱的人,这一百块钱,就是大半年的工资。

    没错,韩秋菊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一百块钱这么多的巨款。

    他是咬着牙开的这个口。

    因此盯着许强的眼神就有些迫切。

    许强微微愣了一下,心里就明白了几分。他露出几分恰当的为难来:“我尽力,你容我几天时间。”

    韩秋菊伸出三根手指:“三天,三天后我再来。”

    许强可有可无的点头,心里却琢磨着这事。

    看来,韩秋菊迫切的想要多带点钱离开啊!他没急着去电报找他爸,反倒找了铁蛋,跟他嘀咕。

    几个人也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如今倒是相处的像那么回事。

    铁头就骂许强蠢:“你最拿手的是什么?她韩秋菊再如何,她也还是个姑娘……”

    只要是姑娘,就能哄。

    许强挑眉,嘿嘿笑了笑:“……但你还是得把钱先借给我,万一哄不回来……”

    可铁蛋哪里有钱?

    他苦哈哈的:“工资是我妈替我领的,还想要钱,别做梦了。花一分一毛都得我妈同意。这么着,端阳哥明儿就回来了,他手里有钱。”

    端阳的工资也是按时上交的,但是林雨桐会给他留一半零花,另一半帮他存着,将来结婚后,给他媳妇收着。而端阳自己呢?手里的钱除了给弟弟妹妹买零嘴,也没别的花钱的地方。他自己还总找地方赚外快,手里的钱是从来不缺的。

    因此端阳一到厂门口,就被人拦住借走一百块钱。他也没多问,大包小包的急着回家呢。

    知道他回来,林雨桐在家包了饺子:“快去洗洗,一会儿吃饭。”

    端阳就哈手:“就想家里的饭了。”

    如今家里就四口人吃饭,丹阳和骄阳都不在。

    等朝阳从学校回来,饺子就上桌了。羊肉馅儿的饺子更难得,一年到头也碰不上一回。还是附近的生产大队自己养的羊,结果羊掉到山缝里,救的人干着急没办法,半夜没弄出来,等弄出来了,养都站不起来了,干脆就杀了。

    他们想把养卖了,换成钱年底给生产队添一个大件,抽水机之类的东西,浇地的时候得用的。

    人家先找苗大嫂,苗大嫂就没声张,叫了相熟的四五家人,分了一只羊。

    家里的了一条羊腿,一个羊内脏,羊头和羊蹄子没人会做,没人要,林雨桐也都要了。不说炖出来的羊蹄子,就是红焖羊肉也是一道好菜。如今端阳回来了,等周末的时候带去林家,一块吃。

    今儿是用羊腿肉,包的饺子。

    不带膻味的羊肉,是几个孩子的最爱。端阳一口气干掉了两盘子,才跟四爷和林雨桐说去大寨的事:“……去了一趟,也确实是很振奋人心。”说着,他的声音就小下来,“但要是那边的日子好,那倒也未必。就是如今年景好,也多是吃的粗粮。麦子人均一年一斤半,过年一家人想吃顿饺子,还是难。”

    大部分都是缴纳了公粮了,剩下的细粮并不多。

    这跟如今周围农村的情况也差不多。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忧虑:“……如今都在兴修水利工程,大修梯田……不是不好,我觉得主要还是因地制宜。这要是全国上下都一个模子,好事也成了坏事。所以,在修水库,修水渠,修这些大的基建工程上,我是赞成的。咱们是得艰苦奋斗,自力更生。但是像是有些地方……它确实不适合种庄稼。有些山地种果树,种林木,哪怕是种牧草呢。儿子觉得,‘合理利用’这是个字很要紧。”

    但是如今,这些话却是不合时宜的。

    四爷只静静的听着,又问他:“我听说,乡里要修水库?”

    “嗯。”端阳点头应了:“往后我大概不能常在家了,得去水库的工地上。”

    四爷却放下手里的筷子:“这水利工程,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工程……前期,多是人力耗费在工地上。你去了,力量也是有限。这么着,水利学院开了一个半脱产的进修班,两年学制,出来就算是大专毕业。有这个水利工程计划的单位,都可以推荐人过去。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你去上课。一周上三天课,上三天班。”

    端阳对这个安排很意外:“我?上学去?”

    “上学去!”四爷点头:“你这一辈子,上学的机会不多。错过这一次,怕是以后再难遇到合适的机会了。”

    端阳对父母的安排从来不说反对,爸爸说去,那就去。别的一句都不再多问了。

    朝阳突然就觉得寂寞了,一个个的都走了,就只有自己守在家里。

    那他可想多了,元旦前,市政给这边重新规划了公交路线。几万人的大厂子,一趟公交哪里够?周一到周六,是一个小时一班车,到了周末,是半个小时一班车。如今路况不错,坐车四十分钟就能到家。

    这可方便了孩子了,丹阳骄阳,一到周末就准回家。

    姐俩做公交,时间上很宽裕。

    元旦了,工会给大家发新年购物券,而许强呢,则拉着韩秋菊:“走吧!既然不放心,咱们今儿就去把婚结了。”得到厂里的工会开证明材料。

    过了元旦,他勉强算是二十岁了。如今的结婚登记,没想象的那么严。

    韩秋菊甩开他:“你确定要结婚?”

    “只有结婚了,你能放心,我也才能放心不是?”徐强呵呵的笑着,“怎么?后悔了?”

    韩秋菊满腹狐疑:“行!那你去开证明吧。”

    许强还真扭身就去:“你在这里等着,可别瞎跑。”

    工会上班的都是许强的熟人,他蹭进来,嚷着:“给我几页纸,写个东西。”

    这会子工会正忙着呢,以为又要出门买啥东西来开介绍信的。直接把办公用纸给递过去:“不许浪费,不许带出去。”

    知道知道!

    许强拿了纸,摸到角落里去,刷刷刷自己写了一个结婚证明材料。工会的印章就在一边的墙上挂着呢。他‘哈哈’的吹了两口气,就盖上大印了。

    进进出出的人,也不知道他干啥。他把证明折叠好,然后拿出去,韩秋菊果然惊疑不定的等着。

    许强将证明递过去:“这下信了吧。”

    韩秋菊沉默了,看向许强的目光有些怪异:“你真想好了?”

    许强又恢复吊儿郎当的样子:“那你说我有啥办法呢?当日你说我把你的衣服撕破了,好家伙,后来非又得叫我承认你是我的未婚妻。咱俩这么往一块一凑,哈哈……你现在去听听去,大家都是怎么说的?都说我把你这么着那么着的,咱俩早就那个……你懂得吧。但其实,我把你怎么着了?压根就没碰你!可这恶名担上了,我这不跟你结婚,以后想找个合适的对象都难了。那干脆就凑活吧。你不相信我,也对!决定跟你结婚,首先,得是你能有办法自己转成正式职工,这以后成家,我的经济压力就小了。其次,就是你不清不楚的跟我要一百块钱。我还不得不给你!我一想,反正是要给你的,不如把这当聘礼,直接给你算了。媳妇娶进门,这一百块钱也没白个你,自己的媳妇花,肉还是烂在锅里。最后呢,也是因为这一年我被你手里攥着的东西压的喘不过气来。我寻思,这把婚结了,那东西它就是废纸一张了。有这几条好处在这里摆着,我为啥不跟你结婚呢?反正你也是个黄花大闺女,说真心话,长的也还不错。前凸后翘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我又不吃亏……”

    “王八蛋!”韩秋菊咬牙切齿,颤抖着嘴唇,第一次认真的去想:真要嫁给这么一个东西吗?

    说实话,她看不起许强这种靠着老子才有口饭吃的干部子弟。别说是许强,就是被那么些姑娘都惦记的厂长公子,她也瞧不上。

    有什么啊?要是不是家里有权有势,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机会。

    自己比他们差了吗?没有!

    可自己和像自己一样出身贫苦的子弟,最缺少的就是机会。

    知道机会的重要,她从不去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出头的机会。

    那个时候找到许强,是不得已。而自己,以后会是正式职工,如果在三线干出成绩,回来又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职工?

    可这样的自己,却要选择许强这么一个一无是处,满脑子花花肠子的男人吗?

    她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如何呢?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趁着自己上工的时候,自家妈去了宿舍,把自己的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二十一块四毛钱偷着拿了。

    怎么吧?

    下三线是自己的机会,自己光明正大的争取一个好前程的机会。

    她现在需要钱。

    于是就咬牙道:“婚……不着急结。”她伸出手,“先把钱给我……”

    许强摇头:“钱可以给你,除非你把手里的那个字条给我。”

    韩秋菊冷笑:“你别忘了,只要那个东西在我手里,我就可以……”

    话没说话,就见许强扬了扬手里刚开出来的证明:“工会的人都知道我要跟你结婚了。之前是我不想跟你结婚,所以拿你没办法。可我现在想跟你结婚了,我自然有办法给自己脱身。大家都知道我们要结婚了,证明材料都开了。你就是拿出条子,我也可以说那是两人处对象时候闹着玩写的。处对象嘛,拉拉手,亲亲嘴,手伸到衣服里过过瘾,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吧。他们管天管地,还管我怎么跟姑娘谈对象了?你侬我侬你推我就的时候,不小心扯破了衣裳,然后你假意羞恼,说要叫我负责,说怕我移情别恋。毕竟我也确实是名声不好,谈过的对象追过的姑娘够一个排的。然后我为了叫你安心,然后就写了。这要是能作为证据,那这得冤枉死多少人啊!要是人家问我,说是既然是处对象,都到了击昏的程度了,怎么还闹到派出所。理由也是现成的,就说是你逼我跟你一起下三线,结果我不愿意。你以为我是想抛弃你,于是闹了起来。你想想,我这么说,是不是一切都顺理成章。”

    韩秋菊面色数变,然后冷哼一声:“看来为了拿回那东西,你是煞费苦心了。”她盯着他的眼睛,缓缓点头:“不就是结婚吗?行!那就结婚!”

    许强拿着手里的材料有那么一瞬的僵硬,他知道韩秋菊现在在怀疑自己摆出跟她结婚的姿态的诚意。她知道,自己是冲着那个条子去的。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慌。

    他收敛自己的表情,缓缓点头:“好!我的介绍材料开了……你的!得回你们大队上吧。”他推自行车,“走,我带着你,回大队开证明去。”

    韩秋菊冷冷的点头:“……好!”

    许强骑着自行车,心里给自己打气,坚持!坚持住!谁能忍下来,谁就硬了。大不了就真结婚好了。她确实是长的不难看,也不算算是吃亏了。

    他一遍又一遍的给自己打气,到了地方,韩秋菊跳下自行车,直奔大队部。

    许强心里闪过一丝焦急,别管怎么做心理建设,可这娶媳妇到底是一辈子的大事。娶谁都行,娶这个女人,除了长的不难看之外……真看不出其他的优点。枕头边睡这么一个人,他害怕!

    可怎么办呢?

    边上围着几个孩子,好奇的看着看这个一看就是城里人的人。

    徐强心里一动,从兜里摸出一块钱递给一个大点的孩子,“你们认识韩秋菊不?”

    正围着锅灶喝粥的韩家人,看着毛头手里拿着的一块钱,听他一边吸溜鼻涕一边道:“真的,秋菊姐真的找了个城里人要结婚了。你们看,说是给我买糖吃的。可有钱了!穿着大军衣,崭新崭新的,还有大头皮鞋,黑亮黑亮的。骑着自行车……伸手就给了我一块……”

    随便给人都是一块一块的,这得多有钱?

    韩妈蹭一下放下饭勺就跑出去了:“她想结婚就结婚?问过我跟她爹了吗?没给彩礼,我看谁敢给她开证明……”

    韩秋菊本就是进了大队部之后只说要去三线,开证明的。她不停的隔着窗户往外看,就看见许强真不着急,就在那里那么站着。她咬牙,难道他真想跟自己结婚。想到他说的那些‘胸大屁股大’的话,脸上涌起几分气恼。正想着这证明开完了之后,该怎么说呢,就见自家娘疯了一样的跑过来,不知道跟许强说什么。

    她面色一变,赶紧出去,就听见许强笑的一脸谦和:“……对!我们要结婚,介绍信厂里都给开好了,如今就差秋菊的了……”

    “结婚?”韩妈点点头:“你家连个媒人都没打发上门,一分钱的彩礼就不提,就敢说结婚?我把闺女样那么大,是白养的。”

    许强心里一喜,面上却不大好看,“你要多少?”

    韩妈上下的看,然后指了指八成新的自行车,“一辆自行车……”

    许强看见韩秋菊出来了,就道:“一辆自行车……可以!”

    韩妈一愣,这答应的太利索,看来是要的少了,于是又道:“再给……”她伸出一根手指,想说十块钱。闭紧如今大部分人家的彩礼,也就是三两块钱。

    可那边许强却一副意外的样子:“一百?”他好似有些犹豫,但还是点点头,“一百就一百!”

    说着,就从兜里掏钱,一摞子大团结。

    韩妈一喜,伸手就要拿,韩秋菊吓了一跳,马上过去将她娘的手挡开:“你干什么?”许强有没有钱,她很清楚,这一百还是借的。如今要是被自家娘得了去,事情就坏了。钱,许强不会再给自己了。手里的纸条,一点意义都没有了!两人以对象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人尽皆知。又是给彩礼,又是打结婚报告的,这明显是要结婚了。结果你们拿了钱了,却来告人家非礼过你,谁信?

    韩秋菊转脸,看向许强,咬牙切齿:“算你恨!”

    她倒是对这纨绔子弟有了新的认识了。这个人不乏破釜沉舟的勇气。她一把推开她娘,往一边走了几步。许强推着自行车跟过去,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

    韩秋菊咬牙:“纸条可以给你,但是钱得给我。一百不行,我要这一百,连同这俩自行车。”

    有钱,自行车也买不到。

    只要能放我自由,给你就给你。,

    许强伸出手:“纸条!”

    韩秋菊从衣角里掏出来递过去,许强看了看,确实是自己些的那一份。

    他将钱和自行车给给韩秋菊了,然后起身就走:“以后,咱们俩各不相干。”

    韩秋菊把自行车给了她娘,不得点好处,她娘只怕会去厂里闹的。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任何意外。她知道,这厂里的领导,没有一个喜欢自己的。

    许强好不容易摆脱了韩秋菊,虽然欠了债了,可那点钱不算啥。心情好,晚上从附近的村里高价买了只大公鸡拎到这边照端阳。见了林雨桐就笑:“婶子,麻烦您给炖了。我过来蹭金叔的酒喝。”

    这孩子晃荡是晃荡,但是脑子真属于比旁人出息的类型。

    当日的事情他未尝不知道,可是知道了还这么处着,叫他在厂里的日子一下子就好过起来。能怎么办呢?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孩子除了没正行,却真不见有什么太过分的恶行。

    她笑着接了,“下次来不用带东西,想吃什么婶子个你做。”

    鸡给炖上了,蘑菇木耳各种的东西放了不少,给他们只盛了一碗,剩下的都装起来一会子叫许强带回家去,明儿热热就能吃。她自己把豆腐干这些拿了一些,够下酒就行。

    许强也不管,跟端阳和铁蛋说他的事:“……可算是把这瘟神打发了。我就盼着,她这一辈子都别回来。真的,我不怕我爸,不怕领导,我就怕……她!”

    在徐强以为逃出魔掌的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个女人,会在将来给他乃至很多人,带来怎样的一段风波。

    端阳长了个心眼,把韩秋菊的事记下来,等许强带着一大盆的炖鸡笑眯眯的走了之后就把事情跟林雨桐说了:“……许强过来,怕也是希望我跟你说说,看能不能不要叫那个韩秋菊再回来了。之前举报信……她举报的其实是您跟我爸……”

    能把这个人放的远一点,其实不是坏事。

    林雨桐就笑:“……傻孩子,你整天陪你爸下棋,就没悟出点什么?”

    什么?

    林雨桐却不说了,拍了拍孩子的肩膀:“慢慢悟去吧!”

    端阳看着自家妈轻松的撩开帘子回屋子,他眼里不由的就多了几分钦佩和敬服:自己身上缺的就是这种从容。不管面对什么,将要面对什么,他们都能那么从容。而自己一辈子,怕是都做不到这种境界。

    过了阳历年,马上就要过春节了。

    可下三线的任务紧,根本就不可能说等着过了年再走。腊月过了半,一辆辆军用卡车,在夜里缓缓的从厂里使出去。没有敲锣打鼓,没有热烈欢送。就是每个人背着背囊,拎着行李,默默的爬上卡车。在大雪纷飞的寒夜里,出发了。

    他们是为了备战而去的。得做到隐蔽,那就不能宣扬的人尽皆知。

    因此他们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只在中原重工吹起了一点波澜,然后很快的,就被新年的风给吹散了。

    至少,大众的视线不咋他们身上了。

    今年过年,气氛有些特别。

    本来早就说好的,今年不回林家过年的。但四爷接到林百川的电话,说务必回去过年。这么严肃的语气,这些年来,还是头一次。

    两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干脆早早的把东西收拾了,就去了林家。

    林百川只叫了四爷去书房,其他人都不准靠近。

    四爷翻看林百川递过来的简报,然后带着几分惊讶的抬起头来,“您……想如何?”

    林百川显得有些焦躁:“……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有些焦躁。”

    四爷叹了一声,他也没想到,林百川会是那位老首长的部下。

    有些事,下面不会知道,但林百川这个级别,听到一些风声还是能的。应该是,他从里面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林百川叹气:“我叫你来,就是想……把你娘和老太太托付给你。如果可以,带她们暂时回老家。至于我……风风雨雨这些年都过来了,没什么经不住的……”

    四爷却摇头:“好端端,这么做岂不叫人起疑?”他看向林百川,就说:“您啊……病了吧?”

    什么?

    林百川愣了一下:“病了吧?”

    问完,他慢慢皱起眉头:“你想叫我解甲归田?”

    解甲归田要是能躲开,当然还是解甲归田的好。可就是怕啊!这解甲归田也逃不开!

    没等到女婿的回答,林百川的表情凝重起来:“有那么严重吗?”

    “只怕比您预计的还要严重。”四爷这么说。

    林百川就在屋里踱步,良久之后才叹了一声:“垠圳啊,这些年我出生入死,可我没当过逃兵。”

    这可不是逃兵,四爷只说:“韬光才能养晦。明知道要起风浪,却要坚持站在风口浪尖上……为智者所不取。”

    林百川摆手:“你叫我想想,你再叫我想想。”说着,又看向这姑娘:“真是大风刮来了,这个家,就托付给你了。”

    回家以后,四爷跟林雨桐说了跟林百川的谈话,她确实有些惊讶:“……他的嗅觉这么敏锐?”

    是挺敏锐。

    如今只看他怎么选择了。

    过了正月十五,林百川第一次‘病发’了。

    头疼,疼的不得了。

    家里的其他人不知道啊,人被送到军医院,大原就给大垚和林雨桐还有晓星就打了电话,“爸从来没有这样过……”

    林雨桐和四爷‘慌张’的赶过去,到的时候,人在病床上躺着,瞧着昏昏沉沉的。

    医生在外面就说:“……头上有弹片,当年没能取出来,其实现在的条件,还是不取出来为好。这么些年了,只偶尔出现过头疼眼晕,倒也没别的症状。如今片子也拍了,暂时看不出恶化的迹象……”

    “可我爸疼成那样了都!”晓星都急了,这大夫是什么意思嘛!“我爸在那么个位子上,要不是实在是忍不了了,他会上医院来吗?”

    是!说的是啊!

    “人体最复杂的就是大脑。”医生指了指头部,“到底会引起什么样的病变,现在不好说。林军|长这个情况,就是不能劳累。要不这样,咱们先在医院观察一周,看看情况再说。”

    这个主意不错。

    于是大家都知道,林军|长旧伤复发,头上的弹片取不出来,如今被折磨的都快下不了床了。没看见金厂长和林处长每天晚上都往城里跑嘛。

    赵平是心有戚戚:“我这伤当时厉害,如今倒是没有后患。谁知道林军|长他……”

    林雨桐也只说:是啊!是啊!不过能活着,且坚持了这么些年没恶化,就已经不容易了。

    住了一周,瞧着好像是没事了。结果从基层的一些老战友来了,大家一块说起了牺牲的战友,情绪许是太激动了,林军|长晚上头又开始疼了。

    常秋云在一边伺候着,眼看他在空调屋里盖着厚被子连着喝了两大缸子热腾腾的水,头上冒了热汗的时候,他才捂着头喊疼,眼睛就微微闪了一下。

    她还是一副特别着急的样子叫了医生,然后医生过来看,一伸手就是一手的汗,脑门上是湿的,掀开衣服,衣服好像都是潮的。

    医生就说:“……换薄被子吧。”

    常秋云一手摁住:“窗户关着的时候,没给盖被子。他晚上嫌弃憋闷,要开窗,所以,还得厚被子。这不是热的,是疼的。”

    可这种疼,除了给开点止疼药消炎药,还能用什么药呢?

    不能动手术,什么治疗办法都是白搭。

    医生又开始止疼药,然后就说:“病人不能劳累,不能激动……以后千万得注意了。”

    常秋云亲手接过药,嘴里叫着:“百川,吃药。”可药被她攥在手心里根本没喂进去,只做了投喂的动作,然后给灌了一口水。

    林百川‘咕咚’一下咽下去,摆摆手叫人都出去了。这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轻声道:“看出来了?”

    当我傻啊!

    “娘多担心你知道吗?”常秋云就拧他,“什么不好装,你装病!”

    林百川‘嘘’了一声:“别吵吵……那十多年啊,我对不起你和爹娘。枪林弹雨的,我没当过逃兵!哪里攻不下来我攻哪里,哪里是硬骨头,我啃哪里。只要一声令下,刀山火海的,我没皱过一下眉头。可是现在……不是那时候……都是战友……一起的战友啊……没有所谓的敌人……我想,我小小的当一次逃兵……只为了娘和你还有孩子们……”

    “到底出什么事了?”常秋云有些急切。

    林百川皱眉,然后轻轻的摇头:“你就只当是我想解甲归田了。找个清净的地方,门口开两亩荒地,给娘养老送终,陪你日出日落。闲了跟孙子们说说笑笑……不用再为谁去忙了。”

    常秋云的手放在男人的额头上,然后拍了拍他:“随你吧!怎么样都好,就是回老家种地去,也没啥不可以的。还是那句话,我要的不过是一家人平平安安的。”

    林百川这情况,就属于那种没办法确定情况的病人。他说病就病,你还不能说他没病,他说没病就没病,谁也不能把他当病人。

    最后怎么办呢?

    当地的军医院没法子,往b京送。

    在b京呆了得有一个月,国内的专家国外的专家没少会诊,得出的结论还是一样。动手术的风险太大,如今虽然是偶有头疼,且头疼难忍,但至少性命无忧。

    不过鉴于这种情况,林百川是暂时是没法参加工作了。

    于是给了他一年的假期,在疗养院休养身体。

    疗养院在哪里?

    在市郊的翠云山就有,而且级别还不低。那里,在唐时为一处行宫,以前jiang在此地下榻过。山上也不过十几栋别墅,住着四五位功勋卓著的人。山下山上,却有一个团的警卫力量,想上山,可没那么容易。

    骄阳一边剥桔子,一边看着将别墅门口的花草移栽出去,而准备种菜的姥爷,就问说:“您真病了?”

    “病还有假的?”林百川回答的一本正经。

    骄阳瘪嘴:“头不疼了?”

    “一般晚上疼。”林百川继续挥汗如雨开坑他的菜园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骄阳呵呵呵的:骗人!晚上鼾声比谁都大,还敢说头疼。

    她眨巴着眼睛:大人为什么也要装病呢?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52.旧日光阴(6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