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54.旧日光阴(6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54.旧日光阴(6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6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54.旧日光阴(6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66)

    人家那孩子的祖父, 还是林百川的领导。

    而这位领导,又与一位d姓首长关系密切。如今看着, 可能很快会受到波及。

    因着这一点,林雨桐什么也没跟端阳说。这孩子的心思重, 只怕是知道了,反而会顾虑重重。

    她就起身拍了拍孩子的肩膀:“……看准了, 就得抓住。”

    端阳笑的有些羞涩:“知道了。”

    林雨桐就说起铁蛋:“有些误会,能避免还是尽量的避免……这种事,一个处理不好……遗祸无穷!”

    端阳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郑重的点头:“我会谨慎。”说着, 想起什么, “妈, 我爸存着的好酒,给我一瓶。”

    “在橱柜里,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去拿。”说着, 她就起身。回去又想着准备给苗家的贺礼去了。

    哥们要结婚了, 端阳拿了一瓶陈酿的茅台, 揣了一斤卤猪肝,跟铁蛋上了家里的露台,坐在小板凳上迎着风,你一口我一口的。

    铁蛋连着喝了三杯, 辣的直呲牙, “你是一直就贼, 我爸的好酒都被我顺光了,你也跟着没少喝。可你爸的酒,我到现在才喝了这么两口。”

    端阳又给他倒:“我爸那酒,都是有数的。好些都是有名有姓的人送的,我拿出来咱们喝?不像话!”

    就你理由多。

    铁蛋捏着一片猪肝,长出一口气:“端阳哥,你这人啊……心思太沉……想的也太多……哪里就有那么多弯弯绕的。”他呵呵的笑了一声,“你为啥来的,我清楚。”说着,他端着杯子抿了一口,滋溜一声带着响,“不就是为了甘草的事嘛!”他浑不在意的摆摆手,“这事我是看在眼里的,啥也清楚。甘草自己也跟我说过……那天晚上呢……我是陪着她去的。就在不远处看着的……你俩说了啥,我都知道。她呢?跟我说,就想求个死心。你呢?也是叫她把心死的死死的。这种事你说……我之前还喜欢别的姑娘,人家嫁人了,我要死不活的喝的醉醺醺的还被甘草看见过……我就说,谁没年轻过?谁结婚前没喜欢过个把人呢?那这喜欢着喜欢着,许是就没那么喜欢了。就说甘草吧,说起来比之前我找的那位……不知道要好多少。可你说,我这心里,明知道人家未必真看上我过,明知道她结婚了,可心里就一点印记都没了?那是强人所难不是!”他说着,就又笑。多了几分无奈的苦涩。

    然后连瓶直接推给端阳:“都给喝了,咱这一篇就翻过去。这一辈子都不再提这一茬。都是爷们,不就这点事吗?”

    那就是心里还是不舒服呗。

    端阳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就往嘴里灌。灌了几口了,一把被铁蛋给抓住了手,“这是好酒……都叫你一个人喝了,我多吃亏!”

    端阳就笑,然后把酒递过去:“……你都要结婚了,看来我更得抓紧了……”

    铁蛋一愣:“怎么?眼高过顶的人有目标了?”

    端阳就踢他:“谁眼高过顶了?咱这么说吧!说良心话,你现在找这媳妇,人家不好?”

    那不会!铁蛋抿了一口酒,说不出昧良心的话。

    端阳就说:“可她这样的,要搁在我们家,绝对不行。不管是生活习惯,还是平时说话办事……处不来。”他主动给铁蛋把酒倒上,“我是个什么情况,别人不知道,你知道的……”他适时地露出几分苦涩,把弱点摆出来叫他看。

    铁蛋愣了一下才明白,他是说他本是林家的养子的事。还真是,他要是不说,大家都差不多忘了,他本不是金叔和林婶子的亲生儿子。

    也是!自己这种亲生的,最后都抗不过当妈的。何况他这种不是亲生的,要是不考虑父母的感受,那成什么人了?

    想起端阳刚到一一五的时候……铁蛋心里的那一丝不自在也不存在了。

    好些人只看到了端阳如今光鲜亮丽的外表,可他们并不知道端阳的那些过往。

    想到这些,他心里倒是感觉怪对不住人家的。何苦叫人家想起这些事呢。他打断端阳,岔开话题:“不说这些了,这一页彻底翻篇了。这辈子,谁再说这事,谁是王八蛋。”

    两人端起杯子碰了一下,就都转移了话题。

    喝多了,回家溜回卧室。朝阳端了水递过去:“怎么就喝多了?跟铁蛋哥说好了?”

    端阳压下心里翻上来的恶心,常常的舒了一口气:“……朝阳啊,你得记住。如果招人嫉妒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亮出自己最难堪,最不愿意被人提起的事……等他觉得他比你强了,比你幸运了,觉得你也不是那么了不起了……他就舒坦了,就觉得不用太在意了……心里就平衡了……人这一辈子,但凡是经历过的,肯定会给人生带来的收获……人说过刚易折,强极易辱……所以啊,人得学会弯腰,学会自污……没啥不好意思的……”他拍拍胸脯子,“心里只要扛的住,不怕谁说啥!”

    看这话多的,还是喝多了。

    大年三十了,一家人在家包饺子。

    包好了,先搁在外面给冻上。天快擦黑的时候,林雨桐把冻饺子给端阳装了有一斤多,“拿去吧!不是要给那谁谁谁送去吗?”

    “宋璐!”端阳红着脸,提醒她妈那姑娘叫啥名字。

    好吧!宋璐就宋璐,“记住了!我们都记住了。”

    丹阳和骄阳咯咯的笑:这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的样儿。

    宋璐过年没回家,年前给家里通了电话,家里的意思是:暂时不用回京城。

    她们如今暂借了公社卫生院的地方,住的也是人家的宿舍。医疗队七八成都回家过年了,就剩下四个人。女同志就她一个。

    过年了,卫生院也放假了。平时吃的是卫生院的食堂,现在没办法,都是自己弄了煤油炉子,想办法开火。几个男同志混的人头熟悉,出去找人喝酒闲聊也能混两天的饭。可她一个未婚女同志,去谁家都不合适。

    外面一有敲门声,她心都跟着颤。在里面谨慎的问:“谁啊?”

    “我!”端阳听她的声音不对,就皱眉,“我给你送点饺子,要不我放在外面……”

    这么一说,宋璐倒是放下心来,把门打开,松了一口气:“是你啊!”看他手里的东西,“这怎么好意思,你太客气了。”

    端阳里外看了看:“剩你一个人了?”

    宋璐点头:“嗯!都回去过年了。过完年很快就来。”

    可这再快,这也得小半个月吧。她一个人连开门都不敢,更不要说半夜上厕所了。

    端阳就说:“带几件衣服,跟我走吧。我给你另外找个地方。”

    啊?

    “不用!”宋璐赶紧推辞。这无亲无故的,哪怕人家对自己有几分好感,也不能这么着。

    端阳就停住脚步:“你知道中原重工的计书记吗?”

    知道!

    不光自己知道,自家爷爷也知道有这么一位原则性极强的女书记。说早年就知道她的鼎鼎大名。

    “计书记一个人,她家就她一个人。儿女……都不在身边,也从来不回来。”端阳想不到比计寒梅那边更合适的地方了,“她那边三层的楼,只住了她一个人。一到过年也寂寞的很……”多是骄阳常过去陪她说话,“她对晚辈虽然严厉,但是心眼挺好的。你跟我走吧,错不了的……”

    一听是这么个地方,宋璐犹豫了一瞬就答应下来:“那行!”这边应下来,她就打开柜子,特意把家里寄来的粮票油票肉票还有肉罐头挂面这些东西拿着,住人家的地方,在人家家里吃饭,不能叫人家吃亏吧。

    两人一个推着自行车,一个跟在边上。

    也没多余的话,就这么一路走着。

    一直进了村子,到了厂区的范围,气氛一下子不一样了。到处是拿着鞭炮跑的孩子,打打闹闹好不热闹。好些人家在清扫门口张贴对联,瞧着热闹的不行。

    认识端阳的人也多了。看见他带着个大姑娘,都不由的多看两眼。

    这个问:“端阳啊,家里的亲戚?”

    端阳说‘是’,也不多做解释,只问:“年货都备好了,明儿给您磕头拜年……”

    “那可得赶早,我把垫子可准备好了。”嘻嘻哈哈的说笑。

    那个说:“端阳啊,谁家的闺女这么俊?”

    端阳打岔:“这天都黑了,您都能看见……您老的眼力可真好……过年了,给您老拜年,祝您万寿无疆……”

    这小子!

    听的宋璐的精神都放松了:“你还是个名人。”

    “什么名人,就是个人名。”端阳扭脸看她:“现在不紧张了吧。一路上绷着,把我当坏人了。现在放心了?”

    宋璐噗嗤就笑:“你本身就像是个坏人。”

    端阳眼睛黑亮的看她:“我哪里像个坏人?”

    宋璐的被他看的脸一热,想说:你看我的眼神像个坏人。

    但这话听着更叫人觉得暧昧,她只抿嘴笑:“坏人从来不把坏写在脸上。”

    计寒梅对端阳带来的客人表示出极大的欢迎:“……是小宋啊!要是知道就剩下你一个人,我就邀请你来住了。像你这样觉悟高的年轻人,甘愿从大城市来到咱们这地方,又坚持过年期间值班,多难能可贵。我就喜欢小宋这样的!”然后又说端阳,“你们公社的安排不合理!这些工作本应该提前做好,留一个姑娘住在卫生院那么偏僻的地方,这是你们工作没做好……”

    端阳连连应是:“是我工作没做好,这不……才想起您了吗?去我家其实也行,跟丹阳和骄阳住都好……可我这不是怕人误会,对宋璐不好嘛。”

    这一点想的周到。

    “送过来就送对了。”计寒梅特别热情:“二楼的房间是现成的,被褥都是新的,没人用过……”

    看着宋璐安顿好,端阳把饺子递给计寒梅:“您就别包了,这个煮了就能吃。”

    计寒梅也没客气:“你赶紧回去,家里还等着你吃饭呢。这边不要你管了!”说着,又催宋璐,“替我去送送端阳……”

    看着俩孩子出去,她就不由的笑起来,还别说,俩孩子是挺般配。

    宋璐站在院子里,低头跟端阳道谢:“……要不是你过来,我都不知道这几天怎么过……”

    “我这是将功补过,是我没安排好。”端阳催她回屋去,“外面怪冷的,你赶紧进去。大门我顺手就带上了……赶明过来给你拜年。”

    可宋璐还是送端阳出了大门,看着他骑自行车离开,这才反身回来,将大门给关严实。

    计寒梅在厨房烧水准备下饺子:“我也没准备其他菜,咱们就这饺子,算是吃年夜饭。”

    宋璐就去开罐头:“还有猪肉和鱼肉的罐头,是尽够的。”说着又后悔,刚才怎么忘了叫端阳带回去几个。她就犹豫着问:“林干事家,离这里远吗?”

    不远,后一排就是。

    计寒梅见她拿着罐头就知道什么意思了:“明天吧,明天去拜年的时候带着。”

    只带罐头那就太失礼了。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只应着是。

    计寒梅就跟宋璐说林家的事:“……不管是金厂长,还是林处长,为人处世,那都没的说。家里的孩子,加上端阳,兄弟姐妹四个,可个个都出息了。端阳就不说了,你看说话办事,我们这么大的厂,就没见过比端阳更稳重的孩子。丹阳如今都是大二的学生了,朝阳呢?学的也好,不知道为什么两口子没叫朝阳上高中,不过上技校也好。厂里的老师傅都夸这孩子有悟性。就是最小的骄阳,还在小学呢,可都拿着津贴的。省里广播站的少儿广播员……”

    宋璐又不笨,哪里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撮合自己跟林端阳吧。

    端阳回家的时候菜都上桌了。他脱了大衣洗了手就过去,问从楼上书房下来的爸爸:“喝点吗?”

    “把柜子最里面的那个小坛子拿出来……”四爷指了指柜子,“今晚喝那个。”

    “您这好酒藏的可够深的。”端阳拿出来将封条起开,顿时酒香扑鼻。偏偏的,坛子上没有字号,不知道是什么酒。

    朝阳不停的吸溜着,想喝又不敢的架势。

    四爷就笑:“找小杯子,试试。”又叫端阳,“给你妈也倒上!”

    “我妈也能喝酒?”丹阳顺手取了杯子往端阳那边推了推。

    “你妈的酒量……还是不错的。”只是好些年都不喝了而已。

    当年喝醉了还撺掇着完颜氏打十四呢。如今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夫妻俩对视一眼,就明白彼此都想到一块去了。林雨桐摘了围裙,端起来跟四爷碰了一下,一口就干了。

    好酒,入口绵软,喝下去从喉咙到五脏六腑到四肢百骸都是暖的。

    朝阳学着喝,一口进去就伸舌头:好辣好辣!

    丹阳坚决不喝:“……不会喝的就是找罪受。酒就没有好喝的。”

    骄阳拿着筷子蘸了她爸的酒用舌头舔了舔,然后嫌弃的扭头,端阳又给两人倒了家里自己存的山楂汁。

    过年嘛,条件好的人家,无非就是说说笑笑,吃吃喝喝。

    喝了一口酒,朝阳脸上就带了颜色,话也多了起来,说他在技校的事,又给他爸倒酒:“……幸亏叫我上了技校……如今听我那些上高中的同学说……考试要改……如今什么代数几何语文化学的……都不学了。重点是政治……政治细分了好几科,以前学的那些说是都用不上了……”

    其实这后半年,气氛已经明显不对了。别说是朝阳了,就是骄阳现在上的小学,也都是一样。什么语文数学,学也行,不学也行。反正也不考试,跟副科一样。

    自从天冷了,骄阳就不怎么去学校了。对学校说是广播站有事,躲在家里,做哥哥每天给布置的习题。

    丹阳皱眉:“我们也差不多,专业课现在抓的不是很紧。很多同学参加政治学习。每次上课,差不多有一半的同学是不在的。他们政治学习小组一天到晚开讨论会……我想着,下学期我在学校呆一学期,尽量申请将专业课学完考完,然后回来自己去单位实习。”

    行吧!只要你能扛过一学期,到时候咱再说。

    孩子们普遍是对过去的一年感到迷茫,对新的一年又有些不知所措。好似一天到晚,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今年过年,大年初一就在家。年前都开了团拜会了,所以就不用再去谁家拜年了。这种风气不好。他不带这个头,所以厂子里这些领导,就没有那种来回串门的。

    只有以前一一五的老同事,觉得关系到了,能上门的,像是钱思远这样的,啥也没带,就带着老婆孩子过来转了转。再就是一些晚辈,像是跟端阳玩的好的,跟丹阳一班的同学,都是以晚辈的身份来的。

    家里的瓜子糖花生,林雨桐就给塞。

    晌午的时候,那个叫宋璐的姑娘提着罐头,再有就是橘子和苹果,上门来了。

    “太客气了。”林雨桐请人家姑娘进来,跟人家说一说家常话。家庭背景最好还是不要打听,说的就是工作上的事。多是说一些医院的事的。如今医院都用的是什么设备,医疗条件如何,医院都是怎么一个配置等等这些,林雨桐都是亲历过一遍的,说起来头头是道。比行家还行家。有些都是宋璐不知道的,但眼前这位却能如数家珍,这叫宋璐特别惊讶。头一次来家里做客,还是大年初一,没想到不知不觉的,就聊了两个小时。

    她特别不好意思:“耽搁您时间了。”

    “没事!”林雨桐没留人家吃饭,“估计计书记等着你呢。”她收拾了一条红烧的鱼,回去热热就能吃,装起来给她带着,“别客气,我们跟计书记是常来常往的,本来就是打算给她添菜的。”

    和和气气,出门的时候叫端阳帮着送一送:“咱们这房子盖的都一样,头一次在里面转悠,怕是路不熟。”

    看着俩孩子离开,这一扭身,就见丹阳探着头从楼上往下看,“您跟我姥姥一样。我舅妈就是先看上我姥姥,才嫁给大舅的。”

    这熊孩子!

    林雨桐就说:“那是你大舅妈聪明。你看这些年这日子过的,你姥姥疼你大舅妈疼的什么似的。婆媳俩就没红过脸。你这将来找对象,也得擦亮了眼睛,这要是婆婆难缠,婚事就得斟酌。别觉得两人的情比金坚就如何如何,到底是亲母子,不一样的。”

    那也不一定。

    丹阳就下来:“我奶奶那边,我爸不也不怎么用心吗?”

    反正过年也不过去。

    这从哪冒出来的破孩子这是!

    你爸每月都给你奶的折子上存钱,粮票都叫疙瘩按月给送去了。没少了她的奉养。要不然,向家那些如狼似虎的,这些年能这么消停。

    闲着没事,母女就在家里闲磕牙,消磨时间。

    初五的时候苗家娶媳妇,头一天,林雨桐和四爷就过去,看看有啥要帮忙的。苗家老家要来亲眷,所以苗大嫂的意思,儿子这一辈子的婚姻大事,得郑重。这不,找林雨桐商量了吗?要开几桌酒席。

    如今这酒席,猪头猪下水一炖,算是硬菜。再来个熬白菜萝卜,里面加点肥肉肉皮啥的,又是一样大菜。凉菜就是白菜心红白萝卜的切了成丝凉拌了,顶多再加个大拉皮,要是一桌能上二斤散酒,这就是算是顶好的席面了。

    苗家富不愿意,觉得这是折腾。影响不好!

    苗大嫂就坚持,为此还专门找了计寒梅,问这个事情到底是不是违反了什么规定。

    给儿女婚嫁嘛,这不算违反。但是还是得尽量简朴。

    苗大嫂又拿了菜单去,叫计寒梅说:“到底够不够简朴。”

    跟农村的席面差不多,你再说奢侈,这就真没地方说理去了。

    反正多方努力之下吧,这个婚礼办的在厂里算是头一份。一共开了八桌席面,他们老家的人就占了六席。好家伙,那吃相,别人也没法再坐了。剩下的两席上的菜干脆给其他六席给分了。

    像是林雨桐和四爷赵平这样的,也就是坐了坐,新人给敬了一杯茶,算是有那么一码事。

    甘草穿着大红的棉袄,黑色的裤子,头发挽起,脸上带着几分羞意,见到林雨桐有些尴尬,但还是在最后敬了一杯谢媒酒。

    林雨桐看着一直傻笑的铁蛋,就笑:“时间过的真快,我还记得这小子坐在门口闻着饭味儿留哈喇子的样儿……”

    这话叫铁蛋不好意思起来:“谁叫您做的饭好吃呢。如今啊,我闻见您做饭,还留哈喇子。”

    喜喜庆庆的,把孩子的婚事办了。

    可事情过了,还是有不少人讲究呢,说咱们就办不起这样的婚礼。到底是当领导的之类,没少讲酸话。

    过了年,想着忙着上班了,这些闲话传着传着就没人传了。可闲话没人传了是真的,却不是因为工作上忙了,而是因为b京来了个慰问演出团,要在厂里慰问演出。

    又是接待,又是安排食宿,总之麻烦到不行。林雨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了。之后又得忙着搭建舞台。一个个穿的时髦洋气,个子高挑,身形优美的姑娘到了厂里,气氛都不一样了,好些小伙子不想着上班如何如何,只想着去文化宫看慰问团彩排。

    许强专门叫端阳:“走!去瞧瞧!跳芭蕾舞的姑娘……一个个的,都这样……”他把下巴扬起,挺胸抬头做高傲状,“可带劲了!”

    端阳才不去:“我宁愿上草台班子听戏去。你看你的去,我欣赏不来她们那种艺术……”

    许强一把拉住他:“……你真不跟我去,不去你可得后悔?”

    “我后悔什么啊!”端阳挣脱开,“我真有事!”

    “啥事?”许强扯住他的大衣,“啥事能有……有姑娘打你爸的主意重要?”

    什么玩意?

    端阳脸上的笑一下子就收起来了:“你把话说清楚,谁打我爸的主意?”

    “就是那个领舞的……”许强拉着他走,“见了你就知道了。要是我看错了,眼珠子抠下来给你当泡踩。”

    两人去的时候,彩排还没开始呢。于是就往后台去。

    远远的,都能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

    这个说:“你们看前头坐的那个傻大个,看着咱们云朵都呆住了。”

    一个很好听的女声‘去’了一声,“胡说,人家那是看你呢。”

    另一个声音就道:“云朵能看上他?人家云朵的眼头高着呢,那种愣头青人家可看不上。”说着,就带着几分戏谑的问:“你们知道咱们云朵看上谁了?”

    然后就是轰然而笑的声音。

    “谁不知道啊?”

    “第一天人家厂领导一来,咱们云朵看着金厂长都傻了。”

    “人家金厂长礼貌的握了手就松开,咱云朵反手还去拉人家。”

    “别做梦了啊!人家金厂长可都成家了,孩子只怕都有了。”

    “成家了怎么了?成家了还不兴云朵喜欢了。”

    那个该是云朵的姑娘轻哼一声:“我喜欢我的,又碍不着谁。我决定了,要留在基层。”

    ……

    再说什么,端阳就没听。

    想留下来,也不看谁是人事处的处长。

    可人事处的处长,也阻挡不了人家写血书要求留下来的决心。人家领导来了,拿着血书,一个劲的说:“这一份扎根基层的热忱,不能辜负啊!”

    林雨桐跟吃了苍蝇似的,因为上面写着:为了响应号召,也为了心里最美的革命的爱情。

    爱情个鸟啊!

    林雨桐拿着申请表笑的特别欣慰的样子:“我们厂其实不缺文艺骨干。不过,这公社,是真缺。要扎根基层,我觉得这个叫云朵的小姑娘很了不起。人家请愿书上写着,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公社正要……”

    “公社正要筹备文艺宣传队……”端阳从外面进来,“我就是负责这事的,正想着,从厂里借几个人,没想到刚好就有我们需要的人……”他跟人家握手,“我代表云棋公社,谢谢你们……”

    然后为了革命的爱情的云朵姑娘,就去了云棋公社。

    林雨桐觉得这姑娘心眼其实挺多的。今年这些慰问团的人,都被安排下基层了。她倒是选了个好地方,想留在厂里。

    哪里有那么美的事。

    至于是不是看上四爷了,这个……呵呵……喜欢就喜欢吧。

    反正从来就没缺过爱四爷的姑娘。

    这姑娘得到消息估计是吓着了,打听过消息之后怒气冲冲的找林雨桐来了:“……我不怕告诉你,我就是喜欢金厂长。我爱慕他,我愿意为他停留在这个地方。哪怕只是静静的守着……”

    不得不说,这姑娘挺异类的!

    要是别人敢这样,早被唾沫星子淹死了。她是怎么蹦跶到现在的。

    之前还以为是长心眼,现在看看,怕就是个有背景的二世祖。

    跟这种人你有什么可说的,现实会教会她怎么做人的。她只淡定的表示知道了,然后问她:“还有事吗?”

    云朵上下打量林雨桐,然后高傲的昂起头,一转身,就碰见掀开帘子进来的四爷。她的声音跟带着蜜似的,只觉得金厂长的背后都像是在发光:“金厂长……”他柔柔的喊了一声。

    “唔……”金厂长特别乖的进来,“又下雪,我接你回家。”没看见热情美貌单方面跟他建立里革命的爱情的姑娘,而是冲着他家的黄脸婆来了。替她把毛巾围上,手套带好,然后出了门就背起人跑,还一路跟熟人打招呼,来来去去的人都带着笑看金厂长背媳妇。

    云朵被扔在当场,好些人都扭脸看她,指指点点的,然后这姑娘瘪瘪嘴,捂着脸跑远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林雨桐是笑三呢。

    说起来,比较招姑娘喜欢的四爷,今年其实也才三十六七岁,又保养的比较好,正是比较有男人味的年纪。小姑娘看着他脸红的多了,可像是云朵这样的,真比较罕见。

    这段时间,云朵姑娘高调的厂里人都知道,她爱慕金厂长,能守候在金厂长身边,就是幸福。她当是荣耀的事,可大家只当是看笑话。

    苗大嫂还说林雨桐:“你也把你家那位拾掇的太利索了。”

    还怪我喽!

    这事就跟水里泛起了波纹,除了一方的当事人云朵,谁都没怎么往心里去,过了就水过无痕了。

    可三月份的时候,上面突然空降了一位驻厂代表,主要是指导厂里的生产和学习。

    人一来,就将炮火直接就对准了四爷:“……我们有些同志,要注意自己的作风问题……”

    这可真是六月降雪,比窦娥还冤了。

    四爷直接打断他:“请齐思贤同志将话说明白,这有些同志,指的是哪些同志?”

    齐思贤一愣,跟着就冷笑:“说的是谁,谁应该清楚。”

    “还真不清楚。”林雨桐直接接了话,“还是请你说清楚比较好。明人就不要说暗话,堂堂正正的人,办的是坦坦荡荡的事,也请有些同志,不要把机关单位那一套,拿过来就用。什么指桑骂槐,什么含沙射影,对不起,咱们听不懂!”

    计寒梅就接了林雨桐的话:“林处长这话我很赞同。齐代表,我得批评你。你这个工作态度,我觉得我得向有关部门反映才行。你是带着情绪,带着私心来的吧。没错,之前那位闹的沸沸扬扬的云朵小同志,她的父亲,是你的老上司。可你不能因为个人情感因素,就在这样的场合里随意的开炮。主席都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调查过了吗?没有!你偏听偏信,重私而忘公,这样的态度,怎么能做好工作呢?你这样的态度来指导我们的工作,我持保留意见的态度。”她说着,就砰的一拍桌子:“上级领导也不知道再干什么,简直乱弹琴!”话说完,她冷笑着起身就走,直接来了一句:“散会!”

    把齐思贤一个人给晾在办公室了。

    林雨桐从来没觉得计寒梅这么可爱过。

    不过这次,四爷却真的恼了,回家就冷笑连连。

    晚上的时候,厂里的领导就来家里开小会。

    任副厂长就说:“这家伙就是个拍马屁上位的。最早是在报社做编辑,写过两篇拍马屁的文章,然后一路高升。他来指导生产,他懂个屁!”

    赵平咬牙:“这事,我得向上反映……”

    四爷摇头:“还没看出来吗?如今的局势有点……向上反映?上面顾不上了!”

    计寒梅冷笑:“顾不上也得顾,特殊钢材的事,是小事吗?”

    四爷带着几分沉吟,林雨桐却在给其他人倒了茶之后,替四爷将话说了:“这个人……其实留下来,比打发走要好。”

    打发走这个,还得再派一个来。这个人就是个婆婆,管手管脚。

    可如果再来个精明强干的怎么办?那就不如把这个留下。

    以这家伙表现出来的素养来看,就是个饭桶。他越是顾忌那个叫云朵的姑娘,往后的很多事情说不定越是好办。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四爷……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54.旧日光阴(6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