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55.旧日光阴(6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55.旧日光阴(6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6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55.旧日光阴(6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67)

    这个时候,先不说上面有没有精力管如今这事。就是放在以前, 也不能这么快把人给踢走。本来中原重工在很多人看来, 就觉得像是铁板一块,谁都插不上手。要是来一个踢走一个, 这是干嘛?上面派个人还得由着你们挑吗?愿意配合你们的,你们留下;稍微有点不配合, 你们就踢走?长期以往, 谁都会不舒服。

    所以,林雨桐说的,就是四爷心里想的。

    这个时候,将人打发走了,不是那么一码事。

    道理说透了, 大家都明白了。那么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把这个人留下来,行。可要是叫这么个人去制定生产计划, 执行生产任务, 那绝对不行。

    四爷就说:“人家来不光是管生产, 还管学习。”他就看向计寒梅:“计书记, 思想学习的事,您配合他,主抓。学习嘛,叫他管, 该学还是要学的。”

    哦!几个人就明白了。就是不断的在学习期间制造点小小的事端, 把人拖住, 叫他无暇他顾就是了。

    出来的时候计寒梅又跟林雨桐说:“那个叫云朵的姑娘,你还是要当心。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后果。”

    林雨桐应着,送人离开。

    至于那个叫云朵的小姑娘,直接被端阳给安排到最基层了。文艺宣传队嘛,不到田间地头,不到各个生产大队,这叫最基层吗?

    这一轮转下来,没有大半年,连镇子都回不了。

    很快,齐思贤这一入厂所带来的不愉快,被更多人更大的不愉快所取代。

    这家伙务虚这活,做的非常顺手。每天开会,换着法儿的开会。几乎是所有的业余时间,除了睡觉时间,几乎都被压榨了。就连吃饭也不例外。人家端着个饭盒,到车间,跟工人蹲在车间里,开会,一边吃饭,一边说的口沫横飞。

    要单论开会,反正一直会也不少。叫开就开吧!你说我听,听多少这无所谓,只当打发时间了。可偏偏的,上面有话了,要求政治挂帅!

    什么是政治挂帅?人家有明确的说法的。就是反对工厂奖金挂帅,反对农民工分挂帅。只要精神鼓励,不搞物质刺激。要求大家不靠工资,不靠工分,只靠思想觉悟来促进生产。

    这你说……嘴上不说,大家能乐意不?

    本来工人的待遇,相当不错的。从来不会出现说加班了没有加班费这一说。就是你多干了半天,都能拿到这半天开的工资。只要干满全勤,肯定有奖金。要是超额提前完成任务,奖金还会更多。

    如今完了,你不管怎么干,该拿几级工资,还拿几级工资。

    嘴上不能抱怨,省的人家说你政治觉悟不高。但是私下里,搁在家里,看着日渐稀汤寡水的饭桌,心里能不骂娘吗?

    要是没有齐思贤,这些叫人骂娘的活就得计寒梅去干。

    可如今计寒梅几乎不说话,只陪同了,她就发现,她的人缘好像好了很多。私下她还跟赵平感慨:那两口子心眼就是多,留下这么个人,就是为了专门招人骂的。

    结果招人骂的人,干了件更招人骂的事。

    这家伙来了,也分了一套房子,反正是剩下哪里的,就给分了哪里的,没有挑拣。可他干的这些事,说的那些话,虽然是传达指示精神吧,但把话说的太绝对,也太不过脑子。这家伙头脑一热,在小型的车间会议上,竟然说,要大家只领小部分的生活补助,提议大家不要领工资,为国家俭省,来凸显大家的政治觉悟。

    然后当天晚上,就有人弄了一桶屎尿,给浇在了齐思贤的大门上,那玩意顺着门缝往里流,臭气熏天。

    他当场就炸了,急着出来找罪魁祸首,结果穿着拖鞋在满是粪的地上过的时候滑了一跤,摔的滚下台阶,得了!满身沾的都是。

    这下可委屈大发了,找四爷,找计寒梅,找赵平,要求彻查,要求严办。

    这怎么查?

    你一个外来的,又要砸大家的饭碗,你说,你叫大家怎么对你!就是有知道是谁干的的人,哪怕人家看见的,可人家凭啥说出来?一个个的都恨不能赶紧把这货打发了。

    如今他吵着要查,那大家就都点头:是是是!好好好!

    就这么敷衍着应下了。

    等了几天,还没见动静,人家又找来了。这回倒不是催着叫抓紧查的,而是提议:领导干部该换个住所。

    齐思贤看这些领导像是看一群傻子似的:“……隔着湖的对面,那里多好。为什么不集中住过去了。你们厂当初分房的时候怎么想的?领导跟职工混住,这领导还怎么在职工面前保持威严。这工作还怎么干?”

    大家都不说话,反正都这样了,各家把围墙都盖的老高了,你又叫换房子。这一年到头啥也别干,就拾掇屋子算了。

    再说,当时搬进去大家不会有意见。这就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可如今湖那边人家也安顿好了,你再叫换回来。

    谁不怕挨骂谁去!

    虽然当时大家都反对混住,可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此一时彼一时啊!

    这个时候要是再想住过去,那才真是脑子有坑了。

    但他这么说了,谁都没有说反对的话。计寒梅甚至还说:“……这工作不好做,齐代表是政工干部出身,做思想工作我们都得向您学……”

    要说你去说去,我们不行。

    潜台词是:我们要是行,就不会如今这种住法了。

    计寒梅这么说,谁都没插话,算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齐思贤将每个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当即甩袖而去。没有同事的配合,这工作没法开展。

    许是受挫受的多了,人倒是消停下来了。

    可这人消停了没两天,一夜之间,好似天一下子就变了。

    这个变化几乎是叫丹阳猝不及防。五六月份,正是实验田里的棉花苗生长的重要时期,课堂上已经学不到东西了。班里正上课的都能打起来。开讨论会,探讨这片文章的政治思想性,因为意见不合,相互辩论升级到最后大打出手。好几次差点被殃及池鱼。

    于是,她干脆申请去上实验课,去了学校的实验田。

    然后喇叭里喊着什么无产阶级文化d革命,紧跟着,就是鞭炮锣鼓欢呼的声音,抬头望去,满目皆是飘扬的红旗。上课的铃声掩盖在这欢呼声之下,没有几个人能听到。

    她直起腰上,手里还拿着染上病虫害的棉花叶子,从试验田里出去,一路上都是举着小旗子欢呼着的同学,跟她逆向而行,她急着回教室回宿舍,可大家都奔着校外而去。

    她懵懂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碰上同班的同学,人家塞了一个糊着紫色彩纸的三角小旗子到她手里,拉着她就往出走,嘴里抱怨道:“到处找你,你去哪了?幸好我给你占了一个旗子。快!跟上……”

    她被拉着,手里拿着的本来打算做标本的棉花叶子被撞到了地上,她伸手想去捡,这一扭头,却看到一只脚加上一只脚的踩了上去,最后只留下一团破烂的糊糊贴在地上,染得地面砖成了草绿色。

    她心疼的直抽抽,今儿找的这个标本,特别有代表性。

    李教授安排的作业,她找了几天才找到的。就这么没了!

    她被人群簇拥着,耳边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zd思想……’的歌声,她也跟着大家一起唱,“鱼儿离不开水啊,瓜儿离不开秧……”

    不光是歌声汇成一片,就是人群也像是溪流入海。

    抬眼看过去,乌泱泱的一片。每个岔道口都有人群汇合进来,高举着旗帜,高喊着口号,人山人海。你会觉得,你被裹挟着,顺着人群一直往前走,往前走。你不能四顾,要不然脚会被踩到。你不能停止,后面的人如同浪潮,不动就会被拍到沙滩上。更不能回头,只要走回头路,就会被推到,被踩到脚底下。

    这一天,她都被人群推着,不知疲倦的走着,喊着,唱着,挥舞着小旗子。

    这些同学,他们亢奋着。

    他们在革|命,他们真的觉得他们在革|命。

    回到宿舍,她没顾得上吃饭,脑子里一直想着,这革命,到底要革了谁的命。

    第二天一早起来,吃了早饭,去了教室。教室的人不少,但却没有拿课本的。都在忙着,有的在写大标语,有的在写大字报。

    这些笔墨纸砚是不用自己花钱的。有需要就去政教室拿,那里有专门的政教老师管着。拿了什么只要在登记本上登记并签字就行

    丹阳以为赶着上课,她来的算是早的。可到了教室,看着忙碌的同学,才知道,自己还是来的晚了。

    就听班长在喊:“林丹阳,你怎么才来……赶紧的,你去跑一趟政教处,领一些绳子。”

    绳子?

    要绳子干什么?

    她没问,只问道:“要多长?”

    “越长越好。”教室里不知道是谁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丹阳迷迷糊糊的走出教室,一路上都是走路跟跑似的的同学。每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忙进忙出。一路走过去,她知道班里要绳子干什么了。

    以前贴大|字报的地方,都被贴满了。新的想把旧的遮挡住,这是不行的。这东西是有时效的。不贴够时间,不许遮盖住。那别人想贴怎么办呢?就得另外找地方。墙上贴不上了,就挂起来。一条条绳子横空出现,或是绑在树上,或是绑在窗框门框上,只要能绑上的地方,都行。横的竖的斜着的,上面是大幅的纸张,黄的红的绿的紫的白的,各种的颜色,迎风招展。

    等丹阳到政教室,好容易要了一卷子麻绳出来。想回教学楼就不容易了。好些人都在外面看d字报,所以,通往教学楼的这一路走的并不顺畅。好容易挤过去了,教学楼的正门却进不去了。

    正门关起来也贴上了d字报,丹阳扫了一眼,好像是说要停课闹g。

    她的嘴动了动,想说一句:学生不上课,就是g 了?

    但她的话还是没说出口。打小,父母叫教育她,叫她知道谨言的重要性。

    人说祸从口出,所以先学谨言,才能说慎行。

    而爸爸总说,谨言比慎行难多了。

    是啊!不管什么事,做永远比说更难。说话,就是上下嘴皮子不碰,可这惹祸的根源,恰恰就是这嘴皮子。

    正门进不去,她绕道侧门,回了教室。然后一言不发帮着绑绳子,帮着将自家班里的d自报给挂起来。

    挂起来之后,一扭脸扫了两眼就发现,好几份报的下面署名都有她的名字。

    边上的同学发现了她的异样,就笑:“知道你忙着帮大家做后勤服务,没顾上写,没关系,大家都愿意多一个署名的。”所以好心的同学模仿了她的笔迹,在上面署名了。

    她嘴角动了动,然后笑着点头。是几份支持拥护文化d革命的言论,她啥也不能说。

    当天晚上,她就装肚子疼,结果就是第二天,学校准假,允许她请假回家。

    可到了家附近,看到的情景跟在学校看的也差不多。不断的有工人从厂里涌出来,敲锣打鼓的往前走,看那方向,应该是朝市里去,游行去的。

    还有些妇女同志,专门挑着水桶在路边,给革|命的游行队伍送水。

    “爸……就这样……”这样看着他们不上班的游行?

    她回到家,见了他爸,第一句就这么问了一句。

    不这样能怎样?

    下车间干活,工资不会多拿一分。如今都闹geing去了,也没什么工资这一说了。真叫齐思贤说着了,只给生活补助,没有工资了。

    这生活补助,连工资的一半都不到。

    年轻人,不拖家带口的,那点钱够生活。这不用干活,那一半工资,他们就觉得不错。跟着闹g去了。不管真g也罢,假g 也罢,反正是不用干活,出去转转也没啥。

    而拖家带口的人呢,就寻思着出去找活干赚外快养家糊口了。没工夫跟着年轻人闹。

    于是,愿意下车间的就不多了。去了的也多是应付差事了。厂里的情况,跟基本停摆也差不多。

    这种洪流,是任何一个个人都没法阻挡的。

    这边还没反应过来呢,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革命群众自己成军,还自封了司令。

    而这个司令还是个老熟人——范云清!

    她不知道是怎么一下子窜上来的,总之,她现在是这一片的头头。他们成立了一个叫‘丛中笑’的战斗军团,而范云清是军团司令。

    林雨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她跟四爷对视了一眼,没有人比这个人上去更好了。

    别人都有一腔热血,靠着这么一股子冲劲往上冲。可范云清可不是这样的人,她懂的顺势而为,懂得权衡利弊。跟这样的人,在这样的背景下,是可以合作的。

    知道这个人冒出来了,四爷和林雨桐倒是不用着急了。甚至之前准备下的很多方案,都不需要了。

    按照往后的发展,四爷和林雨桐这样的,就属于反|动权|威,属于资|产阶级当|权派。肯定是要被批|斗,甚至是被拉下马的。四爷原本的计划,是找铁蛋许强这样的孩子,直接塞到h卫兵里去,而厂里内部,自己先分出两派来,这个戏得唱下来,给那些只有一腔热血的青工们带带节奏,这事就好歹还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之内。

    可如今范云清这么一出来,事情反倒是简单了。

    因着对范云清的了解,知道这个人在这个年月里能掀起什么风浪。也知道她要存心想庇护谁,那便是一定能庇护的了的。

    更何况,范云清是一个懂的留后路的人。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运动,她太知道任何运动都不可能长久。所以,她懂得怎么去给自己,给她的家人和孩子留退路。

    报纸上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一出来,林雨桐就知道,不能再等了。真要算起来,自己和四爷也算是人家眼里的‘牛|鬼蛇|神’。

    范云清这两年,见老了!头发留的很短,还梳成大背头,带着一副黑框的眼睛。这个打扮,怎么说呢?猛地一看,像是jq。

    如今,她住在一所中学的老师宿舍,是个大套间,外面沙发茶几的摆着,里间什么样,林雨桐也没进去,看不见。不过外间,瞧着收拾的很利索,很干部!这个时候,天已经热了。范云清的房间,开着门,她站在门口,就能见里面的情形看的大概。

    范云清穿着一件白色的的确良短袖,别针将后袖章别在短袖的袖子的最下端。她低着头像是看什么文件,手里拿着钢笔,还不时的抬起手扶了扶眼睛,像是看不清楚。

    林雨桐过来的时候,她的房间门口是没人的。久久等不到对方抬头,林雨桐刚想出声,结果一个年轻又严厉的声音呵斥了一句:“你!什么人?在司令门口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林雨桐淡淡的朝小年轻看了一眼,回过头来范云清已经抬起头来了。她的眼睛可能有点远视了,将眼睛向下压了压眼睛翻着看林雨桐。

    两人就那么对视了三秒。

    范云清脸上的表情如同破开的冰面,冷硬的脸上绽开笑颜,“是妞妞啊……快进来!”说着,就收了笑,对门外的小年轻摆摆手:“你去忙吧!这不是外人。”然后又招手叫林雨桐,“赶紧进来!叫我看看……”

    林雨桐进去,笑着叫了一声:“范……司令?”

    “嗐!”范云清一眼的一言难尽:“别提这个,先坐。我给你倒茶!”

    她又是泡茶,又是拿草莓甜瓜的,极尽热情:“这几年,晓星怕是没少麻烦你。我都不敢想,要是没有你……没有你们,晓星那丫头该怎么办。说真的,我现在觉得特别感恩,得谢谢老天爷,叫你跟你娘她们活着。要不然,真是不敢想。”

    林雨桐没接这话,只笑了笑。

    范云清也不以为意,又说起了林百川:“是旧伤又犯了?”

    “是!”不管范云清信不信,从林雨桐嘴里说出来的,只能是这么一种答案,“不过,如今这局势,我也很长时间,没去看我爹了。”

    范云清沉吟了一瞬:“那就暂时不要去。这也是对你爹的一种保护。叫人忘了那里……就再好没有了……”

    看!她还是这么贴心,永远只站在你的角度为你着想。真的!要是跟她相处,很难让人将她定义为一个坏人。

    范云清朝外看了看,然后起身:“天热,咱们出去……散散,边走边说。”

    这是知道自己过来是有事,想找个说话方便的地方。

    林雨桐客随主便,两人在学校的操场上,转着圈的走。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不是有非登门不可的原因,你是不会登我的门的。”范云清的眼里露出几分怅然来,“说吧!咱们之间的渊源,深的已经掰扯不开了。有什么话就直说。”

    林雨桐静静的看她,没说其他话,却从兜里掏出一根金条来递过去:“这个……您该认识?”

    范家的金条,是带着印记的。范云清只一眼,就认了出来。丢失金条的惶恐已经过去了,如今就算是在说当年的事,没人关心说,也说不清楚了。她不忌惮这个,也不怕那件事再被翻出来,她忌惮的是拿走金条的那个人能窥伺一切的本事。

    她脸上惊愕了一瞬,随即,又很好的隐藏了起来。她尽量叫自己的语气平和:“你……从哪里得来的这个?”

    “你放在厕所的横梁上……”林雨桐开诚布公:“我自己取下来的。”

    范云清刷一下就抬起眼睑,怔怔的看过去:“你……?不可能!”

    不是有一定的专业素养,是不可能做的天衣无缝的。

    林雨桐可能是比一般人聪明,但再聪明,也是生在乡下,长在乡下的一个乡野出身的小姑娘,怎么可能?

    “你不信?”林雨桐笑了笑,“那要不试试?”

    范云清就抬眼跟林雨桐对视,只这一眼,她信了。

    这是一种直觉,这种直觉叫自己躲过很多次危险,她信这种直觉。

    继而她失笑:“怎么会?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

    这就是一种试探。试探你,探你的底,想知道你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底牌。

    林雨桐摊手:“没有父亲庇护,孤儿寡母要在乱世里活下来,谈何容易?”

    范云清就闭嘴了:是!是可能什么样的困境都能遇上。她能练出比旁人都机警的性子,没有别的,就是一心想要活下去。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动力更激励人。而逼着一个孩子成长为这样,是因为她没有父亲。那么她的父亲呢?她的父亲以为她们死了……这一切的又绕回原点,这个孽还是自己造的。

    “我是个无神论者。”范云清说,“但这一刻,我真觉得像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说完,就收起了那种怅然,“找我来,特意告诉我这个,是想叫我做什么呢?”

    “不是想叫你做什么。”林雨桐看她,接着道:“而是想提醒你,该做什么!”

    范云清在原地打转:“你怕你们夫妻受到波及。”

    “如果不想被波及,我有的是办法不被波及。”林雨桐笑了笑,“比如揪出一些很多人都不知道的蛀虫。其实,以人治人,以人斗人,就如同下棋。遍地都是棋子,只要有棋子可用,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如果只是想要自保,我也不会上门来了。”

    范云清就越发的沉吟起来:“你也觉得……这运动不会长久……”

    “虽是人定胜天,但这人也是有天数的。”林雨桐就说,“帝王总是喜欢万岁万岁万万岁,可也没有谁真的敌得过时间……”

    范云清的眼睛就眯起来了,她朝天上指了指:“……老人家今年确实是高寿了……”

    七十古来稀了!

    林雨桐就看她:“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

    范云清收敛心神看她:“什么?”

    “至今受你接济过的人,还感念你的好呢。”林雨桐叹气,“这几年在采石场,其实,你也并未受多少苦……”

    这是说嘴佩服自己留退路的本事吧!

    “我知道,都是这些人在背地里帮了我。”范云清带着几分感慨,“要不然,我也抗不到现在。”

    “过去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想要了了也容易。很多人说你是好人,也有很多人说你坏人,你努力的想做一个好人,可是背后却总有坏的影子。”林雨桐带着几分感叹,“这个时代,许是最坏的时代,但对你而言,也许就是一个最好的时代。阴谋家,野心家在这里有生存的土壤。你可以释放你的天性去做一个表面上的坏人,可只要稍微伸一把手,你的这点善意,在这样的背景下会无限放大。等天空放晴了,那些回报回来的善意所散发出来的光辉,能遮掩掉所有的阴暗……”

    这是说,保护需要保护的人,像是以前一样,留一些余地,留一条退路。那么自己的这一番起复,就不是随着运动的发展而潮涨潮落,而是会一跃而起,不可估量。

    说实话,她动心了!

    不光动心了,而且心潮起伏,血脉奔涌。

    像是又回到了那个年代,她活跃在敌人的心脏,每天与死神擦肩而过,却做着永远被称为是正义的事。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浑身上下充盈着一股子斗志,“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吧!”

    事实上,找范云清真的找对了。

    丹阳学校的老师一个个的被揪出来批|斗,就连一一五都没能幸免。

    可偏偏的,中原重工,因着有特殊钢材,因着有国家的保密项目这个由头,厂里的技术专家和骨干,都没有受到冲击。不仅没有受到冲击,范云清还从一一五调拨了一批枪支弹药给中原重工的保卫处。人家在大会上说了:不管什么g,国家利益都是至高无上的。落后就要挨打,为了不挨打,一定要誓死保护军|工单位和军|事秘密。

    当然,中原重工也不是一点代价都没有付出。中原重工的农机实验基地,也就是厂里自己人说的那个农场,改为劳|改农场。

    陆陆续续的,会送一些‘牛|鬼蛇|神’前来改造。

    这里面有比较出名的唱戏的名角,有著名的学者教授,有很多学术方面的专家,还有些是高校的老师。

    农场的其他工人,全都调出来,安排再采矿场选矿厂之类的地方,而把农场里面给清空了。负责这里看守任务的,是范云清派来的。

    范云清把以前在一一五的技校上过课的一个孩子派来了。当然了,当年那是孩子,如今可不是孩子了。都已经是大小伙子了。这小伙子跟端阳的关系不错,也不能跟没有两人不在一块上班就疏远了来往。这小伙子叫李有财,他私下见了林雨桐和四爷就喊叔婶。背着人的时候跟林雨桐说:“婶儿,我这边几百号几百条枪呢。如果有人敢跟叔扎翅,一个电话的事。”他朝里面指了指,“我心里有数着呢,不会太过分。”

    不过分就好,该劳动还得劳动,该干活还得干活。但都是普通人的普通工作量,并没有太难为里面的人。

    这就行了。

    像是李有财这样的假造|反派其实还是不少的,像是许强。这小子就是一标准的jia造f派。如今林雨桐和四爷都成了资产阶级当权p,不过是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没被打倒罢了。但其性质是没有变的,该学习的时候还是要学习,该写材料的时候还是要写材料。因着这个,那自家的孩子,自然就属于资产阶级的bao皇派。

    革|命无罪,造f有理嘛。跟bao皇pai,这是两个阵营!

    许强想要端阳说话,这都得偷偷的,不敢叫人看见。也不敢上林家来,林家两边的邻居,人家孩子都是红小jiang,被看见了可不好。于是,都先走家门口过,过的时候就在外面唱歌。唱敬爱的主席,端阳听到歌声了,就出去。到原来的老家属区汇合。大家偷摸的在那地方见面。

    今儿许强找端阳,结果把朝阳给招来了。

    “你哥呢?”怎么你小子来了。

    朝阳摇头:“怕你有急事,我跟来了。他去哪了我也不知道……”说着就问,“找我哥啥事啊?见面也不方便,有啥事我转告不一样吗?”

    也行吧!

    “我们准备去b京,你去不去?”许强低声道:“火车免费,生活补助国家给发。一路想去哪去哪……”

    朝阳眼睛一亮:“去啊!去!啥时候走……”

    两人约定了时间,朝阳回去就征求父母的意见:“如今都不高考了,也都不上课了。刚好啥都是免费的,到处都是人……出去了谁也不知道谁是谁,我想出去看看……”

    孩子总要长大,总要扑腾着翅膀出去的。

    如今……确实也是个机会。至少人身安全上,只要不是脑子抽了作死,那是没事的。林雨桐给把钱和粮票带上,叫他每到一个地方争取给厂里的办公室打个电话报平安。就算是应了他出门的事!

    朝阳还想着:“跟着我哥,应该没事。”

    可端阳去不了,他说朝阳:“要不你等我一段时间,等我把这边安顿好了,再陪你出去。”

    那还是算了,我自己也行。

    端阳以为朝阳会等他,结果朝阳第二天就出发了。

    给端阳气的,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

    林雨桐就说:“你忙你的,别管那小子。”他也该长大了。

    人都走了,不放心有啥用呢。

    端阳急的冒火:“宋璐家也出事了……”

    肯定的!他们属于最先被波及的。

    端阳后怕:“幸好姥爷他……病了!”

    可不是吗?

    像是宋璐,如今就抓瞎了。只知道家里出事了,可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她也不知道。家里人都分散关在哪里了,她更加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之前家里的警卫想办法打过一个电话来,只有一句话:千万别回家。

    可是不回家,能去哪?

    宋璐只觉得走在路上,一个个看她的人眼神都不一样了。

    怕了吗?

    她真的怕了。

    跟她接触过的,唯一态度没有变化的就是林端阳。

    宋璐说:“我能信你吗?”

    从来没有用林百川的名声当依仗的端阳,这一次先说了:“你能信我。我姥爷是林百川。你是谁家的孩子,我……如今也知道了。”

    一说林百川,宋璐整个人都松懈了。浑身几乎瘫软到地上,“是林家……”坚强过后,所有的脆弱都涌了上来,“能带我见见林爷爷吗?”

    端阳将人扶起来:“先跟我回家。事情还不到最坏的程度。”

    等到了林家门口,端阳没开口呢,宋璐先说话了:“之前我说的……见林爷爷的事,只当我没提过。刚才,我是太激动了,也太失礼了。如今,不见林爷爷,才是最好的。这事,千万别跟阿姨提……”

    在里面正要开门的林雨桐听了一耳朵,不由得就点点头。

    端阳喜欢上这姑娘,不是没有道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55.旧日光阴(6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