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61.旧日光阴(7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61.旧日光阴(7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7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61.旧日光阴(7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73)

    雨倾盆而下, 半下午的时候,天就阴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端阳接了丹阳回来,送进家门又得回卫生所那边去。林雨桐就说:“今晚上这雨太大了,情况有点不对。你赶紧回去,把你媳妇和宋家的俩孩子都接过来, 那边的房子再是不旧,可到底是草房。”

    是啊!端阳也是想到这个了。

    “我这就去。”端阳应着, 就从家里又拿了雨披,再一次走了。

    丹阳去洗热水澡,林雨桐和骄阳就帮着收拾屋子。朝阳的屋子还给朝阳留着呢,甚至里面换成了双人床。朝阳这边呢, 折叠的沙发支开, 是一张床,另一边的柜子是组合的,把上面的那一层取下来跟第一层的柜子拼起来,就又是一张床。一个房间睡三个小子, 完全睡的下。拿出新被褥给铺上,就行了。

    三层楼每层都有卫生间,也都能洗热水澡。这么住着, 也没什么不方便。

    结果这一去,两口子带着宋桥和宋远来的有点晚。

    “得给药柜子那些东西上棚上防雨布。”宋璐带着笑, “来的晚了。”

    再晚四爷就准备过去看去了。

    林雨桐就问:“都收拾好了?”

    “好了!”端阳说着, 就又想起什么似的:“隔壁苏家的奶奶带着援华他们去农场了, 我姨和姨夫过来接了, 说是去了我姨夫的办公室了。”

    山上也不好住了,电闪雷鸣的,住在山里不是啥好主意。家里也是草房,怕漏雨。反倒是农场的房子,都是砖瓦的好房子。苏瑾有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一家人暂住是够的。

    端阳做事比一般孩子周到,自己没叮咛,他就把心都操到了。

    果然,就听到端阳说:“我顺道把潘大叔送苗叔家了。”

    应该的!

    那这就没什么可操心的了,“赶紧带着你媳妇洗洗去。叫俩孩子上三楼洗,你跟你媳妇用二楼的吧。”

    丹阳披散着头发,手里端着姜汤:“我把汤给热着呢,洗好了就下来吃。”

    衣服啥的没带,林雨桐把自己的衣服给了宋璐两身。又有朝阳的衣服给宋家的孩子穿,家里放着端阳的衣服,所以住过来一点也没有不方便。

    唯一不好的就是,一下雨,就停电。天阴沉沉的,只能点着蜡烛照明。

    黑漆漆的,想做点好饭吧,这灯光条件也不允许。就是熬了点稀饭,油炸馒头片,凉拌了几个菜,凑活着就是一顿饭。

    对自家的孩子来说,这饭就是凑活。可宋家的孩子,自从离开家,就没吃过油水这么大的饭菜。谁现在还舍得吃油炸的东西啊?

    俩孩子也当是因为他们在呢,所以姐夫家特意做了好吃的,还有些不好意思。

    林雨桐心说:倒是疏忽了,端阳再是能干,能弄到的油啊肉啊,都是有数的。怪不得这孩子这段时间瘦了呢。

    心里还寻思着过段时间想办法给弄点油过去。

    一家人正吃晚饭呢,雨打的窗户噼里啪啦的,而屋里却一片黯然和温馨。

    宋璐真觉得,这一回来,心里就踏实了。像是这风雨飘摇的世道,给了他们一个能安身和安心的港湾一般。

    晚上躺在满是馨香的崭新的被子里,“真就觉得跟我爸我妈还在世一样……你说怪不怪?”

    端阳正要说话呢,就听的‘轰’的一声,声音像是极远,又像是极近。

    他曾的一下坐起来:“坏了,这是哪里泥石流了。”

    而且离的不远。

    端阳就披着衣服起来,叫宋璐睡:“你睡你的,我下去看看。我怕爸要出去,这么晚了,我不放心……”

    可宋璐哪里睡的下?跟着起来,出来的时候小叔子和弟弟都出来往楼下去。

    四爷拿着手电,跟林雨桐打算去院子里看看的,见他们都下来的就说:“都回去睡去。我们不出门。”

    矿山那边应该不会轻易发生泥石流才是。容易发生泥石流灾害的地方,是通往城里的公路边上那一段。斜坡高崖,光秃秃的土层,水这么一泡,可不就冲下来了。

    这地方真要塌了,对厂里没有直接的损害。但这阻隔了公路,也是麻烦事。

    那个地段,又是这样的天气,路上应该没人才是。

    所以,如今也只能看看,是万万不敢马上就去想办法疏通的。就怕二次塌方。

    开了门,外面黑漆漆一片,只有风声雨声,再没有什么声音了。两人只能回来,睡吧!明儿看看情况再说。

    他们是能睡的着了,可有人睡不着啊!

    年丽华站在三楼的卧室里,从这里能看到外面的巷子。她盯着巷子,不时的用手电照一下,希望能看到想看到的人,但是一直等一直等,也不见人。

    齐晓天就说:“下这么大的雨,我爸肯定在办公室歇了,这还用问。”

    “路又不远,怎么就不能回来了?”齐小云就哼了一声,“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都看见金厂长回家了。”

    是啊!别人能回家,他怎么就不能回家呢?

    年丽华心里不高兴,之前还担心男人回来敲门,自己和孩子在家听不见。外面又是风又是雨的,别说是敲院子的大门了,就是敲房子的大门,他们在卧室只怕也未必能听见。如今想想,人家都能回家,怎么他就不能回家了?

    心里有气,就说俩孩子:“早点睡去吧。点灯熬油的,蜡烛就不是钱买的?”

    然后两孩子踢踢踏踏的下楼睡去了。只留下年丽华自己,在家里憋气。躺下之后,也睡不踏实,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的,也做梦,梦见孩子他爸跟个年轻的女人,也看不清那女人的脸。

    早上起来,风住雨歇。不过天还是阴沉的。

    一早起来,李奎就来家里了,“今早上才接到通知,说是昨儿有个zedong思想宣传队来了咱们厂,说是预计昨儿赶在晚上能到,可到现在没见人,怕是昨儿陷在半路上了。”

    他的语气焦急,看得出来,他是真急了。

    想起昨晚的疑似泥石流塌方,显然,他也想到了,猜测到了地质灾害的地方可能是公路边上。

    四爷就说:“别慌……这种接待的事情一直是齐主任做的,先找他……”

    要是万一给压在下面了,这一晚上过去了,人肯定是遇难了。你着急也没用。要是没被压在下面,那就是在车上呆了一晚上,虽然路走不通了,车也开不动了,但只要人没事,迟半天早半天的,意义都不大。

    关键是这种宣传队吧,人家不鸟当|权|派。

    不过到底是出事了,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奔着厂里去了。

    李奎急着找齐思贤,到了这边的大楼里,先问办公室的这些干事:“齐主任上班了没有?”

    孙十一拿着拖把在楼道里拖地,他面无异色的摇头:“不知道啊,也没见人。不过办公室的门没锁,要不李主任你去看看……”

    李奎正要去敲门,然后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一身干爽整齐的齐思贤就从办公室里出来了,顺便把门给带上,问道:“什么事?”

    李奎着急,也没发现齐思贤动作上的小心,就赶紧把事情说了,静静的等着齐思贤的安排。

    结果齐思贤只时候:“你先等等……”

    “救人如救火,怎么等?”计寒梅从外面进来,风风火火的,“赶紧的,组织人手,迅速去救援,这事半点耽搁不得。”

    齐思贤犹豫了一下:“……我进去拿雨衣……”他小心的退回房间,然后把门又给关上了。

    进去之后,靠在门背后,吓的直喘气。

    云朵从内室探出头来,小声叫了一声:“齐叔!”

    齐思贤赶紧摆手,叫云朵进去。

    云朵却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的还是齐思贤的衬衫,衬衫挂在小巧的小姑娘身上,有几分别样的风情。男人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领口就显得非常大。姑娘家觉得自己扣的非常严实了,可却不知道,露出来一截雪白的脖子和脊背,尤其是那低下头的那一瞬间,叫人止不住的怦然心动。

    下身穿着男人的裤子,肥大的很,腰上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反正裤子得挽起来,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脖子和一双白嫩的小脚丫。

    昨晚,小姑娘就是换上这么一身衣服,披散着头发出来的。她手里捧着另一套赶紧的衣服出来,说:“齐叔,你赶紧也缓缓吧。对了!你的内裤放在哪里,我没找见……”

    当时,气氛一下子就不一样了,两人之间就跟着了火一般。

    小姑娘蹭的一下钻进房间,并把里间门给关上了。

    他呢?好半天才平息下来,然后换了衣服。虽然一个劲的跟自己说,那还是个孩子,可穿着宽大的衣服也遮挡不住的玲珑的身段和纤细的腰肢,无一不说明,这孩子,已经长成了一个女人。

    没多大工夫,这孩子又出来了,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想会宿舍去……”

    齐思贤敏锐的觉得,这孩子跟自己说话,头一次没有叫‘齐叔’。

    他的心跳的非常厉害,就说:“雨这么大,留下来也没关系。你要是觉得我在你不方便……我去隔壁的大办公室凑活……”

    云朵却说:“不是……不是……是我……是我想去厕所……”

    “啊?”齐思贤不知道自己是没听见还是故意装着没听见,带着疑问的语气这么问了一句。

    然后小姑娘羞涩的声音传来:“我想上厕所了……”

    齐思贤就说:“那我陪你去……”楼道里有厕所。

    可惜,门怎么拉都拉不开。

    是哪卡主了吗?

    他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也没做太多的尝试,顺手就把门边的脸盆递过去:“拿进去用……”

    “那怎么行?”小姑娘羞涩的,感觉浑身都该是红的。

    “我不嫌……”非得塞过去了。

    小姑娘尿完又出来了,他直接接了盆,站在窗口把尿泼出去了,又把盆伸出去放在雨里,接了雨水涮了一下。

    这一来一回的,两人之间不那么尴尬了。门打不开,也没有蜡烛照明。彼此就这么坐着,说话。

    小姑娘说她小时候父亲经常不在家的事,说她羡慕别人家都有爸爸,说她爸爸不那么喜欢她,嫌弃它。又说小女孩才有的心事,说他喜欢金厂长,说金厂长一看就叫人觉得有安全感。

    他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说了一句:“我也有安全感……”说完又觉得不妥当,赶紧补充说,“你把叔叔当爸爸就行……”

    小姑娘嘀咕了一句什么他没听的太清,像是在说:“你又不是爸爸。”

    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连饥饿都饿了。

    两人说累了,就坐在沙发上趴在茶几上随便睡了一觉。许是睡的晚了,所以起的晚了。起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走动了。齐思贤试着拉了拉门,门轻轻一拉就拉开了。云朵就用一种‘果然是你想把我留下来’的眼神看着他。

    他都不能解释,只‘嘘’了一声,这么叫人发现,可就说不清楚了。外面楼道里,有人一直在拖地。

    以前觉得孙十一这小子还行,勤快,啥活都抢着干。这他现在第一次觉得,这太勤快也有点不好。这小子把楼道拖了一遍,又一遍,再一遍,外面是泥地,进来的时候脚下就不可能他赶紧。踩脏了他就拖,再脏了再拖。要是能出去,他都要骂了:你是不是蠢!要照你这么拖下去,上班什么事都不用干了,你就在楼道里拖地算了。

    结果死等等不到这小子走,正想着把这些小子都打发了,好叫朵朵偷着离开,谁能想到李奎又来了。来了就来了,来了就找自己,还是十万火急的事。这么哈没打发利索呢,计寒梅又来了。

    齐思贤把门关好,然后跟云朵低声道:“你进去,把你的衣服换上。穿着你的衣服出去,谁也不能说什么。要是有人问你,你就说早早的就过来给我收拾办公室了。明白吗?”

    明白!

    办公室都是秘书收拾的,这个理由成立。

    云朵点头,轻手轻脚的往里间去了。

    齐思贤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公文包提上,正准备出去,就听到李奎的声音:“嫂子,这么早就过来了?”

    嫂子?

    叫谁呢?

    结果听到自家老婆的声音:“是啊!老齐一晚上没回去,晚饭都没吃……”

    计寒梅看看她手里的雨披就说:“齐主任办公室没雨衣吗?那他说进去拿雨衣,这半天功夫了……”

    年丽华面色一变,在齐思贤急着开门要出去的时候,她砰的一声将门推开了。

    计寒梅和李奎不知道什么意思,就看向两口子。从办公室探出头来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那两口子一个门外一个门内,彼此对视着。

    齐思贤理亏气虚了,眼神先躲闪了。

    多年的夫妻,哪里看不出他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她一把推开齐思贤,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踹开里间的门。

    里面,云朵正在换衣服。所以,身上几乎是没穿的。而地上床上,乱七八糟的放着男人和女人的衣物。

    云朵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赶紧跳上床拉了被子盖在身上。可该看见的都看见了。

    年丽华指着床上缩着的那一团,浑身都颤抖:“……我就说嘛,这么一点路,别人都能回家,就你回不来。我还当是为了啥事呢?闹了半天,你果然跟她在一起。”说着,就‘呸’了一声:“腌臜的玩意!什么侄女,什么晚辈,说出来也不怕打嘴!谁家跟晚辈能折腾到床上去。你可要点脸吧!”

    这话可就难听了。

    齐思贤铁青着脸,刚才的气虚被羞恼所取代,想也没想就抡出一巴掌去。

    这一巴掌打出去,年丽华就还手了:“你为了她打我?”

    生儿育女,同甘共苦这么些年了,所有的委屈一时间喷薄而出。她伸出手就挠了对方一爪子……这么多人看着呢,齐思贤伸手挡了一下,结果把人给推出去了,他本能想伸手去拉,可年丽华将他的手一推,一句:“不要你假惺惺……”没说完,人就朝后倒去。

    这一摔,将年丽华所有的理智给摔没了。

    她翻过身,能抓住的只有床上的被子。拉开被子,上去就对着云朵拳打脚踢:“贱|货……你得多缺男人,才这么爱找别人的男人……”

    里面闹成一团,外间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年丽华还拉着云朵要出去叫大家都看看,齐思贤怎么肯?说了几遍:“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可惜年丽华根本就听不进去。

    还是计寒梅把人彻底分分开,“都不要打了。你们的私事先放在一边,还有大事要处理呢。”

    可齐思贤哪里有功夫去处理什么大事要事,只说了一句:“这事大姐叫金厂长安排吧。我这边有点误会……”

    计寒梅就要走:“那也行。你慢慢处理,然后给组织一份报告。”

    一见人要走,齐思贤先不干了:“大姐,你可不能走。这事得有个有威信的人处理才行。年丽华同志,这会子听不进去我说的话……”

    计寒梅冷着脸:“你不出面,我再不出面,你觉得合适吗?”她问了一句,就又道:“要找中人,也行!这事得女人来,你不找妇联主任,你找谁?”

    对!对哒!

    这时候,她想起林雨桐不管是人事处的处长,还是厂里的妇联主任了。

    赶紧叫外面的干事,随便一指,就指向了孙十一:“你去……找林主任……”

    所以,林雨桐才把塑料薄膜弄开,就有人上门请了。

    职责内的事,那是得管。她换了衣裳,穿了雨鞋,带着雨披就走了。

    孙十一一路的跟着。林雨桐认识这小伙子,知道这是将兄长别在胸前肉上的人。听宋璐说,这小子身上的伤,到现在都没好利索呢。如今天热,外伤没那么容易好。要是能一直露着还好点,关键是还得每天穿的整整齐齐。伤口贴着纱布,外面穿上衣服,不影响正常干活,可想而知,那么摩擦来摩擦去的,伤口得成了什么样子。

    这小子,有一股子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

    计寒梅叫自己去呢,说是妇联的事,但是妇联具体的啥事,她真不知道。路上就问孙十一呢:“……知道什么事吗?”

    孙十一就赶紧说了:“……齐主任跟云秘书在办公室……我去的早,到的时候一直在楼道里拖地,也不知道办公室有人。后来李主任找齐主任……齐主任说回去要拿雨具……然后齐主任家的婶子就去了……是来给齐主任送雨具的……计主任就说没雨具为什么拿雨具拿了那么长时间……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齐主任家的婶子就冲进齐主任的办公室去了……然后两人就打气来了……又发现云秘书没穿衣服在办公室的里间……”

    一段话说的,这个主任那个主任的,听的林雨桐脑袋晕。

    他说完了,她好不容易听明白了。然后就更不懂了。

    这齐思贤要是跟云朵真有什么,在办公室偷情不奇怪,可是奇怪的事为什么两人不赶紧分开。还能拖到上班时间,叫人堵在办公室里?

    等到了地方,云朵已经穿上衣服了,躲在齐思贤背后。计寒梅见林雨桐来了,就低声跟林雨桐说了几句,然后也去忙去了。

    计寒梅说的就是她所看到的,剩下的由着林雨桐去处理。

    林雨桐一进去,年丽华就哭了:“林主任……叫你看笑话了……”说着,掏出手绢擦了鼻涕,就指向齐思贤:“他……他是丧了良心了。”

    多能干的女人,遇上这事,收到的打击都是一样的。

    林雨桐摆摆手:“你先别哭,听齐主任说嘛。齐主任一直把云秘书当晚辈,万万不会做出过分的事的。”

    “都叫我堵在被窝里,还说没事?”年丽华坚定的认为,事情不简单,齐思贤干净不了。

    齐思贤脸都绿了,自己伸手把脸打的啪啪响:“你就是这么看我的?我跟你过了半辈子,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说着,他就跟林雨桐解释,这种时候,他没隐瞒,只把内裤、尿还有谈心的那一段省去了,剩下都说了。

    可这么说也没用啊?

    年丽华又不傻,就问了:“你这里又没有女人换洗的衣服,你为什么要带她来?从厂门口带你这边的办公室,跟到她的宿舍,远近差不多。她明显能自己回宿舍的,为什么跟着你过来了?你怎么解释?”

    是!这没法解释。

    齐思贤应着头皮:“我给她挡雨,我只顾着想自己的地方,这不是带错了吗?”

    虽然这话没有说服力,但姑且真当如此吧。

    年丽华也不纠缠,就又问:“那就算带错了,披上一件衣服不能回她宿舍吗?是有十里还是有八里,就真回不去了?”

    这不是换了衣服,就出不去了吗?

    齐思贤指了指门:“门卡主了,当时没打开!”

    “那今早是别人帮你们把门打开的?”年丽华又问。

    “今早又能拉开了!”齐思贤真觉得自己说的是实话,为啥这女人就是揪着不放呢。

    也不是年丽华揪着不放,这话说出去谁都不信,林雨桐自己也不信。

    联系到齐思贤说的,看到孙十一一直在走廊里拖地,她就明白了,门拉不开的事,必然是孙十一干的。要不然,他有什么理由,一直拖地一直拖地呢?

    她的视线又撇过云朵,看身形也走动的姿势,这应该还是个姑娘。

    齐思贤最近气焰又有些嚣张,这件事能叫他的气焰暂时压下去就行了。真要是非把这两人弄成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齐思贤下去了,不还会派人来吗?

    这不符合中原重工的利益。

    因此,她就实话实说:“云朵跟齐主任之间应该是清白的。”说着,就指向云朵,“她还是个姑娘。这个……要是不信,可以叫大夫给看看。”

    婚前检查就有这么一项,这也不是说出来特意羞辱人的。

    年丽华就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信。

    林雨桐就哭笑不得:“你到底是想证明你家齐主任是有事还是没事呢?如今证明没事了,怎么你又心里过不去了呢?”

    年丽华就闭嘴了,扭脸只冷哼:“就算没那个啥……可是心里呢?他要是心里没猫腻,他能把人带回来。为啥当时一进厂不把人送宿舍呢?”

    对的!

    问题就是这个!

    哪个女人都会这么想!

    事实上,齐思贤只怕心思也不单纯。

    这跟刺埋下了,要是齐思贤行的端走的正,这点误会迟早会解除的。要是齐思贤自己走不端正,这根刺迟早都会再出头的。到时候想怎么抓他的把柄,就怎么抓他的把柄。想在厂里扎翅,从今往后,只怕是不能了。

    事就是这么个事,林雨桐把事给断明白了。齐思贤感激的什么似的:“……没想到啊林主任,您可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说着,就拉云朵,“快跟林主任道谢,要不是林主任……你……”他叹了一声,就狠狠的瞪向‘罪魁祸首’年丽华,眼里的意思是:你差点毁了一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

    年丽华却看着他拉扯云朵,牙都快咬碎了。

    林雨桐笑了笑,这三个人,是飚上了。

    她摆手,直接告辞。

    孙十一把林雨桐往出送,直到楼道门口,林雨桐才道:“小孙可真勤快。以后要继续保持才好。行了,不用送了,回吧。”

    孙十一嘴上应着,可等人走的远了,他才反应过来:人家这是在提醒自己,要拖地就保持拖地,要不然,这里面的猫腻谁都看的出来。但同时,也是警告自己,别耍心眼耍的太过分。

    他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也没想怎么样,就是叫两人受点教训而已。

    今儿这事,不用自己推波助澜,早就传出去了。而且还传出去各种不同的版本。版本多了,各种的花花事都糅杂在里面了。根本就不是林主任说清白,就能说的清白的事。

    你就是再清白,没人爱听清清白白的故事不是?

    所以,年丽华被人指指点点都是轻的,像是齐小天齐小云这兄妹俩,被指点的都有点受不住了。

    家里的气氛,空前的压抑了起来。

    老婆不信人,儿女不理解,齐思贤连一两个知心的朋友都没有。

    周末的时候,他在办公室喝的醉熏熏的,办公室还有值班的呢,就有人听到齐主任在办公室喊呢:“朵朵……朵朵……我不嫌你……”

    得!朵朵没来,他这醉话却传出去了。越传越是没个样子。

    林雨桐都不急得,这人有多长时间没主持会议了。

    而这段时间,四爷积极的召集大家开会,研究下一步,一边生产一边g 的事。厂里准备抓紧时间,先给自己厂里,生产出一套采矿的设备来。

    又是开动员会,又是领导下基层,又是组织也有时间挺宣传队表演节目和讲解。

    厂里又恢复了忙碌。

    而齐思贤,一边是云朵每天愁苦的脸,一边是老婆刻薄的脸。家里整天吵成一团,到办公室还得安抚云朵。

    哪怕是林雨桐说了公正的话,可云朵的名声一样不可挽回,比之之前更坏了。她没有朋友,宿舍的人也没人搭理她。她每天对着齐叔叔诉说她受的委屈。齐叔叔成了唯一的精神寄托。

    然后没一个月,两口子闹离婚了。

    如今这离婚可不容易,厂里要派人调解的。林雨桐和计寒梅还有苗大嫂,就成了主力。

    计寒梅还有厂子里的事要管呢,林雨桐是不爱管那些闲事,因为宋璐怀孕了,她得分出一部分心思来管儿媳妇。所以,苗大嫂就成了头号闲人。而且她的宗旨就是:婚姻嘛,忍一忍就过去了。要是觉得过不下去,那还是忍的不够。

    想当年,他们家老苗站在楼顶看人家范云清的时候,她那时候有多纠结没人能想的到。但自己不哭不闹,这不也把日子过到现在了吗?

    所以,她觉得,婚姻中的诀窍只有一个字,就就是——忍。

    因此她劝年丽华的话都是:忍吧!忍忍就过去了。男人嘛,看见年轻漂亮的就贪图新鲜,可实际上呢,这一阵过去了,他还得回家。还是会觉得,只有老妻最好。

    可这不是年丽华爱听的:“……凭什么女人都得忍,苗大嫂,你这话可不对。男女都平等了,凭什么得我忍着他。我还真就不忍了!我儿女都大了,也不用考虑孩子了,这个婚啊,是非离不可。我要睁着眼看着,看看他离了我们,日子过的能有多好。”

    反正就是说不通嘛。

    说不通,厂里也不批,就这么拖着。

    齐思贤干脆住到了办公室,如此,年丽华倒是也不着急了。带着两个孩子安心的在家住着,儿子去技校上学,闺女上高中。她开始排练她的新戏去了。

    进进出出的人,都能听到她乐乐呵呵的,嘴里常唱的就是那句:听奶奶,讲革|命……

    云朵的遭遇,如今不尴不尬的情形,叫宋璐心有余悸。要不是遇到了端阳,要不是遇到了林家,她的处境又会是如何呢?

    齐主任还是云朵父亲的下属呢?可是却是怎么对人家姑娘的?

    越想越是觉得害怕,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更敏感了,端阳就觉得媳妇最近特别敏感。以前上班下班都不怎么管的,单位是啥样,她也不爱问。

    可现在不一样了,没次下班回来就都问呢:今天干啥了?忙吗?听说公社里来文艺演出对了?是你接待的吗?姑娘很多吧?是不是挺漂亮的?

    连着几天如此,端阳就觉得不对了。这是没有安全感了。

    女人没有安全感,那就是男人的错。

    爸爸虽然没这么说过,但是从表现出来的态度,看得出来这一点。

    于是,他就想,爸爸是怎么叫妈妈有安全感的呢?于是,他越发细致的观察。

    然后他就发现了,每次爸爸出门,可能会去哪里,见什么人,要说什么事,都会跟妈妈交代一遍。然后晚上回来,不管再累,还是要把今儿的事,大致的说一遍。今儿去了那儿,路过了哪里,那里有什么特殊的人和事叫人印象深刻。有没有顺利到达目的地见到要见的人,谈的是不是顺利,都是怎么谈的。哪怕说的不是很细致,但一天的大致活动,都做了报备了。而妈妈呢?总是认真的听着,当然了,是貌似认真的听着,是不是真听着呢,就不知道。反正每次,爸爸一边说话,她一边听着,还能一边插话吩咐弟弟妹妹点事。要说她听的专心致志,反正他是不信的。爸爸知道这一点吗?很知道!但还是不管她有没有再听,都特别耐心的说,跟对方分享。

    端阳觉得,这是一种态度。一种对爱人,对家庭的态度。

    他逮空问爸爸:“每天这样,烦吗?”

    爸爸特别认真的说:“只要你妈没听烦,那我就永远说不烦!”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61.旧日光阴(7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