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65.旧日光阴(7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65.旧日光阴(7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8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65.旧日光阴(7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77)

    这件事情要说追根溯源, 找出是谁举报的,这其实是有些难的。

    如今这种举报,负责任查的很少。就是在人家窗户跟底下偷听了只言片语去举报了, 也会被当成真的。

    所以, 这次的事, 可能是有人背后使坏,也有可能是之前的一些档案, 落到有心人的眼里了。毕竟,之前就有工作组来过,询问记录是做的非常详细的。很多旧案子旧问题,都会被重新拿出来。

    至于是谁主导的这次的事, 林雨桐觉得也不需要去深究这个人是谁。不外乎是坚定的g群众,想要在这次的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中建功立业的人而已。不是这个,也会是那个。

    想要解决这件事, 得从根子上动。

    而根子就是一一五的那些武|器。

    说到这个,林雨桐就不免问:“你说, 这事洪刚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洪刚是一一五的g委会主任, 如今响当当的一把手。整个厂子,都是他说了算。这么大的事, 风声都传到这边了, 而且, 好几个月前就有人在筹备动手了, 难道洪刚一点都不知道?

    林雨桐不信!

    是啊!洪刚这个人, 按说不会才是。

    “这事, 还得打听打听。”四爷是这么说的。

    结果打听了一圈之后,林雨桐才知道,洪刚的女儿儿子都没了。

    自从范云清上了位,有的是有心人想要巴结领导。可这领导怎么巴结呢?范云清的那些过往都被翻出来了。这些人不提范云清对不起林家的事,却把他们认为的范云清所受的委屈的那些事都给翻腾出来了。比如说洪刚的背叛。

    拿洪刚没办法,但是不可避免的,他的子女会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

    那两个儿子怎么没的,暂时没一个确切的说法。只说是受了pd,然后没多久,人就没了。身上肯定是有伤的,但是不是因为身上的伤的原因,这个不太确定。不过结论是身有疾病……可哪怕是真有病,要是受了一些皮肉之苦,可能就把身上的病给诱出来了。

    而那个在农场的洪红,早年就跟男人离婚了。因着长的也不出众,脾气也算不上好,一直都是一个人过日子的。范云清当场长的那几年,日子还能好过些。范云清做事,那向来是不落话柄的。人人都知道洪刚对不起她,偏她厚待了洪红。可洪红的脾气,能吃那一套吗?范云清越是让着她,她越是来劲。据说,三不五时的在范云清的办公室门口叫骂撒泼过。范云清也不计较。可如今呢?这些往事就被翻出来了。然后洪红真就在pd的过程中没了。

    林雨桐觉得,这洪家的三个孩子,倒像是有什么家族遗传病似的。打听来的症状,都差不多。

    她是这么想的,不过洪刚只怕不会这么想。

    年轻的时候,还不怎么在乎孩子。可真等老来了,反倒是有时间去想想过去那些过往。一年的时间,三个都已经长到中年的子女相继离世,而且生前被殴打过,这对一个父亲来说,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对孩子,是这样的。就是自己在家把孩子给打的皮开肉绽,也就那样了。可但凡别人敢碰一指头,那真就跟挖了心头肉一般了。

    当年跟范云清情浓的时候,对孩子是一个态度。如今时过境迁,再想起过往,又是另外一种心境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洪刚……只怕是从范云清对这边的维护中,看出了几分端倪。

    他把矛头指向的,应该是范云清。

    想到了这一点,林雨桐觉得,与其这这里自己想办法,倒不如直接找范云清。

    范云清听完林雨桐说的事,就沉默了:“老洪……他这是恨我呢。”

    这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根本就掰扯不清楚。

    林雨桐把该说的说了,就告辞了。

    她很确定,这件事,范云清是不会允许出现任何意外的。

    范云清手放在电话上,重新又放下。

    算了!说什么呢?有什么可说的!

    第二天,一一五先被围了,以查叛|徒和特|务的名义围起来了。

    据说是双方都放了枪,而洪刚被以叛徒的罪名关进了监狱,什么时候能出来,还是个未知数。

    一一五被缴械了,除了洪刚,还逮捕了二十七个人。

    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

    没几天,监狱又枪|决了一批人,有没有一一五的人,谁也不知道。

    但一开杀戒,一时间就都噤若寒蝉。本来满是热血的脑袋,这会子也清明了起来。

    疯了吗?

    干嘛要跟着这么干!

    那些被下放的人,跟咱们有什么仇什么怨?他们真就是坏人吗?

    随着夏天的到来,空气仿佛都清明起来了。不知道这次凶险的人,把一一五的事只当个笑话听了。可知道一一五事的人,比如罗恒生两口子,却真的不得不缩着脑袋了。

    到底是折腾出幺蛾子好呢?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安稳的过日子好呢?

    这并不是一个多难选择问题。

    张雪娇见了林雨桐都客气起来了:“林主任,这是干嘛去啊?我正说过去找你呢!”她把手里碗递过去:“老同事寄来的熏肉,给你和金厂长拿回去尝尝。”

    这是在示好。

    林雨桐笑着接过来:“那就多谢了。”她正要去端阳那边,给红卫送几件衣服。

    两人简单的寒暄了两句,林雨桐就告辞离开了。

    张雪娇忙道:“林主任要去见孙子?那刚好,我们能顺一段路,我要去看看燕妮。”

    那就一起走呗。

    林雨桐跟她说话,但是关于她家孩子的事,她却只字不言。

    张雪娇跟林雨桐分开,心里还不免有些嘀咕:这说套话的本事,比自己还顺溜。这可不像是村里人说的那样。

    三林屯的人把林雨桐叫虎妞,据说不管是说话办事都虎的很。可如今的林雨桐,哪里还有一点虎气。

    一个在娘家虎里虎气的女人,如今成了这个,哪怕是做了奶奶,依旧优雅从容,恍若双十少妇的女人,这是谁的功劳呢?

    一个好的女人,能调教出一个好的男人。

    同样的道理,一个好的男人,也可以调教出一个耀眼的女人。

    一时间,她倒是对能调教出好女人的男人好奇了起来。

    说起来,她调过来这么长时间了,可从来还没有跟那位金厂长正式的见过面呢。

    张雪娇是个肌肤雪白,身材娇小,看起来很玲珑的女人。哪怕是儿子也不小了,但身段依旧保持的很好。白衬衫蓝裤子黑皮鞋,头发利索的盘起来。

    走进工会的办公室,林雨桐就看到对自己笑的一脸熟稔的张雪娇。

    她伸出手:“林主任,以后咱们俩,要一起共事了。”

    林雨桐跟她轻轻的握了握:“家事都安排好了?”

    “嗐!”她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俩孩子,没一个省心的。暂时安顿好了,但要是在家,却永远也忙不完。”

    “小张这话很是。”计寒梅从外面进来就接话,她好像对张雪娇的印象很好,“以后你跟小林一起合作,凡事多听听小林的意见,你可别小看她,她厉害起来等闲人可拿不住她。”

    张雪娇一脸的意外:“是吗?”随即又恍然的样子,“都忘了,咱们林主任是将门虎女啊!”

    将门?

    这个词在这个时候提出来可不怎么合适。

    计寒梅摆摆手,说张雪娇:“小林厉害的地方可不是舞刀弄枪。你们接触接触,就都清楚了。”她指了指凳子,“你俩先坐下。”

    林雨桐顺势就坐下,这说是共事,可到底是共个什么事呢?

    计寒梅皱眉:“如今咱们的职工的管理越发的松散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的意思呢,是咱们厂在工会直面,成立一个家属委员会。以后,一些琐事,就不要到厂里闹了,直接叫家委会出面解决就行。这事,比如都两个有威信的人来挑头,想来想去,只有你们最合适。”

    罗恒生说起来时g委会的副主任,又是上面另外派来的。这个人的话语权厂里好考虑,所以她的老婆出面管这些事,多少会叫人有些顾忌。

    而林雨桐这个就更不要说,她自己本人的威望就够,身后还有金厂长。更关键的是,如今厂里的很多职工家属,就是十里八村的村民。而这些人,林雨桐熟悉。

    计寒梅就说:“你俩一个主任,一个副主任,把事儿担起来,行不行?”

    这一个正的,一个副的,却没有说谁是正的,谁是副的。

    张雪娇马上笑道:“我一定配合林主任。”

    计寒梅看着张雪娇,像是看她说的是否是真心话一样。张雪娇也坦然的跟她对视,脸上依旧带着笑意。

    这叫计寒梅松了一口气:“不!你做主任,小林做副的。”

    “这?”张雪娇就惶恐了起来,“这不好吧?!我也不熟悉……”

    “慢慢就熟悉了。”计寒梅说着就摆手:“怎么筹备,私下里你们两人商量。你先去忙,我跟小林再说几句话。”

    张雪娇歉意的朝林雨桐笑笑,就转身出去了。一点都没有犹豫的走,皮鞋踩在地板上,节奏听来非常的轻快。

    计寒梅就道:“这张雪娇,比起罗恒生要好打交道。咱们厂,如今需要的是平稳。斗完这个斗那个,不能再这么干了。哪怕上面有范云清护着,也不能这么做。更何况,我的年龄快到线了,给你们保驾护航,也保不了几年了。在这之前,怎么能跟对方达成一致,在我的手里,将这个接力棒好好的交接过去,才是最要紧的。而张雪娇,对罗恒生的影响力似乎很大。你们在一块处着……慢慢的,总会处的好的。你……我是知道的,想要跟谁打好关系,那一定能跟谁打好关系。”

    林雨桐觉得诡异的是,计寒梅竟然想靠着女人在背后用力以达到某种平衡。这种想法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叫人说什么。

    计寒梅见她要说话,就直接道:“你不要跟我说道理!我只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也有我的难处,如今半年过去的,但咱们的生产任务完成了不到四分之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频繁的人员更迭,每一个来了之后都得把那一套学习搞一遍,哪里还有时间搞生产……还有你们不知道的,这罗恒生也不是没名没姓的人,他的老领导如今在总局任g委会主任,他要是折在这地方,人家那小鞋扔过来,你说咱们是穿还是不穿。”

    这倒是林雨桐和四爷不知道的事。

    以前还有很多的消息渠道,如今跟林百川走的近的,好些都收到了波及,所以,想知道更高处的消息,确实是不那么容易。

    她就问:“是新任命的?”

    计寒梅点头:“他们认为咱们上面有人护着,所以暂时歇了。可等他知道上面也有人,那人再把位子坐稳了……”说着,声音就更小了起来,“咱们还有那么多人要护着呢。”

    这才是她真正有顾虑的地方吧。

    林雨桐就看向计寒梅,当年很厉害的老大姐,如今是一头白发,连一根黑的都没有了。脸上沟壑纵横,更添了几分冷冽。脖子上的伤痕,在夏天穿着衬衫的时候格外的明显。

    这个女人啊!

    她叹了一声,就说:“我知道了。”

    自己会怎么做那是自己的事,只是不想再为了这个事叫眼前这个老人焦虑了。

    显然,一一五要武装攻打中原重工的事,还是吓到她了。她开始学着妥协,学着转圜。

    林雨桐这么一说,计寒梅这才放下心来:“那个小张,你别因为她离过几次婚就看不起她。一个女人,要是有办法,谁愿意一嫁再嫁……”

    这话叫林雨桐沉默了。她不了解张雪娇的过往,更谈不上说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很显然,张雪娇的经历在某些地方跟计寒梅有些相似。

    当然了,这只是看起来相似。

    张雪娇第一任丈夫死了,但后面的都是离婚的。

    可计寒梅,是连续的死了三个丈夫。他们都是死在战场上的。战争年代,像是计寒梅这样死了男人的女人有很多很多。这不算是稀奇的事。

    这是计寒梅不想提起的伤心往事,因此,林雨桐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她说什么就应什么。一个调解邻里关系的委员会,跟街道办的大妈差不多的差事,主任也罢,副主任也罢,有啥意思呢?

    她应着,计寒梅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的,叫林雨桐跟对方搞好关系,不要生事。

    林雨桐出门就回家了,这事她不用很着急。

    晚上回来跟四爷说这事,四爷一笑了之。计寒梅说的这事,根本就没跟任何人商量,她自己下的决定。大概是知道,四爷不会叫林雨桐出门跟人虚与委蛇。

    夏天的晚上,有些热了。说完了一些不能叫人听的话,就出来在院子里纳凉。林雨桐去将晚饭往出端,四爷从一边的菜地里找了熟透的甜瓜在水龙头边洗了,掰开一半给坐着马扎在一边看书的骄阳,剩下的一半他尝了一口,就塞到端饭出来的林雨桐的嘴里了:“你尝尝……”

    味儿清甜。

    “是挺甜的。”骄阳尝了一口,一边吃着,一边抱着书去了屋里,等把书放下再洗手出来吃饭。

    林雨桐却被塞了个满嘴,就瞪眼看他。呜呜着,表示塞的太多了,嘴里咽不下去。手里还端着菜没放下呢。

    四爷哈哈的笑,凑过去把林雨桐嘴里咬着的露在外面的一块‘咔嚓’一口给咬下来了。

    剩下的那点林雨桐含在嘴里咬了。四爷边吃着边问:“甜吗?”

    林雨桐就笑:“甜……”然后一本正经的解释:“……瓜甜。”

    可不是瓜甜吗?

    “你以为我问你什么甜?”四爷斜眼看她。

    这老不正经的。

    林雨桐瞪眼,正要调|戏回去,外面就传来笑声,咯咯咯的:“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四爷脸上的表情在这一瞬间收的什么都没有了,只点点头,就进去端饭去了。

    他有一点,这些年从来没改。就是接待女眷是林雨桐的事,他从来不插手。别说插手了,很多时间,不是非必要,连见都不会见。勉强见了,那也是坐在一边,非必要,不说话。

    林雨桐将碟子放心,就指了一边的小板凳叫对方坐:“……家里的甜瓜陆续熟了,一会子我找找,看还有没有熟了的,拿回去尝尝……”

    半点都没有因为撞见夫妻亲热而来的尴尬。

    张雪娇扫了桌上一盘清炒的青菜,一叠凉拌的黄瓜,嘴上说着:“不用了,我家也种了。”然后又说:“不巧,刚赶上你们吃饭呢。我就不多留了。也没啥事,就是认个门。再就是……我的意思,能不能把厂门口那两间平房给咱们收拾收拾,以后就去那里办公……”

    林雨桐知道那两间平房,那个原来是准备把厂门口的门房放的靠外一点的,后来嫌弃放在外面,整个厂区就不规整了,因此,又在里面盖了一排。这两间也不是没有用处,偶尔也当做接待室用。有些来找厂里的职工的人,可以在里面等。有坐的地方,有热水供应。

    她选了那么个地方,这以后厂里人进进出出的,都会从门口过。

    熟悉人熟悉事,可不就是从多见面开始的吗?

    她估计是这么想的,但这对于林雨桐和四爷的事没什么妨碍,林雨桐就说:“你是主任,你定。”

    张雪娇一脸的赧然:“你看你,你这么说,叫我说什么?要不然咱俩换换?”不等林雨桐说话,她又道:“一个婆婆官,我知道你肯定不换。说到底,计主任还是更疼你。”

    很会说话的一个女人。

    林雨桐跟她说笑了两句,就送她出了门。

    张雪娇出了巷子,嘴角的笑慢慢的收起来:一个浑身都洋溢着幸福的女人,怎么看都叫人觉得不舒服。

    进了家门,她的嘴角又扬起,刚喊了一声:“老罗……”

    就听见老罗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带着几分恼怒:“……结婚?你才多大你就结婚!”

    结婚?

    谁?

    张雪娇脚步轻轻的往里面去,就听见冷冽的带着几分稚嫩的女声道:“我十八了,到了法定的结婚年纪了。我回来,就是拿我妈的照片的,顺便通知你一声,不需要谁来同意。”

    “你放肆!”罗恒生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我是你爸爸!”

    罗燕妮却看向门外,轻哼了一声,抱着一沓子照片,出去了。

    门推开,跟门外的张雪娇彼此对视,罗燕妮的嘴角翘起,说了三个字:“你赢了!”

    张雪娇张嘴还要说话,罗燕妮已经绕开她走出大门了。

    罗恒生揉了揉肚子,面色慢慢的白了起来。张雪娇赶紧进去,“胃又疼了吗?我这就给你拿药!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大的气性……”

    她端着杯子先递过去,罗恒生摆摆手,供着身子朝楼上去了。

    张雪娇抿着嘴,手里依旧固执的端着杯子。良久,这才放下杯子上楼:“你也是,孩子要结婚……这个事,你不能平白去反对。你至少得知道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

    “出去!”罗恒生把自己蜷缩在被子里,“出去!你先出去,叫我静静。”

    张雪娇咬牙,但还是出去了。

    但该打听的事,还是得打听。

    她出了门,再去金家,找那个叫丹阳的孩子。她们一起工作,想来总该知道罗燕妮要跟谁结婚吧。

    进了三排的巷子,远远的看见一个瘦高的小伙子在巷子里徘徊,近前来,看的更清楚了,小伙子戴着一副眼镜,那眼镜用胶布缠着,很有几分怪异。可看着,却十分眼熟。

    这眼镜,不是老罗的那副备用眼镜吗?

    转眼间,她明白过来了。

    看看那小伙子,再看看这小伙子一直关注着的大门,她有些恍然。

    小伙子见有人过来,背过身去,张雪娇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并没有找丹阳再去打听。

    没必要了!

    她走到暗影了,陪着那个小伙子一起等。这么站了一个小时,那小伙子走了,看起来有些颓然。张雪娇就这么远远的跟着,跟到厂里,再一路跟到青工宿舍。碰到打篮球回来的人跟那小伙子打招呼:“谢东升,跑哪去了?说好的打球,怎么不见你人?!”

    他叫谢东升,是厂里的职工,跟燕妮有接触。

    那么这个人就很好查了。

    第二天晚上,谢东升就被通知外面有人找,结果就见到了这个女人。

    “我是燕妮的妈妈。”她这么说。

    谢东升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阿姨好。”

    “陪我走走。”张雪娇说着,不等谢东升答应,就率先走了。

    很晚了,厂里的人越来越少,走的地方,也越来越偏僻。

    张雪娇笑了笑,突然道:“谢东升,档案上你是孤儿,可我知道,你不是孤儿。你的父亲是谁,是以什么罪名逮捕的,这一点我也很清楚……”

    谢东升刷一下就抬起头来:“……我……请您放心,我不会和罗燕妮结婚的……”

    张雪娇又轻笑一声:“你跟燕妮要结婚了,那你一定知道我家里的事。我不是她的亲生母亲,我来找你,你变卦不跟她结婚,这不是要叫她恨我一辈子。”

    谢东升皱眉:“那你……你想怎么样?”

    “婚是要结的。”张雪娇上下打量谢东升,“你这样小伙子,老罗看了会高兴的。也会接纳你这个女婿。但是一点,你家的事,你最好守口如瓶。而你的那些档案,我也会想办法帮你处理。”

    “为什么帮我?”谢东升盯着她。哪怕是后母,她的这种做法也叫人觉得不合情理。

    张雪娇伸出手里的手电,对着谢东升照过去,而她自己的脸,却隐在了黑暗里,“谢东升,你不喜欢燕妮,但你却要跟她结婚。你有你的算计,我也有我的算计。我予你方便,也请你能予我方便。”

    “我虽然不爱燕妮。但是我跟燕妮结婚,我就会对她负责。”谢东升眯着眼睛,尽量的避开手电筒近距离照射的光,“我予你方便不是不行,但是前提是,不能叫我任何伤害燕妮的事。”

    张雪娇‘啪’一下关了手电筒,然后‘嗯’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谢东升常出了一口气之后,转过身要往回走,才走了两步,就从树后闪出一个人来。

    “燕妮?”他惊了一下。

    罗燕妮伸出手拉谢东升:“你跟我走!”

    谢东升不明白什么意思:“去哪?”

    罗燕妮一语不发,却把谢东升拉到了丹阳家门口。

    谢东升看着罗燕妮:“我的事情我没有瞒你,你要结婚,也可以结婚。我告诉过你我喜欢丹阳,但我婚后会努力……”

    罗燕妮却不听这些,使劲的拍丹阳家的大门。

    朝阳开门之后,罗燕妮更是大声在院子里喊了一声:“林丹阳,你出来!”

    四爷和林雨桐还没睡,从书房下来的时候,丹阳和朝阳已经跟对面的两个年轻人对峙上了。

    “怎么回事?”四爷沉声问道。

    罗燕妮看向四爷和林雨桐,然后指着朝阳:“把大门关上,我有话要说。”说着就看丹阳,“我不是来找丹阳的,我是找金厂长和林主任,有事。”

    谢东升觉得莫名其妙,刚才她那个样子就是要找丹阳的麻烦。怎么进来之后,倒是变了语气了。

    林雨桐朝朝阳点头,朝阳就出去了。丹阳看着谢东升一眼,然后坐到沙发上去了。

    下面有丹阳守着,四爷就往楼上走:“跟我来。”

    在书房里坐下,罗燕妮捧着杯子半晌,才扬起头:“我如果说那个女人,可能是特|务,你们能信我吗?”

    林雨桐心里就咯噔一下:“特|务?”她皱眉,“你知道这样的指控,意味着什么吗?”

    罗燕妮嘴角扯了扯:“看来你们是不信我了!”

    这孩子还真是偏激。

    林雨桐就笑:“并没有不信你。但是你总得说出缘由吧。”

    罗燕妮摇头:“没有证据。但是……”她的嘴角抿了抿,“您知道她的前四个丈夫如今怎么样了吗?”

    这个林雨桐还真不知道。

    罗燕妮的笑带着几分凉意:“她的第一任丈夫是个测绘员,据说是在野外测绘的时候受了伤,回来伤情反复,所以死了。没出三个月,她又嫁了,丈夫是勘探队的,常年不在家。据说是因为聚少离多,所以离婚了。第三任丈夫是铁路局的,没多长时间,又离婚了。第四任丈夫,据说是海员,常在西南海域出海……第五任就是我爸爸……也是怪了,除了第一任丈夫是在婚内就死亡的,其他三个……都死了……而且都是在跟她离婚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死了……”

    林雨桐就看向四爷,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心里就有谱了。

    不关是死亡惹人怀疑,关键是这几任丈夫的工作性质。

    测绘的,可能是桥梁等等重要的建筑。

    勘探的,能知道更多的资源分布和储备状况,甚至包括更详尽的资料。

    铁路的,这是交通网络。

    海员,又在西南。

    而如今这个罗恒生,他是中原重工的二把手。这里是最重要的军工原料产地之一。

    可这是从一个不大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林雨桐不会轻易的相信。但这足以叫人起疑心。

    林雨桐不动声色的打探:“这些,你爸爸知道?”

    “知道!”罗燕妮眼里的光亮一点点逝去:“男人因为美貌的女人犯蠢,这又不是什么稀奇事。他愿意相信那个女人,却不愿意相信我。我……是一个为了阻止她再婚,而一而再再而三忤逆他的人。凡是阻碍他寻找幸福的人,都是绊脚石。”

    林雨桐轻叹一声:“你最开始调查这个女人,是因为你想找到她的弱点,想查出她有什么不堪的过往”

    “嗯!死了男人当了寡妇不是她的错,遇上不好的人离一次婚两次婚也不是她的错,可接二连三的,总不会都是别人的毛病。”罗燕妮抬起头来:“为此我假装‘离家出走’,出去‘串|联’,我才有机会打听到这些……”

    林雨桐看向罗燕妮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孩子也太有韧性的。

    “你的母亲,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林雨桐这么说了一句。

    一直面色还算平静的罗燕妮,嘴唇就开始颤抖,然后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她从小就要饭,被大叫花子逮住卖给了我爷爷奶奶。那时候我爸爸早就跟着队伍走了。我爷爷奶奶身边没人伺候,就买了我妈回来给我爸做媳妇。可两人压根就没见过。我妈带着我爷爷奶奶到处逃难,找生计,那么些年,终于把我爸盼回来了。那时候好些人都跟老家的媳妇离婚,我妈就有办法叫我爸跟她离不成,还踏踏实实的过了那么些年的日子。要不是为了生弟弟……我妈不会死……”

    是!这么一个经历的女人,想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林雨桐又倒了一杯热水递过去:“怎么之前不说,现在却说了?”

    罗燕妮抿着嘴:“再不说,她就不光要害死罗恒生,只怕还要拉谢东升下水。”

    一直没说话的谢东升满眼复杂的看向罗燕妮:“是因为我?”

    罗燕妮想笑,但是扯着嘴角到底也没笑出来:“……她今儿跟你说的话,我听见了。她肯定会回去跟罗恒生说你的好话,然后罗恒生会背着我,见见你。你在同龄人里……算不错。先入为主,见了你,他会更容易接受。但是……他不会答应我们马上结婚,或许……等着找机会把你提拔起来,我们才能结婚。但是提拔你,把你放在什么位置……这才是关键。你是我罗主任的女婿,位置差不了,又是知识青年,学什么都快,最可能去的地方是哪里呢?如果把你放在要紧的位置,她会要你做什么?我不知道!不管做什么,一脚踏进去,只怕就……”她惨然的笑了,“这就是罗恒生给我找回来的继母……沾上了,就别想好过。”她盯着谢东升,“这样……你还跟我结婚吗?”

    突然,谢东升的鼻子就酸了起来。

    她刚才进来,气势汹汹的找丹阳。是为了出去对那个女人有个说法,但也是为了自己。假如不结婚了,也叫自己面对她父亲的时候能有一个借口。比如,拿喜欢丹阳的事挡一挡。

    这些秘密,她始终藏在心里。不说,也不能说。说出来,不管是她爸,还是她自己,都可能被隔离起来,从此失去自由。

    可当自己可能因此而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却说了出来。

    为了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到了。

    谢东升攥着罗燕妮的手:不管这姑娘有多少算计,考虑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但她最自己,却是真诚的。

    “这个婚……”他的语气坚定起来,“当然要结。”

    手握在一起,像是要共同赴死一样。

    可真的……不到这份上。

    四爷就说:“市里有个学习班,厂里推荐的名单上会有谢东升的名字。”

    林雨桐也看向罗燕妮:“只怕你得病上几天,随后找丹阳请假。明白吗?”

    明白!姑娘家总有几天不方便。

    这是要叫他们暂时淡出那个女人的视线,那也就是说,眼前的金厂长和林主任,并没有完全不信自己说的话。

    她点头,起身,都走到门口了,就停下脚步问:“如果查实了我所说的……罗恒生……他会被牵连吗?”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65.旧日光阴(7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